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123
发新话题

神话长篇小说《补天创世传》(连载中)

头像
一点风尘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8 18: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3-16    发短消息        

41楼

3.




在神石堆练完了早功,大师兄一刻也没有停留,便匆匆忙忙的,朝百花园走去。心里面只是希望,分身见到了百花仙子,就马上决定脱离出去,从今就少了一个累赘,不会跟他争抢天罗地网,也再不是阴阳之身,断了师宗的疑心,想到开心之处,嘴角露出来微笑,脚下走的更快。

本身出声,说:“也不用这么急忙忙的,就像平常那样的速度就行了。”大师兄有点诧异,说:“你已经等了几天,现在不是心急的想见到百花仙子吗,早一刻去到百花园,应该正合你意。”分身说:“我还没有想好找一样什么礼物给百花仙子,让她感觉意外惊喜。”大师兄不假思索,说:“仙子就喜欢别人疼爱,你对她多说几句甜言蜜语,就会很开心了。”

分身说:“跟百花仙子相处了五万年,感觉得到她很喜欢幻想,所以我要寻找的这件礼物一定要浪漫而且意想不到,这就需要海阔天空去思索,我已经想了一天一夜,还是没有想出一个有新意的主意。”大师兄愕然,想,这一种恋爱之心真的是难以捉摸。心里无奈,放慢了脚步。希望哄得分身开开心心的,早一刻脱离出去。


走近百花园,看得见百花仙子玲珑婀娜的背影,花蛹已经消失,无数五颜六色的蝴蝶在原来花蛹的地方盘旋,花园里面的花香更加浓郁。百花仙子正背对着来路,晨风将她长长的头发扬起。

分身说:“你停一停脚步,让我平和一下,看到百花仙子,我的心跳得太厉害。”大师兄有点心烦,停下脚步,没有做声,免得自己不耐烦的心情留露出来。分身又说:“今天你感觉到百花园有什么不同吗?”大师兄想也没想,说:“我每一次过来百花园都是这种样子,没有什么不同。花开五颜六色,无数蝴蝶纷飞,还能有什么变化?”分身说:‘每一次百花仙子出关时候花香都特别清香,你没有用心,感觉不到这种变化。“分身忽然有了主意,说:”我想到什么礼物可以让百花仙子感觉惊喜浪漫。“大师兄才来了兴趣,问道:“你打算送什么礼物?”分身说:“我打算将这五万年才积累下来的干花当做礼物送给百花仙子。这五万年来,白花仙子每一次出关,我都会采下一枝蓝色的薰衣草花,因为百花仙子最喜欢这种气味芬香的花。我每采下一支薰衣草花,都将它晒干了,然后放在睡觉的床底下。”

大师兄惊奇不已,说:“那我们的床底下现在岂不是已经有很多这种晒干的薰衣草花了?怎么我一点都没有察觉?”分身说:“百花仙子一千年年蝶变一次,现在床下面应该也有五十枝薰衣草花了。我也一直很奇怪,这么多年来你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大师兄愣了一会,才说:’还好掌门每一次过来都没有发现床底下的干花,否则他早就怀疑我有阴阳之身。“又想到已经在这里停落了很久,催促说:”我们进去吧,跟百花仙子打声招呼,你现在也应该心急想见到百花仙子。“

距离还有十几步,百花仙子回过了头,两颊绯红,眼睛含笑,出关之后更加美丽惊人。分身把持不住,脱离出去,从背后轻轻抱着百花仙子。百花仙子却像是毫无知觉,依旧微微笑着,对大师兄说:“听说你昨天去过大化岭一趟,差点出了事,没有伤着吧。”语气关切,像是对分身的存在毫无感觉。大师兄也没有细想,说:“只是觉得累了一点,没什么事情。等以后时间合适了再试一次。我也觉得你这一次的蝶变好像也有一点阻滞。”

百花仙子眉眼垂下下来,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说道:“这一次,我的蝶变也是半途而废。唉!”又叹了口气,继续说:“心里很烦,也不想说话。”脸上兴致索然,好像心思说下去。

又见到分身满脸的迷惑不解,心想,事情好像有点不妙。千万不要有什么变化才好,眼看分身的神态从迷惑到眉头紧锁。分身松开了手,回来合身。

大师兄心里面不想再多留,说:“那你就安静一会,我也不打搅了,明天有时间再过来走走。”


离开百花仙子,大师兄手里多了一枝蓝色的薰衣草花,知道这是分身所为,一面走一面四周看着,没有看见异常的眼光,回到住处,才松了一口气。说道:“以前还真没注意到,不知不觉就采了一枝薰衣草花回来,幸好一直没有引起怀疑。”望了望床底下,才发现下面果然有一大扎干的花枝。眉头一皱,又说道:“这么大扎的干花,竟然都没有发现,真是太可怕了。还好今晚上你全部拿去做礼品。”

依然没有听到分身说话,发现分身还在沉思。提高了声调,问道:“你开始抱着百花仙子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做声,究竟在想什么?莫非又想改变了主意?”分身回过神,低声说了一句:“刚才她的表现有点蹊跷。”

大师兄心里面只是担心原来商定的事情有没有改变,说:“我觉得很正常啊,你可以按照你之前的想法,脱离之后取一个正规的名号,跟百花仙子真真实实的去享受那种相亲相爱。”分身没有理财大师兄的提议,依旧沉溺在自己的心思里,说:“她明明感觉得到我的存在,却没有一点反应,是不是因为这一次蝶变没有效果,心绪不宁。”大师兄说:“当然就是这个原因,你今天晚上带上这些礼物过去,她觉得感动,就会像以前一模一样了。”分身说道:“但愿如此。”语气依然有点不肯定。大师兄心里还是隐隐有点担心。



还没有等到夜深,分身已经忍耐不住,带上每一次的蝶变时候采摘的数十枝薰衣草干花,过去百花园。月亮还没有升起,满天星光,百花园里薰衣草的花香还是那么浓郁。分身在白天百花仙子站立的地方逗留片刻,心里面犹疑不定,经过了几个时辰,百花仙子的心情虽然会平复一些,心里面的情爱,却不知道回来没有。

一会,才拿定主意,如果百花仙子的心情依然不好,那就先留下薰衣草花枝,第二天晚上再过来相会。

四面墙壁长满鲜花的房间,百花仙子已经在床上沉睡,星光中那张美丽的脸庞两颊粉红,朱红的嘴唇微微上翘,看上去眉宇动情,嘴角含春。分身原先的忧虑,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放落薰衣草花枝,轻声说道,我来了。我等待这一刻已经等了五万年,每一次你进入花蛹蝶变出来,花香会特别浓郁,我会采下一次你喜欢的薰衣草花枝,对自己说,这就是我们相亲相爱的见证,我们明天就可以真实的相亲相爱。到现在,已经积下了五十枝花枝,积下了这么多的期待,终于能够真真实实的一起相处,我现在的心感觉已经飞到半空中。我知道你的心里面也早已经有了我,只是不知道我的名字,没有见过我的面目,我去了一个名字叫做无名仙人。“

