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长篇小说】麻将馆(随时更新)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2-25 07: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78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1121楼

此时,赵大毛还在麻将馆里打牌,听见手机响声,他一看是刘文伟打来的,就问:“伟哥,什么事?”
刘文伟急促地说:“快来我家,出事了!”还未等赵大毛回话,他就又跑进卧室伸出双手一边摇着妻子的身体一边喊:“芳芳你醒醒,芳芳你醒醒!”
周芳芳慢慢地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刘文伟,没有言语,又无力地闭上双眼。
等待救护车的空儿,刘文伟看着脸庞已没有一点血色的妻子,悔恨自己刚才的鲁莽与刻薄,悔恨自己钻了钱眼而多长时间也不着家。想想妻子对自己的温柔体贴、对儿子的慈爱呵护,他的心在滴血。多年来,他从未洗过一次衣服,从未做过一顿饭,哪一次出门时自己穿的皮鞋不是铮明瓦亮?如果这次她有个闪失,对自己,对儿子,对这个家庭是多么大的损失。儿子出国念书后,是自己教会她打牌以消磨时光。当时妻子并不愿打牌,是自己觉得打牌总比跳舞看电影保险些。谁知……可你不管再干啥,也不能干出格的事呀!原以为妻子回到卧室是哭上一会儿,没想到她竟这么倔犟刚烈,拿起了刀片来了结自己的生命。“芳芳啊,你怎么这么糊涂,说你几句你就寻短见?”


不一会儿,“120”救护车来了,赵大毛也气喘吁吁地来了。
一个医生来在刘文伟的引导下来到卧室,他用手翻了翻周芳芳的眼皮,又摸了摸她的脉搏,还有轻微的跳动。医生摆了一下手,几名救护人员急忙把周芳芳往简易担架上抬,刘文伟、赵大毛也赶忙过来帮忙。
救护车在前面“呜啦呜啦”地行驶,赵大毛驾驶着自己的小车在后面紧紧地
跟着。刘文伟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说:“大毛,但愿芳芳没啥事情。我还没说什么,谁知她……”
“唉,”赵大毛叹了一口气:“也怨我多嘴。”
刘文伟摇了摇头:“怎么能怨你?市里一个副市长也告诉我了,这事闹的……这几年,我也只顾赚钱赚钱赚钱,没有顾及家里,唉——”
救护车飞驰着来到医院,周芳芳躺在手术接送车上被医护人员推进急救室。
急救室的两扇门隔断了刘文伟焦急的眼神,他只好与赵大毛守候门口外边。在走廊里,刘文伟迈着碎步来回走着,不时地抬起左手腕看看手表,心里忽上忽下地揣测着什么。
这时,一名护士推开急救室的房门出来,刘文伟乞求的目光扑过去想打探些周芳芳的信息,那名戴着口罩的护士匆匆走过……
赵大毛的心也不得安生,刚才在路上刘文伟的那几句话多多少少让他那颗悬着的心有些着落。
刘文伟去新疆搞房地产生意的前夕,在一家饭馆里,刘文伟和赵大毛对坐小酌。两人碰了一下酒杯后,刘文伟悄悄地说:“大毛兄弟呀,这次我到新疆,有点事情一直放心不下。”
“啥事?”
刘文伟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说:“你给咱留点心,暗暗注意一下我家那口子和什么人来往,如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请就打电话告诉我。”
“这个——没问题。”
“我孩子也不在家,她爱打个牌,就这么个爱好,钱输输赢赢倒无所谓,但不敢有别的事情发生。”
“噢,我给伟哥留心点,有什么事情我打手机。”
“那就拜托了。”说着刘文伟伸出右手拍了拍赵大毛的肩膀。
当赵大毛在大发麻将馆听到点有关周芳芳的风言风语后,又留心监视着田和平的一举一动……当周芳芳得知田和平被市纪检委双规后显得六神无主,打牌时心不在焉的样子……这一切都被忠于职守的赵大毛捕捉。究竟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不告诉刘文伟,赵大毛掂量了很久。告吧,周芳芳这人实在没有别的毛病,人缘挺好,最多也就是爱在麻将馆打打麻将。这次出了这事情,问题的根源在于田和平对周芳芳的死缠烂打,再一个就是为了弟弟她有求于人;不告吧,对不起哥们,人家对咱也不错,哥们嘱咐的事情不能不办呀,况且以后还有生意上的事情还得求人家照顾照顾。上下矛盾的两种想法像一把锯子拉扯着,而锯齿吞噬着的物体正是他的那颗心。再一个,你刘文伟也是的,有了些屁钱后,在外面你玩了多少女人?不仅玩,还包养学生妹,美其名曰“资助贫困学生完成学业”,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一个房地产老板光“行宫”就他妈的几个,金屋藏娇。你背着芳芳大嫂干了多少龌龊的事情。就说麻将馆的牛牛吧,你伟哥不是出了几十万元给人家还了饥荒,你说你怜悯人家,哪你为啥还睡了人家?这事情别人不清楚,我还不清楚?你在外面沾花惹草,不论是桑拿里的、KTV里的小姐,还是良家妇女,你都想勾搭人家,却让家里的女人给你守住贞操,只许你们这些有钱人肆无忌惮地搞别人家的女人,却不许别人搞自家的女人,什么屁逻辑?你说你跟田和平有什么两样?可是,生意上的事情,伟哥确实照顾了自己不少,如果不把这个消息告诉伟哥,伟哥假如知道了这事以后怎么对待自己?多年的朋友哦。思前想后,让他左右为难,哥们交给的事情呀……一天晚上,赵大毛掏出手机,终于拨通了刘文伟的手机。哼,这伟哥还留了一手,居然有个副市长也给他打同样内容的电话。奶奶的!如今惹下这么大的祸,唉——他扭头看了看刘文伟,刘文伟一脸的茫然。现在,流传着一种说法:权贵显要、成功人士的三大喜事为“升官、发财、死老婆”,这人若是一升官一发财就想换了老婆,老牛都想吃嫩草。此时,也不知伟哥在想什么。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2-25 07: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783    精华:12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1122楼

今晚,中秋之夜,万家团圆。不知咋的,刘文伟在医院的走廊里走过来走过去,矛盾与纠结……妻子芳芳往日的贤惠与温柔……儿子的聪明与阳刚之美……现在,也不知急救室里的芳芳的性命能不能被抢救回来?他的身上还穿着芳芳亲手编织的毛衣,这一针针一线线都倾注着芳芳一片温暖的心意……他就这样一直漫无目的地走着,任由走廊上的顶灯把他的影子蹂躏,一会儿拉长,一会儿缩短,一会儿又拉长……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首宋词:天。休使圆蟾照客眠。人何在?桂影自婵娟。

当刘文伟不知‘人何在’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是盛副市长打来的,就赶紧走了几步,离得赵大毛远一点儿。
手机里传出盛副市长压低了的声音:“文伟,前几年修白马河大坝的事情有些不妙,那场大雨一下,洪水一发,大坝就决口,大坝里的芦苇都露出来啦!你说,再怎么想赚钱也不能用芦苇替代钢筋呀,而且水泥标号还很低。嗯,这下毁了,马书记点名,纪检委杨书记带队,市里的调查组正查呐,你要有些心理准备。我还有点紧急事儿,挂了啊?”
“这——这——”还未等刘文伟回话,盛副市长那边已挂了手机。
刘文伟感觉身体有点晃,他一手扶着走廊里的墙壁,心里咀嚼着‘你要有些心理准备’这句话的含义,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福无双喜,祸不单行。唉,该来的都来了。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