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1234
发新话题

《挣扎》-艾月魂长篇小说【续载中】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30 08: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1楼

    “张片儿,你可不能瞎说,那么好的小姨子,马存贵还准备留着做二房了,哪舍得给二伟介绍!”马四接了话茬,与马存贵开玩笑。
    “郭东喜欢老母猪!张片儿,你要怕二伟看不上你小姨子,就介绍给郭东吧!”刘永河同时接了一句。
    众人立刻轰笑起来,随后,话题又转到郭东昨晚喝多了酒睡猪圈的事儿上。
    张强胜吸完片片,接了刘永河的牌,打了一局,一共十把牌,口袋里装了赢到的三盒烟,说以后有时间再过来玩儿。笑呵呵地走了。
    就在这天最后一节课,周峰班里的学生出了件大事儿:班长杨浩用一把杀羊刀把刘军捅了。
    事情的起因是学校安排周峰那个班劳动。劳动任务是两个;一个是打扫后院儿的猪圈,一个是用树铲捅树枝。劳动时间是最后两节课。
捅树枝,需要几个身强力壮的男生;周峰就安排班长杨浩带六个男生去干。因为只有一个树铲,安排六个人,有的捅,有的收拾捅下的树枝,有的可以中间休息一会儿。
    这活儿,农村孩子在家常干。因为家家都养几只羊,经常需要捅树枝喂。学校桶树枝,不是为了喂羊,而是那些树枝长得太茂盛,影响美观。捅下的树枝,一般都会被家里养羊,又住在附近的老师用小车,或者自行车弄回去喂羊。
    收拾猪圈是个大工程,那七八头大大小小的猪,一个假期拉了许多粪;有一部分还残留在猪圈里,有一部分被老陈铲到猪圈墙外。
(本章完,共3271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31 09: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2楼

第11章 复杂多变的关系
    打扫猪圈的活儿分两部分。那些已经铲到猪圈外的猪粪,要翻动一下,往开摊摊,进一步晾晒干燥;准备将来用车拉到学校那块儿地,做肥料。那些还在猪圈里的,需要从猪圈里铲出来,堆在猪圈外,让它们初步干燥。
    周峰给男生分配的任务是把猪圈里的猪粪铲出圈外来;给女生分配的任务是把外面那些猪粪摊开晾晒。
    猪圈工程量大,人也多,周峰就一直盯着他们干活儿;没去看那几个捅树枝的。结果,那几个就出事儿。
    刘军是个大个子,才初一的学生,身高差不多就有一米八以上。而且长得很壮实。
    杨浩中等个子,身高一米七左右。身体虽像一般农村男孩儿一样结实。但与刘军相比,差距悬殊的多。
    两人最初是因为干活儿多少发生争执;然后就互相对骂,最后就动手了。杨浩被刘军捅了两拳,脑子发热,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随身带着的杀羊刀,照着刘军捅了过去。
刀捅在刘军大臂上,从这边儿,穿过另一边儿!
突然喷出的血,立刻把两个孩子吓坏了!斗殴随之结束,演变为救死扶伤。
一个学生飞跑来,向周峰报告;其余四个,带着刘军向乡卫生院飞奔。只剩下杨浩手提血淋淋的刀子,傻瓜一样站在那里发呆。
    路上,一个孩子急中生智;脱下背心,一边儿跑,一边儿帮刘军扎紧伤口;以减少伤口出血量。
    等周峰跑到卫生院,卫生院的郭二柱,已开始帮刘军处理伤口。
    周峰一进门,就着急地问郭二柱:“郭大夫,我是他的班主任,他这伤口问题大吗?”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1 08: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3楼

