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路越走越窄《原创》

头像
道德情怀5的博客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16 20: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9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2-26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13,286 次,回复 2 次

父亲1997年因中风瘫痪、家里困难没多余的钱治疗、父亲瘫痪到2005年死亡,父亲瘫痪后母亲常年护理父亲的生活起居。我1990年15岁时开始患强直性脊柱炎病、痛苦不堪在2003年又因双股骨坏死、行走困难加重瘫痪2009年才手术股骨坏死,从2003年开始母亲也常年护理我生活起居。感谢党的政策好!因修公路征地母亲2010年买到养老保险、今每月领一千多元生活有保障。咨询医保有些工作人员说:你母亲参买退休职工医保住院报销类药品可以报销95%。在2014年10月16日我到合川职工医保中心给母亲参买了一档职工医保、目前医保好像每年交2300元。母亲先不同意参职工医保、我劝说母亲多次才同意。我看见父亲瘫痪后、哥两连父亲的生活费一点都不给;母亲辛苦一生我怕母亲生病后哥两他们不管、我也不想去得罪哥两他们、(求人累苦伤和气、要劳动更幸福;更想与人及哥他们和谐文明相处、哎可我病痛缠身、高昂药费缓解痛苦呀),我做子女的就应该为母亲的健康着想、也算为母亲的健康送上一份孝心、我希望母亲老了生活治疗都有保障,健康了才能活得更好。母亲每年交这职工医保费对我这样的家庭算是困难,但是母亲辛苦劳累一身、我要让母亲晚年的生活治疗都要有保障、希望母亲更幸福安康。

    我李永财重庆合川古楼镇人士;1990年15岁开始腰髋部疼痛。1996年在成都中医药大学院附属针灸学校读书,于1999年毕业有证。父亲是家庭的支柱收入,父亲1997年不幸中风瘫痪、就贷款五千元治病未愈,因家中没有钱只好出院家里养。我疼痛慢性加重、于1998年初在成都华西医学院诊断:强直性脊柱炎之疑难病,学业中的我使我一落千仗雪上加霜。父母与我一家三口均为农村户口、没有固定收入工作,父亲倒下一家面临生活困难;母亲长年护理父亲生活起居,父亲因病伤失生活治理能力、卧床于2005年病死。
  1994年初我到成都姑妈姑爷家生活、他们帮助我很多,姑爷是打过朝鲜战场的老党员为人十分正直,也是他们健康教辅有方、让我养成些知足好的生活道德习惯。在他家姑妈姑爷经常说我:一家人孝敬长辈有能力或愿意、多拿点就多拿点不要去争吵谁拿多少。我若有点做得不对不好,就会受到姑爷的责骂教育。尊敬的姑妈对婆婆长辈也是这样做的、所以让我养成哥嫂他们对父母的孝敬,愿意多拿点就多拿点的道德;姑妈他们也经常说我:多做好事不要做违法违背良心的事情、不然就走人,看见别人有难不要兴灾落祸、不要去乱贪婪别人的钱物等话。