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1234
发新话题

《姐夫和小婊子》(艾月魂短篇小说集)【续载中】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1 08: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1楼

从王琴生孩子那件事儿,马蛇才真正认识到,他们家这些人,除了他妈谁也靠不住。
由于手里没钱,为王琴和女儿买不起好的吃食和营养品,加上王琴一直不习惯本地的饮食,饭总是吃的很少。他的女儿从小就身子瘦弱。
那段日子,一方面王琴因为饮食问题,身体老是生病;另一方面,他们住在这水草丰盛的黄河边儿上,蚊虫特别多;王琴是从小在上海那种大城市生活的人,对这种环境很不习惯。不仅如此,王琴身体被蚊虫叮咬以后,还有过敏性反映,每次被叮了,叮过的地方,会象被蜜蜂蜇了似的起个很大的疙瘩。
孩子过了一周岁,王琴要马蛇和她一块儿回上海去生活。她说她实在受不了这里的环境,再这么待下去,她会死的。
马蛇知道无一技之长的自己,跟着王琴回到上海,很难生存。但又不忍看着王琴日渐瘦弱的身子,就那么陪着自己,到后真像王琴说的那样,年纪轻轻就死在这里。便叫王琴把孩子给自己留下,为她买了回上海的火车机票,送她独自回去了。
王琴走后,马蛇一个人带个孩子,继续经营那家理发店,日子过得依然很艰难。纵使这样困难的日子,却还经常受到本地一帮无赖,三日两日进店里来要吃要喝,对他进行勒索和盘剥。
那帮人来了,马蛇如果说没有东西招待他们,他们便会顺手给马蛇两个耳光,踹他几脚,把店里的东西一顿乱砸,然后扬长而去。(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21 17: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2楼

没办法,马蛇只好忍着,每次这帮人来了,好吃好喝地接待他们。
马蛇的服软,使那帮人更加肆无忌惮,经常聚在马蛇理发店里的床上玩扑克,赌烟酒吃食,直到晚上12点还不肯离去。马蛇的女儿想睡觉,床铺被那帮人占着,没地方睡。马蛇实在可怜女儿,就求他们暂时离去,让他们父女睡觉,明天再来玩儿。常常是马蛇的话刚说完,就招来那帮人一顿拳打脚踢。
马蛇整天被这帮无赖搅得白天生意没法做,晚上不能安安稳稳睡觉。好多个黑漆漆的夜晚,马蛇躺在床上暗自落泪,为自己的处境感到难过,憋屈;觉得自己实在活不下去了!觉得就这么活着,还真不如去死!但看看身边儿的女儿,想到自己死了,无人照顾她,让她一个那么小的女孩子,孤零零的一个人,怎么往下活。最终,还是做父亲的责任感,让马蛇打消了去死的念头,觉得自己无论受多少罪,吃多少苦,都应该坚持着活下去,让女儿把日子过好才是。
有一天晚上,这帮子无赖没来。马蛇和女儿早早就把门插住睡了。没想到睡梦中突然听见外面炸雷似的拍门,有人口里骂着脏话,说要不开门,就把门给拆了,把房子放把火点了。
马蛇的女儿在睡梦中被惊醒,吓得把头扎在马蛇怀里不住战抖。马蛇搂紧女儿,只向外面说了声:“我女儿正睡着呢,你们明天再来吧。”立刻就听见砖头瓦块儿噼哩拍啦砸在玻璃上,碎玻璃在头顶哗啦啦的乱飞,像暴雨一般落到父女两的身上。(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28 08: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3楼

