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7 22: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1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21连部:张德一来到连部办公室,在一张放着红头文件的办公台前坐了下来,等待着徐指导员的到来。他等得不耐烦,将台子上红头文件翻了几下,发现《纪念白求恩》、《学习黄继光》、《愚公移山》、《论持久战》、《矛盾论》、《实践论》等等一些刊物,然后,他又将这些刊物叠放好。
徐指导员:他急步来到办公室,将军帽脱下,放在墙壁的挂钩上挂好,然后,坐到自己办公台前的椅上:“张德一同志,有话说吧。”他说着,从口袋中摸出一支香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将香烟夹在手指上,吐出嘴中的烟雾:“说呀,快说!”
张德一:“指导员,我母亲她……”他有点胆怯而伤心。
徐指导员:“男子汉,吞吞吐吐干嘛?怕我吃了你不成?”他有点厌烦:“心中有话快说!”
张德一:他望了指导员一眼,鼓起勇气道:“我母亲她,她没等我回去就去世了!”他说着,显得有点伤心。
徐指导员:“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也很同情,但感情代替不了纪律,你懂不懂?如果你想以此来代替你的检讨,是根本行不通的,我是不会容忍的。军令如山,时间就是生命,你作为一名军人,应该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重,应该以保卫祖国为你的神圣职责,什么亲人你应该置之度外,你知道我的意思吗?”他说着,端上一杯茶递在张德一面前:“喝水。”
张德一:他看了看茶杯,对指导员道:“我是为了救一位落水儿童才迟到归队的。”
徐指导员:“噢!”他冷冷一笑:“是吗?你的依据呢?拿出来呀!不要找出种种原因替自己开脱,是开脱不了的,想不作检讨是办不到的,如果你不作检讨,将来我怎么服众?战士们又怎么打仗边疆又怎么保得住?人民又怎么过上安宁得日子?社会主义建设还能进行吗?你可以走了,回去好好想想,明天检讨交给我,检讨要做,思想根源要挖出来,听到了吗?”
张德一:他不出声,从座位上离开,走向门外。
徐指导员:“站住!”他命令道。
张德一:他停了下来,站在那里。
徐指导员:“转过脸来!”他命令道。
张德一:他转过脸来,不说话。
徐指导员:“军礼怎么行?”他赌气问道。
张德一:他行了一个军礼:“指导员,我走了。”
徐指导员:“去吧!”
张德一:他转身走了。
徐指导员:他看着他的背影,有点责怪:“不谦虚!”他说着,端起桌上的茶杯喝起茶来。
22宿舍:张德一垂头丧气来到宿舍,大伙正在刷牙,大伙有的窥视他,有的拿着牙刷,茶缸迎上去,问这问那。
大伙:“怎么样,检讨还要不要写?”、“听说你母亲病了,大概病得很重吧!”、“我们这儿就是指导员一本正经,小题大做,千回难得,谁没困难,谁没迟到的时候?”、“别罗嗦,当心被指导员听到。”、“他不是阎王,他是人!怕什么!”
张德一:“大伙都别说了,到我房间吃花生去。”他满不在乎,走向自己房间,大伙跟进去,只见张德一在床顶上拎着黑色皮包,在里面取出花生的袋子,摊在自己的台子上,兴奋招呼大家:“大伙吃吧,这是咱家乡的特产。”张德一说着,于是,大伙纷纷在花生袋里抓着花生剥着吃起来,并议论着,问着:“花生不错,挺香的,是不是嫂子临走时给你放进包内的?”、“那还要说,你这是多问的嘛。”、“嗳,嫂子很长时间没来部队了,为什么不叫她来?”
张德一:“嫂子有事,她走不开!”
战士:“这么忙呀?”
张德一:“嗯!”
战士:“又不是分田到户当然忙啦!”
