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短文连载]-------兵趣 热贴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11 10: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861楼

                                                                      二四五

   俺赶紧让四班长通知各班,马上将死伤韩军的钢盔都戴上,看我手势再行动。

   然后对这韩小子说:

   要想活命,就听咱的。你就站在这里台阶上喊话,说阵地己被你们占领了,让他们跟着坦克一起过来。等这仗一打完,立马放了你。不然的话,后果你是知道的。

   这小子也真够斯密达的,连忙点头应允了。这小子用韩语开始叽里呱啦的喊话了,俺一个手势,咱戴了韩盔的弟兄们全站在台阶上露出了头来。这中韩人长相都一劲,哪分的出哟,敌人还不是信以为真地上当了。

   那敌兵们随着坦克地爬了上来,前头的敌人一下子先跌进了壕里,大叫了起来,后边的敌人知道上当想跑。这时,俺的小喇叭两声长响,两侧的机枪全突突了起来,绝了敌人的后路。

   这美坦克的是哪懂韩语呀,还是一劲地往咱设的反坦克壕里在钻,这可趁了俺歇掉逮(土语:好)的意呀,只见前两辆铁圪嗒,一下子翻进了咱战壕里,卡那不能动弹,接着又一辆跟着钻了进来,随着咱小喇叭急促的响声,好戏开始了,战士们是将手中反坦克武器全都用上了,这龟壳带着小美子的,你俩承想一下,还有一个能活的吗?

   咱和云高,为老雷精彩的有智有谋有勇的打坦一战,是佩服的直点头。孟言着:

   连长是有声有色的,跟咱新兵蛋子们吹呼着,仿佛把咱们全带入了战境!

   老雷还在续吹着:

   后边跟进的美军全懵了,他们咋也想不到,这快到制高点了,咋还有这猛的火力,这狡诈的战法,这足的战斗力,连着一排的韩军及三辆乌龟壳全报销了,他们竞呆在原地不动了。

   俺见景地,是连忙发出了指令,三声小喇叭一响,咱后山的迫炮叫唤了起来。这一顿好阙呀,炸的美国鬼子是屁滚尿流。加上坡地上大小石块的绊着脚,连滚带爬的回到安全地界的,也就只有十来个人。

   还有一辆木进壕的坦克,也懵在了那,我想呀一定是车里的鬼子给吓傻了,明明车还是黑烟直冒的,呆在那是不进也不退的。

   咱四班长这回可捞到了,他趁着敌人懵劲,抱起一炸药包窜了过去,快到跟前时,拉响了导火索,迅速地将炸药包塞进了坦克下,就着一个侧翻滚,随着一声巨响,敌人最后的一辆坦克是全报了销呀。

  这时,咱阵地上是一片欢呼声。就连那被俘的会说中国话的韩军都跟着咱一块叫好。

   他告诉咱,这回,是他们在咱礼拜攻势后的一次大反击,目的是要夺取占领这制高点后,再迂回包围咱还没来得及撤退的志愿军和人民军。而且他们是下了血本的,韩军和美军基本上是按一比一的军力配比的。美军是一个步兵连,韩军是一个加强连,为了拿下咱阵地,另还有一美军团属炮兵营及五辆坦克配合。

   真没承想到,你军前两道工事建的那糟,一顿炮击,坦克一攻就全失守了,咱还错误的认为,你军已被全歼,再拿下制高点是轻而易举的事呀。谁知这神伏在后呀,咱不仅全搭进去了五辆坦克,而且咱韩军排及美军半个排全葬身在此。

   我看了一下你这工事整的,没飞机狂炸,大炮狂轰,再添十辆坦克,整一加强营来,今天是莫想拿下,明天也不中,除非你们是保障上出了问题,不然咱是一点折都没有。

   讲到对手的夸奖时,咱老雷脸上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待续于2016-10-13 15:00:50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11 10: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862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11 10: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863楼

咋不显文?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14 12: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864楼

                                                                        二四六

   老雷得意地还在续言着:

