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长篇小说 《大地的隐情》第二部 《厮杀》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10: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41楼

林翔恶心地看着眼前这个熟透了的烂桃:“张薇,现在我什么都不需要你做,你回去吧。以后有需要你的地方我再通知你。”

张薇仍不死心,她赤裸裸地说:“林总,您难道不需要爱情吗?”

这句话触到了林翔的疼处,他冷笑着:“是,不需要!你说的这个东西世界上根本没有,它早在若干年以前就死去了,死在一个叫金钱的东西手里。”

张薇很懊丧,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林总,我能在这洗个澡吗?”

林翔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勉强地同意了:“当然可以,你去吧。”

张薇走到镜子前摆弄了几下蓬乱的头发,然后走进了进入了浴室。

手机响了,林翔急忙拿起电话:“李科长,是我……什么?市政府去交运局、城管局搞调研……什么内容?机构改革?……总量控制?确切吗……估计多长时间会有结论?……不管怎么说这是个信号……好,……我考虑考虑,再见。”说完他“啪”地一声合上手机,激动地点燃了一支烟。


张薇走出浴室,脚上的拖鞋随着脚步轻轻地拍打在她白皙柔嫩的脚底板子上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宽松柔软的浴袍没有遮掩住的她性感,两条裸露的大腿在林翔的眼前晃来晃去,似乎要将他的视线抓过来。

林翔精神太集中了,张薇的出现并没有转移他的视线,仍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思索着。张薇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坐在林翔的旁边偷偷地观察着林翔。过了一会儿,她嫣然一笑,脸上透出一股风骚。

张薇在吸引林翔的注意力:“林总,还是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林翔心事重重地看着屋顶,张薇说的什么他一点都没听见,直至烟头烧到了手指才从思考中惊醒过来。他把烟头扔进了烟缸,又点燃了一支烟继续思考着。

张薇有些沉不住气了,她必须要转移林翔的注意力。只见她扔掉浴巾,把自己的一条大腿放在了林翔的腿上,然后整个身子靠在了林翔的身上。


“林老板,我漂亮吗?”张薇说着就开始解林翔的腰带。

林翔大为恼火:“张薇,你怎么还没走?滚,快滚!”

张薇害怕了,她双手紧抱着林翔,将头扎在他的怀里说:“林总,我不走,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我会让你高兴起来的。”

见张薇就是不走林翔气急了,一使劲把她从床上把她拽了下来,又将几张钱币扔在了张薇的脸上:“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唱歌的我就不敢揍你。滚,快滚!”

林翔的房门开了,张薇狼狈地走了出来。自从走进林翔的套房,看到满屋子的奢华设施,看到她朝思暮想的林大老板,她恍如梦中。然而没想到的是,刚上了林翔的床,很快就被他赶了下来。她很沮丧,也很伤心。想到这些年来床上床下的身经百战,至今还没有什么辉煌战果就更伤心了,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其实女人的命运真的是上天注定的,
一切都取决于老天爷是否给了她一张漂亮脸蛋。如果脸蛋不好那就得身材好,如果脸蛋和身材都不好只能向她表示同情了!

张薇走后林翔很长时间静不下心来,他也觉得这样对待张薇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尽管她是个歌女,但毕竟也是个女人,也有一定的自尊心。可实在是没有办法,谁要我接到这样的一个电话呢。以后有机会再补偿她吧,他安慰着自己。

林翔努力使头脑恢复刚才的思绪。从刚才巨港区交运局客运科科长李宇的电话里,他得知了市政府已经开始派员到交运局、城管局调研,主要是围绕出租汽车行业交叉管理问题带来的弊病,以及出租汽车饱和的现状进行。他觉得出租汽车行业可能要实行城管局统一管理,而出租汽车将要停止发展。

林翔对租汽车行业实施统一管理的过程很感兴趣,因为要达到这个目的,城管局必须要对交运局管理的客运包车收编,而出租汽车停止发展则意味着出租汽车将会大幅度增值。尽管这两件件事还在酝酿之中,但目前的现状告诉他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落实这个政策只是个时间问题。他要利用这点时间给自己创造商机,但他还没有想好怎样操作才能达到目的。

林翔对这个行业虽然了解不多,但他知道任何一种资源一旦控制开采,就被成了稀有资源,它的价值就会迅速增长。就如做股票一样,谁能抓到原始股,谁就会在以后的炒作中占优势。股票的原始股还需要投资,而在天海出租汽车经营权可以无偿取得,这是不投资就能取得高额利润的生意。面对这个行业孕育的巨额利润,他当然不会放过的。尽管他无法知道眼下能获得多少利润?也不好预测以后潜在升值的幅度有多大?但有一点他十分清楚,只要进入了这个行业,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都能坐收渔利。

林翔拿出纸和笔坐在了宽大的写字台前。他时而紧锁着眉头在纸上勾勾画画,时而不住地点头,时而又用笔敲打着床头,眉目之间流露出几分倦意。

林翔觉得有些累了,双手揉了揉眼睛,然后点燃了一支烟站起来走到窗前极目远望。远处的万家灯如同一条亮晶晶的项链缠绕着这个美丽的城市。整个天海早已走向沉睡,走向一天的宁静和安详。他转过身碾碎了月光坐在了沙发上,他闭上了眼睛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此时他的思维十分活跃,正绞尽脑汁地思索着如何尽快落实这个新项目的前期准备工作。

天不知不觉地亮了,东方透出一丝曙光。经过一夜的思考,林翔决定在这个政策出台前尽快成立客运公司,申领一批客运包车运营证。以赶上城管局的收编的步伐,从而挤进出租汽车行业,再利用这个政策狠狠地捞一把。而目前成立客运公司的关键,在于能否得到交运局的批准,但这在交运局早已明令禁止审批客运包车公司的现状下谈何容易?