郭二柱说:“现在只能先处理一下,把刀口缝上,打一针防破伤风的;再输点儿液。你们最好赶快联系家长,去县医院看看,那里条件好,拍个片子,再好好检查一下,看有没有伤到神经。”
听完郭二柱的伤情介绍和建议,周峰赶快赶回学校,向校长刘启明汇报情况。
一进校长室,看到杨浩也在。周峰把医院的情况跟刘启明讲了一下。
刘启明说:“我已经把电话打到他们住的大队部,让他们通知双方家长了,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赶到。双方家长来了,让他们自己商量的处理吧;你现在把他带回去,让他详细写一份事情的经过,好好教育教育。”
周峰见校长介入处理这件事,心里一块儿石头落了地。答应着,带杨浩回了办公室。
一般到下午,老师们就不怎么打牌;有课的,去上课;没课的,都在睡午觉,等放学到学校食堂吃饭回家。
今天,因为周峰们班里学生打架动刀子的事儿,惊动了大家。大家全都聚在一块儿忙着议论这个事儿,更没有打牌的了。所以,周峰带杨浩回办公室的时候,只有周二伟一个人躺在床上睡觉。
周峰从抽屉里拿出纸和笔,让杨浩爬在靠窗子的那张办公桌上写事情发生的经过。周峰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抽烟。
杨浩写完情况,拿给周峰看。正看着,外面一阵急促的摩托车声音一路响到办公室门口来。
“我爸来了!”杨浩探头向窗外看了一眼说,脸上显出惊慌的表情。
“你去把你爸叫进来。”周峰吩咐杨浩。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2 08: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4楼

杨浩拉开门,叫了一声:“爸!周老师在这儿了!”
周峰把两人打架的情况,根据杨浩写的情况,向杨浩的父亲做了简单介绍,让他赶快去乡卫生院看看刘军家长到了没有,如果到了,他们一块儿带刘军到县医院看病,不管怎么样,不要把孩子的病耽误了;等病看完了,哪天一块儿回学校商量着解决后续问题。
同时,周峰又安顿杨浩家长:“事儿已经出了,打架不管谁有理,最终的结果是杨浩把刘军用刀子捅了;所以,你去了那儿,千万别跟人家争这件事儿谁有理,谁没理,最后把事情搞僵了!你就主动点儿,过去给人家说点儿好话,陪个礼,道个歉,让对方心理好受些,将来事情也好解决!对杨浩,你也别打骂;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也后悔莫及!你让他自己反省就行了!这几天,我再开导开导他。”
杨浩父亲带着杨浩离开后,周峰心里感觉空落落的;点着烟刚吸两口,马四等一群老师都从别的办公室拥过来,向周峰打听事情的经过。
然后,就议论;各自从脑子最深处挖掘曾经听说和见过的类似事件,讲出来供大家分享。
其中,教语文的牛艳丽就讲到一个被刀子捅了,开头没注意看,后来出现肌肉萎缩后遗症的事例。听的大家都有点儿为刘军担心,怕他也因此出现肌肉萎缩的后遗症,造成终身残疾。
随后有人出主意,让周峰一定要及时提醒刘军家长,千万不要急着和杨浩家长了结此事;无论如何也得等一两年,看将来刘军的伤情没问题了,再签了结的协议;否则,一两年后出现后遗症,杨浩家长不认账,落残疾不说,还得自己花钱看,那亏就吃大了。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3 08: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5楼