沉睡的百花仙子动了动,脸上更红。分身轻轻地上了床,张开臂膀,拥抱百花仙子,感觉到百花仙子玲珑婀娜的身躯很热,微微颤动,动起情来,情迷意乱,抱得更紧,正想亲吻百花仙子的嘴唇,忽然后面光亮一闪,背上一痛,像是被火烙一样。

百花仙子已经挣脱他的拥抱,张开了眼睛,往日美丽的眼睛充满愤怒,似在喷火,说:“你现在背上面已经留下了我在镜子里面施下的蝴蝶烙。”声音冰冷。无名仙人心里震骇,呆呆望着百花仙子,心头一片茫然。

百花仙子站立起来,脸庞流露着浓浓的厌恶,说:“白天你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得到,我尽量装出毫无察觉的模样,心里面却厌恶到极。自从那一天从镜子里面清楚看得见你,我就对你痛恨万分。为了断绝你的念头,也为了惩罚你,我还要装出这种动情的样子,现在想起来就想作呕。”无名仙人希望这只是噩梦,眼前却是这样真实。心里面越来越混乱,说:“我一直都感觉得到你爱我,为什么忽然会有这样的变化。”

百花仙子后退了一步,似乎不屑于跟他靠近,一面断然说道:“我根本不爱你,一直以来,我所爱恋的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像,根本不是你这种真实的脸孔。”

无名仙人忽然想起了凤凰仙子的话,说:“原来这就是虚情假意。”心里隐隐作疼痛,更加茫然。

百花仙子说:“五万年来,那个模糊的影像给我带来了甜蜜的爱恋。每一次蝶变他都采下一枝我最喜欢的薰衣草花,我感觉得到,心里很感动,也觉得很浪漫,也给我带来了许多美好的遐想。我需要的是这种虚幻的爱恋,如果你不现身,我们可以一直永远恋爱下去。”眼光缓和下来,一丝甜蜜一闪而过,又恢复憎恨,继续说:“现在你把这段浪漫的可以随意想象的恋情变成了真实的恋情,我不仅不感动,而且还憎恨你,因为你毁掉了我这段虚幻浪漫的爱情。所以我用这面镜子在你的背上落下了蝴蝶烙,就是让你永远也无法想起我。只要你一想我,这个蝴蝶印就会让你痛彻心肺。我不想知道你是什么仙人,我永远不想看见你。”无名仙人才明白,原来这五万年来自己一直倾慕,爱得刻心铭骨的白花仙子,爱上的却是一个模糊的幻想。心里面又绝望又伤痛。在百花仙子鄙夷的眼神下机械的走了出去,心里面不住的想,原来这一段沉迷了五万年的根本不是爱情,只是一段虚情。

出到外面,站立在花丛当中,晚风吹过,清醒了一些,又是一阵迷茫,不知该去哪里。原来打算在三清观附近落脚,现在已经毫无可能,如果回去跟大师兄合身,一来迟早会被师宗看穿,二来大师兄已经不情愿。想了又想,始终想不出该去哪里。心里面只觉得万念俱灰,天下之大,却没有一个适合安身的地方。

六神无主,茫然地架起云来,飘了出去,越过三清观的山岭,忽然剜心一般痛,五万年的恋情只是一场梦,停留了五万年的地方,此后也再也不能回来。















  TOP
头像
一点风尘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9 18: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3-16    发短消息        

42楼


                                 第九章


                                 1.

离开了三清观,无名仙人在空中茫无头绪的飘荡了一会,四处寻找着有仙气的地方。寻觅了一会,发现了西北方向的仙气微弱的一处山林距离最近,寻了过去,心里面一面想到,既然那里的人仙气那么微弱,那些仙人仙子都只会是那种小神仙,留下来也会容易得多。

到了跟前,只有寥寥的几座大山,林木也都是疏疏落落,无名仙人暗自说道,怪不得这里的仙气这么微弱。

四周巡视,山腰之处有几处住所,停落下去,听不到询问的声音,住所里面也像是毫无声息。

朗朗的星光下面。看得见石壁上歪歪斜斜凿着几个大字:昆仑山昆仑圣教,说了一声,原来这里就是昆仑山。声音落下。一阵回声在山谷回荡。静落下来,依然没有其他任何声音回应。心里清楚,这里已经没有昆仑教弟子。

过去住所查看,果然里面都已空空荡荡,看了几间,随意进了一间住处,歇息下来。


迷迷糊糊之中,看见了一个身材婀娜美丽漂亮的仙子,温柔忘情的笑着,叫了一声百花仙子。背上忽然火辣辣的疼痛,惊醒过来,才知道做了一个梦。风从小小的窗口吹进来进来,隐隐的,外面响起了笛子吹奏的乐曲,旋律很短,似乎很熟悉,不断的重复着。听了一会,无名仙人才发现,这一段短短的像似笛子旋律是风吹在山谷里发出的声音。又眯上眼睛睡了过去,睡着之前想到,这一段短短的旋律似乎很久之前听见过。


天亮之后,山风更大了一些,呼呼作响,那一种如似笛子吹奏出来的曲子消失不闻,朝霞越过山顶洒落在山谷中,一群数十只的黑色蝴蝶在山谷的晨曦里追逐着,无名仙人心里一动,眼前的景象和昨夜的乐曲好像都很熟悉。这一个地方以前是否到来过,想了很久,没有记忆。

走上山顶,远远眺望,又有了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面继续搜寻记忆,一面想,这种情景究竟在什么地方经历过?无论怎么翻腾,还是没有想起来。



太阳西斜,天边无数晚霞,一两紫颜色的火鸦车,载着十几位小神仙,从昆仑山旁边经过,无名仙子正百无聊赖,心念一动,不如跟着这一辆火鸦车,看看这些小神仙去做什么。

腾起云,跟了上去,火鸦车里面的小神仙只顾着望着前面,一面聊天,竟然没有发现。


紫色火鸦车到了一座大雪山跟前,才在山脚下停下来。大雪山从山顶到山脚到处都是蓝色火焰的五味真火,无名仙人已经猜测到,他们到这里来是要采集五味真火。

无名仙子还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跟着下来,走下了火鸦车的小神仙已经发现。

几位小神仙叽叽喳喳商量了几句,一位女弟子招了招手,叫了一声:“你是哪一个门派的门下,为什么跟着我们到这里来。”声音又清脆,又温柔。没有丝毫恶意,无名仙人放松了下来。说:“我叫做无名仙人,无门无派,现在就落脚在昆仑山,闲着无事,看见你们的紫鸦车路过,就跟着过来了。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一面落了下来,距离火鸦车车还有二三十丈远,心里摸不清对方究竟欢不欢迎,站立不动。

发声的女弟子旁边是明仙人,说:“看起来他的眼睛很善良,没有什么恶意。”后面的女弟子说:“他的脸真英俊啊,又很和气,叫他在这里待一会,跟我们说说话,一定很开心。”其他女弟子的目光一直在专注的看着无名仙人,笑意温柔,明显都有同样的意思。

园脸的女弟子上下打量了一番,眼神更加友善,说道:“我们是紫月洞的弟子,到大雪山来采集五味真火,你如果觉得无聊就留在这里看着我们采集五味真火。我叫秋仙子,是他们的师姐,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笑意盈盈的,又上下打量了一番。