林翔不死心,七年的商场经历告诉他,当今的社会任何一项政策出台都有缝隙可钻,因为执行政策的人不都是铁板一块,关键是如何接触并打通关键环节。他自然地想到了巨港区交运局客运科科长李宇,办这件事非他莫属。但和政府官员合作不拿出点真东西来是不行的,这是他在七年商场中总结出来的规律,已习惯了把攻关费用列入生意成本。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10: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42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52427#p=1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10: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43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52427#p=2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10: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44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52427#p=3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10: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45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52427#p=4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0 07: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46楼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0 07: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47楼

回复339楼 美女znc  的帖子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0 07: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48楼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0 07: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49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52427#p=5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0 13: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50楼

林翔恶心地看着眼前这个熟透了的烂桃:“张薇,现在我什么都不需要你做,你回去吧。以后有需要你的地方我再通知你。”

张薇仍不死心,她赤裸裸地说:“林总,您难道不需要爱情吗?”

这句话触到了林翔的疼处,他冷笑着:“是,不需要!你说的这个东西世界上根本没有,它早在若干年以前就死去了,死在一个叫金钱的东西手里。”

张薇很懊丧,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林总,我能在这洗个澡吗?”

林翔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勉强地同意了:“当然可以,你去吧。”

张薇走到镜子前摆弄了几下蓬乱的头发,然后走进了进入了浴室。

手机响了,林翔急忙拿起电话:“李科长,是我……什么?市政府去交运局、城管局搞调研……什么内容?机构改革?……总量控制?确切吗……估计多长时间会有结论?……不管怎么说这是个信号……好,……我考虑考虑,再见。”说完他“啪”地一声合上手机,激动地点燃了一支烟。


张薇走出浴室,脚上的拖鞋随着脚步轻轻地拍打在她白皙柔嫩的脚底板子上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宽松柔软的浴袍没有遮掩住的她性感,两条裸露的大腿在林翔的眼前晃来晃去,似乎要将他的视线抓过来。

林翔精神太集中了,张薇的出现并没有转移他的视线,仍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思索着。张薇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坐在林翔的旁边偷偷地观察着林翔。过了一会儿,她嫣然一笑,脸上透出一股风骚。

张薇在吸引林翔的注意力:“林总,还是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林翔心事重重地看着屋顶,张薇说的什么他一点都没听见,直至烟头烧到了手指才从思考中惊醒过来。他把烟头扔进了烟缸,又点燃了一支烟继续思考着。

张薇有些沉不住气了,她必须要转移林翔的注意力。只见她扔掉浴巾,把自己的一条大腿放在了林翔的腿上,然后整个身子靠在了林翔的身上。


“林老板,我漂亮吗?”张薇说着就开始解林翔的腰带。

林翔大为恼火:“张薇,你怎么还没走?滚,快滚!”

张薇害怕了,她双手紧抱着林翔,将头扎在他的怀里说:“林总,我不走,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我会让你高兴起来的。”

见张薇就是不走林翔气急了,一使劲把她从床上把她拽了下来,又将几张钱币扔在了张薇的脸上:“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唱歌的我就不敢揍你。滚,快滚!”

林翔的房门开了,张薇狼狈地走了出来。自从走进林翔的套房,看到满屋子的奢华设施,看到她朝思暮想的林大老板,她恍如梦中。然而没想到的是,刚上了林翔的床,很快就被他赶了下来。她很沮丧,也很伤心。想到这些年来床上床下的身经百战,至今还没有什么辉煌战果就更伤心了,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其实女人的命运真的是上天注定的,
一切都取决于老天爷是否给了她一张漂亮脸蛋。如果脸蛋不好那就得身材好,如果脸蛋和身材都不好只能向她表示同情了!

张薇走后林翔很长时间静不下心来,他也觉得这样对待张薇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尽管她是个歌女,但毕竟也是个女人,也有一定的自尊心。可实在是没有办法,谁要我接到这样的一个电话呢。以后有机会再补偿她吧,他安慰着自己。

林翔努力使头脑恢复刚才的思绪。从刚才巨港区交运局客运科科长李宇的电话里,他得知了市政府已经开始派员到交运局、城管局调研,主要是围绕出租汽车行业交叉管理问题带来的弊病,以及出租汽车饱和的现状进行。他觉得出租汽车行业可能要实行城管局统一管理,而出租汽车将要停止发展。

