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子虚乌有汉三杰 ——兼论三位一体同功

头像
菜九段00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30 10: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21    精华:28   注册时间:2005-3-14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13,393 次,回复 10 次

菜九段供稿
细目
 一、汉三杰发生场景疑问
二、汉三杰评价简析
三、三位一体说的发端之荒谬
四、黥布之反的史料之荒谬
五、是谁炮制了三杰论与三位一体
六. 为什么说是蒯通在编造韩信假史呢
七.蒯通编造韩信假史的动机何在
八、蒯通的编造何以得手
 九、韩信的真实功力考察
十、韩信的真实功劳
结束语
汉三杰实在是太有名气了,之前,菜九多次引用刘邦的汉三杰论作为人物评判的基础。其实岂止是菜九,长久以来形成的历史评论,也每每以汉三杰论来作为楚汉成败的重要依据。而菜九直到最近作《淮阴侯列传考察报告》彻底梳理韩信事迹时才发现其中的猫腻的,主要是真实性的问题,而且是大问题。经反复推敲韩信事迹发现,韩信的功劳远不如历史记忆的那么大,其历史记载是文学成分大于真实成分的代表,所以但凡牵涉到拔高韩信的史料都难免有造假之嫌,其中就有汉三杰记录。菜九在韩信历史造假一事上已做了很多功课,揭示出若干造假,而韩信假史最坚实的部分,又非汉三杰说莫属。可以说,韩信地位或功绩之所以超大超重,其最主要支撑就是三杰论与三位一体说。如果汉三杰与三位一体说成立,则此前菜九无论证伪了韩信多少虚假战功,都是徒劳无功的。换言之,汉三杰与三位一体说是韩信功劳的基石,只有证伪了汉三杰与三位一体说之假,才有可能使此前对韩信功劳的质疑落到实处。此前对韩信事迹考察时,也或多或少论证过这两个问题;在拙作《淮阴侯列传考察报告》中又较为详尽地考察过这两个问题;且都证伪了。因兹事体大,所以单独拎出来给个专题剖析的待遇也是应有之义。无疑,这个专题也是探求韩信假史的一个功课。
一、汉三杰发生场景疑问
既然汉三杰记录是韩信功劳或事迹最坚实部分,菜九又以为汉三杰这个记载并非史实,是别有用心者编造的故事,那么猫腻何在呢?现综合前期考察及拙作《淮阴侯列传考察报告》的文字来拆解一番。先让我们来看看这个载于《高祖本纪》的文本中汉三杰发生场景有什么不协调:
高祖置酒雒阳南宫。高祖曰:“列侯诸将,无敢隐朕,皆言其情。吾所以有天下者何,项氏之所以失天下者何?”高起、王陵对曰:“陛下慢而侮人,项羽仁而爱人。然陛下使人攻城略地,所降下者,因以予之,与天下同利也。项羽妒贤嫉能,有功者害之,贤者疑之。战胜而不予人功,得地而不予人利。此所以失天下也。”高祖曰:“公知其一,未知其二。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饟,不绝糧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
《史记》中高祖称朕者,只有此处与唱大风歌时,共二处。当然,《史记》中刘邦说话不可谓不多,以称朕一事罕见还不能定其伪造,但这个片段场景上也有不能自洽处。比如刘邦君臣探讨刘何以胜项何以败,答话刘邦提问的是高起、王陵,就不那么对头。王陵是刘邦集团的重要骨干,高起则名不见经传,汉初功臣封侯者140多人,此人也不在其列,如此重要的历史对话怎么轮到这样一个地位低下之人出场呢?而且此人在历史上仅此一见,自古以来的考据家为高起的来历想破了脑壳,也百思不得其姐,则其存在与否也就存疑了。高起、王陵应该不是以议论见长者,能说得头头是道的陈平、张良诸人更应该说话嘛,怎么没有见到他们的话。深究起来,高起、王陵所说刘胜项败的因素 “陛下慢而侮人,项羽仁而爱人”有点文不对题,感觉其实际用途似乎更像是要引出刘邦的那一段名言。换言之,高王之论只是刘邦言论的铺垫,对题与否就没那么多考虑了。
除了场景的不谐,刘邦所说的内容也严重不靠谱。秦末战事错综复杂,刘邦的成功也是艰苦卓绝,其得天下原因,又岂是一个三杰所限。如果深究刘邦集团的构成,即使刘邦要推重自己阵营的贡献大者,也不会首推三杰。刘邦集团除了刘邦嫡系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吕泽军事集团,虽然不能说刘吕两家完全平起平坐,但吕泽集团完全有独立的官衔体系,且战将如云,人多势众。所以吕氏集团是完全独立于刘邦集团之外的一个武装集团,并非完全意义上的刘邦下属,更像是个合伙人。无论在荥阳一线的与楚相持,还是在南阳方向上用兵,还是在齐地作战,还是斩杀龙且之役,以及最后的楚汉决战,吕泽所部对刘邦战略目标的实现都至关重要。吕泽之外的陈豨也是刘邦事业开始时的大股加入者,自汉三年起即为汉之北方屏障,亦属位高权重者。想象一下刘邦君臣这样的对话发生场景,刘邦君臣作这番讨论的时候,楚王韩信肯定不在场,倒是吕泽及其部下都在场,这样的情况下,刘邦会说这样不切实际的话吗。如此高推汉三杰,又将置吕氏于何地?刘邦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对不在场的韩信作出如此之高的评价呢。
二、汉三杰评价简析
那么,刘邦推举的三杰实际情况又是怎么样呢。三杰从顺序上以张良打头,后世将张良视之为帝王师的极致代表人物,刘邦说张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一下子就让人五体投地了,感觉简直了不得。事实并非如此。菜九在《股评家张良与操盘手刘邦》里说过,语言大师刘邦创造的运筹帷幄这个词真是有不小的魔力,好像这么干的人注定就是个大赢家,而且一赢就轰轰烈烈。其实,刘邦这些话也可以看作是为了给张良多分红而给人们下了一个套。结果呢?不仅人们上了刘邦套,刘邦自己也上了刘邦的套。好像决策都是张良的,刘邦自己倒只是个跑腿干活的。实际上,运筹帷幄只有与决胜千里联系起来,才能达到这个效果。运筹帷幄本身是个中性词,表示一个人在私下里谋划什么,没什么了不得。菜九以为,张良先生运筹帷幄的事情肯定会有,但决胜千里,就只能存疑了。菜九在《张良的地位是铁哥们刘邦捧起来的》一文中为张良先生算过账,还真没有过什么决胜于千里之外的计谋,即使想牵强附会也很难办到。因为张良的功劳在《功臣表》里记得清清楚楚:“以厩将从起下邳。以韩申徒下韩国。言上张旗志。秦王恐降。解上与项羽之郤。汉王请汉中地。常计谋平天下。侯万户。”这里的功劳也是虚实夹杂,其实者是可以指认的,而其虚者也是可以指认的,最明显的虚就是以韩申徒下韩国。但张良的世家记得清清楚楚,他与韩王成每得一城,旋即被秦军夺去。所以这个下韩国,更确切地说是战韩国。真正下韩国的是刘邦的西征军办到的。但刘邦与张良的关系好,他要把自己的功劳算给张良,谁还好意思说长道短。至于“常计谋平天下”,则可大可小,在平天下的过程中出谋划策的事是有的,谋大谋小,谋好谋歹,则可另议,但可以肯定,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计谋,否则就直接讲就是了。比如《功臣表》里面提到的“言上张旗志。秦王恐降”,就是个出谋划策的作用,就又是真假参半的事,但至少还有那么一回事。破武关后,张良设计“张旗志”,使得秦军懈怠,促成了沛公的胜利,但把“秦王恐降”也安到他头上,就明显过了头。所以,如果真有什么决胜千里的计谋,《功臣表》里应该不会不记。之所以不记,是确实没什么可记,只好空缺,留给后人无限想象,大家胡编乱道可矣。综合计算,刘邦得张良之助事应该有四起,一是下南阳,二是攻武关,三是鸿门解难,四是多要了汉中一郡。这四件功劳确实非常人所能及。但也只是出谋划策、牵线搭桥,而不及其他,与决胜千里挨不边。张良最丢份的事是对秦作战成绩一塌糊涂,连魏豹都比不了。所以秦灭之后,张良死活不肯领兵作战,这是张良的自知之明。在荥阳楚汉相持作战时,张良加上刘邦也奈何不了项羽,每每处于下风,当面也决胜不了,何谈千里。所谓的了不起的计谋,这个真没有啊。正因为如此,封功臣时,因张良未尝有战斗功,所以才需要刘邦特意加以关照,《留侯世家》专门有记曰:“运筹策帷帐中,决胜千里外,子房功也。自择齐三万户。”对张良的认识与定位还是应该以张良自己话为准,他在辞谢刘邦的三万户之封时的说辞就很中肯,他说:“始臣起下邳,与上会留,此天以臣授陛下。陛下用臣计,幸而时中。”幸而时中,可以看成为是谦词,也可以看成是事实,也就是说有的计谋对了,也有的计谋不对。出谋划策有对有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如果算无遗策,怎么解释张良自己单独干不成事。所以说,张良的这句自评,可以看作为对刘邦评价的回应。运筹帷幄云云,有对有错耳,不得据此将刘邦的成功归功于张良,尤其不能据此评价而将张良的地位无限拔高。平心而论,张良四功确实值得厚封,只是立功时间距分封时年代久远了一点,所以刘邦在分封的时候特意拔高一下也不过分,但若以此作为张良的历史定位就明显过分了。是否可以这样说,“运筹帷帐,决胜千里”这样的对张良的专门评价,刘邦可能真的说过。只是这些刘邦为让张良多受封而大力夸奖之辞,最终成为汉三杰论创作源头,所以汉三杰论以张良打头也就顺理成章了。如果三杰论及张良居三杰之首是伪造的,那么这种伪造是向着张良有利的方向发展的。但菜九要将这样的有利延伸开去,即这样对张良有利的史料,实际上是为拔高韩信服务的。
为什么美化张良最后会变成韩信受益呢?因为我们在史料中只看到张良在说韩信的好话,而韩信则没有对张良有任何赞美。以张良如此崇高地位的人为韩信加分,韩信的作用自然是大的不得了。但菜九稍加推敲就感到非常惊诧,因为张良说韩信好话的时候,他们两个可能还根本不认识。张良说韩信好话的场景发生在刘邦彭城惨败不久,韩信在那个时候似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表现,即使是传说中的韩信胜楚荥阳也没有发生。张良又凭什么这样说呢?这个牵涉到三位同功一体,放在后面论证。






 
分享到:  
TOP
头像
菜九段00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30 10: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21    精华:28   注册时间:2005-3-14    发短消息        

