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水灵,我心中的歌》原创长篇连载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出版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7 23: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41楼

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连载 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出版

第二十一章:她不是水灵

   美洁子唱着,我低头苦怜沉思。当她唱完歌来叫我,我却在惊懔中从沉思里似醒来似的,无从自己。我竟然不知道她已叫我几声了。
    “林先生!林先生!”美洁子推动我一把说。
    “哦……”我从惊懔中无从回答。
    “哦……”美洁子学着我,还打着微笑:“你,你怎么啦?林先生?”
    “没,没什么。”我急忙回答。
    “还没什么,人家叫你好几声了,你像没听到似的。”
    “你叫我好几声了?”我疑惑地问。
    “是啊!”她淘气着像小孩一样凸着嘴望着我。
    “对不起,我,我没听见,真没听见。”我歉意着招呼。
    “在想什么?在想什么啦?林先生!”美洁子乌黑的大眼向我转了转说。
    “我,我没想什么呀!”我支吾着向她苦怜一笑说。
    “不会,不会没想什么吧!”美洁子双目向我瞟了瞟说:“你是在骗我,你是在骗我吧,林先生!”
    “没有,没有,没有啦!美洁子小姐!”我慌乱着回答。
    “叫我什么?”美洁子急切地问。
    “哦……叫,叫你美洁子。”我急切回答。
    “你林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一会儿工夫你就忘了误叫我什么了。”
    “嗯,我叫你美洁子小姐似乎已成习惯了。”我向她一笑说。
    “这不叫你的习惯,这是你对我没有重视。”美洁子胀红着脸望我一眼说。
    “不不不,我没有这等意思,我向来就对人很重视,尤其是你,我就更为重视。”我急忙招呼着说。
    “是吗?”美洁子忽然激动,向我欣慰一笑道。
    “嗯,这恐怕不会假。”我坦然着说。
    “林先生,您能把我摆在你的心中重视起来,我真感到高兴。”美洁子蔚然地说。
    “你能高兴,我也就安慰多了。”我顺然说道。
    美洁子听了我的话,瞧了我一下没有说话,看得出,她刚刚沉甸于心中的话,还在揣摩着找机会要对我说。而我却无心要对她说什么,因为,寻找水灵的事,却在我心中是个心思。而这个心思真是叫我无法抗拒。所而,我此时只能忧惚着旁随着美洁子向前走着,走着。
    我们沉默了大约三五分钟,美洁子突然又来叫我:“林先生,你在想什么了?”
    “哦……”我惊一下抬头望她说:“我,我没有想什么。”
    “林先生,你别瞒我了,我看得出,你有心思。”
    “心思,心思倒是有,但你却帮不了我。”我心中沉思着说。
    “你不妨说说。或许我真的能帮助你呐?”美洁子说得很诚恳。
    我看看美洁子,摇摇头说:“这是人生的命运注定,你帮不了我。”
    “即使是命运注定,我帮不上你,但我至少也能充实你的生活,让你不单调,不孤独,同情和开导你让你心里平衡。”美洁子涨红了脸坦诚地对我说。
    听着美洁子的话,我用异样的目光打亮着她,心中不知是感激,还是另有一种情念,我真不知对她说什么,或者应该怎样对她说什么。美洁子见我这样,她的脸像红霞灿烂,更显鲜丽,片刻间,她羞然低下头去。
    我望望她,心中好像有种自以为的自责,我自责着,自己不该用这种异样的目光打亮着她,这出于自己一时的情感冲动,自己又是什么居心?我想,这下子会不会中伤了她的真诚情意。即使中伤了,又有口难言与她分解。因为,我不能再有一个女人,而给自己再增加一块心灵的伤疤。为什么我要这么恐惧?难怪我这么恐惧吗?这些年来我先后失去水灵、琼花和晓芬,这在我的心灵中已有三块伤疤层叠在一起了。所以,美洁子的现在,她让我的心灵在矛盾着,斗争着,抗拒着。现在我对美洁子的也许只能是一种心里上的自以为的恐惧。接纳美洁子的情谊这固然不可能,但拒绝美洁子的情谊,却是我心中不能忍。现在像我这种无依无靠,浪迹天涯的人,又有什么资格来伤害一个纯净而真诚的心呢?既然是这样,我不妨将我心中的苦处说给美洁子听,让她能够理解我,或许她真的能够帮助我呢?我不看美洁子,心中是这样沉思着。
    大约五步走,我估计美洁子鼓起了勇气推了我一下道:“林先生!”
    “美洁子!”我抬起头向她一笑说:“刚刚我不是故意的。”
    “没,没什么。”美洁子心中有点慌乱道。
    “美洁子!”
    “林先生!”
    “你想不想知道我的过去?”我瞟了她一眼说。
    “想,当然很想啦。”美洁子心中一喜,露出开心的微笑。
    “我这人,命很苦。”我说着,心中有种难堪。
    “林先生,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呐?你是一个大作家,是个有名气,有地位,有钱有势的人,你不是一个苦命的人,是个幸福的人。”听了我的话,美洁子显有一种难过。
    “哈哈哈,”我苦苦一笑说:“我真的是一个幸福的人吗?”
    “是的。”美洁子似乎回答得很肯定。
    “美洁子,你对我只是初步了解。”
    “是,是这样,可是我……”美洁子应着,不知说什么是好。
    “不要紧,我并没有怪你。”
    “是吗?”美洁子慌忙着问。
    “嗯。”我点点头说。
    “那你把我对你不了解的事告诉我吧。”美洁子不知为什么,想对我了解相当迫切。
    “嗯,”我向她点点头道:“我告诉你!我这样一个人在你心中似乎像你想象的那样,有点名气、地位,有点权,也还有点势。但我失去真情,却是一个苦命的人。”
    “你的真情是指你的家人吗?”美洁子着急地问。
    “不仅仅是这些。”
    “具体你能告诉我吗?”美洁子像小孩一样,她在等待我的回答。
    我望望她,则把晓芬和露露,琼花及水灵的一系列情况一一告诉了她。她听后,很是同情我,便主动提出,一定要在日本帮我找到水灵。由此,我非常的感动和欣慰。
    就这样,美洁子她也总算基本上了解了我,她了解我,我看得出,她较为高兴。即使,我这人不属于她,她也是一种安慰。这又有什么比得上这人与人之间坦荡荡的呢?要说有东西好比,那就是真诚了。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7 23: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42楼

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连载 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出版

