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12
发新话题

长篇小说《对篡改所做的剽窃》连载

头像
qwgxsyyxyx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4 16: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95    精华:2   注册时间:2013-6-26    发短消息        

21楼

17.没有他会死

    武侃本人不常来“西府花馆”,但他的办公室中有位副主任,也就是市府办综合一处的副处长,先前在外事部门干过,和“西府”老板很熟。虽没有直接透露武侃,更不用说张建国的身份,可不闻窗外事的在华朝X人,多少也入乡随俗瞧两眼新闻,大概知道他们是谁。没张扬,但招待得很用心,不仅菜品精致,还找来了店里最色艺双馨的姑娘献唱,据说是在省艺院进修的留学生。
    墙上那台类似于中国高铁动车,明显人为抠掉商标、贴上蝌蚪谚文的电视,播放出旭日初升片头,铿锵得近乎于可笑,但你又不得不承认非常之上口的曲调响起:
    “他亲密的情谊,在心间流淌,睡着醒着,呼吸间温暖的心,我们信任他像天一样高的德行,我们都跟随他生活啊…… ”歌颂“天降白头山伟人”金X恩元帅的主旋律,中文译为《没有他我们活不了》,与韩国不同,朝X自立国之日起,便已彻底废除了汉字,故而也可以更直接些,《没有他会死》……
    实事求是地讲,近年因贪腐落马的那些河山“青派”干将,至少其中绝大部分,并不怎么冤枉,如果仅以贪不贪作为评判标准的话,并不怎么冤枉。
    对此,半公开地,张建国有过不止一次听起来似乎强词夺理,甚至于狡辩的论述。借用马克思的话说,我们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他从不反对,或者从不抽象反对自己,以及被自己提拔起来的官员拿钱。如今的社会风气就这样,官场更是如此,没有钱,你用什么稳住下属,你用什么笼络同僚,你又用什么孝敬上司?不用钱稳住下属,谁给你卖命实干,不用钱笼络同僚,谁为你两肋插刀,不用钱孝敬上司,谁又帮你积极进步?
    “红派”那些“太X党”、“官二代”倒是不拿钱,多新鲜啊,他们不需要拿钱,人家早就拿够了。翻翻什么福布斯、胡润之类的排行榜,如果你真有刨根问底的兴趣和本事,绝对不难发现,其中一大半,要么本身就有“红色血统”,要么与“红色血统”具有某种或先天或后天,但一定十分错综复杂的利益关联。而他们,恰恰是同属一个阶层出身的“红派”、“二代”们,牢不可破而又可靠有力的金主和经济后盾……
    “我们的心,只有他最懂,在任何时候,他都守护着我们的幸福啊,不管是展翅的希望,还是怀抱的梦想,全都在他的怀里实现啦…… ”
    张建国,武侃,以及所有那些属于或并不属于“青派”,但一样来自社会中下层、普通人家,也代表,天然代表着社会中下层、普通人家的干部,没有前一种人的福气,但却被赋予了和前一种人竞争的使命。靠什么,没权,没势,没背景,没机会,只能靠钱。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钱从哪儿来,天上不会掉,地里不会长,只能靠给别人办事,用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创造的词汇,权力寻租,权钱交易。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什么钱都可以拿。
