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我那左倾狂潮下的大学生涯(1962-1970)连载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1 19: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21楼

那几年,国际政治方面有些内部影片和内部展览。1963年就曾看过一部讲述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的资料片,有苏联船只在公海上接受美国海军检查的镜头。当时中苏分歧尚未公开,但那内部解说词对苏联已是相当的贬低和蔑视,说那是在美帝国主义面前屈膝投降。那次事件是卡斯特罗政权在受到美国威胁后宣布投入社会主义阵营。苏方大喜过望,一时冲动把导弹运到了古巴。美方急得跳了起来,死活不干,封锁了古巴海域。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一场核战争的危险骤然降临在全世界的面前。最后以苏方让步而结束。显然苏方在战略战术上均有失策之处。这次事件是二战后冷战过程中的一个转折点。这之后,苏美双方都避免直接碰撞,改为代理人争斗。
  TOP
古蓝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2 11: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344    精华:6   注册时间:2011-8-3    发短消息        

22楼

相逢于浊世 相守于天涯 相知于山水 相忘于江湖

书友群:QQ151106509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2 16: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23楼

那时的教学很严谨。很多课程没有教科书,老师整堂课地讲,学生整堂课地记。我是几乎把老师的每一句话都记下,课后再加以归纳整理,用横杠、黑点这些划出要点。学校一方面,很注重基础理论的学习,去啃那些马克思的原著《资本论》;同时,课程的设置也比较多,涉及面广。比如我们统计专业,不但要学各个部门统计(工业统计、农业统计、商业统计等),在学这些之前还要先学各个部门经济(工业经济、农业经济、商业经济等),同时还要学工业技术(从金属冶炼到机械制造)、农业技术(各种作物的种植栽培)、商品学(使我知道了各种商品知识,如纺织品的分类与鉴别、不同护肤化妆品的成份与功能等)。尽管大部分课程,由于政治运动的冲击,后来没学成。但这样的安排,对于扩大学生的知识面,无疑是很有用处。现在有句话叫宽口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TOP
工山飞月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02 16: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14    精华:30   注册时间:2011-4-30    发短消息        

24楼

精彩大作,鼎力支持!问好致意!
山山水水,日月星辰,草长莺飞,韵动的是情,是歌,是你和我懂的工笔镌刻的心声。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2 17: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25楼

考试形式比较多,除了通常的闭卷笔试,还有口试、讨论式、作文式等。尤其是口试这种方式还挺新鲜。定下考试时间后,要抱上一大堆书去。而后在老师那儿抽签,签上有两道题,可仍选一题。自己先在另外的教室里翻书翻资料,准备一到两个小时,列出答题提纲。轮到自己后,到老师面前讲15分钟左右,而后老师根据答题情况进行追问。这种办法,抄袭和死背都用不上,也用不着。学生对这一问题理解的准确程度和深度,都表露无遗。对于社会学科来说,这确实是种很好的考核办法。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2 20: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26楼

我当老师后也曾试用过口试,学生们很欢迎,反应很热烈。试下来之后,才知道这对教师的工作量太大。批阅个书面卷子可以一目十行地过去,一个班的几十份卷子半天就改完。而口试则要一句一句地听,还要互相讨论,当场给出结论,况且现在一个班都是四、五十人,往往还得同时教几个班,怪不得都不用了。记分方式除了百分制,还有五分制、二级记分制等,后面这些,现在也都不用了。对于文科学习的考核,很多情况下,确实很难精确到1%、2%,那样反而不科学。
人大的教学,强调自学,对于自觉性比较强的同学更能发挥他的潜力。上大课,与老师接触较少,只有到考试时才与老师见面,平常全得靠自己自觉。上小课,老师们都挺随和,师生关系不错。我的语文老师是张小水(著名作家张恨水的儿子)。他深入浅出,语言丰富多彩,使我对文学的爱好得以延续。现在还能记得他讲的文章写作要领:凤头、猪肚、豹尾这些。联想到后来,尽管文革以后的几十年里再也没拿过文学方面的书,但是在八十年代的某一次,我作为一个经济类的老师,居然还客串讲了遍“大学语文”,这种情况还是很少有的。到了退休后,忽然又抛开专业,想起写小说、写回忆录,恐怕是有一些长期潜藏的因素在起作用。高中的贾老师、大学的张老师,无疑都是重要因素。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3 10: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27楼

