发新话题

(原创)萍踪传书(连载) 热贴

头像
李科敏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3-05 19: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63    精华:4   注册时间:2010-6-15    发短消息        

341楼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我们来到了一个奥地利酒吧,纸醉金迷的,说实在的,我真不喜欢这里的气氛。坐下来瑞耐来了一杯威士忌加冰块,我谢绝酒精类饮料,来了大杯的可乐。果然不出所料,瑞耐和自己的相好分手了,那位西班牙裔姑娘和他整整拍拖了一年,这是他第二次失败的恋爱(第一次给瑞耐留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幸福是那样的虚罔,最后他哭了,瑞耐是个很忠厚的小伙子。我和他年龄相仿,操着一样的职业,有着人类相同的感情和喜怒哀乐,但是我们彼此又是那样的不同。

我坐在瑞耐边上,一面善解人意地听着对方的倾诉,一面思想开小差想着自己的心事。外面下起凉飕飕的雨夹雪,喧闹的酒吧里显得格外暖和,往事就像千部不同类型的电影回放,任你挑选。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往往可笑的是你正在追求之中,你却始终没弄明白自己在追求什么。那天我陪瑞耐坐到深夜,最后还是由我驾车将烂醉的他送回家去。

每天酒店餐厅夜市结束以后,我就要在厨房准备各种奶酪,火腿和香肠,忙着张罗旅店住客第二天的自助早餐,偶尔也会闯入馋嘴的飞虫,第一冲动就是想去驱赶,霎时间同病相怜之感油然而生,自己何尝不是一只苍蝇,飞到人家的国土上,赖在他人的屋檐下以求生机,暂避外面严冬的凛冽。

糟了那么多罪咱都扛过来了,对于当年插队的知青而言,肉体上的艰辛已经无法击倒我,但是有时候对生活的极端厌倦,郁结于胸,生困愁城,会使自己几乎难以支撑。某天塞登古罗伯对我说:“你看上去非常疲倦,”老外又如何能够理解我们中国人,虽然真想倒下去便是,但是一定得挺过去。人必然终结于死亡,既然连死都“不能够害怕”的(死亡是每个人不可避免的归宿),那么难道还会害怕活着吗?

圣诞节前后是欧洲的冬季旅游旺季,酒店的住房率几乎百分之一百。客人一批接着一批,作为旅店的餐厅,除了要管住店客人的饭以外,还要额外接待旅行社的团队客人,每天厨房忙得不可开焦。人们不但自己显得神经质,同时要你也是抽风般地工作,一种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某天中午,一个中年摩登妇人出现在厨房,对我说:“Mr.Li,有什么可以让我帮忙的吗?”

正窝着火的我说道:“如果您能够马上走出厨房,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她一听乐了,围着我团团转不肯离开,我想这可能是个旅行社带团导游,或者是闲的没事干的住店常客,于是吩咐她取出洗碗机内洗净的刀叉,待在一边负责用餐巾把它们擦亮,并且教她如何擦拭才能不留下水迹和指纹。

第二天她又在同样的时间出现,一边帮我干活,一边对我笑道,“Mr.Li,什么时候可以让我尝尝你的中餐手艺?”这时候经理塞登古罗伯和大厨瑞耐赶来,前者大气不喘,毕恭毕敬,后者对我附耳说道,“李,你怎么看不出个眉眼高低,这是我们酒店老板。”我这才知道眼前的贵妇人正是公司老总彼琪芙姗莉科女士,说道:“在下眼拙,多多得罪,莫怪,”女主人回答道:“没事,不知者不罪。”

对于我的风风火火吆五喝六,女老板非但不在意,而且对我另眼看待。她告诉我,自己岂止是中意,而是非常非常喜爱中餐。彼琪芙姗莉科说已经看过我的履历,不会老是让我干目前的活,现在仅仅是一种过渡。她表示将会替我找一套舒适的房间,以此能够在萨尔斯堡安居乐业,大有让我帮她干一辈子的意思。