    旧时,官场上有所谓“讨彩头”、“打秋风”的习俗。比方说吧,两家对簿公堂,都是有钱人,判案时,官员秉公执法,依法依律、入情入理,该怎么判就怎么判,但等官司了了,依照案值的一定比例,并视其实际承受能力,向获胜的一方讨个“彩头”、打个“秋风”。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听着好像自相矛盾,实则不然,奥妙就在这里……
    “没有他,我们活不了,金X恩同志,没有他,活不了,我们活不了,我们的命运,金X恩同志,没有他的话,我们活不了…… ”不服不行,朝X人的艺术天赋绝对不是盖的,无论歌词多么搞笑,只要听一遍,即使一句朝X语不会的外国人,都能不由自主跟着哼唱起来。也或者,正是因为听不懂,甚至正是因为搞笑,你才会跟着哼唱起来,跟着不由自主哼唱起来……
    关心政治的中国人,最津津乐道,同时常常也最深恶痛绝的,始终是官场上的派系斗争,尤其是某些似乎比较有理想和见识的人。孙子说“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毛主席终身反对“山头主义”,党的文件反复强调,决不允许出现小圈子、小团体、非组织政治活动。
    可他们似乎不知道,封建主义思维和行为模式根深蒂固的中国,中国官场,之所以没有,至少现在还没有退回专制时代,很大程度上,所仰仗的,恰恰就是这些派系。
    “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建国后前三十年的中国政治,最大教训就是一言堂。任何一本大陆出版或允许出版的近代史,第一课永远是“中国革命为什么无法避免”,外无主权,内无民主,渐进改良没有出路。如今也一样,现行体制一时半会儿难以触动,甚至也没必要触动,基层民主与否很多人不在乎,但高层,绝不能只有一种声音,靠什么,只能是派系……
    “他引领朝X的力量坚固,他一身肩负人民的命运,他是把我们所仰望的梦和理想全都实现的人…… ”本该是男声合唱,换成女声独唱,原也别有韵味。《我们除了他谁都不认》,一系列“反金X恩”小集团被捣毁后,十分应景的一首歌:“伟大的金X恩同志,我们除了他谁都不认,伟大的金X恩同志,向您宣誓忠诚…… ”
    可现在,有人却想打破这种平衡,拉大旗扯虎皮,借为民除害之名清洗异己。听着似乎光明正大,其实是巨大的倒退,妄图退回一言堂时代。
    至少张建国是这么认为的……
    “他光辉的理想是我们的目标,统帅的决心是人民的胜利,要向着他指引的道路,暴风般扫平一切…… ”画面中,一群又一群面黄肌瘦的各界群众,在白白胖胖的领袖身边哭得死去活来。据从朝X回来的人讲,那里的百姓,绝大部分都坚信,领袖不是胖,是要把有限的粮食留给人民,而饿得浮肿:“伟大的金X恩同志,我们除了他谁都不认,伟大的金X恩同志,向您宣誓效忠…… ”
    没有明说,但从张建国的话里话外,武侃听出来,“上面”,不是或不仅是相对于武侃的“上面”,而是相对于张建国的“上面”,应该有人在策划着什么。大概就是最近,要扭转,也必须扭转“六王毕,四海一”,进一步一定是“蜀山兀,阿房出”的局面,信心十足,似乎很有把握的样子……
    “就算风云变幻,逆风吹来,我们的心中只有您一人,永永远远生死与共,只拥护爱戴您唯一的领导…… ”几个月前,一次市府办公厅内部的KTV聚会,也是这首歌,行政处某素来诙谐的老顽童,唱过一个模仿朝X语发音的中文恶搞版,尤其副歌部分,“置书怀袖中,三岁字不灭”。虽然曲调唱功都没得挑,但陪坐在武侃身边的那位副处长,还是一直想笑:“伟大的金X恩同志,我们除了他谁都不认,伟大的金X恩同志,向您宣誓效忠…… ”
  TOP
头像
qwgxsyyxyx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5 16: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95    精华:2   注册时间:2013-6-26    发短消息        