2楼

现有历史记忆中,天下似乎是韩信一个人打下来的,刘邦对其汉三杰的定位正与此相适应。但是实际情况远非如此。如果真的是战必胜攻必取,何不让韩信直接与项羽对阵,来个战胜攻取,一举击败项羽,则楚汉战争的过程会大大缩短。之所以没有出现韩项直接对战的情况,就表明刘邦的这个评价水分太多。菜九经不懈的考察,已经判定韩信事迹的神话色彩过重,这方面的考察菜九已有《重审韩信罪案》、《清理陈豨乱象》、《读〈傅靳蒯成列传〉》、《千古谁识拜将台/千古谁识追韩信》、《千古奇冤话魏豹》、《千古谁识汉灭赵》等独立专题,以及最终的《淮阴侯列传考察报告》,都不懈地作剥离韩信功绩的工作。综合《淮阴侯列传考察报告》取得的成果,又作了《千古谁识拜将台/千古谁识追韩信》升级版、《千古谁识李左车》、《千古谁识背水阵》、《重审韩信罪案》终极版、《千古谁识战垓下》等篇什,在彻底清算了韩信事迹的不实记载的同时,也尽最大努力对韩信的具体功绩做了大致可能的定位。除了《淮阴侯列传考察报告》之外,这些篇什均能方便搜索到。因证伪过程繁复,不能一一详述,但还是需要简单说一下韩信的经历。
韩信在项羽处不得志,便到刘邦处找机会,在与刘邦面谈之后,汉王拜为治粟都尉。经此一晤见,韩信立即从一个楚国逃兵进入汉军的高级将领序列,成为战略人才储备。治粟都尉,出任这一职务的整个历史上只有韩信一个人,这是刘邦为韩信特设的官职,是货真价实的历史唯一。注意,韩信与刘邦的首次会面不是在所谓的拜将台上,这个治粟都尉的职务是在所谓的拜将台之前的事。虽然韩信实际上没有拜大将,但治粟都尉这一因人设事的历史唯一之殊荣,又岂在拜大将之下。正因为韩信没有拜大将,在随即发生的汉定三秦及之后的东征过程中,也就看不到韩信的任何痕迹。这个时期,韩信的工作是在关内配合萧何做军需后勤工作,这与韩信的治粟都尉官衔较相适应。因此史载韩信在汉在荥阳一线击败楚军稳住阵脚立功一事,实际上不关韩信的事。韩信的领兵作战生涯始于击魏。因汉败彭城,赵对汉发动了攻击并占领汉领土。刘邦在稳定了楚汉相持线及平定了关中章邯之后,决定彻底解决赵的问题。因赵与汉在关中方向有魏悬隔,汉王以韩信为将借道魏抄赵后路,顺手对魏进行军事打击。但把魏给灭了,又不完全是韩信一个人的功劳,汉军有多路介入对魏的军事打击,陈豨定代也必须借道于魏。但所谓的魏反汉不成立,因为赵在对汉侵占的同时,已经深入侵占了魏之领土,魏豹回国更多原因是救亡图存,所以魏亡后,魏豹被汉安置在荥阳守卫的岗位,这与其他俘虏的王待遇不一样。因赵汉的主要战场在河内朝歌一带距荥阳一线不远,由刘邦主持,汉军参与者有靳歙、灌婴、刘贾、卢绾,赵之首脑人物陈馀也应该在这个方向上。所以赵的后方空虚,完成攻魏的韩信所部在襄国即今天的邢台擒获了赵王歇,完成任务,实现了战略目标,因为从魏入赵根本无需走井陉道,也没有背水战。虽然韩信的战功不如神话记录那么大,但韩信已经胜任战略性统帅一职,并有强大的训练部队能力,为刘邦的战线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兵力,估计萧何为汉王提供的大量兵员就有韩信的功劳。定代是陈豨为首、其他汉军共同作战的结果,与韩信毫无关系。陈豨完成定代后也加入了定赵,陈馀估计就是朝歌一线战败后北逃而落入陈豨一线的汉军手中。陈馀在背水一战死难的记载之外,有被张苍擒获的记录。张苍有长期代相的经历,实则是在辅佐陈豨,史称其属韩信很可能是官方为淡化抹平陈豨功劳之举,毕竟将陈馀之擒的功劳记在文官张苍名下太令人生疑了。所以定赵是汉集团南北中三线齐发的结果,有韩信的功劳,但远非他一个人所能独享。因与刘邦投缘,又表现出色,韩信深得刘邦的信任,被委以击齐重任,汉王主力曹参、灌婴均拨给韩信调遣,而且韩信集团以外,汉军也是多路并进,也有吕泽部加入,与灭赵一样,灭齐也是汉集团整体作战的结果。所以无论是木罂度军还是水淹龙且,与背水一战一样,都是人为编造的神话。《功臣表》明确把斩龙且之功系于丁复名下,且地点在彭城。丁复是吕泽的重要部将,则神乎其神的水淹战败龙且是什么性质的问题,看官应该知道个大概吧。当然,也另有史料将斩龙且之功记于曹参、灌婴名下,不过,与《功臣表》相比,宁愿更相信后者,因为那个表主要是司马迁从官方档案中直接抄录的。即使是会师对楚最后一战,也不存在韩信不赴约事件。因为楚汉最后一战不是刘邦临时性起发动的,而是经过长期布局,在汉的预设战场陈下展开的决战,韩信也没有故意拖延不参战,而是早早就赶到战场。具体考证可参见拙作《千古谁识战垓下》。这样一路数下来,神勇无比的韩信功劳就基本被剥离了,于是乎,将韩信置于至高无上地位的条件就不能成立。 虽然韩信没有人们印象中那么神奇,绝对不是军神,但也不失为是一个经营性人才,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战略性将领,只是绝对不会得到刘邦如此高的评价。得不到这样的评价,历史却留下了这样的评价,里面一定出了什么问题,菜九将这样的问题归于有人造假。是什么人造假,菜九将此人定为蒯通。为什么这样定,留在后面交待。

三杰中的张良、韩信二杰,与刘邦的关系很有点主客关系,相互之间是客客气气的尊重,只有萧何是刘邦的老关系、老班底。从可靠的历史记录上看,萧何才是刘邦最推重的人。在萧何受封一事上,刘邦也有很多实质性的动作,那些非常实在的君臣对话,把刘邦对萧何功劳之推重及非常想厚封萧何的拳拳之心勾画毕尽。而且萧何的功绩还不仅仅是刘邦的尊重推重,整个刘汉皇家都非常看重。据司马迁记录,萧何后人因犯事被剥夺爵位,但四次剥夺四次设法恢复,这是其他功臣绝对没有的隆遇。这一记录也证明萧何的贡献无与伦比。虽然史料中找不到萧何评价与三杰论同样的话,但其他史料记载到的刘邦君臣对话基本上包含了这样的内容。关于萧何的分封,历史记载颇多,其中有刘邦对萧何的中肯评价。比如刘邦的功人功狗论,比如刘邦特批萧何可以带剑入宫,比如鄂千秋以为萧何之功百倍曹参,鄂千秋还因为力挺萧何被封侯。所以依菜九的菜鸟见识,只有位列三杰第二的萧何之功倒是货真价实的,甚至于还可以再增加一些。尽管如此,但参照吕泽的存在,刘邦还是不会在这样的场合作出对萧何的高评。
但就是这个功劳及其评价都非常真实的萧何,也是大力说韩信好话的重量级人物。比如很多古人认为萧何对大汉建立的首功就是推举了韩信,这显然是三杰论的效应。例如清人金维世《垂世芳型》卷之三称:“汉高祖定天下以萧何功为第一,鄂千秋亦以万世之功许之。谓其转漕给食,保全关中,高祖亦尝言,镇国家抚百姓餽饷不绝,吾不如萧何。此就何论何也。吾以为,开国之功,何为第一,而何之功,又以荐韩信为第一。信所谓国士无双者也。高祖不之奇而何独奇之,荐为大将。当时楚汉争雄,智勇俱困,天下之势,未有所属。大将之责定于信,而天下之势亦定于汉矣。是信尺寸之功,皆何荐信之功,而何之功,信不能有,信之功,何实可以兼之。功臣无出信右,信又不能出何右,况下焉者敢与之比肩而等量哉。则就何论何,不若合信以论何,而何之功第一无疑矣。”虽然这只是金氏的一家之言,但有较大的普遍认同——在夸奖萧何的同时,不忘记夸奖韩信。
再细想一下,三杰从顺序上打头的张良、居次的萧何都说过韩信好话,而韩信则没有说过这二位的任何好话,难道不是怪事一桩。张良、萧何都是见识不凡者,韩信能与二人并列,也应该见识超群,怎么对二人一句好话也没呢。太不合理啊。这样的直接结果就是,韩信明显高出二人之上。所以三杰并列的结果是韩信更加突出了,韩信在三杰中的突出地位也深入人心。菜九在《千古谁识拜将台/千古谁识追韩信》中分析过萧何举荐韩信的问题,结论是韩信自己找刘邦面谈而受到赏识,成为战略性人才储备,无需萧何推荐,更没有萧何月下追韩信。

至于说项羽有一范增不用而落败,那真是太抬举范增了。范增七十多岁,号称很懂权谋,实则不甚精通,且一点不识大体大局,只知以杀为务,又有何高明可言。考量范增史实,一莽老汉而已,鸿门宴时力主杀沛公,即使霸王不同意,也一意孤行让项庄来干;日后楚汉相持,汉因不敌而求和,项王拟允,范增坚决不同意,于是既未能置汉王于死地,也未达成议和。如果议和成,汉再毁约,则曲在汉而直在楚。范计虑不及此,只知道打打杀杀,与用计何干?史载刘邦的两次惨败逃跑,都是在范增离开后发生的。这摆明了没有范增的楚军战争效率更高,以此为考量,范增的重要性不过尔尔啊。所以,以范增的实际作用为对照,三杰论及拔高三杰对楚汉胜负的作用也是不妥当的。既然如此不妥,刘邦会这样说吗?


[ 本帖最后由 菜九段001 于 2016-12-30 11:03 编辑 ]
  TOP
头像
菜九段00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30 11: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21    精华:28   注册时间:2005-3-14    发短消息        

