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夜读诗话:当风流已成为往事(古代诗人写诗系列故事·连载) 热贴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3-20 13: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341楼

第12篇  薛道衡:隋朝诗坛的领军人物




记得在前面写过的隋朝高官诗人杨素一文里,有过一段关于隋朝诗坛的概括性论述,那就是隋朝诗人虽然不多,连皇帝杨广和开国功臣杨素都是排得上号的文学人才,不过却对唐朝诗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带来了一股清新刚健开风气之先的边塞诗风,而在寥若晨星的隋朝有名诗人里,此时要写到的正主,便是隋朝艺术成就最高的领军人物薛道衡。




作为隋朝“文坛一哥”,似乎薛道衡也逃脱不了某些名人成长的特有“轨迹”,比如“神童”啊什么的。




这个出身高官之家后又家道中落6岁就成了孤儿的可怜人,却因为专精好学,博览群书,尤其对《左传》深有研究,因为感叹子产立下的治国奇功,13岁时便以《国侨赞》脱颖而出,技惊四座,从此以后扬名于天下。




然而,名高于世的人,似乎更是逃脱不了另一铁律,那就是“天妒英才”的厄运,最终薛道衡被刚愎自用的皇帝杨广所杀,一说政治站队出了问题,而另一说是因为薛道衡诗写得太出色,把同是诗人的杨广映衬得黯然失色,当然没有好果子吃,正如某些诗评家所言:“薛道衡代表作《昔昔盐》描写思妇孤独寂寞的心情,其中‘暗牖悬蛛网,空梁落燕泥’一联,最为脍炙人口,甚至传说是其引起隋炀帝嫉妒而被杀害的原因。”




总之,又是一个“诗人被杀因才高”的范例。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3-27 12: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342楼

第12篇 薛道衡:隋朝诗坛的领军人物(续一)




那么,隋朝“文坛一哥”薛道衡是如何死的呢?




据史书所载,薛道衡出身于官宦世家,祖父和父亲都曾是刺史、太守级的封疆大吏,只可惜家道中落,“六岁而孤”,因为他的父母在他才六岁时就全死了,不知他是如何度过那段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的童年艰难时光的,似乎史料也没有明示。




我们只知道他“专精好学”,而且13岁居然就能以《国侨赞》爆得大名,以别具一格的文辞、情致艳惊文坛,从此走红南北朝,很多牛人赞赏他的才情,甚至有把之和孔子相提并论的,评价不可谓不高。




正所谓“学而优则仕”,因为他的出色文才,让很多有心附庸风雅的权贵要延揽他做官,他也历任北齐、北周、隋朝各种官衔,直至隋朝内史侍郎加开府仪同三司的高官,可谓是“书中自有黄金屋”是也,春风得意啊。




话说薛道衡在北齐的时候,曾官至太尉府主簿,兼任散骑常侍、主客郎中等要职,除了负责接待外国使节,还兼修《五礼》,任尚书左外兵郎,可谓是能文能武。




北齐武平年间,薛道衡以主客郎的身份接待南朝陈国使者傅縡。傅縡也是一个文学神童,很喜欢舞文弄墨,面对北齐的文学大咖,于是技痒赠诗五十韵,薛道衡当然也很乐意和之,不起硝烟的“文字战”是也,果然是文从字顺,“南北称美”,惹得当时的著名文人魏收大叹道:“傅縡所谓以蚓投鱼耳。”当然是哂笑傅縡把蚯蚓投给鱼吃班门弄斧不知天高地厚。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3-30 10: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343楼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03 14: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344楼

第12篇 薛道衡:隋朝诗坛的领军人物(续二)




薛道衡不仅文章南北称美,曾掌管过诸朝文翰,却也是一个很有谋略的谋士型政治人,在南北朝的“城头变幻大王旗”的乱世里沉沉浮浮,进可到权力核心,退便回了乡野,直到归附杨坚,仕途才有起色。