22楼

18.洗钱

    朝X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在河山省未设领事机构,反正来往也不多,中州有个办事处,代理相关事宜。具体到四海,名义上直属官方的,只有所谓“柳京商贸会社”,且并无任何实际业务。
    至于“西府花馆”,根据工商那边的资料,注册在一个名叫金哲俊,“朝X籍商人”名下,外资私营性质。可事实上,即使是“西府花馆”内的工作人员,也从没见过这位传说中的金哲俊,甚至是否真有这么个人,都是个谜……
    除了身份背景,“西府花馆”的经营状况同样是个谜。
    近几年,该朝X风味主题餐厅,在河山发展很快,从最初的一家发展到了五家,三家在中州,两家在四海。中州那边怎么样咱不大清楚,至少四海这两家,经营状况始终很诡异。
    人生若只如初见,几年前,第一家“西府花馆”开业迎客时,在四海还是引起过一阵不算轰动也算骚动的。神秘的国度,精致的料理,外加既艳丽又不失清纯的卖花姑娘,如此多的卖点集中在一起,不少食客抱着尝鲜,甚至看西洋景的心态光顾过。
    可蜜月期一过,“西府花馆”受欢迎程度立刻急转直下,毫不夸张地说,这家餐厅几乎没有回头客,去过的人,也常有一种上当的感觉。看似精美的餐品,其实并不好吃,至少不符合大多数中国人的口味,价贵不说,量也严重不足,两口就没了。至于招牌式的朝X美女,根本不像宣传中那样善解风情,拉着个臭脸,也不管你受得了受不了,倒是挺卖力,举着麦克风、气沉丹田一通猛嚎。好不好听根本听不出来,除了要价不菲,以及劣质的脂粉香气,完事儿什么都不记得……
    对此,“西府花馆”的经营者似乎并不在意。不知是社会制度所限,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与大多数餐饮娱乐机构截然不同,“西府”从不打广告,也无任何营促销手段,一如姜太公直钩垂钓于渭水之上,爱来不来,与众乐亦乐,与少乐亦乐,与人乐亦乐,独乐亦乐。
    后来,随着客人越来越少,“西府花馆”干脆自己给自己放了假,爷不伺候了,想开门就开,不想开就不开。门口的营业时间完全是摆设,什么时候开门看心情,从买方市场变成卖方市场,遇到死心眼儿非要进来吃的,那得预定、排号。
    可奇就奇在,“西府花馆”的经营颓势,在财务上完全体现不出来,甚至呈现出负相关关系。几年来,至少四海这两家“西府”,账面盈利状况一直很好,不是小好而是大好,动辄一个星期都不见开门,但“西府花馆”每年的现金流水可达两亿元以上,差不多相当于那条街上其余商户总和,且利润率极高。加之其独特背景所享有的优惠待遇,所得税全免,流转税减半,营收中有至少三分之二变成了纯利,地地道道“现金奶牛”……
    “西府花馆”诡异的经营状况,早就引起四海当地工商及税务部门注意。按照一般规律,某商家账面收入远高于实际收入,或者说是实际收入的估计值,十有八九是在洗钱。那个落马的原贵州省政协副主席孔令中(出身教育系统,违法违纪都有技术含量)不是酒后曾向别人吹嘘过么:“一家专卖店,就能把所有收入洗白”(孔曾授意妻女开设烟酒专卖店),将脏钱分期分批打入营业流水,纳完税,就成了合法收入。
    可问题在于,若说“西府花馆”在洗钱,就得先说明他们的“赃款”是从哪里来的,是贪污受贿,还是制毒贩毒,是开设地下赌场,还是经营色情场所,是走私,还是诈骗,是偷来的,还是抢来的?明眼人一望而知,无论哪一条都说不通。
    从神秘的法定代表“金哲俊”,到“西府花馆”、“柳京商贸会社”上上下下,直至所有和朝X有瓜葛的人,无论四海市还是河山省,甚至整个中国大陆,行踪飘忽难测不假,但那是因为深居简出的他们根本就没有行踪。“法尚应舍,何况非法”,连合法活动都找不到,说他们坑蒙拐骗黄赌毒,实在不靠谱……
    好在,“西府花馆”那些诡异的收入,以及以此为基础形成的高额利润,并没被用来干什么坏事。通常来讲,“西府”每个季度末会盘点一次,之后将账上的盈余如数提出来,派人前往四海几家大型零售机构“血拼”,买的也都是些寻常商品,无非吃的、穿的、用的,只是数量很大。采购完成后,这些东西会被运往位于本市半岛区的一处港口,那里,每两周都会有持外交证件的朝X籍货轮定时进出,装船运往该国西部黄海道开城。
    虽然有太多解释不清,也没人来解释的疑点,但毕竟,至少迄今为止,还找不出任何直接证据,表明“西府花馆”在从事非法勾当。加之国籍敏感,针对“西府”经营状况的怀疑,始终也仅仅停留在怀疑的阶段。
    最终只能自己宽慰自己,再怎么说,“西府花馆”在四海“挣”到的钱,还是都花在了四海。大概是“国情”相似的原因,这些朝X人血拼时,既没网购,也不选择那些物美价廉的外资或股份制商场、超市,认准了几家市国资委旗下,半死不活的老式百货商场。由于走的是外交通道,这些货物离开海关时并没计入出口,管它内需还是外需,怎么说也算是为拉动四海市消费,做出了不大不小的贡献。
    至于那些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就随它去吧,鸟有鸟道,蛇有蛇路,黑猫黄猫,爱谁谁……
  TOP
头像
qwgxsyyxyx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26 16: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95    精华:2   注册时间:2013-6-26    发短消息        

