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首创长篇连载)皇权的智慧 又名:惊涛骇浪智慧多―宋真宗君臣篇

头像
1780774667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6 08: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2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8    发短消息        

641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26442#p=1
  TOP
头像
1780774667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6 11: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2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8    发短消息        

642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26442#p=2
  TOP
头像
1780774667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6 14: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2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8    发短消息        

643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26442#p=3
  TOP
头像
6148612869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6 22: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5    发短消息        

644楼

(首创长篇连载)皇权的智慧 又名:惊涛骇浪智慧多―宋真宗君臣篇

桃花渡在葭芦川(今陕西佳县西北)城东的危崖之下,由夏州东南行或银州东北行,都可从桃花渡渡过黄河。河东岸为克虎寨,由此东经临县可达太原、大同。佳芦河由夏州东南流至桃花关入黄河。这条河道在古代一直是军队、商旅往来的走廊,因此桃花渡就成为东联汾河,西控银(州)夏(州)的要冲,倘若被宋军攻占,李继迁将不战自乱.

折惟昌将字条传阅于众.因而军队士气高昂起来.


天色尚未全黑,西夏军队已在河岸、路口各处点燃灯笼、火把;更有篝火处处散布河川之中,防备宋军乘暗夜突围.


却说那契丹北院枢密使耶律斜轸近日来蛊疾越发加重,已是形销骨立,尤其是脑袋小得可怜.却又患上了多疑症,常因细故虐杀侍从人等,辽圣宗派来御医四人,被他杀了三个,只剩下一个老御医,整日担心着不知何时会噩运降临.

然而耶律斜轸雄心不减:在他的指挥下二十余万契丹铁骑已按照预定计划分别集结完毕,先锋部队数千骑兵已于太行山东麓整装待发


当日耶律斜轸精神稍微好转,即在议事堂中会见南征众将;根据情报,宋军已沿着边境部署了近二十万兵马,其中镇、定、高阳关三路都部署麾下八万余人、并、代都部署麾下四万余人、东路河间、霸、莫、雄、清、冀、沧、恩等州驻军六万余人.耶律斜轸素来行事谨慎,因订定一个瞒天过海之计;先命西夏李继迁立刻歼灭已陷入包围的折惟昌的府州军,可令宋军高层震惊;稍候,即派遣先锋部队数千骑兵突袭宋保州廉良河防线,打了就跑;此处地域却是在数日以后开始全面展开的契丹铁骑大军南下进攻的突破口,由先锋骑兵进行战术层面行动,摸清宋军动静,清除沿途道路障碍,可增强日后大军奇袭的效果.

耶律斜轸正说到高兴处,忽看见老御医手端药罐子走进堂中,不禁怒火上升.叱喝说:"老家伙不知好歹.看见本官精神抖擞,却拿一些喝药,休息的废话来唠叨.还不给我快快滚蛋."

老御医吓得浑身打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耶律斜轸忽然醒悟说:"是了.契丹承天皇太后金坛拜将,玉帐运筹,欲兴师直指黄河之渡,你却进入机密之地,偷听绝密军机.倘若泄漏出去,其祸害非小.来人,将他拉出去砍头."

老御医吃惊不小,连呼冤枉.

耶律斜轸高声说:"唯有死人才不会泄漏机密,你休怨恨本官.还不快将他拉出去毙了."

众人欲上前说情,却被耶律斜轸作势制止.

"本官与宋誓不两立;"耶律斜轸双手作礼佛之势,说:"但望诸神、菩萨悯怜,让我尚存活两个月时间于世上,誓要踏上汴京之地,活捉宋皇.哼!"

侍从急忙上前将老御医架出外面空地,"咔嚓"一刀了帐.

可怜那老御医糊里糊涂地枉送了一条性命.


李继迁和耶律显美接到军令,自然竭尽全力照办,出动西夏最精锐的部队铁鹞子骑兵.李继迁固然是希望借此一役攻占麟州,耶律显美却也是希望完成契丹朝廷的预定任务.两人在这一点上倒是一拍即合.