这段时间,主要收获是:学习能力有所提高,能发展一些个人特点,“独立思考,自我判断”,有了些萌芽,尤其是知识积累明显加快。进了人大,最使我兴奋不已的,是有一个大的图书馆。中学时只有一个十几平方的图书室,而且不对学生开放,那个管理员因为知道我真的喜欢看书才让我能常进去翻阅。而今,面对这拥有几百万册书的图书馆,真的是掉进了知识的海洋。说“如饥似渴”,恐怕不够谦虚,那几年真的是看了不少。可以说,这几年里,我从图书馆获取的知识要超过从课堂上获取的知识。知识的积累,对于一个人很重要。有多大的知识积累,决定了有多大的思维空间。头一、二年主要是看国际政治、地理、历史(近现代史)和文学名著。文学名著是按照国别,有计划地排着看。比如我所喜欢的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的科幻小说,所有翻译成中文的,我都看了个遍。我觉得咱们国内,几乎没有科幻,有的只是魔幻。这里面的区别大了,这儿先不多说了。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3 10: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28楼

这段时间,主要收获是:学习能力有所提高,能发展一些个人特点,“独立思考,自我判断”,有了些萌芽,尤其是知识积累明显加快。进了人大,最使我兴奋不已的,是有一个大的图书馆。中学时只有一个十几平方的图书室,而且不对学生开放,那个管理员因为知道我真的喜欢看书才让我能常进去翻阅。而今,面对这拥有几百万册书的图书馆,真的是掉进了知识的海洋。说“如饥似渴”,恐怕不够谦虚,那几年真的是看了不少。可以说,这几年里,我从图书馆获取的知识要超过从课堂上获取的知识。知识的积累,对于一个人很重要。有多大的知识积累,决定了有多大的思维空间。头一、二年主要是看国际政治、地理、历史(近现代史)和文学名著。文学名著是按照国别,有计划地排着看。比如我所喜欢的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的科幻小说,所有翻译成中文的,我都看了个遍。我觉得咱们国内,几乎没有科幻,有的只是魔幻。这里面的区别大了,这儿先不多说了。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3 10: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29楼

刚才前面的未显示,发重了.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3 13: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30楼

总的来说,在《高教六十条》的指导下,人民大学的教学工作是很规范的(《高教六十条》,即中共中央于1961年9月15日批准试行的《教育部直属高等学校暂行工作条例(草案)》)。至于这段时间的负面感觉是:教学内容还是比较僵化。教学方法本质上还是死记硬背,但是在程度上比现在要好一些。那时的老师不划重点,要学生自己去体会。不像现在,不划重点,学生有意见;划了,就成了考试范围,学生就背那一点点。思维的活跃程度仍然不够,已经不是严谨的问题,而是感觉出是拘谨和沉闷。
而且,个人特点的发展、思维的扩展,更多地还是靠体制外的那点空隙。只是相对来说,这点空隙,人大可能要大一点。
那时的有些弊端,如今不但仍在,而且更加厉害。当今的高等教育更有着种种功利和浮燥的色彩。社会上“权力过度”导致“管理过度”的现象,在高校也比比皆是。创造性发展的空间很有限。浓重的行政化,使学校成了官场的翻版。真才实学或追求真才实学,却被视为另类、黯然失色。对比起温家宝总理倡导的“独立思考,自由表达”的大学精神,无论那时还是现在,都相去甚远。当然,就这点来说,现在要比那时好多了,但还远远不够。(温总理是在2010年1月26日的一次座谈会上阐述“大学精神”时讲到:“一所好的大学,在于有自己独特的灵魂,这就是独立思考,自由表达。”各大报纸均有报道。)以至于很多学生在“糊”,有的老师也在“糊”,这能去怪学生和老师么?难怪钱学森老前辈要叹息:“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原话请见2009年11月9日中央电视台《新闻周刊》)
然而,就是这样并不理想但表面上还算比较平静的学习生活,也没能维持多久。由于政治运动的来临和反复折腾,传统的课堂教学对于我们只有一年半的时间,很快就离我们渐行渐远,最终变成了一种不可求的奢望。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3 13: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31楼

总的来说,在《高教六十条》的指导下,人民大学的教学工作是很规范的(《高教六十条》,即中共中央于1961年9月15日批准试行的《教育部直属高等学校暂行工作条例(草案)》)。至于这段时间的负面感觉是:教学内容还是比较僵化。教学方法本质上还是死记硬背,但是在程度上比现在要好一些。那时的老师不划重点,要学生自己去体会。不像现在,不划重点,学生有意见;划了,就成了考试范围,学生就背那一点点。思维的活跃程度仍然不够,已经不是严谨的问题,而是感觉出是拘谨和沉闷。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3 13: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32楼