当晚忙好夜市以后,经理塞登古罗伯到厨房叫我,说:“老板请你去说话,五分钟即可。”结果到了半夜才回到家休息。原来彼琪芙姗莉科和她的朋友,萨尔斯堡西方文学系的一位女教授,在酒店的餐厅饮酒作乐,要我们做陪客。一天劳累下来,还要应付场面,十分无奈。女主人向客人介绍,说我是列支敦士顿郡主推荐而来,烧了一手绝好的中国菜肴。就像手上晶莹剔透的钻戒,她把麾下的厨子当成了向人们炫耀的对象。

彼琪芙姗莉科让我当即下厨,做了甜酸古老肉和蘑菇炒肉片。因为没有菱粉,只能用面粉勾芡,勉为其难,以中国人的标准实在上不了台面,不料两位洋女人吃了却拍案叫绝。事后我强调厨房一定要配备相关厨具和中国烹饪调料,才能不辱使命。被勾出了馋虫的女老板立即要我列下采购清单,吩咐餐饮部经理从速置办。塞登古罗伯虽然对中餐毫无兴趣,却也不敢抗旨不遵,满脸堆笑唯唯诺诺,不时地给宾主斟酒,小心伺候。虽说塞登古罗伯既无德又无能,不过他有一手溜须拍马的绝活。

听说我是在萨尔斯堡大学学习,布伦雪儿教授和我聊了学校的事情,告诉我如果有事可以随时找她。喝得半醉的老板问我是否成婚,我说是的,结果就像看到了一个外星人,在场的人都无法掩饰地露出惊诧。彼琪芙姗莉科告诉我,除了我以外,酒桌上的所有人统统未婚,当然也包括她本人,其实感到吃惊的应该是我才对。布伦雪儿教授对我解释道,在西欧只有一半的人结婚,而且其中将近百分之六十的人,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婚。言下之意,单身贵族是正常的社会现象,而结婚的倒是成了另类。

每天回到家,身体虽然像散了架似的,枯坐一会儿,第一个习惯动作还是打开抽屉取出日记本。现在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当年鲁滨孙写日记几乎从不间断的缘故。这实际上是在极端孤独的状态下,一个人的自言自语。科恩的“自我论”认为,如果人们处于困境,那么日记写得频繁。当一个异乡人,尤其像我这样生活在大小环境都是外国的,和孤岛中的鲁滨孙并无二致。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文化圈子中,人们仿佛过着铁窗的生活,往往会有窒息的感觉。在插队的年月,往往多少日子不照一回镜子,现在是多少天不讲一句中国话。“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每晚睡觉之际,为了第二天准时起床,仔细拨了闹钟,它已经随我行走了十多个国家,这个小闹钟还是当年舅父送我的结婚礼物,看见它就会立即想起自己的妻儿,此时大有“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的感慨。

分手以后还是第一次和大成通了电话,看来他的情况也是不尽人意。我们共患难将近一年,离别多时十分想念。在电话这一头的我,自然也是满腹牢骚。我告诉大成,在萨尔斯堡寄人篱下,周围都是老外,初来咋到的尚有新鲜感,久而久之也就剩下了无穷的乏味。这里见不到一个同胞,一亩三分的自留地再不侍弄就得撂荒,长此以往恐怕失去说中文的功能。憋得快要发疯,真想一走了之。最后大成与我以古言“没有沉潜就不能飞扬”共勉。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同时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3-06 10: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692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342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李科敏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3-15 18: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63    精华:4   注册时间:2010-6-15    发短消息        

343楼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我们目前的状况,一动不如一静,即使到了美国又如何?反正锅底一般黑,东山西山的老虎一个样。回想出国以来一路的艰辛,日月可鉴,不就是为了找到归宿的那一天。八十八拜都拜了,就不差这一哆嗦了;响鼓也得重锤,权当是上帝的考验。出门你就得敞亮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谁都不能趴下,如果就此沉沦了,那才叫崴了泥哪。于是我们统一了思想,不因寂寞而乱了方寸,静守处一则为了洞达世事,二则为了韬光养晦。虽然有着说不尽的难言之苦,对于留守上海的家属,我们约定口径一致,报喜绝不报忧。

