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长篇历史人物传记小说《史可法》(连载)——明末抗清英雄史可法的传奇人生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22 21: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581楼

自从崇祯四年西安一别,不觉十二年过去了。这十二年,虽然有书信往来,但因地分南北,一直未能见面。尽管如此,史可法时刻在关注着他的动向。他大概知道,陕北赈灾以后,崇祯帝念他有才,让他巡按陕西。那几年,他数度为民请命,崇祯对他的意见奏无不允,足见对他的信任和重用。后来又迁大理寺丞,进左通政;七年九月,崇祯又特别将他提升为右佥都御史,让他巡抚山西。而他在山西巡抚任上时,也是向朝廷历陈防御、边寇、练兵、恤民四难,及议兵、议将、议饷、议用人四事。更重要的是,他在任三年,扼守住了黄河天险,使得陕西、河南境内的农民军被堵在黄河对岸,一直得不到进犯山西的机会。在晋四年,当地军民拥戴他若慈母,后来因身体有病才辞官归乡。十一年二月,他被起用为兵部左侍郎,十五年六月,又被擢升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进入了内阁,成了阁员,在皇上身边为国家事而操劳。今日得以相见,真是可谓想不到啊!乍一见面,史可法也十分激动,同时也发觉吴甡虽然才五十多岁,怎么看都觉得他苍老了不少,想必是这些时操劳过多,或精神不爽所致。
二人在门口客气了一番,一同进入驿馆。史可法四下看看客房布置,竟十分简单朴素,甚至于显得有些寒酸。他不禁赞叹道:
“吴大人身为相国、大学士,竟住在如此简朴的地方。不如就住到学生府中去,让学生好好招待一下老师!”
吴甡摆手道:
“不必了,我这次只是从此路过,就呆一天。见过道邻,明天就要走了。”
“啊,老师这次是去何处公干?”
“唉,谈何公干!老夫是被圣上削职了,这次是经淮安返回家乡。”
“削……削职了?不是圣上让老师前往湖广督师吗?怎么……”
史可法知道,就在今年三月,李自成连克襄阳、荆州、承天[ 即今湖北钟祥。],并于襄阳建立大顺政权。崇祯焦头烂额、涕泪俱下地命吴甡督师湖广。只是后来等了好久,也未见吴甡出师,据说是无兵无饷,难以成行。
“是啊,圣上让臣前去督师,手中却无兵将,臣疏请皇上拨精兵三万,好从金陵趋武昌,扼贼南下。可是皇上一心只想着湖北,看了臣的疏奏心中不悦,将疏留中。臣等无音讯,请求面见皇上。皇上说臣所需要的兵太多,一下子难以召集。在此关键时刻,大学士陈演又在一旁说什么‘督师出,则督、抚兵皆其兵。’他明知下面的督抚手下缺兵少将,却暗示皇上不给我一兵一将,就前去出征。要知道,现在左良玉确实是兵强马壮,雄踞江、汉,但是这个人如此跋扈,当年督师杨嗣昌九次檄令征用他的军队,他都敢于一兵不发;就是他视若恩师的侯恂侯大人,在拒河救汴时要他出兵,他名义上愿意发兵三十万,实际上只不过是一种推脱而已……”
史可法点头赞同,他说:
“是啊,在那样的情况下,侯大人又怎么能拿得出三十万人的兵饷供给他?这种话,只不过是一个空头人情而已。”
“……后来开封被淹,皇上对侯恂大人救汴不及深感不满,这次估计侯大人也要丢官。臣的手腕比不上杨嗣昌,个人私情比不上侯恂,又如何能节制得住他?若就此前去,岂不徒损威重!我当时只好回答说:‘次辅读书中秘,未谙军旅。臣请兵,正因为督、抚手中无兵。如此前去,等于让臣束手待贼,事机一失,便有不忍言者。’皇上听了臣这番话,才令兵部速议发兵。兵部尚书张国维当时调度了总兵唐通、马科及京营的兵力共一万人归臣指挥,可谁知这都是空话一句罢了。原来这些军队当时正在北征抗清,说要等敌兵退后才能调给我。皇上也没有办法,只好让臣再等一等。后来臣一再催促,皇上还说:‘再等等吧,敌人退兵后,这些兵将就会立即集结,卿一人前往又有何益?’