他曾参加过平叛和征突厥的战争,然后再次接近权力核心,做了内史舍人,他还是向隋文帝提出灭陈的主战派,而当时偏安一隅的陈国人包括国主陈叔宝还不知今夕何夕地大念薛道衡的美诗呢。




及至薛道衡于开皇八年(公元588年)跟随晋王杨广、宰相高颎出兵伐陈,专管战斗檄文的起草,看到隋师临江旌旗猎猎,陈国人才从那沉浸于玉树后庭花的靡靡之音中醒悟过来,然而一切都晚了,次年便亡国了。





当隋军临江,其时担负军事指挥重任的隋相高颎有点底气不足,还特意找来颇有谋略的薛道衡,让他分析和预测其时的战争走势,换句话说就是能不能攻克建康灭了陈国,薛道衡不假思索就一二三四说了一大堆隋必胜陈必败的理由,可谓是上天入地天文地理时政人事都点到了,纵横捭阖,慷慨激昂,也坚定了主将的信心。高颎看说得入情入理,也对薛道衡即时刮目相看,大赞道:“君言成败,事理分明,吾今豁然矣。本以才学相期,不意筹略乃尔。”直赞薛道衡文韬武略都有堪称诸葛亮再世,文武双全啊,让他本人也豁然开朗了,班师回朝后立马奏请授他为油水多多的“肥官”吏部侍郎。




然而薛道衡又是一个陆机式的“不善谋身”的书呆子,最后也像雄才大略难自保的陆机一样死于非命。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10 12: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345楼

第12篇 薛道衡:隋朝诗坛的领军人物(续三)




而且,他最呆萌也最呆板的便是政治站队经常出现“常识性”错误,这或许也是文人出身的政治人常常犯的低级错误,如文人的飘忽文思,用现代人的潮流语言表述就是“IQ爆棚EQ零蛋”,最后死都不知啥回事,用古代语言来说就是“善于谋事不善谋身”的政治呆子。




因为才高于世,所以薛道衡在南北朝及隋朝都掌文秘,尤其在隋文帝时更是倍受宠信,担任朝廷机要职务多年,是皇帝的“首席大秘”,权势可谓是炙手可热,所以当时权倾朝野的宰辅名臣如高颎、杨素等人,都对其敬重三分,甚至于皇太子和诸王也把能结交他作为一种无上光荣。这样的一种隆恩宠遇,应该说对薛道衡是很值得炫耀的事,风头一时无两,然而可能是由此滋生的政治错觉,最后得罪了后来成为隋炀帝的残暴杨广而被杀。




话说薛道衡从战场春风得意归来后,因为出色的参谋能力而被任用为吏部侍郎,却在主持吏部诠选时,可能出现了一点偏差,被人弹劾说其与大臣苏威结党营私,任人唯亲,居然还能入罪,由此他被开除公职,发配岭南。




据史载,薛道衡曾与当时还是晋王的杨广一起讨伐陈国,爱才的杨广其时就已经对薛道衡的文才青眼有加,想把他纳于麾下,听候差遣,为其打天下罗致猛人。




所以,有心笼络人才的杨广,在听到有才之人薛道衡因提拔官员出错被流放岭南时,当时坐镇扬州的杨广,为了把人才留住,便偷偷地派人到京都,秘密面见他,同时劝薛道衡取道扬州去岭南,然后在扬州强行把他截留,再由杨广上奏其父皇杨坚,把他纳入晋王幕府中做官,就不用去蛮荒之地受罪了。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17 13: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346楼

第12篇 薛道衡:隋朝诗坛的领军人物(续四)




对于此种“政治橄榄枝”意味十分明显的示好动作,居然才高八斗的薛道衡没能体味其中玄机,或且说根本就不屑于此种“政治招安”。




因为史料显示,心高气傲的薛道衡非常讨厌杨广的为人,根本就不想和杨广合作,于是就谢绝晋王杨广的美意,不走扬州路,而是用了汉王杨谅之计,直接从江陵到岭南去,也等于是给自负又野心勃勃的杨广吃了一个不太好吃的“闭门羹”。