(相信姑爷附近的有些群众也知道姑爷是这样的好人);我1994年生活在姑妈家每月我交150元的生活食宿费,好象过了一年多、有天姑妈他们突然把我所交的全部生活费强行退了给我说:要好好做人做事不要乱来、我们都还欢迎你继续在我家、等你成家挣到钱时再说;(之前哥嫂他们都到姑妈家去过、想找些事情来做、结果半月就回家了说:受不了姑爷话多、经常唠叨些老故事等,现回想有些是教育我们好啊!)1996年我又在成都读书、姑妈他们帮助了我很多,我因病现没能力回报感恩他们,几年来数次想到他们家去耍下、看望下姑妈,就因我病残了有时不好意思去、觉得亏欠了他们很多、没能力回报感恩他们、感到很对不起尊敬的姑妈她们;我一生亏欠姑妈全家很多、侄儿向你们敬上拜上!也祝福你们全家永远幸福健康快乐!有时不是我没来看望你老、而是我觉得你们帮助了我很多,我残困没能力回报你们、觉得不好意思来。
父亲1997年不幸中风瘫痪后、存有一千五百元没有用,希望我完成学业拿给我读书,当时被二哥嫂拿去不交出来。父亲叫我把叔爷叫来、在他们的劝说下、二哥嫂把一千五百元拿给我去读书。1997年一千五百元一年的学费都不够,求哥俩(已经分家)借钱我读书、哥俩不同意;我只好跟亲戚筹借数千元,在成都读书姑妈姑爷帮助了我很多,我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希望可以缓解生活困难。读书期间没有钱不敢治病,常服止痛药缓解痛苦。毕业后带病忍痛努力工作挣钱,拿小部分钱治疗我的病、不敢住院治疗;因为要还读书借款、及父亲治病贷款。省吃俭用心里藏着我的病痛,没有告诉亲人好友,怕父母知道更担心伤心,加重父母病情负担。亲友问我走路有些不正常,我说关节炎。谁知道我心中的苦,自己常悄悄苦泪洗面。父亲1997年不幸中风瘫痪、就贷款五千元治病、一直没有能力还贷款。好象是2000年为父亲治病的贷款、加利息共有6800元,我们三弟兄为还父亲治病贷款争吵难办。父母经不住着急了,我想只要弟兄团结和睦就好,当时二位哥嫂还对我说:“弟弟你多还点、以后哥好了多帮助你。”于是我一个人忍受病痛就还3600元,二位哥俩一共才还3200元。记得在2003年母亲挑水把脚伤了、用了几百元,我叫哥嫂拿点,他们答复我说:“是给我煮饭伤的由我负责,我怕伤兄弟情就没有问了”。2003年我的病慢性加重中,在外面不能坚持工作了,就回家自己开了个小药店诊所。因自己有病行动不便、别人看我走路有些不正常,所以来找我的人相应可能少些。2003年我把我的病悄悄告诉了二位哥哥;只有二嫂更加嫌弃我有病。2003年父亲到大哥家里去要点零用钱、没有给,大哥就来到我家当到我父母亲说我,我答复:“父亲生病吃药、生活开支这些我在支付,以良心说话就算我问到你要、你也不可能拿的;这些苦我来问过你们两位哥嫂要过一分钱吗?这样吧以后你给50元父母零用,我就加倍拿100元”。哥听我这样说马上就走了。

