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如是我闻神鬼轶事之《灵骨记》

头像
6248981119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8-01 12: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5-15    发短消息        

141楼

二人运足劲力拍开了已经快倒下来的棺盖,形成与起尸面对面的局势,正欲运掌力拍向起尸,拍得他们脑浆迸裂失去战斗力时,想不到两具起尸的速度比他们还要快,掌力到处两具起尸非但不加躲闪,用头颅硬生生的接下了他们一掌,同时朝着他们二人也拍出一掌,速度快的骇人,几乎是与他们打到起尸的同时,起尸的掌力也打到了他们二人,可是起尸明明是后发的掌力,真是后发而先至。
两人几乎在同一时刻被起尸的掌力震的倒退好几步,只觉得胸口一股力量不停翻涌,急忙运动内力收敛心神,才压住那股汹涌翻腾的力量。
刚刚那一掌拍在起尸脑袋上,就像拍在一个铁疙瘩上一样,居然震的二人手臂发麻,不停的颤抖,二人对视一眼,脸上都闪现一丝惊异的表情,没想到这起尸居然如此厉害,真的筋骨如铁石一般,而且打出的掌力也是如此骇人,仅仅一掌,就让二人难以承受,险些吐出血来,看来八阴聚尸阵的威力果然名不虚传。现在两个起尸就已经很难对付了,待会八具起尸全部出来,岂不是完全没了胜算。
就在这时,那两具起尸已经从棺材中慢慢的爬了出来,动作流畅,没有一点僵硬之感,如果不是看到他们的面部,他们的动作简直犹如活人一般无二。看来这些起尸完全不算僵尸一类,正如传闻一样,变成了半人半鬼的怪物。
经过刚才与起尸硬拼了一下,黄三爷和严老爷子都吃了小亏,不敢再贸然出手,只是做出防御状态,准备抓住对方的破绽再奋力反击。
只见那两个起尸朝着他们走了过来,脸上毫无任何表情,突然振臂一挥朝二人打来,胡三爷和严老爷子急忙闪动身形避开对方的攻击,起尸一击未中,稍微迟疑一下,回头看见二人闪去了一边,转身又朝二人打来,二人再次闪避,起尸再次扑空,收了招式后回头寻找二人的踪迹后,又再次打了过来。
几个回合下来,胡三爷和严老爷子也摸清了起尸的特点,尽管这些起尸筋骨如铁石,刀砍不进枪扎不透,力大惊人,速度奇快,但是心智未开,完全没有思想,只是惯性的向活人发起攻击。
只要两人尽快躲闪,起尸也拿他们无能为力,并且还有机会发动反击,只是起尸一身的铜皮铁骨,单靠二人的双手恐怕不会伤及起尸,再加上现在是两具起尸,其他起尸马上就要出棺了,到时候双拳难敌四手,二人的命运依然堪忧。
就这样,二人只是闪身躲避,并不和起尸正面交锋,只是偶尔瞅准机会见起尸露出破绽,随即打出一拳在起尸身上,但打出去的拳头就像打在包了一层皮革的铁人身上一样,非但起尸安然无恙,自己的手背还会震的生疼,到后来二人只能闪避,不再回击。
就这样坚持了一袋烟的功夫,其他六具棺材的棺材都停止了震动,棺材盖子已经敞开大半,一具具的起尸开始往棺材外面爬,六具起尸相继从棺材中爬了出来,那场景简直骇人之极。
胡三爷和严老爷子暗道不好,单单两具起尸已经让他们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现在八具起尸凑齐了一起进攻,二人肯定再无招架之力,肯定要命丧当场!
胡三爷一边闪躲一边喊道:“老爷子,不如先撤吧,好汉不吃眼前亏!等我们找回得手的法器,再回来收拾这些畜生不迟啊。”
严老爷子现在已经被三具起尸形成三角形围了起来,左突右闪的回应道:“恐怕来不及了,我被他们围住,冲不出去了。”
胡三爷喊道:“稍安勿躁,我来帮你。”说着话闪身朝严老爷子这边奔了过来。
“你先走!”严老爷子喝道:“能走一个算一个,不能全死在这里。”
哪知胡三爷根本不理会严老爷子,朝着围攻严老爷子的三个起尸奔了过来,身子一侧用肩膀的力量奋力一撞,撞飞了其中一个起尸,但是自己的肩膀立刻被一股力道反弹回来,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肩膀上只觉得火辣辣的痛。
  TOP
头像
6248981119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8-01 12: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5-15    发短消息        

