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古楼镇李永财的悲惨苦命生活,古楼镇长熊志强残害困难人

头像
lichuanxie1.cn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7-03 14: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4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163 次,回复 1 次

201773日我又到古楼镇请示领导。民政陈书大约6分钟位置谈话录音答复说:“哪个领导说的五保户药费全报销去找哪位,除民政救助,用多的自己想办法”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g2NTA2MzU2NA==/v.swf

这篇是位用汽油自杀的真实文章敬请耐心读完、一个悲惨噩梦命运

我因强直性脊柱炎15岁患病,瘫痪多年现治疗有些好转稳定,也经四川华西医院,重庆西南医院,重庆新桥医院多家有名医院,数位教授给李永财的病情诊断证明写到:“患者多关节疼痛严重,身心痛苦无生活质量,生活难以自理,传统药物治疗难以控制病情加重,为确保疗效,减轻患者痛苦,建议我长期规律使用生物剂“类克”治疗,只是缓解多关节疼痛,提高生活质量。及大坪医院诊断我双肩关节退行改变建议我手术治疗,减轻痛苦。20171月几号有医生给我说:我感染一种病最好不使用‘类克’治疗。现我的关节疼痛加重自己在家买止痛片吃,有时吃了止痛药胃不好就没有吃,忍受关节疼痛难眠,和服从医生的有时配合中药外洗保养希望加重慢些。因停止使用生物剂“类克”治疗,明显加重了我的双肩关节退行改变,疼痛得难眠,左手连上台洗脸都困难不行,及颈椎底尾椎痛得不能久坐,双膝踝等多关节疼痛严重。现是热天受寒更会加重,到冬天我想到热带租房住希望可以保养缓解点关节疼痛。有过路的说你严重得罪地方领导若在手术,到医院就要先签手术意外病死类似文字,地方有些领导借此会想办法不让你活命,让医生治疗死在医院或手术台上。近来我多次给古楼镇长,镇书记,民政等领导反映省外手术肩关节减轻痛苦,地方领导推卸不同意。我严重得罪地方领导怕在合川手术肩关节,想到省外手术治疗。在2012年我每年领取一千多元困难救济款,后我拿这一千多元救济款,在把自己的五保户困难生活费拿些去参买了一档职工医保,所以不管是省外省内住院,医保报销类药品都是85%。从参买职工医保后我每年除去医保报销,地方报销大约2万元每年。近两三年地方领导没有给我考虑困难救济款,直接帮我参买交了职工医保费用。我这么困难还拿自己的五保户困难生活费为地方领导分忧减轻负担,请求地方领导不要像2009年一样到各个医院暗中打招呼含接,不同意我手术肩关节减轻痛苦,以慰残苦人心愿。(我老家的房子成了严重危房多处塌陷不敢住人,下雨大落大漏为省钱没修租房住。为治病省吃俭用二十多年来,母亲与我没有请客过一个生日,我忍受关节疼痛有时东西掉到地上,因颈腰椎活动强直跪到地上劳动点捡起,因病残疾跪地后只能扶住东西才能忍痛站起来;母亲年过七旬今一直在外面菜地为别人打工干活,现筹借些手术肩关节手术费,有些筹借钱,我以后与母亲治病救命周转垫付款。大约在2022年还得想法筹集借二次手术股骨坏死费用。求求哪家医院帮我手术治疗肩关节特此叩拜敬上!我联系电话153 3451 3380)。今201773日我又到古楼镇请示领导。民政陈书答复说:“哪个领导说的五保户药费全报销去找哪位,除民政救助,用多的自己想办法”。后我又以短信息发送给地方两位镇长,镇书记领导内容有:“我是摇金村李永财,我现肩关节退行改变疼痛严重,今天来给你反应,重庆大坪医院诊断肩关节手术治疗减轻痛苦;你们叫我找民政陈书,结果陈书答复说:以后五保户哪个说的全报销去找哪位;除民政救助,以后用多的自己想办法,今求求领导同意我去手术治疗减轻痛苦,回来按以前有些领导说的五保户全报销”。后镇书记短信息回复说:“按政策办即可!你多疑了”。我又短信息回复镇陈书记内容有:“民政陈书说的以后五保户哪个说的全报销去找哪位;除民政救助,以后用多的自己想办法,今求求领导同意我去手术治疗减轻痛苦,回来按以前有些领导说的五保户全报销;还是请问领导:按陈书说的新政策,除民政救助用多的自己想办法政策?谢谢领导答复。