张德一:“喂,连长呐?”他问着,手拿牙刷和茶缸。
战士:“他到师部开会,前天去报到的,可能今天回来。”
23宿舍外:在宿舍外大小缸旁,还有几个战士漱着嘴,张德一拿着菜缸和牙刷来到这里,他打着水,开始刷牙,这时,一辆绿色吉普车停在他面前的过道上,车门被打开了,从车内走出连长。
连长:他向司机招招手:“你回去吧,谢谢你!”他招呼着,面带笑容。
司机:“不客气,连长!”他说着,将车倒出去了。
张德一:他吐出口中的漱嘴水,手背揩了揩嘴角上的白沫,惊喜叫了起来:“连长!”
连长:“张德一同志,回来啦?”他笑着停止了脚步:“家里好不好?你妈他老人家怎样?身体恢复了没有?”他关切地望着张德一问着。
张德一:他难堪地摇摇头:“不好……”
几个士兵:这时,他们纷纷拿着茶缸和牙刷围上连长亲切叫着:“连长!连长!您回来啦?连长!”
连长:“嗯,大家早!”他笑着,应着大家,手连连招呼,接着,他又目光投向张德一:“怎么个不好?快说,张德一同志!”
张德一:“我妈她……”他望望连长,有种说不出的悲伤。
连长:“怎么?你妈她……”他疑惑着急问,没有说出口。
张德一:“她死了,我回去没有见到她。”他显得十分悲伤,话声有点哽咽 ,泪水充盈眼眶。
连长:“大娘,你心肠这么好,为什么……”他心情有宗悲伤,回忆起他在张德一家带张德一去当兵临走时的情景:“大娘我们走啦!”连长笑微微的。
张母:“等等!”她急切着到房间去,取出一只布袋,里面放着几斤花生和一双用布包好的黑布鞋,来到家门口,亲切道:“连长,您来了,咱没什么送你,喏,这里有几斤花生和一双布鞋,您收下。”
连长:“不,大娘,我们不能收老百姓的东西。”他用手推托着。
张母:“就算母亲送给你的怎么样啊?”她万分恳切,情深意真。
连长:“这……”他疑难着。
张母:“拿着,别这的,那的。”她说着将口袋塞给连长:“我儿子德一,你要多教导教导他!”
小王:“连长!”连长正回想着,小王端着饭碗,吃着馒头,由宿舍走到这里来叫出一声。
连长:“哦!”他从回想中惊醒:“小王。”他面带和颜。
小王:“连长,你回来了?”
连长:“嗯!”他应着。
小王:“正好指导员要班长检查!”他边吃边说。
连长:“检查……”他有点诧异,转过视线忙望着张德一:“德一,这是不是真的?”
张德一:“嗯。”他沉重着。
连长:“好,我去找他去!”他急切抱不平地向连部走去。
张德一:“连长!连长!”他叫着他,他头也不回,他责怪小王道:“你插什么嘴,写就写一张检查,有什么大不了。”
好消息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8 20: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2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24连部:在连部,徐指导员伏在办公台上,在文稿纸上写着规章制度,连长走进连部。
连长:“指导员,在写什么?”他面带微笑问道。
徐指导员:“哦,连长?”他兴奋地抬起头:“回来啦?”
连长:“嗯!”他自己在办公台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徐指导员:“我给你弄早饭去!”他立起身来,欲走。
连长:“不不不,我在师部吃过了。”他忙立起身,凑上两步,拉了拉他的手臂。
徐指导员:他继续坐下:“吃过了?这么早?”
连长:他坐了下来,不满的目光投向徐指导员,故意没有说话。
徐指导员:他好像从他脸上看出了什么:“怎么……不开心?”
连长:他迟疑了片刻问道:“是你叫张德一写检查的?”
徐指导员:“嗯,对呀!是我,怎么,他找过你了?”他的话很无所谓。
连长:“张德一犯了什么错?你叫他写检查!”他质问道。
徐指导员:他将脸沉了下来:“真是恶人先告状!”他疑质着没说话。
连长:“指导员,我现在问你话,张德一犯了什么错?是不是你叫他写检查的?”他继续质问:“为什么?”