142楼

严老爷子见胡三爷撞飞了一个起尸,面前顿时空间大开,立刻闪身从空隙中钻了出来,二人调转身形正欲逃出战团,哪知道一转身,登时脸色一惊,其他起尸已经围了过来挡住了二人。
二人无奈的苦笑摇头,只能左避右闪的与八具起尸周旋,不消片刻二人就看出了门道。想不到这八阴聚尸阵最厉害地方并不是这八具起尸本身,而是起尸的步法阵型,居然完全依照了阴阳八卦的阵法进行排列组合,不论你如何闪避突围,貌似已经摆脱了起尸的围攻纠缠,闪到阵型之外,但是一瞬间又有起尸挡住你的退路,根本就无法真正突围出来。
胡三爷和严老爷子都是精通玄学的高手,对各种阴阳阵法甚是熟悉,看到这些起尸运用的阵法后都倒吸一口凉气。本以为这些起尸就是仰仗铜皮铁骨力大无穷伤人性命,可绝对想不到他们居然依照阵法的演变围困对手,看来这一仗真是要九死一生!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起尸的包围圈变得越来越小,胡三爷和严老爷子背对着背面对八具起尸的包围圈已然是强弩之末,只能奋力招架抵抗。
胡三爷忽然大喝一声道:“奶奶的,想不到我胡老三今天阴沟里翻船,要死在这群畜生的手里。”
严老爷子喝道:“能走你就走,不要管我了!”
说着话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只手掌朝他打来,严老爷子头朝一侧闪避,正欲打出一掌反击那攻击自己的起尸,但是掌力挥舞间突然看见站在身前的起尸不是别人,正是他曾经见过的张丽姑的尸身,严老爷子顿时吃了一惊,轻声“啊”了一声,居然硬生生将打出的掌力收了回来。
哪知道这一收掌力不要紧,张丽姑的双掌再次击出,只听得“嘭”的一声,张丽姑的双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严老爷子的胸膛,严老爷子顿时觉得胸膛一股力量开始翻涌奔腾,一口鲜血足足喷出三尺多远,随即身子也被掌力震的飞了出去,重重的跌落在地,眼前一黑已然站不起来,晕厥过去。
胡三爷见状大怒,二目露出骇人的凶光,不禁大喝一声,用足了全力朝身边几个起尸打了过去,也顾不得打出去的拳头被震的钻心疼痛,勉强把面前几个起尸打退了几步,硬生生杀开一条血路,朝严老爷子奔了过去。
起尸哪会让胡三爷逃脱,见胡三爷奔到严老爷子身边,正欲扶他起身时,起尸再次围了过来,其中一个站在最前面的起尸抢先抬手朝胡三爷背心就是一掌,打出那一掌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大奎的尸身。
胡三爷只觉得背后掌风呼呼作响,正欲躲闪间,哪知那掌力来的实在太快,已然避无可避,胡三爷双眼一闭暗自叹息道:“罢了,我命休矣!”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TOP
头像
6248981119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8-01 13: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5-15    发短消息        