无名仙人之前在三清观已经见过他们,只是不知道他们在平常时候这么好相处。也没有说破,只是微微一笑,说“如果没有妨碍你们,我就在这里看一会。”秋仙子忙说:“没有妨碍,我还觉得很开心呢。你就在这里等一等,我们忙完了一起回去,路上可以说说话。”女弟子们心里欢喜,咧着嘴笑。

秋仙子说:“大家去采集五味真火吧。”男弟子立刻去了,女弟子却磨磨蹭蹭,慢腾腾的走了两步,又回头偷偷瞅一眼,交头接耳,吃吃笑着。秋仙子说:“你们要快点。”自己也回头瞧了一眼,四目相对,有点羞涩,忙回过头,寻找着有五味真火的地方走去。

紫月洞的弟子走到了五味真火跟前,伸出仙剑一挑,五味真火到了剑尖,依旧熊熊烧着,弟子的脸上有一种痛苦状,显然五味真火会灼伤他们,他们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带着五味真火带回到火鸦车,放到巨大的火鸦嘴边,火鸦将五味真火吸了进去,弟子脸上的痛苦表情消失,又返身继续去采集五味真火。

无名仙人看了一会,觉得自己可以帮得上忙,也走上雪山,找到一团燃烧的五味真火,依着弟子们的方法,伸出仙剑一挑,五味真火到了剑尖,却没有任何伤痛感觉,想了片刻,知道了原因:自己是九阳金身,不怕这种五味真火的炽热,自然没有疼痛感。再走几步,又去到另一团五味真火前,又用仙剑去挑,又一团五味真火到了剑尖,继续去挑,连续挑了十来团五味真火。

几位附近的弟子看见惊呆,马上欢喜地叫了起来:“原来无名仙人采集五味真火的功力这么高,也不会被五味真火灼伤,我们遇到好运了。”其他弟子听见欢叫声走过来,看到无名仙人剑上的五味真火,也欢叫了起来。

很快,四只火鸦都变得通红,吸足了五味真火,紫月洞所有弟子喜笑颜开,几个女弟子围拢到无名仙人身边,抢着说出自己名字,一个还没说完另一个打断,只听到一片尖声的吵嚷声,秋仙子高声叫了一声:“大家静一静,不用这么争先抢后的,一个个说。“女弟子一个接一个告知了自己名讳,又争先抢后问起无名仙人的话来。秋仙子又打断她们的声音,大声说:“这么说下去就没完没了,我们先要做好正事,有些话等路上再说。”一面给她们打了眼色,女弟子领会,嗤嗤笑着,不再问长问短。弟子们跟无名仙人千恩万谢,坐上火鸦车,嬉笑打闹,沿着来路飞了回去。无名仙人也乘着云,跟在后面。

一上路,紫月洞女弟子窃窃私语,一面低语,不住的,回过头瞅着无名仙人,显然在谈论着他。

很快到了昆仑山,火鸦车停下来,等着无名仙人靠近。


旁边的几位女弟子用手推着秋仙子,催促她出声。秋仙子说:”我们刚才商议好了,如果你自己在这里觉得无聊,倒不如跟我们一起回去紫月洞,那里很热闹,你一定不会觉得闷。还有,我们几个都非常喜欢你。“秋仙子用手指点了点火鸦车里面的几个人仙子。
尽管说得很直白,脸颊也有点红,秋仙子的声音,却没有丝毫的害羞,继续说:”你长得这么俊,心地都那么好,我们都很舍不得你。“明仙人也说,你今天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我也很希望你还可以继续帮助我们。”其他的男弟子,脸上都是这样期待。

无名仙人思索了片刻,心想,既然在这里这么孤独,过去紫月洞落脚,也不失为一种选择。说:“这也好,紫月洞那么热闹,总比我自己在这里孤单冷清要好得多。”

听到无名仙人答应下来,紫月洞所有弟子一起欢呼起来。



  TOP
头像
一点风尘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30 18: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3-16    发短消息        

43楼


                                2.



火鸦车到了紫月洞前面的空地上,弟子们抢着走下来,没有像往常那样引领火鸦去洞里的炉鼎,女弟子高声叫着无名仙人名号,抢着跑去无名仙人人停落的地方,男弟子在火鸦车旁边呆呆看着。

紫月洞其他的女弟子看得眼睛发直,醒悟过来,也围拢过来,拥拥挤挤,竟然将秋仙子挤到了外面。七嘴八舌,叽叽喳喳地抢着说话。

一位梳着高高发髻眉毛细长,眼睛温和的仙子从洞里面走出来,说道:“你们怎么都没有将火鸦带进去,只顾着在外面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责备的声音也温柔。走出来的正是脾气温和的霞仙子。女弟子还是继续叽叽喳喳的跟无名仙人说话。跟无名仙人挨得紧紧的女弟子大声说:“她们都在抢着讨好新来的无名仙人呢,大师姐你也快点过来看看,这位新来的仙人人又俊美人心地又好,你也快点过来漏漏脸,说几句话,免得被他们抢走了。”

霞仙子抿嘴一笑,说:“说得这么夸张,好像没有见过好模好样的仙人一样。你们都顾着说话,连正经事都不做,这可不行。”

吩咐了男弟子将火鸦带去炉鼎注入吸来的五味真火,走了几步,朝无名仙人看了一眼,身体却像忽然麻木了,全身僵硬。无名仙人鼻梁高挺,面如白玉,目光清澈,脸上的笑容迷人。霞仙子心里面想,怎么会有这么俊秀的仙人,怪不得所有的师妹都把持不住。无名仙子正看过来,眼睛像有电一般,霞仙子脸红耳赤,感觉有点手足无措。


无名仙人说:“霞仙子好,你是紫月洞的大师姐,如果以后无名仙人有什么不当地方,还要你多多包涵。”声音不紧不慢,极有磁性,听在耳里,霞仙子一颗心像酥化了一般,说道:“你就安心在这里停落下来,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帮忙。”
忽然想到,这种事情应该由师傅做主,自己怎么就糊里糊涂答应了让他留下来,难道自己已经因为这个仙人而魂不守舍?脸颊和耳朵更加发热,又羞又愧。

还好女弟子们都没有注意到,又开始争抢着要带领无名仙人到周围走动,挨近无名仙人的女弟子声音最响,说:“你们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都很平常,还是由我带领他上去火烧岭,火烧岭不仅花草动物最多,而且也是紫月洞最特别的地方,山顶的山洞里有一个太阳湖,尽管太热上不去,在山腰远远看着,也会觉得很神奇。这才是紫月洞最有趣的地方。”

旁边的女弟子不忿,说:“好像只有你可以领他上去似的。”一面牵住无名仙人的手,说:“我也可以带你上去火烧岭,我还知道上面有几个很好玩的地方。”无名仙人说话,女弟子吵吵嚷嚷马上平息。无名仙人说道:“那就先谢过了,等我有空了,跟你们一起烧火烧点看看,我也想知道上面是什么样子,你们这么熟悉,一定不会遗漏有意思的地方。”话语不偏不倚,所有仙子都顾到了,女弟子们都很开心,有几个打算争抢牵手的女弟子,也打消了争抢之心。霞仙子心里又添了一份好感,无名先认不仅仅相貌俊秀,声音悦耳,说话做事更是非常有分寸。

