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12
发新话题

【已上市】男扮女装作保姆:君子如花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4 08: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3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5-7    发短消息        

21楼

  “喂,看什么?”叶明溪的无名火依然没有消,没好气地对他说,“是这家伙先袭击我的……不是我打劫啊我告诉你。”

  “当然了,我看到了……”那人骇然而笑,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流氓,呆了呆后才掏出手机,“要……要报警么?”

  “你觉得需要么?”叶明溪反问他。其实他是不想报警的——并不是他觉得可以放过这个流氓,而是因为他怕麻烦,也怕见警察。在他的想象中,警察应该都是目光如炬的主儿,说不定能看出他是男扮女装呢。

  “我觉得可能需要……”也许是叶明溪太凶,那人颇有点茫然无措,“这样吧……我报警好了,小姐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我来处理剩下的。”

  这句话正中叶明溪下怀,便道了声谢走了。之后的归途还算顺利。他打着呵欠回到家,忽然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黑影。他以为是周云帆又来找他了,走近后却发现不是——好像是个女的。再仔细看她的身形姿态,顿时脖子后的寒毛都立了起来:天哪,这不是赵颖么?她来干什么?

  赵颖,是他在大学时的女朋友——其实也不算什么女朋友。大学男女生都有找朋友的强迫症,不管是谁都要搭配一个。他和赵颖就是那种搭配的男女朋友。虽然说是志趣相投才走到一起,其实就是先确定关系再找感觉——当然了,是名义上的确定关系,还没有什么亲密关系。他们就按照恋爱公式谈恋爱,天天在一起吃饭上自习,感觉都很平淡,因此也没有什么进展。之后毕业分离,两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之后虽然知道彼此的联系方式,但也没有怎么联络过。叶明溪便以为他们的关系是那种自然而然断掉的那种,没想到她现在又找来了——难道她当时对他其实是有感情的?分开后才回过味来?

  一想到这里叶明溪顿时感到异常尴尬和慌张——他现在可穿着女装呢。藏在门边等她等不及自己走?看来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他便藏在墙角的黑影里,屏声静气地等她离开。在他的记忆里,赵颖是个脾气暴躁、娇气而且没有耐心的小女生,应该等不了多久就会走了。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赵颖这次竟然等了几十分钟都不走人,一副不等到他不罢休的样子。夜越来越深了。叶明溪在黑影中冷得发抖,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咒骂她。然而就在这时,赵颖终于动了一下。叶明溪以为她要走了,心里大为欣喜,却发现她掏出了手机。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听到了自己腰间手机响——糟了!他没有换手机号……号码还是赵颖手机里存的那个!

  赵颖一听到手机铃响就朝这边冲了过来。叶明溪转身就逃,却已经来不及了。赵颖冲过来后发现是个女人,顿时惊叫了一声。

  “别……别叫……”现在的叶明溪害怕任何形式的纠纷——一有纠纷就会引来围观,一被围观就指不定出什么事——说不定他男扮女装的事情就被拆穿了,赶紧停住阻止她。

  就是因为如此,他和赵颖打了个照面。赵颖呆呆地看着他的脸,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扭曲。叶明溪以为她看出了什么毛窍,不由得冷汗直冒,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一步,“你听我……”

  “你这婊子!”赵颖忽然龇牙咧嘴的扑了过来,伸手就抓他的头发,“你跟叶明溪是什么关系!?你怎么拿着他的手机!?”

  

  本书作者:追月逐花,本书书名:《君子如花》,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6 15: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3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5-7    发短消息        

22楼

  叶明溪赶紧推开她的手——他头上戴的可是假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扯中的。赵颖一抓不中,暴怒之下竟抓住他的手塞到嘴里狠咬。

  “妈呀!”叶明溪被咬得痛得钻心,顿时火冒三丈,一把把赵颖推倒在地上。

  “你这婊子!”赵颖摔得好不疼痛,也因此怒到失控,竭尽全力地破口大骂,“真不要脸,抢人家男朋友还打人啊!?”

