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7-31 23: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61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26牛场:在牛场亮起几只火把,把整个牛场照得通明,小孩趴在牛背上吐着水:“嗯,我……妈妈!”他哭着说。
张德一:他兴奋起来:“大哥,大嫂,他醒了。”
妇女:“嗯!”她欣喜一笑:“孩子他爸,把孩子先抬到茅屋里去,让他在床上躺躺,我回去给解放军和孩子弄点吃的来。”
爸爸:“唉!”他应着,将孩子抱下来,送进茅屋去。
妇女:那妇女则回家弄吃的去了。
27茅屋:茅屋还是刚才的茅屋,里面依然亮着灯,孩子由小芳爸抱着,放在茅屋的一张小床上,张德一和观玩的乡亲也都跟到茅屋来。
小男孩:他只是一个劲地哭着:“我要妈妈哎,我要妈妈哎……”
爸爸:“别哭,明天叫解放军叔叔送你回去!”他道:“今天在这儿歇一夜。”
小男孩:“我要我妈妈……”他继续哭:“呜……我要回……家……。”
妇女:“来来来,大家让让,解放军和小孩还没吃饭。”她拎着一只铝锅,手中拿着碗筷,来到茅屋。
小芳:她端着一只瓷杯,跟在她妈其后,来到茅屋。
妇女:她将锅子放在一张小桌上说:“解放军同志,吃饭了。”
张德一:“谢谢大嫂。”他笑道。
妇女:“谢什么……,军民一家嘛!”她说着,帮张德一打好粥:“来,小芳瓷缸呢?”
小芳:“喏!”她道,递了递瓷缸。
妇女:“放桌上!”她说着,小芳将瓷缸放桌上,她便去拉着张德一手臂:“解放军同志,去吃吧!咱们这儿只有稀粥,没什么招待你和孩子,请您谅解点。”她说着一笑。
张德一:“大嫂,您客气了。”他笑道:“我来麻烦你和大哥,真不好意思。”他说着然后便到桌边来,在小凳上坐下。
妇女:“那你救了孩子,又为啥?人与人之间相互帮助,常有的事,谁都会碰到难处,如果小孩不是你,不就送了命!”
张德一:他点点头:“嗯!大嫂说得对,飞灾人祸,难免碰到。”
妇女:“吃吧,小孩我去喂他!”他招呼着,又拿碗给小孩打了一碗粥,并拿着筷子,在瓷缸里搛了两块酱菜,来到小孩的床边,坐了下来,她看到小孩在哭,忙安慰道:“乖,别哭,明天解放军送你回家,今天不是解放军,你就没命了,来,吃一点粥。”
爸爸:“我来扶他一下!”小芳的爸爸说着,俯下身来,托起小孩。
妇女:“乖孩子,吃一点,别哭了。”她说着,喂小孩吃了起来。
小男孩:“我……要妈妈哎!”小孩吃着哭着。
张德一:他端着饭碗走过来:“明天一早,叔叔就送你回家,你放心好了,快吃饭。”推出字幕。
小男孩:“叔叔……明天你可要送我回去……噢!”他哭着说。
张德一:“叔叔知道,你别哭,吃了咱们早点休息,明天早上咱们一早就出发。”张德一道。
小男孩:“叔叔……你说话要算数噢!”他道,并还是淌着眼泪哭着,渴求的目光紧紧盯住张德一。
张德一:他点点头 :“叔叔知道,你别哭,而且还要快点吃饭。”
小男孩:“你可不要哄我噢!”他又眼巴巴地哭着说。
爸爸:“哎呀,你这孩子,真罗嗦!你想想,叔叔不送你回去,会在江中把你救起来?”小芳的父亲有点心烦道。
妇女:“你快点吃,叔叔就送你回去了。”她道。
小男孩:他看了看面前的大伙,点了点头:“嗯!”
妇女:她又将碗中粥,喂进他嘴中。
张德一:他吃了一口粥,望了望小男孩道:“小弟弟,你的家住什么地方?”
小男孩:“七滩镇!”小男孩边吃边回答。
张德一:“快吃,叔叔送你回家。”他催促道。
小男孩:“嗯!”他心中很安慰道:“谢谢叔叔!”于是,他夺取那妇女手中的碗筷,拿着,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妇女:“不行,这肯定不行,七滩镇离咱们这三十多公里左右,天又这么黑,你们两个人,要跑到什么时候?”她留恋地望着张德一:“你解放军跑得动,孩子肯定吃不消。”
爸爸:“小芳妈说得对,路远天黑,你和孩子就住上一夜,明天一早,我借两辆自行车送送你们。”他坦诚道。
张德一:“大哥,大嫂,谢谢你们,还有一些乡亲们也谢谢你们,我们还得走,首先,我明天要回部队去,其次,孩子的爸爸、妈妈,也不放心孩子,所以,望大伙原谅。”他道,显得为难的样子。
妇女:“不行,万万不能,人生地不熟,你和孩子要摸到什么时候?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和孩子走的。”
群众:“小芳妈不同意,我们大伙也不同意!”、“天这么黑,路又远,而且,越往前面,河又多,山又多,你们俩,往哪里走!”、“我们都是人,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们不能忍心!”大家她一言,你一语,劝慰着。
妇女:“我想部队迟一天去也不要紧,部队首长不会不讲道理,因为,你是救小孩,才迟到的。”她开导道。
爸爸:“小芳她妈说得在理,你到部队向部队首长说明情况,我相信,他们会讲理的,至于孩子的父母,发现孩子坠入江中,心中固然焦急,痛苦万分,但只要孩子得救,我想,他们也会讲情讲理,感激万分的。”小芳爸开导道。
妇女:“乖,明天叔叔送你回去,好吗?”她对小孩道。
小男孩:“嗯!”他点点头:“明天要一定噢,叔叔!”
张德一:“噢,一定!”他点点头,他应着,又吃起粥来。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1 20: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62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第六集:匆匆归队

字幕显示同上27茅屋
1茅屋:屋内亮着灯,屋里来了好多观看的乡亲,小男孩躺在床上,小芳的爸爸坐在小孩的床边,张德一立在床边,观看着小男孩哭着要“妈妈!”。
妇女:她将锅子放在一张小桌上说:“解放军同志,吃饭了。”
张德一:“谢谢大嫂。”他笑道。
妇女:“谢什么……,军民一家嘛。”她说着,帮张德一打好粥:“来,小芳,瓷缸呢?”
小芳:“喏!”他道,递了递瓷缸。
妇女:“放桌上!”她说着,小芳将瓷缸放在桌上,她便去拉着张德一的手臂:“解放军同志,去吃吧,咱们这儿只有稀粥,没什么招待你和孩子,请您谅解点。”她说着一笑。
张德一:“大嫂,您别客气了,”他笑道:“我来麻烦你和大哥,真不好意思,”他说着,然后便到桌边来,在小凳上坐下。
妇女:“那你救了孩子,又为啥?人与人之间相互帮助,常有的事,谁都会碰到难处,如果小孩不是你,不就送了命?”
