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王朝女人的拉风老公,哈佛博士也认可的《李隆基大传》5月出版上市(附文 热贴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5-04 10: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221楼

第6章 天生我材必有用(续二十三)




因为李白和老杜是很好的诗友,有时一年三约赛诗,关系密切,正如其诗所云“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大家亲如兄弟,断不会如此伤老友的自尊心的,再说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是两种不同套路的文风(至少老杜《望岳》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也是蛮浪漫大气的嘛),没有多少可比性,大家各有侧重而已。如果硬要比较,大概和关公战秦琼一样富有喜感。




而风流元稹还公然抑李扬杜,谓:“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说白了也就是老杜认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不过在老杜活着的时候倒没有人这样认为),他还继续说道:“李白壮浪纵恣,摆去拘束,诚亦差肩子美矣。至若铺陈终始,排比声韵,大或千言,次犹数百,词气豪迈,而风调清深,属对律切,而脱弃凡近,则李尚不能历其藩翰,况堂奥乎。”反正元稹就是推崇老杜,认为李白诗歌没有哪一点能和老杜比肩,白居易亦云:“杜诗贯穿古今,尽工尽善,殆过于李。”元白之所以异口同声共推老杜为首,盖因他们同为“新乐府运动”倡导者“诗歌新写实”的扛鼎人物吧,大家志同道合的缘故,可以理解,原本也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嘛。




最后引史书记载证明一下杜诗的价值。




赞曰:唐兴,诗人承陈、隋风流,浮靡相矜。至宋之问、沈佺期等,研揣声音,浮切不差,而号“律诗”,竞相袭沿。逮开元间,稍裁以雅正,然恃华者质反,好丽者壮违,人得一概,皆自名所长。至甫,浑涵汪茫,千汇万状,兼古今而有之,它人不足,甫乃厌余,残膏賸馥,沾丐后人多矣。




反正是大赞老杜是唐诗的集大成者,差点又是另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顶峰论”,不说也罢。不过老杜还算是唐诗的领军人物,这一点是不会搞错的。




好,说完了杜甫,我们继续唐朝诗人的心路历程,唐朝诗歌界牛人多多,一块砖头从天上掉下来也能砸中10多个“桂冠”诗人,我们就来讲一讲有“诗佛”之称的王维的趣事吧,但愿你能喜欢。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5-04 10: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222楼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5-08 11: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223楼

第6章 天生我材必有用(续二十四)




(3)为老婆守节:“诗佛”王维





和李白杜甫一样,王维在盛唐诗坛也享受了无上荣光,可以排名前五的猛人,不是一般的牛。





这个家世显赫(出身于名门巨族太原王氏家族)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猛人,也学张爱玲一样出名趁早,十几岁就成名,20刚出头就高中解头(据说是出了术的),世有“李白是天才,杜甫是地才,王维是人才”之说,从他们三位的诗坛绰号来说也几乎是平起平坐,诗仙、诗圣、诗佛,都是美得很、威得很。




虽然王维诗的思想内容的开阔深广可能不及李杜,不过艺术技巧绝对是能比肩的。此外王维也是文人画的南山之宗(著名学者钱钟书称他为"盛唐画坛第一把交椅"),创造了水墨山水画派,苏东坡也表扬他“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唐代宗还誉之为“天下文宗”,简直就是诗人中最好的画家,画家中最好的诗人。他还精通音律和佛学,是亘古少有的艺术全才。据说就是因为崇拜佛学宗师维摩诘,才把自己的名叫维,字叫摩诘,合起来正好是维摩诘,果然是诚心向佛的虔诚教徒啊。




反正唐朝的著名文化人太多了,一抓一大把。




据说王维也是大唐神童之一,自幼就聪明伶俐,九岁能诗,不仅人长得一表人才,而且字写得好,工于草书隶书,还能吹拉弹唱,如果投生现代绝对是一艺术大腕,不过在唯美的盛世唐朝,他这样的出类拔萃、出身又好的才俊,个人的人生命运也不会差到哪里,因为在当时的大唐贵族圈里,他就是一个炙手可热、名动京师的抢手货,最喜欢俊男美女的李隆基待他不薄,连李隆基的几位亲兄弟也对他敬重有加,宁王、岐王、薛王待他还是那种亦师亦友的关系,简直就是皇家贵宾级人马和五星级宠儿。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5-09 10: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224楼