3楼

三、三位一体说的发端之荒谬
三位一体说与三杰论一样,也是个盘根错节相当扎实的史料。想撼动它还相当不易。但且慢,此论的发源就是个相当可疑而难以接受的场景。
三位同功一体化裁于张耳、陈馀故事,《张耳陈馀列传》载:陈馀客多说项羽曰:“陈馀、张耳一体有功于赵。” 张耳、陈馀的同功一体,是因为二人在反秦之初一直辅佐赵王武臣与赵王歇,功劳相关亦相等,所以用同功一体还算得体。而韩彭黥三人从来没有共事,战争年代相互都不认识,加入汉阵营的方式各不相同,加入时的状态及后期发挥的作用也相差甚大,又如何能同功一体起来。 三位同功一体者,韩信与黥、彭的情况还是有很大不同的。黥、彭在加入汉阵营之时,本身就有一定的实力,更多的是合伙入股,韩信则完全属于聘用,其所有的资本都是汉王提供的。何况三位一体之中,彭、黥功劳虚化,韩信功劳又超满,一个人超过另外两个的总和还有余。这种明显不对称的三位一体,让人看着别扭啊。所以这个三位一体是值得深究的。
三位同功一体者,相互之间没有任何交集。三杰之中,韩信有萧何推介、又有被萧何设计杀害的记录,但韩信、萧何与张良没有任何交集的记录。
菜九在考察张良举荐韩信的真实性中提到过,张良说韩信的好话,大概是三位一体的发端。而三位一体说的首次明确出笼,则在黥布反叛时。黥布反叛,刘邦不解:待他不薄啊,怎么回事。臣下说了,韩彭黥三位一体什么的,岂有不反之理。这大概是恰好与前面张良所说相呼应。黥布反时声称,韩、彭都不在了,刘邦年纪大了,谁也不在话下了。这既是三位一体明确存在的佐证,也是黥布力挺韩信的佐证。黥布与韩信、彭越没有交集,没有领教过韩信、彭越的高明,他会发出这种感言吗。一直以来,彭越就是个游击专家,黥布可是刘项之前首胜秦正规军的猛将,以黥布之凶悍,兼之韩、彭二人在反秦时期没有表现,黥布早先可能听都没有听说过二位,他会怕韩信、彭越?像是笑话嘛。如果黥布真要盘点刘邦阵营能让他有所忌惮的重量级人物,则与黥布同时代的陈豨、吕泽,或者能入其法眼。毕竟陈、吕二人在反秦期间有上佳表现,黥布见识过他们的水平能力,之后二人也一直是风云人物。不过到了黥布反时,吕泽已不在人世,陈豨因反叛正在被剿灭过程中。不管怎么看,黥布提到对韩、彭有所顾忌的这个记录是非常可疑的,所以将黥布的这番话定性他人编造,或者不算离谱。
菜九在《重审韩信罪案》的“韩信的历史评估何以虚高”一节中重点分析了张良举荐韩信之事。以为,在韩信功劳的确定上司马迁受到了某种误导,这种误导左右了太史公的评判。这种误导有两个来源,一个是蒯通之言,一个是张良的传说,经考察两者可能出自一个源头。关于前一个来源,本文会在后面集中考察,现在重点说张良的传说。这又是一个流传甚广的口述历史,正好与蒯通之论相辅相成,颇为配套;两者同时流传,自然加大了其内容的可信性。但无论其如何深入人心,都不因为其互为依托而形成了一定的可信性,就能成为史实。因为实际发生的历史,恰好不甚支持这两个来源。现在就来解剖一下张良的传说。
  《留侯世家》:至彭城,汉败而还。至下邑,汉王下马踞鞍而问曰:“吾欲捐关以东等弃之,谁可与共功者?”良进曰:“九江王黥布,楚枭将,与项王有郄;彭越与齐王田荣反梁地:此两人可急使。而汉王之将独韩信可属大事,当一面。即欲捐之,捐之此三人,则楚可破也。”汉王乃遣随何说九江王布,而使人连彭越。及魏王豹反,使韩信将兵击之,因举燕、代、齐、赵。然卒破楚者,此三人力也。
  这段话的核心落在最后二句,即汉之天下是此三人打下来的,且以韩信为最。但这个记载是有问题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是一个事后诸葛亮的说法。据史料,张良说这种话的时间是汉二年汉败彭城之后不久,当其时,话中所说的三个人除了韩信之外,其余二人还都不是汉阵营中人:彭越是个单干户,汉对彭越并没有指挥权;黥布是项羽的最重要盟友,其是否会叛楚归汉也是未知数。彭、黥二人作为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是可以考虑争取的,如果在争取到己方之前,就作为依靠力量而纳入作战规划,并以此为据制定战略,显然不那么可靠。除开彭、黥二人,就是刘邦阵营的韩信,在当时也没有机会充分展示才能,是否能真的成为依靠,还有待时间与战功的检验。当时刘邦部下能战者甚众,曹参、周勃、靳歙、灌婴皆是,如果再考虑事迹肯定被屏蔽删节的吕泽部、陈豨部,刘邦的阵营并不缺人。张良偏偏举荐了自己不熟悉、刘邦也不那么熟悉、能力如何还是个未知数的韩信,好像不合情理嘛。在史料记载的这个当时,这三个人还都处于没有把握的姿态,根本不可能进入汉集团权衡轻重的考量。帝王之师张良难道会在那个时间里给刘邦出这么一个不靠谱的计策吗?让我们将这一段话放到真实的历史中验证一番,看看其可信性如何。
首先,且不说汉王当时未必会有此一问,至少这种问话的内容,与刘邦日后的行事轨迹不合。捐关以东等弃之,所谓关以东,即整个函谷关以东,难道刘邦想退守关内,坐享其成?史料明载,除了灭章邯及斩杀司马欣两度回到关中,刘邦一直坚守在荥阳、广武一线,与项羽相持(实际上,刘邦回到关中的次数要远多于明确记载,且每次回到关中,旋即又赶赴前线)。而与项羽的正面作战,是整个楚汉战争的主战场与主旋律,刘邦屡战屡败,迭仆迭起,所以日后称帝之前,诸侯劝进时言其功最高,并不是一句客套话,而是实情。与此为考量,《留侯世家》这一记录的最后一句“然卒破楚者,此三人力也”,就不那么站得住脚。
“九江王黥布,楚枭将,与项王有郄”,当时项羽发兵击齐,要黥布助战,黥布没有亲自出马,而是派兵数千,惹得项羽不开心,但这只是事后才能知道的事情,在当时的资讯条件下,汉方未必能知道得如此清楚。而且,以黥布与项羽的交情,这种事情还不至于造成两者的分裂。纵使黥布与项羽决裂,是否就能成为汉之盟友,甚至于加入到汉阵营,刘邦是否差遣得动他,皆是没有把握的事。事后来看,黥布之与项羽决裂也是因为突发事件(随何杀项羽使者),另据《黥布列传》,策反黥布之议出自刘邦,由随何执行,似与张良关系不大。《黥布列传》记汉王曰:“孰能为我使淮南,令之发兵倍楚,留项王于齐数月,我之取天下可以百全。”其时间记为汉三年,但因这一段记载比较混乱,很可能与史料所称的张良献策是同一时间。司马迁之所以要在《留侯世家》提到刘邦依张良之计派遣随何使九江,可能就是注意到两个史料有冲突,故曲为弥合,以便与张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历史评价相配套。但依黥布真正与项羽决裂时间来看,汉派遣随何出使九江,当以汉三年似更合理。
至于彭越,他本来就是一股独立势力,虽然汉王封他为梁相国,大约为汉阵营在魏地的利益代表,但这种虚衔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他仍然根据自己的需要或生存状况,时而叛汉时而叛楚。像彭越在战争主要阶段所表现出来的行为特性,又岂能如张良所言可以委以重任?彭越主要是依汉击楚,与楚联合的事迹没有被记载下来,但彭越肯定有自己的小算盘,就是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并扩充实力。而彭越扩张的范围,就在项羽的势力范围之中,换言之,彭越侵蚀的就是项羽的利益,所以彭越与楚的矛盾较为突出,刘邦也正是时时利用这种矛盾来削弱项羽。像刘邦数度派兵帮彭越帮黥布,目的都在削弱项羽的势力,而没有刘邦的襄助,彭、黥二人所取得的战果就会小得多。
据此可以肯定,刘邦从来没有像《留侯世家》说所说的那样“捐关以东等弃之”,而是不断地给予各路人马强有力的支持,最终做到了利益最大化,完全可以说,三个人的军功章里也有刘邦的一半。分析至此可以肯定,张良这段传说的用意是突出韩彭黥三个人的战争贡献,同时也增加了张良的举荐之功。但因为这段史料与当时的情景及事后的历史走向不符,所以不得以其为信史,而只能定其为传说。
  更可奇者,传说中的张良在说这种话的时候,甚至于可能还根本不认识韩信。可能人们会以为菜九此说太过匪夷所思了。先不要急于下结论,容菜九将张韩二人的历史交合点梳理一下。据《淮阴侯列传》,“汉王之入蜀,信亡楚归汉,未得知名,为连敖”。这个时候张良在什么地方呢?曰:已随项羽及韩王成出关到彭城。可以肯定,在这个时候,张良离开刘邦,韩信投靠刘邦,张良岂止是不认识韩信,张良甚至都不知道世上还有韩信其人。张良离开刘邦以后,韩信才渐渐融入汉阵营,但仍没有独当一面,应该也没有显示出奇特的才能。
张良识得韩信,最早也要到他从项羽处回到刘邦身边,当时刘邦东征,军容浩荡,韩信是否在其左右没有明证,所以张良即使有机会在这个时间段结识韩信,他所结识的韩信,也还是一个没有机会展示才能的韩信。彭城失败之前,韩信的军事天才还没有机会展示。故不妨认定韩信的作用是在彭城失败后才得以显现的。菜九曾经以为,“刘邦攻占彭城,为了防止项羽会从齐地回师,汉肯定要在彭城以北布防,而布防的指挥人选,很可能就是韩信。只是项羽绕开了汉军的防线,从汉军不设防的后方直接闪击彭城,造成刘邦的大败。韩信虽然没有实际拦截项羽,但也因此保留了完整的部队,所以才有可能在彭城失败后,取得对楚作战的大胜。”后来菜九自己否定了这样的判断,因为全是臆测,韩信在没有证明自己能力之前,刘邦或者说汉阵营绝对不会把如此性命交关的事交付于彼。史料称发问的地点在下邑,而刘邦只有在到荥阳后才得以从容部署击退楚军的攻势,并取得大胜。而这个大胜的时间,按史料提供的内容,应该是在刘邦问张良事件发生之后。即使韩信真的受到重用并展示才能,也非得到了那个时候才行。只是这种受重用及才能展示,并非张良举荐的结果,而是根据韩信的实际表现。而如果根本不存在韩信在荥阳破楚受到重用并展示才能的实际场景,则张良之说更是无稽之谈。而菜九最近的考察发现,破楚荥阳东不关韩信的事,所以韩信极可能根本没有出关。如果韩信出关参加了东征之役,遇到彭城大败,一代兵仙军神,夹杂在败兵阵中仓皇逃窜,对韩信的形象绝对是不利的。所以不出关反而是对韩信有利的。这样一来,张良连认识韩信的机会也没有,又怎么会说那样的话呢。
只是这种传说的东西特别提到韩信的事迹,因此其作用主要在于夸大了韩信对战争胜利的贡献,这不仅影响了后世人们对历史的评判,也影响了人们对韩信的历史评判。如明代学者茅坤曰:“予览观古兵家流,当以韩信为最,破魏以木罂,破赵以立汉赤帜,破齐以囊沙,彼皆从天而下,而未尝与敌人血战者。予故曰:古今来,太史公,文仙也;李白,诗仙也;屈原,辞赋仙也;刘阮,酒仙也;而韩信,兵仙也,然哉!”(《史记钞》)韩信的历史地位形成,是否与张良的这种不甚可信的传说有关,读者诸君可以自行评判。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不怎么认识韩信的张良,在兵荒马乱落荒而逃的时候,居然能强力推荐尚未有出色表现的韩信,啧啧啧,天下怪事莫过于此啊,太没有根据了嘛。所以嘛,菜九一定要将这种时间地点都与实际不符的记载定位为传说,记住,是传说啊,以后千万要慎重使用。


  TOP
头像
菜九段00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30 11: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21    精华:28   注册时间:2005-3-14    发短消息        

4楼

四、黥布之反的史料之荒谬
《黥布列传》在黥布反后刘邦召集群臣探讨究竟时,夏侯婴与楚令尹的对话是三位同功一体的原始出处,而这个记载明显有假。其曰:
汝阴侯滕公召故楚令尹问之。令尹曰:“是故当反。”滕公曰:“上裂地而王之,疏爵而贵之,南面而立万乘之主,其反何也?”令尹曰:“往年杀彭越,前年杀韩信,此三人者,同功一体之人也。自疑祸及身,故反耳。”
就这样的短短文字的粗疏就非常明显。
夏侯婴此时为汝阴侯,滕公是反秦时的封号。是汝阴侯,就不能是滕公。
故楚令尹不称名,令尹为楚之高官,考之于史,这一时期的楚令尹有楚左令尹项伯,入汉封射阳侯;吕臣之父吕青,入汉封新阳侯;荆令尹灵常,入汉封阳义侯;这几个人都不会沦为夏侯婴门客。这个楚令伊是否真实存在过,就只有存疑了。奇怪的是,这个当时人故楚令尹居然把韩信、彭越的死亡时间说错。韩信彭越都死于黥布叛乱同一年,到他的话里变成三年间的事——前年、往年(去年)、本年。真是奇哉怪也。
再来看看故楚令尹薛公为刘邦分析的黥布反叛可采用的上中下三计,又是何等的不靠谱。
“使布出于上计,山东非汉之有也;出于中计,胜败之数未可知也;出于下计,陛下安枕而卧矣。”上曰:“何谓上计?”令尹对曰:“东取吴,西取楚,并齐取鲁,传檄燕、赵,固守其所,山东非汉之有也。”“何谓中计?”“东取吴,西取楚,并韩取魏,据敖庾之粟,塞成皋之口,胜败之数未可知也。”“何谓下计?”“东取吴,西取下蔡,归重于越,身归长沙,陛下安枕而卧,汉无事矣。”上曰:“是计将安出?”令尹对曰:“出下计。”上曰:“何谓废上中计而出下计?”令尹曰:“布故丽山之徒也,自致万乘之主,此皆为身,不顾后为百姓万世虑者也,故曰出下计。”上曰:“善。”
上中下三计看似面面俱到,东南西北天花乱坠,实则经不起推敲。即以其所谓的“东取吴,西取楚”,便不值一哂,因为无论吴还是楚,都在黥布封国淮南的东面。而且这个吴,在黥布反时为荆,即刘贾所王之国,刘贾战死后封刘濞为吴王。所以说辞不应该用日后的地名称谓当时之地。至于“并齐取鲁”,黥布或者还能办到,但要说“并韩取魏,据敖庾之粟,塞成皋之口”,这样的汉之腹地要地,估计黥布也没有这样的胆量与实力。在说客的嘴里,好像这几条黥布都能办到,但他的秉性决定了他只会选择下策,这就是无稽之谈了。因为这个下策好像是照着黥布最后失败的轨迹写的,而且还说了个不沾边的下蔡。黥布东征,就没有办法取下蔡,而且下蔡与淮南相距颇远。至于“身归长沙”,是因为战败,黥布想逃至其姻亲处避难,根本不能算是战略考量。东南西北说一通炫人耳目,加上“据敖庾之粟,塞成皋之口”,像极了辩士口吻,当不得真。所以将这样的文字划归为战国策士类文章应该较为贴近。而蒯通其人又是《战国策》的主要创作者,将这样的文字定义为蒯通的创作比较合适。