张德一:他点点头:“嗯!大嫂说得对,飞灾人祸,难免碰到。”
妇女:“吃吧,小孩我去喂他!”她招呼着,又拿碗给小孩打了一碗粥,并拿着筷子,在瓷缸中夹了两块酱菜,来到小孩的床边,坐了下来,她看到小孩在哭,忙安慰道:“乖,别哭了,明天解放军送你回家,今天不是解放军,你就没命了,来,吃一点粥。”
爸爸:“我来扶他一下。”小芳的爸爸说着,俯下身来,托起小孩。
妇女:“乖孩子,吃一点,别哭了。”她说着,喂小孩吃了起来。
小男孩:“我……要妈妈哎!”小孩吃着哭着。
张德一:他端着饭碗走过来:“明天一早,叔叔就送你回家,你放心好了,快吃饭。”。
小男孩:“叔叔……明天你可要送我回去……噢!”他哭着说。
张德一:“叔叔知道,你别哭,吃了咱们早点休息,明天早上咱们一早就出发。”张德一道。
小男孩:“叔叔……你说话要算数噢!”他道,并还是淌着眼泪哭着,渴求的目光紧紧盯住张德一。
张德一:他点点头:“叔叔知道,你别哭,而且还要快点吃饭。”
小男孩:“您可不要哄我噢!”他又眼巴巴地哭着说。
爸爸:“哎呀,你这孩子,真罗嗦!你想想,叔叔不送你回去,会在江中把你救起来?”小芳的父亲有点心烦道。
妇女:“你快点吃,叔叔就送你回去了。”她道。
小男孩:他看了看面前的大伙,点了点头:“嗯。”
妇女:她又将碗中粥,喂进他嘴中。
张德一:他吃了一口粥,望了望小男孩道:“小弟弟,你的家在什么地方?”
小男孩:“七滩镇!”小男孩边吃边回答。
张德一:“快吃,叔叔送你回家。”他催促道。
小男孩:“嗯!”他心中很安慰道:“谢谢叔叔!”于是,他夺取那妇女手中的碗筷,拿着,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妇女:“不行,这肯定不行!七滩镇离咱们这三十多公里左右,天又这么黑,你们两个人,要跑到什么时候?”她留恋地望着张德一:“你解放军跑得动,孩子肯定吃不消。”
爸爸:“小芳妈说得对,天这么黑,你和孩子就住上一夜,明天一早,我借两辆自行车送送你们。”他坦诚道。
张德一:“大哥,大嫂,谢谢你们,还有一些乡亲们,也谢谢你们,我们还得走,首先,我明天要回部队去,其次,孩子的爸爸、妈妈,也不放心孩子,所以,望大伙见谅。”他道,显得为难的样子。
妇女:“不行,万万不能,人生地不熟,你和孩子要摸到什么时候?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和孩子走的。”
群众:“小芳妈不同意,我们大伙也不同意。”、“天这么黑,路又远,而且,越往前面,河又多,山又多,你们俩,往哪里走?”、“我们都是人,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们不能忍心!”大家她一言,你一语,劝慰着。
妇女:“我想部队迟一天去也不要紧,部队首长不会不讲道理,因为,你是救小孩,才迟到的。”她开导道。
爸爸:“小芳她妈说得在理,你到部队向部队首长说明情况,我相信,他们会讲理的,至于孩子的父母,发现孩子坠入江中,心中固然焦急,痛苦万分,但只要孩子得救,我想,他们也会讲情讲理,感激万分的。”小芳爸开导道。
妇女:“乖,明天叔叔送你回家,好吗?”她对小孩道。
小男孩:“嗯!”他点点头:“明天要一定噢?叔叔!”
张德一:“噢,一定!”他点点头,他应着,又吃起粥来。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1 20: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63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2床上:在周润洁的房间继续亮着灯,周润洁披着件黑白方格,肩头上补着补丁的春秋衫,脚伸在被子里,坐在床上,背靠在床背上,手中正挖着只鞋底,片刻,她听到门外的狗吠声,于是,放下手中的活,静耳悄听,可是,一会儿,狗吠声停了,又没有听到走近自家门口丈夫的脚步声,心中油然生起一种失望:“怎么搞的……我妈也是,留他干嘛?这不是好事成坏事吗?万一部队要他检查咋办?岂不是影响了德一的前途吗?”她自语着,头搁在床头上,闭上了眼睛,打起瞌睡来。
3景:天黑压压的,只有流星在闪辉跳跃,晃动。田间稀疏的稻谷,在阵阵劲风中,不停发出咝咝排挤的碰撞声,在牛场,牛依然吃着牛草,茅屋隙缝中的灯光,在风的挑动下,不停地拽来晃去。
4茅屋:在茅屋内,灯光闪耀着,屋中只有张德一和小孩,小孩躺在被中已经入睡了,张德一仍坐在床头,被子盖着双腿,他在沉思着:“连长只给五天假,我得送孩子回家,迟到归队,那是必然的了,再说,润洁要我早点回去,我恰呆在这里,她肯定会烦我,念我,而且又为我迟了归队而担心,可是,我作为一名解放军战士,目睹小孩的坠水,我又岂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呢?这印象在人民当中多不好啊!我相信,连长,指导员会通情达理的,如果,他们不通情达理,我也没办法,只有听从处分了。”他想着,吹熄了油灯,睡了。
5景:天明了,杂云像棉绒朝西南飘去,一群麻雀,在张家屋顶上哇哇乱叫,鸡在门口啄食而啼。
6河边:周润洁手提一只盛着山芋的篮子,在河边洗着,洗好以后,立起身来,拎着篮子,又提了一桶水,向家中走去。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1 21: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64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厨房:周润洁拎着篮子,提着水,来到家中厨房,她水桶放在锅台上,掀开锅盖,将山芋倒进锅中,并将篮子挂到外面的竹钩上去,回来又将桶中的水,放了一半锅中,盖好锅盖,将剩水倒进旁边的水缸内,将桶倒搁在缸上的搁梁上,来到锅膛门口,拉起一张小方凳,放正后坐下,拿了一把麦草,用火柴点燃后,烧起早饭来,跳跃的火焰,映红了她洁白红艳的脸蛋,这时,张德亲拿一把扫帚,到厨房来。
张德亲:“姐姐!”他亲切叫道。
周润洁:“唉!德亲,起来了?”她温和着微笑道。
张德亲:“嗯!”他点点头问道:“昨天哥哥没回来啊?”
周润洁:“嗯!”她应着,抽出一把麦草放进锅膛内,对他说:“扫帚放这,地我来扫,你去看书去吧。”
张德亲:“姐姐,我扫好地再看吧!”他道,于是,扫了起来。
周润洁:“你去吧,扫地由我来,你要抓紧时间,马上又要上学了。”她道:“要背的书,要默的字,都要好好温习,将来咱们张家有一个大学生就好了。”
张德亲:他抬起头来,感激着说:“姐姐,我去了。”
周润洁:她点了点头:“去吧。”
张德亲:他离开了厨房。
周润洁:锅上冒着热气,她打开锅盖看了看,拎起旁边的猪食桶,在锅中打着开水,放进桶内。
8水柳路:树叶青而发黄,微风一吹,已零零坠落,一条宽三四尺左右的道路,落满树叶,两辆自行车,一辆两个人向南而行,小男孩由小芳妈用自行车带着,坐在自行车的后架上,张德一由小芳爸爸用自行车带着,坐在自行车后架上。
爸爸:“在哪个部队?”小芳爸爸问道。
张德一:“在云南军区,八三四七部队,二团,三营,第三连队。”
爸爸:“噢!”小芳爸爸应道:“提干了没有?”
张德一:“没有!”他回答。
爸爸:“在部队,要积极进去,多立功,才会有干部做,不过,您这次立了功,您做干部有希望了。”小芳爸爸,一边很劲蹬着自行车,一边解开自己黑色中山装衣扣说。
张德一:“大哥,我带您吧。”他道。
爸爸:“没问题 ,我骑车经常这样。”小芳爸道。
9景:太阳已经从东方升起来了,它把村庄、河流、平原、山峰照得透明。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1 21: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65楼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2 20: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66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12林中:张德一牵着小男孩的手,停了下来,一条猎狗飞似的奔向野鸡,前爪拍向野鸡,野鸡发出惨叫,猎狗一口咬着它的头颈,等待主人的到来,主人向它奔来了。
张德一:“咦,这不是海华和他的女朋友吗?他们怎么会到这里来打猎的?”他一眼认出了他们,自语道。并牵着小男孩走进林中。
小男孩:“叔叔,你在说谁?”他问道,便跟他跑着。
张德一:“噢,我认识他们。”他回答着在林中叫了一声:“海华!”