古楼镇李永财的悲惨苦命生活,古楼镇长熊志强残害困难人sina
2017-7-3 14:26














上面是我2017年7月3日短信息发送给地方领导的截屏内容

 
分享到:  
TOP
头像
lichuanxie1.cn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7-07-03 14: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4-4    发短消息        

2楼

接到上面文章内容写

李永财 男 未婚 1975年6月10日生、住重庆市合川区古楼镇摇金村人事。一级残疾有证。我1990年开始腰髋部疼痛。1996年在成都中医大学院附属针灸学校读书,于1999年毕业。父亲是家庭的支柱收入,父亲1997年不幸中风瘫痪、就贷款五千元治病未愈,因家中没有钱只好出院家里养。李永财疼痛有些加重、于1998年初在成都华西医学院诊断:强直性脊柱炎之疑难病,学业中的我使我一落千仗雪上加霜。父母与我一家三口均为农村户口、没有固定工作收入,父亲倒下一家面临生活困难;母亲长年护理父亲生活,父亲因病伤失生活自理能力卧床于2005年病死。
     我为了完成学业,求哥俩(已经分家)借钱我读书哥俩不同意;我只好跟亲戚筹借些,在成都读书姑妈姑爷帮助了我很多,我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希望可以缓解生活困难。读书期间没有钱不敢治病,常服止痛药缓解痛苦。毕业后带病忍关节疼痛努力工作挣钱,拿小部分钱治疗我的病、不敢住院治疗;因为要还读书借款及父亲治病贷款。省吃俭用心里藏着我的病痛,没有告诉亲人好友,怕父母知道更担心伤心,加重父母病情负担。亲友问我走路有些不正常,我说关节炎。谁知道我心中的苦,自己常悄悄苦泪洗面。
    2003年我强直性脊柱炎日夜加重、并发股骨头坏死,行走困难疼痛;2005年必须架拐杖才能行走、经区残联评估、一级残疾有残疾证。2005年父亲病逝后,我与母亲相依为命;2005年我已伤失生活自理能力,颈腰活动完全强直受限不能活动了。每天是母亲护理我的生活起居;母亲年过六旬劳心成疾,母亲体弱多病无工作收入,生活十分困难。我每天还得承受高昂药费护身缓减些痛苦,2005年强直瘫痪。医生几次建议我双股骨头坏死手术治疗、减轻痛苦;就因钱不够,一家面临生活无援、治疗无援,举步维艰;自己历尽万苦筹集两三万元;双股骨头坏死手术约五万余元。几年来无数次向地方古楼镇政府民政求助、2至3万元股骨手术费;地方基层领导说没有这政策。几年来每年无数次我以书面、及架拐杖到古楼镇政府民政求助,期间我用电话向古楼镇、合川区无数次求助; 2008年9-10份我向地方政府、与区政府电话无数次求助说明情况、并说我忍受不住疼痛折磨就可能自杀, 可是他们还是没有答复。只有区残联叫我不要想不开。均以失败无答复;就因没有人士关系等.有些人光想着别人的劳动果实,自己不劳动是种不道德堕落行为,自力更生劳动而光荣幸福;我也想劳动自强,今天我走头无路实在没有办法、才向地方领导官员求助的。几年来受病痛折磨,好如时刻被皮鞭抽打。多次想自刹,看到党的政策如此美好、关爱人民的生活疾苦,只是有些地方个别官员问题欺上骗下;我真的不想自刹,自刹是我求助无门所走的下策。
      残疾人受他人歧视没有尊严,我忍受不住痛魔;党的政策如此美好、我的自刹希望能够引起有关部门关注,希望地方个别官员不要利用权势欺上骗下;希望其他个别残疾弱势苦难者、得到一片蓝色的天空,有些个别残疾人真的很可怜,希望身边的亲友多点爱心;因我深深的体会到有些困难人的痛苦,希望我的自刹其他残疾困难人过得好些。我不想在家自刹,不然地方基成领导利用权势封锁悲苦情况;我想坐车到重庆下车找个人多、又不伤害他人无辜的地方自刹。 2008年10月23日、好心人再次把我背到古楼镇政府民政求救,以失败回家;2008年10月23日我又以短信方式、向古楼镇党委袁书记手机发送“:我是困佛村李永财请求救助、忍受不住疼痛就会自刹”两次短信求助没有答复。