林翔对租汽车行业实施统一管理的过程很感兴趣,因为要达到这个目的,城管局必须要对交运局管理的客运包车收编,而出租汽车停止发展则意味着出租汽车将会大幅度增值。尽管这两件件事还在酝酿之中,但目前的现状告诉他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落实这个政策只是个时间问题。他要利用这点时间给自己创造商机,但他还没有想好怎样操作才能达到目的。

林翔对这个行业虽然了解不多,但他知道任何一种资源一旦控制开采,就被成了稀有资源,它的价值就会迅速增长。就如做股票一样,谁能抓到原始股,谁就会在以后的炒作中占优势。股票的原始股还需要投资,而在天海出租汽车经营权可以无偿取得,这是不投资就能取得高额利润的生意。面对这个行业孕育的巨额利润,他当然不会放过的。尽管他无法知道眼下能获得多少利润?也不好预测以后潜在升值的幅度有多大?但有一点他十分清楚,只要进入了这个行业,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都能坐收渔利。

林翔拿出纸和笔坐在了宽大的写字台前。他时而紧锁着眉头在纸上勾勾画画,时而不住地点头,时而又用笔敲打着床头,眉目之间流露出几分倦意。

林翔觉得有些累了,双手揉了揉眼睛,然后点燃了一支烟站起来走到窗前极目远望。远处的万家灯如同一条亮晶晶的项链缠绕着这个美丽的城市。整个天海早已走向沉睡,走向一天的宁静和安详。他转过身碾碎了月光坐在了沙发上,他闭上了眼睛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此时他的思维十分活跃,正绞尽脑汁地思索着如何尽快落实这个新项目的前期准备工作。

天不知不觉地亮了,东方透出一丝曙光。经过一夜的思考,林翔决定在这个政策出台前尽快成立客运公司,申领一批客运包车运营证。以赶上城管局的收编的步伐,从而挤进出租汽车行业,再利用这个政策狠狠地捞一把。而目前成立客运公司的关键,在于能否得到交运局的批准,但这在交运局早已明令禁止审批客运包车公司的现状下谈何容易?

林翔不死心,七年的商场经历告诉他,当今的社会任何一项政策出台都有缝隙可钻,因为执行政策的人不都是铁板一块,关键是如何接触并打通关键环节。他自然地想到了巨港区交运局客运科科长李宇,办这件事非他莫属。但和政府官员合作不拿出点真东西来是不行的,这是他在七年商场中总结出来的规律,已习惯了把攻关费用列入生意成本。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0 19: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51楼

林翔恶心地看着眼前这个熟透了的烂桃:“张薇,现在我什么都不需要你做,你回去吧。以后有需要你的地方我再通知你。”

张薇仍不死心,她赤裸裸地说:“林总,您难道不需要爱情吗?”

这句话触到了林翔的疼处,他冷笑着:“是,不需要!你说的这个东西世界上根本没有,它早在若干年以前就死去了,死在一个叫金钱的东西手里。”

张薇很懊丧,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林总,我能在这洗个澡吗?”

林翔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勉强地同意了:“当然可以,你去吧。”

张薇走到镜子前摆弄了几下蓬乱的头发,然后走进了进入了浴室。

手机响了,林翔急忙拿起电话:“李科长,是我……什么?市政府去交运局、城管局搞调研……什么内容?机构改革?……总量控制?确切吗……估计多长时间会有结论?……不管怎么说这是个信号……好,……我考虑考虑,再见。”说完他“啪”地一声合上手机,激动地点燃了一支烟。


张薇走出浴室,脚上的拖鞋随着脚步轻轻地拍打在她白皙柔嫩的脚底板子上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宽松柔软的浴袍没有遮掩住的她性感,两条裸露的大腿在林翔的眼前晃来晃去,似乎要将他的视线抓过来。

林翔精神太集中了,张薇的出现并没有转移他的视线,仍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思索着。张薇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坐在林翔的旁边偷偷地观察着林翔。过了一会儿,她嫣然一笑,脸上透出一股风骚。

张薇在吸引林翔的注意力:“林总,还是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林翔心事重重地看着屋顶,张薇说的什么他一点都没听见,直至烟头烧到了手指才从思考中惊醒过来。他把烟头扔进了烟缸,又点燃了一支烟继续思考着。

张薇有些沉不住气了,她必须要转移林翔的注意力。只见她扔掉浴巾,把自己的一条大腿放在了林翔的腿上,然后整个身子靠在了林翔的身上。


“林老板,我漂亮吗?”张薇说着就开始解林翔的腰带。

林翔大为恼火:“张薇,你怎么还没走?滚,快滚!”

张薇害怕了,她双手紧抱着林翔,将头扎在他的怀里说:“林总,我不走,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我会让你高兴起来的。”

见张薇就是不走林翔气急了,一使劲把她从床上把她拽了下来,又将几张钱币扔在了张薇的脸上:“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唱歌的我就不敢揍你。滚,快滚!”

林翔的房门开了,张薇狼狈地走了出来。自从走进林翔的套房,看到满屋子的奢华设施,看到她朝思暮想的林大老板,她恍如梦中。然而没想到的是,刚上了林翔的床,很快就被他赶了下来。她很沮丧,也很伤心。想到这些年来床上床下的身经百战,至今还没有什么辉煌战果就更伤心了,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其实女人的命运真的是上天注定的,
一切都取决于老天爷是否给了她一张漂亮脸蛋。如果脸蛋不好那就得身材好,如果脸蛋和身材都不好只能向她表示同情了!