外面的秋仙子心里着急,嘟着嘴说:“你们是不是先停落一会,等无名仙人安顿好了,再回答你们这些没完没了的问题。”
女弟子们没有搭理,已经七嘴八舌。秋仙子干生着气,眼睛望向霞仙子,想让她出声干预。霞仙子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也叫不动她们,便摇了摇头。

云仙子的声音从洞里传了出来,大声说道:“他们都说新来的仙人迷失了紫月洞的女弟子,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模样让这些女娃子都神魂颠倒。”话音未落,已经到了女娃子们的跟前,伸手一拨,将跟前的女孩子拨开。面对这一脸微笑的无名仙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说:“果然清秀非凡,怪不得这些女娃子都在争风吃醋。”不知不觉,平日里凶狠狠的样子消逝无影无踪,眉毛垂了下来,变成了一副笑意盈盈的温顺样子。
说:“你无门无派,真是太好了,紫月洞仙气旺盛,法力高深,上面还有仙界鼎鼎大名的殷皇,你在这里停了下来,以后一定可以炼成无上的功法。”


无名仙人说:“小仙能够在这里安落下来,已经感恩不尽。如果以后可以还可以练成高深法力,那份恩德更加大如天。以后还要师姐多多关照。”

云仙子开颜笑,又回复了爽朗的本性。说:“我叫云仙子,会照看你。”又蹬了周围的女弟子一眼,说:“你们都散开,等我和霞师姐带他去安顿。”

女弟子怕了云仙子,后退了几步,等他们走动了,还是跟在后面,一大群,走进了紫月洞。

进了紫月洞,才走几步,霞仙子觉察出异常,眼睛望着下面熊熊燃烧的五味真火,十分惊讶。云仙子望去一眼,惊叫了起来:“五味真火的火焰怎么变成了白色,炉鼎的颜色也开始改变了变了,跟前几天法宝练成之前的颜色差不多。难道这一次的五味真火有了特别的法力,改变了炉鼎的修炼时间?”回头望向跟在后面的弟子,问道:“这一次你们去采集五味真火,感觉到有什么不同?”

几位参与采集的弟子面面相觑,猜疑不定。秋仙子眼睛一亮,说:“这一次的五味真火多是无名仙人采集回来,无名仙人丝毫而不受五味真火影响,莫非无名仙人天生就有高深法力,可以改变五味真火?”


霞仙子说:“倒是有这种可能,无名仙人无门无派,竟然可以腾云驾雾,很多神仙都是前世的上仙重生过来,天生就有一种极高法力,那也不奇怪。他采集回来的五味真火的法力更强,那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如果真是这样,紫月洞的紫色炉鼎还会跟其他师叔伯同时练成,师祖殷皇的宝物也可以练成,可能这就是天意注定。”
云仙子瞪大了眼睛,欢喜之极,对无名仙人说:“你这位仙人不仅相貌俊美,功力高强,还是我们紫月洞的福星,五味真火这么旺,下一个法宝看来很快就可以练成,师傅要是知道了,不知道该会有多开心。”女弟子们望着无名仙人的眼光,除了仰慕,又多了一分钦佩。


无名仙人浑然无知,刚才霞仙子说话时候,洞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了那一段短短的熟悉旋律,想仔细再听,没有再出现。耳边听到云仙子的声音说:“我们继续走吧,先帮你安排好住处。”

继续往洞里面走了一段,无名仙人心里忽然有一种心动感觉,停下了脚步,眼睛盯着洞里深处,猜疑不已。

云仙子说:“洞里面的深处有一个月亮湖,是师傅居住的处所,现在师傅在闭关修炼,所以不能带你进去观看。我们的居住的地方距离月亮湖还有一段很长距离,所以你也不用担忧打搅到师傅修炼。”


无名仙人对云仙子的话无心聆听,心里面寻思着这种动的来由,猜疑不定,莫不是这群俏丽可爱的仙子又让自己动了心?肯定不是这个原因,自己的心里面只有百花仙子,才想起百花仙子这个名字,背上又传过来火烧般的痛。这种疼痛好像也轻微了很多。心里面又多了一层疑惑,这个地方似乎带来了很多变化,究竟是什么原因?

  TOP
头像
一点风尘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1 18: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3-16    发短消息        

44楼

  3.




走进一根形似牵牛花朵形态的钟乳石跟前,云仙子停了下来,笑着说道:“这就是我们的住处了。”

无名仙人还没有来得及发问,后面的女弟子已经七嘴八舌告诉了他:“你第一次到来,还不知道紫月洞的奥秘,你再往前走两步,牵牛花旁边的洞壁就会出现一个大大的门口,里面就是一个非常宽大的院子。”

无名仙人向前走了两步,果然看见钟乳石旁边的洞壁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洞口,洞口里面是一个宽阔的院子,有几十座竹楼,一半竹楼绿颜色,另一半竹楼粉红色,绿颜色的,当然就是仙人的住处了。无名仙人的眼光,却好像是被牵引着,望向了更远地方的一座座喽,那一座竹楼通红颜色。无名仙人感觉到自己的心被搅动了一下,问道:“那一间红色的竹楼有谁住了没有?”

后面几位女弟子一起叫了起来,说:“你千万不要挑选它。”云仙子笑出声,说:“正好,你就住到那里去,这些女娃纸的功力低微,不敢靠近,免得她们争风吃醋纠缠不休。”

霞仙子说:“那一栋楼处在一个极阳的位置,普通的神仙会觉得极其炽热,不敢靠近,所以一直空在那里,你如果能够在那里落脚,那就是一种天意,也是紫月洞的福分,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女弟子不再做声。

无名仙人飞快的去了红色竹楼,又飞快的转了回来。大家心里都明白,竹楼的炽热对无名仙人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女弟子心里面失望,都想,原来那一间竹楼真是天意注定是这一位俊秀仙人住处,以后晚上想一起聊天也很难了,只能另打其他主意。
秋仙子忽然笑出声,说:“我的功力比她们高一点,尽管还不能走进红竹楼,去到附近十几丈距离还是可以的,这样聊天比起她们远远的听不见也要好多了。”其他女弟子心里面妒忌,说:“隔这么远聊天又有什么意思,等我们好好练功,迟早会超过你,以后就可以进入竹楼一起聊天了。”霞仙子说:“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好像所有事情都很顺理顺章,可能我们紫月洞的运气来了,可惜现在师傅不在这里,师傅的法力高深,才会预知未来。”秋仙子本来还要和女弟子继续斗嘴,一下子沉思起来。





红色的竹楼有一根伸得很长的挑檐,非常醒目,无名仙人的眼光好像被它吸住了一样,忘神的凝望了好一会,一群数十只红蝴蝶从远处飞来,到了挑檐跟前,绕着挑檐盘旋,无名仙人心里面又动了几下。心头的疑惑更加浓厚,紫月洞这里似乎处处都扰动心神。莫非这真是他注定落脚的地方?


