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123
发新话题

仙侠:【修缘记】

头像
天王九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1 11: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5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04-10-19    发短消息        

41楼

二十六、这一拜

由高峰下来以后,江流云带着李修缘来到一座秀谷,谷口一块石碑上刻有四个小字,李修缘不觉念出声道:“流云小筑。”
江流云笑道:“不错,这便是为师的清修之地,流云小筑是你师娘起的名字,说实话,为师并不喜欢,但你师娘却极爱流云小筑四字,为师对你师娘无计可施,只好任她去了。”他口中虽是如此说着,脸上却是爱意满溢。
走入秀谷之中,但见姹紫嫣红,绿树成荫,好一片花的海洋,几栋木楼矗立在万花从中,小楼精致异常。
江流云见李修缘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几栋木楼,笑道:“此乃天外天中独有的千年原木所建,蚊虫不叮,是你师娘亲手一点点搭建而成,等你住进去后就知道此中的妙处。那些花都是你师娘的宝贝,你师娘因为所修的心法缘故,性喜花木自然,所以修缘你切记不要去碰那些花花草草。”
李修缘道:“是,师父。”
江流云笑道:“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拘谨,为师和你师娘都是性子温和,极好相处。”
来到其中一栋木楼下,江流云张口唤道:“玉儿,快来看看,我收了个好徒儿。

木楼内 却无人应答,江流云皱眉道:“你师娘一定是去逍遥谷看望绿碧仙子了,
修缘,逍遥谷可是天外天外,无数男人梦想中的温柔地,谷中尽是貌美如花的孪生姐妹花,等你稍大些,为师便为你做主,找一对最美的娶回来做妻子。“
李修缘道:“师父,不用。我还小当以修行为重。“
江流云“哈哈”大笑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天经地义,谁都无可厚非,放心,师父一定挑最好的。”
李修缘心头一片暖意融融,他是真切感受到了江流云对自己关切之意,毫不虚假,除了父母与赵东方和性空大师,还没有人对他如此关爱。
江流云道:“算了,咱们不等你师娘了,她到了逍遥谷,不过半日不会回来,等她回来,修缘你再给你师娘补一杯茶好了。”
等上了木楼,李修缘才发觉,小楼看似精致,实则空间很大,掀起珠帘后客厅竟似一眼望不倒边一样,江流云笑道:“些许障眼小术而已。”
他笑眯眯的端坐在一张椅子上,道:“修缘,行完拜师礼,咱们可就是一家人了。为师先与你讲讲本宗的渊源,本宗叫做流云宗,这个天外天,便是本宗的祖师,也就是我的师父所创,因此你拜师过后,在天外天的地位必然超然,无论是何谷何殿,行事如何荒唐,都会因为你是我的弟子给几分薄面。”
他语气转而严厉,道:“但是修缘,你万不可因此骄纵,倘若做了过分的事情,师父第一个就饶不了你。“
李修缘正色道:”师父,我不会的。“
江流云道:“那就好,流云一脉底蕴有限,天外天的人也都是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你在真武大殿里问我,是否是阴无极的对手,师父当时答道,不是,那并不是为师自谦,而是为师确实不是那个阴魔的对手,修缘,你勿要失望才好。”
李修缘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会努力的。”
他一冲动之下,差点说出自己和阴无极早是旧识。
江流云道:“如此甚好,流云宗的绝学乃是流云身法,在这个天下也是顶尖绝学,为师必将倾囊相授。”
李修缘端起圆桌上的茶壶斟了一杯水,双手递给江流云,道:师父请喝茶。“
江流云举起茶杯一饮而尽,道;“跪下磕头吧,别的门派拜天地敬祖师,须得三拜九叩的大礼,咱们却没那么多规矩,你给师父磕一个头意思意思即可。“
李修缘双膝一曲刚要跪倒,江流云耳边忽然仿佛响起一声叹息,依稀像是野狐禅师的声音,江流云一怔,不由得站起身来,恰在此时,李修缘已经拜了下去。
江流云的身躯一颤,脑中“嗡“的一声,一阵天旋地转,他不禁后退了半步,只觉得浑身发软,紧接着头顶一道青光冒出,那道青光三尺上下,像是一柄青色的细小飞剑,但在李修缘这一拜之下,青色小剑发出的三尺青光,便消去了一半。
江流云大吃一惊,耳边才又响起野狐禅师的声音道:“流云宗主,你经不起他这一拜啊!“
这一拜,江流云一身修为气运功德被消去了三成。
江流云恍然大悟,道:“莫非修缘就是大师所说的大机缘大人物,大师,他究竟是何来历?“
野狐禅师答非所问,道:“他拜了你这一下,流云宗主,将来有劫数临身时,自有他替你扛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果之间,最是玄妙无比。“
江流云修为受损三成,却是满心欢喜,心道:“看来这一次与真武尊者抢人抢对了。“他与野狐禅师的对话,李修缘当然听不到。
江流云笑逐颜开的扶起李修缘,道:"好孩子,起来吧!“忽的心中想起一事,连忙叮嘱道:“等下你师娘回来,修缘,你就别给她磕头了,你师娘她不喜这些俗礼,给师父的这一拜已经足够了。”说罢“哈哈”大笑,心情当真是舒畅之极。
他又对野狐禅师道:“如此说来,本宗岂不是还占了一个天大的便宜,些许修为而已,本宗还未放在心上。”
却听野狐禅师笑道:“流云宗主,切勿得意太久,有你头疼的时候。“
江流云问道:“大师为何这么说?“
野狐禅师再无回话,江流云沉思片刻,心中不以为意,想道:“大师的意思或许是说少年人心性顽劣,不好教导,但本宗最不缺的便是耐心与耐性了。“
云雾翻腾间,遮挡住了下方的小小山谷,山谷内有垂柳数株,垂柳边一谭深水,池塘边茅屋一座。茅屋的房门打开,走出一名黑衣老僧,老僧应是年过七旬,看起来平平无常,不见有佛光罩体,也不见有精气外露,与一个寻常老人一般无二。
那名黑衣老僧站在茅屋前,沉默良久,仿佛与茅屋垂柳以及那谭深水融为一体,他抬头望天,轻轻说道:“降龙,好久不见。“
  TOP
头像
天王九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1 23: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5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04-10-19    发短消息        