徐指导员:“不错,是我!我要他写检查,有两个原因,第一,他未按时归队,第二,早上操练,他又是迟到,就凭这两点,再加上部队的严格纪律,连长,你说,我该不该要他写检查?”他显得很镇定。
连长:“不该!把你的这一要求给拆了!”他板起面孔,说得很干脆,自己点燃一支香烟抽起来。
徐指导员:“拆了……为什么要拆?”他说着,脸也沉了下来。
连长:他不耐烦地立起身来,在连部大厅里来回四、五地步踱着步,心中十分沉痛,他忽然转过脸来,停在徐指导员面前,望着他激动道:“为什么要拆,就因为张德一同志的母亲去世了!”
徐指导员:“他母亲死了,他就应该不按时归队?他就应该早上操练迟到?啊?”他回答着怒气冲冲。
连长:他猛吸一口香烟,吐出烟雾,回答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徐指导员:“那是什么意思?”他猛然问道:“你说!”
连长:他面带愠色,望望他说:“什么意思?问我……哼!”他说着冷冷一笑说:“就因为我们是人民的军队,而人民的军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的。而你,对人民的死,却没有丝毫的同情心,人民的血都是热的,而你的血却是冷的!”他说着高叫起来:“又何况我们是一直讲‘拥军优属’,这是种矛盾啊!”
徐指导员:“你不要将同情和纪律,这两个概念混同起来,同情是同情,纪律是纪律,我们是人民军队,不错,是人民军队,但你不要忘记,我们肩负着,保卫祖国,保卫人民的神圣使命,在眼下,国际国内的敌人死死盯住我们,随时随地都有战争爆发,一个军队,如果没有严格的纪律,行吗?打起仗来能提高战斗力吗?能征服国内外强大的敌人吗?不行的,我的连长!”他说得很激动 :“如果今天张德一这样……我们不处理,那么,明天张三,后天李四,再后天李五,等等这样蔓延下去,那么,我们的军队还像什么军队?我们到时敌人打进来,拿什么同敌人作战?又用什么来保卫祖国,保卫人民?我认为,张德一这一检查是非写不可,毛主席说过,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这一教导,我们必须遵循,我想叫张德一写张检查,这与‘拥军优属’不矛盾。”
连长:他又猛吸一口烟,吐出浓浓烟雾道:“毛主席教导,我们当然要遵循,不过,你应该知道,毛主席处理问题历来是实事求是,特殊矛盾,特殊解决,我不同意你处理问题的方法,张德一同志不能写检查,若检查了,我们就自相矛盾。”
徐指导员:“张德一写检查,这是党的决定,你无权过问。”他恼羞成怒:“我不管什么自相矛盾。”
连长:“你……”他气得脸发白,手发抖,气愤地将烟蒂一扔,走出连部。
徐指导员:他气愤的面孔,用火星星的眼睛扫视着连长的背影:“感情用事,太感情用事了。”他说着,端起台上的茶杯猛喝两口:“是什么态度!”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8 20: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3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25路:在连部门口有一条长着松树的路,张德一手中拿着一张结好的文稿纸,朝连部跑来,正好遇上刚从连部与徐指导员争吵,而气冲冲走回宿舍的连长。
张德一:“连长!”他亲切叫道,并停了下来。
连长:“上哪儿去?”他也停下来说。
张德一:“连部!”他沉重地望着连长。
连长:他显得很深沉的样子,没有笑容 ,右手在张德一肩头上一拍,说:“德一,我想帮你,但我帮不了你,请你原谅。”
张德一:“谢谢你,连长,我知道指导员说话有一无二,他的个性强得很。”他坦率道。
连长:“那你就写一张检查吧。”他安劝道。
张德一:“喏,我写好了。”他拿着手中的纸头在连长面前示了示。
连长:“给他送去。”他显得难堪的样子。
张德一:“嗯!”张德一应着道:“那我去啦!”
连长:“嗯,去吧!”他说着,没有容光,心情沉闷,看着张德一走向连部,片刻,他转身走了。
26连部:在连部,徐指导员心情不平衡地在办公室来回踱步,抽着闷烟,这时,张德一走进连部,他沉着脸问道:“有事吗?”