一面想着,望向了竹楼后面,那是一片更加宽阔的平原,草长莺飞,花红柳绿,隐约看见,远处的地面上,有一块巨大紫玉,却投射出一道银色的光柱,银光闪闪。

围绕挑檐飞舞点成群红蝴蝶飞了过去,越飞越远,身影却是越来越大,到了银色光柱跟前,却像被吸了进去,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吊起了无名仙人心中的好奇。心想,那个地方一定非同寻常。

忍不住,念起飞走诀,瞬间过去。到了跟前,才发现那块巨大的紫玉原来是一个紫颜色的湖泊,宽阔无比。湖泊中央,一个大大的月亮一般的圆形物体落在湖底,银光就从那里透射出来。那一群蝴蝶又在湖面出现,朝着对岸飞去,湖泊对岸竖立着一块圆圆的白色玉石,形状就像天上的圆月,中间却有几个紫色大字,前世之门,看得清清楚楚。

无名仙人默默念起来法诀,想乘云过去对岸,念了几遍,却没有云朵出现。心里才知道,在这里根本不能腾云,眼前的前世之门,现在暂时无法进入了。





到了夜晚,远处处湖泊的光柱像月亮一般,照亮了宽阔的院子,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听得出说话的弟子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听见了秋仙子子又甜美又清脆的声音,叫道:“无名仙人,我们过来接你一起出去练功了。”

走出竹楼,看见了秋仙子站在十几丈外,月光下面,圆圆脸上挂满笑容。秋仙子说:“还好云紫霞仙子还没有过来,出来的时候我们还担心她们比我们早。”无名仙人已经走近,秋仙子的声音还是那么清脆,脸上好像有了一点变化。觉察出无名仙人疑惑,秋仙子得意一笑,说:“我描了眉毛,又长又细了,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的眼睛漂亮很多了。”

后面的弟子有点不开心,高声说:"你也不要只顾夸自己漂亮,将我们托你的事情都忘了,你快点说出来。"秋仙子说:“我就要开始说了,催什么,讨厌。”脸上依旧笑开花,说:“我们大家商议过了,以后去采集五味真火,不用男弟子去了,我们跟着你一起去。这样火鸦车就可以坐下我们所有的女弟子,大家也用不着你争我抢。”无名仙人问:“如果天天都是你们去采集五味真火,会不会很辛苦?”

尽管无名仙人的声音不大,远住的弟子还是可以听得清清楚楚,都没有做声,恐怕搅乱了秋仙子的陈述。秋仙子连忙说:“跟你在一起怎么会辛苦呢。我们大家都希望可以时时刻刻跟你在一起,可惜现在你住在这里,我们不能够过来,要不然晚上练完功,一起聊聊天,看着你的样子,听着你说话的声音,一定非常开心快乐。我们想过了,我们天天去大雪山采集五味真火,功力就会提高的快一点,师傅说过采集五味真火虽然辛苦容易被真火灼伤,但是可以提高功力。还有,我们都猜想,经常跟你在一起,也会很快提高功力。习惯之后,你的心自然就会经常想起我们,以后就会主动来找我们了。”一面说着,笑得更甜。

无名仙人没想到女弟子们动的是这样的心思,心里面有点好笑,脸上没露出来,怕让她们泄气。秋仙子端详一下,开心的跟女弟子说:“他还是那样笑着,赞成我们的做法。”

女弟子们一片开心的欢叫声声,一个女弟子高声说道:“那你快点跟无名仙人一起过来,我们也要一起说说话。”无名仙人和秋仙子不急不慢的走过去,女弟子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小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急切的望了过来。



无名仙人和女弟子走了一段路,才看见霞仙子和云仙子,云仙子对着无名仙人笑笑,又瞪了一眼其他女弟子,说:“你们现在倒是齐心,一大早就找了过去。”女弟子有点心怯,依然紧紧跟着无名仙人。

出了紫月洞洞口,云仙子一把推开了无名人旁边的女弟子,说道:“你们也不用争抢了。等一会练功就由我来教他。你们一个个一点矜持也没有了,争夺的这么肆无忌惮。好像要一口将它吞进肚子一样,其他是叔伯的弟子知道了,会笑你们不要脸。丢了你们的脸也丢了紫月洞的脸。”尽管骂得难听,女弟子们脸也不红,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心里面寻找着亲近的机会。

云仙子又转向无名仙人,变得温顺和气,轻声细语的说:“一会开始练功,你就坐在我的旁边,看着我怎么做,跟着做就是了。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合着手掌,高高举起,就可以将山谷的天地灵气吸取进来。等到紫色的雾气消失,练功就结束。”



月亮慢慢升高,紫色的雾气从四面山头涌下来,越来越浓。无名仙子在云仙子不远处打坐下来,依着云仙子吩咐,合并起手掌高高举起。感觉到气流从指尖涌进来,走遍全身,舒泰无比。心里有了一种安稳的感觉,松了一口气,想着:现在终于有了一个舒适的落脚地方。


又听到那一段熟悉的旋律传过来,循着声音望望过去,似乎来自高高的火烧岭。浓雾里面,依稀看得到山顶金光闪烁,短暂的乐曲似乎就从那里传过来。

  TOP
头像
一点风尘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2 18: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3-16    发短消息        

45楼


                                    4.




天色大亮,太阳还没有爬上火烧岭的山头,面向紫月洞的山坡有种阴森森的感觉。火烧岭的山腰下面还是雾气沉沉,山腰之上,干爽燥热,

一阵阵热气从山顶的洞口冒出来,这种燥热连天上的云,也绕开火烧岭。
在雾气缭绕的山脚,一条身影步行着走上山来,这一个不紧不慢徒步行走上山的就是无名仙人。

起来很早,没有惊动女弟子们,独自走在上山路上,一面观察着这一个新的地方,一面聆听火烧岭的各种声音,等待着那段熟悉的旋律出现。

一路上去,树木渐渐增多,树荫下面草丛茂盛,五颜六色的野花在茂密的枝叶间冒出来,让无名仙人想起了百花园,百花仙子的容貌刚冒出来,背上隐隐作痛。停止了思念,心思转到那段熟悉的旋律上。

前面草丛传来嗦嗦响声,一只白色兔子从草丛中站立起来,两只眼睛又大又亮,专注的望过来,无名仙人以为兔子有事相告,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

兔子伏了下来,草丛又是一阵嗦嗦响,兔子消失了踪影。
无名先知回过神来,哑然失笑,想,这只兔子既然没有成仙,又怎么能够说出话来。


到了山腰,上面的树木又疏落了下来,温度也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变化,山腰下面凉爽,上面炽热,无名仙人想起紫月洞弟子的吩咐,没有继续上去。


又看见那只白色兔子。在草丛中站立起来,伸头探脑。头上面多了一只红蝴蝶。五名仙人心里思索,要不要再跟着上去。

听见一个清脆的女声说道:“火烧岭这么早就有了动静,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无名先人,是不是好奇才上来这么早。”

十几丈外平和的山坡上,站立着头上梳着高高发髻脸带微笑的云仙子,显然是用了飞走诀,不知不觉中到了这里。
云仙子身穿一身粉红色衣裳,几分像是是百花仙子,无名氏闲人失口叫了一声:“无名仙人!”背上又痛。云仙子好奇,问道:“百花仙子是谁,从名字听来应该也是一位漂亮的仙子,她是你的师姐还是师妹?”