听了他们这些说法,周峰心里很为这两家人的未来担扰,内心纠结了半个晚上。第二天因为心情依然不爽,上完第一二节课后,没待在办公室看大家打牌,一个人到校园旁边儿那条渠坝上转悠,就遇到了杨柳跳渠那个事儿。
之后的几天,一切都如往常的过,在心情始终郁闷,烦乱,不安中,第一个星期渐渐挨过去了。
上班儿的第一个星期六、日,周峰没回家。当时有两个考虑。一个是离家太远,一回,一来,前后得三天时间,星期一早晨的课,肯定要误掉的。第二个是刚上班儿,还没挣到工资,口袋里有点儿羞涩;一来一去的路费,当时对周峰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开支。
所以,那个星期六、日,两天的时间,周峰就待在学校里。当时,和周峰一块儿待在学校没回去的,还有王燕和牛艳丽。
王燕的家在离学校二百多里地的另外一个县的乡下。回一趟家来去至少得四五天,所以,她通常二个月左右,遇到学校放短假时,才回去一趟。是学校的常驻大使。
牛艳丽的老公是位地质队员,常年在野外工作,忙完一阵,才能回家,或者来学校住一段时间。所以,她一般也不怎么回家。她有个五六岁的男孩儿,有时领来学校和她住着,有时送到孩子姥姥,或者奶奶家去。
其余住校的老师,家都散布在本乡的各个大队小队;星期五一放学,全骑自行车回去了。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4 08: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6楼

因为学校还有住校的老师,学校教师食堂照样一天两顿饭。那个星期六、日,周峰哪儿也没去,吃完饭就回到宿舍抽烟看书;每天一大早起来,周峰照例到校园外面广阔的田野去散步。
由于不习惯,又加上自己心情不好;除了吃饭时与牛艳丽、王燕在饭桌旁见面时,说几句闲话,没和她们两人有更多的接触。
就在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一,王燕突然离开学校,不要这份工作,回家去了。
当时,周峰并不知情。早晨,周峰上完第一节课回办公室时,门口遇到王燕儿,看她两眼红红的,好像哭过;心想:“这女孩儿怕是失恋了吧?”由于彼此还不太熟,没好意思开玩笑。
周峰回办公室放下课本,正抽着烟批改作业;突然听到隔壁传来呜呜的哭声。
当时,大家都很惊讶,互相问是谁哭了,但没人能回答准确。
有好奇心重的刘永河,跑过去看,回来说:“王燕哭的了!听说是让刘启明骂了!”
大家问刘启明为什么骂王燕?
刘永河回答说:“好像刘启明早自习转教室,王燕班里一个学生上厕所,回教室迟了一会儿。”
“刘启明是不疯了!?屁大点儿事儿,咋把人家一个女娃娃骂哭啦!”马四立刻表示不满。
“听说还骂的狠了!说:‘不想给爷干,就滚你妈那个B!老子这儿不缺你这种东西!’这种话,男人也接受不了,何况还是一个女娃娃!”刘永河又补充道。
“王燕不是刘启明眼里的红人么!今天咋突然发这么大火!”马存贵接话。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6 14: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7楼


“肯定是失宠了呗!这么简单的道理也想不开!”马四又说。
“我看是想宠人家没宠上,恼羞成怒了!”马存贵反驳。
王燕一来没几天,就当上校团委书记这件事儿;学校很早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前面介绍过的那个据说有县乡领导做后台。另一个就是刘启明早就看上了王燕儿,想把他收纳了!提前做点儿投资,讨好王燕。
大家一边儿打牌,一边儿议论,也没说出真正的原因来。
到下午,比较确切的说法在全校传开了。
原来,昨天晚上,王燕和牛艳丽一块儿,受刘启明老婆张梅邀请,到刘启明家看电视;看电视时,张梅问起王燕家的情况,顺便也就乘机探问王燕家是不是有县里做大官的亲戚。
王燕老实,没听出张梅问她这话背后隐藏的陷阱;因为她还年轻,还没有被生活磨练出那么深的心机。所以,王燕毫无防备地告诉张梅,她家没有当大官的亲戚。
“你这丫头不说实话!你家要是没有在县里当大官的亲戚,你当初来报到那天,郭乡长会亲自开车把你送到学校来?”张梅笑眯眯地看着王燕:“是不是怕我们求你办事儿呀?不肯承认。”
“我们家真没有当官的人!”王燕诚恳地表白:“那天郭乡长送我,是碰巧的事儿!当时,我来这咱们学校报道,因为路不熟,下错了车,在北沙湾下去了;等班车走了,我才发现下错车了!北沙湾,我谁也不认识,还带着那么多行李,我一着急,就坐在铺盖圈儿上哭起来;跟前开铺子的人看我哭,问我咋回事儿;我就告诉他们我是来青山乡中学报到的老师,下错车了;他们听了,就说要帮我拦辆到青山乡的车,把我送过去。等了半个多小时,正好郭乡长的车过来,他们拦住问是不是去青山乡的,车上的人说是了,他们就把我的情况向郭乡长他们一说,郭乡长就让我上车了;这样,就一直把我拉到学校来了。”
(本章完,共3461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7 08: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8楼