马蛇的女儿立刻大哭起来,浑身抖动着,仿佛八级狂风中一片无助的树叶!那一瞬间,马蛇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一个已经被点燃的炸药包,很快就要爆炸!他突然扯开嗓子,发出一声狼一般的嚎叫,跳下地,从床下抽出那把早已经准备在那里,平常用来翻麦草的两股叉,打开房门,怒吼着,冲了出去,对准那个领头的,伸叉便刺。
那一叉,锋利的叉尖,正从对方脖子两边骑过,双叉连接处,撞在那人脖子上。那人脖子上流着血,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他是被吓晕过去了。
马蛇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两个领头的全捅了,来解自己多少天来被他们欺负的心头之恨。所以,看到第一个倒地,又毫不犹豫地挥舞着手里明晃晃的铁叉,向另一个追去。
那一个,在仓皇中,逃进一条死巷。看到锋利的叉头,逼在面前,那人立刻双膝一屈,跪了下来,不住给马蛇磕头,要马蛇绕他一命。
马蛇已经红了眼,将叉尖顶在对方脖子上,心里有一种一捅而快的冲动。但,终是看到对方一再乞怜的样子,唤醒了心中那份悲悯,让他的心软了下来,叉头一偏,在对方肩头捅了一个洞,给他留个纪念。
自那以后,再没有人来骚扰马蛇父女的生活了。因此,马蛇与人打架玩命的名声也传了出去。结果,大家因为怕他,来理发的人,越来越少。最终,使马蛇理发店的生意无法再做下去了。至此,断了财路。
为了养活自己和女儿,后来,马蛇就改行在乡镇卖面筋,可是面筋的生意比理发店的好不了多少。虽然马蛇的面筋比另一家做的好,量也大。但当地人总是不肯买他的东西。原因,和理发店的情况一样,大家因为怕他,对他敬而远之。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1 08: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4楼

走投无路的马蛇,觉得自己只有回家种地,这一条路可走了,否则,他和女儿只能四处乞讨。
于是,马蛇回去同母亲商量,要将承包时他分的那份地要回来自己种。
那时,马蛇母亲的年纪大了,几年前,她就没有体力再去种地,于是将她自己名下承包的土地连同马蛇名下承包的那一份,都交给马蛇的大哥种。其中,还包括种地用的骡马。
马蛇就去大哥家索要自己名下承包的土地。大哥先是不给他,说他从来都没种过地,那些土地交给他,就是浪费。
马蛇后来就每天堵在大哥家门口闹,说他大哥贪污他的土地。当时,马蛇的大哥是队长,他好面子,被马蛇这么一闹,撑不住,就把地给了他。但给马蛇的地,是他种的地里最差的,畜口却一个也不肯给马蛇。
马蛇自己置不起畜口,地还是没法种。马蛇又同他的大哥大吵一架,没有结果,只好把那些土地扔到一边儿,还去卖面筋。
乡镇里卖不动,马蛇就想到渡口去卖。他当时觉得,本地人认为他不是好人,不肯买他的面筋,河南边儿的人,不知道他的情况,应该会买他的面筋。
这样,马蛇就在渡口摆了桌凳,支了一个凉棚,卖起了面筋。
开始,生意做的很不错。渡船不开时,坐了等船的人,因为无事可做,总要吃上一碗马蛇的面筋,来消磨时间。可是,这种好兆头出现没几天,人们突然之间,又全都不吃马蛇的面筋了。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2 08: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5楼

马蛇感觉事情很古怪。一天,他忍不住拉住一个以前常吃他面筋的年轻人,问他最近怎么不吃面筋了?那年轻人奇怪地笑了两声说:“你的面筋太好吃了,吃的我有点上瘾。我怕自己吃的太上瘾了,以后再也离不开你的面筋,就不敢吃了。”
这话,马蛇听了,感觉年轻人的语气不象赞美,更象讥讽。那人说完要走,马蛇拉了不让他走,要他把话说清楚,并说,只要对方告诉他实情,他可以给那年轻人白吃一碗面筋。
那年轻人连说不敢吃马蛇的面筋,一定要走,仿佛马蛇的面筋里有毒似的。惹得马蛇心里火气直往上窜。追问那年轻人是不是有人在背后说他的坏话,抵毁他的面筋。那人这才告诉马蛇,河南边儿的人本来都很爱吃他的面筋,每次过渡,都想吃一碗,有的人自己吃着好,还要给家里人带回两碗去。人们都说他的面筋做的太好了,吃了还想吃,吃着过瘾。可是前几日忽然有人传说,马蛇的面筋是放了大烟的,并说马蛇是本地一霸,心眼儿特别坏,故意在面筋里放了大烟让人们吃了上瘾,好每次都吃他的面筋。所以,现在人们都担心吃了马蛇的面筋,会染上毒瘾,就谁也不敢吃了。
听了这些话,马蛇火冒三丈,肚皮都快气炸了。便自己也弄了一碗,用筷子挑了吃给那年轻人看,告诉对方自己的面筋根本不像人们传的那样;那些话,只不过是有人算计他。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3 08: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6楼