“这么一等,一个多月就过去了,正好周延儒也领命前去通州督师。他倒好,朝受命,夕启行,皇上对他大加赞许,臣见状羞愧难言。不得已,只好答应五月辞朝出师。走的前一天,皇上还命中官赐臣以银牌作为奖赏,谁知过了一夜,情况就变了,他忽然又下了一诏,谴责臣逗遛太久,命臣停止出行。在此形势之下,臣只好两次上疏引罪,皇上遂许臣致仕返乡。”
史可法听了吴甡的介绍,唏嘘不已。一位清方正直、精敏忠诚,堪当大任的辅臣,就这样结束了他的政治生涯,是不是也太令人惋惜了!只听得吴甡又说:
“臣这次莫名获罪倒在其次,只是……只是正值国家危难之时,却不能为之谋,臣君恩未报,实在惭愧啊!”
史可法知道,吴甡是一位忠诚敢言,为国分忧的东林派人士,在天启年间,就因为上疏追论内侍崔文升、鸿胪寺官李可灼进献“红丸”一案,及弹劾阉党工部尚书姚思仁借修皇陵名义乘机卖官鬻爵等事,而积怨魏忠贤等阉党,被削籍革职;到了崇祯年代,虽然官复原职,但也因敢说敢言,得罪不少人,在政治上几次沉浮。这次入阁为相,他与周延儒、陈演等屡有矛盾,又得罪了内侍,受排挤是必然的。他答应出师后,前一天崇祯皇帝还十分高兴,晋升他为太子少保、户部尚书兼兵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并赐赏银牌,亲自劳军。可是仅隔一宿,突然反目,定是有人在崇祯面前谗言所致。只是史可法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尤其是面临如此尴尬局面,他更不知如何安慰这位老师是好。想了半天,才说:
“学生知道,当时朝廷几次命老师复出,老师都以病力辞,看来老师也不是留恋官场之人。既然皇上提前让老师回乡享受天伦之乐,又何乐而不为?好在老师的家乡就在淮安不远之处,学生今后一定常常去看望老师。”
“还是道邻了解我,我确实不是为了这顶官帽而难受。记得十一年以来,圣上两次起我为兵部左侍郎,臣一直因病难以赴任,几次力辞。第一次是圣上发怒,将臣落职闲住,第二次也是实在推辞不下,才进京赴职。这次进入内阁,也并非情愿,但是一旦担上了这副担子,就是责任在身,无论如何,臣也要有所建树才对。现在却是一事无成,就这样不明不白被革了职,真是难以让人释怀啊!”
“老师说的极是,学生都能理解。不过,现在国家、社稷如此多事,皇上过于着急,冤枉了老师也是情有可原。好在这件事还不是那么严重,老师遇事一定要拿得起,放得下才是。”
“是啊,老臣也只有这样安慰自己了!”
“学生的另一位老师,即大司马张大人好像这次也因纠获罪?”
“是啊,这也不能怪他。他升任本兵[ 即兵部尚书。],恰逢清兵入畿辅,手下缺兵少饷,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虏兵经过近畿撤退时,他檄令赵光抃拒敌于螺山,并无错误,谁知那些总兵未曾接战,就不战而逃,又与他何干?言官要将责任推在他的身上,被解职不说,还差点儿进了大狱,也是冤枉!”
史可法听了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只听吴甡又接着说:
“其实何止张大人一人冤枉,那赵光抃同样也是个背时鬼!听说赵光抃家中很富裕,捐赠了数万银子为军资,换了个蓟辽总督当当,一上任就遇到这样的事。但是他也并非贪生怕死之人,比方在螺山一战,诸将都欲逃走,只有他赵光抃坐地不起,以死自誓。但是这些军队看似归他指挥,实际上个个飞扬跋扈,难以节制,又有什么办法?雷縯祚在弹劾范志完的时候也曾为他辩解,说他与范志完不同。但是皇上却说:‘志完、光抃逗留河间,独罪志完,渠服其心乎?’终于就将他与范志完一同下狱了。”
“听老师这么一说,这赵光抃确实是有些冤。”
“是啊。只有两个人,照老夫看来,怎么处置他们都不冤枉,将他们下狱也好,杀头也罢,都是罪有应得。”
“哪两个?”