周海华:“咦!哥哥!”他抬起头来,拉了拉拾野鸡的女友:“明慧,我哥哥!”他惊喜一笑说。
袁明慧:她直起身来,望着张德一和小男孩走近他们。
周海华:“哥哥,你怎么在这儿?”他向前两步笑着问道。
张德一:“我……”他还没说出口。
袁明慧:“哥!”她凑了上来,打断他的话,笑道。
张德一:“唉!你和海华倒挺有趣,跑到这边来打野鸡!”他应着一笑说。
袁明慧:“哼,闲得没事,打野鸡好玩!”她笑说。
周海华:“哥,你瞧,她手中拎着的一只野鸡,就是她刚刚打的唉!”他笑道。
张德一:“噢,我看到了。”他笑着应道:“明慧的枪法不错,挺准的。”
袁明慧:“哼,瞎打打,没想到真的会打中,要是比你,真差十万八千里了。”她一笑说。
周海华:“那当然,我哥哥他是解放军嘛!”他恭维道。
张德一:“哼,你们两个都拿我开心,我实在惭愧。”他笑着说。
袁明慧:“哥谦虚了!”她笑着问道:“咦,哥,他是谁?”
张德一:他望了望小男孩道:“他是我过江时从江中救起来的。”
袁明慧:“是吗?小男孩!”她用手指,在其脸上轻轻刮了刮,笑道:“长得倒很机灵的。”
周海华:“哥,他在船上坠入江中的?”他问道。
张德一:“嗯!”他应道:“差点救不活他,不是一位大嫂的丈夫让他伏在牛背上垂水,他恐怕真的完了。”
袁明慧:“小家伙,下次要跟着你的大人,知道吗?”她笑着,拍了拍小男孩的头。
小男孩:“嗯,下次我不敢再玩水了。”他苦着脸说。
袁明慧:“这就对了,水千万不好玩,不小心,就会掉到水里。”她提醒道。
周海华:“哥,你昨天住在哪里?”他问道。
张德一:“喏,和他住在一位大嫂家中。”他回答。
袁明慧:“这么……你回部队要迟到了。”她担心说。
张德一:“那又没法,救人要紧。”他干脆道。
袁明慧:“那部队首长批评你怎么办?”她问道。
张德一:“那只有向首长讲清楚了。”他很干脆:“你们忙吧,我和他还得赶路。”他说着,牵住小孩的手。
周海华:“哥,再去咱家玩玩吗?”他问道。
张德一:“不了,再见!”
周海华:“再见!哥,走好!”他应道。
袁明慧:“再见!哥,有空同姐姐一道来家中玩。”她亲切道。
张德一:“唉,好的!不过,要等我休假!”他笑道。
袁明慧:“那你什么时候再休假?”她微笑着问道。
张德一:“不一定,那要服从组织的安排,好吧,就这样,我们走了,你们也早点回去,打猎时,小心点。”他说着,牵住小男孩的手,走向山路。
袁明慧:“唉!”她应着,又用手指在小男孩脸上刮了刮:“小家伙!”
周海华:“哥,走好!”
张德一:“好的!”她回答了一声,牵着小男孩的手走了。
    于是,周海华牵着袁明慧的手,在山林中继续打猎……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2 20: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67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13景:太阳已经接近正南方了,天特别的蓝而远,整个大地,被阳光照得透明,山特别青,树木像似消去憔悴和枯萎,显得富有生机的绿,山泉中的水,也显得特别清。
14山路:山路在太阳光下,更显分明,它不像前路那样崎岖和曲折,它像一条平坦的平原道路,直通下面的村庄,张德一正牵着小男孩的手,在山路上往山下走,走着走着,一支吹吹打打,披红戴绿的,上百人的队伍,朝他们这边走来了,片刻,一个头顶红纱布的,穿着红衣的姑娘,在几位姑娘的陪同下,首先在张德一他们面前通过,张德一和小男孩向前跑着回头望望,接着是抬家具的队伍,再接着是吹奏的队伍,然后是送行的队伍,人们喜气洋洋,一片欢腾,这支队伍过后,张德一和小男孩继续往下赶路。
15高地:高地荒芜着,长着杂草,有一条草皮的路,通向山庄,一位老太,正掌一把草刀在割草,堆成一堆一堆的。张德一牵着小男孩的手,来到老太的身旁。
张德一:他俯下身叫道:“大妈!”
老太:她抬起头,望望张德一他们问道:“有事吗?”   
张德一:“请问大妈,七滩镇怎么走?”他继续俯身问道。
老太:她用手指了指南端道:“喏,你们往南走,翻过前面那条岸,过了河上的桥,走上五分钟,就到七滩镇了,反正你们上了岸就看见了。”
张德一:“好的,谢谢大妈!”他抬起头来,顺势望了望南边的岸。
老太:“别客气!”她应着,又低下头来割草。
张德一:“我们走!”他说着,牵着小男孩的手,跑出高地,上了村庄。
16村庄:村庄被树木覆盖,每户人家尽是石块垒成的房屋,屋门口四丈多远是一条宽十几丈的河流,河那边是一条四尺多宽的圩路,在路那边,是长着的稻谷地。
17圩路:张德一牵着小男孩的手,在圩路上走着。
小男孩:小男孩走着走着,蹲了下来,苦着脸说:“叔叔,我跑不动了。”
张德一:他回过头跑了两步,对他说:“叔叔背你,来!”他说着蹲下自己的身子,小男孩立起身来,伏在他的背上,他用双手抄住他的屁股,背了起来:“走吧,一会儿就到家了。”
小男孩:“嗯!”他应道,显得十分温顺。
张德一:“肚子饿了没有?”他跑着,转过头来问道。
小男孩:“饿了,叔叔!”他道。
张德一:“到家准叫你妈把你吃饱!”他说:“现在忍着点。”
小男孩:“嗯!”他应着说:“我妈一定很担心我!”
张德一:“嗯,你妈的大儿子没了,你妈一定很想你!”他道。
小男孩:“叔叔,我长大了也要和你一样,当一名解放军。”
张德一:“好啊!”他高兴道。
小男孩:“去打好多好多的敌人。”
张德一:他一笑说:“口气还真不小呐!”他说着,有两个农民挑着草篮从岸上往下走来,他抬首望去,一条高大的岸,呈现在他面前。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2 22: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68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18岸:岸上长满桑树,一片青黄色的景象,张德一沿圩路背着小男孩爬上了岸,于是,他又背着他上桥去。
19七滩镇:七滩镇房屋一片,都是用红砖砌成,有的盖上瓦,有的盖着麦草,街不成形,圩不成圩,大路只有一条,那是七滩镇人的集市,小巷而频频繁多,大部是集镇户人家居住。在大路的两旁,设有饭店、商店,杂七杂八的店等等,此时,七滩镇的路上有熙熙攘攘的人们在来往走动,张德一背着小男孩,走在镇的大路上。
张德一:“在哪条弄堂进去?”他到处张望着,问道。
小男孩:“那条!”小男孩用手指了指第三条小弄堂。
张德一:他随其指望去,便问道:“是第三条弄堂吗?”
