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达人谈艺(更新中……)

头像
童山雷博客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9-10 09: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95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21    发短消息        

261楼

闲观《文心雕龙》有感
    ——并附自家中秋诗词各一

江南达者 童山雷

闲观《文心雕龙》,偶见斯语:「昔《储说》始出,

《子虚》初成,秦皇汉武,恨不同时;既同时矣,则

韩囚而马轻,岂不明鉴同时之贱哉!」这「同时之贱

」四字,既道出作者阅世之明达,又道出文学之士几

多悲哀!吾观乎,世人之好文慕艺,据实质而言,一

般皆有意无意将其作骨董对待,又几曾会将那作者真

视为有血有肉鲜活之人。况负才之士本身,大多心高

气傲,兼之多少又还有些常情常理不容之怪癖,因而

曷可径称常人之心、尤其是必须他人绝对俯就的帝王

之心?是以吾今劝告常人、特别乃是质本庸常而相对

身居高位之人:千万千万,休要轻发「秦皇汉武式」

慨叹;而尔等一经有缘真实面对自感心仪的才人学士

,却是必得倍加抱以宽容精神,包容一己等闲断难容

忍之事,或方可不悖自家礼贤敬士初衷。当然,或者

那「同时之士」在人心中天然已如收藏业界之「新货

」般不可能值几大钱,此则非是兹论犹可涵盖的了。


酹江月·中秋述意

极天飞转,
又将临、
人世中秋佳节。
万户千家,
皆盼那、
良夜清光奇绝。
果饼陈几,
蔬花置案,
杯酒含欢悦。
此情虽盛,
晦明真个难说。

且喜一己如今,
诸般参透了,
随缘而活。
风雨阴晴都不论,
年节亦何关涉。
但把平忱,
每拈须默笑、
对盈虚物。
浩茫心海,
淡然辉映清月。


甲午八月十六夜偶吟
    ——补述前词《酹江月》意

昨夜蟾光何皎洁!
今宵月影复朦胧。
恰如缘至人成聚,
毕竟闲常散逐风。

  TOP
头像
童山雷博客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9-19 11: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95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21    发短消息        

262楼

观《文心雕龙》「程器」篇有感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又,《文心雕龙》之「程器」一篇,历数古代著名文士及将相行为之疵咎,然终能结论云:「人禀五材,修短殊用,自非上哲,难以求备。」此实知人与通达事理者。而比诸今世艺界文坛,其事理,自当亦复如是。虽则,士亦血肉之人,焉得完美;然人之为人,立身处世之根本大节,却又曷可亏欠。苟亏之,譬如出卖良知以媚倒行逆施之权贵,其人其行既已为世之识者所恶,其文其艺,犹岂复能为彼所重?──不过,此毕竟偏重于其精神层面而言,至若手法末事,自当排除于外。盖小人岂又一无长技哉!


  TOP
头像
童山雷博客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9-28 11: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95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21    发短消息        

263楼

何谓艺文作品中之风骨?
——观《文心雕龙》「风骨」篇有感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文心雕龙》之「风骨」篇又云:「《诗》总六义,风冠其首,斯乃化感之本源,志气之符契也。是以怊怅述情,必始乎风;沈吟铺辞,莫先于骨。故辞之待骨,如体之树骸;情之含风,犹形之包气。」此已将艺文中「风骨」二字特别凸示点化。吾谓:斯所谓「风骨」,实为作品之神意骨骼,是其精气之所出,体力之所倚,魂魄之所寄也。而彼又何赖其口面间屡发大言哉。大言人皆能仿,鹦鹉亦可学舌。唯此「风骨」,未赋品格操守之士,纵勤习之,而必不可得;非禀才德性情之人,即使当面视之,亦终未必能见。


(《达人谈艺》片段)
  TOP
头像
童山雷博客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5-13 15: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95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21    发短消息        

264楼

琐屑俗生偶感

——箧中旧稿,述文时约为2011-12年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此却从一最为凡俗之事说起。某家之职场生涯末尾一段,恰当所谓“西红柿”时代。一日,不单“美领馆”事件已出,且是本市“班子”亦业经调整,然则前任上方所定“国家干部政务值班”之铁定法规,却仍在沿袭,故尔是夜吾辈该在单位当班。既然自家久有“一切随遇而安、但必于个中尽其可能依照己意生活”这等基本宗旨,因之,事情亦便如此恁般地进行下去:白日之差事既了,见离值那所谓夜班尚有将近两个小时,此身遂先于附近一梅桃辛夷盛艳之人工湖畔闲步一遭,然后买了点小酒菜与方便面啥的,乃于薄暮时分,即返回单位“上岗”矣。其实,咱这大门一关即真正堪称清水衙门之地会有甚事?况且,大门口又有那昼夜不息都在轮班的众多保安门卫,是以即使那分管电话查岗的单位领导,也并不来电话查岗(当然,其大抵也是心知吾辈断不会使奸偷懒无故缺勤)。这样一来,吾辈便端是形类拘约、而实则逍遥自在了。小酌既酣,心思活跃而自然神驰八荒。当时不知怎的,忽又念及与揣度着中外一些谋生与治事全然脱节之士,如卢梭、蒲松龄辈,之常生常态;甚而至于,连那小说中“卑猥小吏”自得闲乐于“抄事房”间的情景,也都油然浮泛在这心头。种种胡思乱想,且休论了。另有一细节,也属有趣:此前本在卖家的鼓吹下,买了个“粉团萝卜”,打算生吃;可一经入口,其毕竟辛辣,所以仍须一煮。问题是当下既无刀案,又无锅灶,奈何?不得已之际,却倒又想出了个法子,于是即以匙链上之小小仿冒瑞士军刀,勉强将那萝卜切削为块片,还将就这值班室的一只电开水壶,把它煮熟了,然后却以那淡白之汤水,泡好了咱的方便面……哈,想想,这究竟是在取法所谓“野战排”哩,抑或是也学着操演上了它一番“行为艺术”?好象皆似之,又皆不是。不过当下亦得一言,且是立马便上传至“QQ”之“说说”中去了。此或即称是兹事与这《谈艺》之文的一丁点联系罢。所言是为:什么是艺术?——对于艺人来说,不说什么都已是艺术,至少,什么都可以打造成为艺术。呵呵呵呵。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TOP
头像
童山雷博客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9 14: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95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21    发短消息        