  “谁是你男朋友!?”叶明溪被她气得头脑发涨,一心只想把她赶走,便索性扮演起了自己的“新欢”,“你们确定关系了么!?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你看你暴躁成这个样子,像个母夜叉一样,他怎么会喜欢你么!?你还是赶紧滚吧!就算他回来,他也不会理睬你的!”

  “叫我走,凭什么!?”赵颖继续歇斯底里得大叫,底气却虚了很多。

  叶明溪没有回话,只是挥了挥拳头——他已经接近气炸,真的很想揍她一顿。以前他虽然也受过赵颖的气,但从来不知道她能如此的泼辣悍恶。他手被咬的地方现在还在火辣辣的痛。他如此暴怒,其实很大一部分是被吓出来的。

  见他挥拳赵颖害怕了,爬起来跑了。却一边逃跑一边嘴里还不干不净。叶明溪似乎听到了很多骇人听闻的脏话,更是惊骇和恼怒,却硬逼着自己假装听不见。他看着赵颖远去的背影,心里唏嘘不已。有人说男人和女人来自不同的国度,现在他完全相信了。他以前一直以为赵颖在他面前展现的就是她的全部,现在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女人总是在女人面前才能露出本性。如果不是他男扮女装了一次,恐怕一生都不会发现赵颖其实比夏金桂还要泼辣——那么在女装的他面前还能如此的温和大度、温柔慈善的林璎珞岂不是举世难得的好女人?

  “你还好么?”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响起,把他从思绪中揪了出来。他好奇地回头一看,脸顿时拉下了二尺半——这不是刚才那个“见义勇为未遂”的男子么?他跟来干什么……不对啊,他怎么能跟过来的?他不是说要在原地等着警察来么?等警察来了他叶明溪早就走远了,他靠啥跟过来的?

  “你怎么跟我过来的?”叶明溪毫不留情地对他一翻眼。

  “啊……其实……”男子颇有些手足无措,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发夹,“我是看到地上有个发夹,以为是你丢的,想来送给你……”

  “我是问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叶明溪不耐烦地打断他,恶狠狠地瞪着他的眼睛。

  “啊……其实……”男人更加慌乱,“我只是听说你住在这里。”

  听说?哦。大概是林璎珞无意中跟别人说起,因此某个人知道吧。一想到这里叶明溪颇有些不安和不爽——多一个人知道他的老巢就多一份风险。但既然已经曝光了也没有办法,只有以后再多加小心了。因为刚才怒气满满,多余的不快就很容易被转嫁到别人身上,叶明溪依旧恶狠狠地盯着那男子,朝他伸出手去,准备把发卡要回来就让他走人。

  

  本书作者:追月逐花,本书书名:《君子如花》,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0 09: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3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5-7    发短消息        

23楼

  男子赶紧把发卡放到他手里。这发卡不是他的。是花朵的形状,用粉色的水钻和珍珠镶嵌着,非常的可爱秀丽。如果叶明溪是美眉,再多一点私心,说不定就会就此冒领了。偏偏叶明溪是男人,对这种东西可以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硬梆梆地答道,“这不是我的。你去给那个小区的保安吧……那里好像有个热心的大叔,搞了个失物招领处,你交给他就好了。”

  “哦……好的。”那男子一头撞上了冰壁,尴尬难言,灰溜溜地走了几步,忽然又折了回来。

  “又干嘛?”叶明溪已经快要失去耐性了。
“啊,也没什么事。”那男人惊惶地苦笑,“我只是想说我就住在附近……我叫蒋明哲,既然有缘相识,就交个朋友吧?”