可是,无论马蛇怎么说明,那年轻人还是不肯吃马蛇的面筋,并说马蛇自己吃,只不过是做样子给他看,他是不会上当的。
年轻人的话,再一次让马蛇感到绝望。好不容易找到的这点儿能够通过自食其力,生存下去的希望,眼看就这样被又一次毁掉;马蛇痛苦万分,很快,这种痛苦又转化成一股再也压抑不住的愤怒。
马蛇站起身,提起切面筋的菜刀,上去打了那年轻人一个耳光,瞪着充血的眼睛,告诉那个年轻人,今天他一定要把那碗面筋吃进去,不然就用手里的菜刀砍了他。
那年轻人看到马蛇气势汹汹的样子,心里害怕,不想惹祸上身,赶快坐到桌前,低头把那碗面筋吃了下去。但他吃面筋的样子,根本就不像在吃一碗美味的面筋,而是在吃一碗难以下咽的中药。
吃完以后,那年轻人起身要走。马蛇让他坐下,说给了钱再走。那后生不敢多说,从口袋里拿出五块钱放在桌上。那时,马蛇心里那口气并没出去,把菜刀在桌子上一拍说:“再放下五块!”
那年轻后生不愿给,口里嘀咕说:“一碗面筋不是五块钱嘛?”
马蛇又用菜刀拍了桌子吼道:“给你白吃你不吃,费我这么大劲儿侍候你,我总不能白侍候你吧?另外五块钱,是我的服务费!谁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呢!不放钱,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跺掉你一根手指!”
那年轻后生惹不起凶神恶煞的马蛇,只好又放下五块。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4 08: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7楼

那年轻后生走后,马蛇一个人坐在桌前,越想这事儿,心里头的火苗窜得越高。想自己的坏名声既已经落下,最终决定一不做,二不休,破罐子破摔,干脆就把这事情做大。想罢,提了菜刀到渡船前转悠,找着另外两个平时常吃面筋的后生,叫他们到自己的面筋滩前,给他们弄两碗吃。那两人见马蛇手里提着明晃晃的菜刀,又见过刚才逼迫那年轻后生吃下面筋的阵势,不敢违背他的意愿,就跟他来到面筋摊位前,每人吃了一碗面筋,放下十块钱。
第二天,马蛇没再去卖面筋。他知道去了也卖不动。一整天都待在家里想自己的生计问题。怎么思谋,也想不出个办法。
又过一天,马蛇听村里人告诉他,那天马蛇强迫河南边儿那三个年轻后买面筋的事儿被几个河南边儿的人告到了乡政府。乡政府的领导又找马蛇的大哥谈了话,让马蛇的大哥管好自己的兄弟。
马蛇当村支书的大哥因这事,觉得很没面子。在乡政府领导面前放下话,说他一定会给乡政府一个满意的答复,要好好收拾他这个不要脸的兄弟。
之后不久的一天晚上,马蛇已经和女儿睡着了,忽然听到有人敲门,问是谁。外面的人说是马蛇的大哥。
马蛇心里记着那天听来的话,说他大哥要收拾他,当时就保持了警戒,没敢贸然去开门,也没开灯。先悄悄挨到窗前,将窗帘轻轻掀开一条缝,向外观看。月光下,马蛇看到有几个人正立在院子里,手里提着棍棒,其中就有大哥的儿子,还有几个村民;显然,他们是履行诺言,专门来收拾他。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6 14: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8楼