走前在家中留下我的一封遗书是“:把我的财产捐献给哪些残疾困难者”。2008年10月25日好心人把我背上了开往重庆方向的车子,我买的汽油我胸前挂有,这样不会伤到无辜。我本想到重庆下车自刹,出事前我在网上也是这么说的、我不会伤到无辜他人。出事前我叫附近的群众帮我买了三个打火机、平时我从不抽烟我怕下车后打火机打不燃,在车上我试下哪个打火机好用些,在车上不小心无意把汽油点燃了,幸好没有伤到他人。感谢社会好心人、医务人员抢救,感谢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当时经好心人抢救把我送到重庆市九人民医院治疗 ,重庆630电视晚上报道了李永财汽油自杀的事件 ,当时出事后经重庆市警察调查了解我吓到了,加上我疾病的痛苦、和我身上有大面积烧伤又没钱治疗、想起活起也更痛苦、所以重庆警察写很多材料我没有看我就签字了。好象在出事后的第六天,合川区残联的丁科长突然来到我的病床边给我说:“等会有领导来问你、你莫说出你向合川区有些领导、及区残联求助过、及用电话反映过:你忍受不住疼痛若求助不行就会自杀的事、等你烧伤治疗好后、我们保证马上给你手术股骨坏死”《出事前有几次我与残联丁科长通过话,其中有一次通话录有音在我的手机内存卡里面,出事后被重庆警察拿去了;残联丁科长叫我莫说出这些;加上出事后我吓到了、我就听了区残联丁科长的话,那时经历少也想得简单、单纯真诚容易受领导的欺骗、就同意答应不说出这些。一小时中央残联有两位领导在我病床边、问我情况说:“你向上级领导反映求助此事没有”,我答复:“(我无数次用电话也向合川区残联、区政府有些领导求助过说成没有)我只向地方古楼镇的领导无数次求助反映过(太久了还有些谈话我记不清楚了)等”。没过两天重庆的一位警察说:等你烧伤治疗好后、就手术股骨坏死,治疗好以后回去、你要好好感谢背你上车的人、及2008年10月23日背你到地方政府求助的哪些人等、要感谢党的政策好,这位案警察还给我说:“经重庆市(合川区)公安局、(市)区民政局、政府、残联、卫生局、等几大部门、共同研究讨论调查了解你情况、你死都想着、要为其他困难人着想等、你没够成犯罪,你是忍受不住病痛折磨压力等、而生活不了的、我们不再到医院守你安全了、后交合川区公安局守了7天又是这么说,我瘫痪在病床上在、领导还请了位护工护理我、好象在出事第15天后、又交地方古楼镇政府有些领导、后每两天换三位镇领导轮流在医院、负责守我的烧伤治疗问题、地方有些领导说:“你敲锣打鼓到重庆自杀、害得我们受到市区批评、全镇领导奖金扣完、你自杀后当晚地方有几位领导、还被重庆有些警察审问了一夜、还写了很多材料,我们家人生病就没有这样来医院守过几月,你出院回家以后就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
当时我身上有大面积烧伤、结果我的烧伤还没有完全治疗好,地方领导想些办法来欺骗我出院有录音为据、也不给我治疗手术股骨坏死。在我治疗中、个别官员熊志强、李必富、将全说:怎么没有把我烧死 ,这样地方就少花钱了少些麻。有熊志强承认威胁欺骗恐吓我的录音证据。后地方官员骗我说:把我烧伤治疗好后、就转院治疗我的股骨头坏死 ,听了我心理无比的感激.个别人员收买护理我的人 ,他们几人常恳害我 、地方官员常叫我吹医生给我出院 ,在其他医院治疗我的股骨头坏死 .地方个别官员熊志强、李必富、将泉他们骗我写份出院申请, 就马上把我转到重庆三军医大治疗我的股骨头坏死 ,2009年的1月22日地方官员利用黑恶势力、找了个我不认识的人、在他们的权势压迫下 ,还威胁说不听话找人整死我,担保出院冒充我的亲戚关心我 .欺骗我签出院书就马上转院治疗我的股骨头 .于是我写到;“烧伤基本好转 ,可以自己疗养可以转出此烧伤科室。”后这位担保冒充我亲戚黑恶势力的人、也在上面签字画了押的。我以为马上就到了重庆三军治疗我的骨病 ,谁知地方领导把我送回了老家。威胁我说不要在网上发布 ,不然我找人打死你。。你让我们受了批评全镇领导的奖金扣完 ,我们不医李永财让你疼痛死为止。生活如此美好,党的政策也好,党中央班子领导有方、时时关爱人民生活疾苦,只是地方个别官员的问题。