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我那左倾狂潮下的大学生涯(1962-1970)连载

袁永庆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2-02-18 22: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70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1-10-21    发短消息        

101楼

热烈支持!
原创《午夜飞猫》系列长篇小说已完稿《黑梦》和《黑霸》,即将完稿《黑冤》和《黑手》,很快动笔《黑潮》和《黑幕》,已构框架《黑道》和《黑网》。预计年底之前全部完成,总计两百多万字。
  TOP
古蓝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19 00: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344    精华:6   注册时间:2011-8-3    发短消息        

102楼

相逢于浊世 相守于天涯 相知于山水 相忘于江湖

书友群:QQ151106509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19 08: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103楼

果然,在党内高层,对运动的看法发生了改变,把农村存在的问题看得更严重了,而且要“追上面的根子”。1964年5、6月间,中央召开了工作会议。“6月8日毛主席在谈到防止修正主义的问题时说:国家有三分之一的权力不在我们手里,如白银厂、小站就是搞修正主义。提出中国出了修正主义怎么办的问题……在这次工作会议以后,整个运动明显地向‘左’转。”(请见:《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薄一波,人民出版社,1997年)
1964年9月18日,中央发布了“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修订草案)”(通常叫第二个后十条)。这个条例比起第一个后十条,最主要的变动就是提出了“一切权力归工作组”,整个运动由工作组来领导。这是把运动进一步向‘左’转、强化打击力度的一个重要步骤。感到高层对这场运动的要求更高了,打一场政治上大战役的心情更强烈更急切了。这时运动的做法有了重大变化,把基层组织和基层干部完全甩到一边,采取了大兵团作战、扎根串联、神秘主义等一系列左的手法,对基层政权进行全面夺权(这个做法又延伸到了文化大革命),政治运动的残酷性更加显露。以北京郊区通县为例,这一个县就“去了2万多人的工作队,有110多个工作队打了人,自杀的有70多起,死了50多人。”(请见:《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薄一波,人民出版社,1997年)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19 08: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104楼

三连的战士们像一阵旋风似地冲进了沙滩后的那条沟壑。
敌人这才开始回过神来,在军官的驱赶下,从后面尾追三连。
三连的战士们还不能有丝毫的懈怠。敌人正在从三面围上来,嚎叫着,美式冲锋枪的子弹叭叭地响成一片,越来越密集了。
三连的战士们一口气也不喘地奔跑着,眼看要和敌人拉开距离。就在这时,走在最后面的战士印冠亚,突然啊的一声,倒下了。
“小印,小印!怎么啦?”普指导员回过头,伸手要扶起小印。
小印推开指导员,说:“指导员,我走不了啦,我的胸部中弹了。你们快走,我在后面掩护。”
普指导说:“不,我背你走。”
小印很虚弱、也很坚定地说:“敌人快要围上来了,同志们还都在危险当中。用我一个人,换取全连战友们的生命,值得。我愿意。”
普指导说:“我们全连是一个整体,一个也不能落下。”
枪声更近也更急了。
小印也急了,喘着大气:“指导员,我留下掩护你们,就死我一个。你也留下,就要死两个,不值得。”
普指导无语,不舍地看着他。
小印更急了,连喘了两口气:“指导员,你难道要我在你面前自杀吗?”
普指导只能连说:“好,好!我走。”
小印很镇静地说:“我最后还有件心事,也许我自己不方便说,我已经向班长交了入党申请书。我死了之后,如果可能的话,请组织上考虑。”
指导员滚下热泪,说:“请你放心,印冠亚同志。我代表党支部负责任地对你说,我们一定会认真考虑的。”
小印朝前打了一枪,抑制下敌人的脚步,而后又对指导员说,“我是桓台城北印家庄人。等革命胜利了,有机会请告诉我的爹妈,革命的红旗上有我的鲜血,看见了红旗,就是看见了我。”
普指导员说:“等胜利了,我一定会去看望你的父母。你的父母,就是我们的父母。”
听了指导员的话,小印因失血而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很快又坚定地使着劲对指导员说:“走啊,快走啊!革命需要你走啊!”
说完,转过身去,不再理会指导员,照着敌人就啪啪地射击,敌人的脚步停顿了。而小印身下的泥土和后背的军装上却渗着越来越多的血渍。
普指导员眼含热泪,追赶部队去了。
三连的后面又响起了剧烈的枪声,可是枪声没能赶上三连的脚步。
等枪声平息的时候,三连的战士们已经突出重围,到了大河口长满芦苇的泥沼地。
战士们站立在芦苇丛边的泥滩里,任河水没过小腿、滚滚流淌,无言地凝望着东方。
大河口一片澔渺,河水连着海水,呜咽着翻卷而去,无边无涯。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19 08: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105楼