当时,马蛇看到院里的情形,心中的火气呼呼往上升,心想:“我过我的日子,你过你的日子,我犯了法自有公安部门管,你操的什么闲心。我打河南边儿的人,还不是因为你占了我的地和畜口不给,断了我的生计,我才不得不到渡口卖面筋,惹下的事儿!今天又来管我的事儿。你这是非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呀!”
马蛇越想,火气越大。从柜子的抽屉里找出一把杀羊刀握在手里。猛地将门拉开,也不说话,向他大哥腿上就是一刀。抽出带血的刀子,又对后面站了的几个人晃着喊道:“看见没有,谁上我就捅了谁!”
别人见马蛇把他大哥都捅了,全不敢上前。马蛇接着就把先前心里想的话,晃着手里的刀子,一句句骂出来给那些人听,告诉他们没有权利管他的事,哪来的,滚回哪里去。
最后,那些人拿马蛇没办法,只好抬了马蛇的大哥去看伤。
这事儿,给马蛇心里注入的不仅是对他大哥的恨,更多的是对这件事的挑起者,那些河南边儿人的恨。
以后,隔些时候,马蛇就会突然在渡口出现,寻找那几个告他黑状的人。寻见了就抽他们一顿,以泄心中的那股子气。
那是马蛇又一次感到绝望和无助的时候。生计没有着落,女儿需要他养活,没有人肯帮助他。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再一次控制了马蛇。
就在那几天,乡镇突然搞了个物资交流会,马蛇上交流会走了几回,发现卖儿童玩具的滩头生意一直不错,需要的本钱也不多,就荫生出在交流会上卖儿童玩具的念头。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7 22: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9楼

于是,马蛇回家把家里所有的钱归整到一块儿,一共凑够一千六百元。他厚着脸皮,去找大姐,将女儿托付给她看护几天。尽管大姐冲马蛇说了一大堆怨气冲冲的话,但还是接收下了马蛇的女儿。
从大姐家出来,马蛇按照从小贩那儿打听到的地址,前往石家庄的小百货市场进货。进货回来,就追着各个乡镇的物资交流会卖儿童玩具。从夏季割麦时节,一直跟到初冬,几个交流会下来,除掉开支,挣了800多元。
其间,马蛇结识了好些追交流会卖货的人。同时还发现了另外一种比摆玩具滩更能挣钱的的行当。那是用一只皮箱做成的装制。皮箱打开,只看见一个表盘,安了一个指针。表旁安一个开关,一按开关,指针就转起来。表盘周围摆满各种玩具,指针指到什么,就付给玩者什么玩具。但指针不知怎么,老也指不在贵重的玩具上。顾客不服气,就一盘接一盘的玩儿。这东西不象固定滩点还要交纳地滩费,管理费;躲收税的也方便,一看到穿制服的来了,只需将皮箱盖一合,就行了。一般情况下,收费的也懒得向他们收费。
那皮箱持有者,一个就卖700块钱。马蛇最初为了省钱,想自己做一个,想问人家这东西如何来做,但人家谁也不告诉他。只好打消了自己做的念头。
经过几次三番的请求,终于有一个最后答应可以把自己的皮箱以500元的价格卖给马蛇。马蛇买回来,花了两天的时间拆开研究,终于明白是表盘下安置了几个磁铁在做鬼。经过这次折装,马蛇学会了这东西的制作技巧。后来,马蛇以400元一个的价格,为别人做过的三个,赚了挺大一笔钱。那皮箱的全部成本每个不到60元。改做这种赌玩具的生意后,马蛇每跟一个交流会,可以赚到几百或一千不等的钱。这行当,就成了马蛇的主要收入来源。(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8 08: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0楼

也是在物资交流会上,马蛇还结识了几个一块做这种生意的男女。他们白天在交流会场做生意,晚上集体租房住在一块儿。无聊时就打打扑克,赌点吃的喝的,说些带荤腥的话。打熬不住时也会双双忍着扑天盖地的蚊虫叮咬躲在田间去做男女之事。
长长的冬天和春天,没有交流会,马蛇在家里坐不住,就出去卖雪糕。卖了一段时间,马蛇瞅中了小学这块儿地方雪糕比较好卖,就经常来小学卖。
小学先前常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来卖雪糕,自从马蛇来卖雪糕以后,那女人就不再来了。原因,据马蛇说,是因为有一天,在孩子们上课以后,只剩下他和那女人的时候,马蛇对那女人说了一些话,一些上不了台面的话,那女人脸子薄,听了,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走了以后,再没来过。这个计谋的成功,使马蛇独占小学雪糕的销售。如此一来,他每天可以稳稳的赚到30元左右。
后来某一天,马蛇去小学卖雪糕时,看到两个年轻后生用自行车驮了雪糕在卖。一个人做的买卖,三个人做,市场份额就那么大;结果多半天过去了,马蛇的雪糕也没卖出三分之一。眼见那天的雪糕要往下剩,马蛇家里又没有冰箱冰柜存放,赔钱是一定的了。如果下一天还这样,以后这生意便做不成了,他从此也就断了财路。将来的生活又要没有着落。(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9 13: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1楼