施华洛世奇 (SWAROVSKI) 是世界上最大的水晶制造厂家,为时尚工业以及军工业提供大量上乘的水晶石,同时也是以璀璨夺目的水晶产品闻名全球的奢侈品牌。1895创始人丹尼尔·施华洛世奇,在奥地利小镇瓦腾斯成立了施华洛世奇公司,到目前为止,这家公司仍保持着神秘的家族经营方式。

创始人丹尼尔·施华洛世奇来自捷克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寨,当年为了保护自己发明的知识产权,来到邻国奥地利发展。地处阿尔卑斯山腹地的瓦腾斯小镇,丰富的莱茵河水资源可为水晶切割提供动力。一百多年来,这里的水土造就了施华洛世奇这个世界名牌。

有一天,彼琪芙姗莉科陪同一个老头出现在四季酒店。此人正是公司董事长施华洛世奇,虽说是奥国首富,但是行事低调,和蔼可亲。当他和我握手的时候,笑道:“这次我在酒店住上几天,可要尝尝你精湛的中餐厨艺。本公司的万名职工之中,你可是唯一的中国人。”看来彼琪芙姗莉科事先已经对他吹嘘过,于是我立即被抽调出来,专门为两位洋老板掌勺开小灶。

在每天的食谱中,我给他们翻着花样,不一而足。老总彼琪芙姗莉科对糖醋类情有独钟,董事长施华洛世奇有吃煎炒类的嗜好。我拿出曾经学过的绝招:其中有百花齐放(用红白萝卜雕成花朵),鸳鸯戏水(用打成泡沫状的蛋清,做成白色的小鸭子,分别用黑芝麻,红萝卜丝和青椒丝,饰作眼睛,嘴巴和羽毛。然后用蒸汽定形,制作好即漂浮在客人的汤盘之中,十分可爱以吸引眼球)诸如此类的雕虫小技,却让洋东家大开眼界,赞不绝口。

彼琪芙姗莉科把我召唤到办公室,给了我一千元的tips(这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最大数额的小费),笑道:“这是董事长给你的。我已经通知财务总监,从下个月起给你增加薪水。”面对领导们的颁赏,总得聊表菲薄才是,我表示愿为企业尽绵薄之力。当她知道了我平时还得清洁员工厕所,立即雷霆大怒,塞登古罗伯被训斥得像霜打的茄子。即日起我从杂役中解放了出来,从此专司厨师之职。

在彼琪芙姗莉科看来,我是列支敦士顿公主的客座大厨,先声夺人。资产阶级的大老板虽然腰缠万贯,和勋爵公主的老牌贵族相比,无论是等级还是心理上,还是低了一截,我也就因此成了受益者。知道本身有几斤几两的我,总觉得自己有欺名盗誉之嫌,心中有愧。董事长施华洛世奇临行时,由彼琪芙姗莉科陪同到厨房道别,并对我说:“听说你正在大学深造,勤工俭学确实不易,希望你能够长期留在公司工作。”他还说,一旦宾馆管理层出现空缺,将择贤者立之,届时将优先考虑我这个人选。

我烧的中国菜,彼琪芙姗莉科已经吃上了瘾,几乎每天晚上我都要给女主人炒菜,日逐荐鲜,多方献异,俨然成了她的私人厨师。不禁想起当初在挪威,要不断地为于老板擦车,如今看来给老板干私活就是我的命。朝朝佳肴,夜夜元宵,有时候厨房里实在没有合适的备料,绞尽脑汁,我只能硬着头皮卷起袖子胡乱做一通。好在这位贵妇人倒是不挑食,吃的津津有味。万法归一,法道自然,后来我干脆做些中国的家常菜,彼琪芙姗莉科吃了赞不绝口。因为担心我打疲劳战,第二天没有精神头上班,大厨瑞耐颇有微词,塞登古罗伯更是责备我不该周末给女老板做菜,居然说这不能作为加班。