第12章 愤怒的宣泄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呀!这么说,你和郭乡长一直也不认识呀?”张梅失望地说。
“当时,我也不知道郭乡长是乡长,后来咱们单位的人跟我说那天送我来学校的是郭乡长,我才知道郭乡长是乡长。”王燕如实回答。她做梦都没想到,她这种老实的回答,她这种对任何人都毫不设防的实诚,却给她惹来了大祸。
他们说的郭乡长,就是刚刚当了县教育局长的郭金平。
张梅本来以为王燕是郭金平亲戚,或者王燕家有当大官的亲戚和郭金平关系不一般。所以,当初才跟刘启明吹枕头风,让他把王燕提成学校的团委书记。没想到,王燕却告诉她,她们家跟郭金平,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心里一下子变得宛如数九寒天,雪堆里埋着的西瓜,凉透了心。
不仅如此,她还有种被王燕戏耍了的屈辱感。那天晚上,当着牛艳丽的面儿,张梅不好发作。等王燕和牛艳丽走后,张梅就一五一十地把王燕的情况和刚刚喝酒回家的刘启明说了。
刘启明一听,脸面也跟着挂不住了!感觉自己没搞清楚,就提王燕当团书记这件事儿,把人丢大了!结果,夫妻两个如热锅上的蚂蚁,折腾了一夜,都没睡着觉。
刘启明心里这口气一晚上都没出去,堵得难受,一大早就来学校转悠,要找个出气的地方。恰好看到王燕班里一个学生上厕所迟到,便不可阻挡地爆发了。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8 08: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69楼

他先把那个看到他,像耗子见了猫似的,撒腿就往教室跑的学生一声喊住。大声斥责道:“上自习多长时间了!还待在厕所不回教室!待在那里干嘛呢!吃屎呢!你是苍蝇啊!把屎当炖羊肉吃呀!一见那东西,就爬上去不肯走啦!你哪个班的?班主任是谁?”
刘启明一听学生提到班主任是王燕,昨天憋了一晚上的火气,终于像蠢蠢欲动的火山,终于找到喷发口一样,彻底暴发了。
刘启明叫那个学生去把王燕叫到跟前,就站在教室前,用脏话,丑话,恶心话把王燕骂了个狗血喷头;把心里那口怨气出了,舒坦了;才背着手,气哼哼地回了办公室。
王启明把一肚子火气,像拉了一泡屎似的,放出去,痛快了!结果,他舒服了,王燕却受不了啦!
因为,刘启明骂王燕时,不仅有学生经过,也有老师经过;刘启明要面子,王燕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同样也要面子!
自从王燕来到这所学校,一直受到刘启明两口子特殊待遇!今天这种情况出现,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这种待遇上的心理落差,就如许多突然退休的老干部一样!一时实在难以接受。
王燕无处发泄由委屈、伤心、屈辱、失落组成的那团心火,就躲在办公室哇哇大哭,哭得昏天黑地,越哭越伤心,越哭,越感觉屈辱。
她觉得自己从小到大,都没被别人这么骂过!颜面丢尽,没脸见人,没脸抬起头,挺起胸,再干这个整天需要戴着面子和尊严,才能干的工作;一堵气,说她再也不在这个不是人待的地方待了!圈起铺盖,喊了两个学生帮她拿着,离开了校园。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09 08: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0楼