两日后战果出来了:被重重包围的府州军在丰州援军配合下突围,激战之后,折海超与折惟信力战而死,折惟昌手臂上也中了箭,摔下马来,幸好他及时骑上了裨将的马,率军突围脱险,府州军伤亡累累,骑兵损失达七成;西夏军损失稍轻,但精锐部队铁鹞子伤亡近千人,步跋子也损失不菲.由于接获宋军攻打桃花关的急报,李继迁恐动摇西夏根基,回军心切,耶律显美无法阻止,只得同意李继迁星夜撤军.麟州之围遂解.


这个讯息迅速地在宋军将领层面传播开来.引起了很多有心人的关注.

宋朝镇、定、高阳关行营押先锋田绍斌就是其中的有心人之一.田绍斌因被上司,宋朝镇、定、高阳关行营都部署傅潜派遣,与同押先锋石普率领五千骑兵并戍保州.田绍斌久经战阵,已看出其中存在的问题.

当下田绍斌却与石普、知保州杨嗣及缘边巡检杨延昭商议御敌之策.

田绍斌首先开言:"我观麟州战事:那府州援军折惟昌所部虽然轻敌冒进,开头一二天却是折损士卒不多,其后骑兵铁鹞子参与围攻,一日内即遭受重大损失.据我所知,契丹铁林军皆人衣重甲,所乘俱都是西域良马,比之铁鹞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军所长者为轻骑、诸葛重弩,倘若如府州援军般被敌人困于一地,获胜无望.尚请诸位发表高见."

因兹事体大,众人一时间并无说话.

良久,杨延昭方缓缓说:"田大人所说甚是;我骑兵如被敌人困于城中,其所能发挥的作用却与步兵并无两样.……倘若事先出击于外线作战,主动迎战,实为上策.只是囿于枢密院下发的阵图并无此法."

  TOP
头像
1780774667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09: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2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8    发短消息        

645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26442#p=4
  TOP
头像
1780774667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12: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2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8    发短消息        

646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26442#p=5
  TOP
头像
1780774667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7 21: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2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8    发短消息        

647楼

后世军事专家认为:李继迁采用围点打援战术,以一部分兵力攻打麟州,以主力部队包围了紧急赴援的宋府州军;因河东路宋军长官高琼命杨琼领步、骑兵万余人由桃花渡口渡过黄河,抄西夏军后路,此外,丰州王承美率领援军已即将到达战场;可谓打到李继迁的痛处.

如果抄西夏军后路的宋军换了是田绍斌或杨延昭、石普等猛将率队勇猛穿插敌人后方,是役李继迁很可能一败涂地,无东山再起的可能性.

  TOP
头像
1780774667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06: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2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8    发短消息        

648楼

(首创长篇连载)皇权的智慧 又名:惊涛骇浪智慧多―宋真宗君臣篇

却说宋威虏军部署石保兴乃是大将石守信之子,素来敢作敢为.因听得府州援军折惟昌兵败消息,却又数日来看不到伏路暗哨的回报,心中暗道不妙.

他却寻思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下令打开府库,发官帑钱数万缗分给战士;尽赏将士,准备与即将到来的契丹铁骑决战。那管库官吏怎敢听从他的命令,固执不可

按照宋朝法律,没有军令擅自打开府库是一个够得上杀头的大罪.

石保兴百般劝说,却又出具保状,写明待事后将用自己的家财来补偿.

当下石保兴慨然说:"敌骑旦夕来犯;契丹人不来则已,来则其势汹汹,不犒赏则将士难以效命,城池难保;城既岌岌可危,如此紧急安有暇上奏朝廷?事定后,如上覆而不允,自愿以家财全数偿还之。此刻事已刻不容缓."

库吏无奈何打开府库,任由石保兴将财帛分给将士.

当晚,石保兴又命令所有骑兵带足干粮,全副武装到城外隐蔽处严阵待敌.


隔日下午,遂城、保州、满城等地乡村百姓纷纷携带细软财物,扶老携幼进入城中躲避;却是田绍斌命令手下军士于各处散布契丹铁骑来犯消息,命令各村庄实行坚壁清野,一面又命各城池大开城门接纳,以免村民被战火殃及.却是一番好意.