  父亲中风后我与父母三人在一起生活;父亲一直希望我们三弟兄拿些零用钱、他们二老用,只是每年到了年底、大哥拿20元及哟有20元的水果礼物、为孝敬父母一年的礼物。二哥只有20元的水果礼物、为孝敬父母一年的礼物,没有其他的经济补助。父亲没有多少零用钱用,2003年父亲向法院起诉,要求我们三弟兄每人每月拿50元给他们二老用,父亲起诉后受到哥嫂他们大骂。母亲心地善良、父亲起诉也帮哥嫂说:父亲不该起诉。哥嫂他们拿不拿钱、母亲都没有什么话说。在哥嫂的责骂下,母亲2003年借二百元去撤消法院起诉书,后我们三弟兄均分二百元起诉费。撤消法院起诉书后、哥嫂他们还是没有拿钱给父母用,到了年低还是以前的一样;(到了年底大哥拿20元及哟有20元的水果礼物、为孝敬父母一年的礼物;二哥只有20元的水果礼物、为孝敬父母一年的礼物,没有其他的经济补助)。父母与我一起生活、生病吃药都是我在拿。哥嫂他们没有管、也不会管。2005年父亲死亡临终前,二哥嫂把大碗的肉端来父亲吃,想讨个吉利话也好。2005年12月父亲逝世后,《当时可以土地安葬父亲,哥嫂他们说:父亲有残疾证火化便宜些、可以民政救助》、想到父亲受瘫痪病痛、折磨后半生,死后连户棺材几百元、哥他们都舍不得买,寒心的是、才买120元的骨灰盒安葬;是我们做子女没有敬好孝道;所有的安埋请客生活费、共才用1700多元。我因病话多怕得罪哥嫂他们也不好说。2005年父亲逝世后、减去亲戚送礼钱,共用936元。父亲长期生病走后父母没有留下任何存款,哥嫂他们要求我均分父亲的安葬费,我跟哥嫂说:“我走路都要双拐杖了,又没有结婚,你们也知道我的困难、我不拿父亲的安埋费可以吗?”二位哥嫂不同意。哥嫂还把他的同学村长喊来调解、说我出300元、我就分拿了300元,希望兄弟团结就好。2005年父亲走后,我问哥俩以后母亲的生活怎么安排。经哥俩商量决定、他们每人每年到了年底拿50元、及买套衣服给母亲、为一年的孝敬礼物,但是这50元不拿给母亲、是存在大哥那里、母亲生病住院时用的,母亲生点小病就由我负责。哥嫂问我有其他意见没有,也是想到兄弟团结就好;我说没有、我心理只有悄悄的有些伤心。母亲觉得这样说到哥嫂他们没有仁义,母亲就对外改口说:拿了50元的等。大楷在2007年、二哥从广州打工两年回来次、共拿20元孝敬母亲,后我叫母亲还给二哥,因我想的是、二哥几年没有回家了,不是钱的问题、多么想他能来看望下。2008年我自杀出事前把此事发在博客日志里,(标题好象是‘遗书’好象日志后面还写了句、希望我死了、请求哥嫂多关心下母亲,也希望其他人、也多关心下你们身边的残疾人)。我2008年自杀出事后、经重庆市区警察几大部门、也了解记录我上面写这些的真实性。2009年我回到家里、哥嫂说把这些写在网上,影响他以后一分钱不给、我答复没有什么不会问你要,只要你不为钱联合有些领导整我就行。
  又说说我母亲买社保,因修国道公路征地母亲买社保。在2010年地方领导给我说:“你母亲需交大约1万4千元、就可以买养老社保,每月可以领5百元以上”当时母亲是不同意填报、她买养老社保的名额。我怕机会错过了、再也没有了、我与母亲吵架后、我强行上报填了母亲买社保的名额。(母亲知道哥两他们不会出钱、怕我么找哥两他们出钱买、所以才不愿意填买养老社保的)。母亲年过六旬常年护理我、无固定工作收入,我们就有义务有责任给母亲、买养老社保。我在2010年底、央央那里先借了8450元给我、(她把8千多元的存折密码一起借给了我)。我治病也不知先要筹集多少钱、来垫付周转,若自己治病筹集不够、就拿不到医院的治疗证明!我叫母亲去问二嫂出点,母亲说她不去问。我也怕去问二嫂谢迎春。一个只认钱不认人的、为钱怕什么都可能出卖,因这是个道德的问题。穷没有的时候都嫌弃是负担,怕以后交了社保、有了都来分享满口仁义要。我想母亲买社保这么大的事情、买过了没有问他们、又是我的错,我就硬着心去给二嫂谢迎春说:“已经在央央那里借了8450元,还差5千多元商量下我们每个人出点,母亲领起就马上还给你们;以后好为妈的生活着想妈辛苦了一身;结果就被骂”。还有我找大哥嫂多次、出点钱给母亲一起买社保,他推卸不拿说:你出了以后由你开支用。