无名仙人说:“她不是我的师姐妹,只是机缘巧合认识的一位仙子。”担心背上面的蝴蝶烙又发作,没有说下去。云仙子失笑,说:“你说过无门无派,我竟然忘记了。”对五无名仙人说过的话,云仙子从来没有怀疑,眼睛有了一丝愧疚,一闪即过。又说:“刚才你像是想继续上去,是不是看见上面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上面神秘莫测,紫月洞的弟子上去不了,小心一点,你也别上去了。”

无名仙人说:“我刚才看见上面草丛有一只白色兔子,一直望着我,那种眼神好像想带我去一个什么地方一样,所以我才感觉有点奇怪。”说话时候,那只兔子已经消失。

云仙子惊奇,想了一会,说:“我仔细回忆过,以前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里有兔子出现过,见过松鼠小鹿这种可爱的动物,也见过虎豹豺狼,就是没有见过小白兔。不过,师傅说过我粗心,也许我看见过,只是忽略了。”


云仙子对无名仙人的话深信不疑,才会让自己相信以前也见过兔子,无名仙人却知道之前火烧岭极少有兔子出现,不免心里猜想,前面两次看见兔子,都是他上来之后才出现的异象。寻思着,一时没有做声。


一声大喝,打破了短暂的沉静:“这东西并不是只紫月洞弟子,怎么会到这里来,你们偷偷摸摸在这里做什么?”怒喝的仙人停落下来,怒眉竖目,身上一袭白色衣衫,是东方天尊。一面走过来,不断骂道:“你这白脸嫩肉的小子,脸上不怀好意,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如果识趣就快快滚蛋,要不然我东方天尊就要灭掉你的元神,叫你永不重生。”

云仙子喝了一声:“东方天尊你给我住嘴。”东方天尊依旧恶狠狠地蹬着无名仙人,却不敢再出声。
云仙子骂道:“你糊里糊涂什么也没有弄明白就无理谩骂,真是气死我了。他是我们紫月洞新收下的弟子,也是无意间来才到这里。”

东方天尊连忙换成笑脸,望着云仙子,温顺的说道:“我看你们孤男寡女在一起,这里又这么安静偏僻,所以心里面不放心。”云仙子眼睛一蹬,怒道:“你又胡说八道,我们约在这里见面,我就到这里来了,什么孤男寡女,你就是根本不相信我,所以才猜疑我。”越说越气,手一挥,一连串五味真火向东方天尊烧来,东方天尊早已防备,隔空发力,将无名仙人拉到跟前,替自己挡了五味真火。云仙子甩出五味真火后扭头就走,根本不知道五味真火烧的是无名仙人。东方天尊叫了一声:“你别生气,是我错了。”跟了上去。片刻之间,云仙子和东方天尊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名仙人没有被五味真火灼伤,却感到站立的地方有了一股凉气。有听见一阵嗦嗦响声,顺着来声望过去,又看见那只白兔子,眼睛里面还是那种呼唤的眼神,无名仙人不假思索,越过了山腰跟了上去。

兔子在前面,不徐不疾的跑着,始终跟无名仙人保持着固定的距离,一路往山顶的山洞引领过去,越靠近山顶,就越是炽热,渐渐没有了动物走动的痕迹,草木却依旧翠绿,无名仙人没有心思探究原因,眼睛一直紧紧地盯住山顶洞口。一路走上去,并没有听见那一段简短的熟悉旋律。


山洞距离山顶只有七八丈的距离,洞口有三四丈宽,隐隐的金光从洞口发散出来,距离越近,越加炫目。

兔子到了洞口,消失得无踪无影,无名仙人没有任何犹豫,径直走了进去,进入洞里,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洞口里面渐渐变宽,也越来越炽热,往里走了一两百步,过了一个弯道,山洞忽然变得开阔,中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金色湖泊,热气腾腾。山洞里面的金光就是从这里投射出来,这里的炽热,又添加了几分。湖泊周围,都是洁白无瑕的白玉石,就好像是天上的白云。

无名闲人放慢了脚步,走了过去,踩上湖泊边上的白玉石,感觉到似乎有点弹性,心理诧异,并没有停下脚步,走到湖边,才停了下来。

湖泊的水清澈无比,没有一丝涟漪,平静如镜,湖底下却有一个又圆又大的金色物体,宛如天上的太阳。无名仙人心里面想,紫月洞洞里面有一个月亮潭,那这里就是一个太阳湖了。这里的阳气那么旺盛,应该很适合在这里打坐练功,也许这只兔子就是因为这样领了过来。

在白玉石上上坐下来,还没有开始运功,已经感觉到全身的真气涌动,心里面想,原来这里的阳气这么旺盛,在这里练功,功力一定会快速提高。

过了半个时辰,才结束练功站立起来,心里面有点遗憾,从早上到现在过了那么久,还是没有听见那段熟悉的旋律,原以为今早上来火烧岭会有一些答案,还是解开不了心中的疑团。凝望了湖底里形似太阳的物体,打算离开,又看见那只红蝴蝶出现,在湖中心盘旋,在金光中那种红艳没有丝毫减弱,心里又多了一团疑团,熟悉的旋律,小白兔,红色蝴蝶,跟他心里那种莫名心动的感觉究竟有什么联系?一面思索,回头走了。

走近山脚,听见紫月洞女弟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紫月洞的女弟子,除了云先知和霞仙子,都聚集在山洞外面平地上,见到无名仙人,尖声欢叫了起来。秋仙子的声音又高又亮,压过了其他声音,说:“原来你真的是在火烧岭上,刚才我们上去寻找过了,真么见不到你?”

无名仙人说:“可能那个时候我在山洞里面练功,所以你们看不见我。”

女弟子们依然欢笑着,又有点惊讶,一时间没有出声。一会,秋仙子说:“我们从来也没有越过山腰,只能远远的望见山顶,也不知道山顶有什么有趣东西,如果有一天能够上去看看,那就好了。”清澈的眼睛的,露出了神往和憧憬。继续说道:“现在差不多到了采集真火的时辰,我们还有很多话题想跟你说,上了路再聊。”女弟子们都回过神来,围着无名仙人,叽叽喳喳说起话来。





  TOP
头像
一点风尘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3 18: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3-16    发短消息        

46楼

  第十章

                                  1.


采集五味真火的火鸦车,恰好可以坐下所有的女弟子,但是她们又为了谁坐在后面,可以接近无名仙人的位置,又吵嚷了一会,秋仙子想了一个办法,说:“我们就用轮流的办法,一趟更换一次,这样大家都可以有机会坐在后面,反正我们每天都要过去采集一次。”女弟子们停住了争夺,终于开开心心上路。无名仙人腾云跟在后面,尽可能靠近火鸦车,跟女弟子海阔天空聊天。

才离开紫月洞,秋仙子又提议说:“我们可以让火鸦车慢一点,这样就可以多一点时间一起聊天。”女弟子们都说好,有一位女弟子却出声说:“好是好,但是火鸦会听我们的话,慢一点吗。”秋仙子说:“我可以试试看。”低下头来,贴近车下面的火鸦,轻声慢语,温柔的对火鸦说:“火鸦啊火鸦,你能不能慢一点,等我们在路上多一点时间聊天,好不好?”