  “好吧,好吧。”叶明溪不耐烦地甩了甩手,“相见就是缘……我叫叶明……叶银秋,以后有空再聊。”他本意是想尽快把蒋明哲打发走,话出口后却发现可能给自己惹上了长期的麻烦,不由得一愕。但是说出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他已经收不回来了……诶?等等。他没必要这么紧张吧?想必蒋明哲只是随便说说,以后也未必会和他碰上,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蒋明哲看出叶明溪十分不耐烦,只好走了。他一转身也铭记就不在看他,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楼去,跳到床上蒙头大睡。然而即便他很想很快睡着,头脑却一直要命的清醒。现在他才发现,他是有一点在乎赵颖的,也许还有一点喜欢——所以今天赵颖的自毁形象让他很震惊,也很难过——他是不愿承认自己“很难过”的,只愿承认自己“有点难过”的。

  因为受到了刺激的关系,叶明溪第二天很早就醒了。洗漱化妆完毕才刚刚六点。他现在已经找到了变装的技巧,即便妆面很厚,也不会显得浓妆艳抹。他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可比他刚变装的时候顺眼多了,但他心里一点都不高兴,甚至还有点混乱。

  叶明溪轻轻地叹了口气,走到街上吃早点。因为频繁穿着女装在那个家里出入,已经很多邻居知道他家里“有个女人”。对此叶明溪也没有掩耳盗铃,抵死不认,便偏他们说这是他的室友加女友,和他作息时间不同——他想邻居们肯定看到他和“她”从不同时出现,他需要在大家起疑和询问之前预先讲出答案。之前他还敢穿着男装随便出现,现在可不敢这么随意了——之前的遭遇让他有了种莫名的紧张感,也更加谨慎:如果大家先看到男装的他到处遛,之后紧接着又是女装的他出现,“两”人毕竟有些相似,如果让大家看出破绽来,那就彻底完蛋了。

  他走到小吃摊边,要了一晚辣汤和几根油条,文雅地一口口品着。

  “哎呦,是你啊,这可真巧呢!”蒋明哲的声音忽然响起,吓得他差点咬到舌头,顿时火冒三丈,恶狠狠地回过头去。

  蒋明哲没想到他还是那副怒气冲冲的样子,顿时十分尴尬无措。叶明溪这才发现在摊上吃饭的其他女孩子正用骇异的目光看着他们,而这份骇异中又有两分微表情——一分是仰慕:叶明溪这才发现蒋明哲还是个帅男。一分是嗔怒:她们对叶明溪如此对待这样的一个帅哥感到很义愤。

  叶明溪一激灵,忽然省悟自己这样做有些不妥当——一个女生应该不会对一个帅哥疾言厉色的吧,他这样做恐怕会被人看出破绽,便犹豫着挤出笑容,“是很巧……你好啊。”

  蒋明哲立即喜笑颜开,坐到了他桌子的左侧,就是斜对着他的那个位置。他坐的方位很有讲究,不是挤在他的身边,也不是坐在他的对面——如果在女孩子身边这样坐的话,前者会让她有压迫感,后者会让她有敌对情绪。叶明溪立即感觉到他是个泡妞高手,也立即觉出他可能是想泡他,立即赶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厌恶,却不好表现出来。

  


  本书作者:追月逐花,本书书名:《君子如花》,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2 10: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3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5-7    发短消息        

24楼

  因为心中不爽,叶明溪手就不免有些颤,不小心撒了些辣汤出来。蒋明哲不失时机地掏出纸巾,细细地帮他擦拭干净,还瞄了他一眼。

  叶明溪立即发现蒋明哲是个桃花眼,顿时更加不爽,几口喝完辣汤嚼完油条,站起来就走。走了几步,忽然发现蒋明哲竟然还跟着,顿时无名火气,转头黑着脸问,“你又跟着我干什么!?”