42楼

二十七、蓝衣碧波一仙子

阴无极与悟明走了半个时辰才来到逍遥谷外。阴无极道:“逍遥谷还有个别称双生谷,只不过天外天的人却很少如此称谓。“
悟明道:“是不是逍遥谷只有姐妹花并蹄莲,却没有一个男子?“
阴无极道:“非但没有一个男子,而且禁止男子入内。“
悟明道:“小僧非得有天大模大样的走进去,还得寻一处显眼的地方,题上灵隐寺悟明到此一游不可。”
阴无极道:“你是和尚,在逍遥谷中算不得男人。”
悟明道:“那就换成小师叔写李修缘到此一游。”
阴无极微微一笑。
悟明道:“老阴你这么干过?如此露脸的事,你须得给小僧说道说道。”
阴无极忆起往事,不觉恍惚,沉默良久,这才开口说道:“三十年前,我与你一样,也是在佛家修行。”
悟明道“原来是阴师兄!”
阴无极道:“师兄你个头,还要不要听了?”
悟明道:“老阴你继续。”
阴无极道:“我自觉禅功已有小成,便起了远游天下,磨砺修行之心。一日行到东海,听到潮声如雷,大浪拍岸,想起观音菩萨的观音法门。“
悟明道:“东海?观音菩萨的道场不是在南海吗?难道菩萨也在东海修行过?“
阴无极哭笑不得,骂道:“奶奶的,你这小和尚,不学无术。“
悟明“嘿嘿“一笑,道:”小僧这是不耻下问。“
阴无极道:“我在海边打坐到半夜,感悟颇多,见星斗满天,不觉心生一偈,潮起潮落,生死无常,人生如露,幻灭之间。“
悟明赞道:“阿弥陀佛!“
阴无极道:“我正在感叹之时,忽听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小和尚你才多大,谈何生死.”
悟明心道:“来了。”正待凝神细听,却见阴无极怔怔出神,久不言语。
那一年,阴无极不满三十,法号寂灭,眉清目秀。
那一夜,月色如水,撩人心魄,阴无极扭头寻声看去,只见一个蓝衣女子,俏生生的站在一块礁石之上,脚下浪头反复拍击,水雾弥漫,映得那蓝衣女子飘飘若仙。
阴无极道:“女施主,生死就如同这浪潮一般,看似往复无所穷尽,实则拍打在礁石,最后只余一堆泡沫。”
那蓝衣女子笑道:“我又不曾修佛,你说这些我可不懂,只知道能活着便没有人愿意去死。”
阴无极合十道:“女施主,贫僧寂灭,修的就是生死。”
那蓝衣女子道:“别一口一句施主,我见了化缘的和尚,可是从来不给一个铜子的。”她眼珠一转,妩媚动人,道:“我叫做绿碧仙子。”
穿蓝衣的绿碧仙子。
阴无极道:“不知仙子深夜来此海边所为何事?”
自称绿碧仙子的蓝衣女子娇声道:”和尚,不要见我一人,就打什么坏主意,不妨对你明说,我来自海外仙山天外天,和尚你听过么?“
阴无极摇头道:”不知,贫僧一直在庙中修行,不曾在江湖走动。“
那蓝衣女子似是觉得好生无聊,脱下鞋子将一双玉足伸入海水之中,赤脚戏水,过了一会儿,忽然问道:“和尚,你这一生有过女人么?”
阴无极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说笑了,贫僧乃是出家人,酒色俱在戒律之中。”
那蓝衣女子“噗嗤”一笑,仿佛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来,道:“不如我做你的女人好了。”