“周延儒和范志完。正是他们两个,居然在皇上的眼皮下将皇上骗得团团转。他们撤师纵敌、谎报军情、欺君罔上,甚至贪污受贿。如此使贪使诈,于国于民都贻祸不小。有人题诗讥讽曰:‘敌畏炎熇归思催,黄金红粉尽驼回。出关一月无消息,昨日元戎报捷来。’说的就是周延儒啊!”
听了这一番话,史可法终于明白,当初张国维在杀敌有利的关键的时候,为什么会发出“停止入援”的檄令了。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23 22: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582楼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7-24 08: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583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27 20: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584楼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27 20: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1585楼

2
逶迤的汉江从西北方向流淌过来,擦着襄阳城的北面城墙而过,在东北角又拐了个急弯,直向南边的宜城方向奔去。在夕阳的映照下,襄阳城高大、厚实的城墙和阳春门的城楼倒影在流动的汉水中,红色的光和黑色的影融化在一起,形成奇特的波纹形曲线,使经过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得到黄昏前的优美和宁静。
不过现在的襄阳城内并不平静,就在几个月前,这个建立于汉代的府城,经历了一番惊天动地的变化:李自成带领着号称六十万的大军,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这座城邑,将襄阳改为襄京,在这座素有“南船北马、七省通衢”之称的古城中建立了自己的政权,正雄心勃勃准备东进、西征,最后直取大明江山,准备将皇帝赶下宝座,好让自己也来坐一坐天下。
坐落在城东南隅的襄阳王府,也早已改换了主人,现在已经成了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府。经过几个月来的大兴土木,这里已经修建得像宫殿一般,李自成作为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已经在几天前入住。现在,他正在宏伟、宽敞的大殿上,与自己的文武官员一起庆祝这几个月来所取得的丰功伟绩。
回顾以往,李自成不禁感慨万千。打从去年攻打开封未果,开封城被黄河淹没后,他与孙传庭、杨文岳、侯恂等所率领的官兵在河南境内作了几个月的周旋,与他们也不知道打了有多少仗,虽然也有失利之时,但所打的胜仗还是比败仗多得多。就这样,击溃了一批又一批官军,拿下了一个又一个城邑。直到这一年十一月,随着汝宁城 被攻占,杨文岳等朝廷命官被活捉,豫西大片地区已经尽在他的控制之中。从黄河南岸,直到湖广边境,官军不见踪影,城邑尽被攻陷,官员非死即逃,老百姓前来投奔,起义军人数大增,进入河南仅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他的势力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在这段时期内,他不但壮大了队伍,还吸纳了诸如牛金星、宋献策、李岩等一批有识之人,聘请他们充当自己的谋士。在他们的建议下,他对自己以往的一些做法作了重要调整。如,对已占领地区不再弃而不守,而是每攻下一地,便留下一部分军队驻守和屯田,并派设地方行政官员管理;又如,不再让家属随军迁徙,而是把她们留在一些城镇定居,减少了家属给作战带来的不便,提高了军队的作战能力;再如,改变了以前只重视武将,不重视文人的做法,选择大量有识之士充当顾问、军师和地方官吏……
最重要的是,他接受了谋士们的劝告,竭力改变起义军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制定了严明的纪律,严禁手下军队抢掠民间财物、随意杀人和调戏妇女。他提出:“杀一人者如杀吾父,淫一女者如淫吾母”,因而,起义军所过之处,能得到当地贫苦百姓的拥护。当时在河南有这样一句口号:“杀牛羊,备酒桨,开了城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可见这时起义军的形象在贫苦老百姓的心中要比官军好得多。