上一段发错了,取消.
  TOP
老野鹤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19 10: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239    精华:1   注册时间:2006-4-4    发短消息        

106楼



  TOP
工山飞月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19 10: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14    精华:30   注册时间:2011-4-30    发短消息        

107楼

品读大作,问候一声,不亦乐乎!
山山水水,日月星辰,草长莺飞,韵动的是情,是歌,是你和我懂的工笔镌刻的心声。
  TOP
古蓝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20 00: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344    精华:6   注册时间:2011-8-3    发短消息        

108楼

相逢于浊世 相守于天涯 相知于山水 相忘于江湖

书友群:QQ151106509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20 07: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109楼

由于扩大运动规模的需要,同时又为了配合风潮渐起的教育改革,中央决定调配高校高年级文科学生参加社教。我们在这时参加湖南社教运动的大兵团作战,原因就在于此。仅湘潭一县,就投入了一万多名工作队员。这时候的气氛比起鱼儿沟来可要严肃多了。
(2)访贫问苦
在湖南的前半段,即从1964年10月到1965年春节之前的四个多月里,我是在湘潭县中路铺公社的楼子冲大队。
这时,就厉害了。运动的基本做法是先把村里的大小干部全部停职,来个人人过关,叫做“赶上楼”。而后通过自己交待、群众检举、相互揭发,来查四不清问题,一个一个“下楼梯”,最后退赔,分给贫下中农。干部交待问题是中心环节,对此还用了好多比喻的说法,比如叫“脱裤子”、“洗热水澡”、“擦腚沟眼”等等,说是通俗形象,其实是不文明至极。至于怎么迫使干部交待,那就看各人的本事了。虽然说是不要逼供信,但另外还有句话是“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不打,怎么能行呢?“运动初期反右,运动后期防左”,小心你工作组自己变成右。
  TOP
古蓝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20 23: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344    精华:6   注册时间:2011-8-3    发短消息        

110楼

相逢于浊世 相守于天涯 相知于山水 相忘于江湖

书友群:QQ151106509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21 08: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111楼

进了村里,首先是大造声势,宣讲社教运动的重要性,宣讲开展阶级斗争的必要性,宣讲干部四不清的严重性。大会小会地讲,白天田间地头讲,晚上饭桌前床沿边讲,只要前面有人就讲。讲得大家都觉得再不搞运动,眼看就要党变修国变色啦,就要回到旧社会啦,地主老财又要剥削咱啦,贫下中农又要受二茬罪啦。湖南乡间住得分散,开大会不易,就开小会说。也不知老乡们能不能听明白,反正是说。老乡的反应很懵懂,也还是说。这大概就是叫宣传和灌输了。

下一步就是访贫问苦、扎根串联。就是要寻找、挑选和培养积极分子,要在贫苦农民中扒拉着找,旧社会里苦大仇深,现在也是越穷越好,而且最好是斗争性强,敢说话,敢冲在前。没有现成的,那就培养,就是要启发诱导:社教运动是第二次土改,贫下中农要再一次解放,打翻四不清干部,就可以退赔出来,再一次分胜利果实。这一手不灵的话,还可以再算政治账,社教积极分子到运动后期可以入党,夺权以后还可以掌权当队长。多少人听了,恐怕也会心动。
晚上,工作队员就东家走、西家串,上门说服,鼓动开导,尤其是着重鼓励他们揭发干部的问题。是不是问题,讲出来再说。这可是关系到打开运动突破口的大事,想尽办法要引他们讲出来。前面说过,在那儿晚上出门可是不易,上山下坡,或行走在水塘边,或穿越于山林间,常常是后半夜才回来。不过,由于我们人大学生语言不通、情况不熟,更是缺乏斗争经验,而且也和在鱼儿沟一样,在我们之前已有本省干部进驻,工作组以他们为主。我们也就是做些辅助工作,敲个边鼓。
  TOP
工山飞月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1 09: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414    精华:30   注册时间:2011-4-30    发短消息        

112楼

不可多得的一部鸿篇佳作!
山山水水,日月星辰,草长莺飞,韵动的是情,是歌,是你和我懂的工笔镌刻的心声。
  TOP
古蓝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21 19: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344    精华:6   注册时间:2011-8-3    发短消息        

