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长篇小说】麻将馆(随时更新)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7-22 23: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862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1301楼

引用:
原帖由 leye 于 2017-7-16 19:45 发表
  
好运伴乐乐。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头像
leye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7-23 07: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623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08-12-4    发短消息        

1302楼

引用:
原帖由 岳峻 于 2017-7-22 23:11 发表

好运伴乐乐。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7-24 20: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862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1303楼

引用:
原帖由 断书安 于 2017-7-17 15:09 发表
  
问好。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7-25 09: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862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1304楼

                                                                   陈翠平的玉镯儿


自从麻将这东西问世后,它便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朋友聚会中的最爱,一些权贵打,更多的平民百姓也打;一些名人打,更多的无名之辈也在打;一些老板富婆打,更多的工薪阶层也在打。有人以小赌为快乐,有人以豪赌找刺激,也有人把一夜暴富的企图寄托于赌博之中。
人的心计、智慧与麻将的不可捉摸在碰撞之中较劲,从而让时间变得饶有兴趣,让游戏充满了戏剧般的色彩。
晚饭后,大发麻将馆的二楼上还有三桌大锅“熬着开水。”
刘黎明、黑脸他们几个人一边打麻将,一边聊着、想象着瘦猴精回家后的情景。刘黎明说:“明天来了咱们得慰问一下瘦猴精,看看那家伙小腿上有没有红道道?”
    黑脸的腔调里有点不屑的味道:“嗬,瘦猴精那熊样,跪搓板倒不会,但肯定在门口被罚站,我敢打赌。有一次喝酒时,他说过。唉——都是这麻将惹的祸。”
“是吗?”刘黎明问道。
“明爷,如果不是这,你就吐我一脸,我肯定不擦。”
“哈哈哈……”
    麻将馆里,牌友们按部就班地打着麻将,有的严肃,有的活泼,有的紧张,有的淡然……在麻将这出大戏里本能地扮演着各自的角色。
黑脸听口了,而且是门清牌(没有碰过的牌)。
人们看见黑脸有点呼吸不均匀的样子,都觉得他的这把牌胡得不小,于是观察着黑脸的面部表情,打牌时格外地小心。
轮到黑脸起牌了,他一摸那张牌,仿佛点击了一般,浑身抽扯着,嘴里发出了:“啊——呀”二字。他拿着那张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盯着,脸上的眉毛鼻子紧紧地蹙在一起——一副很团结、很亲密无间的样子。突然,他“呸”了一声,像浇花的喷雾机一样,唾沫星子飞溅,他朝这张牌上吐了一口唾沫,紧接着把这张牌狠狠地剁在麻将桌上,这张牌猛烈地反弹起来,它在空中翻了五六个滚儿。这张牌起初没有跌落在地板上,而是掉在了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上。
几个桌的牌友都扭头往这边瞧,咋啦?
只见黑脸呼呼地喘着气,本来他的脸就黑,这下更黑了。黑脸又拢起右手狠狠地自己搧了自己一个耳光——“啪!”
“哎呀!”黑脸搧了自己一个耳光,陈翠平却“哎呀”。
刚才说的“比较重要的位置”就是陈翠平的手腕上,仅仅是手腕上还不怎么比较重要,比较重要的是陈翠平手腕上还戴着个玉镯儿。
“噼里啪啦”……一阵清脆的响声把这个玉镯儿的落幕搞得有声有色。
刘黎明看了看地上已经七八瓣的玉镯儿,心想,黑脸摊上事了。
黑脸却浑然不觉,仍然沉湎于巨大的懊悔中。黑脸骂道:“他妈的!吊红中,吊红中就摸啦!”他呼呼地说。
“咚咚咚……”刘黎明用手指敲击着麻将桌的桌面,告诫着黑脸:“别神经啦,你看看这——”
黑脸这才缓过神来,问道:“咋了?”
“咋了?看看地上——”刘黎明往地上呶了呶嘴。
黑脸两只手托着麻将桌的边缘站起身来往这边地上瞧,瞧见地上的那一堆东西,疑惑地问:“哎,咋了?”
“咋了?你把人家的玉镯儿敲碎啦!”
“啊?!”黑脸的一对眼珠子从眶里往外鼓。
陈翠平的眼睛里噙着泪水。
何老板过来说:“慢点,慢点,好好打牌嘛。你看这……这里可有孕妇在呀。”
黑脸颓然坐在椅子上。
经刘黎明提醒,黑脸才明白他刚才摊上事了。他看了看挺着大肚子的陈翠平,有点不好意思地朝她笑了笑:“翠平,这……这东西多少钱?”
陈翠平抬起手揉了揉眼睛,手上湿乎乎的。她说:“6800元。在珠宝店买的,有发票。”
“噢——我赔。这事情闹得……”黑脸拿起手机,问了陈翠平的支付宝账号后,手指有点哆嗦地在手机上按了几下。“过去了吧?”
陈翠平看了看手机,点点头:“过来了。地上的东西归你。”
黑脸叹了一口气。
何老板劝说着:“翠平,时间不早了,该回家了。”
陈翠平有点恋恋不舍,虽说掉转了身子,眼光还不想离开地上的那些东西。
这时,何老板过来搀扶着陈翠平,嘴里说:“走吧,慢点下楼啊。”
黑脸有气无力地走过来,弯下腰把那些破碎的东西捡起来,在手里掂了几下,嘴里叨叨着:“这东西6800元?”
“黄金有价玉无价。”牛牛说:“翠平这玉镯儿,差不多。”
黑脸对这些行情不懂,听牛牛这样说,心里踏实了一些。他又看了看破碎的东西,然后轻轻地放进裤口袋里。
这时,刘黎明朝楼梯口方向呶了呶嘴,然后对黑脸说:“操,你刚才那张牌假如打在人家的肚上,流产了咋办?”
黑脸若有所思,沉默了一会儿后,挤眉弄眼地做了个鬼脸,低声说:“钱还出了,那事好办,帮她再种一个。”
“说的轻巧,流氓。”牛牛说。
“流氓就流氓。”黑脸嘿嘿嘿地窃笑,仿佛讨了便宜。
“脸皮厚了,啥也不怕。”刘黎明说。
“哼,现在脸皮有几个薄的?”
“不说了,没办法说。”刘黎明说:“打牌。”
男不吊红中,女不吊白板。这是麻将场上流传的一种说法,传说白板是门板,红中是刀子,二者都不是吉利的器物。以前,一些死者先停放于门板上等着入殓;红中,颜色鲜红,像把带血的刀子。麻将场上,男人吊红中等于手里拿把血红的刀子,克人。女人吊白板等于吊门板,此外,还有一种生理上的忌讳。
刚才,黑脸听口时已经有六小对,手里还剩一张白板和红中,是吊白板还是吊红中,他琢磨着男不吊红中女不吊白板的话语,就吊了白板,结果阴差阳错。
    黑脸今天的手气被霉气覆盖。等一会儿,别人胡牌了,他叹了一口气,把手中的牌呼啦推进了麻将机的进口里。