义薄云天的我当即予以反击:“在酒店里我有着不止一位的上司,本人才不愿意在星期天工作,你看着办!”说完将考勤卡扔在办公桌上走出门外,经理追出来陪笑道:“既然大老板说OK,自然一切OK了。”说完把签了字的考勤卡拱手送还,请我千万不要撂挑子。事后女主人彼琪芙姗莉科让我放心,如果再有任何人无端刁难,她会立即将他开除出职工队伍。看到老板对我的眷顾之意与众不同,从此经理噤若寒蝉,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在四季酒店的日子里,受命于人,身不由己,常以古言“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而其志甚远也”自勉,我渐渐地也能做到宠辱不惊。

彼琪芙姗莉科女士也是奥国顶级富豪之一,她在施华洛世奇公司是很有权重的股东,而且具有南美洲某小国驻萨尔斯堡领事头衔。据说富人只要舍得花大钱,就可以买到这样的荣誉提高身价,从此可以外交家身份出入国际组织和上流社会的沙龙,用上海话说,就是一般升斗百姓无法想象的“高级白相”。平时泡在衍生产业的星级酒店里,纯粹是好玩和社交的需要。彼琪芙姗莉科有一架私人飞机,欧洲很多名人都是她的朋友。

彼琪芙姗莉科女士生活奢华,连穿的鞋子都镶有名贵的钻石,出入有趋奉陪笑的年轻帅哥陪着。她年龄已经不轻了,看得出年轻时非常美貌风流,风花雪月,朝歌暮乐。少女时代从捷克来到西方打拼,想必也是两袖清风。与施华洛世奇家族的结盟,和不寻常的关系使她到达了顶峰。我猜想她的一生经历,足以写一本类似“人间喜剧”的长篇小说。但是如今的她开始见老了,脸上的皱纹显示着一生的坎坷和沧桑,光阴如隙驹,自然法则毕竟无法抗拒。到目前为止,彼琪芙姗莉科还是孤身一人,没有子女,只有一条像福尔摩斯小说中可怕的猎犬作伴。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同时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TOP
头像
李科敏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3-29 10: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63    精华:4   注册时间:2010-6-15    发短消息        

344楼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彼琪芙姗莉科专好结友,又喜风月,呼朋引类,又道是欢娱嫌夜短,寂寞恨更长。每晚结束工作以后,老板娘便与一群年轻食客在酒店的餐厅酗酒,畅饮酣酒,通宵遣兴,用过量的酒精来刺激自己。看得出她有着数不清的朋友,正如与我私交很好的总台经理斯蒂夫所说:“So much money, so many friends。”意思是说,有多少钱就有多少朋友,看来世间不少哲理,东西方都是相通的。


彼琪芙姗莉科身边牵马坠蹬的帮闲不离左右,年轻男子前呼后拥,有给她遛狗点烟的,也有插科打诨给她逗乐的,可谓“利之所在,无所不趋”。然而,女主人十分孤单,这一点连她自己也很清楚,否则用不着咨嗟愁闷,醉生梦死,天天灌黄汤以麻醉自己。套用社会主义的术语来说,这就是“腐朽没落的资产阶级生活”。这样的现象的确不甚合理,社会若由一群病态的人控制着,人类无疑毫无希望可言。问题是我们总不能生活到月亮上去,一般的人是不会想到这一层。


过了新年以后不久,突然接到通知,整个大酒店进行大扫除,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不许有任何的死角。我们全体员工出动,足足忙活了好几天,张灯结彩,焕然一新。我心中不禁纳闷,黄土垫道,净水泼街,莫非是哪位领导莅临指导?后来才知道,每年一度的萨尔斯堡莫扎特周即将来到,届时酒店将住进一位尊贵的客人,就是著名的意大利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当年因被卡拉扬挑选为《安魂曲》的独唱男高音,他从此名扬四海。这位歌唱家终生不忘其提携之恩,凡是指挥家卡拉扬主办的音乐节,他几乎每次到场演出助兴。同时帕瓦罗蒂又是我们老板的好友,每到萨尔斯堡演出必定住在四季酒店。