五、是谁炮制了三杰论与三位一体
综上分析,三杰论与三位一体应该是同一来源。既然二者是如此不靠谱,其为人造假当无可怀疑。那么,是谁这么无聊,子虚乌有又处心积虑地编造了这样一整套的故事呢?肯定不会有人主动站出来认领这种罪名,那么将其揪出来示众,菜九责无旁贷。因为这样的编造谎言是向对韩信有利的方向进行的,所以将其定义为神话韩信的系统工程是说得通的。到底是什么人要在韩信史实上造假,而且是一个劲地拔高式造假,这样的造假对造假者又有什么好处?这些问题正是破解三杰论等韩信假史时需要一个一个面对的。关于这些问题。菜九在《千古谁识拜将台》的升级版里基本上都涉及了。现将这些内容稍事整理看看能不能回答三杰论与三位一体造成的困扰。
让我们来看看这样的造假对谁有利?韩信显然是这种假史的最大受益者,无论张良、萧何,还是彭越、黥布,都是作为韩信的陪衬而存在。但韩信本人有战功,且没有造假的机会,似乎可以排除。这个假史突出的就是韩信,韩信又不是造假者,还能有其他人吗?在菜九以往的拙劣研究中,将韩信假史的编造者锁定为蒯通,以为从受益的角度来看,韩信以外的受益者非蒯通莫属。三杰论及三位一体史料突出的是韩信,韩信是这一假史中的最大受益者,与蒯通何干,难道蒯通能从中受益?答案是肯定的。这是因为蒯通的历史不能单独成立,必须依附于一个重要人物才可以流传,而这个人物就是韩信。三杰论与三位一体应该也是为韩信假史服务的重要组成。为什么会将编造者的目标锁定为蒯通,因为蒯韩打过交道是可以确定的,历史记录下来的韩信功劳又基本上包括在所谓的蒯通与韩信的对话中,而这种对话内容与韩信的真实功绩又有不小的事实出入。
蒯通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在韩信史实上造假,而且是一个劲地拔高式造假,难道蒯通对韩信特别好?在韩信处死后,蒯通的身份由刘邦定性曰:“是齐辩士也。”这是对蒯通身份的权威定性,表明蒯通的身份不是韩信的谋士,只是一个与韩信没有瓜葛的献策者。持这种身份者,其所作所为,当时的称呼为以策干进,其作为无非是以谋求荣华富贵。但蒯通在《史记》中的任何一次出场(辩士、相人、犯人),都表明其谋求荣华富贵的目的没有达到。蒯通说韩信打着为民请命的旗号,提出天下鼎足而三的局面。当时的天下两分都打得不可开交,鼎足而三更是永无宁日。所以蒯通言论无论包装了多漂亮的外衣,最终目的还是为了自己捞取功名之私利。由此联想到还有一则蒯通与齐人安期生拒受项羽请其作官的历史记载,估计也是蒯通编造的。此事记在《史记•田儋列传赞》中:“甚矣蒯通之谋,乱齐骄淮阴,其卒亡此两人。蒯通者,善为长短说,论战国之权变,为八十一首。通善齐人安期生,安期生尝干项羽,项羽不能用其筴。已而项羽欲封此两人,两人终不肯受,亡去。”之所以将相当于小传的对蒯通介绍文字附于《田儋列传》,司马迁的着眼点是嘉奖其与安期生一起不受项羽封官的气节,正好与田横不受汉招安相衔接。这显然是司马迁被蒯通自导自演的故事忽悠了。蒯通在史料中上窜下跳,忙得不亦乐乎,所求为何,功名利禄而已。怎么到了项羽真的把一桩功名给他时候,还会逃避不受,非常可疑啊。以其掺和韩信反叛刘邦的劲头,蒯通拒绝项羽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试想,蒯通作为一个特别想作官的人,如果项羽真的来请,焉有不去之理?君不见,蒯通跟韩信也不熟悉,还要硬贴上去,反复鼓动韩信叛汉,其目的不就是为了个官字嘛。否则,蒯通与韩信何亲,在韩信已明确拒绝的情况下,还是不依不饶进言。所以其拒绝项羽聘请一事,实在令人难以接受。与蒯通有涉的几则传闻都有为民请命的成分,但与事实出入甚大,编造痕迹明显,稍一推敲既可定其为伪。蒯通小传提到的“善为长短说,论战国之权变,为八十一首”,就是《战国策》。班固又强化了这个观点,称“通论战国时说士权变,亦自序其说,凡八十一首,号曰《隽永》”。一直以来,菜九对《战国策》的所有内容基本持怀疑态度,而蒯通有《战国策》的主要作者的身份,那么,凡是出自蒯通或与之有关的历史记载当予以深究。蒯通其人实战国辩士之流,善作危言耸听、大言欺世,其所述历史多半靠不住,与他们相涉的史料多水分也是毋庸置疑的。后人苏轼有诗《安期生并引》,其故事来源就是司马迁作的蒯通小传。世知其为仙者的安期生不受项羽聘用的事,后人又是怎么知道的呢?还不是蒯通自己说的?这样一来,司马迁作蒯通小传的资料来源又是蒯通本人,又何疑焉。仙人安期生在秦楚之际的活动,仅见于蒯通。这则故事是用于提升蒯通人品的。估计编造这种故事的目的,旨在通过广为人知的安期生,强化他所传故事的可信性。这样的独立来源,本身就需要强烈怀疑,何况与蒯通有关。蒯通对历史的造假还不仅仅局限于对韩信事迹之造假,其他的假也为数不少。所以凡是与蒯通有关的史料都应该彻查,而一经核实,多半是假史。
将蒯通鼓动韩信叛汉的进言作一推敲就不难看出,蒯通描绘的根本不是个天下鼎足而三的局面,而是个刘项两家仰齐之鼻息而存在的状况。这就是蒯氏的异想天开了,事实上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局面。且不说韩信因对刘邦的忠心及与刘邦私交很好,不会叛汉,即使有心叛汉,也会拒绝蒯通的背汉进言。因为一是蒯通的进言太不靠谱,二是韩信也没有背叛刘邦的本钱。菜九考察发现,韩信从来就没有掌握一支基本队伍,并且没有培养出一个高级军官。这是韩信忠于汉,并且不得不忠的原因所在。何况汉军在齐的军队远不止韩信一支,其余军队的人数应该不会少于韩信所部。韩信身边刘邦的亲信并不止限于曹参、灌婴,就是最终楚汉决战时的左膀右臂的费将军、孔将军亦是刘邦在芒砀山的老弟兄,其余不具名的刘邦亲信还不知有多少,韩信要反的话,真是门也没有。具体分析详见《重审韩信罪案》。


《史记•乐毅列传赞》又提到蒯通。太史公曰:“始齐之蒯通及主父偃读乐毅之报燕王书,未尝不废书而泣也。乐臣公学黄帝、老子,其本师号曰河上丈人,不知其所出。河上丈人教安期生,安期生教毛翕公,毛翕公教乐瑕公,乐瑕公教乐臣公,乐臣公教盖公。盖公教於齐高密、胶西,为曹相国师。”据此,盖公与蒯通为同时代人,距安期生四代,安期生的活动时间当在战国时期,到不了秦楚之际。当然,蒯通也是从战国时期入秦汉的,认识安期生不奇怪,估计应该是忘年交了。论年纪,蒯通至多跟乐臣公同辈。安期生要高出好几辈,至蒯通时应该成为传说中的人物了。秦始皇东巡时曾在蓬莱岛与他相遇的说法,也是传说之一种,当不得真。但要说项羽有请,则过矣。

有蒯通介入的历史,尽管多为假史,但因其活灵活现,人物形象丰满,所以易于流传,而且一旦流传开来,又会使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尧舜禹汤又有多少事让后人传颂?比起韩信来差得太远了。这大概是蒯通对韩信历史地位的贡献。有句古话:言之不文,其行也不远。说的是平淡寡味的记载很难流传下去。反过来的问题是,言之有文的传言,固然行之也远,但极有可能将虚假的文学虚构,深入人心,搅乱了真实的历史。蒯通及韩信的故事或者就是这种。因为剥去了蒯通为民请命的假面具,即可将其还原为以策干进的辨士者流,最终揭露其为韩信假史的作弊者。这样的认识并非菜九独创,清人管同有《蒯通论》一文,对蒯通也持相同的批判视角,虽然所据史实未加考实,但表明蒯通所为的逐利用心瞒不过天下明眼人。《蒯通论》借君子之言曰:“蒯生岂爱信?吾观其意,大抵自为焉已耳。何以言之?当郦生伏轼说齐,掉三寸舌,遂下七十余城,而通复说信以击之。破已服之国,不可谓仁;夺已成之功,不可谓智。内以丧其谋臣,外以劳其军旅,汉之疑信,自是始矣。使通诚爱信,不宜出此。盖自战国秦项以来,纵横捭阖之徒,无恒产而无恒心。乘天下之有事,说人主出金玉锦绣,以取卿相之尊。彼其人皆利天下之危,而不利天下之安;利天下之分,而不利其合也。蒯生承战国之风,见天下之将一,自度委质事汉,不过与陆贾、随何、郦生、平原君等,故乐天下之瓜分,已得籍以为资,而坐收其利。其始说信以击齐,是将败之于汉也,既而不成,则遂危言栗辞以触动之,必使其反而后已。其阴险叵测,盖虽高帝为其所欺,而况其下焉者与?  嗟乎!世所贵乎谋士者,为其能以排人之难也。高帝虽雄心猜忌,萧相国用召平、鲍生之计,卒免其疑而脱于祸,使通诚爱信,则必思所以终全之矣。说之以三分,不听而遂无复计,是使世之为人谋者,必使臣子叛其君父,而非是则无以自全也。彼蒯生者,抑何其不义也。”


  TOP
头像
菜九段00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30 11: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21    精华:28   注册时间:2005-3-14    发短消息        

5楼

六. 为什么说是蒯通在编造韩信假史呢
菜九在无数地方咬定蒯通是韩信假史的责任人,也一直有点忐忑,总在担心这样的做法是不是有失公允。所幸关于蒯通是韩信伪史的造假者一说,绝非菜九一个人的妄语,网络查找又找到旁证。如《战国策》是谁写的_百度作业帮http://www.zybang.com/question/102267547989ff2a6f41a99e7bdc41ad.html提出了蒯通可能就是《战国策》一书的作者之一,且古本《战国策》有《蒯通说韩信自立》一篇。这就基本坐实了蒯通与韩信假史的关系了。所以,菜九咬定蒯通是涉韩信假史的作者并非无据。

应该说,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就将包括三杰论与三位一体在内的所有韩信假史的编造者定义为蒯通,对蒯通也不算公平。但这是无解的情况下勉强可以拿得出手的解决之道,毕竟蒯通在韩信事迹上有作案迹象,姑且让蒯通委屈一下吧。

为什么将韩信假史呢的编造者定义为蒯通而不是其他人呢,还是用蒯通自己的历史来验证。
就《史记》来看,蒯通出场四次:秦楚之际,出场三次;汉定天下后,在处死韩信后,蒯通又出场一次。因蒯通而产生的假史应该与前三次出场相关,前三次中的后两次均为说韩信。蒯通第一次出场,即说范阳令之事。在武臣为陈胜将略赵燕的战事中,有范阳人蒯通说范阳令的记载,据载,因蒯通之说,范阳令降下武臣,随后“赵地闻之,不战以城下者三十馀城”。事见《张耳陈馀列传》。以菜九之见,蒯通说范阳令事,生动固然生动,但要取信于人则不能。按当时情形,如果真是以口舌之利为对立一方得到便利者,一般都要予以封赏。如陈恢说南阳守降沛公,侯公为汉说楚请太公,郦生说陈留令等等,其最终都有封侯之赏。当然这几则有封赏的记录之真实性仍有问题,但有功得赏是符合情理的。而蒯通则不然,直至其说韩信时,仍称其为齐人蒯通,这表明此前其未有名爵。以当时的策士行为,其目的多半是为了取得个人的功名利禄,至于天下大势,民众疾苦等等,并不在他们的考虑之内。以此考量,蒯通在为向范阳进攻的武臣军做了如此重大的贡献后,其未得寸功之现象实不可解。这样的情况表明什么?只能说表明蒯通的第一次亮相的真实性大有问题。
蒯通的第二次出场即说韩信偷袭齐国,第三次出场为说韩信叛汉自立。根据其说韩信的两次不同身份:一以范阳辩士,一以相人,提示说韩信击齐可能根本没有发生。菜九在《古史杂识之汉灭齐战役考释》(_历史吧_百度贴吧http://tieba.baidu.com/p/1994296232)中判定,灭齐是汉集团深谋远虑的结果,绝不会因郦生的说降(实则是说和),而放弃军事攻占,而且攻打齐国的不止韩信一支部队,齐是在汉军以会战的形式下陷落的。郦生是作为弃子被汉牺牲掉的,不关韩信的事。最近,菜九对郦生殉齐一事有了新的考虑,即郦生使齐未必是以劝降为使命的,而只是正常的国际交往。或者郦生可能超额完成使命,意外达成了说和的成果;或者郦生使齐期间,汉发动了对齐的攻势;而齐逼郦生退汉兵,这又非郦生力所能及者,所以郦生说了几句大话,从容就义。无论如何,韩信的对齐胜利,并非采用蒯通建议偷袭成功,否则一定会给予建言者相应的嘉奖,蒯通也就不可能以相人的身份进行第二次游说。所以将蒯通说韩信击齐定为编造的谎言,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如果说涉蒯的几则游说都有编造的成分,至少蒯通不方便给自己安上没有得到封赏的名目。