张薇走后林翔很长时间静不下心来,他也觉得这样对待张薇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尽管她是个歌女,但毕竟也是个女人,也有一定的自尊心。可实在是没有办法,谁要我接到这样的一个电话呢。以后有机会再补偿她吧,他安慰着自己。

林翔努力使头脑恢复刚才的思绪。从刚才巨港区交运局客运科科长李宇的电话里,他得知了市政府已经开始派员到交运局、城管局调研,主要是围绕出租汽车行业交叉管理问题带来的弊病,以及出租汽车饱和的现状进行。他觉得出租汽车行业可能要实行城管局统一管理,而出租汽车将要停止发展。

林翔对租汽车行业实施统一管理的过程很感兴趣,因为要达到这个目的,城管局必须要对交运局管理的客运包车收编,而出租汽车停止发展则意味着出租汽车将会大幅度增值。尽管这两件件事还在酝酿之中,但目前的现状告诉他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落实这个政策只是个时间问题。他要利用这点时间给自己创造商机,但他还没有想好怎样操作才能达到目的。

林翔对这个行业虽然了解不多,但他知道任何一种资源一旦控制开采,就被成了稀有资源,它的价值就会迅速增长。就如做股票一样,谁能抓到原始股,谁就会在以后的炒作中占优势。股票的原始股还需要投资,而在天海出租汽车经营权可以无偿取得,这是不投资就能取得高额利润的生意。面对这个行业孕育的巨额利润,他当然不会放过的。尽管他无法知道眼下能获得多少利润?也不好预测以后潜在升值的幅度有多大?但有一点他十分清楚,只要进入了这个行业,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都能坐收渔利。

林翔拿出纸和笔坐在了宽大的写字台前。他时而紧锁着眉头在纸上勾勾画画,时而不住地点头,时而又用笔敲打着床头,眉目之间流露出几分倦意。

林翔觉得有些累了,双手揉了揉眼睛,然后点燃了一支烟站起来走到窗前极目远望。远处的万家灯如同一条亮晶晶的项链缠绕着这个美丽的城市。整个天海早已走向沉睡,走向一天的宁静和安详。他转过身碾碎了月光坐在了沙发上,他闭上了眼睛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此时他的思维十分活跃,正绞尽脑汁地思索着如何尽快落实这个新项目的前期准备工作。

天不知不觉地亮了,东方透出一丝曙光。经过一夜的思考,林翔决定在这个政策出台前尽快成立客运公司,申领一批客运包车运营证。以赶上城管局的收编的步伐,从而挤进出租汽车行业,再利用这个政策狠狠地捞一把。而目前成立客运公司的关键,在于能否得到交运局的批准,但这在交运局早已明令禁止审批客运包车公司的现状下谈何容易?

林翔不死心,七年的商场经历告诉他,当今的社会任何一项政策出台都有缝隙可钻,因为执行政策的人不都是铁板一块,关键是如何接触并打通关键环节。他自然地想到了巨港区交运局客运科科长李宇,办这件事非他莫属。但和政府官员合作不拿出点真东西来是不行的,这是他在七年商场中总结出来的规律,已习惯了把攻关费用列入生意成本。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6-21 09: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52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352楼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10: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53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7552427#p=6



[ 本帖最后由 美女znc 于 2017-6-22 10:59 编辑 ]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10: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54楼



[ 本帖最后由 美女znc 于 2017-6-22 10:58 编辑 ]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10: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55楼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10: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56楼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10: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57楼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11: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58楼

秋兰突然想起了什么:“林总,承包汽车整修厂工程的魏经理来电话,他约您明晚吃饭,顺便谈谈生意上的事。”

林翔烦躁地说:“秋兰,你替我推掉吧,这个应酬没有实际意义。”

秋兰温柔地说:“好吧,我立刻把这个应酬推掉。”说完她小心翼翼地走到林翔的后面伸出双手在他的头上揉动着。

林翔闭着眼睛,仿佛还在思考。过了一会儿,他无奈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秋兰又轻轻地绕到了林翔的前面,双手的拇指在林翔的两个太阳穴上挤压着。高耸的前胸随着她按摩的动作,在林翔的脸上滑动着。

秋兰鼓足了勇气问道:“林总,到底要上什么项目?对我还要保密啊!”

林翔知道,秋兰平时最注意自己对她的态度。如果自己有什么事瞒了她,她能敏感到两人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一般情况下他总是在第一时间里,将有关情况告诉她,以免她没完没了地缠着他打探。今天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整整一天,肯定要引起秋兰的疑惑。

从秋兰一进门,林翔就知道她又是来打探什么。但这次的决策非同一般,况且还很不成熟。林翔还不想告诉她即将上马的项目。但现在她直截了当地问及此事,他没有退路了,索性装聋作哑地闭上了眼睛。


秋兰没有听到林翔的声音,低头一看,他已经发出了轻轻的鼾声。她停下手,给他盖了件衣服,然后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可能是太困了,林翔似乎睡得很沉。秋兰突然发现老板台上的几张纸,上面还有数字,还有一些用铅笔画的横竖线。她很好奇轻轻地走过去拿起来,见上面写着“组建客运公司的实施方案”。

秋兰刚想继续看下去,林翔醒了。

林翔敏捷地从秋兰的手中夺回那几张纸,眼睛瞪得老大:“秋兰,你这个习惯可不好,怎么能随便地翻看我的东西!”