对此,杨广当然是恼羞成怒,也对薛道衡从此心怀芥蒂。




好在倒霉的薛道衡不久就从地方征调中央,先是在内史省值班,几年之后又被朝廷授予内史侍郎,加授上仪同三司,也算是平步青云了,因为杨坚确实爱才,也非常器重这位首席大秘。




然而,因为与执掌朝政的宰相杨素交好,杨坚便有点忌惮,这个曾因文才了得而被皇帝指派卫士要为其家门持戟站岗拱卫的文界猛人,又一次被外放做官,任检校襄州总管。




后来,残暴的杨广用非常手段夺得了皇位,是为隋炀帝,曾经怠慢过此位新帝的薛道衡从此便开始恶梦连连。




最初,虽然薛道衡政治上站错了队,但很有点文学细胞也很喜欢附庸风雅的隋炀帝,尽管也有点记恨薛道衡,不过对其尚有一丝爱才之心,不仅礼貌待之,甚至还想委以重任,让其担当秘书监的显职。
  TOP
头像
ynyxymgw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7-04-21 12: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5-5-27    发短消息        

347楼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4-24 12: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348楼

第12篇 薛道衡:隋朝诗坛的领军人物(续五)




这个当然是极好的,即使有过不愉快,但新帝还能腆着脸,给从地方回到中央的“刺头儿” 薛道衡安排个美差,对于生性残暴猜忌心也很强的隋炀帝,也可谓是用心良苦的一招,为了稳定帝位安抚人心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那种。




然而,心高气傲的薛道衡却像上次一样不领情,不仅有退隐江湖之意,还不知好歹地写了一篇《高祖文皇帝颂》呈给隋炀帝,对前朝皇帝多有溢美之词,让弑父的新帝顿感有被嘲弄映射之意,立马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




“道衡至美先朝,此《鱼藻》之义也。”怒冲冲地看过之后,很有点文学才华的隋炀帝也很不高兴地对大臣苏威大叹道。




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呢?




大意就是说,多疑的隋炀帝怀疑薛道衡借赞美前朝的文章,以《诗经•鱼藻》的“言在此而意在彼”的手法指桑骂槐(即歌颂周武王而讥讽周幽王),用心非常恶毒。




原本用非常手段夺取帝位的隋炀帝,对于朝中的舆论就十分敏感,加上薛道衡从来就不屑与其合作,更加看不惯其的所作所为,这当然引起猜疑心重的隋炀帝的不好联想,认为薛道衡在讥讽自己是昏庸无道的亡国周幽王,这不是给脸不要脸吗?还想给你委以重任呢。




由此,隋炀帝便起了要加害薛道衡的歹意,在电光火石之间。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5-01 16: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349楼

第12篇 薛道衡:隋朝诗坛的领军人物(续六)




所以,到了后来隋炀帝没有给薛道衡秘书监的显职,倒是授其为司隶大夫,目的却是想给他加罪。




即使有如此大的政治动作,颇为自信又倔强的诗人政治家薛道衡,尚未幡然醒悟,人家已经磨刀霍霍架到自己脖颈了,他还兴致勃勃地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说白了也就是政治呆子一个,不善谋身的典型。




这个,倒是他的好朋友司隶刺史房彦谦看出了苗头,怕自己的好友遭受杀身之祸,于是人前人后好意提醒薛道衡要“夹着尾巴”做人。也就是让薛道衡行事要低调点,对人要谦卑点,最好是闭门不与宾客往来,潜心研读,以免隔墙有耳,被人嚼舌,最后连命都不能保全,那就得不偿失了。




然而,对于老朋友的好意,薛道衡却当了耳旁风,不仅不听,还照样乱放炮,最后因为对一道悬而未决的新法令的耿直议论,而丢了卿卿性命。




“向使高颎不死,令决当久行。”面对满朝文武们的七嘴八舌,争得个面红耳赤,没有个所以然,有点心烦意乱的薛道衡突然就忍不住爆出了这句相当尖锐的话,让人受不了。




这个大意就是说,你们这帮不学无术的脓包,只会打嘴仗,烦死了,要是贤相高颎还在世,这法令早就决断并推行了,何必还在这耍贫嘴。




这样不留情面地乱放炮,当然惹在场的某些人不高兴了,这是什么意思?说我们只会空谈不办实事,还用死鬼高颎说事,寒碜谁啊?不参你一本不是人也。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5-08 11: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350楼