保州至定州不过百余里.当天傍晚消息便抵达宋朝镇、定、高阳关行营都部署傅潜耳中.傅潜闻讯大怒说:"想这田绍斌却是一个搅事的人,甫一躲过卖国审讯,却又在北方边境惹事生非:好端端地发什么神经?"


不久之后又接到威虏军擅自发放官帑钱数万缗分给战士的报告.那傅潜气不打一处来,暗道:"这两个家伙全都不是好人:竟全然不把我这个上级放在眼里;以后有得你们好看.……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当下傅潜写下一封奏章,却将田绍斌及石保兴二人不遵军令,擅自行动,未战将士们先分赏钱,扰乱战场阵图的经过详详细细地写将下来.命军驿以八百里急件送交朝廷.


当晚戌时左右,宋威虏军哨兵发现大队契丹铁骑扑向城池而来.石保兴早已命守军做好了迎敌准备:城外各处均已密布拒马、木桩、铁蒺藜等障碍物,又在城门下安置数具诸葛重弩.

石保兴率领众人登上城头远眺,但见不远处敌军前锋均手拿着灯球火把,疾驰而来,在暗夜的旷野中分外光亮耀眼;远方尚有无数的灯球火把到处闪耀,竟是声势十分浩大.石保兴连忙命令城门下安置的诸葛重弩准备发射;又命众人预备滚木擂石等.守军已先得到赏钱,自然乐意效命,纷纷点燃火把,堆叠各种城防器具于城墙上趁手处.不到半个时辰各项防御措施俱已一一妥当.

说来也怪,那大队契丹铁骑只在城外不远处扎定阵型,往来驰骤,鼓噪多时,却并不前来攻城.城上众人看了多时,俱都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约莫又过了一个时辰,已有外线宋军派人从地道中潜入,报告契丹铁骑大队已南下,城外敌军不足千名;此外各处尚有游骑百余骑,人人均多带灯球火把,策马游动驰骋,作疑兵之计;却另有数百余人砍伐榆塞树木,又填塞河渠.

原来威虏军地处保州北五十里,北平却在保州西四十里,三城互为犄角便于策应.因契丹军多端阻挠,三地所挖掘的河溏方田不多.宋军为阻隔契丹戎马,便因地制宜,广种树木,却是按八阵图古法布置,分为生、景、开、杜、惊、休、伤、死八门;又于生门多植榆树以为标记,军中称为榆塞.旁人若不熟悉此法,很难走得出去。

那契丹军纵骑来侵,自然不知晓得其中的秘密,遂花费不少力气将整片树木砍伐尽净,以开辟通道.


石保兴既知晓敌情,已思量出破敌良策;当下派人仍然由地道中出城传达命令:命外线宋军集中所有骑兵,但听得城上三声炮响,全力攻击敌军,城中亦出动兵力配合,务求击溃城外契丹骑兵.得手后再围歼敌游骑及砍伐榆塞之敌.

众士兵摩拳擦掌,单等号令一下,随即冲破敌阵,奋勇厮杀.

  TOP
头像
1780774667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07: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2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8    发短消息        

649楼

(首创长篇连载)皇权的智慧 又名:惊涛骇浪智慧多―宋真宗君臣篇

"田大人既然有此破敌良策:可攻可守.我们便率领骑兵预先埋伏于要道,遇到契丹铁骑,先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多多杀敌自然立功."石普性喜厮杀,发言赞同.

杨嗣处事慎重,思索良久,说:"率领骑兵预先埋伏,先打契丹铁骑前锋一个措手不及;打了就跑,那契丹铁林军纵然到来,却是追赶我们不上,胜算极大.只有一个问题:打了胜仗问题不大;万一打成了平手仗,甚至打了负仗,我们却又如何向上头交帐?"

石普却有不同看法,说:"可惜我非本地最高指挥官,否则我尽可下令众下属拣选那可行取胜之法只管干去.……"

那二杨幸灾乐祸般说:"是啊.……"

众人均注视于田绍斌脸上,目光热切.