  “啊,不是……”蒋明哲被吓得手足无措,“我没有跟着你啊……这也是我上班的路……顺路而已。”

  “哦。”叶明溪冷冷地应了一声,加快脚步甩掉他,却在车站再度和他不期而遇。叶明溪陡然有了想揍他一顿的冲动,幸好心里还有个理性的声音提醒他:别躁动,也许他只是碰巧,只是碰巧……

  然而未必也太碰巧了。他跟他上车,转车,上车,再转车,竟然和他走的完全是一个路线。叶明溪忽然想起他之前好像完全没碰到过他,顿时警觉起来——当然了,也可能是他之前没注意过他,所以不记得。但是叶明溪还是倾向于怀疑他另有所图。于是便故意放慢了脚步,走在了蒋明哲的后面,变成了他跟踪他。

  蒋明哲倒不像他这么敏感,轻轻松松地在前面走,最后走进了在林璎珞所住的小区附近的一家精品店。叶明溪溜到门口瞄了一眼,发现他是给这家老板作彩妆推销的,不仅要劝服众女生买化妆品,还要教她们化妆。再听听他和店里人的交谈,他好像是昨天才来上班。

  哦。这就对了。叶明溪把心放回了肚子里。之前一直没发现他是因为他昨天之前根本不从这条路上班,而昨天他根本还不认识蒋明哲,没注意到他实属正常。精品店下班时间并不早,要是蒋明哲下班之后再在这附近吃点什么的话很容易便逗留到他昨天遭袭的时间,所以蒋明哲碰巧在那个时间出现也不算蹊跷。

  消除了猜疑后他就立即去林璎珞家上班了。林璎珞今天心情还不错,正在绣十字绣——十字绣虽然是种傻瓜都会绣的东西,但仔细看看还是能分出手艺高下的。林璎珞毫无疑问就是手艺十分高超的人,绣的十分纤秀。叶明溪看后很是赞赏,林璎珞便在他工作之余教他绣。叶明溪从小就是偏秀气的男孩子,对这些事情也并不排斥,再加上是林璎珞教的,便美滋滋地学了个不亦乐乎。

  吃完中饭后林璎珞要小憩一会儿。叶明溪便出去透气,不知不觉便遛到了小区外,在一个街心公园里坐了下来。不知是街心公园里绿化还不错,还是现在的蝴蝶蜻蜓已经进化到非常顽强的地步,街心公园里竟然是蝶飞蜓舞,颇有情趣。叶明溪看得心旷神怡,忽然童心发作想捉只蜻蜓来玩,便相中了一个最肥大的蜻蜓。然而就在他把罪恶之手伸向它的时候,忽然又听到一人和他打招呼,“真巧啊,又见面了!”

  叶明溪差点从凳子上滑下来,恶狠狠地回过头——怎么又是蒋明哲啊?

  “你也喜欢来这里么?”蒋明哲一脸灿烂的笑容。

  “算是吧。”被惊扰的惊骇使叶明溪重新对他戒备。“你来这里做什么?”

  

  本书作者:追月逐花,本书书名:《君子如花》,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4 15: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3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5-7    发短消息        

25楼

  “吃饭啊。”蒋明哲亮了亮手中的饭盒。叶明溪看到他吃的是那种用人单位统一给员工订购的盒饭,属于比较“寡油”的那种——一般只有几片肉,还有一个可疑的鸡蛋,其他就都是菜叶。他老实不客气地坐到叶明溪的身边,扒了一口盒饭,露出以苦为乐的笑容,“到景色好的地方吃饭,胃口也会稍微好些……没办法,刚出来的时候就是苦啊……你在哪里工作?”

  “我啊……”虽然觉得自己的工作很光明正大,但叶明溪提起它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我在那个小区里……当保姆。”

  “哦……”蒋明哲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工资怎么样?”

  “还好吧。”叶明溪觉得他问得有些多了,准备抽身而走。

  蒋明哲看出了他的反感,赶紧转换话题,“我工资也可以说是‘还好’……过日子没问题,不过为了以后,还要省着点花……你知道这附近哪些买吃穿用品的店价钱公道么?”