就这样,我们带着相互间的真诚,高高兴兴地回到我们的宿地北海宾馆。
    回到北海宾馆后,我们洗了个热水澡。可正当美洁子将她给我买的衬衫帮我穿上系上衣扣的时候,却被童永富先生和王晓明都看到了,他们感到惊讶,我和美洁子也感到脸红。童永富先生和王晓明,用喜悦的目光看着我们,他们以为我们是在恋爱上了。其实现在的事实却是种不可能的。因为,我的心中在欲望着日本能找到水灵,才是我必要做的事情。而不管怎样,我和美洁子之间似乎真被童永富先生和王晓明,看着是恋爱中人。童永富先生说我们是郎才女貌,王小明说我们是天生的一对;童永富先生说我们有缘千里来相会,王小明说我寻遍了整个亚洲,才寻到美洁子。对此,美洁子听到他们的话,固然心中甜甜的。至于我听到他们的话,当然也快活,但我的心中又在增加着一个负担,这个负担也就是我可能要对美洁子辜负,这个辜负,也就是我与她的结合,也许终究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的心中在着手找着水灵,或许侥幸中,水灵可能重新真的被我找着,她在我的面前款容自得地情如当初地出现。要是这样的话,我和美洁子还可能在恋爱中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了。所以,现在即使童永富先生和王小明把我和美洁子看着是恋爱中人,使我心中感觉到一种情缘的滋味,但我不能,也不应该想,因为水灵在我的心中却是种永远。水灵她在我的心目中永远也不会消失。既然这样,我又怎能让童永富先生和王小明误解自己呢?这显然必须由我向他们解释清楚。而要想向他们解释清楚,我得让美洁子不在场对他们说,否则,美洁子的心中或多或少地沉积着一种无名的悲楚。所以,我考虑到美洁子的心中沉受,当着美洁子的面,并没有将我的心中所事向童永富先生和王小明作当时的解释。而是,当我们晚餐后,美洁子走了,我们快要入睡时,才向童永富先生和王小明解释,既感到是一种幸运,也感到是一种悲怜,他们对我万分地同情,他们希望我在日本能有幸找到水灵。
    可是,在日本能有幸找到水灵,这并非易事,日本这么大,我又能上哪去找?既然是这样,我也只有将找水灵的事托付给泰和四郎和潮云川郎先生帮我想办法了。这样,一方面,为了感谢泰和四郎和潮云川郎先生对我们一行的款待,另一方面,也是主要方面,从得到泰和四郎和潮云川郎先生的帮助,我在北海宾馆没宴招待了他们,我把我和水灵之间的事情讲给他们听后,他们表示全力帮助我寻找水灵。为了我,更为了水灵,他们动用了电台、电视、新闻报纸等媒体为我寻找水灵,并托他们的亲朋好友为我到处打听水灵的下落。在此同时,美洁子为我寻找水灵,更是卖力,她拿着张水灵的照片,经常出现在公共娱乐场所,甚至乡村工厂,她也为我走访。为此,我较为感动。我感动美洁子为我却是如此热情和吃苦。
    一星期以后,通过大家的努力,却没有能够帮我找到水灵,由此,我的心中较为苦楚,烦念水灵的心,却在时时刻刻,我不知水灵现在到底在哪!更担心水灵是否健在。
    由此而来,连日来,我几乎日不思饭,夜不思眠,在这当刻,我脑海中只有水灵。水灵你在哪?我到处找你啊!由此,我的心在为水灵呼唤。而我的呼唤,大家又何曾不为我着急呐?他们着急,真的也很着急,他们着急,要是水灵一天不找到,我的身心都在时时折磨着,从而他们更担心,我要被这事拖垮。可是,他们的担心和怜悯,却是无用的,由此,他们对我的劝慰,也只能是我心灵的一时呼应而已,我一下子改变或抑制对水灵的向往和想念,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时隔几天以后,我们到了回国的日子。为了消除我心灵的忧苦,为了能实现我在日本能够最终找到水灵,童永富先生与国内通了电话,让我暂且留在日本,直到找到水灵。这我从心中感激,我感激童永富先生和组织对我关心和帮助,但我还执求回到祖国去。然而,我的执求却被童永富先生和王晓明阻拦起来,被泰和四郎和潮云川郎先生,以及美洁子挽留下来。这样,童永富先生和王晓明先回到祖国去,而我便留在日本继续打听水灵的音信。
    我留在日本,这并不一定能够打听到水灵的音信,能够最终找到水灵,对此却让我忧虑和思苦加深。加上童永富先生和王晓明离我回到祖国去,这一系列因素,从而更让我的心情,顿感孤疚和沉闷,这段难熬的日子,我的心情,可以算极端的不平静。在这个时刻,泰和四郎和潮云川郎先生不停地对我关照,美洁子则不断地对我体贴和安慰。为了不使我的心情在伤感,泰和四郎和潮云川郎先生,则吩咐美洁子什么事都不要管,重点照顾好我。为此,我非常地感激泰和四郎和潮云川郎先生对我的深厚情谊。当然,美洁子对我的深厚情谊,这就更不必说了,她除了衣食上为我分担外,她还经常陪我散步,逛大街小巷,娱乐场所。同时,她还不停地为我不停息地四处打听水灵的下落。
    可是,水灵现在在哪里?她还存在吗?这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这在我的心中真正产生了疑问。我疑问着,寻找水灵已经使用过各种方法,通过各种途径,这竟然一点点音信都没有。这不该要问为什么吗?由此,是否找到水灵,这在我心中只能是失望了。这失望使我造成伤感,水灵也许这一辈子我再也看不到她了。
    正当我如此伤感和沉怜失望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漫步在街头,垂头向前的时候,孤怜落泪的当口,地面上一块软绵绵的东西将我一下子绊倒在地上,我跃身欲爬,发现位烫着短发的姑娘在昏迷之中,忙用双手扶起她的双臂,用急迫的口气唤着:“姑娘!姑娘!你是怎么啦?醒醒呀,姑娘!”
    昏暗的灯光下,我似乎觉察到一张熟悉清秀的面孔,我心中自问,这是不是水灵?这多像水灵呀。水灵!我差点叫出声来。
    时间不容我多想,这姑娘她是不是水灵。挽回她的生命,这才是我眼前应该要做的事。于是,我使尽自己的全身力气,将这姑娘用双手托了起来,拦下一辆轿车,将她送往附近医院急救。
    急救进行得较为顺利,医生给这位姑娘进行一天输液以后,她便醒了过来,她醒来时,一阵惊叫,我这是在哪里?我是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对于她的惊叫,我忙用双手按抚她,告诉她,这是医院急救室,你怎么样?你应该安定下来,身体要紧。她经过我一番劝说,加上她的身体没有支撑力,她总算安定下来,但她的眼角却溢出泪水。见她这样,我把我身上的手绢送给她拭眼泪。她拭完眼泪,把手绢交给我时,用既感激又疑惑的眼光看着我,但没有说话。便双目微微闭了起来。
    我看着她,焦虑地看着她,心疼慈怜地看着她,心中有着一种游然的自语,你受苦了。但你受苦,肯定没有我的水灵受苦受得多。对此,我又想起了水灵。而面对眼前这位姑娘,我再次疑问,她真的很像水灵呀!但如果说她很像水灵,可又为什么她的服饰只是农妇打扮,没有一点城市姑娘风貌?而且她的脸蛋皮肤黄而微黑。她没有水灵那样自晰如玉啦!所以,我眼前的这位姑娘,她是否是水灵,我的心里在矛盾着。但在目光的情况下,这位姑娘的身体正处于虚弱的时刻,这姑娘姓谁名谁,我无从向她打听。若要向她打听的话,这也只有等这姑娘的身体完全康复再说。就这样,我把我心中想知道的答案,暂且沉于心底,等待着眼前这位姑娘康复。这位姑娘康复的时刻,也许就是我心中想知道答案的时刻。
    既然是这样,我心中急切地盼望着这姑娘很快康复,所而我几乎现在把我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对这姑娘的照料上,不惜一切为这姑娘买营养品,不顾一切为这姑娘东跑西窜,求医护理。当然,美洁子在我的吩咐下,也在为这姑娘烦这烦那,忙东忙西。
    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大约一星期以后,这姑娘在医生的医治和护理下,尤其是我们的精心照料,她康复了。就在这个时刻,我把我憋在心里早想知道的答案问起了她,我问她说:“姑娘,你叫水灵吗?”
    她摇摇头告诉我说:“我不叫水灵。”
    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希望一下子变成了失望,我不敢也不愿意这姑娘的回答是真的。我心情急切着,用双手托着这姑娘的手臂说:“不!姑娘,你是水灵,你真的是水灵!”
    “先生,我说的是实话,我真不是水灵。”姑娘道。
    “你很像水灵,很像我的水灵……”我说着,泪水盈满了眼眶。
    是啊,水灵,我的水灵,你要知道,我的心始终在悬念着你,你到底在日本的哪儿呢……我们能有再见面的日子吗?说不上来,我一下子说不上来,我一下子真的难有把握说上来。因为在日本,我寻找你的方法和途径,几乎都已用尽了,我再也无好的方法和途径寻找到你了。但,我要寻。我始终要寻,只要寻到你。我的心就是这样坚决打算着,为了寻到我的水灵。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7 23: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43楼