秋兰明白林翔可能是在假睡,她相信在一般情况下,任何一个男人在漂亮女人的诱惑下是不可能睡着的。林翔也不会例外,他的假睡一定是有目的的,可能是为了逃避什么?



夜晚的天海是迷人的,才到华灯初上时,中央大街上就已经是一片灯火的海洋。高楼上的霓虹灯霓虹灯管不断变幻的灯火,犹如一个个婀娜多姿美女不断地向人们抛出媚眼。喧闹的夜褪去了白日的高温与烦躁,开始了另一种华丽和风貌。

起风了,几声闷雷后厚厚的云彩在天空中聚集,零星的雨点随风洒落。不多时,云散雨停,月亮又有露出了笑脸,静静的注视着彩灯交织的小城。

顺发集团公司的办公楼坐落在母亲河畔的绿树丛中,四幢二层小楼组成了一个封闭式的小院。尽管母亲河沿岸有无数的绚丽灯光,也难以将它辉映。那浓密的树丛,已将它的掩蔽的严严实实。办公室里寂静而凉爽,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高楼上五彩缤纷灯火。

林翔坐在宽大的老板桌后面,白色短袖衬衣前扎着一条黑紫色暗花领带,深色的西服裤刚刚盖住脚面,一双黑色皮鞋擦的锃亮。他时而紧锁着眉头,在纸上勾勾画画。时而不住地点头,用铅笔敲打着办公桌。此刻屋内烟雾弥漫,空气非常紧张,与宁静的小院形成强烈反差。

林翔有些累了,双手揉了揉疲劳的眼睛。然后点燃了一支烟离开了老板椅,走到窗前。窗台上一盆翠绿欲滴的兰花。枝繁叶茂,造型壮观的兰花,把有限的空间装扮的绿意纷呈,充满昂然的生机。

窗外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月光透过纱窗洒满了一地。片刻,林翔碾碎了月光坐在了沙发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此时他的大脑并没有休息,相反神经十分活跃。他在绞尽脑汁地思索着如何拿下眼前这个高额利润的项目。

林翔已经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一个天了,一直在思索实施新项目的操作环节以及各个环节的投资预算。大部分的环节都有了可操作性的方案,唯有客运公司取得经营许可证这个环节他还没想出高招。

一阵清脆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请进!”林翔低沉地喊了一声。

门开了,秋兰轻盈地走到了他的办公桌前。顿时一股化妆品和女人体香的混合气味冲进了林翔的鼻孔,他不禁抬起了头。灯光下,她一身浅黄色的职业套裙,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容貌仍旧那样的美丽,走起路来依旧扭动着腰肢。

林翔近几天四处奔忙,秋兰根本无法掌握他的规律。昨天晚上她接到林翔的电话,知道林翔今天来公司。所以今天她一早就起来梳妆打扮,早早就到了公司,但林翔来得更早。她进去给他端上茶水后就退了出来,直至中午送饭才有机会进去。但看到他精神集中的样子,没敢打扰他就退了出来。刚才听见办公室内有响动,她这才大胆地进屋。

秋兰窈窕地走到林翔的面前,先是瞟了一眼摊在桌子上的各种卷宗,然后突然抱住林翔。她就像经过积蓄的活力释放出来一样,有一种旺盛的欲望冲动着。

林翔看着秋兰仰着的俏脸,脸色有些苍白却无损她的美丽。在苍白深处他蓦然捕捉到一丝艳红,这丝艳红犹如天际边的朝霞,幻化着夺目惊心的美丽。她那大大的黑珍珠般的双眸,在野性的张扬背后流动着一股脉脉柔情。如同一碗最醇最香的高梁酒,还没喝他已经陶醉其中。她的红唇半开半闭好似欲倾诉对他的浓浓情意,但她的眼睛再说心灵的交融不需要语言传递。

林翔慢慢转过身把双手放在了她的后腰上,让脸贴在她的脸上一动不动。

秋兰抚摸着他的头发甜甜地说:“林总,都一天了,你应该休息了。”

林翔放开了秋兰坐在沙发上,长长出了一口气:“咳,那休息得了啊。我要上个项目,可到现在还有一些技术环节没得到解决。”

秋兰微微低头头看着林翔疲惫的面孔:“林总,什么项目让您这么伤神?有些事不是一下子就能想出来的,大脑在疲劳状态下人的智商会下降的。不如让大脑休息一下,反而会提高效率。”说着她坐在了沙发上。

林翔摇摇头:“我也想休息,可大脑就是停不下来。秋兰,有什么事吗?”

