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123
发新话题

仙侠:【修缘记】

头像
天王九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1 11: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57    精华:14   注册时间:2004-10-19    发短消息        

41楼

二十六、这一拜

由高峰下来以后,江流云带着李修缘来到一座秀谷,谷口一块石碑上刻有四个小字,李修缘不觉念出声道:“流云小筑。”
江流云笑道:“不错,这便是为师的清修之地,流云小筑是你师娘起的名字,说实话,为师并不喜欢,但你师娘却极爱流云小筑四字,为师对你师娘无计可施,只好任她去了。”他口中虽是如此说着,脸上却是爱意满溢。
走入秀谷之中,但见姹紫嫣红,绿树成荫,好一片花的海洋,几栋木楼矗立在万花从中,小楼精致异常。
江流云见李修缘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几栋木楼,笑道:“此乃天外天中独有的千年原木所建,蚊虫不叮,是你师娘亲手一点点搭建而成,等你住进去后就知道此中的妙处。那些花都是你师娘的宝贝,你师娘因为所修的心法缘故,性喜花木自然,所以修缘你切记不要去碰那些花花草草。”
李修缘道:“是,师父。”
江流云笑道:“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拘谨,为师和你师娘都是性子温和,极好相处。”
来到其中一栋木楼下,江流云张口唤道:“玉儿,快来看看,我收了个好徒儿。

木楼内 却无人应答,江流云皱眉道:“你师娘一定是去逍遥谷看望绿碧仙子了,
修缘,逍遥谷可是天外天外,无数男人梦想中的温柔地,谷中尽是貌美如花的孪生姐妹花,等你稍大些,为师便为你做主,找一对最美的娶回来做妻子。“
李修缘道:“师父,不用。我还小当以修行为重。“
江流云“哈哈”大笑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天经地义,谁都无可厚非,放心,师父一定挑最好的。”
李修缘心头一片暖意融融,他是真切感受到了江流云对自己关切之意,毫不虚假,除了父母与赵东方和性空大师,还没有人对他如此关爱。
江流云道:“算了,咱们不等你师娘了,她到了逍遥谷,不过半日不会回来,等她回来,修缘你再给你师娘补一杯茶好了。”
等上了木楼,李修缘才发觉,小楼看似精致,实则空间很大,掀起珠帘后客厅竟似一眼望不倒边一样,江流云笑道:“些许障眼小术而已。”
他笑眯眯的端坐在一张椅子上,道:“修缘,行完拜师礼,咱们可就是一家人了。为师先与你讲讲本宗的渊源,本宗叫做流云宗,这个天外天,便是本宗的祖师,也就是我的师父所创,因此你拜师过后,在天外天的地位必然超然,无论是何谷何殿,行事如何荒唐,都会因为你是我的弟子给几分薄面。”
他语气转而严厉,道:“但是修缘,你万不可因此骄纵,倘若做了过分的事情,师父第一个就饶不了你。“
李修缘正色道:”师父,我不会的。“
江流云道:“那就好,流云一脉底蕴有限,天外天的人也都是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你在真武大殿里问我,是否是阴无极的对手,师父当时答道,不是,那并不是为师自谦,而是为师确实不是那个阴魔的对手,修缘,你勿要失望才好。”
李修缘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会努力的。”
他一冲动之下,差点说出自己和阴无极早是旧识。
江流云道:“如此甚好,流云宗的绝学乃是流云身法,在这个天下也是顶尖绝学,为师必将倾囊相授。”
李修缘端起圆桌上的茶壶斟了一杯水,双手递给江流云,道:师父请喝茶。“
江流云举起茶杯一饮而尽,道;“跪下磕头吧,别的门派拜天地敬祖师,须得三拜九叩的大礼,咱们却没那么多规矩,你给师父磕一个头意思意思即可。“
李修缘双膝一曲刚要跪倒,江流云耳边忽然仿佛响起一声叹息,依稀像是野狐禅师的声音,江流云一怔,不由得站起身来,恰在此时,李修缘已经拜了下去。
江流云的身躯一颤,脑中“嗡“的一声,一阵天旋地转,他不禁后退了半步,只觉得浑身发软,紧接着头顶一道青光冒出,那道青光三尺上下,像是一柄青色的细小飞剑,但在李修缘这一拜之下,青色小剑发出的三尺青光,便消去了一半。
江流云大吃一惊,耳边才又响起野狐禅师的声音道:“流云宗主,你经不起他这一拜啊!“
这一拜,江流云一身修为气运功德被消去了三成。
江流云恍然大悟,道:“莫非修缘就是大师所说的大机缘大人物,大师,他究竟是何来历?“
野狐禅师答非所问,道:“他拜了你这一下,流云宗主,将来有劫数临身时,自有他替你扛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果之间,最是玄妙无比。“
江流云修为受损三成,却是满心欢喜,心道:“看来这一次与真武尊者抢人抢对了。“他与野狐禅师的对话,李修缘当然听不到。
江流云笑逐颜开的扶起李修缘,道:"好孩子,起来吧!“忽的心中想起一事,连忙叮嘱道:“等下你师娘回来,修缘,你就别给她磕头了,你师娘她不喜这些俗礼,给师父的这一拜已经足够了。”说罢“哈哈”大笑,心情当真是舒畅之极。
他又对野狐禅师道:“如此说来,本宗岂不是还占了一个天大的便宜,些许修为而已,本宗还未放在心上。”
却听野狐禅师笑道:“流云宗主,切勿得意太久,有你头疼的时候。“
江流云问道:“大师为何这么说?“
野狐禅师再无回话,江流云沉思片刻,心中不以为意,想道:“大师的意思或许是说少年人心性顽劣,不好教导,但本宗最不缺的便是耐心与耐性了。“
云雾翻腾间,遮挡住了下方的小小山谷,山谷内有垂柳数株,垂柳边一谭深水,池塘边茅屋一座。茅屋的房门打开,走出一名黑衣老僧,老僧应是年过七旬,看起来平平无常,不见有佛光罩体,也不见有精气外露,与一个寻常老人一般无二。
那名黑衣老僧站在茅屋前,沉默良久,仿佛与茅屋垂柳以及那谭深水融为一体,他抬头望天,轻轻说道:“降龙,好久不见。“
  TOP
头像
天王九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1 23: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57    精华:14   注册时间:2004-10-19    发短消息        