现将哥给我写的证明呈上:(先哥是这样写给我的:“母亲买养老社保由母亲与李永财负责,以后他们用我们也不过问用”,哥写后我说:“你这样写到别人看了相信很多人都会骂你”。后哥又重写现在的证明现浆呈上::哥写给我之后、我就说了他们几次,难道母亲交钱买后就生病有意外了吗?带你来是干什么的呀!你是傻机灵呀!花(差)几千元、要不了多久、就领赚钱赢了、多活些年要赢数万元啊!这是党的政策好才有此机会呀!你大傻机灵呀?过几晚大哥想起有道理可以赚钱、把村书记叫到他家说:他要出些钱来买,哥还说:“他出钱买后因母亲护理李永财,以后母亲和我、只能吃母亲先每月领的80元的养老保险、和母亲先领的50元低保费、及吃李永财的五保费,若不够由李永财负责或去找领导;扣除母亲以前每月领的80元养老保险钱、及先领的50元低保费后,母亲买养老社保后、多余领的社保钱、以后全部由大哥拿去存到拿里”。我说已经交齐买了等等有苦难言。
 
分享到:  
TOP
头像
道德情怀5的博客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11-16 20: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9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2-26    发短消息        

2楼

接到上面文章内容写

我患强直性脊柱炎慢性加重、好像在2001年就开始并发双股骨头坏死,2003行走困难疼痛、生活难以治理。毕业后我在成都忍受病痛挣钱、省吃俭用还清读书借贷款、及父亲治病贷款;试问我带病忍痛挣钱容易吗?自己还剩大约三万元。我去咨询医生治疗AS病、及股骨坏死、医生答复说:“若手术股骨治疗减轻痛苦要510万元、若钱不够可以先手术一侧”。有些人光想着别人的劳动果实,自己不劳动是种不道德堕落行为,我也想劳动自强,数年来受病痛折磨,好如时刻被皮鞭抽打。因手术治疗钱不够、病情的慢性加重、无法在成都继续工作,2003年就回家开了个诊所,希望可以劳动筹集些钱来手术治疗。2004年必须架拐杖才能行走、经区残联评估、我一级残疾、有证。2005年父亲病逝后,我与母亲相依为命;2005年我已完全伤失生活治理能力,颈腰活动完全强直受限、不能活动了。求母亲每天护理我的生活起居、并且我给母亲说:“我在成都挣的钱以后也交给你、就算是补偿你的护理辛苦费。我心里明白这点远远不够回报、母亲最希望我健康、才是最开心安慰的。母亲现年近七旬劳心护理,我每天还得承受高昂药费护身、缓减些痛苦,2007年、起卧困难开始强直瘫痪。医生数次建议我、双股骨头坏死手术治疗减轻痛苦;就因钱不够,一家面临生活无援治疗无援,举步维艰;自己历尽万苦、我把给根母亲护理我生活起居的钱、加起才筹集有三万元。可双股骨头坏死手术约五万余元?、、、、年七旬的母亲这几年一直在外面工地里给老板种蔬菜,母亲说:能做点就多存点,以后你到医院也需要钱去垫付周转,及我老了也可以防病治疗。

我看见大哥201472日因上班工作、把左手拇指关节锯断,连治疗费用老板都得不到解决保障。因没有签劳动合同,出事后也没有收集到任何证据、是帮老板干活受的伤。哥嫂找多位律师他们都不接,说没有证据。一月后我了解哥嫂情况后就帮哥嫂取证,取证后律师看了马上就接此案、就要先交3000元的律师费用,哥怕输不交。我就拿出1500元交帮哥交了律师费,我给律师说:剩下的1500元以后在赢里面扣。后哥嫂说以后把此官司打赢了、再还给你1500元,此事你就多帮我跑几回若赢了另外给你两千元、每次开庭哥嫂头天把我喊到重庆去的。我答复这1500元就算我送给你的没什么。我答复:以后对道德的人要诚心去帮助、不要讲收获、哥你现家庭也可以、重庆也买房、也不缺钱用;我现地方有些领导把我刁难怎起治病全报销、乞求以后地方有些领导、不再害我吃饭后、中毒昏迷及欺骗我了,我们缺的是健康、缺的是友谊、我们是兄弟只要一家人和睦、还不还没有什么是送给你的。因我们兄弟友谊一直欠佳、不管哥他们以前、对我对父母怎样、我愿用诚心去感化建立亲情、人在有难的时候记住、要多帮助安慰他。经过法院、最后法院协调,赔偿哥嫂医药费六万五千元。我因病致残2009年申请到五保户、因我经常要到医院去住院治病、外面车费生活高、相对开支费用多些,所以我的五保户生活费不够用,我自己因病不能劳动感谢党的政策好每月还有基本生活费;人要懂得知足、地方有些领导有时、没给我考虑临时困难生活费、救助也没什么、因还有其他困难人、希望他们都过得好。我要感谢党的政策好给我治疗、缓解了痛苦,

  TOP
头像
道德情怀5的博客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7-03-24 12: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9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2-26    发短消息        

3楼

x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