加料文章



  纪晓岚:清朝大吃货的“食色”人生



  纪晓岚这位有清一代的文学宗师和学界泰斗,其的铁齿铜牙和风流韵事一经强大的电视连续剧的传播,更是家喻户晓,可谓是妙语连珠、风流迭出,只是这个享誉中国甚至于世界文坛的文化巨匠,当时却是沦为“皇帝开心果”式的倡优大学士,这位集“风流才子”和“幽默大师”称号于一身的文化大师,其本人的很多奇事都传为笑谈,为人所不齿。




  比如他对“老头子”充满拍马屁意味的解释,就凸显了这位据说和清代最著名的大贪官和珅关系很好的“政治戏子”游戏人生本性。




  据《清稗类钞》记载,好吃肉的纪晓岚也长得一身横肉,夏季常常大汗淋漓,每次去书斋值班,不当更时一定到休息处赤膊纳凉,好捉弄臣下的乾隆帝突然造访,吓得衣衫不整的纪晓岚直钻椅底,等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炎热难耐的纪晓岚忙问老头子(皇帝)走了没有,受到轻慢的皇帝一听没好气命其出来,把“老头子”好好解释一番,不然吃不了兜着走,好在诗才敏捷的纪晓岚答得很好:“万寿无疆之为老,顶天立地之为头,父天母地之为子。”一番肉麻的吹捧之后,乾隆帝立马大悦。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5-15 10: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351楼

纪晓岚:清朝大吃货的“食色”人生(续二)




最奇的是,到了八十岁的年纪,他还能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羡煞旁人。昭鎗的《啸亭杂录》作了佐证:“(公)今年已八十,犹好色不衰,日食肉数十斤,终日不啖一谷,真奇人也。”这么好色又这么长寿,难道要证明“色字头上一把刀”是错误的吗?难道采阴还真的能补阳?




对此纪晓岚也没有遮遮掩掩,至少在他著名的和《聊斋志异》齐名的《阅微草堂笔记》里,就有描写他和诸位爱妾男欢女爱的词赋达8篇之多。他写给最宠爱的小妾沈氏遗像上的题诗就很缠绵:“春梦无痕时一瞥,最关情处在依稀。”





自古才子多风流,柳永宿柳巷,苏轼娶幼女,欧阳修“乱伦”,难怪晏殊吟出了“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的浪句,才子不与红粉有染,还真是没有艺术想象力。对此,清代另一极品风流才子袁枚也表扬纪晓岚特别能战斗,除了生病,他从不离女色。难怪有人把能大口食肉的纪晓岚誉为“清版西门庆”,或许西门庆还自愧弗如呢。当然,有好事学者为了给尊者讳,硬是编写出了纪晓岚“试图用这种肉体的狂欢”,“藉以消磨豪情,转移自己内心的压抑和痛苦”。




因为生得丑,被外貌协会主席乾隆虐得很惨,要不是文才了得,铁齿铜牙多次圆场成功,不然不知死了多少回了(比如那次他为亲家用茶谜掩盖盐帐亏空而被发配新疆,差点回不来),于是便发愤移情,以减少内心的压抑和痛苦。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5-16 11: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352楼

纪晓岚:清朝大吃货的“食色”人生(续一)




  瞧,这就是生活中八面玲珑的倡优大学士的本来面目,很会来事,专以媚上为乐事,从他给乾隆帝五十寿辰的对联:“四万里皇图,伊古以来,从无一朝一统四万里;五十年圣寿,自前兹往,尚有九千九百五十年”中就显露无遗,据说乾隆因此龙颜大悦把善拍马屁的纪晓岚升了官。