小男孩:“嗯!”他高兴应道。
张德一:他背着他走进那第三条弄堂。
20小弄堂:他背着小男孩在寻找他家,来回的人们与其擦肩而过。
张德一:“哪一家是你的家?”他问道。
小男孩:“还有三家人家!”他道。
姑娘:“小兰俊!”一个姑娘叫了一声:“你还活着?我告诉你妈去!”她说着在小弄堂奔了起来,向小男孩的家而去。
21客堂:小男孩的家,共四间房屋,均用砖瓦盖成,走进他家的客堂,他家显得不穷,桌椅条凳都有,墙壁上挂着主席像,山水画、镜框等,他妈捧着他的像哭着,伏在大桌上,他爸爸在一张长凳上抽着闷烟,二个二十岁以上的姐姐背靠在墙边,不停地拭着眼泪。
兰母:“乖乖……你怎么去的那么快噢!乖乖哎!兰家这回要绝后了,乖乖哎!”小男孩的母亲悲伤地哭着。
兰姐:“妈,别哭了,弟弟……”小男孩大姐剪着短发,拉了拉母亲,自己反而呜咽起来。
兰父:“你他妈的,都是你!靠在孩子身边不就没事了?兰俊的命就送在你手上!”小男孩的父亲抽了一口香烟骂道。
兰母“我是一点不知道噢,我的乖乖哎!”她还是悲伤地哭着。
姑娘:那姑娘喘着粗气,奔到兰家来:“姑妈,别……别哭来,小……小兰俊,回来了。”她显得十分高兴。
兰父:“在哪?快带我去!”他在惊异中立起身来,狠狠将手中的烟蒂往地上一扔,得意地一笑:“真是天助我也!”
姑娘:“在我家门口,正……正朝你家这边过来。”她支吾着,像似激动,语无伦次。
兰父:“是他一个人?”他问着走出门外去。
姑娘:“不,还有解放军!”她说着,拉着姑妈的手说:“走,姑妈,别哭了,咱们应该开心才对,去看看。”
兰母:“真的吗?小娟!”她像呆了似的,面孔憔悴,泪淋满面。
姑娘:“真的,是我亲眼看到的。”她很直率。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4 20: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69楼

回复61楼 古蓝戈  的帖子

欣欣向荣,连连丰收,生活美好!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4 21: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70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22门外:张德一背着小男孩,来到兰家门外,兰父迎了出来。
兰父:“兰俊!”他叫着,上前一步,热泪滚滚。
小男孩:“爸爸!”他尖叫一声,从张德一背上跃下来,奔向父亲。
兰父:“兰俊,我儿噢!”他叫着,流着泪水,拥抱着儿子,吻着他。
小男孩:“姐姐,小姐姐!”他想从父亲身边挣脱,忙叫着两个姐姐。
大姐:大姐,二姐都纷纷上前来,拥着他,泪流直滚:“姐姐多想你啊,兰俊!”大姐说着,搂住他的头。
小男孩:“我也很想你,大姐!”他泪水流了出来:“还有小姐姐!”
小姐姐:“是吗?”她捧着他的脸,泪水直流:“小姐姐也想你,昨夜做梦,一直梦见你!”
小男孩:“妈!”他看到母亲走到门外来,又奔向母亲。
兰母:“乖,我的孩子!你真的还活着,还活着!”她喜泪纵横,热切搂住孩子,像似几十年没有见面一样,她用颤抖的双手抚摸着他的脸:“乖,妈昨天哭了一夜,妈是多么想你啊!怪妈不好,都怪妈不好,妈不该让你一个人去玩!”
小男孩:“妈,是解放军叔叔救了我,解放军叔叔!”他说着,挣开母亲的手,叫喊着,寻向张德一,而张德一已经走了。
23弄堂口:兰父送着张德一来到弄堂口。
兰父:“解放军同志,太谢谢你了!没有你,我就没有我的儿子!”他紧紧握住张德一的手,热泪滚滚地说。
张德一:“别客气,我也是顺便的嘛!今后要当心孩子玩水,我知道你们失去孩子是痛苦的,不过,现在都过去了。”他握着他的手说:“再见吧!”
兰父:“好兄弟!”他将其拥抱,泪水直往下淌:“部队……你去部队的时间,就这么急吗?我求求您,留下来吃顿饭,就一点都不能商量吗?”
张德一:“等下次吧,大哥!”他泪水也滚了出来。
兰父:“下次……什么时候?”他泪水还是汹涌着,苦着脸。
张德一:“大哥,我们会有机会的。”他感动万分,泪还往下滚。
兰父:“机会,机会,机会,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他还是情绵不清,泪还往下掉。
张德一:他在其身上拍了拍:“大哥,我家中地址,都告诉您了,如果我从部队回来休假时,我一定会到您府上拜见,就这样了,大哥!”他用手将其推开:“再见,大哥。”他挣脱了他,退着向北走了两步,扭过身去,走起来离开。
兰父:他眼巴巴地看他离去,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向他摇摇手,当看到他背过脸去,才突然叫起:“我和孩子会记住你的,德一!”然而,张德一头也没回地走了。
小男孩:“爸爸,解放军叔叔呢?”他奔来弄当口,慌忙问道。
兰父:“孩子,叔叔他……走了!”他有点哽咽着说。
小男孩:“我要叔叔,我要叔叔嘛!”他跺起脚,显得有些不讲理。
兰父:“孩子,叔叔要赶到部队去,因为你……叔叔迟到了,弄不好,部队首长还要批评他!”他痛心解释道。
小男孩:“叔叔!”他望着遥远的大道呼唤,可张德一走远了,小男孩,他的爸爸、妈妈、姐姐,以及亲戚、邻居,都立在弄当口,随着他的叫声,惜泪望去。
24周家:在周家客堂,周父、周母正在伏在家中的一张小桌上吃着饭。
周母:她立了起来,放下手中的饭碗和筷子,又端起桌上的一只还有一点点汤水的碗说:“我去把锅里的汤一起打来!”她说着,离座位,去了厨房了。
周父:他继续夹菜吃饭。
周润洁:她穿上一件灰色的春秋衫,跨进家门来:“爸爸!”她笑着,亲切叫道。
周父:“嗯……”他端着饭碗,拿着筷子一喜道:“润洁,这会怎么有空回来的?”
周润洁:“想爸爸呗!”她笑着,顺势坐了下来。
周父:“算了吧,想爸爸……说得倒好听!”他隐藏着开心:“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回来看我和你妈?是不是把咱们父母给忘了?”
周润洁:“人家没空嘛。”她娇声道:“妈妈呢?”
周父:“你妈到厨房打汤去了。”他回答着,叫了起来:“润洁她妈!润洁她妈!”
周母:“你这老头,叫啥呢?大腿不离裤子,我去打点汤还在叫!”她风趣说着,端碗来到客堂。
周父:“你看谁回来了?”他笑道。
周润洁:“妈!”她亲切叫了一声。
周母:“润洁!”她惊喜中,速快放下碗在桌子上,爱怜着女儿。
周润洁:她也速快立起身来,去拥抱着母亲:“妈,我好想你噢!”她在母亲脸颊上亲来亲去。
周母:“想妈,就是不回来看妈!”她一笑说。
周父:“我刚刚说过她,想咱们,就是不回来看咱们。”他笑着插嘴道:“看到了吗?你妈也这么说。”
周润洁:“人家挺忙的嘛!”她娇声道。
周母:“挺忙挺忙,天天忙,离家像似相隔十万八千里,再忙也得回家看看啊。”她一笑说:“德一他妈去世,你也不回来说一声,说一声,妈妈还好帮助你,你说是么?”
周润洁:“我倒是想告诉你们,可是,我一人实在走不开,请爸爸妈妈原谅!”她笑着歉意道:“女儿我对不起了。”
周母:“不要紧,妈不会怪你,爸也不会责备你,你的确很苦,德一又在部队,他弟弟又小。”她说着,用双手抚摸着女儿脸蛋。
周父:“当然了,这不用说的,家中里里外外全靠她,她怎能不瘦呢?”他插嘴道。
周母:“乖,在家从来没吃这么多的苦,妈真的舍不得你。”她说着,拭着泪水。
周润洁:“妈……您难过什么?我不是小孩子了。”她笑道:“每个人都会有这一天的嘛!”