42楼

二十七、蓝衣碧波一仙子

阴无极与悟明走了半个时辰才来到逍遥谷外。阴无极道:“逍遥谷还有个别称双生谷,只不过天外天的人却很少如此称谓。“
悟明道:“是不是逍遥谷只有姐妹花并蹄莲,却没有一个男子?“
阴无极道:“非但没有一个男子,而且禁止男子入内。“
悟明道:“小僧非得有天大模大样的走进去,还得寻一处显眼的地方,题上灵隐寺悟明到此一游不可。”
阴无极道:“你是和尚,在逍遥谷中算不得男人。”
悟明道:“那就换成小师叔写李修缘到此一游。”
阴无极微微一笑。
悟明道:“老阴你这么干过?如此露脸的事,你须得给小僧说道说道。”
阴无极忆起往事,不觉恍惚,沉默良久,这才开口说道:“三十年前,我与你一样,也是在佛家修行。”
悟明道“原来是阴师兄!”
阴无极道:“师兄你个头,还要不要听了?”
悟明道:“老阴你继续。”
阴无极道:“我自觉禅功已有小成,便起了远游天下,磨砺修行之心。一日行到东海,听到潮声如雷,大浪拍岸,想起观音菩萨的观音法门。“
悟明道:“东海?观音菩萨的道场不是在南海吗?难道菩萨也在东海修行过?“
阴无极哭笑不得,骂道:“奶奶的,你这小和尚,不学无术。“
悟明“嘿嘿“一笑,道:”小僧这是不耻下问。“
阴无极道:“我在海边打坐到半夜,感悟颇多,见星斗满天,不觉心生一偈,潮起潮落,生死无常,人生如露,幻灭之间。“
悟明赞道:“阿弥陀佛!“
阴无极道:“我正在感叹之时,忽听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小和尚你才多大,谈何生死.”
悟明心道:“来了。”正待凝神细听,却见阴无极怔怔出神,久不言语。
那一年,阴无极不满三十,法号寂灭,眉清目秀。
那一夜,月色如水,撩人心魄,阴无极扭头寻声看去,只见一个蓝衣女子,俏生生的站在一块礁石之上,脚下浪头反复拍击,水雾弥漫,映得那蓝衣女子飘飘若仙。
阴无极道:“女施主,生死就如同这浪潮一般,看似往复无所穷尽,实则拍打在礁石,最后只余一堆泡沫。”
那蓝衣女子笑道:“我又不曾修佛,你说这些我可不懂,只知道能活着便没有人愿意去死。”
阴无极合十道:“女施主,贫僧寂灭,修的就是生死。”
那蓝衣女子道:“别一口一句施主,我见了化缘的和尚,可是从来不给一个铜子的。”她眼珠一转,妩媚动人,道:“我叫做绿碧仙子。”
穿蓝衣的绿碧仙子。
阴无极道:“不知仙子深夜来此海边所为何事?”
自称绿碧仙子的蓝衣女子娇声道:”和尚,不要见我一人,就打什么坏主意,不妨对你明说,我来自海外仙山天外天,和尚你听过么?“
阴无极摇头道:”不知,贫僧一直在庙中修行,不曾在江湖走动。“
那蓝衣女子似是觉得好生无聊,脱下鞋子将一双玉足伸入海水之中,赤脚戏水,过了一会儿,忽然问道:“和尚,你这一生有过女人么?”
阴无极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说笑了,贫僧乃是出家人,酒色俱在戒律之中。”
那蓝衣女子“噗嗤”一笑,仿佛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来,道:“不如我做你的女人好了。”