秋兰无奈地说:“林总,本不想让这些小事打扰你,又怕误了事。刚才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王经理来了电话,催问小区内绿化的投资计划,请您尽快批复。另外,我也顺便问问你需要点什么。”说完她把那份投资计划递给了林翔。

林翔结果投资计划,草草看了几眼,顺手放在了办公桌上:“我有些累了,明天再看吧。”说着仰靠在老板椅上。




[ 本帖最后由 美女znc 于 2017-6-22 11:27 编辑 ]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2 11: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59楼

秋兰突然想起了什么:“林总,承包汽车整修厂工程的魏经理来电话,他约您明晚吃饭,顺便谈谈生意上的事。”

林翔烦躁地说:“秋兰,你替我推掉吧,这个应酬没有实际意义。”

秋兰温柔地说:“好吧,我立刻把这个应酬推掉。”说完她小心翼翼地走到林翔的后面伸出双手在他的头上揉动着。

林翔闭着眼睛,仿佛还在思考。过了一会儿,他无奈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秋兰又轻轻地绕到了林翔的前面,双手的拇指在林翔的两个太阳穴上挤压着。高耸的前胸随着她按摩的动作,在林翔的脸上滑动着。

秋兰鼓足了勇气问道:“林总,到底要上什么项目?对我还要保密啊!”

林翔知道,秋兰平时最注意自己对她的态度。如果自己有什么事瞒了她,她能敏感到两人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一般情况下他总是在第一时间里,将有关情况告诉她,以免她没完没了地缠着他打探。今天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整整一天,肯定要引起秋兰的疑惑。

从秋兰一进门,林翔就知道她又是来打探什么。但这次的决策非同一般,况且还很不成熟。林翔还不想告诉她即将上马的项目。但现在她直截了当地问及此事,他没有退路了,索性装聋作哑地闭上了眼睛。

秋兰没有听到林翔的声音,低头一看,他已经发出了轻轻的鼾声。她停下手,给他盖了件衣服,然后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可能是太困了,林翔似乎睡得很沉。秋兰突然发现老板台上的几张纸,上面还有数字,还有一些用铅笔画的横竖线。她很好奇轻轻地走过去拿起来,见上面写着“组建客运公司的实施方案”。

秋兰刚想继续看下去,林翔醒了。

林翔敏捷地从秋兰的手中夺回那几张纸,眼睛瞪得老大:“秋兰,你这个习惯可不好,怎么能随便地翻看我的东西!”

秋兰明白林翔可能是在假睡,她相信在一般情况下,任何一个男人在漂亮女人的诱惑下是不可能睡着的。林翔也不会例外,他的假睡一定是有目的的,可能是为了逃避什么?


夜晚的天海是迷人的,才到华灯初上时,中央大街上就已经是一片灯火的海洋。高楼上的霓虹灯霓虹灯管不断变幻的灯火,犹如一个个婀娜多姿美女不断地向人们抛出媚眼。喧闹的夜褪去了白日的高温与烦躁,开始了另一种华丽和风貌。

起风了,几声闷雷后厚厚的云彩在天空中聚集,零星的雨点随风洒落。不多时,云散雨停,月亮又有露出了笑脸,静静的注视着彩灯交织的小城。

顺发集团公司的办公楼坐落在母亲河畔的绿树丛中,四幢二层小楼组成了一个封闭式的小院。尽管母亲河沿岸有无数的绚丽灯光,也难以将它辉映。那浓密的树丛,已将它的掩蔽的严严实实。办公室里寂静而凉爽,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高楼上五彩缤纷灯火。

林翔坐在宽大的老板桌后面,白色短袖衬衣前扎着一条黑紫色暗花领带,深色的西服裤刚刚盖住脚面,一双黑色皮鞋擦的锃亮。他时而紧锁着眉头,在纸上勾勾画画。时而不住地点头,用铅笔敲打着办公桌。此刻屋内烟雾弥漫,空气非常紧张,与宁静的小院形成强烈反差。

林翔有些累了,双手揉了揉疲劳的眼睛。然后点燃了一支烟离开了老板椅,走到窗前。窗台上一盆翠绿欲滴的兰花。枝繁叶茂,造型壮观的兰花,把有限的空间装扮的绿意纷呈,充满昂然的生机。

窗外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月光透过纱窗洒满了一地。片刻,林翔碾碎了月光坐在了沙发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此时他的大脑并没有休息,相反神经十分活跃。他在绞尽脑汁地思索着如何拿下眼前这个高额利润的项目。

林翔已经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一个天了,一直在思索实施新项目的操作环节以及各个环节的投资预算。大部分的环节都有了可操作性的方案,唯有客运公司取得经营许可证这个环节他还没想出高招。

一阵清脆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请进!”林翔低沉地喊了一声。

门开了,秋兰轻盈地走到了他的办公桌前。顿时一股化妆品和女人体香的混合气味冲进了林翔的鼻孔,他不禁抬起了头。灯光下,她一身浅黄色的职业套裙,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容貌仍旧那样的美丽,走起路来依旧扭动着腰肢。

林翔近几天四处奔忙,秋兰根本无法掌握他的规律。昨天晚上她接到林翔的电话,知道林翔今天来公司。所以今天她一早就起来梳妆打扮,早早就到了公司,但林翔来得更早。她进去给他端上茶水后就退了出来,直至中午送饭才有机会进去。但看到他精神集中的样子,没敢打扰他就退了出来。刚才听见办公室内有响动,她这才大胆地进屋。