23楼

第二话、有嘉折首

1.缘分呐

    刚刚过去不久的“泰瑞化工‘X·一’重大安全生产事故”,死亡十八人中,十四个,也就是那十四个消防官兵,算牺牲,三个,也就是那三个“海达泰瑞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员工,算殉职,连姚证都包含在内。只有一个什么都不算,也就是那个来串门的,说白死不大合适,至少不大近人情,可事实如此,法律层面事实如此。
    据调查,“白死”的这位,姓杨,杨白苹,女性,今年二十八岁,住本市青山区,在一家中型旅行社做导游。出事那天晚上,并不是“泰瑞化工”员工的杨白苹,之所以会出现在厂区内,据了解是去相亲的,本来还应该有一个人同行,名叫罗小满……
    罗小满是青山区青山二中的一名老师,刚刚退下来不久,有个挺要好的同事,杨坤,托她帮自己的侄女,也就是那个杨白苹,物色物色对象。杨白苹大学毕业,工作不错,模样谦虚点儿,中上水平还是有富余的,一直忙,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父母挺着急,托到杨坤这儿,杨坤又托到罗小满这儿。
    有个关于房价的段子,说某人去看房,选中了一套二手的,都挺称心,价格也还算公道,大两居八十万。毕竟不是小事,临出手之前,最后再货比三家一下,找了五六家中介,咨询同户型的价位,最好都能去现场瞧瞧。可事实上,这五六家中介,同户型的房源,追本溯源全是同一套,就是这个人先前选中的那套。听说有人想看,几乎同时给房主,自然也是同一个人打电话,房主一听,这么多人要看,行情看涨啊,八十万不卖了,至少九十万。综上所述,别忙着骂炒房客,谁把房价炒上去的,可能就是你自己。
    刚巧,罗小满的爱人,有个老朋友的儿子,姓傅,眼看奔四张了,也没对象,和那个杨白苹一样,自己无所谓,家里人火烧火燎。两边一说,都同意见见,这位姓傅的小伙子,是“泰瑞化工”,准确说,“海达泰瑞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的一位工程师,比杨白苹还忙,约了几次,都因为临时有事,最后关头取消。罗小满原本以为没戏了,让人家姑娘上赶着,难怪找不着女朋友,阿姨再给你介绍好的。却没想到,咱这位杨白苹,偏就喜欢事业型的,什么事都等见了面再说。
    最终还是罗小满一锤定音,这样得了,别再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你不是忙么,干脆,我们娘儿俩上单位找你去,正好看看,到底有多忙。傅工本不好意思,可既然是女方主动提出来的,再磨叽就有点儿给脸不要脸了,也好,算是加深了解吧。那就这样,定在周六,也就是解放体育场举行“河山泰瑞”对“X南恒力”比赛的那天,下午六点,六六大顺,先在厂子里,其实也没什么可转的,随便转转,然后一起出去吃饭……
    按照计划,周六下午五点半,杨白苹开车到罗小满家,第一次见面,还是带上媒人好。杨白苹家不在四海,姑姑杨坤身体又不好,就让她全权代表了,一起去开发区。
    可到了那天,眼瞧时间差不多,罗小满原本都穿戴好了,忽然碰到件急事,实在走不开。赶紧打电话给杨白苹,别让人家等着,你先去,我这边忙完,随后就到。本市版图,城东区、青山区、海达经济技术开发区成掎角之势,相距不远,门口有一趟中巴,刚好到东港路那边,方便得很。杨白苹没多问,先前倒是听过过这种路子,相亲时,媒人的地位很矛盾,一方面可以避免冷场,另一方面又可能成为电灯泡,有经验的,眼见差不多,都会找个借口先行离开。