法号寂灭的阴无极登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连连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那蓝衣女子怔怔的出了会神,喃喃道:“姐姐。“身形一晃,踏浪而起,出声唤道:”和尚,我来了。“声音酥绵,如糖似蜜。
阴无极见那蓝衣女子真的踏浪而来,吓得立时站起身来,道:“施主莫要和贫僧开这种玩笑。“
那蓝衣仙子站在阴无极身旁,一阵香风钻如鼻中,阴无极口鼻观心,双手结印,默念经文。
只听那蓝衣女子又道:“和尚,我好看吗?“
寂灭和尚不敢作答,他虽然禅心具备,但一直在师门修行佛法,何曾遇上过这等稀奇古怪的事情,那蓝衣女子娇媚动人,说话之间荡人心魄,风情无比。
寂灭和尚心头一醒,蒙的睁开双眼,金刚怒目,喝道:“不要逼迫贫僧法相降魔。”那蓝衣女子“呵呵“笑道:”小女子好怕,但小女子并非邪魔,你如何金刚除魔?男欢女爱,天地之理,正如和尚你说的生死一般。“
寂灭和尚无奈道:“我是出家人,不是男人。“
那蓝衣女子人住又笑了起来,吐气如兰,道:“出家人就不是人了?“
寂灭和尚道:”出家人一心向佛,已将生死赋予我佛。“
说到这里,阴无极再次住口不语。
悟明正听的入神,追问道:“后来呢,后来呢?“
阴无极淡然道:”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那名女子。“
悟明撇了嘴,道:“骗谁呢、蓝衣绿碧仙子是不是就是,你到逍遥谷中要探望的朋友。?“
阴无极摇头道:“不是。“
悟明想一下,拍手道:“是了,逍遥谷并蹄莲,那蓝衣绿碧来自天外天,那绿碧仙子也是双生姐妹,老阴,你要探望的如若不是绿碧仙子那定然就是她的姐姐。”
阴无极脸色一寒,身上泻出丝丝黑气出来,道:“再胡说八道,老子一掌毙了你。“
见阴无极真的动怒,悟明不敢再说,心中却想:“小僧猜测的多半不错。“
这时,天空上忽然掠过一名青衣女子,身形并不是太快,可以看得见,这青衣女子神情沉静,婉约如水。她自空掠过之时,阴无极恰好气机迸发,那青衣女子似是有所察觉,略略停顿了一下,向着下方,阴无极与悟明的所在看了一眼,复又向着逍遥谷中掠去。、
悟明问道:“老阴,这青衣女子是不是发现了我们?“
阴无极神情复杂,道:“这青衣女子名叫玉仙子,乃是天外天流云宗主江流云的妻子,修为并不是太高,应该发现不了我们,但我却与她算是旧识,只怕能感应到阴某的气息。“
说到这里他将手一挥,一团黑气,顿时将他与悟明包裹起来,道:“此乃我的阴魔界,你在里面不要乱闯,静心打坐,于你大有裨益。“
悟明还没来得及听到阴无极的话,但觉得眼前一黑,已是身在一片黑雾之中,周遭阴风怒啸,鬼气森森,如在阴府,黑雾内影影卓卓,似是聚集了无数的冤魂,,张牙舞爪。
悟明吓得哇哇大叫,半天过后才有胆子睁开双眼,大声喊道:“老阴,快放我出去。“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