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连载 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出版

二十二章:帮助惠子  

   遥想水灵,这固然是个痛苦,期待水灵,这当然是种凄怜。我的凄怜和痛苦,就在这一刻,全然暴露在这姑娘面前。这姑娘她虽不是我要找的水灵,但却一下子对我的这种悲情激动慈怜开了。她看着我,眼泪汪汪地对我说:“先生,你不要苦自己,我不是水灵,这是我的错,我的错……”
    “姑娘,你,别,别难过,你不是水灵,这不是你的错,这是我的命太苦了。”我见这位姑娘这样责难自己,悲苦地说。
    “先生,你的命不苦,而我才是真正的苦命人……”姑娘说着,哽咽起来,显然,她有难情之隐。
    “姑娘,别伤感,你的苦难已过去了。”我安慰着说。听到我的安慰,这姑娘没有说话,只是愁眉不展地看着我。
    我看看她道:“姑娘,你说你不是水灵,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我不知道……”姑娘泪如泉涌,好像心灵中有着难以想象的隐痛。
    对于姑娘这样,我看看她,没有再问下去。
    事后,我托美洁子问这姑娘叫什么名字,她也苦苦地说她不知道。既然,这姑娘连她的名字都不肯告诉我们,那么,这姑娘住在什么地方,她就更不愿说了。所以,如此的情形,要问这姑娘的来龙去脉,也只好等上一段时间再说了。
    但是,眼前就要为这姑娘办理出院手续,医院却要填写这位姑娘的姓名,我拿什么姓名为这姑娘来填写呐?这是我要思虑的事情。可思虑再三,却是种无可奈何。由此,我不得不再问起这姑娘的姓名,但这姑娘还是死死不肯说出她的姓名。对此,美洁子对这姑娘有点火,问及她为什么不肯说出自己的名字。这姑娘却什么都不说,她只是抹着眼泪地哭。既然这姑娘哭了,我难免对她慈怜,我叫美洁子不要再问她了,我对美洁子说,这姑娘心中一定很苦。
    不知道这姑娘的姓名,姑娘出院的那天,我就用了水灵的名字为这姑娘办理了出院手续。这里我要说清楚,为什么不用其他名字,偏偏要用水灵的名字,只是我太思念水灵了,用上水灵的名字,我感到心中无比的安慰,好像水灵现在就在我身边了。事后,也难怪美洁子对我说:“林先生,不知道你对水灵小姐的感情有多深,也许比大海还要深,水灵小姐有这样深爱她的先生,她可算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可是,天涯海角的水灵,你能知道这一点吗?你能感受到你在这一点上是世上最为幸福的女人吗?对于这,我非常想知道你现在的感受,水灵,你知道吗?你要知道啊!水灵。
    由于我们暂且不能知道这姑娘姓名及她的地址,所以这姑娘出院以后,我们只好先把她带到北海宾馆再说,这样,也许过一阵子等这姑娘的心情稍微平静下来,她可能就肯说出她的姓名和家庭住址了。
    我们把这姑娘带到北海宾馆,我为这姑娘当晚特别设宴,不过其中我邀请了美洁子,同时也邀请了泰和四郎和朝云川郎先生,以及少数日本朋友我也邀请了。
    在这次的晚宴上,我们只贺这姑娘身体康复,不问这姑娘来龙去脉,因为谈起了这姑娘的来龙去脉,我恐怕她伤感而哭。
    晚宴以后,当客人们都走了,我们也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稍微一刻,我便让这姑娘同美洁子一道去休息了。至于我,也开始休息,但躺在床上,我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我在思虑着,这姑娘为什么不肯将自己的姓名住址告诉我,如果最终我回到祖国去,那她怎么办?这姑娘似乎又让我的心中增加了一种负担。现在我在考虑,为这姑娘该做些什么。好让她将来摆脱痛苦。可是,我心中思虑,自感又是徒劳,自己作为一个外国人,在日本又能为她做什么呐?显然是不能的。也许,我对这姑娘除了一些眼前的关心和照顾,以及一些物质帮助外,就在也不能为她做什么了。至此这样,现在我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最终问及这姑娘的姓名及来龙去脉,帮助她找到亲人。只有这样,这姑娘才有真正的归宿,我这思虑的心也就放下了。
    现在的办法,我思虑再三就是这样了,可是,要实施好它,却要我下点工夫去做。怎么去做,我想还是用自己一颗赤诚的心感化她才是。这颗赤诚的心,唯一我能做到的就是对她更关心,更照顾,更帮助。
    所以,思虑了近一夜的我,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叫美洁子买来了早点,和这姑娘一起吃完早点,便同美洁子领着她去大街上游荡。在游荡中,我要美洁子为这姑娘挑了两套时髦的衣服,让这姑娘穿起来,她一下子摆脱了乡土气息,就像城里姑娘一样。这令她非常感动和激动,她忙欲跪我面前被我把拉着了手臂,我问这姑娘道:“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快别这样!”
    姑娘流着眼泪道:“先生,你对我这样好,我拿什么感激你啊……”
    我道:“姑娘,我不要感激,你不要顾虑,不要顾虑。我这样做,是常人应该做的。”
   “先生……”姑娘叫着,突向我鞠躬,引得街上的行人都却步看过来。
    目睹此景,我把她拉走了。
    拉走这姑娘,我和美洁子带她继续玩。让她尽可能消除心灵深处的一切苦恼,让她恢复常人该有的生活,使她快活起来。我看得出,这一天,这姑娘开始笑了,自从她向我鞠躬被我拉走以后,向我和美洁子笑过好几次。因而,在这个时候,这姑娘开心了,我和美洁子都很高兴,尤其是我,更感高兴,我似乎消除了一种精神压抑感,这种精神压抑感的消除,让我跟这姑娘拉得很近,是我快要了解到这姑娘生事的时候了。了解到这姑娘的生事,好把这姑娘送到她的亲人身边去,好让她和她的亲人团聚,这是我对这姑娘的责任。我想,我必须尽到这个责任。
    所以,当适当的时候,美洁子离开了,我便乘兴同这姑娘拉起相关的话来,我对这姑娘道:“你今天玩得高兴吗?”
   “高兴!”姑娘回答。
   “我们是朋友了,对不对?”我说。
   “对,我们是朋友。”姑娘频频点头道。
   “你把我当成你的知心朋友吗?”我恳求地问道。