  在谈过于私密的问题引发别人反感的时候,最好立即转向比较“公众”的问题。蒋明哲深谙此道,转变得也比较及时。叶明溪对是否在少亏待自己的同时剩钱的话题很感兴趣,便忘了抽身而走的想法,和他聊了起来。

  叶明溪本以为蒋明哲懂点省钱的方法,细谈之后却发现他的想法完全是天马行空。比如他说为了在吃饭时剩钱而不缺营养,可以弄一碗米饭,再弄个生鸡蛋,打到里面拌着吃,这样又营养又剩钱。一听这个叶明溪几乎要作呕,问他有没有吃过,他却呆了一呆后说正准备试。一听这话叶明溪顿时笑了出来,说你要是真这样做,肯定吃不下去。而且有那个火来煮米饭,为什么不能再弄点水,把鸡蛋打在里面做汤泡饭吃,这样才是既好吃又营养。

  蒋明哲被他说的讪讪的,为了挽回面子又说如果要泡饭,可以用榨菜来泡水泡饭,叶明溪听了后又笑了出来——用榨菜泡水不如用豆酱来泡水,这样更省钱,而且吃起来也更有味。笑过之后他叫蒋明哲老实交代,是不是刚从学校出来,根本还不知道怎么剩钱。

  蒋明哲支支吾吾得不愿承认,但最后还是坦白从宽。叶明溪忍不住哈哈大笑——当然不能真的大笑了,他捂住嘴巴,竭力抑制自己狂笑的冲动。很奇妙的,听蒋明哲胡扯了一通之后,他觉得自己跟他的距离拉近了——天下漂族是一家,同是就职飘零人。现在大学生毕业后找工作真是幸苦,彼此很容易同命相怜。

  叶明溪和蒋明哲便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渐渐聊得甚是投机。叶明溪从蒋明哲嘴里得知他其实是学服装设计专业的,化妆只是大学时的兴趣。后来因为凭着本来专业找不到工作,只好来推销化妆品,解一解燃眉之急。而他虽然学的是服装设计专业的,真正的梦想却是当一名服装模特儿。

  

  本书作者:追月逐花,本书书名:《君子如花》,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6 15: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3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5-7    发短消息        

26楼

听到这个叶明溪不由得骇笑不止。这个梦想在现阶段还是很不靠谱的。中国演艺界永远都是人力资源供给远大于需求的地方。叶明溪想给他来个当头棒喝,却又不忍心——虽然他不知道蒋明哲平时在做什么,但从他的外表就能看出他一直在为实现这个梦想而努力——他的身上一点赘肉也没有,隔着衣服就能隐约看到他身上的肌肉块块。要知道现在生活好了,年轻人又比较慵懒,即使是小孩子都往往是满身赘肉。叶明溪属于天生无肉型,四年大学下来才没有如何变样,而他的室友们,七个已经有六个长出了啤酒肚,剩下的那个虽然没有这么悲催,也是一走路肉就抖。所以蒋明哲能够拥有这样的体型,已经可以证明他非常努力,实在不可以被嘲笑。

叶明溪和蒋明哲越谈越是投机,渐渐谈到了各自的生活。叶明溪差点就和他说起了他在大学时的女朋友,还好及时打住了——这一说即使不立即露馅,恐怕也会被当作变态。蒋明哲却自顾自地讲了下去,他说他在大学时谈过一个女朋友,但是是为了谈恋爱而谈恋爱,其实根本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于是便在毕业时分开了。叶明溪静静地听着——对此他也深有同感,仔细想想甚至肉之为颤——他竟然到现在才发现赵颖的真面目,真不知道他和赵颖在一起的时候都在干嘛。现在想来能及时分手真是侥幸,否则如果糊里糊涂地继续和她交往,甚至一时不慎和她结了婚,以后恐怕就要天天面对一只河东狮了。

蒋明哲见叶明溪默默地点头,知道自己已经说到了“她”的心里,便大着胆子问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那天晚上……我看到你和一个女生吵架……你和她……是情敌?”