除了张献忠以外,此时其他农民军的队伍,如罗汝才和革、左五营等,均已经投奔到他的帐下,这些队伍加在一起,已经号称四十万,甚至六十万大军。这么多队伍驻扎在这里,河南这片土地已嫌狭小,再加上连年灾荒,粮食、物资都无法满足需要,指望在这里扎根,显然难以进一步发展。好在南边不远之处就是湖广,那里素有“湖广熟、天下足”的美称,是个盛产粮食的地方,夺取湖广作为基地,就是他的下一个步骤。
崇祯十五年闰十一月,李自成率大军由南阳进入湖北,矛头直指襄阳。此时,左良玉率领军队在襄阳、樊城据守。虽然他手下的兵卒也不算少,屯驻于襄阳一带的兵力就多达二十万,号称三十万,只是由于朝廷按名籍给饷的只有二万五千,超过名籍的粮饷全靠他自筹,要维持这二、三十万队伍的给养,只好向当地百姓搜括,当地百姓自然对他恨之入骨。在这样的形势下,他也不敢与李自成打硬仗,当他得知农民军大兵压境时,便于樊城造船,准备随时顺汉水退走东南。不料襄阳百姓出于对他的愤恨,竟偷偷放火烧毁了他的这些船只。左良玉大怒,便下令抢掠民船,载运了军资、家眷先行出发,自己则率部屯兵樊城高地,设阵布防,准备阻击。也是因为当地老百姓对左军恨入骨髓,他们十分盼望李自成的军队早日到来,一听说农民军快到了,不少人是焚香顶礼,牲酒远迎。有的人更主动充当向导,带农民军绕过左良玉的设防,从白马洞口渡过汉水,绕到官军背后。在此情况下,左良玉只好拔营东遁,十二月初四日,起义军顺利进入襄阳。
消息传到荆州,明惠王朱常润、偏沅巡抚陈睿谟以及文武诸司相率潜逃。十四日,起义军占领荆门州,十六日进入荆州,随即分兵连下枣阳、宜城、谷城、光化 等县,而李自成自己又亲率主力向承天进军。
承天,即钟祥,原先只是湖广的一个县,是明兴献王朱祐杭的分封之地。由于明武宗朱厚照死后没有留下子嗣,又是单传,朱祐杭的儿子朱厚熜遂以武宗堂弟的身份入继大统,这就是历史上的嘉靖皇帝。嘉靖十年 ,嘉靖皇帝将其出生发迹之地取“风水宝地,钟聚祥瑞”之意,赐县名钟祥,又将安陆州提升为承天府,将治所设在钟祥。钟祥的承天府与北京的顺天府、南京的应天府并称为明朝的三大名府,盛极一时。由于钟祥是嘉靖皇帝的“龙潜之地”,又是其父亲恭睿献皇帝和母亲章圣皇太后的合葬墓显陵所在地,因此还设立了承天、显陵二卫,以加强防守。
崇祯十五年腊月三十日大年除夕,李自成大军打到了承天城外。他先攻占了位于城东南的显陵,将显陵享堂一把火焚毁。正月初一日,正是崇祯十六年的新年,承天在激烈的攻城战中失陷,在城中坚守的湖广巡抚宋一鹤、钟祥知县肖汉在巷战中不敌农民军自杀身亡,巡按御史李振声被俘,总兵钱中选也战死。
本来,拿下承天和拿下其他城镇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最多也就是像当年攻破凤阳一样,将皇帝他祖宗的坟墓毁掉,以泄心头之恨罢了。可是钦天监博士杨永裕的一席话,使李自成有了不少的想法。
那是正月初二日,李自成亲自带了大队人马前来挖掘显陵,意欲将皇家祖宗暴尸于天日之下,以解心头之恨。不料挖了半日,那墓只缺了点儿边角,由砖石砌成的墓室居然难以撼动。就在此时,突然天空一声炸雷,地动山摇,将整个山谷撼动,接着就是长时间的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众人惊慌不已,纷纷趴在地上,心有余悸地看着李自成。李自成平时最信迷信,也不免害怕,思索了半天,才将手一挥,说:
“既然老天发怒,暂且让他皇帝老儿就在这儿躺着吧!杨博士,可否为老夫解释一下,这雷电与我等掘墓是否有什么关系?”
杨永裕是朝廷派驻在显陵的钦天监博士,执掌一些定时、换时、报更等事务,此时刚刚归降李自成。听到李自成问话,他连忙跪倒在地,向李自成说:
“天星、天文,星度也。步占之法,以星为主,故曰天星。十有二辰,经天左旋,常度不移,不足以见吉凶;惟日月五星,行乎十二辰之次,纬天左旋,而日有薄蚀晕珥之变,月有盈亏朓朒 之变,五星有盈缩圜角之变。故总言,日月星辰之变动,变动即所谓迁也,顺则为吉,逆则为凶,二者相参变矣。星土十二,土也。合而言之曰:九州岛星土之书虽无可考,然十二国之分野,载诸传记,灾祥所应亦皆可证。故大帅请稍等,待臣晚上为大帅观察星象后再预测凶吉……”
李自成不耐烦地说:
“你的这些之乎也者本帅听不明白,也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你若会算卦,就干脆……”
“臣会,臣会,臣愿意马上为闯王算上一卦。”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