   “当,当然当了。”姑娘一笑说:“你不但是我的知心朋友,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所以,知心话,一定要对知心朋友说,对不对?”我说。
   “对!”那姑娘道。
   “既然对,这就好了。”我说:“你知道我这些天来很难过吗?”
   “不,不知道!”姑娘干脆道:“先生,请您说给我听听好不好?”
   “这些天来,你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不肯同我说,我真的很难过。”我显得十分难过的样子道。
   “我……”姑娘支吾着说。但眼眶突显潮湿。
   “还不把我当你的知心朋友?”我随即问道。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姑娘有点着急道。
   “那干嘛不说呢?说出来,我会帮你的。”我接着说。
   “先生,你是个好人,你难过,我也较为难过。现在我就将什么都告诉你了。”姑娘难过着有点干脆。
   “嗯。”我向这姑娘点了点头道:“这就好了。”
   “我叫惠子。”姑娘道:“今年二十岁,十岁那年,母亲因发高烧离开了我,我就跟着又嫖又赌的父亲度过了这八年……”姑娘说着,淌起了眼泪,显得让人吃不透的伤感。
   “别伤心……”我难过中掏出手绢,帮她揩了揩眼泪。
   “我父亲赌钱,买完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还欠下人家好多债,债主三天两头逼上门来讨债,他没办法,就通过个经常供他嫖的女人,以五千块钱,把我卖给了一个叫进来梦的妓院……”
   “这个父亲,也是父亲,简直是猪狗不如。”我愤恨道。
   “先生,我是一天坏事都没做过,真的,我借上厕所的工夫,乘人不备逃出来了,而且是晚上,那天晚上,老板娘给我介绍了一个比我大二十几岁的客人,看样子在五十岁左右,我借故要上厕所,乘着黑夜跑的。”姑娘低泣道。
   “惠子,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你能逃出来,这就好。”我安慰道:“这就是不幸中的大幸,惠子,你应该高兴。”
   “可是……”惠子难言一下,望了望我,脸上布满愁云。
   “可是什么?”我着急地问道。
   “我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惠子难过地说。
   “这你尽管放心,我会尽力帮助你。”我安慰道:“你家住什么地方?”   
     “住在清远村。”惠子回答着,恐惧道:“先生,求求好,你千万别把我送回去,若要把我送回去,我就没命了,你要收下我。”
   “嗯,”我向她点点头说:“我会负起这个责的。”
    听到这话,惠子感到很安慰,一会儿,美洁子来了,我把这些情况如实告诉了美洁子,美洁子对惠子的遭遇很是同情,她同我一样要尽力帮助惠子,并要把惠子带到她的家中去,并要我向泰和四郎先生和潮云川郎先生提出,让她留在文学社做做杂务,也好维护自己的生活。在这一点,我赞成美洁子,但要和文学社这两位先生商量才是。至于这两位先生肯不肯商量,我则一时说不上来,现在惠子的情况就是这样子,我一定要为她作出努力,把她安落下来。此时此刻,我对惠子的着落有了迫切感,因为自己若最终不能找到水灵,回国的日子将随时到来,到时,惠子的着落之事就难以解决,这不仅愧负了惠子,自己回到国内,也安不下心来。
    所以,自我知道了惠子的经历,我就叫美洁子和惠子别再玩了,回到我们的住处去。
    回到住处,我即刻同泰和四郎先生和潮云川郎先生打电话,准备将惠子的情况告诉他们,请求他们帮助。但是,很遗憾,两位先生他们早上就出去了,还没有回来。所以,惠子一事也只好等两位先生回来再说了。
    晚上,我们吃罢晚饭,大家都觉得较为疲劳,我嘱咐美洁子带惠子到她的房间去休息。我自己也休息着躺在床上,但不知怎的,自己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一会儿,惠子与水灵之事在脑海中一同而来。我担心着惠子的着落,同时更愁苦忧虑着在日本能不能找到水灵。我知道自己是中国人,在日本呆一天也只能是一天,再加上自己又是作协的干部,回到国内还要干自己的工作。因为这,我现在处在了两难的境地,但无论怎样,我要回国的时候也要差不多了。所以,我打算落实好惠子,再找一找水灵,就回国去了。
    就这样,我脑海不断地盘旋着自己该做还没有做好的事情,一直到深夜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很早,没有顾得上美洁子要我吃早饭,便离开了住处。我告诉美洁子,当然惠子也知道,我是去〈海潮文学社〉去找泰和四郎和潮云川郎先生。
    离开我的住处,我叫车来到了〈海潮文学社〉,可由于时间极早,泰和四郎和潮云川郎先生还没有来上班,我因此只有在办公室等他们来。还好,不到半小时,他们两位先生先后都来了。他们见我来到办公室很是惊奇,一边向我歉意,一边招呼工作人员好好招待我一切,便问我有急事情吗?是不是水灵有好消息了?对此,我心情有点沉重地摇摇头说,没有水灵的消息,只要麻烦两位先生。他们嘱咐我,要我不必客气,有事直说,便承诺一定为我帮助。于是,我把惠子的情况告诉了他们,便将惠子的要求说出来给他们听,让他们解决她的工作问题。很顺利,两位先生即刻便把惠子的事答应了下来。由此,我代表惠子非常地感谢两位先生的帮助。高兴着在办公室没与两位先生聊多久,便离开了他们,回住处去,我要把这好消息告诉美洁子,尤其是惠子,让她们高兴高兴。美洁子知道此事,真为惠子而高兴。惠子知道此事更是又蹦又跳,她激动得将我抱住,这一瞬间让美洁子吃惊,让我紧张得一点不自在。不过,心情也可以理解,经过了苦难的惠子,她这是为己的着落太激动了。她激动得流着眼泪,连连向我和美洁子道出:“谢谢你们!谢谢林先生!谢谢洁子小姐!”
    要说谢,这我和美洁子都用不着,要谈情,我和美洁子也终于帮助了惠子,使她有了安全的着落和生活,这却是我们所欣慰的事。尤其是我对惠子没有后顾之忧了。是的,是这样,现在,我的肩上好像下了一副担子,心中一下子轻了许多。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7 23: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44楼