我没有钱治疗股骨头坏死,求助无们,只能说是自己命不好,或者没有人士关系等。我汽油烧伤自杀后合川区、镇各级有些领导都了解、他们假装不知是官官相护吗?本来直接治疗股骨坏死、我更应该写些更多感谢地方领导的文章来;本来这事情应该很简单的。烧伤治疗后可地方有些领导痛骂我去死有录音为据、想尽办法整我报复我、欺上骗下不给我治疗股骨坏死骗我出院有录音为据。很简单明显的说明、是地方有些领导利用权势、控制报复残害我呀!若地方有些领导哪次有点点良心道德关心困难人、就不会对个瘫痪悲惨的病人这么残忍。明显进一步说明了有些地方的困难人、得罪有些领导悲惨噩梦呀?在这些事实面前有些领导报复残害我还需狡辩吗?我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就是这么来的,乞求这些残害我的冤屈得到解决。
乞求熊志强领导不要记恨报复我、我李永财2008年得罪熊志强的事情。我一个弱势困难五保户哪经得住、你的权势陷害黑整呀!听说熊志强市、区里有关系,2016年当古楼镇、镇长。我现在很害怕熊志强利用权势冤黑整我。在2016年7月9月熊志强故意打我麻烦。回忆在2008年我瘫痪在病床上、就是熊志强欺上骗下,利用权势不准我得到治疗,还找起黑社会上的人、到医院威胁恐吓我,及说有要找人整死我;当时我瘫痪在病床是,地方领导熊志强给我请了位护工,我有这位护工的通话视频为证据,证明说出有此事。2009年地方有些领导看我不死,就痛骂我去死有录音为证据。在2009年有群众说出:“熊志强领导根群众打招呼,不准任何人帮助背李永财到医院去治疗,谁帮李永财就会招来领导麻烦等”。有群众说的录音为据。我瘫痪在病床上求领导不管,可恶的领导还威胁恐吓群众、不准帮助背我到医院治疗,哎得罪有些领导的痛苦啊!听说熊志强市、区里有关系。熊志强说告不准他有关系,就算有事了调任到其他地方又安全上任,你有用吗?现熊志强是古楼镇长,我很害怕他盗用我网络或、利用权势黑冤整我呀?乞求熊志强残害我的冤屈得到解决。
   我回到家里瘫痪在病床上,又多次求地方治疗我的股骨坏死;并且给地方领导说:“我自原拿1万5千元出来手术我的股骨坏死,”于2009年2月6日地方领导把我送(入院我自己筹集付了7千元)到合川区人民医院治疗。经骨科医生检查说:可以手术股骨可能要6万元左右;在合川医院拖了约20天又没有手术成,医生说转到重庆医院治疗效果更好些。2月26日转到重医大附一院骨科治疗,经医院检查说:可以手术准备10万元,我求地方官员将全、熊志强他们给我手术机会;他们答复自己找钱。就因为没有钱,医生只能说先转到风湿科把血沉降底些再手术。3月6日在风湿科治疗期间、地方官员熊志强、李必富、将全他们,多次要求我出院、以不给我生活费收我手机等;医生说了手术没用,我们领导没有同意手术,你就手术不成,你李永财说医生好没用、我们领导要找医生;医生想手术都不敢;手术都有风险、我们给医生出个、万一手术不好医生负责吗?多高明的毒害整人呀。并扬言我回去后要我与母亲痛苦求死;个别官员熊志强、李必富、将泉更用心报复说:你去年自杀后我们受到影响,你还想治疗股骨头做梦。花在多钱都行就是不能治疗股骨坏死。镇袁书记说:先转到区医院治疗这样费用少些,我的药吃完了就到重庆医院买、及可以手术时就马上手术;于2009年5月8日又被欺骗回家。回到家里、熊志强、李必富、将全几呼天天来咒骂我去死等,求到医院治疗跟本不管,重庆医院开的药吃完了也没有买。2009年6月1日我打市长公开电话12345反映了熊志强、李必富、将全更用心报复说:你去年自杀后我们受到影响,你还想治疗股骨头做梦。把我的生命痛苦建立在有些领导权势下吗??后熊志强李必富将全又欺骗我、必须写下承诺书。不然让我失去手术时机、及我的疼痛等于在用刑法,看你能够坚持住。及他们拿给我几份材料协议、没有要我看必须签字盖手指纹;在他们的欺压下想减轻痛苦就按他们的内容签字写下、后又叫我写下承诺书。  李永财住合川区古楼镇困佛村承诺如下。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