法号寂灭的阴无极登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连连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那蓝衣女子怔怔的出了会神,喃喃道:“姐姐。“身形一晃,踏浪而起,出声唤道:”和尚,我来了。“声音酥绵,如糖似蜜。
阴无极见那蓝衣女子真的踏浪而来,吓得立时站起身来,道:“施主莫要和贫僧开这种玩笑。“
那蓝衣仙子站在阴无极身旁,一阵香风钻如鼻中,阴无极口鼻观心,双手结印,默念经文。
只听那蓝衣女子又道:“和尚,我好看吗?“
寂灭和尚不敢作答,他虽然禅心具备,但一直在师门修行佛法,何曾遇上过这等稀奇古怪的事情,那蓝衣女子娇媚动人,说话之间荡人心魄,风情无比。
寂灭和尚心头一醒,蒙的睁开双眼,金刚怒目,喝道:“不要逼迫贫僧法相降魔。”那蓝衣女子“呵呵“笑道:”小女子好怕,但小女子并非邪魔,你如何金刚除魔?男欢女爱,天地之理,正如和尚你说的生死一般。“
寂灭和尚无奈道:“我是出家人,不是男人。“
那蓝衣女子人住又笑了起来,吐气如兰,道:“出家人就不是人了?“
寂灭和尚道:”出家人一心向佛,已将生死赋予我佛。“
说到这里,阴无极再次住口不语。
悟明正听的入神,追问道:“后来呢,后来呢?“
阴无极淡然道:”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那名女子。“
悟明撇了嘴,道:“骗谁呢、蓝衣绿碧仙子是不是就是,你到逍遥谷中要探望的朋友。?“
阴无极摇头道:“不是。“
悟明想一下,拍手道:“是了,逍遥谷并蹄莲,那蓝衣绿碧来自天外天,那绿碧仙子也是双生姐妹,老阴,你要探望的如若不是绿碧仙子那定然就是她的姐姐。”
阴无极脸色一寒,身上泻出丝丝黑气出来,道:“再胡说八道,老子一掌毙了你。“
见阴无极真的动怒,悟明不敢再说,心中却想:“小僧猜测的多半不错。“
这时,天空上忽然掠过一名青衣女子,身形并不是太快,可以看得见,这青衣女子神情沉静,婉约如水。她自空掠过之时,阴无极恰好气机迸发,那青衣女子似是有所察觉,略略停顿了一下,向着下方,阴无极与悟明的所在看了一眼,复又向着逍遥谷中掠去。、
悟明问道:“老阴,这青衣女子是不是发现了我们?“
阴无极神情复杂,道:“这青衣女子名叫玉仙子,乃是天外天流云宗主江流云的妻子,修为并不是太高,应该发现不了我们,但我却与她算是旧识,只怕能感应到阴某的气息。“
说到这里他将手一挥,一团黑气,顿时将他与悟明包裹起来,道:“此乃我的阴魔界,你在里面不要乱闯,静心打坐,于你大有裨益。“
悟明还没来得及听到阴无极的话,但觉得眼前一黑,已是身在一片黑雾之中,周遭阴风怒啸,鬼气森森,如在阴府,黑雾内影影卓卓,似是聚集了无数的冤魂,,张牙舞爪。
悟明吓得哇哇大叫,半天过后才有胆子睁开双眼,大声喊道:“老阴,快放我出去。“
  TOP
头像
天王九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3 09: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5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04-10-19    发短消息        