实际上即使可以确定确实发生过的第三次出场,即蒯通策动韩信叛汉一事,其记录也不是真实的场景,而是事后补齐的。何以见得?首先,在时间上,这个事情发生在韩信已被汉册封为齐王、且拒绝了项羽使者的劝和,而蒯通的说辞中对韩信的称谓是君、足下,这不合规矩。其次,蒯通的游说是以相士的面貌出现,提示此前的所谓鼓动韩信无视郦生之约击齐为无稽之谈。其三,也是最为重要的,即蒯通言辞中的韩信功劳及韩信当时所处的地位与事实不符。韩信所率汉军,为整个汉阵营之一部,远非全部,还有数支与韩信无隶属关系的汉军在灭齐过程中建功立业。由于韩信既不是定齐功劳的完全拥有者,也不是汉集团在齐地的最高统帅,韩信所部也不是一支超越刘项的武装集团,所以韩信不可能具备让楚汉两边仰其鼻息的实力。
在历史的记忆中,认为汉之天下基本上是韩信打下来的,其实这正是蒯通鼓动韩信叛汉言辞的核心精神,蒯通说韩信不靠谱的内容有二,一是夸大韩信的地位,二是夸大韩信的战功,两者又是相辅相成密不可分。这些不靠谱的话是下面这些:“当今两主之命,县于足下。足下为汉则汉胜,与楚则楚胜。臣愿披腹心,输肝胆,效愚计。恐足下不能用也。诚能听臣之计,莫若两利而俱存之,参分天下,鼎足而居。其势莫敢先动。夫以足下之贤圣,有甲兵之众,据彊齐从燕、赵,出空虚之地,而制其后,因民之欲西乡,为百姓请命,则天下风走而响应矣。孰敢不听?割大弱彊,以立诸侯。诸侯已立,天下服听而归德于齐。案齐之故,有胶、泗之地,怀诸侯之德,深拱揖让,则天下之君王,相率而朝于齐矣。***********臣请言大王功略:足下涉西河,虏魏王,禽夏说,引兵下井陉,诛成安君,徇赵,胁燕,定齐,南摧楚人之兵二十万,东杀龙且,西乡以报。此所谓功无二于天下,而略不世出者也。”在蒯通嘴里,韩信的地位岂止是鼎足三分之一足,简直是可以操弄刘项于股掌之上,此岂是实情哉。蒯通说辞中描述韩信一路灭了魏代赵齐,又招降了燕,但韩信的实际功劳肯定不是这样的。因为无论是定魏代赵齐,功劳都不能完全划归韩信,韩信至多只是个重要参与者,并没有下井陉诛陈馀。这些过程的辨析理由,已经在前面说过了,可以参见本文第二部分。尤其是灭齐一役应该是蒯通所知甚详的战争,汉在齐的武装力量也有好几支,包括吕泽的武装甚至吕泽本人。韩信被立为齐王后,齐地其实并没有平定,直到韩信奔赴楚汉最后决战,齐地仍然由曹参继续平定。龙且是否为韩信所败,还是有疑问的。《功臣表》记杀龙且另有他人(阳都侯丁复属悼武王杀龙且彭城。肥如侯蔡寅以魏太仆三年初从。以车骑都尉破龙且及彭城。乐成侯丁礼以都尉击项籍,属灌婴,杀龙且。高陵侯王周以都尉破田横、龙且。中水侯吕马童以司马击龙且),并且地点也不在齐国。其中丁礼与吕马童是灌婴部下,灌婴当时受韩信节制,而另外的丁复、蔡寅二人与韩信没有任何关系,其立功地点不在齐,而在彭城。两千年后的曾国藩也不认可韩信破龙且之战,以为根本没有这样的技术手段完成截水放水这样的工程。至于燕成为汉之盟友的过程,究竟详情如何,今天我们一无所知,但至少不能归功于韩信。因为韩信在赵地既非汉军主将,也不是汉在赵的唯一代表,汉军在赵的武装力量有好几支,包括刘邦也不时在赵,所以将与燕结盟一事归功于韩信的提法,当慎重考虑。蒯通人在齐国,应该知道这样的情况。可以肯定,蒯通在游说的时候,绝对不会说这种与事实出入太大的话。所以即使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实记载,也是经他日后加工过的。
简单推敲一下这种游说的真假部分。游说的发生是真,韩信的拒绝也是真,韩信拒绝的借口估计也是真的,只有游说的内容不真,理由详上。如果以这种与实际情况偏差过大的内容游说韩信,肯定不会被接受。即使以当时的实际情况来诱惑韩信,估计韩信在没有意愿也没有实力叛汉的条件下当然不会为之所动。所以韩信的推托更像是搪塞,他用不着跟蒯通这种自说自话一心钻营的人说那么详细。但蒯通记住了韩信推托的理由,以此为据,蒯通判断韩信的人品高洁,可加诸国士称号,由此冠之以国士头衔,所以在韩信拜大将故事中萧何给韩信定义的国士无双,极有可能是出典于此。试想,韩信方入汉,甚至还没有真正融入汉军体系中,又有什么事情可以表现出国士的品格呢。所以国士一说实为倒溯式的加封。另外,萧何是文官,韩信与萧何谈战略,萧何未必能懂,所以萧何推荐韩信一事,是不合情理的。
顺便说一下,各记载反复提及的郦生因韩信而死的情况,与蒯通创作的关系也需要推敲一下。即这个说法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蒯通还是官方。虽然历史记忆的根据是蒯通的文字,但也可能是汉朝廷处死韩信后,因拿不出过硬的罪证,就将郦生之死的责任推到韩信身上,而蒯通就顺着官方的定罪敷演出一套说辞,将此事与自己挂钩。这个猜测当否,亦请方家断之。
  TOP
头像
菜九段00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30 11: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21    精华:28   注册时间:2005-3-14    发短消息        

6楼

七.蒯通编造韩信假史的动机何在

前面已论证了是蒯通而不是其他人编造了韩信假史,那么,蒯通为什么要编造韩信假史呢?依菜九的菜鸟见识,以为蒯通这样的做法可以提高其历史地位。他的全部资本就是与韩信见过一次面并鼓动造反未遂(其余的游说均子虚乌有),他以与韩信有交结为其最大资本,他就利用这种历史亲历者的身份,将其“见证到的历史”散布出去,流传下去。在步骤上,先神化韩信,然后通过夸大韩信的作用,造成韩信一股独大的局面,这样一来,但凡与韩信有关的史料都容易被人们记住,蒯通自己也就自然被织进了历史。为了实现这一目的,蒯通编造了大量的历史故事,即使对自己非常清楚的事实,也要作违背事实的记载,如此这般,上下其手,韩信自然丰满高大起来了,蒯通也因此达到目的了——因为大量的经过编造而活灵活现史料的成功传播,韩信成了军神兵仙,非常广泛且深入人心,于是蒯通这个小人物,成功地让历史记住了他。《汉书》甚至给他立了个专传,这是蒯通的成功之处。蒯通不是创造历史的人,也不是改变历史的人,但改变了历史记载。只是这样一来,造成了史料的极度混乱,假史盛行,遗祸后世,伤透了无数人的脑筋。
需要特别处理一下《史记》不载而见于《汉书蒯伍江息夫传》记载到的蒯通事迹——蒯通为齐悼惠王相国曹参之客,将齐处士(隐士)东郭先生、梁石君举为上宾事。班固能看到蒯通在齐举贤的资料,司马迁肯定也看到了。如此生动的史料司马迁为什么不用,完全可以置于曹参的传记嘛。曹参定天下后的事迹并不多啊。如果有这样的事,对曹参不也很好吗。曹参的史料中不是有他聘用盖公为师的记录吗?蒯通与盖公算是同道,故事又如此鲜活,司马迁岂有不收之理。定天下后的曹参史迹还是颇为生动的,估计不收这类史料,还是因为其不靠谱的关系。毕竟司马迁看到的类似史料远远不止这种,估计司马迁有条件与理由判断这类史料与当时情状不合,所以尽管生动,还是选择了放弃。让菜九来推敲一下司马迁不收的理由,刘邦逮捕蒯通的时候,只称其为“是齐辩士也”,则蒯通其时没有任何功名当无可怀疑。《汉书》中借客之口称蒯通 “先生之于曹相国,拾遗举过,显贤进能,齐功莫若先生者”,显得蒯通在曹参这里的重要性,肯定与事实不符。所以蒯通肯定不是曹参的幕僚,否则刘邦只要诏曹参送来就可以了,表明其为曹参聘用的事实不成立。所以这种不靠谱的传言经司马迁甄别后被弃用了。但不管怎么样,蒯通的目的是达到了。因为蒯通的名气甚至超过很多被《史记》正式立传之人,所以蒯通的努力没有白费,算是如愿以偿了。
蒯通未能改变历史,但改变了历史记载。蒯通其人其事实际上很励志——纯属草根,边缘身份,不属于任何阵营,身处一个激烈时代,虽然毫无建树,最终却能凭借对事件的一次失败介入,反覆其辞,跻身青史。作为楚汉战争的亲历者,蒯通所述当有一定的真实性。但不能他怎么说,后人就怎么接受。很多历史记录,仅从其本身不能定其真伪,一定要将其放入整个历史过程中验证。像鸿门宴从其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联系到其他材料,就可以发现其大有问题。其实不仅是历史人物,现实人物也是如此。无论什么人,其高其大,其长其短,均不能自己说了算。比如菜九说自己如何如何了不得,但将其与真正有才学的人一比较,非但不是那么了不得,还相当差劲。蒯通的情况亦是这样,以上多处史料经过与当时的情状勘比,已证明其伪,是蒯通以拔高韩信为手段以达到自高身份目的而杜撰的。
以上是菜九对蒯通史料的判断。但面对众多史料,菜九要凭一己之力定其为伪,难度确实不是一般的大,说难于登天也不为过。因为上述被定义为伪的史料盘根错节散在《史记》各篇,如果说是造假,这样的造假工程也太过匪夷所思了。所以菜九定其为伪,难免被视为无事生非异想天开。就算这些是蒯通为了达到个人目的所为,但像这样苦心孤诣的编造,能不能达到目的还真的只有天知道。这一点对确定是蒯通编造之论非常不利。因为这样编造他毕竟没有可以流传下去的胜算。后面会盘算一下蒯通这样做的胜算有几何。