思前想后,马蛇决定捍卫他的生存领地。便走过去,向那两人讲,小学校,一共也就一百来个孩子,一个人卖还行,凑乎能够维持生活;现在三个人卖,谁也卖不了几个,最后,大家一起饿肚子。又讲,这地方,过去一直都是他一个人卖雪糕;凡事儿都讲个先来后到!最后,劝他们离开,往常在哪儿卖就还在哪儿卖去。
但那两个人并不听马蛇的劝说。并回话说,小学又不是马蛇他们家的,他能卖,他们也能卖。并凭借两人身强力壮,冲瘦小的马蛇说了几句粗话。
马蛇见跟那两人讲不通道理,又被骂了几句,心中火气上冲,压抑不住,就走到学校旁一户人家的柴草堆上抽了一根木棍。踅回来举棍就打,那两人也有防备,每人手里握了半块砖。一阵混战之后,两个年轻人落荒而逃,一个连自行车都没顾及推,被马蛇用棍子打了个稀烂。在这场打斗中,马蛇失去了一个指甲盖。但自那以后,再没有人来和他抢过小学校这块地方。
马蛇每天有了固定的收入,日子也一天天的好了起来。
最后,马蛇告诉张云海,他想好好的成个家。他说,孩子一天天的大了,他在外面挣钱,家里得有个人来照顾孩子;过去,他也试着找了几个,但都靠不住。本地人是不找他的,觉得他不是正经人;一块做生意的,没一个好东西,他一个也看不上。有一次,马蛇家来了一个要饭的女人;马蛇看那女人模样还算周正,问了几句话,回答的也清爽,就动了心,把她留住,给她吃,给她喝,很有心将那女人稳住了成个家。但那女人吃了几顿饱饭,身上有了劲儿,便乘他不在的时候,到处翻他的钱藏在哪儿。马蛇一气之下,将她赶跑了。前一段,有人给马蛇介绍了一位,四十多岁,在县里汽车站当清洁工,没有孩子。见了两回面,觉着人挺实在的,两人也谈得来,他想过些日子就和她成亲。马蛇说他已经攒下了七万八千块钱。他平常省吃俭用,攒下这些钱,就是为老了的时候,好好的成个家,把女儿扶养成人。成家后,他打算搬进城里去住,先租一个房子住着。他说他不准备买房,买了房,活钱就变成死钱了。他要用这些钱供女儿在城里读书。进了城,他想开个卖日常家用的铺子,维持日常的生活。(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0 08: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2楼