43楼

二十八、绿碧已残余香在

阴无极没有理会悟明,阴魔界是他自起心魔后,幻得一界,这一界不在天地之中,而是在他心中,阴无极自身不知道经历多少苦难折磨,这才修成,如若悟明知道珍惜这种机缘,潜心修炼,自能领悟其间的种种玄妙之处。
阴无极收敛气机,循着玉仙子留下的踪迹闪身入谷,入目所见,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如在江南园林,处处皆景。他仿佛以来过逍遥谷数次一样,驾轻就熟的,一路长驱直入。
顺着一条长廊来到一座小楼外,天外天中四季如春,小楼外一池碧水,满塘绿色间,有红藕白莲正在怒放,几名女子放舟其间,轻声说笑,仿佛只差一曲江南小调了。
这几名女子都是成双成对,容貌之间毫无分别,却都对阴无极视而不见。
逍遥谷中并蹄莲。
阴无极在小楼一面窗下停下身形,只听得那玉仙子说道:“蓝姬仙子,你姐姐如何了?“
窗口出现一抹蓝色,正是蓝姬仙子,也是那东海边,自称绿碧的蓝衣女子。她也曾在李修缘出生那夜,在天台县上空现身过。
蓝姬仙子道:“还是那样,昏迷不醒,玉姐姐,我好担心,姐姐的本命绿玉又裂了几分。“
玉仙子柔声安慰道:”既然三十年了,她都能撑下来,想必也不会在此时出事.“她犹豫了一下,道:”我来的时候似乎感应到那人的气息,绿碧如果得知,说不定就会醒过来,“
蓝姬仙子却是脸色一变,道:“玉姐姐,你没有看错吧,如果真是那人,我这就去杀了他。“
玉仙子笑道:"三十年前,你就拿他没法,三十年后,他已经不是当年的寂灭僧人了,而是名满天下的阴魔老祖,你早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蓝姬仙子恨恨道:“就算是拼了性命我也要杀了他。”
玉仙子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当年是你非要纠缠他,要比个上下,你姐姐这才为了你落得这般下场。”
蓝姬仙子仍是恨意不消,道:“可他不该拒绝我姐姐,使得姐姐,绿碧碎裂,沉睡不醒。”
玉仙子仍然是柔声说道:“他也自入魔,并且与天外天接下仇怨至今。那时他为了绿碧仙子一怒之下,弃佛修魔,成就阴魔后,闯入天外天,打杀四方,天外天几乎高手尽出,仍是不敌。“
蓝姬仙子道:“可惜当年许天君与真武尊者出游未归,否则哪能让那个王八蛋轻易离开。“
玉仙子道:“蓝姬,你还是忘不了他,是吗?“
蓝姬仙子咬牙切齿的道:“我早已不记得他是谁了,而且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挫骨扬灰,才能对得起姐姐。“
玉仙子叹道:“唯有爱之深,这才恨之切,蓝姬你是因为对绿碧的愧疚,才强迫自己去恨他的吧?“
蓝姬仙子沉默了片刻,低声道:“玉姐姐,我不知该怎么办。“
玉仙子长叹一声,道:“我瞧瞧绿碧。“
蓝姬仙子道:“姐姐的本命碧玉破损的实在厉害,都是那个天杀的阴无极,害的姐姐。“
玉仙子道:“天外天内,那么多奇人异事,都想不出办法么?“
蓝姬仙子道:“这么多年以来,该求的都求到了,均是无计可施。“
阴无极站在窗外,只见玉仙子走到一张大床前,床上一袭碧沙轻罩,隐约可见一个绿衣女子躺在那里,那女子与蓝姬的容貌        一般无二,只是蓝姬仙子妩媚勾人,那绿衣女子却看起来仿佛如冰山雪莲。她好似在沉睡之中,头顶一块碧玉巴掌大小,,上面布满了裂痕,不住旋转,碧光隐然,黯淡无光。
阴无极眉头不住抽动,都说往事如烟,烟火熏人眼啊!
那一晚在东海边,蓝姬仙子冒称绿碧,对他百般引诱,但当时的寂灭和尚禅心如铁,不为所动。
第二日,阴无极仍旧在海边听潮,参悟观音法门,半夜十分,心头忽起感应睁开眼来,却见那女子果然飘身而至,只是不知为何她换了一身绿衣,阴无极不觉道:“仙子这才称得上绿碧。“
那女子换了绿衣,却也仿佛换了一个人,浑身散发着冷冽之气,开口道:“蓝姬在哪里?“
阴无极一怔,随即醒悟过来道:”原来昨夜那蓝衣女子叫蓝姬,她想必与仙子孪生姐妹,那么仙子才是真正的绿碧?“
绿碧仙子道:“我这个妹妹较为任性顽劣,如有得罪之处,和尚,我在这里替她赔礼了。“
阴无极无奈苦笑道:“令妹的确有够任性的。“
那绿碧仙子看似冰冷,却是极好说话,道“和尚在这里修的是何法门?“
阴无极也不隐瞒藏私,道“此乃观音法门。“
绿碧仙子好奇问道:“何为观音法门?“
阴无极道:“此乃菩萨真法,是南海观音菩萨的修行法门,菩萨面海不听潮,以心眼观之,渐渐耳中无声,心内却生波澜,菩萨因此得悟。“
绿碧仙子愈发好奇心起,认真请教,阴无极耐心解说,如何一念生,如何观想结印,一夜之间疏忽而过。
第二日绿碧仙子又来,问了些修行上的疑惑之处,与阴无极相处甚欢,一僧一仙子不觉一晃数月。
一晚阴无极正在等待绿碧仙子,来的却是蓝衣女子。
蓝姬仙子道:“和尚你在等姐姐吗?这几个月里她常常都提起你,我看得出来,她是心里有了你。”
阴无极怒道:“休要胡说,贫僧与你姐姐乃是清水之交,并无男女之情。”他不禁扪心自问,却猛然发觉不知何时绿碧仙子的身影,竟然深系心头。  
蓝姬仙子道:“姐姐就那么好?我与姐姐的容貌一样,你怎么就喜欢她了呢?
阴无极沉默不语,心头惶然,心道:“我一介僧人怎会喜欢了一个女子,但自已的心却是自知,瞒得过蓝姬仙子,骗不了自己,
阴无极顷刻间心魔大起,极力挣扎之下,于事无补,几乎就要走火入魔。
就在这时,鼻间清香扑面而来,他登时惊醒,只见蓝姬仙子竟然不知何时宽衣解带,赤条条的扑了过来。
寂灭和尚大惊,不及细想,便是一掌击出。
  TOP
头像
天王九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4 00: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5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04-10-19    发短消息        