而且,个人特点的发展、思维的扩展,更多地还是靠体制外的那点空隙。只是相对来说,这点空隙,人大可能要大一点。
那时的有些弊端,如今不但仍在,而且更加厉害。当今的高等教育更有着种种功利和浮燥的色彩。社会上“权力过度”导致“管理过度”的现象,在高校也比比皆是。创造性发展的空间很有限。浓重的行政化,使学校成了官场的翻版。真才实学或追求真才实学,却被视为另类、黯然失色。对比起温家宝总理倡导的“独立思考,自由表达”的大学精神,无论那时还是现在,都相去甚远。当然,就这点来说,现在要比那时好多了,但还远远不够。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3 13: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33楼

而且,个人特点的发展、思维的扩展,更多地还是靠体制外的那点空隙。只是相对来说,这点空隙,人大可能要大一点。
那时的有些弊端,如今不但仍在,而且更加厉害。当今的高等教育更有着种种功利和浮燥的色彩。社会上“权力过度”导致“管理过度”的现象,在高校也比比皆是。创造性发展的空间很有限。浓重的行政化,使学校成了官场的翻版。真才实学或追求真才实学,却被视为另类、黯然失色。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3 15: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34楼

61楼、62楼是因为60楼在审查中没出来,我想分段试验下,是哪个词属于敏感。
结果60楼也出来了。
对于敏感词的处理办法,各网站不一样,松紧程度也不一样。
有的直接打*号,其它的照登不误。如:历史性事件,变成:历史**件。滑稽得很。
有的如新浪,这整个一篇就通不过,但你也不知道是哪个词不行。得分成一小段、一小段,一小句、一小句,甚至几个字几个字地试探着发,去找。
你们写纯文学的,就没有这些烦恼。
这次的敏感词,是现任领导人的姓。
中央希望能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我觉得,关键不在于体制的转换,而在于要有个宽松的环境。
有了宽松的环境,大师大作,不用领导操心,自己就会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
否则就只能是像“山楂树”、“古炉”那样的假文革,或者打开电视就到处是打日本鬼子(“金陵十三钗”想冲击奥斯卡,本来就不必报什么希望),或者唱唱红歌算了,现成的,不用费事。要不就学北朝鲜,搞大型表演“阿里郎”,那是文化吗?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3 18: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35楼

9.回顾反右
反右是1957年的事,跟这儿有什么关系?1957年的反右,跟1966年的文革一样,是建国后的一次特别重大事件。它的影响不可谓不深远。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建国以后前三十年历史进程中的一个拐点,标志着中国社会就此进入了一个左倾错误泛滥的时期,所以要说一下。
还是接着课堂教学讲。上面刚讲到,尽管老师们教学非常认真,也都很有水平,然而还是有很多明显的问题:比如,教学内容比较僵化。教学方法本质上还是死记硬背,思维的活跃程度不够,感觉出整个气氛是相当的拘谨和沉闷。后来了解到,这也是政治运动的后遗症,不能怪老师。
1957年的反右,人民大学是重灾区。全校划了378个右派,占教职工的14•3%,出了全国有名的“大右派”葛佩崎和勇敢者林希翎。不久之后,1959年的反右倾(邹鲁风副校长为坚持实事求是而殉难,这将在下一章“社教运动-引发文革”中再讲),1960年还有个对教学内容“反修防修”的检查,人民大学都是重灾区。直到我们入学前的前几个月,1962年的5月还在对1959年反右倾进行甑别平反的工作,校党委对我系薛政修主任所谓“右倾”问题的平反,已经是1964年2月9日了,其间对教师的打击和压抑可想而知。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3 20: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36楼

说到“大右派”葛佩崎,有件事令人啼笑皆非。他在解放前作为地下党员打入国民党部队,官至少将。解放后,1957年打成右派,年底被捕入狱。1975年,他沾了国民党少将的光,和战犯们一起特赦出狱。要是按右派的待遇,还得再等十年,八十年代才能出来。而作为地下党员,为革命冒死工作,这时却没起到什么作用。林希翎的问题,在“结束语”中还要讲到。