  关于纪晓岚刻意逢迎上意的还有很多很多,他的所谓铁齿铜牙也大都是此类溜须拍马的文字游戏,不值一提。





  而讲到纪晓岚这位不喜吃五谷只喜肉食一餐能干掉十盘肉的奇才,据说肉感很强肾功能也很强大的他,在现实生活中确实也是一个“性爱大师”,俗称的“一夜五次郎”的那种战士,是纵欲界的代表人物。





  采蘅子的《虫鸣漫录》卷二曰:“纪文达公自言乃野怪转身,以肉为饭,无粒米入口,日御数女。五鼓如朝一次,归寓一次,午间一次,薄暮一次,临卧一次。为每日不可缺者。此外,乘兴而幸者,亦往往而有。”可谓是通宵达旦日夜求欢是也。因为性欲旺盛,在他主持编修《四库全书》时同样好色的乾隆帝还为了安抚他,赐了二位宫女给这个得不到满足的近乎色情狂的猛男,哪里能找到这样体贴的好老板?纵使被虐千遍也会待其如初恋了。关于这,民国历史学家孙静庵的《栖霞阁野乘》有载:“河间纪文达公,为一代巨儒。幼时能于夜中见物,盖其禀赋有独绝常人人者。一日不御女,则肤欲裂,筋欲抽。尝以编辑《四库全书》,值宿内庭,数日未御女,两睛暴赤,颧红如火。纯庙偶见之,大惊,询问何疾,公以实对。上大笑,遂命宫女二名伴宿。编辑既竟,返宅休沐,上即以二宫女赐之。文达欣然,辄以此夸人,谓为‘奉旨纳妾’云。”可谓是欲火焚身是也。难怪有一妻六妾过上了“非常6+1”幸福家庭生活的他,还时不时流连花丛,探索野花,而且这个痴肥的极品近视丑男,还能和周围大都是帅哥面首的乾隆帝同睡一个姓何的女人,成了“同情兄”,果然是艳福无边啊。难怪这“两兄弟”在泛舟杭州西湖时,乾隆兴之所至写了“虫二”两字,要铁齿铜牙的纪晓岚解意,纪晓岚稍为想想,立马便解出了“此处乃風月无边”是也,“虫二”正是取于風月二字的中间部分,果然是两条心有灵犀的“精虫”啊。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5-25 11: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353楼

纪晓岚:清朝大吃货的“食色”人生(续二)




  最奇的是,到了八十岁的年纪,他还能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羡煞旁人。昭鎗的《啸亭杂录》作了佐证:“(公)今年已八十,犹好色不衰,日食肉数十斤,终日不啖一谷,真奇人也。”这么好色又这么长寿,难道要证明“色字头上一把刀”是错误的吗?难道采阴还真的能补阳?




  对此纪晓岚也没有遮遮掩掩,至少在他著名的和《聊斋志异》齐名的《阅微草堂笔记》里,就有描写他和诸位爱妾男欢女爱的词赋达8篇之多。他写给最宠爱的小妾沈氏遗像上的题诗就很缠绵:“春梦无痕时一瞥,最关情处在依稀。”





  自古才子多风流,柳永宿柳巷,苏轼娶幼女,欧阳修“乱伦”,难怪晏殊吟出了“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的浪句,才子不与红粉有染,还真是没有艺术想象力。对此,清代另一极品风流才子袁枚也表扬纪晓岚特别能战斗,除了生病,他从不离女色。难怪有人把能大口食肉的纪晓岚誉为“清版西门庆”,或许西门庆还自愧弗如呢。当然,有好事学者为了给尊者讳,硬是编写出了纪晓岚“试图用这种肉体的狂欢”,“藉以消磨豪情,转移自己内心的压抑和痛苦”。




  因为生得丑,被外貌协会主席乾隆虐得很惨,要不是文才了得,铁齿铜牙多次圆场成功,不然不知死了多少回了(比如那次他为亲家用茶谜掩盖盐帐亏空而被发配新疆,差点回不来),于是便发愤移情,以减少内心的压抑和痛苦。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