那天,王燕走的时候是半下午,正好早晨那辆从绿原县城来的班车要返回去。听说,没有一个老师去为她送行,把她送上那辆班车,与她挥手告别的,只有那两个帮她提行李的学生。
从进这所学校工作,到她最后离开,王燕一共只干了五个月。这短短的五个月,带给她多少东西?周峰无法知道。但有一点,周峰是确信无疑的,那就是:对这个地方,这所学校的失望和憎恨!
从那以后,周峰再也没有见过王燕。也不知道她如今过的怎么样?周峰一想起她,心里就不由地,会升起一丝伤感。
王燕辞职,对周峰的刺激特别强烈!在周峰以后的生活中,无数次回忆起王燕离去这件事儿;每次回忆,都使周峰感到心痛。常常暗自祝愿她找到一个好老公,夫妻恩爱,家庭幸福。
王燕愤然离去,是为了维护她的人格尊严!再卑微的人,也有自己尊严的底线!容不得他人侵犯!
王燕离去那天晚上,周峰和几个男老师聚在刘永河家喝酒。
喝酒的起因,也是因为上午王燕的愤然离去。一个挺好的姑娘,就这么被刘启明一顿臭骂轰走了!大家心里都不痛快;但碍于男人的面子,谁都不好意思说。
平时下午大家是不打牌的!但那天吃完中午饭,大家却谁也不睡午觉,都聚到周峰办公室来打牌。其中也包括校墙外住着的两个男老师,刘永河和李俊。
打牌是中午饭桌上马四提出来的;他当时正端着一碗菜,像个虎背熊腰的猴子蹲在凳子上说:“这两天过的真他妈烦!弟兄们下午放学喝点儿哇?”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0 08: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1楼

“行了哇!好几天没喝酒了!一会儿吃完饭,打牌赢顿饭哇!弟兄们赞成不?”周二伟马上接话。
众人立刻附和。于是,吃完饭,大家都一块儿返回周峰的办公室;以周峰那张床为牌桌,吼吼喊喊打起了牌。
先赢鸡,再赢鱼;然后是烟、酒、片片、小菜。从中午吃完饭,大约一点左右,一直打到下午五点半。
那天大家打牌时,吼喊声一开始就比平时大,一直持续到最后。周峰听得出,也看得出,每个人都是故意那么吼喊;那是一种发泄!
那些吼喊是故意让刘启明听的!每个人心里都希望刘启明听到吼喊,过来以影响学生上课为由制止大家。那样,他们就有机会,有理由把那股火喷向刘启明。
但刘启明始终没露面!不知是他真的没听到,还是听到假装没听到。从周峰办公室和刘启明办公室的距离来看,刘启明不可能听不到。何况,门和窗子都是大开的。
饭是刘永河的老婆范月张弄的。东西是马四骑了自行车到乡街上买回来的。
在范月做饭炖肉时,周峰他们几个就着凉菜,开始喝酒。
那天,大家喝酒都很痛快;谁也不偷奸耍滑。开始,用一个玻璃茶杯,把火柴盒立起来比量,一人一个往下推。每次大约半两,推了十次,每人就把半斤喝了进去。然后,才开始猜火柴棍,翻扑克,掏宝等,靠个人运气赌着喝。
到肉炖熟摆到桌面时,少的,差不多喝了七八两,多的,一瓶左右了。那是52度的白酒,几乎所有的人都醉了。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1 08: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2楼