再打开时,转了几圈牌,刘黎明就听口了。
轮到黑脸打牌,他小心了许多,歪着脖子好好地瞧了瞧刘黎明前面打出的牌,这牌,各色各样的都有,心里就有点琢磨不透,而且刘黎明这把牌还是门清。刚才,刘黎明打西风时,黑脸不想误牌,临门没碰。临门碰,比猪笨。这个麻将术语牌场上人人皆知。黑脸想,今天我这手气里外是不顺。门清牌,唬不透,也许听的口是七小对,也许是龙?他思考了好一会儿,手里抓着一张生牌,迟迟不肯出手。
    刘黎明用话语撩拨着黑脸:“嗨,能不能快点儿,楼下老年队的?”
    “催啥?”黑脸不为所动,他打着打火机,点了一支烟,呲呲地猛抽了几口,口腔里鼻孔里喷出的烟雾熏得他直眨眼睛。他伸手揉了揉眼,慢条斯理地说:“忙啥?这牌,这牌我得好好考虑考虑,况且,你还门清,日他的……”他又呲呲地抽了几口烟,抖抖右手,往地上弹了弹烟头上很长的烟灰,自言自语地说:“嗨!门清没大小呀,不要籴不回米来,还把口袋给丢了。弃胡吧。”说着就把手里的那张生牌插在牌里,拆了一对西风打出来:“西风。”
   “哈哈哈……”刘黎明一阵大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双手把暗着的一溜牌子翻起来。“磨道里还等不着个驴蹄印?”
大家定睛一看,吊西风。再看,刘黎明是活龙在手,一至九条在牌里摆着。
    “这个——嗯?打啥胡啥?挖坑让人跳哇!”黑脸的脖子把脑袋递过来,眼眶里又把眼珠子鼓出来,愣怔了一会儿,又缩回去。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怕有鬼就有鬼呀!明爷你、你你坑人呐!”
刘黎明笑了笑,有点惋惜地说:“没办法,打对了,我就自摸啦。”
黑脸无奈地看着刘黎明的那一摞牌子,叹了一声:“唉——操!”便低下头从抽屉里往出拿扑克牌,包庄了,一共出46个点。接着他懊悔地说:“倒霉!咱听口说是胡个大的吧,结果吊错了,却给人家点了大胡。一里一外的,折腾了多少哇——胖小啊胖小,你啥时候来麻将馆呢?”
“你点炮,叨念人家胖小干啥?”周芳芳问道。
“我,我想胖小啥时来,我啥时才有希望。”
“胖小是个好队员,不哼不哈,规矩得很。”牛牛说。
“胖小,再过几天,胖小就发工资啦。”黑脸一边掏扑克牌一边叨念着:“堤外损失堤内补。今天算是菜鸟啦,咋也不行,这牌……”
正在刘黎明数扑克点的时候,“咣——”麻将馆门外传来一声剧烈的声音,接着是几辆小车警报器的紧密配合,呜呜地鸣个不停。
人们都被这突兀而至的声音惊呆了,许多人大眼瞪小眼,魂儿都快要掉出来了,静静地坐在麻将机前,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隔了几秒钟,刘黎明凭着他多年开车的直觉说:“碰车了,外面碰车了。”
    碰车?碰车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北岛之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7-25 09: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898    精华:25   注册时间:2008-4-2    发短消息        

1305楼

引用:
原帖由 岳峻 于 2017-7-25 09:29 发表
                                                                   陈翠平的玉镯儿


自从麻将这东西问世后,它便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朋友聚会中的最爱,一些权贵打,更多的平民百姓也打;一些名人打,更多的无 ...
支持一下
举起民主自由的旗帜,让我们的心灵重获尊严。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7-25 15: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862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1306楼

引用:
原帖由 北岛之歌 于 2017-7-25 09:31 发表

支持一下  
北岛,那首诗不错,但由于涉及到板油,我只能阅了。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头像
leye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7-25 17: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623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08-12-4    发短消息        

1307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