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连载 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出版

二十三章:离开日本

  惠子的事情有了着落,我的精力一下子又集中到水灵身上来。找到水灵的愿望,就像种不熄灭的圣火,增大燃料,火势更旺。据美洁子告诉我说,日本广岛有一个叫楼银的乡村,外国移民特别多。我想在那儿,水灵也许奇迹般的出现。因此,我抱着这种希望,心情较为迫切地想独自一人前去广岛。美洁子知情以后,则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泰和四郎和潮云川郎先生。还好,两位先生很支持我,但要派人专程送我去。我说不用,但结果还是美洁子陪我一道去。可美洁子陪我一道去,那惠子怎么办?这样,我们便把惠子也带去了。
    我们一行三人,是乘船去广岛的。到了广岛,已到中午时分,我们首先吃饭。吃饭后,美洁子帮我打听那个叫楼银的乡村。可乡村知道了,但离我们的现在位子还有九公里。显然,若是跑去的话,路是很远的。而且那儿地处偏壁,无公交车。可也算幸运,我们叫了人力车。但价钱却是公交车的几十倍。不过,只要能够找到水灵这又算不了什么。
    四十分钟以后,人力车把我们送到了那个村庄,这乡村土地荒芜,房屋极为简陋。这种惨怜的景色,让我即刻就有一种预感,水灵是不会在这儿出现的。不管怎样,我先付了人力车车钱,拿着水灵的照片和美洁子及惠子一齐下了圩,寻找水灵去。
    在圩中,我们挨家挨户地寻找。我不懂日语,美洁子就像我的翻译,指着我手上的水灵照片,帮我向各到乡亲来打听水灵的下落。但希望全无。由此,我的心中感到无比的孤愁和失望。但即使这样,我的表情还是充满信心,我想,我这样是为让美洁子有信心。而有了信心,美洁子才肯为我继续找下去。不过,为了我,我想美洁子是会尽力的。事实也是这样,即使走的路多了,美洁子也不叫一声累;还有,问的人多了,美洁子也不觉得烦。她是一心一意地帮我找下去,替我问下去的。
    当然,一路上,我也不止一次地关心她要她休息,但她就是坚持。在此同时,我也关心着惠子,问她累不累,累了休息。惠子回答我不累,坚强着同美洁子差不多。
    就这样,我们走了好多好多的路,一直到天黑下来,问了近百人,可是,都没有打听到水灵的下落。
    既然这儿没有水灵的下落,我决定回到住处去。但是,现在回到住处却是无可奈何。这么晚了,人力车往哪儿去找?显然是找不到的。那只有在这找个地方住下。可哪里才是我们的住处呐?没办法,经沿途乡亲们指点,我们去了附近的街镇上找了旅馆,在旅馆中住下,我们吃了些简单的饭菜,各自清洗一下,便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当然,我的房间是与美洁子及惠子的房间是隔着的。我们躺在床上,是一致消除白天的疲劳。可我越是疲劳,越是呆呆地想着水灵。不知不觉,还把眼泪落在枕边上潮湿一块。多好的水灵啊,她流落日本,有机来到日本的我,竟然找不到她。我的心中真不知有多难过。我被这难过忧怜折磨着。
    第二天早上,我们吃好早点,我准备即刻就回住处去。美洁子为安慰我,要和我再在一些乡村角落找一找水灵。因想水灵心切,我同意她的意图,在一些乡村角落,又开始寻找水灵。到下午时分,我们几乎寻了个遍,但是终究没有水灵的下落。由此,我在失望之中,再次决定回住处去。
    回到住处,我精皮力尽地躺在床上。似乎找不着水灵,我的精神也一下子垮了许多。可想而知,水灵她在我心中的力量,是无所代替的。美洁子和惠子见我这样,非常着急。她们相互对我问长话短,劝我要相通点。尤其是美洁子见我这样,她好痛苦,甚至眼眶湿润润的,像似流泪。她对我说:“林先生,水灵你找不着,还有我,还有我呐!”听到美洁子这话,我非常的感动,我知道她的心中已有着我。可我,再也不想,也不愿,让无辜的女人,为我蒙遭痛苦了。水灵、琼花、晓芬,她们不都是我给她们带来痛苦和不幸的吗?现在我又怎能承受美洁子的情呐?我就再也不能了。为此,我尽量振作精神,装出无所谓,说己已经想通了,以免她们多来关心我,尤其是美洁子对我的关心越少越好。这样,我的心里承受和压抑感也就少了。
    过了第二天,我让美洁子把惠子送到文学社上班。美洁子临走时还关照我说:“林先生,我走了,往事如烟,不必再想啊!等我回来,我很快就回来的!”
    可想,美洁子的话中不光是对我的安慰,更重要的是她对我放心不下的担心和爱护。为此,我向美洁子感动地点点头,并示意她放心地带惠子去,别担心我。
    至于惠子,她在临别时向我鞠了一躬,只说谢谢林先生,林先生保重,便双目盈着泪水走了。对此,我很怜惜地望着她的背影,期望她在文学社能过上安全幸运的生活。
    美洁子和惠子走后,我在住处沉怜了许久,空前的冷静和孤独一下子袭来我的心头,让我无法抗拒。水灵、琼花、晓芬和露露勾起我苍凉奇苦的回忆。有时回忆到极端,尤其是孤孤单单难以自抑的时刻,自己真想自杀。可一想起自己肩上上级赋予我的担子和自己还未走完的文学道路,自己又一下子即刻坚强起来,认为自己不必要为了情绪低沉而在瞬间了结自己的生命,这是万万不可取的。若是天涯海角的水灵知道我为了她要了结自己的生命,她会允许我这样做吗?不会,她是不会让我这么做的。她不仅要阻止我这种错误选择,她甚至还要责备我,说我软弱,骂我没出息。所以,思前量后,我想我要活下来,我就此作出活下来的决定,这是我唯一正确的抉择。
    现在我抉择活下来了,这一方面是为了水灵,另一方面是为了领导赋予我的文学重担,特别是自己要走下去的文学道路。而文学道路要继续走下去,却是个艰苦事业,只有刻苦精力和宝贵时间,才是艰苦事业的可靠保证。既然是这样,我必须要宝贵时间,集中精力投入自己的文学道路。否则,继续走下去的文学道路,这将是空想。所以,我要离开日本,回到我的祖国去,不能再在日本再闲置时间,浪费精力了。于是,我决定,明天上午就准备乘飞机回祖国去。
    由于明天要回到祖国去,我便即刻离开住处,去了航空公司,买了一张明天下午一时二十分东京去上海的机票,为明天回祖国做了准备。
    可是,到了中午时分,当我买好飞机票回到自己的住处时,美洁子笑盈盈地在我的办公室等待我。她问我这么长时间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望望她,似乎自己心情有多惜念。没有向她即刻回答。接着她又问我,怎么,有什么秘密不好告诉我吗?我向她摇摇头说,没有,没有啊!我只是出去走了走,去了一下航空公司。
    听到我这话,美洁子似乎心中有点急,她问我去那干嘛?我望望她,将我要回祖国的消息告诉了她。看得出,她在听到我这话后,心情一下子难过起来,似乎泪水也在她眼眶汹涌着,她哽咽着声音问我:“干嘛这么快回去?这儿不好吗?你回去,两位先生知道吗?”见美洁子难过样,我将我要回祖国的理由,都一一向美洁子作了解释和说服。可是,美洁子哪里能信服我这些,只见她一面不断对我惜恋、唠叨、埋怨,一面不停地揩着自己频频涌出的泪水。难抑她对我的真心实意的情谊。怎么办?见她对我如此动情,我只好用我再来日本,她能去中国的甜言搪塞她。让她的心境得以平衡。可是,她的心境究竟有多少平衡,是否平衡,我却感觉不到。总之,这也许是我的开脱,在她面前,我也只能这么开脱,不论又有什么法子呢?即使有法子,我也不能被这法子所纠缠了。因为回到祖国去,这是我决定了的事情,已是已将要行动的事实。我还有必要再改变自己的决定吗?不能,我再也不能了。
    美洁子见我已不能再改变自己的决定,但她终究想挽留我。无奈之下,她将我要回祖国去的决定,向〈海潮文学社〉的泰和四郎和潮云川郎先生作了汇报,以求得到他们的帮助来挽留我。可没想到,泰和四郎和潮云川郎先生已作出了早就让我留在日本的准备,让我担任〈海潮文学社〉的总编。所以,他们一接到美洁子的汇报后,晚上就乘轿车赶来了我的住处,把一本〈海潮文学社〉的聘书捧给我。可我谢绝了。我告诉他们:“我生在我的祖国,我的发展也应在我的祖国。”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7 23: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45楼

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连载 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出版