   没想到这韩小子还不错,在吹捧完了咱之后,是赶紧地催促咱防炮呀!这提醒其实完全木必要,我岂有不知的。不过这小子其心还是可嘉的,一是他也怕死呗,怕当了陪葬。二足见他是真正的韩皮中心,真非吾族类,是必有异心,如真敌人,是不会作这种提醒的。

   后来在后山躲炮,与他闲扯时才知:他的中国名叫宋思齐,韩国名叫金元文武啥的,住南朝鲜的啥道。其实他爹是咱中国山东人,母亲是朝鲜人,长的漂亮着呢,也是当地的一富户人家的大小姐大美人呢。他爹是个作生意的商人,是来去无时无踪的,打小他受着双语教育,能熟练地说两国语言。他三岁时,还跟他爹他母一起回过山东呆住过几年咧。

   他爹在那山东胶东老家是还有一个家,有个他喊大娘的在当着那个家。他在两家都受宠着呢,我问为啥:

   他笑答着说,咱中韩好像在这方面都一样样的,重男轻女呗!他大娘就生了他两姐姐后,就木生育的啦,当然视他为掌上明珠呀!他爹在当地是个大商人、大财主,名气大着呢,交往的全是些日伪,国民党内的上层人物,每次宴请时总要带上他母子俩,好像还以此为荣呢!

   他大娘在他爹跟前,硬像是家里佣人似的,完全唯唯若是,生怕惹咱爹生气。不过他娘对这大娘也挺好的,朝鲜女人人都善良,操家带口,侍侯男人,孝敬老人,从不龊齿,一家人也过的其乐融融的。

   咱是随着咱爹咱娘的两头住着呢,一会山东,一会朝鲜的,也挺惬意的。45年曰本人投降,朝鲜解放,但分了两半。爹和娘当时在北朝鲜作生意,这三八线一划给留在那了。南边的家还有个妹妹留那了,由姥爷姥姥舅舅他们照顾,咱爹娘也不耽着啥心。

   四六年初,爹不知为啥,留下咱娘俩一人回国去了,从此也就无音讯及书信往来。当时你国在打国共战争,是不是受了这影响咱也不知。

   咱和娘也被三八一线地困在了北朝鲜。48年北朝鲜开展了除奸肃反运动,看来是为攻打南朝鲜作准备。咱和娘也因为有南韩背景受到了审查,差点木作反革命给枪毙噜。反正材料报到上头去后,来了一大头,问了一下咱爹的情况后,便把咱和娘作为南韩人给遣返了,咱真算幸运的,至于有啥猫腻子的,我小孩子当时知道个啥呀!

   就这样咱一家在南韩忐忑不安的呆着,一直到韩战爆发。北朝鲜那军队猛的哟,一下子就冲到了咱家乡,还好咱娘带着我和我妹跑得快,到了釜山,才逃过一劫。我姥姥舅舅一家的舍不得背景离乡的,全被北韩人作为通敌份子,给杀害了。那惨劲就别提了。

   老雷此时说他也称奇,连长嘎道:

   啥惨景他木见过,便问宋思齐,咋个惨呀,北韩人可是共产党当家的,不会作出啥出格的事来吧!

   韩兵宋思齐言道:

   南北朝鲜不管啥党的,就因三八线不同,成了死敌。百姓们稍一过失和言语不慎,便会遭杀身之祸。咱姥姥舅舅家的那镇子,因为全是作生意的人,生活滋润着呢,当然舍不得故土呀。北朝鲜军来了,是不分清红皂白的将他们全抓了起来,非说他们是韩军安排下潜伏的敌特破坏份子,将男人全一个个绑了起来,妇女们集中起来沿公路边挖了一大深沟,然后将男人全挨个地排放在地下,北朝鲜军开着坦克,从他们的头上碾过,这百十口男人的头,是全被碾瘪,脑浆和着鲜血,是染红了公路和沟底。