143楼

三十八

艺高人胆大的胡三爷一双肉掌力敌八具起尸要救严老爷子,无奈双拳不敌四手,饿虎难敌群狼,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胡三爷眼瞅着就要命丧当场,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李大奎的尸身朝胡三爷的背心打出一掌的同时,一条人影斜刺里飞出,胡三爷只觉得眼前黑光闪耀,耳边风声呼呼作响,紧接着耳后传来一声闷响,李大奎的掌力被震开,与此同时一个人影落在胡三爷身后。
胡三爷回头定睛一瞧,不是别人,正是杜心武!
“杜兄弟!”胡三爷惊道:“你怎么来了?”
杜心武哈哈一笑道:“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啊!”
八具起尸哪里容得他们说话,眼见李大奎被杜心武挡了回来,死死盯着杜心武,突然阵型变换将三人围在中间。
杜心武手持乌金剑,将剑身横在胸前,冷冷注视着八具起尸,在阳光下乌金剑闪耀着奇异的光泽,那光泽越来越大,好似吹气一般,剑身不消片刻居然笼罩了一层微微泛黄的光芒。
“乌金剑!”胡三爷嘿嘿笑道:“想不到杜兄弟手里还有这样的宝物,看来我们今天能杀出去了!”
只见那八具起尸只是围着杜心武三人,并不急着进攻,偶然一个起尸跳进站圈,可是当杜心武挥动乌金剑时,那起尸又立刻逃开,显然是对杜心武手中的乌金剑颇为忌惮。
见起尸忌讳乌金剑的威力,杜心武稍稍安心一些,忙回头询问严老爷子伤情。
胡三爷扶着倒在地上的严老爷子叹道:“老爷子年纪大了,又受了重伤,恐怕……”
杜心武多日来都陪在严老爷子身边,爷俩已经是忘年之交的交情,嫉恶如仇性格率真的杜心武对严老爷子也敬重有加,这次破阵深知极为凶险,可是听到胡三爷的话,显然是说老爷子凶多吉少,当时心就是一沉,不禁暗自叹息,世事难料福祸无常。
只听胡三爷道:“杜兄弟,我们赶紧杀出去,也许老爷子还有救。”
杜心武回头看了二人一眼,点点头,突然双眼露出一股杀意,挥动手中乌金剑,便朝其中一具起尸刺去。
那起尸虽说是铜皮铁骨,但是见了乌金剑也不敢硬碰,闪躲一下掌心从下而上朝着杜心武的软肋击出。杜心武身子一旋,灵巧的躲过这一掌,剑身放在胸前借助用身子旋转的力道顺势一剑横着朝起尸的脖颈横砍过去,身子的旋转力量加上手臂挥剑之力,这一剑势大力沉简直就是气冠山河之势,看来杜心武是运足了内力,要一招之内取那起尸的首级。
那起尸见状不妙,身形快如闪电,双掌交叉横在身前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剑身与起尸手掌碰撞,顿时一股力道四散开来,直震的身边的苇草都不停的晃动起来,那起尸立刻被剑气逼的向后踉跄几步,一条腿向后用力的撑住地面方才站稳,护住脖颈的双手手掌上,已经被乌金剑击出一条黑色的印记,泛起丝丝黑烟。
起尸被伤!
  TOP
头像
6248981119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8-01 14: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5-15    发短消息        

144楼

杜心武心中一阵喜悦,只要能伤这些东西,就不愁杀不出去了,想不到这乌金剑的威力如此惊人。可是这股喜悦之情稍纵即逝,余光中瞧见其他几具起尸已经朝胡三爷和严老爷子围拢过去,心道一声不好,那些起尸显然是要围攻没有防御能力的胡三爷和严老爷子,杜心武赶紧挥剑来在胡三爷和严老爷子身边与几具起尸战做一团。
严老爷子已经深受重伤,气息微弱,命在旦夕,胡三爷在旁保护,只有杜心武一个人与八具起尸周旋,尽管手中乌金剑威力巨大,那些起尸再也不敢硬碰,瞧见杜心武剑到之处,立刻闪身躲避,可是毕竟一人之力有限,杜心武与起尸打斗的同时又担心起尸攻击手无兵器的胡三爷和严老爷子,难免顾此失彼、捉襟见肘。
杜心武左挡右突,奋力的拼杀,可无奈那些起尸身形实在太快,根本打不中要害,而且好似根本不会疲累一样,几百个回合下来,杜心武的头上已经渗出汗来,体力渐渐不支,可是那些起尸体力非但没有下降,好像动作却越来越迅速,眼见杜心武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在一旁的胡三爷看的心急如焚,可惜为了护住严老爷子,自己又帮不上忙,也不敢大声呼喊,怕让杜心武分心,简直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干着急又没办法。
又过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杜心武终于支持不住,被一具起尸抓住破绽一掌打中背心,只听“嘭”的一声闷响,这一掌打的势大力沉,杜心武的身子飞出去一丈多远,“噗通”一声跌倒在地。
胡三爷顿时一惊,懊恼的狠狠一拳打在地面,恨自己不能帮忙,枉被玄门江湖人称黑罗刹,看来今天一战,是要败在八具起尸的手下,就算可以勉强突围,以后也没颜面再担当这黑罗刹的名头了。
起尸见杜心武被打倒在地,瞬时间围攻而上,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八具起尸便聚在杜心武的身边,伸出双手,一齐向杜心武狠狠拍去。
胡三爷暗道不好,八具起尸十六个手掌,若真拍在杜心武身上,莫说保命,杜心武肯定被拍成烂泥不成。
胡三爷暗自叹息一声,还是自己本事不到家,学艺不精,不但没办法破阵,还让严老爷子受了重伤,连累杜兄弟搭上一条性命,以后恐怕再无颜面在江湖立足了。
正暗自叹息间,八具起尸的掌力已经拍下,就在这千钧一发,杜心武的性命岌岌可危之际,突然万道霞光从杜心武身上射出,霞光五彩斑斓犹如雨后彩虹,甚是绚丽夺目姹紫嫣红,只在顷刻间便冲上云霄四散开来,气势如虹的万道霞光瞬间笼罩大地,贯穿东西南北,在它的映射下,顿时让人觉得气血充盈,心静如虹,一股莫名的力量贯穿苍穹大地之间,仿若整个世界变成一片宁静祥和的净土一般。
这一切发生的既突然,又无声无息,八具起尸在这霞光冲出之际,立刻被那股力量冲击的朝四面八方飞了出去,相继跌落在地,就在起尸落地的同时,霞光瞬间收紧,消失于无形之中。
  TOP
头像
6248981119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8-01 14: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5-15    发短消息        