田绍斌微微一笑,说:"依我看:杨知州可与石先锋尽管率领骑兵先行布置厮杀事宜,由我另率部分骑兵接应.杨巡检只负责把守城池.打了胜仗就不说了,万一捅漏子,你们只要尽推到我身上.我看皇上却是个讲求干实事的人,即有所怪罪,也决不会重罚.我也不至于吃太大的亏."

众人闻此言自是求之不得.当下各自分头行动.


却说宋威虏军部署石保兴乃是大将石守信之子,素来敢作敢为.因听得府州援军折惟昌兵败消息,却又数日来看不到伏路暗哨的回报,心中暗道不妙.

他却寻思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下令打开府库,发官帑钱数万缗分给战士;尽赏将士,准备与即将到来的契丹铁骑决战。那管库官吏怎敢听从他的命令,固执不可

按照宋朝法律,没有军令擅自打开府库是一个够得上杀头的大罪.

石保兴百般劝说,却又出具保状,写明待事后将用自己的家财来补偿.

当下石保兴慨然说:"敌骑旦夕来犯;契丹人不来则已,来则其势汹汹,不犒赏则将士难以效命,城池难保;城既岌岌可危,如此紧急安有暇上奏朝廷?事定后,如上覆而不允,自愿以家财全数偿还之。此刻事已刻不容缓."

库吏无奈何打开府库,任由石保兴将财帛分给将士.

当晚,石保兴又命令所有骑兵带足干粮,全副武装到城外隐蔽处严阵待敌.


隔日下午,遂城、保州、满城等地乡村百姓纷纷携带细软财物,扶老携幼进入城中躲避;却是田绍斌命令手下军士于各处散布契丹铁骑来犯消息,命令各村庄实行坚壁清野,一面又命各城池大开城门接纳,以免村民被战火殃及.却是一番好意.

保州至定州不过百余里.当天傍晚消息便抵达宋朝镇、定、高阳关行营都部署傅潜耳中.傅潜闻讯大怒说:"想这田绍斌却是一个搅事的人,甫一躲过卖国审讯,却又在北方边境惹事生非:好端端地发什么神经?"


不久之后又接到威虏军擅自发放官帑钱数万缗分给战士的报告.那傅潜气不打一处来,暗道:"这两个家伙全都不是好人:竟全然不把我这个上级放在眼里;以后有得你们好看.……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当下傅潜写下一封奏章,却将田绍斌及石保兴二人不遵军令,擅自行动,未战将士们先分赏钱,扰乱战场阵图的经过详详细细地写将下来.命军驿以八百里急件送交朝廷.


当晚戌时左右,宋威虏军哨兵发现大队契丹铁骑扑向城池而来.石保兴早已命守军做好了迎敌准备:城外各处均已密布拒马、木桩、铁蒺藜等障碍物,又在城门下安置数具诸葛重弩.

石保兴率领众人登上城头远眺,但见不远处敌军前锋均手拿着灯球火把,疾驰而来,在暗夜的旷野中分外光亮耀眼;远方尚有无数的灯球火把到处闪耀,竟是声势十分浩大.石保兴连忙命令城门下安置的诸葛重弩准备发射;又命众人预备滚木擂石等.守军已先得到赏钱,自然乐意效命,纷纷点燃火把,堆叠各种城防器具于城墙上趁手处.不到半个时辰各项防御措施俱已一一妥当.

说来也怪,那大队契丹铁骑只在城外不远处扎定阵型,往来驰骤,鼓噪多时,却并不前来攻城.城上众人看了多时,俱都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约莫又过了一个时辰,已有外线宋军派人从地道中潜入,报告契丹铁骑大队已南下,城外敌军不足千名;此外各处尚有游骑百余骑,人人均多带灯球火把,策马游动驰骋,作疑兵之计;却另有数百余人砍伐榆塞树木,又填塞河渠.