    好不容易完事,收拾收拾,罗小满直奔车站,还不错,正赶上一辆,人不多,有大座那种。可不知怎么,似乎该着那天黄历忌出门,还差两站就到地方了,拿出手机刚要发短信,坐在前排,一个看起来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中年妇女叫起来,手上戒指不见了,上车时还有,八成是碰到贼了。没办法,听她说,是个三十多分的卡地亚,打折还八千多呢,绝不能就这么算了,照规矩,关上车门,谁也别下,直接开到总站解决……
    见面以后,杨白苹和傅工谈得倒是很不错,牌面看,一个吃开口饭的导游,一个钱多话少死得早的工程师,应该很难聊得到一块儿,没想到还真对上眼儿了。傅工先班门弄斧,客串了一把杨白苹的职业,从生产区到生活区,能遛的地方都遛到了,工作中,杨白苹应该是个挺受欢迎的导游,即使枯燥乏味如化工厂,居然也能看得兴致盎然,见什么都新鲜,东问西问。
    走累了,罗小满那边还是没动静,回到傅工的办公室,边聊边等。一谈开才意识到,这俩人还真有缘,都是话剧迷,尤爱先锋派,现如今,这种人可是不好找了。就像那个笑话,一位研究数理统计的数学家,偶然得知,坐飞机碰到有恐怖分子携带炸弹的概率,远比想象中高,从此惶惶不可终日。可后来又发现,一架飞机,同时有两个恐怖分子,两个互相不认识的恐怖分子,全携带炸弹,概率几乎可以忽略,这下放心了,从此,数学家每次坐飞机,都自己带着一枚炸弹。
    从表现主义到超现实主义,从阿尔托到贝克特,从梦境再现到驱动意识,从《绝对信号》到《狗儿爷涅槃》,聊得不亦乐乎。“不觉暮山碧,秋云暗几重”,一个天生的口若悬河,一个英雄无用武之地,可算逮着机会打开话匣子,时间过得真快,猛然发现已经八点多了……
    中巴车开到总站,查来查去,最后一个小伙子认了,是自己偷的。实在没办法,女朋友逼得紧,最近总要钱,不给就分手。其实也不能怪女朋友,她确有难处,前些日子P2P借了十几万,再还不上人家就要公布裸持了。之所以借钱,是因为老爸在老家病了,医院名义上公立,早已包给某某系,不交押金不动手术。
    村里得病不止他一个,都是被附近铅锌冶炼厂害的,废料直接排放进河里,地下水都污染了,井里一股呛人的怪味,庄稼产量只有过去一半。冶炼厂证照不齐,之所以能开在那里,因为镇长的姐夫在厂里有干股,姐姐是二婚,前任外面包小三被捉了现行,小三也有家,但婚姻不幸,丈夫动不动打人。
    打人的习惯原本没有,后来做生意被骗,脾气变得越来越坏。骗他的那位,最初没打算骗人,合伙倒腾走私烟,烟让工商截了,没法交代,只能卷钱溜之大吉。工商查到这批走私烟,纯属偶然,本来是奔着假冒牛仔裤去的,情报有误,却钓上了更大的鱼。按计划,走私烟原不该存在那间仓库,联系好的几辆卡车,临时出了故障,故障是由离合器引发的,前阵子去保养,黑心的车厂拿旧零件调了包……
    照这么追溯下去,恐怕说个几天几夜也说不完。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只要上面说的这些,自然,还包括没说,没来得及说的那些,如果有一个没发生,罗小满就不至于迟到那么久。如果罗小满没有迟到那么久,哪怕提前几分钟、十几分钟,三个人早就一起出去吃饭。如果三个人一起出去吃饭,刚刚认识,又难得那么投缘的杨白苹和傅工,就不会在办公室里待到火灾发生。如果不在办公室里待到火灾发生,两具双手紧扣的尸体,也就不会在清理现场时,被唏嘘不已的救援人员发现……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