145楼

杜心武身子在地上一弹,从地上窜了起来,看着身边倒地的起尸,回想刚才起尸围攻时突然出现的霞光,再摸摸自己身上并无半点伤痕,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不明所以。
胡三爷也被这一幕惊呆了,就在片刻之前,眼见就要惨遭厄运的杜心武,突然被一片霞光笼罩,不但击退了八具起尸,而且杜心武居然并无半点伤痕,这一切发生的又如此突然,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已经结束,实在太过玄妙了。
杜心武仍思索着到底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突然胡三爷大叫道:“杜兄弟,他们又来了,小心呐!”
杜心武一惊,目视四周,只见那些被霞光击退的起尸,一个个从地上爬了起来,又朝他奔来将他围在中间。
杜心武无奈的苦笑,这些起尸真是属狗皮膏药的,想甩都甩不掉了,难道还要再来这么一次被打倒在地,然后被霞光所救么,这么下去岂不是没完没了了,再拖延下去,起尸非人非鬼,没有一点疲惫之意,可自己这肉身凡胎,早晚得叫这些起尸拖垮了不行。
眼下看来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硬撑下去了。
可是就在八具起尸正欲再次向杜心武发难之际,只听得不远处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姥姥,找到了,他们在这边呢!”
声音听上去很耳熟,但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在哪听到过。
紧接着又传来一个较为苍老的女人声:“找到就好,快过去看看,别让那些怪物伤了人!”
杜心武和胡三爷都听到了那一老一少的对话声,寻声望去,只见从芦苇荡外面太阳升起的方向,在阳光的掩映下飘忽过来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由于是面对阳光,只能看到两个身影飘来,却难以看到对方的面貌。
正纳闷来者到底是谁,是敌是友时,那对身影轻飘飘的落在八阴聚尸阵中,只见一老一少两个女子,全身上下一身白色衣衫,就连衣服上的花纹都是用纯白色丝线绣制,这一身打扮实在是太怪异了,就连八具起尸都一齐朝她们望去,竟然怔住了。
年老女子朝着胡三爷深施一礼,又朝杜心武微微一笑,道:“杜先生,几日不见,一向可好啊?”
瞧这一老一少两个女子,杜心武却是认识,不是别人,正是前几日在郊外碰到的那祖孙俩,当日她们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让汪捕头着了她们的道,后来又引诱一行人到荒郊野外的地洞口里,恶战那条怪蛇,不过却因此让杜心武发现了乌金剑和飞龙经两件宝贝,杜心武见到这对祖孙竟然一时语噻,脑子里的疑问太多,一时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老妇人道笑道:“杜先生,你想说什么我知道,不过眼下还是先除掉这些怪物,你的问题,老太婆后头再跟你细说。”
不等杜心武开口,转而向胡三爷说道:“三爷,这两个包袱可是你和严老先生的?”
这时大家才发现,老妇人和小女孩手上各拎着一个包袱,定睛一瞧,可不就是被惊马带走的包袱嘛。
胡三爷上下打量着祖孙两个人,目光里充满了狐疑之色,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老妇人仍然笑容可掬道:“三爷猜的不错,不过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说着把手中的包袱递给了胡三爷接着道:“先除了这八个怪物再说。”
一看这对祖孙原来是帮忙的,胡三爷和杜心武心里一块石头算是落地了。
老妇人对小女孩道:“小白,过去帮忙照顾老爷子。”