周母:她拭了拭泪,一笑说:“乖,你快坐下来,妈给你弄饭去。”
周润洁:“唉!我倒是真的饿了。”她一笑,坐了下来。
周母:她又去了厨房。
周父:“德一不来,你就不来,是吗?”他吃了一口饭道。
周润洁:“德一……对了,德一,他没来?”她惊悟问道。
周父:“他不是回去了吗?”他直率道,用匙酌了口汤放进嘴中。
周润洁:“没有啊?”她有点担心,悲烦的目光紧紧盯住父亲。
周父:“噢……”他也有点担心:“是我昨天一道和你妈把他送到轮船码头的啊。”
周母:“乖,吃吧!”她端着一碗饭来到客堂,并拿着筷子。
周润洁:“唉!”她应着,接过母亲手中的碗筷。
周父:“我们昨天送走德一,可他还没回去,别出什么差错噢!”他插嘴道。
周母:她坐了下来:“噢……这是怎么回事?”
周父:“也许……润洁,你吃好饭再回去看看!”他有点着急。
周润洁:“我现在就回去!”她说着,从凳上立起身欲走。
周母:她从凳上立起,来到女儿身旁,疼爱劝道:“不行,吃好饭妈妈和你一道回去!快坐下了!”她用手按住了女儿的肩头。
周润洁:“妈……我不放心德一哎!”她坐了下来坦诚道。
周父:“他在部队你咋办?每天和他住在一起?他不是小孩?吃好饭回去,就来不及了?你妈已经说了,陪你一道回去的嘛!吃好饭再去,能有多长耽搁呢?”他开导道。
周母:“就是的嘛,快吃饭,吃好饭,妈送你回去!”她说着,拿着一双筷子塞到她手上:“吃,不吃饭饿坏了身体咋办?”
周润洁:她望着爸爸,妈妈一笑:“既然爸爸、妈妈都这么说了,那我尊敬不如从命了。”她说着接过母亲手中的筷子。
周父:“爸都为你好,应该这样,吃吧!”他说着,深深看着女儿。
周润洁:“唉!”她说着,喝了起来。
周母:“唉,这就对嘛!”她说着,替女儿用筷子夹了些菜在其碗里:“吃,别客气,到妈这儿来,要多吃一点,在家中,不知什么时候吃过这样饭菜的。”
周润洁:“妈……别,别,我碗上的菜够多的了,你去吃吧!我又不是外人,是你们的女儿呀!我还客气什么?”她说着而带微笑:“妈,您去吃吧。”
周母:周母回到自己座位上去。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4 21: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71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25轮船码头:在轮船码头边,停靠着十几只大大小小的船只,一些旅客已经上了一艘客船,张德一、张德亲、陈英、艳珍他们立在码头上,好像都有种依依惜别的情感,他们在惜别语。
陈英:“在部队不要烦家中了,陈英我不是同你一天的交情,咱们既是同学,又是好友,润洁和德亲,我会帮助他们的。”陈英假惺惺道。
张德一:他一笑说:“我知道,我们是相处很好,我也知道,你是个善解人意之人,有你这个老同学,老朋友,我就放心了。”
艳珍:“这当然了,陈英既说出口,他都会尽力做到,这您的确不要操心。”她色迷迷地望着张德一笑着说。
张德一:“当然!”她一笑。
艳珍:“不过……你在部队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这倒是我们所企望的。”她说着有点动了感情,泪水充润眼眶,她避过脸去。
张德一:他望了她一眼一笑:“谢谢你,艳珍。”
艳珍:“没事……”她有点哽咽着。
张德一:“德亲!”他眼眶湿润了:“在家要好好读书,听到吗?”
张德亲:“嗯!”他显得要哭的样子,泪水满出眼外。
张德一:他看了看弟弟,右手将其搂到胸前,泪水也满了出来:“要听姐姐的话,家中有事,要帮姐姐做做!”
张德亲:“嗯!”他又哽咽了一声,点点头:“哥,我会的。”
轮船:“呜……呜!”轮船发出叫声。
张德一:“德亲,再见!”他在他脸上贴了贴:“哥走了。”
张德亲:“嗯!”他应着,又要哭,泪水往外流。
张德一:“陈英,再见!”他推着他的手,眶中泪溢:“润洁、德亲,拜托您了。”
陈英:“放心!”他显得诚恳的样子,紧紧捏住他的手,握了握。
张德一:“艳珍,再见!”他将手伸了伸,想与其握手,又缩了回来。
艳珍:她看了他一眼,充满眷意,便速将手伸过去,同其相握:“走好!有空就回来……”她显得十分温存的样子,大大而湿润的眼睛充满情意。
张德一:“嗯!”他向她点点头,毅然拎起两只一绿一黑的包裹,走向轮船。
张德亲:“哥!”他叫了起来,奔向他:“哥!”他叫着,哭了起来。
轮船:“呜!呜!”轮船这时又叫了起来。
张德一:他停了下来,转脸望着奔来的弟弟,泪水滚了下来:“我的好弟弟,别哭,哥会回来的。”他搂住他。
张德亲:“什么时候回来?哥!”他哽咽着,泪水直流。
张德一:“有空就回来。”他淌着泪:“跟陈英哥哥,艳珍姐姐,一道回去,啊?”
艳珍:“德亲,让你哥哥去!”她流着泪,拉住他的手臂:“他还会回来的。”
张德亲:“嗯!”他哭着,泪水还是往下淌。
张德一:“陈英,艳珍,我走了!”他说着,拎着行李匆匆上船。
艳珍:“德亲,你哥会回来的!”她声音有点哽咽。
陈英:“等会跟我们一道回去,你姐姐该回来了。”他说着。
轮船:“呜!呜!呜……”轮船开始离开码头,张德一立在船的栏杆边,向立在码头边的陈英、艳珍和张德亲摇手……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5 21: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72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第七集:远方来信
字幕显示同上25轮船码头
1轮船码头:轮船:“呜!呜!呜……”轮船开始离开码头,张德一立在船的栏杆边,向立在码头边的陈英、艳珍和张德亲摇手……他什么都不说,表情深沉,泪盈眼外。
张德亲:“哥!我要我的哥哥!”他面向远去的哥哥,喊着哭着。
张德一:远去的张德一依然立在船的栏杆边,向立在码头边的陈英、艳珍和张德亲他们摇摇手。
张德亲:“哥哥……呜……”他依然叫着,声音呜咽着。
艳珍:“德亲,咱们回去吧!啊!”她拉着他的手臂,也感到十分惜怜的样子,边说边望着远去的轮船。
陈英:“喂,走吧!看什么啦?”他望了艳珍一眼,显得有点吃醋,拉了拉她的衣服,走了起来。
艳珍:“嗯……好吧!”她一惊转过脸来,搀着张德亲的手,离开轮船码头……
2门外:在张家宅邸,周润洁扛着一只米袋,她的母亲拎着一只蓝包裙包袱,正从厨房的山头上,两步来到门外。
周母:“润洁,德一……他回来过吗?”她喘着粗气说。
周润洁:她目睹依旧锁着的大门,对母亲道:“我走时大门锁着,现在大门依旧锁着,看样子……他没回来过。”
周母:“孩子,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她道,但心中忧虑。
周润洁:“但愿如此吧!”她回答着,将肩上扛着的米袋,放在门口的屋檐下,顺手在裤带里掏出把钥匙,打开锁着的门锁,“妈,您跑累了,进屋休息!”
周母:“嗯!”她应着,跨进屋内来。
周润洁:她接过母亲手中的包袱:“妈,您坐啊!”
周母:“别急,你先看看,德一他回来过没有?”
周润洁:“嗯!”她应着,将包袱放回自己房间去。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5 21: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73楼

回复73楼 ertyusdf.cn  的帖子

欣欣向荣,连连丰收,生活美好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5 21: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74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3房间:周润洁拎着包袱,来到自己房间,她速快目睹房间内的各种迹象,发现灯柜上一封信,忙踏向地板,将包袱往床上一放,拿起信来看了看。
周母:她也跟到房间,忙问道:“润洁,这信是德一写的吗?”
周润洁:“嗯!”她点点头,望着母亲。
周母:“快瞧瞧,他说些什么?”