秋兰窈窕地走到林翔的面前,先是瞟了一眼摊在桌子上的各种卷宗,然后突然抱住林翔。她就像经过积蓄的活力释放出来一样,有一种旺盛的欲望冲动着。

林翔看着秋兰仰着的俏脸,脸色有些苍白却无损她的美丽。在苍白深处他蓦然捕捉到一丝艳红,这丝艳红犹如天际边的朝霞,幻化着夺目惊心的美丽。她那大大的黑珍珠般的双眸,在野性的张扬背后流动着一股脉脉柔情。如同一碗最醇最香的高梁酒,还没喝他已经陶醉其中。她的红唇半开半闭好似欲倾诉对他的浓浓情意,但她的眼睛再说心灵的交融不需要语言传递。

林翔慢慢转过身把双手放在了她的后腰上,让脸贴在她的脸上一动不动。

秋兰抚摸着他的头发甜甜地说:“林总,都一天了,你应该休息了。”

林翔放开了秋兰坐在沙发上,长长出了一口气:“咳,那休息得了啊。我要上个项目,可到现在还有一些技术环节没得到解决。”

秋兰微微低头头看着林翔疲惫的面孔:“林总,什么项目让您这么伤神?有些事不是一下子就能想出来的,大脑在疲劳状态下人的智商会下降的。不如让大脑休息一下,反而会提高效率。”说着她坐在了沙发上。

林翔摇摇头:“我也想休息,可大脑就是停不下来。秋兰,有什么事吗?”

秋兰无奈地说:“林总,本不想让这些小事打扰你,又怕误了事。刚才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王经理来了电话,催问小区内绿化的投资计划,请您尽快批复。另外,我也顺便问问你需要点什么。”说完她把那份投资计划递给了林翔。

林翔结果投资计划,草草看了几眼,顺手放在了办公桌上:“我有些累了,明天再看吧。”说着仰靠在老板椅上。


  TOP
头像
美女znc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6-23 10: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13    精华:1   注册时间:2008-11-11    发短消息        

360楼

秋兰突然想起了什么:“林总,承包汽车整修厂工程的魏经理来电话,他约您明晚吃饭,顺便谈谈生意上的事。”

林翔烦躁地说:“秋兰,你替我推掉吧,这个应酬没有实际意义。”

秋兰温柔地说:“好吧,我立刻把这个应酬推掉。”说完她小心翼翼地走到林翔的后面伸出双手在他的头上揉动着。

林翔闭着眼睛,仿佛还在思考。过了一会儿,他无奈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秋兰又轻轻地绕到了林翔的前面,双手的拇指在林翔的两个太阳穴上挤压着。高耸的前胸随着她按摩的动作,在林翔的脸上滑动着。

秋兰鼓足了勇气问道:“林总,到底要上什么项目?对我还要保密啊!”

林翔知道,秋兰平时最注意自己对她的态度。如果自己有什么事瞒了她,她能敏感到两人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一般情况下他总是在第一时间里,将有关情况告诉她,以免她没完没了地缠着他打探。今天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整整一天,肯定要引起秋兰的疑惑。  

从秋兰一进门,林翔就知道她又是来打探什么。但这次的决策非同一般,况且还很不成熟。林翔还不想告诉她即将上马的项目。但现在她直截了当地问及此事,他没有退路了,索性装聋作哑地闭上了眼睛。

秋兰没有听到林翔的声音,低头一看,他已经发出了轻轻的鼾声。她停下手,给他盖了件衣服,然后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可能是太困了,林翔似乎睡得很沉。秋兰突然发现老板台上的几张纸,上面还有数字,还有一些用铅笔画的横竖线。她很好奇轻轻地走过去拿起来,见上面写着“组建客运公司的实施方案”。

秋兰刚想继续看下去,林翔醒了。

林翔敏捷地从秋兰的手中夺回那几张纸,眼睛瞪得老大:“秋兰,你这个习惯可不好,怎么能随便地翻看我的东西!”

秋兰明白林翔可能是在假睡,她相信在一般情况下,任何一个男人在漂亮女人的诱惑下是不可能睡着的。林翔也不会例外,他的假睡一定是有目的的,可能是为了逃避什么?

夜晚的天海是迷人的,才到华灯初上时,中央大街上就已经是一片灯火的海洋。高楼上的霓虹灯霓虹灯管不断变幻的灯火,犹如一个个婀娜多姿美女不断地向人们抛出媚眼。喧闹的夜褪去了白日的高温与烦躁,开始了另一种华丽和风貌。   

起风了,几声闷雷后厚厚的云彩在天空中聚集,零星的雨点随风洒落。不多时,云散雨停,月亮又有露出了笑脸,静静的注视着彩灯交织的小城。

顺发集团公司的办公楼坐落在母亲河畔的绿树丛中,四幢二层小楼组成了一个封闭式的小院。尽管母亲河沿岸有无数的绚丽灯光,也难以将它辉映。那浓密的树丛,已将它的掩蔽的严严实实。办公室里寂静而凉爽,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高楼上五彩缤纷灯火。