张德一:“喏,指导员,这是我的检查。”他将手中的纸头递给他说。
徐指导员:“有这个态度,不就好了?还要连长来说情!”他坦然一笑,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头。
张德一:“我没要他来,是他自己来的。”他直率道。
徐指导员:“因为你母亲死了,他很同情是不是?”
张德一:“嗯。”
徐指导员:“真是自作多情,好了,你走吧。”
张德一:他向他行了一个军礼,走出了连部。
徐指导员:他看着他的背影,回过头来,看他的检查,并来回踱着步,突然,他一笑:“还算彻底。”
27荒山:荒山长着草丛和杂树,解放军战士们正汗流浃背地,拿锤的拿锤,拿凿的拿凿,他们在劈山造石修着水库,张德一穿着红背心马夹,正挥动铁锤一下一下地打击着立在石块上的凿子,他的汗珠润湿了他的红马夹背心。
连长:这时,连长吼了一声:“停!”于是,张德一停止了锤击,连长便立起身来,手中拿着凿子道:“喏,你来扶,锤子给我。”
张德一:“嗯。”他应了一声,于是同连长交换了工具,接着,他扶凿于石头之上,连长并又拿起铁锤,在大凿子上锤击起来。
徐指导员:他这时正手捏一封信,攀着山石向张德一他们这边走来,突然:“哦!”的一声,他身子左右摇晃,差点摔倒,当他立稳身子以后,继续走向张德一他们。
张德一:他边做生活,边窥视着指导员,对连长道:“连长,指导员!”
连长:“噢!”他转眼望去,回头又对他道:“别管他,我们做事。”他继续干着活,显得不高兴。
张德一:于是,他继续干活,扶着长凿,任凭连长手中的大锤敲击。
徐指导员:“连长!”他来到连长身边,带着微笑叫道。
连长:他没有睬他,继续敲打铁锤。
徐指导员:“连长!”他感到有点内疚。
连长:他停止了敲击,抬起头,用手刮了刮额头上的汗水,显得有点沮丧,沉着脸道:“有事吗?”
徐指导员:“喏,张德一,这是你的家信。”他说着,将信递给了张德一,自己抢着连长手中的铁锤,笑道:“我来吧!”
连长:“不必了,你去其他地方看看。”他显得不快的样子,扒开他的手。
徐指导员:“这……”他有点尴尬,接着,他灵机一动道:“张德一,你去看信,我来帮连长扶凿。”他说着,抢过张德一手中的凿子,催道:“连长,来吧。”
连长:他瞟了他一眼,板着脸,敲起铁锤。
张德一:他则坐在山石上,用手拆开妻子写给他的信。
     好消息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9 21: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4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第八集:她在昏迷之中

字幕显示同上27荒山
1荒山:荒山上长着草丛和杂树,战士们在劈山造石,修水库,徐指导员扶凿,连长将锤敲击着凿子,劈着山石,张德一则坐在山石上,用手拆开妻子周润洁写给他的信:亲爱的德一,你好,自从你走后,我一直想你,真的,那天,我去我妈家找你,回到家时,你已经匆匆赶回部队,你知道我当时的心境吗?我的心境异常难过,因为,属于我的你,不能陪伴我,不能给我幸福了,那重山万水的你,为什么使我感到异常空虚、寂寞、怅惘、思念和冥想呐!因为,我的心只能是你的,别无他人,为此,我记得唐朝文学诗人白居易在其《长恨歌》中这样写唐玄宗和杨玉环忠贞不渝的爱情,说什么: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德一,我亲爱的,至少我对你是这样的,坚贞不移的。我想,你一定也同我一样吧,德一,是吗?是的,我在你临行时给我的信中已经得知,你是想我、爱我、疼我的,我相信,你也早已属于我了,德一,我亲爱的,你认为我说得对吗?你一定会说,你说得是对的,说到我的心坎上了,我是多么幸福啊!是的,你是幸福,但又不幸福,因为,你的妻子,不在你身边,不能很好地照顾你,关心你,为此,德一,我亲爱的,你不会怪我吧!对此,我心中内疚,真的很内疚,有时流泪又想哭,但流泪又有何用?我想,我目前唯独有用的,就是能在书信上安慰你几句,第一,这是我最为担心的了,这次你迟到归队,部队首长可能要处分你,但你千万不能同人家吵,吵了会影响你的入党、提干,要知道,作为你妻子的我,是多么希望你在部队上进啊,能够为国家、为人民多担起一些重担,我做妻子的脸上也光彩,德一,我亲爱的,你说是不是啊?此事我就不多虑了,量你自己定会处理好。第二,这也是我最为担心的事情,盼切你在部队保重好自己的身体,你的胃时常犯病,天冷时要注意穿暖,饥饿时要注意调食,德一,我亲爱的,我的话,你记住了吗?第三,德一,你在部队不要烦我和弟弟,我会像妈妈一样照顾好弟弟的,长哥为父,长嫂为母嘛,好了,亲爱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好了,就说到这吧,下次再写信给你,再见,我亲爱的……
                                                               致

你健康上进!