第6章 天生我材必有用(续二十五)




每次一班贵族子弟聚会散席,虽然住得相隔不远,却好像是“一水隔天涯”的样子,大有“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的依依不舍,“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掉了魂似的,史称其“名盛于开元、天宝间,豪英贵人虚左以迎,宁、薛诸王待若师友”(《新唐书》本传),简直就是当时贵族圈的“甜心级”娱乐巨星,特有范儿的样子,去到哪都是众星捧月虚位以待。




据唐人薛用弱《集异记》记载:“王维右丞,年末弱冠,文章得名。性娴音律,妙能琵琶,游历诸贵之间,尤为岐王之所眷重。”还有热心研究者,搜集了王维诗集中的题目,用以证明小王同学,曾在国际大都市长安夜夜笙歌和王公世族子弟押过花酒游过宴,比如《从岐王过杨氏别业应教》、《从岐王夜宴卫家山池应教》、《敕借岐王九成宫避暑应教》等诗,这还说明他和很有艺术细胞的岐王范过从甚密,甚至就是形影不离呢,简直是过着天上神仙的生活,羡慕啊。




王维命好,是一个少年得志的幸运儿,比起李杜应该是少了一点大磨难,加上佛老虚无思想的影响,所以文章的思想性自然比不上李杜那么开阔深广。不过这并不是说王维一生就没有遇过挫折(是人都会或多或少、或深或浅地遇到挫折,所以说挫折教育是必要的),比如安史之乱时他居然“被做官”,也就是强迫做了伪官,最后差点被办掉了命,要不是他的情深义重的当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的弟弟舍官担保求情,他还真是命悬一线。




而关于王维应举中状元之事,据说还充满了曲折,差点竹篮打水一场空,最后才在和他私人关系很好的岐王,以及岐王联络的公主的帮助下,才过关斩将夺了头筹,从此星途灿烂,这事简直就是一个很有喜感的现代电视泡沫剧,好玩得很。




又据《集异记》记载,王维21岁参加了进士试,由于他自己的世族背景,以及和李隆基亲兄弟的私人关系,当然有心考个第一,而且也讲动了岐王,让岐王为他在皇帝面前推荐美言一番,原本也以为是顺风顺水的,谁知半路还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这个人据说就是鼎鼎大名的张九龄的兄弟张九皋,状元嘛,谁不垂涎三尺?凡是多金有才还有背景的人都想方设法高中,据说张九皋也重金贿赂了一些有门路的人并得以走了某得宠公主的后门,原本此公主也曾授意京兆试官,并内定张九皋为解头,头把交椅的状元也。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5-11 11: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225楼

第6章 天生我材必有用(续二十六)




这个如果是真的,那么王维的状元也只能是旁落了,因为岐王尽管是李隆基很信得过的亲兄弟,不过再亲也亲不过得宠的公主,稀缺资源嘛谁不志在必得?反正,如果以私人关系和后台来说,岐王明显不是公主的对手,肯定是手下败将,就像鸡蛋碰石头一样有去无回。




还好,这岐王不愧是足智多谋的李皇帝的好兄弟,立马想出了一条老辣的反间计,就是要策反公主,让她成为同盟军,这样让王维成为状元就易如反掌了。因为以王维的才华和人品,以及在圈子内的人气来说,绝对是比张九皋响亮得多,也只能把心思用于这个上面了,虽然是有点难度也。




于是岐王迅速形成决策并如此这般地巧妙安排停当,然后让大帅哥王维粉墨登场。




首先,岐王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先游说了公主一番,也把王维兄弟天花乱坠地吹了一番,说得好像天上有地下无的样子,让她也有点想见王维了,有才的大帅哥谁不喜欢?甚至于公主也暗示让王维来见的款式。