火鸦果然慢慢下来,先前的女弟子又惊又喜,说:“这一只火鸦,怎么会听你的话呢,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会这样。”秋仙子有点得意,说:’我请平常经常跟火鸦说话,已经跟她们很熟了。”望了一眼无名仙人,看到了他眼睛里面的赞许,更加开心,涨红了脸。

一路上说说笑笑,一会儿就到了大雪山,忽然坐在火鸭车前面的女弟子惊叫了起来,说道:“不好了。”

另一位女弟子说:“逍遥岛的弟子在等着我们,还是那个凶恶的三弟子。”声音不高,听起来很恐惧。所有的女弟子一下子噤声不语。一片寂静。

大雪山的山坡下,停落着一片蓝颜色的柳叶形状的十几丈长的飞云,这是月皇门下还没有学会腾云的弟子使用的飞行法宝。逍遥岛的三位弟子在飞云的旁边站着,一个个身体魁梧,领头的三弟子眼睛细小,表情却是十分的凶恶。



女弟子脸上愁眉紧锁。秋仙子开口说:“下去先看看什么情形,大家尽量少说话。”尽管心里面紧张,还是尽量装出一副轻松样子,对无名仙人说:“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们先下去看看。”

其他女弟子也七嘴八舌,安慰无名仙人说:“你也不用担心,不会有什么事情。你现在这里等着。等我们下去说妥当了,你再下来。”

火鸦车停落到地面,秋仙子领头走了下来,其他弟子心里害怕,下来之后都躲到了她的身后面。秋仙子心里面也畏惧,只是不想在无名仙人面前丢脸,硬着头皮,说:“紫月洞门下弟子,见过逍遥岛的仙人前辈,不知道今天有什么吩咐。”

逍遥岛三弟子睨着眼,冷笑一声,说:“今天怎么都是你们这班没用的女娃子,紫月洞那些废物仙人都不敢露面了吗。”

秋仙子壮着胆说:“以后都不用紫月洞的仙人过来采集五味真火,这都是我们的主意。”依旧不敢提高声调,怕激怒了逍遥岛门下,惹来更大麻烦。

逍遥岛三弟子哼了一声,轻蔑的扫视一眼紫月洞仙子们,眼光落到火鸦车的火鸦身上,眼睛一瞪,勃然大怒,骂到:“这畜生竟然敢冲着我瞪眼睛。”手一杨,仙剑到了手中,变成了一根鞭子,朝右边的火鸦抽去。秋仙子叫了一声:“不要打它。”冲到火鸦面前,受了一鞭子。

无名仙人开口说了一声:“请仙人息怒。”瞬间到了秋仙子旁边,神态平和,平淡的眼睛里面却像深不可测,不怒自威。逍遥岛三弟子依旧凶神恶煞样子,一双眼珠子却碌碌转了起来。

紫月洞女弟子不知道他在打着什么主意,怕对无名仙人不利,都围到无名仙人身边,原先胆怯的眼神,忽然变得勇敢。逍遥岛弟子相互对望一眼,没有了底气。

无名仙人和颜悦色,说:“逍遥刀的几位法力高强的仙人到这里来,当然有正经事情要办,何不先去做正事,免得耽误了时间。”秋仙子连忙说:“你们到这里来,是想要我们帮忙采集五味真火,我们也没必要耽误时间,赶紧开始吧。这只火鸦得罪了你,也受了惩罚,不如也算了。”

逍遥岛另一位弟子凶恶恶地说:“你们这些没用的小神仙就快快去把五味真火采集回来,不要耽误了逍遥岛的时间。”声调虽然高,心里面却有一点虚。尤其眼前这位陌生的紫月洞弟子,功力似乎不低。
逍遥岛三弟子横蛮惯了,心里虽怯,一口气却下不去,瞪着眼睛,寻思着如何寻找机会发作。

无名仙人轻轻说道:“那我们也不要耽误了逍遥道的时间,上去采集五味真火吧。”

秋仙子说:“是啊,我们得快一点去采集五味真火,采集了五味真火回来,就放在飞云后面的风火铃里。”后面这句话,是告知无名仙人。

无名仙人领头头向大雪山走去,女弟子们跟了过去,秋仙子走在最后面,心里面松了一口气。

上了大雪山,无名仙人轻轻松松挑了十几团五味真火,很快转了回来,找到了飞云后部上一只有一尺来宽大的风铃形状的风火铃,将挑着五味真火的仙剑靠近去,风火玲将味真火吸了进去,依旧没有动静。无名仙人转回头去,又去寻找五味真火。

逍遥岛其他两位弟子看得眼发直,心里叫了一声侥幸:幸好方才没有继续硬来,这一位紫月洞陌生弟子的功力,看上去真是高深莫测。


三弟子看在眼里,心头怒气又添一分,心里面只想:无论如何,都要讨一个大彩头回来,不能白白丢了自己的脸面。

无名仙人来回了三趟,风火铃已经装满了五味真火,隐隐冒出了蓝色火焰。紫色洞女弟子才回来一趟,将采集的真火,给火鸦吸进去。

逍遥岛其他两位弟子倖倖的上了飞云,三弟子恶声恶气冲无名仙人叫了一声:“小白脸,你给我过来。”无名仙人停下脚步望过来,不温不怒。紫月洞女弟子齐刷刷望过来,眼睛冒火。


逍遥岛三弟子恶狠狠瞪了女弟子们一眼,骂到:“你们这群废物小神仙想找死不成?”女弟子软下来,三弟子又骂无名仙人:“原来你就是一个缩头乌龟,要等那一群废物仙子帮你出头。”

无名仙人还是不恼不怒,也不作声。三弟子又骂道:“如果你还有一点胆量,那就投到我们月皇门下,跟着紫月洞这种没用门派,迟早会被我们月皇灭门绝宗,毁灭元神。”无名仙人还没做声,秋仙子清脆的声音高声说道:“你欺负我们也就罢了,侮辱我们门派,不怕会遭报应吗?”

逍遥岛三弟子腰间的仙剑飞出,直取秋仙子,要灭她的元神,女弟子一声惊叫,无名仙人忽然到了秋仙子跟前,仙剑下来,却到了他的手中。

无名仙人双手捧着仙剑,恭恭敬敬走到三弟子跟前,说道:“请仙人前辈息怒,秋师姐也是一时失态,才会得罪,请多多原谅。”

三弟子脸上依旧恶狠狠,心里面却阴晴不定,望着自己的仙剑,一时间失去了主意。后面的弟子出声喝道:“你们是不是相跟月皇门下为敌?”无名仙人说:“我们不敢,所以恳求逍遥岛各位大仙宽宏大量,原谅我们。”

三弟子取回仙剑,恶狠狠说道:“这笔账先记下,很快就去紫月洞跟你们算清。”阴沉着脸,回到飞云,又恶狠狠地扫视了一遍,飞了回去。

紫月洞女弟子一个个脸色灰暗,知道已经闯了大祸,心里担心着回去怎么交代。

无名仙人温和的说道:“大家也不用担心,只要将这件事情清清楚楚说出来,霞师姐跟云师姐会通情达理,不会责难。”




  TOP
头像
一点风尘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04 18: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3-16    发短消息        

47楼

2.