八、蒯通的编造何以得手
菜九最初动念怀疑韩信的功绩,怀疑蒯通的言行,主要是因为发现了吕泽的存在。经过菜九间间断断的考察,将吕泽定义为刘邦事业的重要合伙人,也应该是刘邦事业中功劳仅次于刘邦者,其对刘邦事业的贡献之大,应该远远高出韩信等人。以此为参照,决定了刘邦不可能把韩信的功劳拔得太高,也决定了所谓的三位一体不成立或重要性不高,所谓的汉三杰说更是明显不成立,也最终决定了有关韩信的历史记载是站不住脚的。吕泽的功劳长期被漠视,菜九作《略论汉定天下过程中的吕氏武装》一文(搜狐社区http://beta.club.sohu.com/history/thread/!3f0f7ce6c35d53c9/),对吕氏武装的存在理由及其组成与战功作过粗浅剖析,此不赘。只要考虑到吕泽是真实存在的,那些历史上的重量级人物言之凿凿大说特说的关于韩信的好话及其功劳就很难同时存在。韩信功劳成立的前提是吕泽其人其功不存在,但吕泽其人其功又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因为吕太后以吕易刘的失败,造成吕氏家族被彻底铲除,进而使吕氏功劳被整个削除,为韩信功劳的虚高创造了条件。于是又产生了一个问题,蒯通造假得手是侥幸还是预谋。因为我们无法知道蒯通是否活到铲除诸吕之后,所以也无法判断到底是蒯通不知道吕氏彻底覆灭的前景而误打误撞侥幸成功,还是蒯通看到造假有可能成功而加紧编造,这又是一个历史之谜。尽管史料缺项甚多,也不妨来盘点一下这样的可能性。
蒯通编撰的这类材料,估计会在当事人谢世后才出笼,否则当事人还在,编造会有所得罪。系统编造时间应该不迟于韩信处死之后,韩信被吕后处死之后,成了蒯通编造的重要道具,韩信不在人世,编造就方便多了。尤其是汉政权因实在拿不出韩信谋反的过硬证据,连郦生之死也栽赃给韩信,这就为蒯通的编造大开了方便之门。于是蒯通的造假还不局限于韩信,就连郦生的假史也开始编造起来。毕竟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编造起来容易取信于人。涉及到曹参的假史,也应该在曹参身故后编造。曹参死于汉惠帝五年,再有十年,就到了灭诸吕,兼之陈豨已因反叛被削去了功劳,这样蒯通就预判其编造有可以流传下去的可能,所以在对韩信的塑造中就可以完全无视吕泽、陈豨的存在。而一旦剥离了吕、陈之功,韩信的功劳还真能立得住呢。蒯通能活那么长吗?这是一个问题。《汉书》的传记里也没有交代蒯通最后的结局,但蒯通能活到汉灭诸吕是完全可能的。当时的大臣张苍居然活了百余岁,直到景帝时还在世,那个时候距灭诸吕过了好几十年。张苍的年纪也不小,张苍能活那么久,也应该考虑蒯通可能活到铲除诸吕之后。
菜九在多个场合说对司马迁一定要两个凡是,为什么在韩信问题上一再与太史公背道而驰呢?为什么要说司马迁是受到蒯通之流的蛊惑呢?这还是得益于细析史料,细析由司马迁传下来的史料。比如前面说过司马迁以为曹参之功所以多且大,完全是因为与韩信在一起的缘故,就是受此影响而下的判断。其实曹参多数功劳与韩信没有任何关系。让我们以曹参事迹来考察韩信功绩的真实性。以至于司马迁写《曹相国世家》时下断语以为,曹参是跟随韩信才功劳大大多多(太史公曰:曹相国参攻城野战之功所以能多若此者,以与淮阴侯俱。及信已灭,而列侯成功,唯独参擅其名。)。但细看曹参的传记,事实并非如此啊。曹参在韩信出道前及其后,均为刘邦集团的中坚,而与韩信共事的时间及战功并不占主要权重。只有击魏与齐与韩信同行,而击魏是韩信首次领兵纪录,曹参与其同行,极可能是起辅助辅导作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曹参一度是韩信的老师兼监护人呢。
关于曹参是击魏时与韩信的关系,史料有二种记载,一是受韩信节制,一是与韩信同行。菜九选择认可后者。《高祖本纪》称令将军韩信击魏。《淮阴侯列传》称以信为左丞相击魏。《曹相国世家》记此事记为曹参“以假左丞相别与韩信东攻魏将军孙遫军东张,大破之”。而拜曹参为假左丞相时,是曹参入屯关中时,与韩信毫无关系。根据这样的记载,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韩信的所谓左丞相,实际上是从曹参的假左丞相化来的,因为刘邦只是令韩信为将军,未提其为左丞相。因后人以为曹参是韩信的属下,才给韩信安了个左丞相。而曹参在与韩信同行的过程中也不像个属下,因为曹参在魏击败在魏赵军后,就自行离去,丝毫没有受韩信指派的迹象。按说韩信接下来还有击赵的任务,不应该让曹参带领大军离去。之所以曹参会离开行将与赵大战的韩信,估计曹参本来的任务就是辅佐韩信兼考察韩信的能力。韩信在击魏期间的表现符合考察标准,所以曹参率兵回到刘邦所在的荥阳一线,放手让韩信抄赵后路。估计韩信表现出来的还不止是指挥能力,还有募集兵员的能力。曹参深信即使自己率队离去,韩信也完全可以募集到足够的兵员完成任务。事实也正是如此。韩信在赵期间居然向刘邦一线输送了三次兵员。曹参真正受韩信指挥是在击齐时。那个时候韩信与击魏时的刚出道不可同日而语,已经不再是个功劳的白丁,而是功勋卓著、可以胜任方面重任的统帅了。再来看看司马迁将曹参之功多且大的原因归之于其与韩信在一起的结论,究竟是司马迁的本意还是受到市面上成型文字的影响而下的判断。菜九以为,可能受市面成型文字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司马迁做曹参传记,完全清楚曹参的战功,其与韩信有交集的时间并不长,而且初次与韩信结伴时,曹参已经是刘邦阵营的头号战将了。所以司马迁对曹参的总体评价,不应该与传记文本出现如此大的背离。所以那个明显有瑕疵的断语,应该是市面上的成型文字,被司马迁撷取进了曹参的世家之赞语。明乎此,我们判断司马迁将曹参之功多归功于追随韩信,显然是被市面上流行成文忽悠了的结果。
所以,如果韩信假史的编造者确实是蒯通的话,在经过史学巨擘司马迁的传播后,蒯通的不懈努力终于成为一历史记忆。这个蒯通真是害死人啊。
附:蒯记假史逐个数
 菜九以为,蒯通所作之假,也不是《淮阴侯列传》可限,《汉书》、《史记》都有的不实记载中有蒯通作假痕迹者当有不少。若要全部厘清蒯通所造之假,将又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以下将与韩信时代有涉,尤其是其人物与韩信及其史料的关联甚大者的假史按时间顺序清理一下,简述如下。
1《张耳陈馀列传》记录到的范阳人蒯通说范阳令
2厮养卒说燕释赵王武臣,也是一个典型的辩士故事,估计是假的,这可以从解说词故事中破解而得。
3《郦生陆贾列传》的篇末:初,沛公引兵过陈留。
4《高帝纪》:汉王怨羽之背约,欲攻之,丞相萧何谏,乃止。
5淮阴侯拜将之假
6张良举荐韩信之假
7魏豹叛汉及平定故事之假
8韩信击赵之事的假
9楚汉相持时 绛侯、灌婴等咸谗陈平盗嫂的记载
10郦生说刘邦及说齐的真伪
11关于刘邦夺韩信兵符之假
12韩信受蒯通蛊惑而攻齐之假
13韩信破龙且之假
14韩信自立为齐王,汉王欲攻之之假
15项羽遣使说韩信及蒯通鼓动韩信反汉事
16关于韩信彭越失约造成汉军大败之假
17汉三杰论的出笼
18关于锺离眜藏匿与谋反事的真真假假
19多多益善的场景之假
20韩信死案之伪
21商山四皓事
  TOP
头像
菜九段00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30 11: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21    精华:28   注册时间:2005-3-14    发短消息        

7楼

九、韩信的真实功力考察


无论是汉三杰还是三位一体,韩信的功劳与能耐都大的不得了。在历史的记忆中,韩信被当作无敌战神,而菜九这一个时期的用功将韩信战神的事迹基本剥离了。那么韩信的实际功劳究竟有多大,此前的探求已经说过了韩信的大体贡献。但韩信的能力究竟有多强,还是没有正解。好在有章邯的存在,或者可以作为一个重要参照物。
秦将章邯在遇到刘项之前是所向无敌的,直到刘项出手,章邯才开始走下坡路。那么刘项肯定是超过章邯的,稍逊一筹的或者还有黥布。黥布先于刘项与章邯作战,之前曾经打败过章邯的部下。刘项兴起后,黥布又作为楚军过河救赵的先锋官,也在与章邯部的直接交手中讨到便宜。所以肯定胜过章邯的就是刘项,黥布或者可以与之磕碰,能否战胜则存疑。除此之外,其他人都不是章邯的对手。韩信有跟章邯作战的记录吗。明确的记录没有,但章邯在汉定三秦中落败龟缩于废丘,刘邦东征无暇解决,交由留守汉军围困之。章邯所部已经是残兵败将,就这样汉军也奈何不了章邯。这个汉军应该有韩信在内。此时韩信没有拜大将,其职务是治粟都尉,就是个军需官,而古代的军需官也可以担任军事职务的,章邯即是。韩信虽然在关内只负责军需,但作为高级将领,应该在指挥作战上说得上话。就是这样,关内汉军奈何不了章邯长达八个月之久,最终非得刘邦回到关内才彻底消灭章邯。人们可能要说韩信是大将东征了,没有机会与章邯对决。如果这样的话,韩信就要为刘邦的彭城惨败负责任,这对韩信的能力评判也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没有出关对韩信的形象是有利的。史料中韩信破楚荥阳东也是误记,那个战役的指挥者非刘邦莫属。因为参战的重要将领有靳歙、灌婴,灌婴那时没有受韩信的节制,而靳歙则从来没有在韩信领导下作战。再说了,如果破楚荥阳东是韩信的功劳,则韩信应该是有过骄人战绩者,而到了不靠谱的背水一战时韩信说自己没有威信就很荒唐嘛。各种迹象表明,韩信攻魏是第一次独立军事生涯,此前的韩信的各种军事作为均属误记。回到参照章邯一事。可以肯定与章邯同时代的人中,只有项羽、刘邦能打败章邯,其他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最终消灭章邯,还是刘邦出手才得以完成。以此为考量,如果要将当年同时代人的军事能力作个排名,前三名应该是项羽、刘邦、章邯,军神韩信还排不进去。那么,是否可以这样认为,韩信的军事才华之上限在当时最高也只能排第四名了。如果在一个时代韩信还只能最高排第四的话,世人将韩信列为兵仙、军神就很搞笑了,反问一下,排在他前面的又该如何定位呢。何况韩信能否排到第四,还有黥布、吕泽、陈豨、韩王信、曹参等人拦在前面,会严重不答应呢。
纵观韩信的军事生涯,还没有一个对手能达到章邯的水平。击魏是为了击赵而过境,魏军也是受到赵军侵扰的疲惫之师,且实力不强;战赵是乘虚而入,赵王歇不能算军事强人,赵地的主心骨陈馀当时肯定不在韩信进军方向上,没有背水战,更没有斩陈馀或陈馀自杀;击齐是会战,韩信只承担部分作战任务,刘邦又为其配备了曹参、灌婴这样的一流战将,功劳如何算,真的很难说,不过齐田横倒是韩信对垒的最强大对手,只是在汉方多方位的强大攻势下强弱不敌;对楚的最后决战更是刘邦聚天下之兵的一场会战,韩信出马时,项羽所部已呈败象,又有刘邦坐阵,功劳不得归韩信所有。其实韩信真正上档次的对手是龙且,但龙且之斩又被记在丁复名下,所以韩信不得独享胜龙且之功。不过既然韩信所部也记有破龙且之功,那么龙且之败可能不是一个战役可以搞定的。极有可能龙且援齐没有讨到便宜,便退回彭城一带,然后被汉军在彭城击败。所以,即便韩信的功劳没有被证伪,因为没有遇到强大的对手,其能力也不宜拔得太高。至于拔高到军神兵仙,实在是太过分了。


十、韩信的真实功劳


一个时期以来,菜九对秦末战事的考察以韩信事迹为重点突破口,确实产生了批量的对韩信不利的文字,这样做不是为了倒韩或黑韩,只是为了在清理历史记载泡沫的同时,最大限度地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当然,这样做的结果是剥离了韩信大部分功劳,把韩信从神降为人,极大地损害了韩信的光辉形象。菜九与韩信没有过节,怎么会盯住韩信不放、且做出对韩信极其不利的评判呢。这跟有无过节无关,因为无论多崇高的评价都必须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之上,如果你那个基础明显脆弱,又如何能立得住呢?
言归正传,在剥离了韩信的大部分功劳后,对韩信的具体功劳还必须进行定位。换言之,在证伪了韩信神迹后,接下来就要将其实际贡献确定下来。因为对韩信事迹证明其伪不困难,难就难在给出合理的解释——即证伪之后,如何填补空白,回答韩信何以有如此高的地位,解决真实的韩信究竟有多少贡献,其实际地位是恰如其分,还是名实不副。可惜的是,虚假史料之外,还真没有其他材料可资利用,诚所谓证伪容易还原难。难归难,这种工作还是要做:韩信到底有什么功劳,如果史料中的功劳有水分,何以韩信一个新加入者以普通将领的身份当上王了。所以,即使很难,还是要努力排比史料,以求给韩信一个交代,也给历史一个交待。