44楼

二十九、大魔头

阴无极的心头有一界。悟明被他扔进阴魔幻境后,便没有心思理睬。
悟明嗓音都快要喊哑,听不到阴无极的回应,只好合十默诵经文,好在他在灵隐寺这些年参禅打坐漫不经心,佛经倒是记了不少,几段经文下来,眼前似是清亮了许多。
悟明略略安心,道:“老阴,你想吓住小僧,也没那么容易。”一边自言自语为自己打气,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前行去,但这阴魔界乃是阴无极一身的修行根本所在,四下里仿佛尽是去路,却不辨方位,如在虚空。
悟明走了一阵过后,盘膝而坐,心想:“如此漫无目的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终究不是个办法,须得找个方向才行。”站起身来继续前行,却仍是没有头绪。
悟明四下里一看,索性见到何处黑雾最是浓烈,便索性朝那里,走了不久,悟明便后悔不迭,黑雾越是浓烈之处,似乎危机便是越多。
黑雾浓重,视线也是受阻,往往突然间就不知从何伸出一双手臂,拉住悟明,吓得悟明心惊肉颤,不敢停住经文,所幸那些经文对亡魂有所克制,但黑雾之中的亡魂仿佛无穷无尽一样,到得后来,悟明几乎寸步难行,不得不重新盘膝,一心打坐诵经。
阴无极在窗前看着绿碧仙子头上的碧玉,那些往事更加清晰。
寂灭和尚心神激荡,一掌劈出,蓝姬仙子也没想到她投怀送报,换来的是一记重击,口喷鲜血,受伤严重。
阴无极一掌击出,合十道:“罪过罪过。”
绿波荡漾,绿碧仙子闪身出现,俯身将蓝姬仙子抱在怀中,道:“蓝姬要嫁给一个从未见过的男子,她很不高兴,大半年了一直在与我斗气,所以和你胡闹,她其实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道:“和尚,我问你,你有喜欢过我吗?”
阴无极犹豫再犹豫,终于还是摇头不语。
绿碧仙子点点头道:“我与蓝姬乃是双生,她不开心,做姐姐的当然不能看着不管,因此我准备代替她嫁过去。”她抬起头,对着阴无极嫣然一笑,说道:“和尚,你的气息很是不稳,当心入魔。”
这是她对阴无极说的最后一句话,从此后,她再也没有醒过来。
不多时,蓝姬仙子悠悠醒转道:”姐姐,我答应嫁了,也不再和你斗了。“她站起身来,突然脸色一变,喝道:”和尚,你把姐姐怎么了?“
绿碧仙子盘膝跌坐,双眼紧闭,如在定中,可是她浑身上下却感应不到,一丝气机。
蓝姬仙子掐了一个法诀,伸手在绿碧仙子头顶一引,只见一块巴掌大的碧玉出现在了绿碧仙子的头顶之上,只是不知为何,本该晶莹剔透的碧玉,却布满裂痕,光华暗淡。
蓝姬仙子失声惊呼道:“ 姐姐的本命碧玉怎么变成这样?你到底对姐姐做了什么?“
本命碧玉需要心血滋养,绿碧仙子的心伤了,本命碧玉破裂。
蓝姬仙子红着眼睛将绿碧仙子背负在身,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把姐姐的心伤碎了。”说罢转身离去。