林翔坐在宽大的老板桌后面,白色短袖衬衣前扎着一条黑紫色暗花领带,深色的西服裤刚刚盖住脚面,一双黑色皮鞋擦的锃亮。他时而紧锁着眉头,在纸上勾勾画画。时而不住地点头,用铅笔敲打着办公桌。此刻屋内烟雾弥漫,空气非常紧张,与宁静的小院形成强烈反差。

林翔有些累了,双手揉了揉疲劳的眼睛。然后点燃了一支烟离开了老板椅,走到窗前。窗台上一盆翠绿欲滴的兰花。枝繁叶茂,造型壮观的兰花,把有限的空间装扮的绿意纷呈,充满昂然的生机。

窗外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月光透过纱窗洒满了一地。片刻,林翔碾碎了月光坐在了沙发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此时他的大脑并没有休息,相反神经十分活跃。他在绞尽脑汁地思索着如何拿下眼前这个高额利润的项目。

林翔已经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一个天了,一直在思索实施新项目的操作环节以及各个环节的投资预算。大部分的环节都有了可操作性的方案,唯有客运公司取得经营许可证这个环节他还没想出高招。

一阵清脆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请进!”林翔低沉地喊了一声。

门开了,秋兰轻盈地走到了他的办公桌前。顿时一股化妆品和女人体香的混合气味冲进了林翔的鼻孔,他不禁抬起了头。灯光下,她一身浅黄色的职业套裙,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容貌仍旧那样的美丽,走起路来依旧扭动着腰肢。

林翔近几天四处奔忙,秋兰根本无法掌握他的规律。昨天晚上她接到林翔的电话,知道林翔今天来公司。所以今天她一早就起来梳妆打扮,早早就到了公司,但林翔来得更早。她进去给他端上茶水后就退了出来,直至中午送饭才有机会进去。但看到他精神集中的样子,没敢打扰他就退了出来。刚才听见办公室内有响动,她这才大胆地进屋。

秋兰窈窕地走到林翔的面前,先是瞟了一眼摊在桌子上的各种卷宗,然后突然抱住林翔。她就像经过积蓄的活力释放出来一样,有一种旺盛的欲望冲动着。

林翔看着秋兰仰着的俏脸,脸色有些苍白却无损她的美丽。在苍白深处他蓦然捕捉到一丝艳红,这丝艳红犹如天际边的朝霞,幻化着夺目惊心的美丽。她那大大的黑珍珠般的双眸,在野性的张扬背后流动着一股脉脉柔情。如同一碗最醇最香的高梁酒,还没喝他已经陶醉其中。她的红唇半开半闭好似欲倾诉对他的浓浓情意,但她的眼睛再说心灵的交融不需要语言传递。

林翔慢慢转过身把双手放在了她的后腰上,让脸贴在她的脸上一动不动。

秋兰抚摸着他的头发甜甜地说:“林总,都一天了,你应该休息了。”

林翔放开了秋兰坐在沙发上,长长出了一口气:“咳,那休息得了啊。我要上个项目,可到现在还有一些技术环节没得到解决。”

秋兰微微低头头看着林翔疲惫的面孔:“林总,什么项目让您这么伤神?有些事不是一下子就能想出来的,大脑在疲劳状态下人的智商会下降的。不如让大脑休息一下,反而会提高效率。”说着她坐在了沙发上。

林翔摇摇头:“我也想休息,可大脑就是停不下来。秋兰,有什么事吗?”

秋兰无奈地说:“林总,本不想让这些小事打扰你,又怕误了事。刚才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王经理来了电话,催问小区内绿化的投资计划,请您尽快批复。另外,我也顺便问问你需要点什么。”说完她把那份投资计划递给了林翔。

林翔结果投资计划,草草看了几眼,顺手放在了办公桌上:“我有些累了,明天再看吧。”说着仰靠在老板椅上。

夜晚的天海是迷人的,才到华灯初上时,中央大街上就已经是一片灯火的海洋。高楼上的霓虹灯霓虹灯管不断变幻的灯火,犹如一个个婀娜多姿美女不断地向人们抛出媚眼。喧闹的夜褪去了白日的高温与烦躁,开始了另一种华丽和风貌。

起风了,几声闷雷后厚厚的云彩在天空中聚集,零星的雨点随风洒落。不多时,云散雨停,月亮又有露出了笑脸,静静的注视着彩灯交织的小城。

顺发集团公司的办公楼坐落在母亲河畔的绿树丛中,四幢二层小楼组成了一个封闭式的小院。尽管母亲河沿岸有无数的绚丽灯光,也难以将它辉映。那浓密的树丛,已将它的掩蔽的严严实实。办公室里寂静而凉爽,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高楼上五彩缤纷灯火。

林翔坐在宽大的老板桌后面,白色短袖衬衣前扎着一条黑紫色暗花领带,深色的西服裤刚刚盖住脚面,一双黑色皮鞋擦的锃亮。他时而紧锁着眉头,在纸上勾勾画画。时而不住地点头,用铅笔敲打着办公桌。此刻屋内烟雾弥漫,空气非常紧张,与宁静的小院形成强烈反差。



[ 本帖最后由 美女znc 于 2017-6-23 11:12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