两人的谈话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左右,几乎从一开始,到结束,都是张云海在听马蛇讲他的故事。马蛇说,他的这些事儿,以前从来也没跟别人说过。他虽然认识挺多人,但他认识的那些人,他找不出一个,他想跟他们说这些的。但他在张云海跟前,就特别想说这些事儿。因为,这段时间,在他与张云海的接触中,他发现张云海不是一般人,和他以前交往过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同。是真正值得他交往的朋友!
四瓶啤酒,马蛇喝了一瓶,张云海喝了三瓶。
马蛇没喝醉,但显然是喝多了,不仅脸红的厉害,而且话也说的多。一个平时不喝酒的人,喝了一瓶啤酒,而且是自己主动喝进去的,说明他特别想喝酒。一个特别想喝酒的人,不是因为烦恼,就是因为高兴。
张云海也没喝醉,三瓶啤酒,不会把张云海喝醉。他最多的时候,喝到十瓶啤酒,也没喝醉。三瓶啤酒,对他来说,只是正好。正好的意思是,身体有点儿热,血流的有点儿快,情绪容易激动。
晚上十点左右,张云海拒绝了马蛇要他住下的挽留,一个人步行着往回走。
那是一个月圆的夜晚,田间的小路,在月光下看的分明。张云海没有走近路直接回学校去,而是绕远路拐到了黄河的大堤上。坐在堤上一处高坡,抽了烟,看月光下明镜似的河面,听潺潺的水声和高一声低一声的蛙鸣。
那时,张云海想了许多事儿。他想到了怀孕七个月的妻子,自己不能陪在身边儿照顾。他想到了病瘫在炉头的老父亲,眼看时日不多,自己不能守护在身边儿尽孝。他还想到了马蛇已经规划好的明天,和那个在县汽车站打扫卫生的女人。他想的最多的,还是自己没有着落的明天。
马蛇原来是县一中的老师,他与另外四个老师,因为找县长讨要多年不给兑现的职称工资,得罪了教育局的局长,在这一年春天开学时,被教育局以工作需要为由,发配到了这个离县城130多里地,被绿原县人称作“流放地”的北河乡。另外四个老师,结果与他一样。
那晚,张云海决定回学校时,启明星已经高高升起,东方欲晓了。
(正文共:12968个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1 08: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3楼

第14篇《不幸之后还是不幸》-职场生存小说
文/艾月魂(原创)

【正文】:
人各有各的死法,在当今时代,最流行的死法当然是酒后驾车!
王丽的丈夫,就赶了这种流行!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黄昏,在喝了一瓶白酒后,王丽的丈夫骑摩托车穿过那条慌无人烟的乡村公路回家,从后面撞上一辆慢腾腾行驶的小四轮拖拉机。
一夜之间,王丽成了位二十五岁的小寡妇。
王丽丈夫生前是乡卫生院医生。王丽是卫生院护士。
王丽丈夫死后一个月,王丽由乡卫生院调入县医院。据说,是组织考虑王丽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呆在那么艰苦的乡卫生院不容易,特意将她安排到了条件优越的县医院。
对这样的调动,谁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同情妇女儿童,一向是中国人传统美德。大家跟谁争来县医院工作的机会,也不会跟一个才死了丈夫,又带着孩子的小女人争。对这种因祸得福的事情,大家都能宽容。
县医院特意为王丽安排了单间宿舍。院长又特意把王丽叫到办公室一再叮嘱:“如果觉得还有什么实际困难,尽管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解决。”
中间又提到,王丽从乡卫生院调到县医院,全是他向卫生局打了报告,找了局长的结果。
最后,院长拿出个装了钱的信封,递到王丽手上,满脸同情地说:“这是我个人一点儿心意,你刚来,又带个孩子,用钱地方多,其他,我也帮不了什么,别嫌少就行。”
王丽想院长把她从卫生院调到县医院,已经帮她大忙了,怎么能再让院长破费,坚持说不要。院长脸上显出几分难看说:“你要再推,就是看不起我这院长了!”
王丽看院长不高兴,心想自己将来要在院长手下工作呢?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院长,只好收下。(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2 10: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4楼

以后,院长又来宿舍看了王丽几回,问寒问暖,很是关心。王丽心里对院长充满感激之情,想着怎么报答院长,又想不出什么报答的办法;就把这种感情全部用到所从事的白衣战士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工作中。每天除把本职工作兢兢业业做好外,还帮其他同事。不久以后,就羸得全院同事一片赞誉。评先进时,大家一致推举王丽,评优秀时,大家也一致推选王丽,评劳模时,大家还一致推选王丽。一年间,王丽大大小小获得了不少荣誉。
每次在大会上给王丽颁奖时,院长都会激动地握住王丽的手使劲摇着说:“祝贺你!我没看错你!”听了这话,王丽心里总是暖阳阳的,像冬天晚上,喝了杯热乎乎的黑芝麻糊一样。
眨眼间,一年过去了。
一天,院长把王丽叫到办公室问她是不是考虑过再找个男人重新组建家庭。又说:“死的已死了,咱活的还要好好活!这都一年多了,我觉得该考虑了;有了家庭,对孩子教育也有好处。”
王丽不自信地说:“我这种带着儿子的女人,恐怕没人敢要!现在娶媳妇,那得多少钱呀!这么重的负担,哪个男人愿意往自己肩上扛!”
院长点点头,认真地说:“所以,咱要找就得找个能负担得起的男人!挺长时间了,我一直在为你物色这样的男人,你别说,我还真相中一个,他是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叫赵长胜,你听说过这人吗?”
王丽摇摇头说:“没听说过,再说了,人家那么好条件,后面恐怕跟着一大帮女人想找呢,会看上我这样的!”(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3 09: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5楼