那叫小白的女孩子伶俐可爱的点了点头,跑到严老爷子身边将他扶住,对胡三爷道:“三爷,你去打怪物吧,让我来照顾老爷子。”
胡三爷脸上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心道想不到自己闯荡江湖多年,今天要让一老一小两个女子来帮忙了,不过眼下也顾不得许多了,从包袱里抽出一把尺余长的桃木剑,又摸出几道灵符在手,看着眼前的八具起尸,想起这次不慎丢了法器,才被八个起尸围攻,害的严老爷子生死未卜,又差点连累杜心武死在起尸掌下,不由得怒气灌顶,二目赤红,挥剑便刺了过去。
说来也怪,祖孙俩落在八阴聚尸阵中时,八个起尸居然怔在当场没了反应,可是就在胡三爷挥剑刺过去的时候,起尸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动作依然迅捷无比,和胡三爷战做了一团。
看到胡三爷加入战团,杜心武又来了精神,一抖手中的乌金剑,也朝身边的起尸砍杀过去,那老妇人默默的注视着他们争斗,并不出手相助,只是静静的观察局势。
只见胡三爷手中所持的虽然只有一尺多长的桃木剑,但是威力却非同小可,但凡与起尸接触,起尸的身体便被划出一道伤口,伤口外翻,不见流血,只能看到一丝丝的白肉。争斗中如果找到起尸破绽,胡三爷就会朝起尸拍出一道符咒,顿时“嘭”的一声,烟雾四起,将起尸震出丈余远,倒在地上显得痛苦无比,一时之间竟然站不起来。
杜心武见胡三爷手中符咒厉害,大喊道:“三爷,你的符厉害,分我几张用用呗。”
胡三爷打倒了几具起尸后刚才积郁在胸中的闷气才释放出来,听杜心武要符不禁哈哈大笑道:“杜兄弟,不是我小气啊,这符咒打出时要默念口诀才有效力,你不会口诀给了你也是白费。”
“那你就没有不用念咒就能用了符吗?”杜心武急道。
“对付这些怪物,普通的符恐怕镇不住他们。”黄三爷一边打一边回答道
杜心武听罢,只得摇头苦笑。
这时,站在一边观战的老妇人突然开口道:“杜先生,用你的中指之血灌于剑身,便可斩妖伏魔!”
杜心武听了心头一震,不知道老妇人说的是真是假,但是眼下无暇思考真假了,索性先做了再说,于是将左手中指置于剑身轻轻一划,手指被锋利的乌金剑划破,立刻鲜血冒了出来流淌到剑身上,就在这一瞬间,只见剑身笼罩的黄色光芒突然变得赤红一片,红的简直像要滴出血来一般。
杜心武吃了一惊,心中暗道老妇人说的没错,原来乌金剑还有这般用处。
随即杜心武信心大增,挥动宝剑刺向起尸,哪知道这一刺之下,起尸的尸身立刻泛起一股浓浓的白烟,烟雾升腾在寒风中弥漫散开,立时一股扑鼻的腥臊味道直往鼻子里头钻,紧接着起尸倒在地上,身体抽搐一阵便没了动静。
杜心武和胡三爷大喜,想不到老妇人一句话,那么简单就收拾了起尸,于是二人忍着那腥臊的味道,不出片刻便将八具起尸接连砍杀在地,那些起尸倒地后身子不停的抽搐一阵,没过多久便没了动静,镇中立时变的一片萧瑟静谧,四处飘散着起尸身上发出的腥臊恶臭的味道。
看着倒在地上的八具起尸和那八具埋在土中的红色棺材,胡三爷和杜心武相互对视一下,不免苦笑,八阴聚尸阵险些要了他们的姓名,如果不是那对祖孙及时赶到,现在他们肯定已经到阴间见了阎王,人之生死命运看似真的不可捉摸,似乎冥冥中真有定数在起着作用。起尸倒地,八阴聚尸阵已破,这一战一波三折,惊心动魄,回想起来简直犹如做梦一般。
这时胡三爷和杜心武忽然想起重伤的严老爷子,回头望去,小白正抱着二目紧闭的严老爷子,二人忙奔了过去看望老爷子的伤势。
此时小白也顾不得寒凉,呆呆坐在雪地上,表情木讷,眼睛里含着泪光。
看到他们朝严老爷子奔了过来,面无表情冷冷说道:“已经死了!”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TOP
头像
6248981119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8-07 14: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5-15    发短消息        