周峰那天也喝了八九两白酒;由于不常喝酒,胃里翻腾的厉害,自己借到外面上厕所的时候,悄悄吐了两回。总算保持了清醒的头脑。
周峰每遇到喝不下去,又碍于情面,不得不喝的场面时,常用这种办法处理。这样老是吐,虽然听人说会伤胃!但周峰也顾不了那么多!自己总觉得吐出去有两点好处:一个是胃里不那么难受了!还有一个是醒酒快,喝完酒,脑子不会因为迷糊,做出什么丢人的事儿来。
周二伟翻墙进校园后,上了趟厕所,就回来躺在周峰的床铺睡下了!马四鼾声如雷,周峰居然充耳不闻,没一会儿,也进入梦乡。弄得周峰没了睡觉的床铺。
马存贵咋也不睡觉,吵着要回家;众人拦了一会儿,拦不住,渐渐烦了!加之时间太晚,都悄悄散开,找地方睡觉去了。只剩下周峰一个还陪在他身边儿。
周峰之所以还没离开马存贵,始终陪着他;一方面是周峰睡觉的地方被周二伟占了,暂时没想到可以上哪儿去睡觉;另一个原因是周峰还比较清醒,没有醉到迷糊的程度。所以,周峰对让马存贵一个人醉酒回家可能出现的后果,比别人更加担心。
马存贵的家,离学校二十多里;在学校旁边儿那条渠的下游,离渠坝一里左右的一个村子里。他每天来学校和回去,都是骑自行车顺渠坝走。渠坝只有三米左右的宽度,还种着一排树。走不稳,很可能撞在树上,或者冲进渠里。
那段时间,正是进入深秋,田地淌秋水的季节。渠里每天满满一渠水,哗哗地流淌;掉进去,肯定是九死一生!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2 10: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3楼

马存贵因为模样长得差,到三十岁上,才终于说成一门亲。四个月前,媳妇儿才为他生下一个女儿。
虽然马存贵醉得很厉害,但在周峰阻拦他独自回家的过程中,他眼里含着泪,几次跟周峰解释他一定要回去的理由:“我必须回去!我每天只有回去看到我女儿,才能安安稳稳睡着!要是看不到我女儿,我咋也睡不着!你还年轻,根本不懂我的心!我三十二了,才有了这个女儿!一天看不到她,我这颗心就没着没落的!”
听了这话,周峰心里发酸,很想放他回去,但想到回家走渠坝的危险,周峰又绝不能把他放走!所以,周峰始终跟着他,拦着他,不让他回!
就在两人纠缠的过程中,马存贵抬头突然看到校墙外刘启明家的屋顶!咧嘴嘿嘿地笑了几声说:“小周,你要硬拦着不让我回家,我今天晚上就到刘启明他们家睡觉去呀!”
“人家早睡下了,你现在去,不是惊扰人家睡觉嘛!要不,你就到门房,在老张那张床上睡一晚吧!”周峰劝阻道。
“你的床让周二伟占了,你去老张那张床上睡!我去刘启明他们家睡!我今天就去祸害那两个不干人事的东西一晚上!”马存贵嘴里骂骂咧咧,朝刘启明他们家的方向走去。
一方面是,周峰拦马存贵拦的实在有些累了,烦了!另一方面是,周峰听说他不回家了,要去刘启明家,祸害刘启明!心里在感到欣喜的同时,又觉得能就此摆脱马存贵的纠缠;便没再强拦,跟在马存贵后面,从学校大门上那个夜里不关,只用锁子挂着的小门儿出去;看着马存贵一步一摇地向刘启明家的院门走去。
(本章完,共3553字)(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3 09: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4楼