帕瓦罗蒂下榻于我们酒店的日子里,住店客人爆满,尽是从世界各地飞来的歌迷,希望能够一睹这位歌王的风采。最忙的就数女主人彼琪芙姗莉科,陪伴左右,容光焕发,竭尽地主之谊。帕瓦罗蒂酷爱牛排,有亲自下厨的嗜好,每天由女主人陪同来到厨房。出身贫寒的歌王平易近人,和大家握手致意后,即系上围裙,一边在火炉上煎牛排,一边用他充沛丰满的嗓音哼着歌。


当帕瓦罗蒂知道我是来自中国的时候,说自己一年前在北京举行了独唱音乐会。我对帕瓦罗蒂说,就像不少中国大学生一样,自己也会唱他的保留曲目“我的太阳”,帕瓦罗蒂让我试试,我扯了嗓子唱了几句,结果全场轰动。帕瓦罗蒂被逗乐了,这位大块头的“高音C之王”的笑声,瞬间穿透了整个空间。


到了萨尔斯堡以来,进入海外游子标准的半工半读状况,开始了漫长艰难的移民工程。浓重的孤独感挥之不去,时而消沉,时而振作,心想当年的鲁滨孙,是花费了多长时间和多少痛苦的折腾,才最终适应他的孤岛生活。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人们往往在孤独中思考,从而在思考中升华,这也是人生的一种辩证法。


前半生最充实的,莫过于插队回城后的大学生活,清苦但是有所实在的追求,生活的意义也就在其中了。后半生是否可以回复到这样的状态,自己心中可没有一点底。眼看要进入不惑之年,不过依旧有着一颗童心。除了无休止的工作就是繁重的学习,书本成了最好的朋友。“何谓享福之人?能读书者便是”,现在可是真正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


到海外最大的益处,是开始认识人类不同社会现状的全貌。接触和体验西方生活的同时,更加深了对东方的理解。人类目前两种经典的社会模式是一种有趣的现象,埃及前总统纳赛尔曾有过一句名言,如果要培养青年对西方的抵制情绪,最好的方法是让他们到西方社会生活一段时期,反之亦然。纳赛尔将埃及才俊分别送到冷战的美苏,果不其然达到效果。就像地理气候条件无法与中国媲美一样,从整个历史长河来看,欧洲的文化思想远不及中华的深沉博大。自打近代以来中国虽然满身伤痕,终将重新崛起,可惜我辈不一定能看到这一天,想到这里,心中有着无尽的悲哀。


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说过,自我实现的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感到焦虑,空虚和孤寂,也不会有自卑感或卑微等不健全的感情。看来若要在充斥残忍博弈的海外移民战场取胜,首先还得战胜自己,应了老子的“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的说法。奔赴海外奋斗的移民,克己勤俭忍耐寂寞成为常态。不过正因为“俭可养廉,静能生悟,”久而久之,自会滋生一种奇妙的体会:“觉茅舍竹篱,自饶清趣;即鸟啼花落,都是化机,”对于自强不息的自己,这无疑是生活一种美好的馈赠。


光阴似水,日月如梭,韶华迅速,学业完成。我被破格擢拔接替了塞登古罗伯的工作,虽然成了餐饮部的经理,在酒店旺季的时候,时不时还是到伙房帮衬厨师长瑞耐。至于女主人彼琪芙姗莉科的私人中餐大厨,当然还是非本人莫属。通过家属团聚的移民程序,妻儿顺利到达奥国。多年不见的儿子,虽然长大不少,却和我生分多了。物华天宝的萨尔斯堡令人难以割舍,然而京城毕竟是首善之地,我打算把三口之家安到回旋余地更大的维也纳,也就开始列入议事日程。