146楼

三十九

“死了!”
胡三爷和杜心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忙俯下身一个探其鼻息,一个把其脉搏。
片刻后二人对视一眼,都摇了摇头。
老妇人心也是一沉,忙迈着小碎步过来查看问道:“小白,你确定?”
小白抬起头,眼睛里满是泪光的点点头。
老妇人叹息一声道:“生死有命啊,小白你也尽力了。”
小姑娘看上去很伤心的样子,但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硬是忍着没落下泪来。
这一幕被胡三爷和杜心武看在眼里,都不明所以,难道这祖孙俩和严老爷子有什么渊源是他们不知道的吗?
杜心武实在忍不住疑问:“你们到底和严老爷子什么关系?”
小白看看看看老妇人,老妇人点了点头,小白缓缓道:“和老爷子没关系,但是和老爷子的儿子还有李先生有关系。”
杜心武不解,一脸疑惑问道:“小姑娘,你再说清楚一些,你这样说我着实不明白。”
原来,这叫小白的姑娘,就是李贺年和严和平当初在北京金大牙的家里,降服的那个白毛黄鼠狼,李贺年的灵骨降服了小白,严和平非但没有治罪与她,还帮她扶正增加了她百年的到行,小白感恩戴德,回家后和她姥姥,也就是身边这位老妇人如实诉说,老妇人说修炼的灵物更应该知恩图报,要找机会报答李家和严家。
后来小白知道李、严两家相继来了天津,和姥姥尾随两家人一起来了天津,寻找报恩的机会。
严老爷子和杜心武也是她们祖孙故意设计引到大蛇的洞穴,灵物修炼都有感应,祖孙俩暗中查到有一大蛇在此修炼,所以故意把他们引过去,为的就是让他们取得大蛇看守的乌金剑和飞龙经,这两件宝物非但是稀世之宝,而且还能有助于他们这次破除八阴聚尸阵之用。
“原来如此。”杜心武恍然大悟道:“在北京金大牙家中的事情我略有耳闻,想不到你们一直跟着来了天津。”
  TOP
头像
6248981119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8-07 14: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5-15    发短消息        

147楼

小白带着哭腔道:“只是没能救下老爷子,严先生也在北京投河自尽了。”
胡三爷此时一脸的怜惜,摸着小白道:“傻孩子,命由天定,你有这份心就好了。”
老妇人也劝道:“胡三爷可是道行高深之人,听三爷的话没错。”
杜心武叹息道:“你们要是能早点来,说不定老爷子就不会……”
老妇人忙到:“杜先生有所不知,胡三爷道行高深,我们这样的修行,在三爷面前轻易不敢露面。”
杜心武一脸疑惑的看着胡三爷。
胡三爷苦着脸叹息道:“所以说命由天定,命由天定啊!”
“那你们后来怎么又现身了?”杜心武问。
老妇人道:“我们取了三爷的法器,暗中观察,如果你们可以脱困,我们便不再现身,如果身处险境,老太婆和这小丫头,就是一死,也得出来帮忙了。”
杜心武疑惑道:“为什么你们出现后,那些起尸都不动了呢,三爷,您不觉得奇怪吗?”
三爷朝老妇人问道:“这要感谢小白的姥姥了,老人家,这次叫你损了不少道行吧?”
老妇人微笑着摇头:“只要能帮上忙就好,损失一些道行算什么。”
杜心武更加疑惑,忙急道:“你们可急死我了,我不是修道之人,不懂你们的意思,能不能说些我能听懂的话。”
胡三爷沉声道:“你别看她们来了没动手帮忙,但是刚才要不是她们祖孙俩用自己的道行暂时镇住了起尸体内的魂魄,令起尸动弹不得,我们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但是仅仅就是这么一会的功夫,就让她们损失了不少的道行。”
杜心武挠挠头:“太深奥,反正我是不懂,不过用中指之血侵染剑身,也是您看出来的么?”
老妇人点头不语。
胡三爷道:“杜兄弟,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紧烧了这里,去看看你派出去另外一路的兄弟那边情况怎么样了,还有不少的孩子等着他们搭救呢。”
要不是胡三爷的提醒,杜心武差点忘记还有这事,忙点头称是。
烧掉八阴聚尸阵前,杜心武找到守在芦苇荡外面的捕快,去寻了两辆马车,将严老爷子、李大奎还有张氏姐妹的尸身放在一辆车上,其他五具尸体放在另一辆车上,准备运回天津城。
然后用胡三爷的秘制药粉,洒在八阴聚尸阵四周,只见胡三爷手一抖,一道黄色灵符打出去,顿时火苗四溅,迅速燃烧了起来,那火苗很奇怪,天干物燥的天气,芦苇粘火即着,可这火却只烧着棺材,那些芦苇居然毫发无损,看的杜心武目瞪口呆。
  TOP
头像
6248981119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8-07 15: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5-15    发短消息        