于是岐王趁火打铁、机不可失地让王维打扮入时地引他去公主府上拜见,成功失败就看这一回了。




当俊美王维出现在公主面前时,公主几乎是惊为天人,目不转睛地看呆了,好像千年不见过帅哥似的。女人嘛,很多都是感性动物,甚至于做事也特别喜欢凭感觉,尤其是男女情事。这王维果然是生得一表人才令人眼前一亮啊,皮肤白皙,美姿容,还有一股文化人的风流儒雅(难怪也有坊间传说王维暗恋李隆基的宠妃武惠妃了),再加上鲜艳夺目的戏子名伶之锦衣玉袍,简直就是潘安再世宋玉难比也。




而最令人激赏的是,王帅哥还带着一个金琵琶,看样子也是玩音乐的行家里手,人长得漂亮还有艺术细胞,这样的优质信息一下子就充斥了公主的所有潜意识,不用说第一印象奇好,好到麻痹。再加上能说会道的岐王拍侄女的马屁说,带个多才多艺的帅哥来为她开个家庭狂欢派对,还带了名酒来助兴什么的,公主当然是乐得合不拢嘴。




“你带来的这位帅哥是何方神圣?”公主见到王维后,掩饰不住喜悦心情急切地问岐王,很想知道谜底的样子。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5-15 11: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226楼

第6章 天生我材必有用(续二十七)




“不要问帅哥从哪里来,他是一个能给你带来音乐享受的才子。”狡黠的岐王知道鱼已上钩,干脆就继续吊高傲公主的胃口,也不想多说,立马让王维秀出一段清越悠扬的音乐给公主听。




立功的机会到了,于是王维轻抚琵琶,弦乐飘飘,悠扬凄婉,如诉似怨,好像要诉说什么似的(当然是要诉说想当状元的意愿了),满座为之拍案叫绝、口哨连天。




“嗯,有点味道,这曲子叫什么来着?”公主这回也不想再矜持,甩了岐王这个“传声筒”,单刀直入温柔地问起了王维,好像脸上还泛起了一点潮红。




“这曲子名叫《郁轮袍》。”王维轻描淡写地说,并没有显示出过多的受宠若惊的表情,惜言如金的款式,淡定啊。




“哇,太好听了,没听过这么好听的音乐,是你自己作词作曲的吗?”公主甚感惊奇,也不顾主人的尊贵大声嚷嚷起来,这明摆着已经接纳了王维。




岐王当然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趁热打铁对公主道:“唉,雕虫小技何足挂齿?我们的王帅哥本领大着呢!除了精通丝竹弦乐,还会舞文弄墨,若说诗词,更是无人能比。”




呀,这故事怎么看怎么熟,这不是陈子昂当街摔琴推销自己的诗文的翻版吗?没有十足十相似,也是八成的模仿秀,这岐王果然还是炒作专家也,比古惑仔李白差不了多少,牛人一个。据说牛人总结成功的四要素就是天赋、磨难、勤奋、机遇,看来王帅哥的机遇也到了。




公主一听到此种新闻,更加惊喜交集(那时诗佛应该在贵族圈开始流行了超强人气,这是哪位高贵公主啊,居然不知王帅哥真人能写诗,难道是不出闺门半步吗),问王维是否带来了自己的诗给她雅正,早有准备的王维立马从怀中拿出数卷诗献上(机会总是为有准备的人准备着,何况这本身就是岐王导演的一出超级荐才戏)。




公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些诗好面熟啊,不会是王帅哥抄了谁的吧?我全看过呵。




“这真是你写的吗?”公主又掩饰不着疑惑的神情。




“那当然。”王维以少有的坚定答道。




“嘿嘿,我说呢,这些诗我以前还真是看过,有的还背得滚瓜烂熟,好美,我还以为是哪个前辈诗人的佳作呢,原来是帅哥你的啊,还真是英雄出少年!”公主于是不再怀疑。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5-16 11: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227楼

第6章 天生我材必有用(续二十八)




  然后,公主让王维换了戏子的服装(古代戏子身份低也),再不是岐王请来的伶人而当作贵宾了,大家相见甚欢。王维出身高贵,又风流儒雅,而且妙语连珠,幽默风趣,立马被公主圈子里的人所敬重和接纳。




  这简直就是完全不用重拍的荐才戏啊,聪明又滑头的岐王见时机成熟,便水到渠成开出了谜底:“这么高才之人,如果今年能高中解头,简直就是为国家立了头功啊,国家的文化事业一定上一个档次,人才难得。”