一天公主和我谈话,说是有个西欧信托基金正在招聘职员,如果感兴趣的话,她可以推荐我一试。仿佛是命中注定的,我们这一代人“戏路子宽”,就像微观世界的量子能量跃迁,角色跳跃式变化频繁,有着变幻莫测的生活轨迹,难以预言。不管当事者愿意与否,所充当的角色之间,甚至于不允许有任何缓冲和过渡。人到中年的我,多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常态。离开四季酒店原本也只是退身之计,既然进身之阶就在眼前,同时也是为了不拂公主的美意,前去应试,结果倒是顺利通过。


和酒店同事们分手之际,大家彼此依依不舍。我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向老总彼琪芙姗莉科道别。她一边优雅地抽着细长的女性香烟,一边对我说,许多欧洲的高门大族,包括公主和她,都是这家信托基金的老主顾,按理说应该是个不错的去处。我的离职虽然令她伤感,不过彼琪芙姗莉科祝福我前程似锦,嘱咐今后若有不如意之处,欢迎随时重返施华洛世奇公司。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TOP
头像
李科敏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23 14: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963    精华:4   注册时间:2010-6-15    发短消息        

345楼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彼琪芙姗莉科虽然富贵已极,毕竟出生草根,善解人意,体恤下属,即使有不顺心的时候,也从来不对人撒气,是个有气量的女企业家。在她手下工作期间,说实在的这位女老板对我不薄。以后几乎每年我都会去探望她。尽管彼琪芙姗莉科老了许多,至今还是活的硬硬朗朗的。


正值春天时分,渐渐地桃香浪暖,我重返了维也纳。新的工作地点位于高尚住宅区的十九区,是一栋看上去不起眼的大楼。这里一尘不染的街道一漫坡缓缓而上,蜿蜒萦回的尽头便是鸟语花香的维也纳森林。这里的环境幽静安宁,即使白天路人不过三三两两。就像周边具有贵族气息的住宅一样,路旁的法国梧桐也有了年代,排列而成的林荫带郁郁葱葱。每当午休之际,在这片区域信步游荡,心中升起暂避尘世的一份淡定。


大楼出出入入的没有几个有色人种,几乎是清一色的白人,中国人也就我一个。好莱坞大片众多欧美演员中冷不丁冒出个黄种人,有时候自己就是这样的感觉。看来刚刚离开萨尔斯堡的孤岛,如今又掉进了一个更大的孤岛。每年公司都会招聘出身常青藤名校的专业俊才,往往具有中产阶级家庭背景,其中不乏有口衔金钥匙出生的天子骄子和勋贵子弟。


由于良好的教育和先天条件,人们自视甚高也就见怪不怪了。在这里像我这样的草根族应当是绝无仅有,在一个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而且还是老外的,我初来咋到的,显得另类和不自在,不过这种感觉随着工作的深入而渐渐淡化。全新的天地带来的紧张和新奇,是这份工作特有的体验。在金融业做份差事的好处,无非是体面光鲜以及慷慨的薪酬待遇。

信托起源于十九世纪,当时工业革命的英国向海外扩张,由政府和财团出面组成海外投资公司,委托专才代为投资分散风险,使股东享受国际投资的高额报酬。古人言“门户之衰,总由於子孙之骄惰。豪族之败,多起於富贵之淫奢”,在西欧,许多有钱人把身后的财产,用一种细水长流的方式,来框定子女不得超越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准,以此避免后代产生沉溺于物质的富贵病,成为价值观偏差的纨绔子弟,不求金玉重重贵,但愿儿孙个个贤。

作为对子孙后代的庇荫,于是一种特殊的信托基金应运而生。百年以后的富豪们不把遗产直接授予法律继承人,而是事先委托信托基金机构管理资产,进行保值,理财和各种投资,对受益人的权力加以严格限制,使其只能按照规定的比例和数额获得分红,然而不可取回资产和本金。显然,对于若要保证财富世代延续的人们而言,财产信托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工具。这样聪明的点子,也亏得西方人能够想得出来。