周润洁:“嗯!”她点点头,忙抽出里面的信纸,摊开看了起来。
    张德一道:润洁,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乘上去南方的轮船,因为,我要回部队去,时间对于我真是太紧张了。我多想见上你一面啊,润洁,可是,我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作为一名解放军战士,服从命令,遵守纪律是他的天职,所以,我不能留恋你,留恋弟弟,只有强忍惜别之情,怀乡之苦,踏上征程,对此,我很伤感、难过,量你也有同感,这是我知道的。可润洁,你千万不能与我有同感,如果你与我有同感,我会更伤感,更难过的,因为,我从心里爱你,舍不得你。因为,我的弟弟还要你照顾,因为,我这个穷家庭还要你撑起来,润洁,你已经够苦的了,我不能忍心啊!润洁!
    周润洁看到这里,心情激荡、感爱、惜恋、悲观,种种感情相交织,泪河的闸门顿时打开了,泪水冲出了她的眼眶……
周母:她端详着女儿,慈怜道:“润洁,是不是德一……他走了?”
周润洁:“嗯。”她点点头,继续看信。
    张德一道:润洁,我亲爱的,我总觉得我对不起你,因为,你要我早点回来,不要在妈妈家过夜,其实我没有在妈妈家过夜,昨夜是在一家茅屋里度过的,因为,在妈妈、爸爸送我上船不久,船上一名儿童坠入了江中了,我作为一位有血有肉的人,我作为一名解放军战士,我只能把救儿童的生命为头等大事,我跳江救了他,当把他救到岸边时,我发现他已经昏迷,后来我将其背至附近村庄,在一位大嫂、大哥的帮助下,才挽救了他的生命,第二天清早,我又送其回家中,尔后,立即就会来了。润洁,这是我最大的遗憾,我没能见到你,你也没能见到我,其实,我有多少心里话要对你说啊!你又有多少心里话要对我说啊,可是,时间对于你我,是那样的短暂,我们交往的机会太少了,我们夫妻是可怜的,润洁,信写到这,我只能对你说声对不起,亲爱的,望你在家中保重身体,我在部队也就放心了,润洁,我亲爱的,我国宋代文学家苏轼曾在其作品中这样写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润洁,就让我们共同向往婵娟吧润洁,天涯海角,万般思恋,情永远系念在你我心上。润洁,我亲爱的,再见了。
    周润洁看完信,已泪水满痕,像道道长河,在其面孔上微然蠕动,她将信纸放回信封,顺势拉开灯柜下的抽屉,将信放进去,又将抽屉关好,抬头望着母亲。
周母:她看了看女儿,劝道:“孩子,别难过,他有假期会回来的,时间长了,就习惯了。”她说着,用手帕替女儿擦了擦泪水。
周润洁:“嗯!”她哽咽着,低声道。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5 21: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75楼

好消息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6 20: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76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4门外:张德亲在艳珍和陈英的陪伴下,来到自家门外。
张德亲:他低着头拭着眼泪,不说话。
艳珍:她推了推他说:“德亲,别哭了,到家了,你嫂子也回来了。”
张德亲:他还是低头拭着眼泪,不说话。
艳珍:“润洁,润洁!”她叫了起来。
周润洁:“唉!”她清脆地回应着,跑到门外来,也拭了拭眼睛,一看是艳珍他们,忙打起微笑:“快进屋坐坐。”
艳珍:“喏,润洁,德亲见他哥哥走了,很难过,哭泣不停,你劝劝他吧。”她说着,拉了拉德亲的手。
陈英:“我和艳珍怎么说他,他还是哭。”他瞅了周润洁一眼道。
周润洁:她歉意望着艳珍和陈英一笑说:“麻烦你们了。”
艳珍:“没事!”她一笑说。
陈英:“不要紧!”他向周润界窥视了一眼道。
周润洁:“德亲!”她拉了拉他叫道。
张德亲:“姐姐……”他叫着哭了起来,贴在周润洁胸前。
周润洁:“别哭,德亲,哥哥走了是吗?”她慈怜着,泪盈满眶,用自己纤细洁白的右手,在其身上拍了拍道。
张德亲:“嗯!”他应着哭着。
周润洁:“别哭了,德亲,你哥有时间会回来的。”她又用右手在其背后拍了拍说。
艳珍:“小德亲,没想到你对你哥哥这么痴心。”她一笑说。
陈英:“嘘,”他一笑:“真像小孩子似的。”
艳珍:“哼。”她一笑说:“他不是小孩还是大人啊?真是,说出话来奇离古怪,不怕人家润洁笑话你。”
周润洁:她腼腆一笑说:“不会,不会的,我哪敢笑咱们的队长啊!不敢噢!”
艳珍:“就笑他,他又不是阎王,怕他个屁!”她望着陈英,深情着,面带笑容。
陈英:他尴尬一笑:“不怕就不怕呗!”
周润洁:“哎,你们都去送德一的?”她笑着问道。
艳珍:“嗯。”她应着。
周润洁:“一直把德一送到码头上了船?”她问道。
陈英:“嗯。”他抢口应道。
艳珍:她瞅了陈英一眼,没说话,显得不满的神情。
周母:“润洁,叫他们到家里来坐坐嘛!”她来到门外说。
周润洁:“唉!对了,艳珍、陈英,咱们有话到屋里说吧,我刚刚已经招呼过一遍,可能你们俩没听到。”她应着一笑说,便放开张德亲,去拉艳珍:“到屋里坐坐。”
艳珍:“不了,润洁!”她牵拉着不肯:“我和陈英回去还有点事,下回吧。”她显得诚恳的样子。
周母:“你这姑娘,坐一会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来到她身旁说。
艳珍:“你是润洁的妈妈?”她微笑着问道。
周母:“嗯。”
艳珍:“大妈,我们不坐了,等下一回吧,再说,我们家到周润洁家相隔没几家人家,来去方便得很。”她笑着说,挣开润洁。
周润洁:“哎哟,艳珍,坐就坐一会儿吧,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嘛!”她说着,又拉了拉她的手臂:“走走走,到屋里坐一会。”
陈英:他瞟了周润洁一眼道:“艳珍,既然润洁好心叫咱们玩一会,就玩一会嘛!”
艳珍:她瞪了他一下说:“家中饭要吃,猪要喂,水还要挑,等下一回有的是时间嘛,走吧,别想赖在这儿不肯走。”她说着,拉着陈英手臂向西走了起来:“大妈,润洁,咱们走了。”
周母:“好的,你们走好。”
周润洁:“艳珍也真是,家中就这么忙?”她有点失感的样子。
艳珍:“对不起,俺今天特别忙,等下一回吧。”她转脸笑道。
周润洁:“麻烦了,谢谢你们。”她面带笑容,诚恳道。
艳珍:“小事情!”她拉着陈英手臂,走着一笑说。
陈英:他还是苦苦留恋张家,盯了周润洁一眼,慢移脚步。
艳珍:她狠狠将其手臂一拉:“还有什么哪?走吧!”
陈英:他没有办法,只好回过脸来,跟其回家而去。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6 20: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77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5客堂:张德亲在周润洁和周母的搀扶下,边泣边拭着眼泪来到客堂。
周母:“乖孩子,哭个啥,你哥去部队,又不是永远不回来,别哭,来,凳子上坐一坐。”她说着,将张德亲拉至凳上坐下。
周润洁:“德亲,你哥不在家,姐姐在家,姐姐会好好待你的,好了,别哭了。”她说着,用手帕擦了擦他脸上的眼泪。
张德亲:“姐姐……”他又伤心地哭起来,贴在周润洁的腹部。
周润洁:“别难过,德亲!”她显得有点伤感,用右手掌在其背后拍了拍:“姐姐何况不是同你一样难过,可你哥哥又没有办法,为了保卫国家,为了能使我们过上安宁的日子,他作为一名军人,也只能这样做。不回部队怎么行呢?”