由于我的执意决定,大家已知道不能改变,于是,他们也只好对我惜意。为表达他们对我的友情,第二天上午〈海潮文学社〉为我举行了送别宴。在送别宴上,大家都劝我多喝几杯,但我自量自己将要远行,自己只喝了一杯,就再也不肯喝了。
  送别宴结束,泰和四郎和潮云川郎先生派专车嘱咐美洁子下午送我去飞机场,因他们要参加一个市府特别会议便与我道别先走了。他们走后,我和美洁子一时进入冷静,我们双方似乎有千言万语在心中要说出来,但在这个就要惜别的时刻,却谁也难以启齿了。美洁子现在除给倒茶说上两句话外,就呆着不开口了。我知道她因我的马上离开,心中在难过。其实我的心中也在为离开而难过。只不过自己把这种感情强烈克制着,而不让自己的难过在面孔上表露出来。若是表露出来的话,自己是在自找麻烦,离开日本那就难上难了。所以,自我作出决定要回去,虽自己的心境在沉重,但决不改变自己的决定。
  就这样沉闷的心情,时间终于到了下午时分。美洁子开始送我去飞机场,一路上,美洁子除了我一问一答外,她同样什么都不对我说。对此,我非常的难过,然而,我的难过在心中,也只有自己知道。我好像感到,我恐怕欠美洁子什么,但又知自己从未对美洁子伤害过。可能是美洁子这段时间对我付出的太多了,所以我的心中有这样的感觉,对她歉意是难免的。
  继续的沉闷,又是半小时过去,美洁子把我送到了飞机场。在我要上飞机的那一刻,似乎一切景色变得了苍凉。美洁子瞟我一眼,只见眼眶湿淋淋的将脸背过去,呆呆地瞧着远方的黄色草地。看她这种模样,我的心中再也憋不住了,想说的话现在该是说的时候了。我用手推了推她的肩头道:“洁子,你这是怎么啦?”
  “没,我没怎么!”美洁子埋着头,声音哽咽着道。
  “我的眼睛,我的心情在告诉我,你在难过,别难过了好吗?”我说着用手又轻轻推了她的肩头一下道:“别这样,把脸面向我,陪我说说话。”
  “说什么?林先生,我还……还有什么可说的……”美洁子抬起头,对我说上两句便哽咽起来。
  “洁子!”我用手推推她的身体,自己的声音似乎也在哽咽:“在这个时刻,你这样下去,我上了飞机,回到祖国,我也不会安心的。别这样了,洁子,想开点。”
  “我,我会记住你的。”美洁子抹了抹眼角道:“望林先生也要记住我。”
  “我,”我点点头道:“我会记住你的。”
  “记住就好了,快,快,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你上去吧!”美洁子说着,把放在地面上的行李递到了我的手上。
  “嗯!”我向美洁子点点头接过行李。
  “走吧!快走吧!”美洁子推了我一把:“就要来不及了。”
  “嗯,”我点点头:“我走了,你要多保重。”
  “你也要多保重!”美洁子道。
  “嗯,我会的,放心吧!”我道。
  “那好了,去吧,早点再来日本。”美洁子道。
  “我走了,再见!”我道。
  “再见!”美洁子道。
  我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心中这时才想起了惠子,我对美洁子道:“惠子这姑娘很苦,我走了以后,你要帮助我多关心她。”
  “嗯,你放心吧!我会照应好她的。”美洁子干脆道。
  “那我走了。”我道。
  “等一等!”美洁子急切着,在衣袋中掏着什么。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我盯着美洁子不断摸动的手问道。
  一会儿,美洁子从衣袋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我道:“惠子她没有时间来送你,托我转交给你一封信,你上飞机再看吧。”
  我接过信,把信往自己的衣袋一放,便转身上飞机去。
  “林先生……”美洁子又在叫我。
  “什么事?”我问道。
  “我……”美洁子不说什么,一把将我抱住,疯狂地在我脸上亲吻,一会儿,她将我推开:“去,去吧!”
  我对她再也没说什么,匆匆赶上飞机去。
  我上了飞机,刚找着自己的座位,还未坐下来,飞机开始起动慢跑,我注视窗外,美洁子在向我挥手致意,在她的身旁,这时又多了一个女子,这女子我一看就看出来,她不是别人,正是惠子。只见惠子一边向我摇手致意,一边在揩着自己的眼角,看样子像似有种惜别时的伤心……见她这样,我以怜悯的心情向她摇手致意……
  飞机快跑了,我突然意识到什么,我想为什么惠子不同美洁子一块来送我,而是等我上了飞机的这一刻她才出现在我面前?难道这里还有什么奇迹般的奥妙?想到这里,我即刻用手摸着自己的上衣袋,将美洁子刚刚在机场交给我的惠子给我的信摸出折开看了起来,惠子在信中写道:
  林先生:
  您好!
  当我知道你要离开日本的消息,心中有说不出的难过。当我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泪水与笔墨齐下,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送你,我也不知道在信中该怎么对你说,反正我现在已无勇气举足自己的行动,更没有理由道出我心中的千言万语。我们虽过去有过爱,但这是过去而不是现在,现在的我已不是过去的我了,往事回首,痛苦不堪,我什么也不能说了。而能说的就是你必须拥有晓芬姐姐和露露这样的幸福家庭。这是我的意愿,我的祝福。原谅我,林先生……
  水灵!水灵!她不是惠子,她就是我吃尽千辛万苦,日日夜夜,切切思念的水灵。我看完惠子的信,领会到信上提到的我和水灵的过去,尤其是提到我的妻子晓芬,我的女儿露露,不由心中窃喜而自语起来:“水灵!水灵!我可找到你了。可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避开我?为什么处处为我想?为什么?”我切窃着,但又自悲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承认自己?为什么你不让我拥抱?为什么你不让我亲吻?我们为什么没有过去的窃窃私语?没有过去的情情密密?
  我自悲着泪水流了下来。当我再向窗外望去,飞机已升空老高,飞离飞机场好远。远眺飞机场,我注目远方的人,水灵,我心中的歌,你在哪里?无论你的现在,也无论你在远方,你永远值得我为你切夜难眠地歌唱,我对你终究是难忘的思念啊!



                            2000年二月八日上海脱稿 2012年一月八日上海修改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7 23: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46楼

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连载 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出版

《水灵,我心中的歌》
童兆祥著
作者简介:童兆祥, 笔名华业人 ,江苏省扬州市人, 一九五九年十月十二日生,复旦大学行政管理专业毕业,工程师,职业作家,1993年开始创作,诗作《恋》荣获《芳草杯》全国优秀精短作品优秀奖。,著有长篇小说《欲语泪先流》第一部《哭泣的小山岭》、第二部《垂泪到天明》和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前后共有300多万字的作品,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原名《远方的人》)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出版。版权所有,盗版必究。
感情有欣慰,有高兴,更有失落,这也许就是甜酸!但只要心真诚,无论海角天涯,终究是思念!
爱情有热望,有幸福,更有凄怜,这也许就是苦辣!但只要心相印,无论悠远过去,终究是遥想!   
    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原名《远方的人》)内容提要;林杰先生是个名牌大学毕业的工程师。他与妻子分居两地并生有一个女儿,现六岁,由妻待养。夫妻分居的艰苦使他爱好文学,并最终成为一个知名度很高的作家。事业的成功,他是幸运儿,但复杂的爱情插曲让他尝到了不少心情感伤的疾苦和遭遇。因为他的才华及其为人的事理他除妻以外,有一天被一个名叫水灵的漂亮姑娘所爱。他从拒爱,敢爱到深爱,到水灵姑娘被其生父最终卖给日本人作老婆,从而自已又经历了被另外两个女人爱上的故事.但他在曲折,凄苦最终只想赴日本找到水灵姑娘.有一天,他因工去日本了,他有幸有了寻找水灵姑娘的机会.为找到水灵姑娘他吃尽了苦,找了很多地方,最终他虽然无意中找到了,但两人像似模糊陌生,为了他的家庭幸福,水灵姑娘在痛苦中拒绝了他的感情.   
   作者提醒:本内容提要纯属虚构,在客观上对相似相近的人和事概与本作品无关。联系地址:上海岭南路1289弄26号402室 电话:021-56882661;手机:18221689695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7 23: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47楼