还原韩信对刘邦事业的实际贡献,可以循着拜将台开始的韩信史料来叙述。韩信对刘邦的实际贡献应该是从被提拔为治粟都尉后开始的。韩信没有被拜为大将,治粟都尉这个职务的主要职责大概是负责后勤军需,因为汉定三秦之战就在韩信被任命后不久发起的,参战军队庞大,所需的军需量还是相当可观,工作量非常大。汉三杰中的萧何就是主管后勤的,大概从事军需工作的韩信就是萧何的重要助手。估计韩信的才能出众,工作还是胜任的。刘邦于汉二年东征时,关内还有章邯盘踞有待肃清,以萧何为首的军需工作就需要同时负担关内与关外的作战,工作量会更大。考虑到关外作战的后勤工作量更大,也许关内的战争军需由韩信负主要责任,在此期间,韩信与可能担任留守的陈豨有很好的配合。韩信没有出关参加东征,则刘邦在关外势如破竹的进攻、突如其来的惨败与反击胜利都与韩信无关。消灭了章邯之后,韩信才开始了他的军事生涯及军事统帅生涯。可以确定的韩信军事生涯是汉灭魏开始的,时间是汉二年六月后,而且韩信一从事军事作战,就是从统帅地位开始。此前,韩信这方面的才能没有得到展示。比较合理的韩信统帅地位,是在曹参的辅助下于击魏期间完成的。经此一役,韩信的才能得到验证及验收,之后就可以独当一面了。之所以韩信能从一个军需官变成军事统帅,估计与他的勇于献策有关。因为当时汉面临着与楚作战的巨大压力,赵国又对汉开战并占领了汉之疆域。刘邦可能选择了先打较弱之敌的战略,先放过赵不予清算,而是将散处在楚汉之间的无归属诸侯一一削平,之后赵被列为汉的首要打击对象,估计韩信就献计可以抄赵之后路,并自告奋勇或毛遂自荐承担作战任务。因为这样的计策是战略性的,所以刘邦非常看好,就委派韩信取道魏国攻赵并顺便破魏。从这一点来看,韩信的战略眼光当得起大将称号,只不过拜大将的事情确实没有发生过。至于让汉阵营的最得力干将曹参与其同行,主要是起辅佐辅导作用,因为此前韩信没有领兵作战方面的阅历,这既是刘邦的高明之处,也证明刘邦与韩信的投缘与爱护。韩信曹参完成在魏的作战任务后,径直攻赵,曹参也于此时脱离韩信与汉王会合。而此时魏并没有平定,当由其他汉军完成这一任务,这些汉军与韩信没有隶属关系,所以定魏之功不得归韩信所有。
韩信破赵的战果固然没有历史记忆的那么神、那么大,但韩信完成了攻赵的既定战略目标,擒获了赵王歇。攻赵期间,韩信显示出超群的征召训练军队的能力,表明其在练兵一道上肯定有其独到之处。因为历史记载中,刘邦每每从韩信那里抽调兵源,基本上集中在定赵阶段。就在赵地战事未平时期,刘邦就至少从韩信处调兵三次,加上刘邦亲自调兵,共达四次之多。韩信攻赵是抄后路,估计兵力不算多,但满足了刘邦的多次调兵,说明韩信边作战边训练部队的能力非同小可。即使就单纯供应刘邦兵员一事而言,韩信也大大回报了刘邦对他的重用,换言之,刘邦对韩信的重用也是物超所值。定代定燕不关韩信的事,代是由陈豨主导平定的,燕的统战工作估计是整个汉集团运作的结果,其功劳不得归哪个个人所有。
韩信在灭魏赵的过程中显示了较强的战略统御能力,所以在接下来的攻齐之战中,被委以重任,连曹参、灌婴都调配给他使用。这次不是辅佐辅导,而是直接在韩信指挥下作战,这表明韩信的军事能力已在曹、灌之上了。之后,韩信在汉与楚的最后决战中亦有不俗的表现。这些就是韩信对刘邦阵营的大致贡献,可以说是贡献不菲,能力超强,但还不能说是功高天下、勇略震主。


  TOP
头像
菜九段00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30 11: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21    精华:28   注册时间:2005-3-14    发短消息        

8楼

汉破齐主体战役结束后,韩信向刘邦讨要齐假王之称号,刘邦立其为齐王。而在此前韩信可能连个侯都不是,所以韩信讨要王位一事在当时是很开罪人的。项羽覆灭后,刘邦将韩信迁为楚王以承义帝之香火。韩信的功劳纵然不是像历史记忆那样举世难匹,但在汉初异姓王的群体中还是卓尔不凡的,韩信受封为王与他的实际贡献也大体上匹配。汉初封王的群体并不庞大,相互比较不困难,可能对韩信的历史地位有参考价值。让我们来看看当时的封王情况,从张耳开始到韩王信卢绾,汉初这些因功受封的异姓封王者正好集中在一起,只有吴芮没有进列传。张耳子张敖,因张耳与刘邦有旧交,故失王后,得刘邦韩信之助,攻灭陈馀赵歇,复王赵地,传之张敖。魏豹已死。彭越,这是唯一一个没有得到刘邦人力支持的盟友,而且在楚汉之间时常作骑墙状,因决战有功受封。黥布,为项羽旧封九江王,与项羽闹翻后,得刘邦之助而有功,黥布封王基本上是对其旧封的延续。淮阴侯韩信,得刘邦重用立功而封王。韩王信,与刘邦投缘,得刘邦之助立有战功受封。卢绾,与刘邦关系好得封。陈豨应该没有封王,但其地位绝不在王之下。吴芮,项羽旧封衡山王,楚汉战争两不相帮,但刘邦感念他的部将梅鋗助其破秦,定天下后,扩大了吴芮原有封地。因其他王的事迹基本上看不到,所以战功明显要大于其侪辈的韩信,封王就显得很正常。而且韩信的这种王还非常要害,应该远远高于与刘邦最亲近的卢绾的燕王。从刘邦的分封内容来看,他对这些人是收放自如的,可以随意随手处置。像韩王信,原本在旧韩腹地,被他随手改到北部偏远地带;像韩信,原本为齐王,也被随手改为楚王。彭黥吴是盟友,相对要客气一些,但也不怕他们翻天。除了彭黥吴是盟友,其他人都有跟刘邦关系好的原因在起作用,韩信也不例外,而且他最终被封为齐王楚王还有一个与众不同处,即此王是他自己开口讨要的。这是韩信开创的特例——自己开口讨要待遇,而这种待遇规格似乎过高了。这里韩信可能钻了个空子,其借口是齐人不易定,有个王情况会好一些,在当时即使他的功劳足以称王,也因为没有前例可循,所以此举还是显得非常突兀。是否也正是因为这个王位他自己讨要的,所以剥夺王位也是非常迅速的。

前面讲到刘韩结交的情况,定义为投缘,而投缘这个特点在刘邦的用人及封赏时都会沾光。韩信因受重用后被封王,也符合因与刘邦投缘的行为轨迹。可以类比的是韩王信,《韩信卢绾列传》记:“汉王还定三秦,乃许信为韩王,先拜信为韩太尉,将兵略韩地。”这也是在韩王信与刘邦交谈后投缘的结果,许其为王时,韩王信也是什么事还没有做呢。日后,韩王信在下韩国的过程中展现了不凡的才能,所以刘邦兑现了封其为王的承诺。淮阴侯韩信的情况不明,但也是一见面就被提升为都尉,作为战略人才储备,以待日后任用。在定魏的过程中,韩信通过了检验,所以继续重用。可以与之参照的是卢绾,这是刘邦的儿时玩伴、铁杆兄弟,刘邦为了让卢绾建功立业,派刘贾辅助了两次,似乎效果不显著。韩信由曹参陪同伐魏的情况似乎可以看到刘贾辅助卢绾情况的影子,差别在于,卢绾是烂泥扶不上墙。但这不影响卢绾继续受宠,最终封为燕王。与刘邦投缘的还有张良、陈平、陈豨。张良推托身体不好,没有单独带兵作战。陈平的情况不详,他是有带兵能力的,不知为什么也没有单独带兵。陈豨基本上是一直在带兵作战,日后也是位高权重。陈豨是受到特别重用者,汉之北方基本上让陈豨打理,赵代两国的实际当家人,就是陈豨。但陈豨没有被封王,原因是什么不详,是否异姓王的地位未必及得上朝廷要员,待考。周昌的事迹不知是否有借鉴意义。周昌在汉廷也就是个御史,但让其担任赵相国,他还认为是贬黜。所以朝廷要员的地位或许真的不在一个番王之下。但王位是可以世袭的。所以王还是应该高出一截。吕泽身前没有封王,到了吕太后掌权时,追授为悼武王。吕泽不封王,不是功劳不够,而是吕后之子能继皇帝之位,吕家的利益已经得到最大化。还有一个情况需要考虑,即这些与刘邦关系好者,卢绾以外,基本上都是外来户,不是刘邦丰沛起义时的旧班底。所以刘邦对他们特别客气,与对待自己的老弟兄不一样。所以,引进人才这一套,在刘邦那里就被运用得很娴熟,也很有效。韩信应该是这套引进人才政策的受益者。而韩信也非常争气,也因为他有非凡的才华,所以工作做得有声有色,最终封王,是其个人才华与刘邦重用的完美结合。
因为韩信的历史有着太多不实的传说,所以以往的历史认知以为,在刘韩关系中,刘邦是占了极大便宜的,而韩信吃亏甚大,最终冤死更体现了刘邦的不厚道。但经过全面考察刘韩事迹,应该说在刘韩关系中,韩信获利更多一些。简言之,即使循着传统认知的路径来论,如果没有刘邦,韩信就是一个亡命天涯的逃兵,不可能在历史上留下任何印迹;而如果没有韩信,刘邦至少还可以当他的关中王。理由如下:韩信的作战事迹首次出现在汉二年兵败彭城之后,此前没有明显可以指认的战功,即使在击定三秦的作战中,也没有明确留下韩信的痕迹。尽管后人的历史叙述及文学作品中大肆铺陈韩信在定三秦中的作用,但可以肯定,定三秦真不关韩信的事。因为司马迁的传记对韩信的功劳记载的非常宽泛,也丝毫未涉及三秦的任何线索。
结束语

现有韩信历史记载虽然真的不能取信于人,但因其丝丝入扣地与整个楚汉战争记载交织在一起,欲证其伪也必定是一件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菜九此前已逐一证伪了韩信的主要功绩,基本套路是质疑某事、证伪某事、找出原因所在、给出韩信的真实功绩。这次的功课虽有别于前述作业——因为这次不仅要证伪韩信,还要证伪三杰与三位一体——此前用过的基本套路及证伪韩信假史的车轱辘话还是要大说特说。
汉三杰与三位一体的存在,表明韩信假史已严重干扰了楚汉战争的历史研读及评判,因为韩信假史确实是是无处不在。有些假史,连菜九都能知其为假,司马迁更能知其为假,何以任其通过《史记》以信史的面貌流传开来。这就牵涉到司马迁著书立说的原则,述而不作,后人有定评曰太史公是信以传信、疑以传疑。这样的评价固为《史记》之总体风格,但在韩信史料存旧说过程中,基本甄别还是有的。菜九就知道司马迁拦截了两个明显的韩信蒯通假史:一个就是前面提到的蒯通向曹参推荐贤人段子,另一个是韩信击魏豹前与郦生对话的段子,这两个段子到班固时代还在流传,被班固收入《汉书》,则司马迁生前类似的假史只会更多。司马迁需要处理的材料太多,不可能像菜九这样有充分的时间一一甄别,所以造成很多假史流传了下来。其实不止司马迁,任何人整理前面留存资料时都会做甄别,班固作《汉书》也甄别了不少,只是甄别错误更多而已。后人整理《战国策》也将蒯通说韩信的内容删除了,原因很简单,就是韩信事迹超过战国的时间下限了。
简而言之,与韩信相关的假史数量巨大,传播久远,尽管被司马迁拦截了不少,但这些被拦截部分仍然在市面上流传,其中一些到班固时代还有流布。那么,太多的假货与司马迁收载的部分一起,就形成了韩信记载及整个楚汉战争记载的最重要资讯。因为司马迁受到太多假史的干扰,又在非正常的条件下写作,难免会考虑欠周,这样或者能解释司马迁何以会入选了如此之多的假史。对此,菜九曾有如下判断:司马迁对韩信历史的误记,最可能的原因是受到了两个来源——①是蒯通之言②是张良的传说——的误导。是否还可以增加一个③,即广泛存在的有利于韩信的传说。而这两个或三个来源,似乎都指向一个源头,即全来自蒯通一人的编导。大概这样的巨量宣传造成了韩信的形象深入人心,所以会给司马迁留下深刻印象,左右了对历史记载的判断,不仅将假史收入《史记》中,而且在各种史料相关处也尽其所能地曲为弥合。这样一来,反而使得韩信假史成了牢不可破的信史。但假的就是假的,菜九将这样的假史逐一孤立出来与当时的情境相互印证,便见其伪。说句大话,经菜九甄别之后,人们即使仍然不愿意承认其为伪,但是真要当信史来表述的时候,估计也会底气不足吧。这个功课能不能达到让史学界底气不足的效果,不妨拭目以待吧。
与韩信假史有关的前期功课如下,网络搜索非常方便:

  TOP
头像
菜九段00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6-12-30 11: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21    精华:28   注册时间:2005-3-14    发短消息        