148楼

一切安排停当,杜心武一行人出了芦苇荡,发现吴二哥和几位洪门兄弟早就在芦苇荡外面等着他们了,不禁抬头看看太阳,约莫已经是正午了。
走近了一看,吴二哥脚下,一个人被五花大绑的绑着,嘴里塞了破布,无精打采的蜷缩在地上。
“这是谁?”杜心武问道。
吴二哥道:“这王八犊子就是戴富有,我们摸到他们藏孩子的地窖里时,这小子正准备下手杀人呢。”顿了一顿痛骂道:“简直她妈不是人,要不是得带他来见大哥,早就把这小子活剐了。”说着一脚狠狠的踢在戴富有身上,戴富有一脸无辜的发出“呜呜”声。
杜心武道:“别着急,早晚让他不得好死。”说着话狠狠瞪了戴富有一眼。
吴二哥摸摸头道:“大哥,还有一件事,没办好。”
杜心武“哦?”的一声:“什么事?”
“戴富有其实不是这里的管事人物,这王八蛋就是一个跑腿的,管事的另有其人。”
“谁?”杜心武忙问:“查到了吗?”
吴二哥点点头,道:“那人叫田彪,咱们兄弟明明已经跟上他了,可是那小子比泥鳅还滑,跟到半路让他溜了。”
“田彪?!”杜心武脸色一变:“怎么又是他!?”
“大哥你认识田彪。”
杜心武点点头,若有所思道:“回头跟你细说,走,先回去接我两位哥哥。”
一行人回了客栈,见了李贺年和张氏兄弟,杜心武把前后事情详细说了一遍,说到严老爷子仙逝时,众人都忍不住落下泪来,大家都不停的安慰李贺年,让他节哀顺变,李贺年当然明白,但是仍忍不住默默落泪了好一会。
中午随便用了一些吃食,洪门兄弟和捕快回房休息去了,胡三爷也告辞回了胡家,给本家侄子办丧事,还要处理一下其他几个被恶鬼勾走的魂魄,否则它们就真的成了孤魂野鬼了。
和李贺年、杜心武约好,办完了侄子的丧事,马上赶过来帮着严老爷子料理后事,还有老爷子放在葫芦里的八个冤魂,除了胡三爷也没别人能处理的了,何况严老爷子仙逝前,胡三爷亲口答应了他要下阴一次,帮着李大奎和张氏双女轮回投胎到好人家,让这几个苦命的孩子下辈子多享些福少吃点苦,胡三爷是个吐口唾沫砸个坑一言九鼎的主儿,答应了严老爷子的事情,不管怎么着也得把这事给办了。
送别了胡三爷,杜心武怕李贺年伤心过度,陪着李贺年聊天说话,直到深夜困了,二人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行人带着十几个被拐带的孩子,押着戴富,两辆大车拉着九具尸身往回走,这一路人浩浩荡荡回了天津城,引得天津城里的老百姓都忍不住停下脚步凑过来看热闹,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纷纷。回到天津后将被拐带的孩子、恶贯满盈的戴富有还有那八具尸身交给天津府,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官面儿上的人办了。
一下子破了丢童大案,孩子也找到了,案犯戴富有捉拿归案,还捎带脚找回了失踪的八具尸身,既可以不得罪张仁权和张曾歇两位上官,又对李鸿章老爷子那边有了交代,天津府甭提多高兴了,对李贺年和杜心武千恩万谢。
杜心武和李贺年处理完官面的事,赶紧回家给严老爷子办丧事。
回到家看到严老爷子的尸身,一家人痛哭流涕,伤心不已,搭起灵堂操办丧事,张氏兄弟、天津府、胡三爷、宋家人等都过来吊唁,天津府还找了当地的堪舆先生,为严老爷子找了块上佳墓地,给严老爷子做了法事后下葬。