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连载 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出版

感情有欣慰,有高兴,更有失落,这也许就是甜酸!但只要心真诚,无论海角天涯,终究是思念!
爱情有热望,有幸福,更有凄怜,这也许就是苦辣!但只要心相印,无论悠远过去,终究是遥想!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7 23: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48楼

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版权转让,电视连续剧改编版权转让

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版权转让,电视连续剧改编版权转让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7 23: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49楼

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版权转让,电视连续剧改编版权转让

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版权转让,电视连续剧改编版权转让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7 23: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50楼

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版权转让,电视连续剧改编版权转让

长篇小说《水灵,我心中的歌》版权转让,电视连续剧改编版权转让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9 21: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51楼

88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主要内容

 作者简介:童照祥, 笔名华业人 ,江苏省扬州市人, 一九五九年十月十二日生,复旦大学行政管理专业毕业,工程师,职业作家,1993年开始创作,诗作《恋》荣获《芳草杯》全国优秀精短作品优秀奖。,著有长篇小说《欲语泪先流》第一部《哭泣的小山岭》、第二部《垂泪到天明》和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前后共有300多万字的作品,长篇小说《远方的人》一书,已由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出版,计28万字。版权所有,盗版必究。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9 21: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52楼

88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主要内容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
                                《悲伤的海岸》
第一部
20集主要内容
版权所有,盗版必究
第一集:林中哀悼
   故事且从江北平原的某村庄一户张姓人家说起。张姓人家,一家三间篱笆房,且带一厢房,其家庭成员共四人。周润洁、张德一、张母和张德亲。周润洁年仅二十三岁,面貌清秀,身材苗条,文静善书;张德一,是她的丈夫,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在部队服役,是一个很帅气,也很正直的年轻人,约二十四岁;张母是她的婆妈,她身材消瘦,重病卧床,一副慈怜相,才五十五岁左右;还有张德亲是她的小叔,年仅十二岁,生得好漂亮机灵。周润洁的娘家人还有爸爸、妈妈、弟弟以及弟弟的女朋友,周润洁的爸爸还是个老革命,周润洁嫁到张家,纯属是从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进入了一个条件比较简陋贫穷的家庭。但是,她爱自己的丈夫,尊敬丈夫的母亲,关照丈夫的弟弟,并力俭持家。周润洁可是个各方面条件都比较优越的女性。一个蒙蒙细雨的早上,周润洁正在田间折着小青菜,小叔张德亲前来急叫,告诉她说母亲病危,她听此,和小叔急切地回家探望,张母痛苦地向她交代自己死后,她对家庭所要承受的负担,这令周润洁悲苦不已,满泪纵横,她希望张母要活下来,能够等到儿子张德一回来探望,因为她已经发了电报给了在部队的丈夫。可丈夫虽与连长请了假,连长塞给他三十元钱,让他快去快回,而他一路上却善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帮助一名妇女抱小孩,并将那妇女送到车站,替她买车票,让她上车后才匆匆忙忙买了船票赶回去。但他还在路上,张母便断气死了,这令周润洁和小叔万般悲痛,她和小叔悲痛中安葬了张母,这时,张德一才来到了母亲的基地……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9 21: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53楼

88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主要内容

   第二集:担起家庭重担
   张德一来到母亲的基地,他扑到母亲坟上痛哭,伤心地责难自己,周润洁和张德亲也是伤心,他们同样悲哭不已。他们一起哀悼过张母,在回家的路上,张德一和周润洁一同碰到了张德一的老同学,好朋友,即生产的小队长陈英和他的女朋友艳珍,张德一同他进行了亲切的交流。张德一怜悯着妻子周润洁,他要老同学陈英要好好照料她,陈英当然求之不得,因为他暗子里在看着周润洁的美色。帮助照料周润洁,陈英的女友艳珍对张德一的人品似乎也在存在爱意,她也对张德一脱口答应,乐于接受。因为表达同学情,朋友情,陈英约好时辰,与张德一一起喝酒。张德一他们回家以后,一家三人还在因张母的死而痛苦,张德亲更是哭个不停,周润洁和丈夫自慰自己,还要安慰小叔,张德一教育弟弟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才有出息。张德一为了疼爱妻子,帮助妻子忙里忙外,与她切切合合,无微不至。这时,陈英、艳珍、还有一个生有四个小孩子的妇女等,他们在打打闹闹,疯疯傻傻,热闹非凡,但艳珍却吃醋生了气。而这些妇女们,他们在嬉闹的同时,却又不得不为生活所困,整天愁烦不已。为此,周润洁也得承担起家庭的沉重担子了。

全面搜索原创88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
18221689695;13764366657   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9 21: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54楼

88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主要内容

第三集:醉昏而归
   周润洁挑着沉重的家庭重担,但她从不怨言,埋头苦干,料理家务里里外外一起通。这使丈夫张德一十分钦佩和感激,也十分心疼和内疚。他觉得亏了妻子,对不起妻子,因而深深炽爱着自己的妻子,并奉而赞扬自己的妻子是世界上最好的妻子。欣慰之下,他并把连长对妻子的赞美话,也告诉了妻子,这令周润洁很高兴。所而,他们夫妻两人虽家庭不富裕,但他们恩恩爱爱依偎在一起,真够得上幸福的一对。而对于陈英和艳珍而言,他们虽未结婚,但陈英对周润洁已有所想,艳珍对张德一也有所企,而她却要陈英对她要绝对忠诚。为了达到自己的各自的所好,他们买菜请张德一吃晚饭。白天,周润洁同梁嫂一边劳动,一边叙家常,张德一也不怕吃苦,到田路上拔草下猪圈。到了晚上,张德一去了陈英的家,由于陈英和艳珍的恭维、热情好客,张德一万般兴奋,烟也抽上了,酒也喝上了。但他喝多了,醉了,陈英和艳珍扶送他回来,一路上却被寻找张德一的周润洁碰上了。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9 21: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55楼

88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主要内容


                              第四集:看望周家
   张德一喝醉了酒,陈英和艳珍扶送他回家,一路上却被寻找张德一的周润洁碰上了,周润洁为此较为心疼,他要陈英和艳珍不要再扶张德一回家了,由她一人扶张德一回去就可以了。经过迁就一番,陈英和艳珍回去了。于是周润洁把丈夫扶了回来,丈夫呕吐了好一会,她也得替他忙碌了好一会儿,实在是做到一个做妻子的疼爱。而张德一喝醉了酒,陈英和艳珍两人很不过意,他们互相责备,责备之下,他们一致认为送点米给周润洁家,以表歉意。到了第二天,周润洁和张德一本准备去娘家,但因小叔要吃饭,所而周润洁只得与丈夫约商,只能让张德一一人去妈妈家了,张德一为此也只有答应。当张德一要去周润洁家的时刻,周润洁深深地为他理好头发,整好衣裳,并约束他不要喝酒,要早点回来。张德一前往周家了,陈英和艳珍真的送米来到周润洁家,这叫周润洁很为难,她不肯收下他们送来的米,但经过陈英、艳珍的再三恳求,结果她还是收下了米。张德一经过了一般路程以后,也终于来到了周家,周母为此很高兴,可当周母得知张母已去世以后却又十分难过。但为了女婿的健康,她又不得不劝慰他要想开点,从这以后,张德一又分别同周父、周海华(小舅子)以及其女朋友见了面,他们都很高兴。

