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梅斌:与癌漫舞——从北大肿瘤医院说开去(真实的记录)连载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9 20: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12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161楼

梅斌:与癌漫舞——从北大肿瘤医院说开去(真实的记录)连载

2017年1月28日【大年初一】
        旁边508病房21床男士叫万京山,他与509病房23床冯雨艳女士病情相同,也是十几天前就做了手术,也是邢主任主刀,也是6个部位同时做。术后引流胆汁,已经撤掉引流管,昨天又发烧,检测后发现,又漏出胆汁,抽出4管黑汁,医生又给他加一根引流管。冯女士术后漏液的部位是胰腺。早上7点多入手术室,下午3点多出手术室。邢主任说,这是最复杂的手术。今天可以喝大米粥。
        我听说,肝胆胰外一科的手术难度都很大,胆管手术比肝部手术难,胰腺手术比胆管手术难。一台手术涉及六个部位(胆总管、胆囊、胰腺、十二指肠、胃、肝),邢主任主刀,六个部位都有所切除,难度之大,就可想而知了。

2017年1月28日【大年初一】
        万京山是河北固安人,才五十多岁,因为不到70岁,住院检查时不让家属陪住,手术之前十几天,家属每天从固安乘直达汽车到北京天通院,转乘地铁到医院。他们不知道,住院部的探视与陪住制度是早紧晚松,每天下午3点之后,看门的女士就下班,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几乎都没人管,家属可以留下,有空床位睡一夜,护士也不管。然而,患者做检查,或者做化疗,大多是短期住院,这个秘密,等家属知道时,患者已经开始做手术,一旦做手术,家属就可以堂而皇之,在病房陪住了。

2017年1月28日【大年初一】
        上午10点55分,开始第二阶段化疗。一位护士在我屁股上打一针说,抗过敏。另一位护士將我左臂上的静脉置管打开,说血液不倒流,管路不通。她撕开置管上的两条胶布,再冲水疏通,有血液倒流,说明正常了。1月25曰,我刚刚换膜,即做过置管护埋,应该没有问题。护士將监測仪器通电,在我胸前贴上三个圆片,分别接上3根细线,将一个鳄鱼嘴似的小夹子套在我的手指上,监測心跳,血压,血氧,呼吸次数,我的指标都正常。

2017年1月28日【大年初一】
        然后,给我注射生理盐水,内含抗过敏等药,20分钟后,11点15分,开始汪射爱必妥靶向药,即西妥昔单抗,这次仍然汪射9小瓶(每瓶4698元,每次化疗注射9瓶,完全自费),打入生理盐水中,一起注射。护士将输液泵通电,控制输液速度,先定为100,过20分钟后,即11点35分,转动注射泵旋钮提高为200,因为是第二阶段化疗,这种速度可以接受。
        中午l3点,爱必妥注射完,不到两个小时,4万多元又没了。接上生理盐水,冲水一小时。此时输液总量为330毫升。

        爱必妥
        爱必妥(靶向药),并不像我们初期被告知的那样,是所谓简单的“买二送二”,即患者自费注射两个月(四个疗程),即获得赠予四个疗程的药液(后面的两个月)。认真阅读其告知书才知,它的申请条件中明确写道:“不符合条件的患者不能得到项目援助”,即便符合条件,“因援助数量有限,满足上述条件并不等于一定能得到援助。”这就没有任何上诉的空间。我的申请便未获得通过,申请材料也被全部退回。据病友们说,同期未获得通过的患者还不少。这就意味着,今后继续化疗,如继续使用爱必妥,每个疗程四五万元,依然全部自费,并且不能报销。病友们须知道这一点。仅供参考。



[ 本帖最后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7-6-29 20:18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