院长说:“这家伙的情况我知道,离婚三四年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我们一块儿喝酒时,我问过他,依他的条件,你很合适!”
王丽好奇心被激发起来,追问道:“他为什么离婚的?我什么地方合适他?”
院长说:“离婚原因,是两人感情不和;他过去的老婆,老猜疑他在外面混女人,整天闹的鸡犬不宁,两人三天两天干仗,最后只好离了。”
王丽说:“他是不是真有这毛病?如果真有,我可不敢找。”
院长说:“据我所知,这人还真没有;我觉得可能是他老婆长的不好,他又当那个副检察长,老婆不自信闹出来的;他老婆闹的多了,社会上捕风捉影的流言不免出现。这人真不错,你可以先接触一下,如果看不上,打退堂鼓不就行了嘛!再遇这么好条件的人,真不容易,咱宁愿碰了,也别误了,你说是不是?再说,你真的很适合他:第一,人长的漂亮;第二,人品好;这些,都是咱全院上下有目共睹的。”
话说到这份上,王丽没理由不看。这一看,还真看上了。副检察长除了长的不好,几乎没什么不好。会做饭,会洗衣,会照顾人,说话风趣幽默,知识渊博。不久后,结婚就被提上议事日程。
一日,王丽走进院长办公室,亲自向院长送结婚请帖。并告诉院长,副检察长和她晚上请院长吃饭,作为对介绍人的感谢。这种饭,作为大媒人的院长当然要去。
晚上,院长走进那个约定好的饭馆雅间,看到菜食丰盛的桌旁只有王丽一人坐着,问副检察长哪儿去了。王丽说:“他临时有事,一会儿就到。”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4 08: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6楼

王丽给院长倒了一杯白酒,她自己也倒一杯说:“咱们一边儿吃着,一边儿等他吧,来,我先陪你喝一杯,就为能把你这个大忙人请来吃这个饭干吧。”说完,一口先干了。
王丽一个女人都干了,院长哪有不干的道理。院长喝完杯中酒说:“王丽,没想到你会喝酒!”王丽说:“今天是我请客,当然要喝了。”
吃了几口菜,王丽再次把杯倒满,举起说:“我敬你一杯吧,这杯酒,是感谢酒,感谢你把我从乡卫生院调到县医院。”说完,一口先干了。
院长只好也干了。接下来,王丽又敬院长一连串的感谢酒:评先进一个酒,评优秀一个酒,评劳模一个酒,过节看望一个酒,送钱一个酒,帮孩子联系学校一个酒-----
每个感谢酒,都是王丽先干。院长只好陪着干。王丽的脸很快变成红通通了,喝多酒的王丽,越来越豪爽,一杯比一杯喝的干脆利落。
院长担心王丽喝多,几次提出让王丽给副检查长打电话,催促一下,都被王丽拒绝。一连喝了十几杯后,院长脑子变得飘飘然起来,看王丽样子,比平日又漂亮好几分,心想:“和这样的女人一块儿喝酒,真是人生最快乐的事!”想到不久后,这个女人要被副检查长搂进怀里睡觉,心里酸溜溜的,喝酒也渐渐主动起来。
当两人把第二瓶白酒喝了一多半儿时,差不多都进入醉酒状态。只不过王丽醉的厉害一些,酒林摸爬滚打出来的院长微醉而已。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6 07: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7楼