原来威虏军地处保州北五十里,北平却在保州西四十里,三城互为犄角便于策应.因契丹军多端阻挠,三地所挖掘的河溏方田不多.宋军为阻隔契丹戎马,便因地制宜,广种树木,却是按八阵图古法布置,分为生、景、开、杜、惊、休、伤、死八门;又于生门多植榆树以为标记,军中称为榆塞.旁人若不熟悉此法,很难走得出去。

那契丹军纵骑来侵,自然不知晓得其中的秘密,遂花费不少力气将整片树木砍伐尽净,以开辟通道.


石保兴既知晓敌情,已思量出破敌良策;当下派人仍然由地道中出城传达命令:命外线宋军集中所有骑兵,但听得城上三声炮响,全力攻击敌军,城中亦出动兵力配合,务求击溃城外契丹骑兵.得手后再围歼敌游骑及砍伐榆塞之敌.

众士兵摩拳擦掌,单等号令一下,随即冲破敌阵,奋勇厮杀.

  TOP
头像
1780774667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09:5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2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8    发短消息        

650楼

府库旧指国家贮藏财物、兵甲的处所。

《礼记·曲礼下》:"在府言府,在库言库。" 郑玄 注:"府谓宝藏货贿之处也;库谓车马兵甲之处也。"

专家认为:宋代内库,是指以内藏库为主,包括宜圣、 奉窟库等宫内府库。内库不归宋代中央财政机关计司(元丰以前称三司,以后称户部)管辖, 而是直属皇帝掌握.
因中原五代之君全是军将出身,靠军队得“天下”。 当上皇帝后,他们不仅没有放弃对军队的控制,而且不断从各地招纳强壮,充实中央军队。

宋代皇帝既然要亲自掌握军队,加强专制统治和中央集权,也必然要划定一部分财力由他掌握。

《宋史·食货志》<下二>记载:“诸监所铸钱悉入于王府(即内库) 岁出其奇羡给之三司,方流布天下”.

  TOP
头像
1780774667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14: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2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8    发短消息        

651楼

据学者考证:宋代朝廷花费不少力气在河北路和河东路北部与契丹相邻地带设置防御工程,以防御辽国骑兵的南侵;防御工程除了人们所熟知的塘泊外,还有榆塞,即在塘水所不及的边界地带种植榆柳,使榆柳林带成为阻遏辽国骑兵突入的屏障。

古代中原以"榆塞"泛称边关、边塞。

《汉书》卷五十二〈窦田灌韩列传·韩安国〉记载:"后蒙恬为秦侵胡,辟数千里,以河为竟。累石为城,树榆为塞,匈奴不敢饮马於河。"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26442#p=6

  TOP
头像
1780774667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21: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2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8    发短消息        

652楼
  TOP
头像
1780774667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21: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2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8    发短消息        

653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26442#p=8
  TOP
头像
6148612869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8 22: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5    发短消息        

654楼

(首创长篇连载)皇权的智慧 又名:惊涛骇浪智慧多―宋真宗君臣篇

当晚时时分,保州城西的廉良河边发生宋和契丹骑兵的激战.

廉良河的上游为源出满城县的一亩泉河,自西向东流经古清苑县城;此水经中廉良地段称为廉良河。


却说石普与杨嗣率领骑兵主力军北渡廉良河,潜伏于保州城西北部旷野之中.果然不出所料,亥时时分,契丹骑兵约千余奔驰而来,各人均手持着灯球火把,却将榆塞树木好一阵砍伐.

普睹状心中暗喜,只道是天赐杀敌良机,当即挥军掩杀过去;杨嗣不及劝阻,只得策马跟进.契丹骑兵遭遇突袭,却显示出他们擅长的速度和突然性:随即扔掉手中的工具,跨上马鞍弯弓搭箭,一阵放箭如同暴风骤雨般射向对方.

普指挥骑兵发动猛烈攻击,把箭矢雨点般地射向敌人;宋军骑兵早已从两翼包抄上去,希冀利用迅猛的冲击压迫契丹骑兵阵型慌乱分散突围,他们就将变成刀俎上的鱼肉,任凭宰割.

然而契丹骑兵一边逃走,一边向后方射箭,努力保持着相当完整的队形.