叶明溪的感觉宛如忽然遭到火烫,本能地想要夺路而走,却知道那样只会惹来怀疑,只好强压住逃走的冲动,讪讪地笑了笑,“是……”

“那叶明溪是你男朋友么?”蒋明哲又追了一句,忽然尴尬地笑了笑,“啊呀……真是不好意思,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可以告诉我么?”

叶明溪本想随口编个名字,但想到自己现在是用叶银秋的名字,如果胡扯肯定会被人拆穿,只好僵硬地笑了笑,“我叫叶银秋。”

“叶银秋?你们竟然是一个姓氏?”蒋明哲微微有些惊诧。

“是啊。”叶明溪笑得更僵——他现在真庆幸他娘给他给妹妹取名字的时候没有按照排行习惯。否则如果他和妹妹的名字里有相同的字,想不露馅都不容易了。”其实当初,就是因为一个姓氏才被吸引的……他叫明溪,我叫银秋,配起来很是诗情画意,所以就被他吸引了。”好么,说谎话越来越在行了。

“哦……”蒋明哲点了点头。“是挺诗情画意……”不知为何笑得有些怪。“那……你是和他住在一起么?”



本书作者:追月逐花,本书书名:《君子如花》,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19 14: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3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5-7    发短消息        

27楼

叶明溪一凛,脑子飞快地转了几转——虽然他一直努力营造“叶明溪和女友共住”的假象,但是还是不明确告知别人这点比较好:毕竟他们一直无法同时出现,这样说的话很是被动。但是据这家伙说他就住在他家附近,总不能跟他说“叶银秋”已经和“叶明溪”分手,而且已经搬离了吧?如果让他在听说“叶银秋”还在“叶明溪”家里出入,不就露馅了么?

他感到十分为难,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还好蒋明哲并没有继续往下问,随便找个话题岔开了。

胡扯了一通之后,叶明溪回到了林璎珞的家。林璎珞已经醒了,又在那里绣十字绣。这次她绣的是两只蝴蝶。叶明溪隐隐觉得她这似乎有“企盼蝴蝶成双飞”的意思,不由的心里微微一动,心情复杂地朝窗外看,却似乎看到铁栏杆门外有个人影一闪。

叶明溪认人的能力历来不强,看到这个人影后却如雷轰电掣般想起一个人:这不是岳金宇么?

一想起是岳金宇叶明溪就感到十分紧张,也感到十分反感。他找个机会溜了出来,在墙外的花丛后面堵到了岳金宇。岳金宇今天穿得比那天还要时髦,头发吹得一丝不苟,给人的感觉是随时可以约会。

见他如此叶明溪更感反感。冷笑着朝他靠近,却被岳金宇发现了。岳金宇看到他后微微有些惊诧,之后却笑得十分放松。

叶明溪却因此更紧张,黑着脸走近他。

“我听说了你的英雄事迹了,很不错啊。”岳金宇先和他打招呼,笑得有些坏。

“你也很厉害啊。”叶明溪冷笑着回应,“竟然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件事,还把朱成修理得……你才是最后解决问题的,当然最厉害了。”

“喔。”岳金宇耸了耸了肩,“你好像对我敌意很重啊……你们不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么?现在我回头了,为什么遭到了采花盗的待遇啊?”

“你就是一个采花盗!”叶明溪黑起脸,“林姐根本不想和你复合,等同于和你从来不认识。你现在天天骚扰她,就跟采花盗没两样!不,是跟踪狂!”

“喔。”岳金宇微微有些惊诧,盯着叶明溪看了看,“你还真和一般女人不一样……”说着嘿嘿坏笑,“以前的‘小妹’们见我浪子回头都是很感动的,有的甚至还主动帮我……”

“她们可都是被炒了!”叶明溪的脸更黑。

“啊?”岳金宇眉毛一颤,忽然凑近他压低声说,“原来是这样啊……怕丢工作么?没有关系,我可以帮你介绍更好的……”

“我可不是怕被炒!”叶明溪赶紧退后一步。“那些家伙被炒是活该……凭什么代替别人做决定!?林姐炒她们是完全正确的!”