9楼


●《重审韩信罪案》终极版细目
一、四面透风的官方文本
二、与陈豨相关的汉初乱局
三、刘邦封死了韩信的反叛之路
四、韩信遭遇双重莫须有
五、韩信的所谓取死之道
六、韩信之死的后续反应
七、韩信的幸与不幸
八、韩信战绩考
九、韩信的历史评估何以虚高
结束语
●《千古谁识拜将台/千古谁识追韩信》升级版细目
引言
1.韩信真的会跑吗
2.韩信拜将的背景破绽
3.韩信拜将的过程破绽
4.拜将台对话的真实原型
5.“拜将”之后韩信没有作为
6.拜将台神话是谁炮制的
7. 为什么说是蒯通在编造韩信假史呢
8.蒯通编造韩信假史的动机何在
9.韩信的真实功绩简述
10.结束语
●清理陈豨乱象细目
失败的掩埋
陈豨的史前史(灭秦)
陈豨的史前史(楚汉战争)
陈豨之叛前的北方形势
盖棺定不了论的吕泽
陈豨之反
平陈豨之叛
结束语
●《读〈傅靳蒯成列传〉》未立细目。
●千古奇冤话魏豹
  魏豹称王
  魏豹与汉的关系
  魏与汉的分道扬镳
  魏豹的结局
  魏豹何以蒙冤
  魏豹反叛的旁证
  汉灭魏其基本史料
●千古谁识汉灭赵细目
1.汉击赵前的国际态势简要回顾
2.汉与赵的交集
3.汉的真实处境
4.赵的情况比较复杂
5.冤屈到死的魏
6. 关键人物陈馀身处何地
7.汉赵战争的主战场
8.靳歙战赵解
9.刘邦在对赵作战的作用
10.被漠视的楚汉赵地会战
11.韩信战赵事迹简析
12.张苍事迹的隐义
13.汉赵战争始末简要回顾
14.结束语
●《千古谁识李左车》没有细目
●《千古谁识背水阵》细目
1.短命的汉赵结盟
2.汉赵战争是由赵发起的
3.汉对赵的战争应该是刘邦在主导
4.击赵前的韩信动向
5.张耳与韩信的会合
6.先来查看有无李左车
7.勘察史料地理见背水战之荒谬
8.背水一战过程之荒谬
9.陈馀、赵王歇,都没有死在背水一战
10.韩信攻赵的实际路线
11.韩信战赵的真实功绩考
12.是谁编造了背水一战神话
●千古谁识战垓下细目
1.从未得到认真解读的楚汉和约
2.和约的操作难度,就是刘邦阴谋的空间
3.刘邦从来没有打算遵守和约
4.汉军固陵大败或纯属子虚乌有
5.根本不能成立的张良计
6.楚汉最后的决战是在陈下而非垓下
7.还原楚汉最后一战
附:楚汉决战史料汇集
  TOP
头像
菜九段00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3-12 08: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21    精华:28   注册时间:2005-3-14    发短消息        

10楼

附:秦末战事汇报提纲(重塑楚汉)

●没有陈胜,反秦这把火根本烧不起来。●秦二世少子说是天才发明。●陈胜不是农民,是旧楚军人。●陈胜之起是天亡秦的先兆。九百人未散是一支可观的力量。
●没有章邯,秦王朝就提前谢幕。●章邯兴起,胜负的天平倒向了秦。
●没有楚怀王,反秦势力即刻式微。●楚怀王的战略分工英明正确。●没有刘项,就没有反秦的胜利。●刘项是秦的天然克星,也是不世出的天才。●刘邦的战略任务构成复杂,居功至伟。●钜鹿一战,秦之覆灭不可逆转。●秦军的王离地位高于章邯但是能力不及。●刘邦的壮大关键在于取得陈留积粟。●项氏武装集团的崛起改变了秦楚对抗格局。●刘邦的胜利丝毫没有占便宜成分。
●刘邦的失策及其损失。项羽对刘邦的防范与封堵。●韩信没有拜大将,也没有萧何月下追韩信。●刘邦定三秦的侥幸成分。●刘邦最初的击楚只是为了讨公道。但那个分配方案是他自己认可的,所以理不直气不壮,需要拉拢与其心态相同的诸侯抱团出战。●义帝之死让反楚的旗号与内容发生了变化,但妙不可言的是反楚阵营的结构没有变化。
●项羽全力击齐是旧有怨恨与新矛盾的总清算,这就让汉阵营钻了空子。●项羽以下的楚将都抵挡不了刘邦。●项羽收复彭城是天才式的行动。●汉在彭城受到打击的主要是首脑机关,但造成联盟的解体。●赵见汉败彭城开始对汉进攻掠地。●刘邦迅速稳住阵脚,彭城惨败成了清算异己的重要转机。
●刘邦先放过赵,打击其他地方武装。●刘邦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一举平定魏赵代。目标赵代,魏是纯粹的受害者。●韩信的目标是抄赵后路,灭魏只是顺便的事,只是理由不正当。●韩信击赵是乘虚而入,没有遇到赵军主力,更没有背水一战。●赵军主力已经在汉之河内及赵之邯郸一线与汉激战,汉军主帅就是刘邦。●楚汉在赵地的会战被湮没。楚曾在朝歌邯郸两处得手,旋即被汉夺回。
●楚汉荥阳相持是楚汉战争的主战场。●谁也对付不了项羽,只能刘邦与其死磕。●如果不是刘邦缠住项羽,各路汉军都可能被迅即摧毁。反过来也是一样,刘邦到哪里项羽也会追到哪里。●楚汉战争的缺项太多。●刘邦与项羽的缠斗不止在荥阳一线。●汉军是四处开花,楚军就是项羽一个人四面出击。真正的以一人敌天下。
●楚汉相持荥阳时汉已占优势,能够抽调强大兵力击齐,但就是奈何不了项羽。实际上是项羽一个人在与汉集团对峙。●灭齐是汉的既定方针,郦生的使命并非说降,而是正常国际交流。●攻齐汉军远非韩信一路。韩信击齐不是偷袭,应该是强攻。●楚救齐的战场未必是潍水,龙且不是死于韩信之手。
●龙且之灭加速了楚的溃败。●刘邦假意和谈使家眷回归。●鸿沟之约是刘邦的烟幕弹。刘邦根本没有和谈的意愿,也不是受到怂恿才毁约的。●楚汉的最后决战是汉方预设了战场,一切在刘邦的谋划下进行。●垓下不是决战场所,只是项羽弃军逃跑之所。
秦末战事的现行记录或者现行记忆错误甚多,甚至扭曲。主要原因有四个,一是项羽方面的记录完全没有,只能通过汉军的动态推测楚军的动向,而汉对失败的记录基本很少。二是刘邦的战略伙伴吕泽因汉大臣剿灭吕氏集团而遭到彻底清除,与吕氏有关的记录被删除或功劳加到别人头上,比如消灭龙且就是吕氏武装的功劳。吕氏武装也是个庞大集团,并非刘邦的直接部下,而更像是合伙人,其官衔体系与刘邦都完全不同。最终吕氏部下有两个进入汉十八功臣,其中丁复的受封户数仅次于曹参、周勃,而远高于樊郦滕灌。吕泽集团的功劳可能部分渡让给韩信,比如击齐。更多的是湮灭了,混在刘邦集团里,比如定三秦之灭翟是吕氏武装之功;或者干脆不提,造成历史记录的缺失,比如最后会战前在南阳一带作战。三是陈豨因反叛被削去功劳。陈豨是资格比刘邦还要老的反秦武装,估计一开始加入到吕泽部,平定三秦时单独列出,参与了平定代与赵的战争,最后承担了汉之北方军事总责。陈的功劳后来归到韩信的功劳里了。四是韩信记录明显水分过大。韩信的功劳没有那么大,其战胜的对手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韩信的历史之假,是整个楚汉战争记录之假的重要因素。围绕着韩信之假,有郦生记录之假与张良记录之假。黥布之假也是一个构成。
另外,张良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计谋。即使是最后的决战也不是张良怂恿的。

本提纲基于菜九的成名作而作:
●《千古一王——陈胜王》、
1. 关于陈胜的是非曲直
2. 陈胜的楚人身份与出生地
3. 陈胜的军旅生涯
4. 陈胜破了秦始皇的局
5. 秦二世的继承权之谜
6. 陈胜的成绩单
●《千古谁识战钜鹿》、
1. 赵地复杂的军政态势
2. 楚的战略部署
3. 号令系统混乱的秦武装
4. 决战前的敌我战场态势
5. 决 战
6. 余 响
●《千古不散鸿门宴》、
1.鸿门宴因何而设
2.有缺陷的怀王号令
3.刘项走向鸿门的过程
4.战胜或者毁灭
5.谈判只是一个过场
6.没留明文的协议
7.诡异无比的鸿门宴
8.事件的余响
9.鸿门宴的是是非非
●《生为亡秦楚义帝》、
1. 不能让误解成为永远
2. 纵使无为也有为
3. 一手导演大决战
4. 令人费解的不作为
5. 绝响与遗响
●《才高九斗说项羽》没有细目
●《张良的地位是铁哥们刘邦捧起来的》
1. 张良地位无限拔高的基础
2. 铁哥们的关系不够铁
3. 张良的自知之明
●《股评家张良与操盘手刘邦》无细目
●《汉灭齐战役考释》
一、 灭齐是当时战局发展的需要
二、 灭齐是汉集团深谋远虑的结果
三、 汉定齐的效应
四、 定齐事件的几点疑问
●《略论汉定天下过程中的吕氏武装》、
一、 吕氏武装的存在理由及其组成
二、 吕氏在反秦战事中的作用
三、 吕氏在楚汉战争中的作用
四、 刘邦对吕氏功劳的酬谢形式
五、 汉初政治与吕氏的结局
●《重审韩信罪案》终极版
一、四面透风的官方文本
二、与陈豨相关的汉初乱局
三、刘邦封死了韩信的反叛之路
四、韩信遭遇双重莫须有
五、韩信的所谓取死之道
六、韩信之死的后续反应
七、韩信的幸与不幸
八、韩信战绩考
九、韩信的历史评估何以虚高
结束语
●《千古谁识拜将台/千古谁识追韩信》升级版
引言
1.韩信真的会跑吗
2.韩信拜将的背景破绽
3.韩信拜将的过程破绽
4.拜将台对话的真实原型
5.“拜将”之后韩信没有作为
6.拜将台神话是谁炮制的
7. 为什么说是蒯通在编造韩信假史呢
8.蒯通编造韩信假史的动机何在
9.韩信的真实功绩简述
10.结束语
●清理陈豨乱象
失败的掩埋
陈豨的史前史(灭秦)
陈豨的史前史(楚汉战争)
陈豨之叛前的北方形势
盖棺定不了论的吕泽
陈豨之反
平陈豨之叛
结束语
●《读〈傅靳蒯成列传〉》未立细目。
●千古奇冤话魏豹   
魏豹称王
魏豹与汉的关系
魏与汉的分道扬镳
魏豹的结局
魏豹何以蒙冤
魏豹反叛的旁证
汉灭魏其基本史料
●千古谁识汉灭赵细目
1.汉击赵前的国际态势简要回顾
2.汉与赵的交集
3.汉的真实处境
4.赵的情况比较复杂
5.冤屈到死的魏
6. 关键人物陈馀身处何地
7.汉赵战争的主战场
8.靳歙战赵解
9.刘邦在对赵作战的作用
10.被漠视的楚汉赵地会战
11.韩信战赵事迹简析
12.张苍事迹的隐义
13.汉赵战争始末简要回顾
14.结束语
●《千古谁识李左车》没有细目
●《千古谁识背水阵》
1.短命的汉赵结盟
2.汉赵战争是由赵发起的
3.汉对赵的战争应该是刘邦在主导
4.击赵前的韩信动向
5.张耳与韩信的会合
6.先来查看有无李左车
7.勘察史料地理见背水战之荒谬
8.背水一战过程之荒谬
9.陈馀、赵王歇,都没有死在背水一战
10.韩信攻赵的实际路线
11.韩信战赵的真实功绩考
12.是谁编造了背水一战神话
●《千古谁识战垓下》
1.从未得到认真解读的楚汉和约
2.和约的操作难度,就是刘邦阴谋的空间
3.刘邦从来没有打算遵守和约
4.汉军固陵大败或纯属子虚乌有
5.根本不能成立的张良计
6.楚汉最后的决战是在陈下而非垓下
7.还原楚汉最后一战
附:楚汉决战史料汇集
以上独立专题,以及尚未刊布的《淮阴侯列传考察报告》,基本上颠覆了现有的历史记忆,日后当以此为主干,对秦末战争来个总梳理。


  TOP
头像
菜九段00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16 06: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21    精华:28   注册时间:2005-3-14    发短消息        

11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