全面搜索原创88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
18221689695;13764366657   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9 22: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56楼

88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主要内容

第五集:勇敢救落水儿童
   张德一来到周家,同周母、周父以及周润洁弟弟周海华和其女友见了面,他们都较为高兴,但他们得到张母去世的消息也较为难过,并付于同情,周母并拿出钱来塞给女婿,以此来援助他们的生活。对此,他们还迫不及待地要留下急着要归队的张德一吃饭,这样,张德一也只好随从。当张德一在周家吃好饭,周父对他要求和鼓励几句以后,他便由周父、周母送行,上了船回家去,但不料,在船上有一个小男孩落水于江中,对此张德一勇敢地跳入江中抢救小男孩,在此,小男孩的父母则在万般焦急之中。张德一救起了小男孩,将他背到了附近的农庄去,但小男孩已昏迷不醒。而这时的妻子周润洁正为他归队而着急。多么盼着他回来啊。可张德一已顾不上这些了,小男孩的生命要紧。张德一把小男孩背到附近的农庄去,在农民余美英和李胜的帮助下,终于救活了小男孩。
全面搜索原创88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
18221689695;13764366657   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9 22: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57楼

88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主要内容

    第六集:匆匆归队
   救活了小男孩,大家都较为高兴,为了不延误自己归队的时间,张德一准备连夜带着小男孩赶路,把他送回家去。但他的这一举动还是被余美英及乡亲们改变了,他们将他留下来过夜,并盛情款待他和小男孩。到第二天早上,余美英和丈夫一起骑着两辆自行车送张德一和小男孩上路,让小男孩能很快地回到自己父母的身边去,由于张德一的拒绝,余美英和丈夫只好送了张德一和小男孩一段路程。随后,他们依依情别。余美英和丈夫走后,张德一和小男孩继续向前赶路,当小男孩跑不动,张德一背着他向前走。一路上他们还撞上了小舅子周海华及其女友袁明慧。张德一仅同他们情别几句,并同小男孩继续赶路了,当他们赶到小男孩的家化滩镇时,小男孩的母亲及全家人,正为小男孩的坠水而痛苦流泪,但他们见着小男孩时,便转悲为喜,高兴极了,感谢亲人解放军。把小男孩送到家后,张德一便依依惜别于小男孩的父亲及亲人后,赶回家去。当他赶回家,恳求再见妻子一面,但周润洁不放心他,替他着急,而寻回娘家去,所以张德一便顾不得等妻子周润洁回来,则在弟弟以及陈英和艳珍的送行下匆匆归队去。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共四部转让 18221689695;13764366657   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9 22: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58楼

88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主要内容

  第七集:远方来信
   张德一带着惜念的心情走了,张德亲哭着要哥哥很是悲伤,他被陈英和艳珍送回家去。周润洁由母亲陪送回来,她和母亲则担心着张德一在归来途中出现了什么差错。当她进屋来看见了丈夫留给的信后,才知丈夫已归队去。在她看到丈夫情谊炽热的话语时,她难过极了,她的心中是多爱自己的丈夫,多想自己的丈夫啊。可是丈夫为了保卫祖国,使人民过上安宁的日子,她自己也认了。当她看完信不多久,陈英和艳珍送着哭哭啼啼的张德亲回来了。周润洁感谢了陈英和艳珍,安慰了张德亲。因陈英开始对周润洁含情脉脉,艳珍似乎已看出了他的心思,便内心里妒忌着将陈英拉回家了。这时,张德一在归队的列车上,虽思乡种种,他还是积极做好事,给怀抱小孩的妇女让座。他回队途中想着妻子和弟弟,当然弟弟及妻子也很想着他。张德一到达部队的时候,时间已很晚,班里小王接见了他,并为他热情服务,问长问短。到了第二天清晨,他由于中途劳累,在参加徐指导员主持的操练时迟了到。当操练结束,徐指导员以张德一因超假而拿部队纪律,严肃地要张德一作书面检讨,张德一说明情况也无用。对此,张德一较为委屈难过。当连长从团部回来,张德一将其母谢世的消息告诉他,连长十分悲痛,又当他得知张德一被指导员罚着写检查时,他即刻去找指导员为张德一抱不平,结果连长和指导员发生了第一次争论,指导员强行要张德一检查,这令连长较生气,正在连长向张德一表示歉意时,张德一已写好检查了,在连长的撮合下,张德一将检查交给了指导员,指导员见检查较彻底,所而较为满意。此事已过,张德一、连长、指导员心中也正平静下来,在开山造石的工地上,张德一很幸福地从指导员手中接到了妻子周润洁的来信。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共四部转让 18221689695;13764366657   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9 22: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59楼

88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主要内容

  第八集:他在昏迷之中
    张德一接到妻子周润洁的信后,心情激动地看了起来,当他看到信中妻子对他表示的折衷炽热的爱和温存体贴关心的话语时,他是多么地感激无比啊,他渴盼着妻子就在他的身边,而现实,妻子周润洁却离他是那么遥远。周母送周润洁回来,滞留了几日,便在周润洁的送行下离开张家回家去,母女俩一路上情别关照,互贴怜照,保重身体,才有放心。就这样,周润洁惜别将母亲送走了,但在回来的路上,却巧碰上了陈英正忙于修一辆自行车链条。陈英见到周润洁,心中欲火胸烧,异常激动,这是有利接近周润洁的好机会,也是陈英欲得心中美人的时刻。他叫周润洁坐他的自行车一道走,周润洁忠贞于丈夫,以种种理由拒绝了他的好意,单个走,这令陈英较为失望。一路上,当周润洁遇见了梁嫂,梁嫂问其为何不搭陈英的车回家,周润洁则以一男一女在一起,免得被人说三道四了之。由于陈英要周润洁搭坐他的车遭周润洁拒绝。所以,陈英回家后很郁闷,这令不明真相的艳珍大为不满,为此,陈英倒把自己的内心情形掩盖了过去。上工时,他分周润洁到社场上上滚笼脱稻子,不料,周润洁却出了事故,她昏迷了过去,这时陈英背着周润洁送往医院抢救,因周润洁昏迷,陈英以张德亲回来没饭吃为由,要周丽回了家。周丽回家以后,将此情告诉了艳珍,艳珍则吃醋了起来,她急切地赶往医院去了。这时,周丽寻找张德亲吃饭,张德亲却在为周润洁不知去向而难过。周润洁继续在医院急救,她处在昏迷之中,这令陈英既着急又心疼,但这却是他调戏接近周润洁的大好机会。可当他弓身接吻周润洁的脸蛋时,却被急促感到医院来的艳珍所发现了。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共四部转让 18221689695;13764366657   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2-29 22: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60楼

88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被很多网络连载转载

您好!近来88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被很多网络连载转载,已风行了大江南北,曾有很多的制片商,制片人,导演跟我联系,我都推脱过去,我想这部发生在六七十年代,深入颂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大好形势,拥有国家版权局认可版权的,关于农村和部队题材的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系巨著,规模宏大,人物众多,感情真挚,柔情似水,爱憎分明,在网络上被称作为优秀作品,即难得一见的好作品,也许只有您等大导演才能拍好!所以,您可以在百度搜索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但记住要在新浪网去看,其他网站都是盗版的,未经我授权!我的联系方式: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童老师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