“好吧……”岳金宇笑得有些苦涩——是因为看到他油盐不进,终于开始为难了。“你是你林姐的忠心好妹子……不过正因为你忠心,我还是要多劝你几句……古语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婚。我是真心悔过,希望能再给她幸福。她是因为被我伤害了,所以被气恼蒙住了眼睛……而你,恐怕就是因为太年轻,看不远……你没有想过你这样其实是堵住了你林姐再次获得幸福的大门呢?”



本书作者:追月逐花,本书书名:《君子如花》,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1 14: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3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5-7    发短消息        

28楼

  “我没有觉得。”不知为何,听到这话后叶明溪异常愤怒,“她离开你是完全正确的……因为你出轨了!如果她回到你身边,天知道你会不会再出轨呢!?”

  “我不会再出轨了啊。”面对叶明溪的指责,岳金宇竟然不以为然——是他根本就不以为然还是完全藐视叶明溪?

  “那你当时为什么出轨了?”叶明溪更加愤怒。

  “当时嘛……”岳金宇咂了咂嘴,“当时是我一时……也许说了你不懂,人在刚成功的时候,所有坏念头都会跑出来……而且我刚成功的时候,因为之前奋斗得太累了,所以心理暂时有些老化,求偿心理也有些严重……而那些年轻小姑娘是有效的……让我找回青春感觉并满足我的求偿心理的东西……”

  “看吧!你还是喜欢年轻小姑娘!”叶明溪异常愤怒地打断他——在他看来岳金宇这简直是在解释出轨必要出轨有理,“既然如此,你干嘛还要来纠缠林姐!?还想再伤害她么?”

  “我就说你不懂吧。”岳金宇打了个哈哈,“我刚才不是说么?那些小姑娘只是‘东西’而已……而你的林姐却是我喜欢的女人。东西能跟人比么?”

  他的比喻打得很是另类,却很是到位,叶明溪一时语塞,想了半天才想到话回应,“可是你还是需要那些‘东西’的吧?你现在是觉得‘人’好,但是如果再过几年,你又觉得她缺少你需要的东西,你再抛弃她怎么办?”

  “哎呦呦。”岳金宇皱眉而笑,“你看你说的……就好像你的林姐是个皱皮老太太一样……”

  “我没有!”叶明溪涨红了脸——其实他没有贬斥林璎珞的意思,但被岳金宇这样说还是让他又羞又恼,“她依然很有魅力……一般人都不会离开她……但是你和其他人不一样……谁知道你怎么想的!?”

  “我可没有离开她啊。是她坚持要甩我。”岳金宇嘴一撇,露出一副苦相。

  “你别胡扯!林姐已经跟我说了,你当时对她很冷漠!不主动甩也是间接甩!”

  “冤枉啊冤枉!”岳金宇大声喊冤,“谁间接甩她了?当时是我笨,听信了一个二百五的话,说什么我当时条件比较好,小络肯定不敢真要和我离婚,顶多只是赌气撒娇,叫我不要示弱,之后就更好管老婆……没想到她一点都没跟我玩虚的,说离就离了……我再放下架子回来追,已经来不及了……我一时火上来,就把这二百五和他妻弟全都炒了!”

  叶明溪哭笑不得,而听他一声声地喊冤,不由得更感厌憎,“好了,别喊冤了!其实不管离不离婚,出轨就代表着厌倦!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毛病,但是你之前厌倦过她,之后说不定也会厌倦她……被伤一次也许能挺过来,再被伤一次的话是绝对伤不起的!”

  “我不会再伤害她了。”岳金宇嘻嘻一笑。“人有时候就是奇怪。在拥有鸡腿的时候,会忽发奇想想尝尝青菜。结果青菜弄到了。鸡腿却飞了,我真是后悔不迭啊……”

  
  本书作者:追月逐花,本书书名:《君子如花》,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