国际接轨的提法值得商榷,老外的东西并非一概没有毛病。只是就这一点而言,第三世界的大款权贵们可真该学学。“富不过三代”的魔咒,一直都是他们挥之不去的噩梦。古人云:“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蠢而多财则益其过,可知积财以遗子孙,其害无穷也。积善之家必有馀庆,积不善之家必有馀殃,可知积善以遗子孙,其谋甚远也。”说到底就是遗产处理不慎,反而会害了子女,看来地球上人类的智慧是相通的。


家族信托基金的另一个重大好处就是能够合理避税,通过永续的世代信托(Dynasty Trust),委托人免纳遗产税,资本税和隔代资产转移税。有计算显示,如果遗产传承三代以后,即可节省高达百分之八十的税收。因为事先设定的条款,如家族财产不可分割和信托不可撤销,从而避免继承人对财产分割造成股权分散和家族企业的解体,同时减少了因财产争端导致亲人之间反目成仇的概率。


在离婚诉讼中,信托还可以保护委托人的财产免受配偶的分割;在破产程序中,受益人也可以免除债权人的追索。资本原始积累过程之中难免带有“原罪”,有钱人一旦向信托机构托管了资产,之前的历史无论是红黑清浊,也就从此划了句号。既体面地保有了财富,又得到了上帝的赦免,何乐而不为?


豪门之家都盼望着自己的后代继承遗志,打理家族企业发扬光大,但是不少膏粱子弟对此毫无兴趣。信托基金的职业经理人代为管理家族企业,其将资产所有者和营运者的身份撇清之功能,使股东既免去了经营企业之劳,又能够确保其衣食无忧。公司的欧美客户不乏有贵族之家和名门望族,公主和彼琪芙姗莉科女士也在重要委托人名单之列。


近年来家族资产信托的风潮开始向经济崛起的亚洲地区和发展中国家蔓延,那里一夜暴富的新贵们头脑开了窍,许多人借此来保证来之不易的财富可以代代相传,欧美诸如此类的品牌信托基金也就成了香饽饽,从此公司也就有了新的市场商机。第三世界和前殖民地区域存在亦官亦商的现象,一些官吏任职期间,为了避嫌和向社会表明不谋私利的决心,也会将家族资产托管于信托基金,两千年后任香港财政司司长唐英年就是一例。


二十世纪末大多数欧美信托基金的全球业务刚刚起步,发展海外业务首先遇到的就是文化和法律巨大差异带来的问题,所以到海外开辟市场,虽然听上去不乏浪漫,实际上是前途未卜充满风险,说不定就是个陷阱,从而耽搁了升职的机会。我今后的工作是开拓第三世界和亚洲的市场,尽管上司美其名曰称之为“挑战”, 通常的解释是当今的新兴市场变得越发重要。养尊处优的欧洲白人同事们可是没人愿意干,除非是因竞争败北而被流放。虽说心知肚明这无疑是个苦差事,不过俗话说的好,当学徒要吃三年的萝卜干饭,本人也就欣然接受。新员工在实习期间,要接受各种专业训练,熟悉公司文化,常规业务和游戏规则,频繁出差和异地工作也就成了我的工作常态。

由于习惯早起,我通常是最先来到公司。坐电梯来到行政大楼第八层的办公室,打开电脑和数据库。然后同事们陆续到位,一边喝咖啡,一边阅读国际新闻和各种最新的经济数据。这时候收发处送来各种信件,分门别类,供大家阅读并作回复。如果出差回来,即整理各种差旅票据,填写表格交会计科记账。上午的例会捧回一大堆指示和各种卷宗,在办公桌前坐下,接下来将是没完没了的电话和发送文件。因为是白领,上班期间西装领带,初来咋到的总觉得别扭。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同时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