寂灭和尚见蓝姬仙子背着绿碧仙子头也不回的当空掠走,心头百般滋味缠绕不息,想起在师门的日夜苦修,孤灯静坐,此时竟觉得如此无趣,又想起东海边的朝夕相处,更是心乱如麻,再也无法守住那点空明明,禅心上露出破绽。
心魔趁此一丝缝隙,占据灵台。
阴无极初时仍有一心在抵抗,但那心魔本就是众生贪念、执念而化,生于妄念,起自已心,无形无相,禅定的功夫越深,心魔越易滋生,有百般化身,不可抵御。阴无极浑身气机紊乱不堪,经脉寸断,眼看就要爆体而亡,命悬一线,无奈之下,正欲散去一身修为,关键时刻,心头一点灵机迸发,突然想起曾经研习过的一部经典来。
寂灭和尚极力保持一点清醒,知道自己或可保住修为不失,这个抉择实在大违佛家真谛,但当此紧要关头,容不得寂灭和尚犹豫。
他开口道“藏性其体清净,能应能现。如摩尼珠其体净圆,净故非色,以即珠故;圆故能应,非不色,以即色故;非色非珠。而此藏性其体净圆,净故非相,以即性故;圆故能现,非不相,以即相故;非相非性,名空不空;非相故空,非性故不空,非即非离,平等如如,名曰中道;即空不空如来藏。”
他念的乃是《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中的一段经文,此经便是《楞严经》。
《楞严经》中记载了阿难尊者堕落因缘,因此佛祖大放光明,为诸天尊者菩萨讲解破魔妙法。
《楞严经》有五会神咒,阴魔境五十相。
寂灭和尚竟是想借阴魔除心魔,修炼那妄念阴魔五十境,此举非但已经不能用胆大妄为来形容,修炼阴魔境五十相,本身就是妄为,他会被佛家视为邪魔外道,从此为佛家正宗所不容。
寂灭和尚盘膝结印,抬手一掌在自己头顶,心口拍下,耗费了无数时日修成的佛家正宗心法与纯正气息震散。
寂灭和尚身体四周气机飞舞,一道道金光佛光,化为朵朵金莲,消散天地之间。
寂灭和尚道:“我佛慈悲,寂灭今日就将法号还给我佛,从此与佛无缘。“
他向着西方双合十一拜,彻底了断与诸佛的机缘,又再一拜,断了与师门之间的香火之情。
西方有云霞渐生,炸雷滚滚,一道璀璨的长虹,带着无比的威势,从西方而来,在寂灭和尚的身体绕行一周,斩去他全身的功德。
遥远处的大山里,有一座小庙,年久失修,摇摇欲坠,一名面容苍老的老僧,许是年龄太长,已经无力打坐修行,靠在小庙门前,懒洋洋的晒着太阳,也不在意众多的游客路过小庙而不入,而是去向那看起来更为金碧辉煌的更大庙宇。
忽然之间老僧抬头向东,泪水直流,喃喃道:“寂灭徒儿啊,究竟是何变故让你弃佛修魔?“
他已经太老了,老到连回忆都是奢侈。
记不清那一年,他将那个叫阴无极的孩子带回小庙了。
东海边寂灭最后一拜道:“师父来世做你的徒儿。“
他头顶黑雾如云,疯狂的涌进体内。
从此,世间再无和尚寂灭,却多了个大魔头阴无极。
本书尚未和任何出版机构签约,欢迎出版公司敲门564914601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