第13章 周峰的新邻居
虽然周峰刚来,和王燕接触没几次,但还是对刘启明把王燕逼走感到很不满!马存贵去祸害刘启明,似乎也能帮周峰发泄心中那份不满!所以,周峰很乐意马存贵上刘启明家睡觉去。另外,马存贵去了刘启明家,周峰也就等于把照顾马存贵的重任,交给了刘启明。自己无责一身轻,正好到门房那个还空着的床铺睡觉去。也想当于顺便把自己上哪儿睡觉的问题解决了。
因为周峰心中有这样的盘算,所以,很愿意让马存贵去刘启明家。但又担心刘启明看到周峰,怀疑是周峰从后面煽风点火,故意让马存贵到他们家折腾!将来逮着机会给他穿小鞋。所以,马存贵接近刘启明家院门时,周峰只远远儿地看着,听着他用手使劲儿拍打刘启明家的院门儿。
刘启明家的狗,听到马存贵的脚步声时,就开始叫唤!听到马存贵拍打院门,叫得更加欢呼雀跃!
“别给老子叫丧了!你老子还没死呢!”马存贵说着,用脚把门踹了一下,好象一脚踹向狗屁股一样。
这句话骂人,算他占了便宜;但他用来骂狗,就明显吃了亏!周峰听了感觉好笑,就偷偷笑了!
马存贵却不以为然,继续骂:“再瞎叫唤,老子一会儿把你杀了吃狗肉!”
“谁啦?半夜三更瞎喊什么?觉也不让人好好睡!”刘启明的声音传过来。
周峰赶快缩身蹲下,躲在校门旁的荒草丛下。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4 08: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5楼

“刘校!咋连兄弟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今天晚上没地方睡了,来你们家睡一宿!行不?你要是怕我影响你们老婆汉子的好事儿,我躺你们家大门洞里睡一宿也行!”马存贵话里有话地回道。
“看你说的!狗窝羊圈猪窝哪睡不下你,还能委屈你睡大门洞子!又上哪喝去了?”刘启明和马存贵开着玩笑。
“那你今天就安排我睡狗窝吧!明天咱们还能吃顿狗肉!”
“算了吧!你一晚上把它折腾死了,以后来人连个叫唤的也没了!咋醉成这样儿!连站也站不稳,你咋找到我们家的?”刘启明关上大门。
“来你们家还用找!我拿鼻子闻着,都能找到!你们家有股又酸又臭的味道!可特殊了!”
“你们家才有股又酸又臭的味道了!你说话咋这么难听!我们家味道不好,你还来呀!?”刘启明显然有点儿生气。
“你把我领进屋里,晚上不怕我半夜爬到你们坑沿下听你们俩口子的房呀?”
随后,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刘启明和马存贵在说话过程中,那只狗始终喘息着,叫个不停,坚守着它的职责。
马存贵已经进了刘启明的家,周峰心里松了一口气。一方面是终于把这个醉酒后难缠的家伙摆脱了;另一方面是,周峰再也不用担心他回家的安全问题了,从他进了刘启明的家门起,周峰对他安全的责任,仿佛就移交给了刘启明;将来,如果他从刘启明家里出来,回家的时候,掉渠里淹死,跟周峰就没什么关系了。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5 18: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6楼

至于马存贵那晚进了刘启明家里,是乖乖的睡觉,还是吼喊着不睡,像他去时候信誓旦旦说的那样,要祸害刘启明,让刘启明一家整晚睡不好!周峰就不清楚了。
总之,周峰那天是在门房和看大门的老陈一块儿睡了一晚。
老陈除在学校看大门外,还兼喂猪、做豆腐。他一个人当然忙不过来,所以,就和他儿子小陈一块儿忙。
小陈大多数时候,回家住,有时候,也在门房和老陈住。所以,门房里一直放着两张床。那天,小陈回家了,周峰就睡了他那张床。
接下来几天,大家都如往日一样过,来学校后,打牌的打牌;上课的上课。也就在那几天,刘永河的兄弟,叫刘永强的,也来学校上班了。
这个刘永强,和他哥刘永河读的是同一所师范院校。前几天就听大家打牌时说起过他,说他有点儿事儿,过几天才回来上班儿。还听刘永河说这个刘永强找了个好对象,对象的父亲,是县里一个乡的乡长。
因为这个原因,大家背后都在传说,这个刘永强在学校待不长,将来肯定要调回城里去的。那个做乡长的父亲,不可能看着女婿在乡下教书,和自己的女儿两地分居。
果然,刘永强在青山乡中学只教了一学期,就调回县党校去了。后来,又当上了县委组织部的副部长。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攀龙附凤吧!
如果刘永强没有找成那位父亲当乡长的女子,恐怕和他哥刘永强一样,要在乡中学,教一辈子书了。所以,找个高干家庭的女子做老婆,实在是穷小子们改变命运的一条捷径。这一条,不论古代,还是现代,乃至今天;不论在京城,还是一般的城市,甚至这个号称“西伯利亚”的边远小镇,都同样适用。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6 07: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7楼