   这挖坑的女人和孩子们是在军队的看押下,目赌了这一切。咱那地的朝鲜女子烈呀,夫君荣贵,家室栋梁,大有夫亡妻从之习。有见状晕死了过去的,清醒点的,见此状,是扑向了尸体,一个个到公路上寻上已夫君,在一片泣哭声中,是抱尸赴坑,北韩军队才不会怜悯的,招来了推土机,是死的活的一起掩埋。稍微仁慈一点的是孩子及老妇人没杀,我舅舅家的三个孩子是死了两个,姥爷六十多岁也木幸免于难,后姥姥带着唯一剩下的小表弟,在美仁川登陆,将北朝鲜军赶走后,才与咱妈团圆的。这惨案,联合国都来人拍照摄影,并有报纸广播报道过的。你说惨不?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的负面的真实的故事,听的我也是毛骨悚然,老雷言道:
但也惑疑着呢,本人真是似信非信的。


                               待续于2016-10-14 07:03:35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14 12: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865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16 14: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866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17 21: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867楼

                                                           二四七

   我和云高两人听得是愕然一惊,咱连长说道:

   虽与时代理论相悖,但口出雷言,又无从考起,只好作新闻听之任之呗。

   雷续说着这宋姓的小韩兵:

   这小子说,他今年刚十七岁,美韩军反攻中,被强征入伍的。说这是韩国的规定,每个年满十六岁以上的青少年,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必须要服兵役,否则要刑牢的。

   这小子别看刚当兵,己打过几次仗了。他吹着,他至所以每战未亡,全靠他爹留给他的护身符,一金银锁保佑着呢,后从脖子里掏出了给俺看,确实是咱中国传统的护身平安符,两边金面的一刻着长命百岁、银面的一刻着福寿康宁。

   他说,他骨子里恨着朝军,有杀亲之仇,恨不得早点将他们全消灭光。对咱中国志愿军生存着就有好感加恐惧感,志愿军是太机智勇敢,神出鬼没,百战不殆,英勇善战了。逢着和中国军队交手,就一个字,能避就避,能逃就逃,能躲就躲,实在不中让进攻,咱就朝天放枪,说真的咱打仗至今,从没向爹的祖国人放过一枪。咱韩国军队反正是逢中必败,遇志必逃,直到上一次战役,战场上换了个美军指挥官,咱这必败的局面才好转。

   咱听着好笑问这韩兵:

   你是咋躲咋避咋逃的呀?

   他说,实际上真的要与志愿军接上火了,你们漫山遍野的军号一响,咱这边全军心焕散,毫无了战力,找不着北了。一打起来是美国人跑的最快,总是先令咱垫后,咱连的朴连长吃过大亏的。后我窜掇过他,说别当替死鬼了,看着景不对,咱要跑的比美国人还要快才中,他应允了咱的想法。

   每次交战时,总令咱先找着美军车辆停靠的地点,只要是顶不住了,咱朴连长马上命令撤退,到了停车场,赶走美军司机,抢了车就跑。快到了安全地前,全部下车隐弊,当逃跑大军一涌而来时,咱连再混入其中,便可躲过一劫。这乱劲地,都是临时与美军拼凑的部队,咋查也难以查清楚。当官的只看建制,不看战果。你说你咋卖力打仗,可木建制木兵了,在当官眼里全是白费,光杆司令一个。只要有兵在,有建制在,其它发生过啥情况的,也就懒追究啦。

   这此法,咱连是用了三次,挺灵的。咱连呀,是战损很小,而且是越跑越发,咱连长都跑成了营长啦。俺也跑成了小班长。

   这第四次就不同了,这仗刚一打起来,还木见到志愿军的影,上边就令咱跑,和咱以前的跑是大不一样。就这样停停跑跑地跑了个五六天的,上边叫不跑了。发足了弹药等给养的,叫咱反攻。纵疑着还不是要执行命令的,反正咱连己想好了,不行的话,还是用老法子保命呗。可真到配属到美军时,是陆战一师的,全换成了老兵油子,并宣布以后隶属不会变了,这法子恐不灵了。这回美军作战和以前的可不同,基层全部混编,一个美军连,看住咱一个韩军连,指挥权全在美军手上,大有督战的味道,太不自在。这回子,是想跑也跑不成了。

   说真的,咱是生怕遇上了你们志愿军,不过这次作战可是太幸运了,你猜,咱遇上了啥军呀?