院长担心副检察长说不定哪会儿办完事进来,看到他和王丽醉成这样有什么不妥的想法,便一再说:“王丽你喝多了,不能再喝了,我给赵长胜打电话,过来把你接回去。”说着,拿出手机找赵长胜电话号码。
王丽笑嘻嘻说:“你别给他打,我今天叫你吃饭喝酒的事根本就没跟他说,你叫他来看我们俩好看呀!”
这话说的院长心里一激灵,马上打消了打电话的想法,站起身说:“那我送你回去吧!”
王丽问:“不喝了?”
院长说:“不喝了。”
王丽又问:“喝好了?”
院长说:“喝好了。”
王丽说:“如果真喝好了,那咱就走。”说完,也站起身。
两人来到吧台结账。院长要主动付账,王丽坚决不让。付账出来,没走两步路,王丽两腿发软,身子一歪坐到地上,院长连忙把手伸到王丽腋下,抱起来,一直扶到车门前,送进前排司机侧座里。
院长开的是医院公车,自从考了驾照后,司机基本不用,图的是办事方便。院长把车打着,准备把王丽送回医院宿舍。王丽说她现在不想回去,让院长开车去兜风。
喝了小酒,而且是花儿酒!车上又拉位年轻漂亮的女人,院长心里飘飘然,腾云驾雾似的。听了王丽的话,把车拐上了出城公路。
王丽从车窗伸出手去,抚摸着从手边滑过的风,嘴里不停嚷着:“这种感觉真好!要是就这么不停地开,一直开到天边,那就更好了!”
那时那境,院长自然也有同感!很愿意拉着这位漂亮女人一直开到天边去!
城外十里,有一处沙窝,沙窝的旁边儿,是一个海子。院长把车子一直开到沙窝与海子相接的地方才停住。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7 08: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8楼

王丽打开车门,冲出车子,张开双臂,挥舞着向前奔去,一边儿奔跑,一边儿大声叫着:“这地方真美!”
院长走出车子,看着王丽远去的身影,感觉自己突然年轻了十岁、二十岁;也不由跟在王丽后面向前奔跑起来,酒在院长的血液里汹涌着,院长觉得他身体里正产生出无穷的力量。
突然,院长看到前面王丽的身影倒了下去!随即,王丽的呼叫声也嘎然而止!院长一惊,叫着王丽的名字,加快了奔跑的速度,当他气喘吁吁赶到王丽跟前时,看到王丽四肢滩开,平展展仰面躺在地上。 
院长呼叫王丽的名字,她也不应声!院长在王丽旁边儿蹲下身子,看到王丽两眼闭的紧紧的。职业的敏感使这院长迅速把手指搭在王丽手腕下,脉搏还在,院长这才松了一口气。
院长再俯下头去,借了薄明的月光去察看王丽的脸。突然,王丽两手一伸,一把搂住了院长的脖子,随后,一张温暖的小嘴就贴在了院长嘴唇上。
两个被酒精燃烧起来的男女,很快就粘合到一起,他们身上的衣物被随手扔的到处都是。两人在薄明的月光下,渐渐变成了两条刚从水里被扔上沙滩的鱼,不停地跃动,翻滚。
在往回走的路上,两人仍处在激情后的兴奋中,他们今夜喝了太多的酒,虽然刚刚释放了一些,但还有许多残留在他们的身体里,挑动着的他们的情绪。
院长一边开车,一边儿还不住用情意绵绵的眼睛去看王丽的脸。王丽把手伸到打开的车窗外,抚摸着外面温暖如丝的气流,不停地念叨着:“这种感觉真好!”又回过头来说:“我觉得我今天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为了让王丽幸福感更浓,院长加快了车速。
头和手伸在外面的王丽,突然撤回一只手来,兴奋异常地使劲儿去摇院长胳膊,用另一只手指着车窗外的天空叫道:“你快看!一颗流星正划过夜空,多漂亮呀!你快看呀!”
院长抓方向盘的手在王丽推动下,跟着转动。随即,车子以流星一样快的速度飞出公路,腾空冲下路基!
寂静的夜空中传出王丽一声凄厉叫声,像一把快如闪电的利剑破空划出!很快,嘎然而止!

(本篇完)(正文共3661字)(待续)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