由刘永强的工作和人生发展,我们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家庭背景,对人生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
周峰和刘永强,同样学的是历史专业;周峰一来学校,就被分了专业不对口的数学,还加了一个班主任。而在本地有家庭背景的刘永强,人还没到,校长就特意给他预留下了学校的历史课,等他回来教,还不用当吃苦受累的班主任。
这就是家庭背景的影响!
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一,周峰从家里赶到学校的时候,发现隔壁,也就是王燕办公的那间办公室里,新住进了一位女老师。一打听,才知道她是从青山乡中心小学调来,接替王燕工作的。名叫吕霞。
吕霞个子中等,长得挺漂亮,特别是那双眼睛,又大又明亮,睫毛长长的,眨起眼来,忽闪忽闪的,很生动。只是牙齿,有点儿眨黄。
过去,周峰在农村好多地方,见过这种情况;有的,整个村子,所有的人,牙齿全是这种焦黄色,就像老烟民的牙齿。有人说是地下水含某种矿物质过多造成的。属于地方病。还有一种说法,是农村人生病,常吃一种叫四环素的药物,那药的副作用之一,就是牙齿泛黄。也不知道吕霞是哪种情况造成的。
也许就因为牙齿不好看的原因吧,吕霞笑的时候,就有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举起一只手来去捂她的嘴。
因为王燕刚刚被刘启明逼走,吕霞就来接她的班儿;最初那几天,周峰心里老觉得王燕的离去,似乎和吕霞有某种联系,感觉是吕霞想来,才使刘启明故意逼走了王燕。潜意识里,有点儿迁怒于她。所以,看到吕霞,脸面就没有温色,也不愿搭理她。
(待续)
  TOP
头像
17747286890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8-17 08: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1    发短消息        

78楼

但,他们毕竟是邻居,出来进去老遇到;遇到了,吕霞就主动和周峰打招呼;周峰出于礼貌,只好简单地回应一句。次数多了,周峰不好意识,才也主动向她问起了好。
吕霞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三天后的下午,吃完晚饭,周峰刚进办公室,吕霞就从后面跟进来说:“周老师,我要去打热水,你的水壶了,我顺便儿帮你一块打来吧?”
“不用了,我一会儿自己打吧!”周峰拒绝道。
“我顺手就做了的事儿。”吕霞说着,拿起周峰办公室的暖壶,出门走了;经过外面窗玻璃时,扭头冲周峰一乐。
那几天放学以后,周峰常听到吕霞办公室里传出电子琴的声音,同时,还能听到吕霞一句接一句的歌唱声。
以前,王燕在的时候,周峰从来没听到过电子琴的声音和王燕的唱歌。
王燕虽然挂名学校的音乐老师,其实根本不懂乐器,也不会唱歌。
这个吕霞显然是又会乐器,又会唱歌的。而且那歌声听上去,很像那种受过专业训练的样子;声音流畅自由。
周峰常常躺在床铺,吸着一根烟,向天空一个接一个地吐着烟圈儿,听着隔壁吕霞的歌声,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儿,一躺便是一二个小时。
这可能就是音乐的魅力吧!
后来,周峰才听吕霞说起,她初一的时候,就被在青山乡一所小学当校长的父亲,送到县里那所教师进修学校办的音乐培训班,整整学了三年音乐。
(待续)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