李大奎和其他几具尸身的主家,各家各户认领尸身回去安葬,但是张氏双烈女案,由于张仁权和张曾歇出面调停的关系,成了轰动天津卫的大案子,张氏姐妹的丧礼真可谓是风光大葬。
出殡的一大早,一街两巷早就站满了人了,都等着看看这两个贞烈女子的葬礼是什么样子。快近中午了,送葬的道队这才过来了,最前边儿是执事开道,紧接的一队官府的人跟着,后边有三丈六的铭旌幡,接着是纸人纸马,什么开路鬼、打路鬼、秦琼、敬德、神茶、郁垒四大门神,应有尽有,纸人过去,童引法鼓子弟文场,七个大座带家庙,素静回避牌,外打红罗伞一堂,四对香幡,八对香伞,僧道檀尼请全了一百六十名,道队当中,两口金丝楠木的棺材,挂茵陈里儿,上黑漆,三道大漆,挂金边儿,头顶福字,脚踩莲花,那叫一个贵气。
两口棺材各是八人杠抬着,杠夫一个个红缨帽、绿架衣、剃头、洗澡、穿靴子、挽穿套裤。后边儿,各界亲友送殡的两千多位,个个胸前都带着白花,亲友中数一位中年妇人哭得是最惨了,哭声震天,满脸的泪痕阿,要不是四个人给架着,就能瘫倒地上,这人是谁?正是两女的亲母金氏夫人,这哭声听得人肝肠寸断,送葬的老百姓感叹惋惜之声是不绝于耳。  当时天津卫的主要政府官员以及各界的头面人物都来了,浩浩荡荡五里长的队伍,从西关出发,绕城区一周。
这件案子轰动一时,天津卫的老百姓本就爱看热闹,张氏双烈女出殡,更是引得爱看热闹的老百姓纷至沓来,闹得万人空巷,直到这件事过去很久,都一直是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相比之下李大奎和严老爷子的葬礼就没那么大排场了,其实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不管是什么人,也不管做出的是多大的好事还是多大的恶事,只要名声在外了,就有人关注,一下子就成了名人,如果没几个人知道你的存在,就算做出惊天的大好事,也没人正眼瞅你一眼,咱们老年间的老百姓只靠一张嘴作为传播媒介,有时候威力并不比灌水点赞的网络时代的传播力小。
至于戴富有,判了死罪,拉出去砍头,结果这个家伙使银子买通了牢头,在拉出去砍头的那一天用了一招偷天换日,用一个乞丐把自己的真身换了出去,可怜那乞丐替他挨了一刀,临了,这个戴富有临死前,还得拉上一个垫背的,也不知道到了阴间会有多少冤死鬼找他索命。
戴富有也顾不上一家老小了,带着钱逃到关外,打算隐姓埋名舒舒服服过下半辈子,可是他作恶多端,老天爷也看不过去,刚刚逃到关外,就被人在身后把脑袋砸的脑浆迸裂,见了阎王,偷袭他的人拿去了他带的钱财,扒去他身上的衣物,直接把尸首扔进臭水沟。关外民风彪悍,戴富有又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外地人,当他的尸首被人发现后,官府只是立了卷宗,然后就束之高阁没人过问这件案子了。
至于那块灵骨的来历,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李贺年一家人后面又会遇到什么离奇的遭遇,逃走的案犯田彪能否被绳之以法,还有八阴聚尸阵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赤阎罗和黑罗刹结下的梁子如何化解,就要等到下一个故事慢慢揭晓了。
敬请关注下一个故事!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