火鸦车载着紫月洞的弟子往回走,好一会都没有弟子做声,大家心里面都在想,这一次闯了这么大的祸,回去肯定被云仙子惩罚。

秋仙子旁边的女弟子先出了声,说:“你们觉得云仙子会怎么惩罚我们?是不是又要我们再回来采集一次五味真火?”另一个女弟子说:“如果是这样的惩罚就好了。”几个女弟子一起出生声,说:“做梦!”

先前的女弟子说:“你们也不要那么快就否定了,想得好一点,心里就没有那么害怕。”大家沉默了一会,一位女弟子叹了一口气,说:“就算大家想逃避,也逃避不了,还是想一想怎么样说得轻巧一点。,等云师姐没有那么恼火。”大家都没主意,谁也不作声。

过了一会,秋仙子才出了声,说:“平常大家都叽叽喳喳,抢着说话,真正到了要想办法,一个个都变哑了。以前是这样,今天也是这样。一会见到云仙子之后,还是等我来应付,免得你们的慌里慌张,没等到云仙子发问,自己全部说了出来。”

旁边的女弟子说:“这样最好,现在我一想起云仙子已经慌神了,由师姐你来说最好不过。不过千万不要说无名仙人也跟这件事情有关系,免得他也被惩罚。”所有女弟子几乎一起回应说:“那是当然。”秋仙子说:“记住千万不要把无名仙人牵连进来,就算云仙子要怎么惩罚,那都没有关系。我们对无名仙人好,以后无名仙人也会对我们更好。”

谈到无名仙人,大家脸上总算有了一点笑容,不约而同,望向无名仙人。
无名仙人的脸上平静淡定,眼睛还是那么温顺秀美,女弟子们又有点痴痴心动。


到了紫月洞,山谷空地上只有几个男弟子,看不到云仙子的身影,霞仙子也不在。女弟子的担忧减轻了一点,秋仙子依旧担心无名仙人,说:“等一会我们先进去,你离我们远一点,这样就算云师姐发现了责怪起来,也罚不到你。”

两个男弟子上来领着火鸦先进去紫月洞,秋仙子和女弟子左看右看观察了一会,才一个接一个踮着脚走进紫月洞。无名仙人隔了十几丈远,跟着进去。

里面炉鼎的颜色又变浅了一点,五味真火熊熊燃烧着,火鸦将采集回来的人真火注入到火堆里面,看见秋仙子,开心地拍了拍翅膀。秋仙子怕说话会惊动云仙子,嘴唇动了几下,声音根本听不到。

女弟子蹑手蹑脚往里面走,却听到了云仙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云仙子说:“你们回来了一个个都不做声,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了?”云仙子的声音跟平常一样,女弟子们却吓得的脸色发白。都回过头,从外面进来的除了云仙子,还有霞仙子,霞仙子微微有点忧虑,脸色还是很温和。云仙子眼光凌厉。

秋仙子慌了神,嗫嚅了一下,勉强的笑着,问道:“师姐,你怎么知道我们有事情呢。”

云仙子说:“你们平常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今天回来之后一个个都像哑巴一样,远远就看见你们在交头接耳,鬼鬼祟祟,虽然我平常很粗心,但是你们那么反常,除非瞎了才看不出来。”

秋仙子跟其他弟子相看了一眼,有点懊丧,说:“看来我们真的很笨,一点点装模作样也不会,只不过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心里乱成了麻,怎么还能想那么多。”云仙子眼神更加严厉,说:“你们今天闯了什么大祸,快说出来。”秋仙子心里想,坏了,又露了出来。有点心慌,说:“今天我们去采集五味真火,逍遥岛门下弟子早早在等着我们,还是那个最凶恶的三弟子。火鸦看见他们凶狠狠的样子,就冲着它瞪眼睛,他就用仙剑变成鞭子打火鸦,我帮着火鸦挡了一鞭,他就生气,后来不断找茬谩骂无名仙人,我就出了声,他就恶狠狠的飞起仙剑要去我的元神,无名仙人挡了下来,他就很气愤的回去,说要找我们紫月洞算账。”

一个女弟子鼓起嘴,埋怨道:“你还说怕我们沉不住气,云师姐还没有开口问就全部说出来,你自己就是这样了,比我们还能没用。”看见云仙子瞪来一眼,没有说下去。


云仙子骂了一声:“你们真蠢,闯了这么大的祸。”跟霞仙子交换了眼色。女弟子以为她就要出手惩罚,云仙子紧紧皱着眉头,却没有出手的意思。秋仙子战战兢兢的说道:“你如果要惩罚我们,那就惩罚好了,不过千万不要惩罚无名仙人,这一次闯下的祸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云仙子哼了一声,却回头走出了紫月洞,腾云离开。女弟子面面相觑,莫名其妙。霞仙子说:“你们不用害怕,云师姐没有时间惩罚你们,她要过去逍遥岛,看看能不能挽回来,”

所有弟子都松了一口气,只有一位弟子眉头不展,忧愁的问道:“云师姐回来之后,还会不会惩罚我们?”大家的心又提了起来。

霞仙子说:“现在要担心的不是这些事情。”声音中也有淡淡忧虑。秋仙子说:“就是,老是担心云师姐,会不会惩罚,自己吓自己。”


无名仙人才开了口,问道:“霞师姐好像心里很担心,是不是这一次的事情很不简单。”霞仙子一点头,说:“还是无名仙人能够沉住气,心思也细,看得出来我心里面很担忧。你们这些女娃子只顾着担心云师姐的惩罚,其他事情有多严重,根本就不去想。”


女弟子们用仰慕的眼神望了一眼无名仙人,又齐刷刷的望向霞仙子。秋仙子说:“我们真的很糊涂,要么就是只顾着跟无名仙人亲近,现在就只顾着害怕云师姐惩罚,霞师姐心里面面的担忧,一点也看不出来。这一次我们激怒了瑶瑶岛门下,究竟会有什么更大的灾祸?”

霞仙子说:“刚刚才听说,水云间的天地锁已经练成。”女弟子们的脸色变得煞白。


无名仙人没有听过天地锁这种法器名号,女弟子们脸上的惊恐让他明白,这种法器的出现一定很厉害,也会让这一次的事情变得很严重。

霞仙子说:“无名仙人以前无门无派,仙界的事情知道的不多,仙界三大门派之中,云水间的月皇心气最高,行事也最是无情残暴,一心成为仙界至尊,以前大家的功力法器势均力敌,即使是这样月皇门下也还是欺凌仙界,横行霸道。现在练成了天地锁,恐怕会有一场腥风血雨。这一次很不幸紫月洞自己撞了上去。”

女弟子们心里怕极,不敢作声,你望着我我望着你,花容失色。霞仙子望了一眼无名仙人,那张俊秀的脸上若有所思,却依然沉着冷静。

无名仙人缓缓说道:“事情既然发生了,多想一想怎么应对,万事总有解决的方法。”霞仙子的心,忽然安定了下来。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06 15: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52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48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7-07-13 06: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52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49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