  老雷说:

   俺就着这新鲜兴趣劲答着,肯定不会是苏军,他们木参战,肯定是朝鲜人民军呀!


                                             待续于 2016-10-15 15:33:30  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17 21: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868楼

临观帖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21 10: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869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21 10: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870楼

                                                                   二四八

   这韩小子听后是斯密达地点着头:

   长官,你说的太对了。咱韩军和美军都不愿和志愿军打,就愿意和人民军打。他们作战哪像你们呀,神出鬼没,穿插截后,一搞就要包咱的饺子。

   他们那一套,完全是苏式战法。打进攻战就是人海战术,连冲着三波没劲后,就开始夹着尾巴逃跑了,没有志愿军有善于利用地形地物,交替掩护进攻,善于发现弱点,重点打击进攻,没有不攻下阵地决不罢休的韧劲。

   打防御战,他们是工事堡垒不加掩饰修筑的明显的,地形地物也不会利用,阵地前的树木遮掩物是一概扫光。更好笑的是:凡指挥机构全插上人民军的旗帜,这实际上就是在告诉对手,咱在这里,你敢来吗?

   他们那当官当兵的是太好区分啦,当官的走哪,肩上都挂上两大金丝牌牌。哪象志愿军,官兵一致,毫不彰显,不入其军,很难分出谁是军官谁是士兵的。他们那彰显劲,比咱韩美军还犹过而不及呢,咱两军,只有是走到跟前,看领章钢盔上的标志,才能区分出来。

   那兵源呀,一看比咱这还溃乏,尽是十三四岁的娃娃来充当炮灰呢。

  头前那一仗,咱朴连长一发现是人民军在打咱的阻击,那可来了劲。不用啥上边布置的,主动请了缨。咱这边长官家属的命运,在南撤时,比咱一般兵的命运还要惨,往往发现后是被他们杀成了绝户。咱朴连长是一家六口全被杀光,连他的奶娃小子都不放过呢。一听说要打他们,那弟兄们像换了个人似的,个个是同仇敌忾!

   咱听到这是笑了起来,老雷说:

   咱笑问道,那要是说耍打咱们呢?

   那小子作着怕样道:

   那各部队是畏首畏尾,生怕被点上。当兵当官的个个似缩头乌龟似的,谁也不愿死在志愿军神出鬼没的枪口之下。

   美军也不愿当榜样,作先锋的,一见咱朴连长主动请战。美军那个少校叫斯密死的,真斯密达死了,一个劲地对着咱朴连长是耶斯,OK的乱夸,并许诺是全火力的配合。

   哎,这景你是咋知道的,为必你也在场。老雷说:

   他当时就惑疑地问道,在咱这,小兵是决不能随意参加干部们召开的军事布署会议的。

   宋小子释着说:

   实不满长官,俺在山东老家三年期间,俺上的是教会学校,除学习中国文化外,还学习英语,虽不精,但一般常用的还懂。

   咱韩国由日人统治,不兴学那玩艺,只学曰语,曰本人原本目的,就是要将咱朝鲜全殖民化噜。一般场合,要用曰语,私下的才敢写颜文,讲朝语呢。被曰本人发现了,重的,要死啦死啦的有!

   咱懂英文,在咱朴连手下还不成了香饽饽,咱讲实在的,咱参军后就基本上没摊上啥死份子的事,一直在朴连身边,兼个通讯员翻译么吾的。要不然的话,咱早就斯密达的见吾主耶稣去了。

   这小子释到这时,咱俩全笑了起来-------


                                                            待续于2016-10-17 13:34:20  作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8-21 10: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871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