周母:“德亲,听你姐姐的话,别难过了。”她劝道。
张德亲:他还是低声哭泣,手不断拭着眼泪。
周润洁:“妈,你坐下来吧。”她看着母亲,招呼道。
周母:“嗯。”她应着,将旁边的一张椅子拉了拉,坐下了。
周润洁:“德亲,听姐姐话,不要再哭了,否则姐姐也想哭了。”她用右手又在他后背拍了拍说。
张德亲:他拭了拭眼角,望了望姐姐,没说话。
周润洁:“德亲,作业做好了吗?”她亲切关心道。
张德亲:“还没,我去做了,姐姐!”他说着,立了起来。
周润洁:“好吧!”她道:“你去。”她的声音十分和切。
张德亲:他走向自己的房间去。
周润洁:“妈,我给您弄点吃的。”她说着,欲走向厨房。
周母:他立起身,拦住了女儿:“不用了,等会吃饭吧。”
周润洁:“妈,您跟我客气啥?我去弄!”她执意着,还要去。
周母:“乖,妈不是外人,有空就陪妈一会。”她搂住女儿说。
周润洁:“那好吧。”她一笑,将母亲拉坐在一条凳上:“坐。”
周母:“海华他有了对象了,润洁。”她欣喜一笑说。
周润洁:“是吗?”她也欣喜一笑问道:“她人长得怎么样?漂亮吗?”
周母:“挺不错,跟你差不多。”她笑着回答。
周润洁:“那她性格怎样?家庭条件怎样?”她急切问道。
周母:“嗯,她性格挺开朗的,也很懂礼貌,就是整天跟着海华转,出去打猎,游手好闲,心好像散得很,无忧无虑。”她陈述着,脸上布满微微愁云。
周润洁:“成家就好了,你别烦!”她安慰道。
周母:“我不烦!这姑娘听说还是独生女,父母都是干部,但我也未见过她的父母,家中条件挺不错的,我也担心咱家海华,配不上她。”
周润洁:“妈,你烦那么多干嘛?船到桥头自会直,只要姑娘愿意,海华喜欢,我看没什么问题,再说咱家条件不错,前后左右是有声望的。”她很自信着说。
周母:“这能顶多大用场,咱家政治地位恐怕比不上人家,人家父母既是干部,可能还是什么党员呐?”她心中还是忧虑着。
周润洁:“德一是人民解放军,我看人民解放军的地位,不会被她家差,我家德一在部队,羡慕的很呢。”她兴奋道。
6火车:夕阳西下了,接近地平线,火车呜着汽笛,在铁轨上急速向南奔驰,铁轨两旁的松树,被火车的一股气浪打扇得来回摇拽,晃动。“呜……”火车一声长长鸣叫。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6 20: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78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7火车内:在火车内,旅客叽叽喳喳,有座位的坐着,没座位的就站着,他们有的打着扑克,作着象棋;有的看着书刊,报纸;有的吃着食物;有的喝着饮料;有的抽着香烟;有的吃着瓜子;有的则沉呆着,将目光投向窗外,似观景,似思乡,各有所趣,而张德一此时正倚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上,目光深沉地眺视窗外,他不是在观景,而是在想念着妻子和弟弟。
   “哇……哇!”这时一位小孩的啼哭声,打消了他的念头,他惊悟过来,忙转过视线,抬起头,发现一名怀抱婴儿的妇女,立在他的座位旁,她一副乡村打扮,手中提一只黑包。
抱小孩妇女:“喔喔喔!喔喔喔!”她不停地晃动着两腿,哄着小孩。
张德一:他立起身来,向那抱小孩的妇女向前两步:“同志,位置给你坐。”
抱小孩妇女:她一笑:“不,您坐吧,解放军同志。”
张德一:“同志,没关系,坐吧,你有小孩,我没小孩。”他面带笑容。
抱小孩妇女:“那就太谢谢您了,解放军同志!”她笑着坐上位置。
张德一:“不客气,坐吧。”他说着,一手扶助椅背,立在走廊上。
   “哇,哇!”小孩继续哭着。
抱小孩妇女:“喔,我乖乖哭了!快别哭,解放军叔叔给位置让给咱了,快说,解放军叔叔,谢谢您!”她哄着小孩,举着小孩的小拳头,小孩突然抑制了哭声,两只大大的眼睛,望着自己的母亲,再望望张德一。
张德一:他看看小孩,显出欣慰的微笑。
火车:这时,火车的电灯亮了,广播喇叭里,放出《国际歌》音乐……
8火车:天空暗了下来,“呜……”火车在铁路上呼啸着奔驰,平原、河流、村庄、树木、群山等,像大转盘似的向右转动……“呜……”这时,一列货车,对向驶来,与客车插旁奔驰……
9房间:在张德亲房间内,亮着灯,张德亲睡在床上盖着一条花被,周母在其床边点着一盏油灯,周润洁在其床边,躬着腰替其掖着被子,仁慈的目光投向张德亲。
张德亲:他眼泪汪汪,望着周润洁,亲切低声:“姐姐!”
周润洁:“唉,睡吧!”她用和切的声调应着说,她的目光充满慈怜和爱护。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张德亲:“嗯。”他低声应着,显得十分温顺的样子,眼睛还睁着。
周润洁:“快闭上眼睛,姐姐靠住你。”她亲切安慰道。
张德亲:他将眼睛闭上了,一会儿,他就睡去。
周润洁:“妈,咱们去睡吧!”她看了张德亲一下,对母亲道。
周母:“唉!”她应着,点灯走出房间。
周润洁:她也随母亲走出房间,并将张德亲的房门带上,然后,跟随母亲去了自己的房间。
10房间:周润洁房间亮着灯火,周母来到房间,马上把手中的灯火吹灭,将油灯放在灯柜上,周润洁进到房间来,则马上去摊开床上的子,放好两只绣花枕头,摊好两条红绿色的花毛巾。
周润洁:“妈,睡吧!”她直起身来,解着自己春秋衫衣扣说。
周母:“唉!”她边解衣服边应着。
周润洁:她脱好衣服,剩下内衣,钻进被子:“妈,就靠我睡一头,咱娘俩都好长时间不睡一起了。”
周母:“嗯,还是你上中学时同妈睡过,至今也有八九年了。”她说着,将脱下的衣服,放置床边的椅子上,然后睡到女儿这头,舒展道:“躺下才好过。”
周润洁:“妈,你今天跑累了。”她心疼道。
周母:“嗯,年纪大了,跑点路,就觉得吃力。”
周润洁:“妈,你就早点歇息吧。”她说着吹灭了灯。
11宿舍:在部队,有四排用红砖砌成,红瓦片盖成的宿舍,宿舍四周长着几排树木,有一条小路通向堤岸。
张德一:他乘着朦胧月色,拎着两只包从堤岸上下来,走向通往宿舍的小路,他目睹宿舍里大部分灯火已经熄灭,只剩下第三排,西部的宿舍房间还亮着电灯,心中有点兴奋:“哼,书呆子,到现在还没睡?”他一笑,说着,来到宿舍区域。
12房间内:在房间内,很宽敞,大约十多个人共栖在一间房,大家都已经入睡,只有一位靠近东墙边的床铺上,一位长脸青年,披着军衣,背靠在床背,坐在床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书,他翻着,还不停地做着笔记。
张德一:他推门进来:“小王!”他叫道:“这么晚,还在看书?”