113楼

相逢于浊世 相守于天涯 相知于山水 相忘于江湖

书友群:QQ151106509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22 08: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114楼

由于中路铺地处丘陵,人少又住得分散,总的感觉是人气显得不足,声势好像不大。我所在的队,好像也没有人肯出头露面卖力地干,积极分子也只是相对而言。可能是当地的生活水平总体较低,贫富差距不大,大队干部也强不到那儿去,所以不值得为此出这个头、逞这个能。

工作队员也都有分工,重点做几个人的工作。我分工的是我的房东,那个孤儿。由于他的年龄还小,小学也没读完,接触社会太少,完全不懂我们讲的,更不知道防修反修这些,也不了解队里的情况。他对所有的人,都有距离和提防。以他特殊的经历,这也难怪。所以,培养积极分子的事,进展不大。
有一天,工作组组长问我:“你家那个伢子,怎么样啦?他可是根红苗正,苦大仇深,好好培养,很有希望哎。你们那个队,以后恐怕就要靠他了。”(伢子,湖南话,孩子的意思)
我说:“他怕是年纪还小,好多事,不知道,也听不明白。”
“还小?不小哒。刘胡兰牺牲时才十四岁。大革命时,湖南暴动,起来闹的,好多就是十几岁。这样吧,那我去看看。”

  TOP
古蓝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22 20: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344    精华:6   注册时间:2011-8-3    发短消息        

115楼

相逢于浊世 相守于天涯 相知于山水 相忘于江湖

书友群:QQ151106509
  TOP
古蓝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23 18: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344    精华:6   注册时间:2011-8-3    发短消息        

116楼

相逢于浊世 相守于天涯 相知于山水 相忘于江湖

书友群:QQ151106509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24 09: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117楼

“你要提高思想觉悟,积极参加运动。把那些四不清都搞倒了,就又能分东西,又能挺起腰来,就不是现在嗰个的日子了。听明白啦?”
伢子侧过脸,依然无语。
组长见了,叹了口气:“你这个伢子啊,我都替你着急,你要赶紧起来揭发四不清啊。”
那伢子竟然转过了头去,脸上还似乎有些愤愤然。可看不出来,他是在对四不清愤愤然,还是对工作组愤愤然,还是对别的什么愤愤然。
组长无奈,又叹了口气:“唉,你走吧。”
伢子起身走了,还是无语,出门几步之后,还回身一瞥,看了组长一眼,把组长看得很纳闷。
组长读不出这回头一瞥的含义,许久,才对我说:“搞运动不容易啊,发动群众不容易啊。你还是要继续帮助教育他啊。”
我忙点头:“是的,是的。”
  TOP
头像
鶥月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2-02-24 17: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44    精华:2   注册时间:2011-2-5    发短消息        

118楼

女人用肚量当容器,纳百川,容千江。
  TOP
古蓝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24 23: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344    精华:6   注册时间:2011-8-3    发短消息        

119楼

相逢于浊世 相守于天涯 相知于山水 相忘于江湖

书友群:QQ151106509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2-25 08: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120楼

幸亏他当时没有听组长的话,他始终没有揭发别人,或许他真的不了解村里的情况,或许他已经知道了世事的险恶和艰难。如果他真的揭发了别人什么,得罪了人,工作组住几个月之后总是要走的,那他以后在队里还指望谁啊,还能待得下去吗,就连这样的苦日子恐怕也不会有了,那往后就得是待不了也得待了。这是我后来想到的,而那孩子当时就明白了。

访贫问苦常能找到一些贫苦农民,是忆苦思甜的好材料。忆苦思甜,也是那时搞阶级教育、群众工作的常见办法。有一次,工作组请了一位老大娘,给村里的年轻人忆苦思甜,讲讲旧社会地主老财是怎么压迫、剥削贫雇农的。那天,讲的时候,不用多做启发,老大娘很快就从眼睫毛上的几点泪花,变成了声泪俱下,哽咽不止,几度语塞。讲到吃糠咽菜,讲到小孙子死了,更是痛哭不止。我们连忙劝她别太难过,“解放了,就好了。”哪知她拍着双腿说:“都是那个吃食堂啊,都是那个吃食堂啊,把锅碗都拿走了,把粮食都拿走了,叫我们吃什么呀……”又嚎啕大哭起来。这,我们才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没达到教育的效果,再挽回已经来不及了。其实,挽回什么呀?坐在下面的村民们,比我们更清楚,还用我们去解释吗?他们一句话也没有,默默地坐着,眼神里也都有着一种哀怨。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