由于处身在黑暗的旷野之中,契丹骑兵逃不出多远,便已渐渐地处于危险关头;宋军骑兵凭借地形熟悉,好几次追赶至对手前头,迫使对手改变逃跑方向:只要再努一把力,形成了对敌军的包围,那时将他们歼灭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当宋军即将完成对敌军的包围时,普与杨嗣发现西北方向有大批契丹铁骑疾驰而至,来势凶猛;灯球火把将夜空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

宋军已顾不上围歼敌人;普急忙下令集中弓弩手配合保护两翼,却将士兵排列雁行阵,兵力配置如大雁飞过的斜行,以充分发挥弓弩手射击的威力,覆盖面较大.不求杀敌,先求自保.

转瞬之间,契丹铁骑以主力部队正面迎敌,大军如排山倒海般压将过来,进攻速度极快.双方随即展开激烈的厮杀.

短时间内敌军已发动了三四次冲锋,从四面八方袭击对手,宋军穷于应付,在刀光剑影,血肉横飞中勉强保持阵型.倒在地上的尸体被马匹践踏得血肉模糊,浓烈的血腥味与汗臭味充斥在空气中,臭气扑面刺鼻难闻。


宋军更大的危机来自战阵的两翼;有些契丹铁骑突入宋军的行列,很多则直接穿插过去再掉头杀回来.宋军等不及将领发令,已自动变阵为方圆阵型;却是将领居中,将军士排成圆状,全军面朝敌人,再无后顾之忧.但契丹铁骑凭借人数众多,不多一会儿已将宋军人马围在当中;四周弓箭攒射而至,眼见得宋军即将遭遇灭顶之灾.


普看见势头不对,一声令下,宋军骑兵顷刻聚集欲强行冲破敌阵,他们从口中发出了震动天地的喊声;普明白是为国捐躯的时候到了,现在冲是死,不冲也是死.他手执马刀,策马大呼而冲前,挡者皆披靡;挥刀斩杀数骑敌军,冲垮了契丹铁骑的第一道防线

契丹铁骑那里肯放他出去,早已有十余骑兵围堵上前,发箭如飞蝗般纷纷攒射而来.倚树木挺战,精神越发振奋,以寡敌众,死战不退.幸而杨嗣带领众军随后冲杀过来,将十余骑契丹军士尽数射死,杀开了一条血路.

凭借榆塞暗合八阵图古法的布置,令部队且战且退.契丹军在后面穷追不舍。


丑时末,保州城西郊的宋军哨兵发觉情况异常,西北方向不时听见人马喧嚣与兵器碰撞声.急忙派人进城报告.

田绍斌端坐堂上已有数个时辰,不但不见石普和杨嗣得胜还城,连报告消息的人影儿也不曾见到一个;心中已是感觉事情不妙.当下听得哨兵报告,连忙急步登上城头,举首眺望城外;秋季深夜时分,西北风刮得一阵紧似一阵,随风果然隐约传来人马厮杀声.

时不我待.田绍斌立即组织人马出城援救。

宋军骑兵从打开的西城门疾驰而过,紧急驰援前线.保州城内所有宋军及丁壮随即进入城防工事内严阵以待.


却说石普和杨嗣带领部队已退却至廉良河南,凭河据守;宋军在桥上放起一把火来,跟尾追赶的契丹铁骑却冒烟突火而过.石普命弓弩手集中攒射桥上.

石普手拿弓箭,就着桥上火光瞅了个准,拈弓发箭,箭发连珠,将冲在最前面的数名契丹骑兵射倒.此时宋军的一阵命中率极高的弓箭射击,只见桥上骑兵当中不断地有人中箭倒地,挣扎着掉入河中.契丹骑兵攻势方稍微缓了下来.

契丹骑兵停下马来,隔河发箭压制宋军;空中箭矢狂飞,拖着尖利哨声的箭雨连续不断.宋军也发箭还击,火光影绰中契丹军兵士健硕的身影不时有人栽倒.中箭军士倒地嘶喊,惨叫声动人心弦.

  TOP
头像
6148612869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07: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5    发短消息        

655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26442#p=9
  TOP
头像
1780774667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08: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2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2-28    发短消息        

656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26442#p=10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