265楼

找出了个先前的版本。姑且亦使用之……

  TOP
头像
童山雷博客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09 14: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95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21    发短消息        

266楼

议谈绘事之文二则

——箧中旧稿,述文时约为2011-12年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为画之际,忽有一感:绘事之章法构成,纯实或纯虚,其实皆易;唯有实有虚则难,——欲得其虚实之当,尤难。而此所谓“虚实得当”,又宁非一切妙作所必备者欤。要者,是何当虚,何当实,何实处见虚,何虚中含实,虚虚实实,以成其貌似平实而实则虚灵多变之画。


只因纯属个人方面的原因,吾自幼作画,喜为春色。而有趣者,囿于见识与经验等,当时表现这春景,皆趋之所谓“理念化”:自然界一切植物,叶尽碧绿,其仅于空间变化上,或浓或淡,或艳或灰,或倾黄,抑或倾蓝而已。是以通幅看去,春意虽足,但显然觉着矫情怪异,且复感之浅薄也。于是一度拒写春色,画中多是赭赤老秋。后,年渐长乃至成熟。反思其事,摇头暗笑。——此岂是春光本身浅浮,不堪入达某之画?其实不然,恐反是其人识见非达,故当入此概念派生之境耳。遂悉心体察世界,揣摩大化流动、万物生灭有序之理,进而放下执着之心,大胆于错综复杂色彩中,体现那“真春”感觉。由是,客观以言,己画亦顿觉上一台阶。今忽思及此事,乃将随想敲作这几行文字,只看对于艺者或关注文艺之人,是否还有着一点细小的启示。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TOP
头像
童山雷博客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6-30 18: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95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21    发短消息        

267楼

(续)议谈绘事之文二则

——箧中旧稿,述文时约为2011-12年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吾人画作中烘染之法,常不外于在所谓“凹染”与“凸染”二者间交替转换使用。自思此当称为国画中两种不同理念之造型模式,抑或谓之不同之“呈象”原理。“凹染”者,色泽以深衬浅,略类同于现实光线照耀,形体明暗乃得以相对自然之显现。而“凸染”则不然。反以愈近前突出之物为愈深,若隔雾视物,或若某种拓印之效果焉,而其远近立体之感,照样不爽分毫得以体现。此画法也,习久固已近乎自然而然。唯吾心偶将此转思于写作事,自谓:诗文之明暗虚实写法,其与之有相通之处欤?实明之写,一如事物本身呈于人眼,形体明白突出,此于画法类比却似“凸染”;反之,虚暗之写法,则于一切有形之阴凹处着力,仍将事物呈现于——甚至是更加鲜明有力地呈现于——观者眼前,此于画法类比之,倒却有似于“凹染”矣。此比拟方式本身有倒置或镜象之意味甚至嫌疑,但并不影响其喻意之表达,故尔似亦不必多作解释了。


坦言之,这作画时,晕染之须匀与否,亦时常困惑吾人。盖此分寸实不易掌握得恰如其分。诚然,以常人目光观之,画面自当是柔且匀,乃觉相宜。然则世间一切低端伪作,必以匀柔媚俗之态呈现也,而此又何足取焉。反之,一切具个性之画作,往往多以奇崛不平之势出现,纵然如白石老人之作,极平易近人间,亦自含其极不平凡之态势。是固为有理想之画家梦寐以求者矣。而斯境又岂易至达,故尔每每困扰我艺心画手。今熟思以谓:画面视觉效果,确当为“匀而不匀、不匀则匀”者。其整体视之,至匀也;注目观之,则又何匀之有。而此匀者,自非一抹无痕;此不匀者,亦断非“花花沓沓”。其一切讲究,皆应在此似匀而不匀之涵浑莽荡间。画道中君子,宁不当用心及此乎?且此中之理,又宁不能转移于其他艺事间?呵呵。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TOP
头像
童山雷博客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7-07-14 18: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95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1-21    发短消息        

268楼

作画偶感

——箧中旧稿,述文时约为2011-12年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近日作画时却得此小小感受:宁以大笔细心刻画,不以小笔纵手挥洒。所为者何?盖因细观自家一段时期来画作,虽本心欲矫正画中粗放乃至失却细节之病,然以此一经多用相对细小之笔,又致使画面出现过多琐屑痕迹,从而影响到画作效果之大气与幅面之整体感觉。既识此,则转求诸硕翰焉。方为是,幅中呈象,立时即趋于浑涵矣。固然,此亦须涉及所谓“度”之把握。过之,当复蹈空大之辙。以是遂有此论题者。咀嚼于此,回顾当年钱松岩先生《砚边点滴》中之论:作画应意酣墨饱,宁以大笔作小画,莫以小笔作大画。信乎!——而倘若更以之旁推及它艺之创制,所得,却又将如何?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