小王:“啊,班长!”他惊喜着,将书放置枕头边,急下床来。
张德一:“轻点。”他拎着行李,来到自己的床边:“不要影响大伙休息。”他说着,将两只包放置床架上。
小王:“嗯。”他点头应着,拖着鞋拖,来到张德一身边:“班长,还没吃饭吧,我这儿有饼干。”他说着,忙走向自己的床柜,将军衣套上。
张德一:他拦住了他:“不要,我在火车上吃过了,你早点去休息吧。”
小王:“忙啥,我给你打水去,你一路辛苦,你先歇息。”他说着,在洗脸架上拿了面盆,走出门外去。
张德一:“那麻烦你,小王。”
13门外:在门外走廊上亮着灯,靠近宿舍没几步,放置几只大水缸里面盛满了水,小王拿着面盆来到这里,往面盆里打了大半面盆水,走回宿舍。
14房间内:在房间内,张德一在摊着自己的被子。
小王:“班长,水来了。”他端着水,走进房间来,笑着招呼张德一,并把盛水的面盆放在洗脸架上。
张德一:他转过脸去:“噢,谢谢你。”他说着摊好被子,来到洗脸架边。
小王:“没事,班长。”小王笑着说。
张德一:“早点休息吧。”他说着,拿起洗脸架上挂着的毛巾。
小王:“嗯。”他应着回到自己床铺上去。
张德一:他看他一眼,将手中的毛巾放在面盆内,洗起脸来。
15门外:在张家门外,月色朦胧,阵风吹来,枯叶咝咝作响落地。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6 22: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79楼

好消息
好消息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7 22: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0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16房间:在周润洁的房间,还亮着灯火,周润洁的母亲已经在其身边躺着,睡觉了,但周润洁躺着没有睡觉,她大大的眼睛转来转去,好像极端思考,是的,她是在思考,而不仅是在思考,的确是在思恋丈夫,她回忆起丈夫回来的情景,一起哭泣张母的悲恸时刻,她在回想丈夫在陈英家吃醉酒,自己将其扶回家的情景;以及她在回想丈夫去母亲家离开家中的片刻。还有前天的晚上,她和丈夫在床上一起接吻拥抱的情景。为此,她是多么盼望丈夫在其身边不走啊,可是,为了保卫祖国,为了祖国人民过上安宁的日子,丈夫必须回部队去,她想着想着,母亲的身子动了动。
周母:“润洁,不早了,早点睡吧,你想德一,也是正常的,当年你爸爸出去做事,我也同你一样烦他,但烦是烦,不能太过分,身体要紧,睡吧,啊!”
周润洁:她熄灭了灯。
17房间:张德一披着军衣坐靠在床上,也在思想,他在想,去丈母娘家的情景,一路上润洁的父母送其到江边上船的情景,他上船发现小孩坠水,救小孩的情景,以及余美英,李胜如何帮其的情景,以及回家,没有见着润洁,还有在轮船码头上弟弟对其哭泣的情景,他想着想着熄灭了灯。
18景:天空已明,东方红霞一片,一股杂云在风的吹动下,向西北移去,一位身着军装,瘦个的青年,手拿号喇叭,在四周长满松木的营地训练场上,对着军人宿舍,吹起结合号。
19房间内:在每个房间内休睡的军人,听到结合号,个个都一骨碌地穿着内衣,从床铺上爬起,抢穿自己的军服,叠齐好自己的被子,奔赴营地训练场。而在张德一的房间内,张德一不知是一时吃力,还是其它什么原因,落在大伙的后面,穿好衣服,奔赴营地训练场。
20训练场:在训练场上,徐镇海指导员已和号手早已立在训练场中央,徐镇海个头中上,长方形的脸,织有一副虎一样的眼睛,他的眼睛紧紧盯着一个个朝训练场上奔来的士兵,士兵越集越多,个个挨着站齐,他们立成两个纵队,片刻,士兵们都集中得差不多了,只有零零落落的一两个士兵集中到队伍中来。
徐指导员:他看了看广大士兵,高声叫道:“立正!”于是士兵随着口令立正:“稍息!”于是士兵随着口令稍息。
张德一:他这时慌乱着奔到徐指导员面前,严肃对他叫了一声:“指导员!”立正,行了一个军礼。
徐指导员:他不满地看了看张德一一眼道:“先归队去,有话等会再说。”
张德一:“是!”他又行了一个军礼归队去,立即站好。
徐指导员:“大家注意啦!听我的口令,立正!”他高声叫着。
    于是,大伙又是一次立正。
徐指导员:“各排一、二报数!”他高声叫着。
    于是,各排一、二,一、二……如数报了起来,片刻时间,大伙报完了数。
徐指导员:“向右转!起步走!”他高声叫着。
    于是,大家转向右边跑了起来。
徐指导员:“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他漫声叫着,突然,他高叫起来:“一二三,快步走!”并竖起拳头快步跑起来。
    于是,大家跟着快步跑起来。
徐指导员:他口中不断叫着一二一,一二一,片刻,他叫起口号来:“提高警惕!”
全体战士:“提高警惕!”
徐指导员:“保卫祖国!”
全体战士:“保卫祖国!”
徐指导员:“加强战备!”
全体战士:“加强战备!”
徐指导员:“巩固国防!”
全体战士:“巩固边防!”
徐指导员:“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全体战士:“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徐指导员:“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全体战士:“一二三、四!”
徐指导员:“立定!”
全体战士:他们停了下来。
徐指导员:“向左转!”他叫得很高。
全体战士:他们转过身来。
徐指导员:“立正!”
全体战士:他们立了正。
徐指导员:他不满地瞟了张德一一眼,来回踱了几步,停了下来,严肃道:“同志们,作为一名革命军人,要不要服从命令?”
全体战士:“要……”大家高声应着。
徐指导员:“要不要坚守战斗岗位?”
全体战士:“要……”大家高声应着。
徐指导员:“要不要遵守革命纪律?”
全体战士:“要……”大家高声应着。
张德一:他心中紧张,他知道,指导员这些话都是征对他说的。他只是窥视着指导员,不敢正视他。
徐指导员:“好,既然这样,那么有个别同志,为什么无组织无纪律?”他说着,来回踱了四五步,忽然转过身来,目光像锐箭似的盯着张德一凶狠叫道:“张德一!”
张德一:他心中一惊:“到!”他声音较高。
徐指导员:“站出来!”他吼着。
张德一:  “是!”他高声应着,走出队伍,立在指导员面前。
徐指导员:他目光在张德一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站起来吗?”
张德一:“不知道!”他心中装糊涂的回答。
徐指导员:“不知道?真的还是假的?”他责问着。
张德一:“你说真则真,说假则假,全由你!”他有点气愤。
徐指导员:“废话,什么态度?”他有点不高兴:“这是抗令!”
张德一:“全由你说。”他有点无所谓:“我没办法。”
徐指导员:“那好吧,我问你,你回家跟谁请的假?”他问道。
张德一:“指导员,我同连长请假的,难道你没听连长说起?”他面带愠色,质问起来。
徐指导员:“噢!”他冷冷一笑:“倒质问起我来了,那我问你,连长给你几天假?”
张德一:“五天。”
徐指导员:“那我问你,现在几天啦?”
张德一:他望了他一眼不说话。
徐指导员:他倒得意起来:“说呀,怎么不说?你以为你是对的,这是不对的嘛。”他说着,来回踱起步来,片刻,他的声调开始温和起来:“我的张德一同志,你是班长,又是党的积极分子,打过入党报告,你无组织无纪律,战士们同你学怎么办?国民党特务,国外帝国主义势力要打进来怎么办?部队还有没有战斗力?我们又怎样向祖国人民交代?向党中央、毛主席交代?为此,你必须交出书面检讨,明天交给我,好好认识认识,听到了没有?”他踱步停在他面前,很严肃。
张德一:“我……”他支吾着。
徐指导员: “有话说?”他问着,显得十分厌烦的样子。
张德一:“有!”
徐指导员:“那好,你到连部去等我,我马上就来!”徐指导员说着,张德一去了连部。徐指导员又对大家喊道:“立正,向右看齐!”
广大战士:随着话音,广大战士纷纷成线看齐,然后,严肃认真的面孔朝向徐指导员。
徐指导员:“现在各排自由操练。”他说着,各排自由操练起来,于是徐指导员也离开了训练场,向连部走去。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