据有关部门统计,那年全国划了五十五万多的右派。另一个比较精确的数据是,1957年及以后的一、二年里,全国共划了3178470个右派,另外还划了1437562个“中右”。(请见《炎黄春秋》2009年第2期。这数字还不包括1959年打的三百多万“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对于1957年的“反右”,文革结束后,有若干种不同的说法。主导的看法是属于“阶级斗争扩大化”,意思是党的领导人夸大了阶级斗争的严重性,因此搞过了头。到八十年代平反冤假错案时,最后不予摘帽的只有包括林希翎在内的九十七人。即使不按四百六十万,就按五十五万算,那也是一个扩大了五千五百多倍的“扩大化”。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可怕的“扩大化”!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4 09: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37楼

当年被打入深渊的这些人讲过什么话,现在几乎已经无人提及。还是北京大学的钱理群教授在他的《不容抹杀的思想遗产 — 重读北大及外校的“右派”言论》一文中说:“1957年‘广场’上的思考与呐喊,正是80年代中国思想解放运动的先声;举世瞩目的中国改革的思想基础,正是这样一些中国民间的年轻的先驱者以‘非法”的形式,用自己的生命与鲜血奠定的。”(请见:《拒绝遗忘 — 钱理群文选》,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9年。说明:《广场》是1957年北大部分师生自己编撰的一份小册子。)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4 13: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38楼

1957年反右之后,中国国内的社会生态迅速恶化。任何的不同意见,哪怕是善意的正确的意见,在社会上都没有任何存在的余地。就像那片片绿叶,被狂风暴雨扫荡得一干二净,无论是挂在树上的,还是飘落在地下的,都被刮得无影无踪,社会状态已不再正常。1957年4月,来华访问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对中方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表示不理解、不赞同,毛泽东当时还郑重其事地引用了一句古诗开导他说:“万马齐喑究可哀么。”(请见:《中苏外交亲历记》,李越然,世界知识出版社,2001年)是的,如果整个社会都变得万马齐喑,只剩下一种声音,那么社会主义的民主与科学也就没有了立足之地。没有了不同的声音,也就没有了制约、监督和平衡,这个社会也就失去了自我调节、自我完善的机制。极端的观念,就可以毫无遮拦地膨胀;极端的做法,就可以毫无阻挡地横行。
不幸的是,仅仅一个多月之后,事情就真的起了变化,和风细雨骤然间成了狂风暴雨,“左”的东西如同决堤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于是,在其后的二十年里,又接连出现了从“大跃进”到“文化大革命”那一幕幕永远刻在世界历史上的违背社会主义基本原则、违背人类社会共同理念的闹剧和悲剧。它们的深层次原因都是一脉相承的。
不仅如此,1957年的运动还冲毁了社会规则的底线,对社会心理、社会行为造成了无法估量的巨大伤害。“因言获罪”和“言而无信”的叠加,使得“不能讲真话,不敢讲真话”反而成了社会常态。整个社会信用缺失、道德滑坡的负面影响,一直延续到很久、很久的后来,直至现在。以至于再要完全修补和恢复,都很难、很难。2010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上,全国政协常委张维庆先生感慨地说,自己做高官20多年,感觉讲真话越来越难。(请见:《南方周末》,2010年3月11日)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4 13: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39楼

1957年反右之后,中国国内的社会生态迅速恶化。任何的不同意见,哪怕是善意的正确的意见,在社会上都没有任何存在的余地。就像那片片绿叶,被狂风暴雨扫荡得一干二净,无论是挂在树上的,还是飘落在地下的,都被刮得无影无踪,社会状态已不再正常。1957年4月,来华访问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对中方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表示不理解、不赞同,毛泽东当时还郑重其事地引用了一句古诗开导他说:“万马齐喑究可哀么。”(请见:《中苏外交亲历记》,李越然,世界知识出版社,2001年)是的,如果整个社会都变得万马齐喑,只剩下一种声音,那么社会主义的民主与科学也就没有了立足之地。没有了不同的声音,也就没有了制约、监督和平衡,这个社会也就失去了自我调节、自我完善的机制。极端的观念,就可以毫无遮拦地膨胀;极端的做法,就可以毫无阻挡地横行。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04 13: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40楼

不幸的是,仅仅一个多月之后,事情就真的起了变化,和风细雨骤然间成了狂风暴雨,“左”的东西如同决堤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于是,在其后的二十年里,又接连出现了从“大跃进”到“文化大革命”那一幕幕永远刻在世界历史上的违背社会主义基本原则、违背人类社会共同理念的闹剧和悲剧。它们的深层次原因都是一脉相承的。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