  “以我的观察,这话确实不假,既然如此,何不去参加科举考试一举成名天下知呢?”公主还真是被说得有点犯迷糊了。




  “想是想,谁不想金榜题名呢?不过听说公主不是亲自内定张九皋为解头了吗?如果是这样那还有戏吗?”岐王居然连消带打试探起公主来。




  “叔父还真是消息灵通人士啊,什么都瞒不过你,不过也不像你老人家说的那么严重,什么内定不内定的,说得那么难听,还以为我只手遮天了不是?其实只是因为熟人托关系要我推荐张九皋而已,盛情难却啊,而且我还真的没有最后决定。”公主居然倒起苦水来了。




  这个信息对于王维真是福音啊。




  公主话音未落,随即又扭头对身旁的王维道:“而且我见到小王以后,我倒是下定了决心,如果小王你想要高中解头的话,我倒是愿意全力推荐你,因为我觉得很值。”




  王维一听到这句话,立马有一种想飞的感觉。因为有得宠公主的引荐,再加上自己的出类拔萃,高中解头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果然不出所料,王维参加了这一次的进士考试,并勇夺头筹,成了令人羡慕得要流口水的状元郎,也成了名动大唐的“当红炸子鸡”,当年的大唐十大杰出青年之首,爽死了。




  而这位助人为乐的公主就是九公主。
  TOP
鼎湖听泉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5-18 11: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183    精华:5   注册时间:2009-4-9    发短消息        

228楼

第6章 天生我材必有用(续二十九)




据说王维早熟,与其小一岁的弟弟王缙幼年均聪颖过人,后来也都成了国家栋梁之材。有关他在音乐方面的惊人记忆力,《唐才子传》载曰:客有以《按乐图》示维者,曰:“此《霓裳》第三叠最初拍也。”对曲果然。也就是说,有一次,某人弄一幅《按乐图》给王维看是什么乐曲,王维只一眼就知道了曲名,这太熟悉不过了。然后若无其事地回答说:“这是《霓裳羽衣曲》的第三叠最初的节拍。”一演奏检验,果然就是此曲目,简直神得不能再神。算是张学友式的歌神也不为过。




又据说大帅哥王维还是一个大情种,他31岁死了老婆就不再续弦,等同于是为老婆守节(还是大帅哥啊),做了三十年的鳏夫也无怨无悔,简直与和尚的生活没什么区别,可能是奉长斋信佛的缘故吧,当然会清心寡欲,看破红尘,他本人就有“诗佛”之称。帅哥也有不花心的,从这一点来说,王维简直就是异数,难怪有人说他是唐朝最另类的“大和尚”。




当然,他并不孤独,每天在他的超大别墅里和诗友游玩、赋诗、饮酒作乐,什么“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都是在和友人的唱和中赋出的,有点假装孤独的味道。其实和一帮好友注视“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的绝妙景色和禅境又何尝不是人生幸事和乐事(比那些红尘颠倒、疲于奔命追名逐利,身心得不到片刻安宁的人写意些吧)?不够的话再加上蓝田山麓夜游,在“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充满天籁的意境里,把身心浸淫得如月光一样透明,淋浴着最清纯的泉水(泡温泉多爽),爽啊!难怪他死了都是一种传奇,是在写信辞别亲友后从容圆寂坐化的,果然修炼成佛了。




一般来说,唐朝的名诗人都或多或少受到过这样那样的磨难,程度不同而已。换句话说,从来纨绔无伟男,歌词都有唱曰“不经风雨,怎见彩虹”呢,所以苦难绝对也算是诗人的另类财富了。




原本高中状元的王维一开始是有好日子过的,立马被授与了中央级官职,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和岐王等皇家子弟玩起来也更加威风有派的样子。




可惜快乐的日子都是比较短暂(人生有时候还真是有点像来受原罪),这也反衬了人生的无奈。当时王维的官板凳还没坐热,就因为官署中伶人舞黄狮子犯禁受牵连,而被贬为济州司法参军,赶出了长安。之后浮浮沉沉,后来干脆辞官回京都赋闲并开始学佛法,这就意味着他的黄金时代青年时期就这样无奈地“荒废”了。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