                                                           你的洁,亲手。
   
  张德一看完信,心中异常激动,他将信纸在自己的鼻子贴上,心中荡起对妻子周润洁的无限眷恋和如饥似渴的恩爱。
2山路:清早,天空积满雾气,像似人间仙境,弥漫无穷,山石、松树,沉浸在浓雾之中,周母穿着蓝布衣,在山路上跑着,周润洁拎着一只蓝布包袱,跟在母亲的后面跑着。片刻,周母朝前走了几步,忽然停止了脚步,双手要接女儿的包袱。
周母:“润洁,孩子,你早点回去吧,渡口就在眼前了,马上上工来不及。”
周润洁:“来不及,上工还早着呐!”周润洁一笑,用手推了推母亲的手,继续往前进:“我把你送到码头。”
周母:“孩子,别了,妈能引,你还是早点回去吧。”他跟在女儿的后面,说着跑着,无可奈何。
周润洁:“不要紧的,妈!”她孝尊道:“不把你送上船,我怎么能放心呢?”
周母:“你这孩子,把妈当成小孩子似的。”她跟在女儿旁边跑着说着。
周润洁:“妈,您岁数不比以前了,大多了。”
周母:“不过六十多岁,又不是八十多岁……”她有点不服气。
周润洁:她微笑着望望母亲:“瞧你,好像特别精神似的,不肯承认自己岁数大,回家可要注意身体,人没根……爸爸也要要他身体当心。”
周母:“孩子,我和你爸没什么事情,身体自己固然会保重,我要忠告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因为你生活苦,事情杂,家中里里外外全靠你,妈真有点舍不得你。”她说着,有点动情,似乎眼眶要满泪水。
周润洁:“妈,”她有点激动,“我会尽量保重自己的。”
周母:她望望女儿,没有说话,看看天色,然后说:“今天雾大不知……”
周润洁:“没船,就跟我回去,明天再走。”她很爽快道。  
周母:“不行不行,家中没了我,就乱了形,你爸只管看书,你弟弟呐,只顾打猎,他们父子俩,家中什么事都不问,这几天家中不知变成什么样子了。要是你在妈身边,要帮妈做好多事,可这宗福,妈再也想不到了。”她说着,表情有点难堪。
周润洁:“妈,姑娘是人家人,我要是个儿子就好了。”她不以为然一笑。
周母:“你这调皮鬼,从小调皮,现在成家了,还调皮!”她一笑说:“这……可能吗?”
周润洁:“妈,有空叫爸爸,弟弟,弟媳都来玩吧!”她说。
周母:“嗯,我回去告诉他们。”她说着,望望前面的渡口,对女儿道:“回去吧。”
周润洁:“不,我要看您上船。”她坚定不移说着,继续朝前走。
周母:她望了女儿一眼,跟在其后 ,走向渡口。
    好消息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9 21: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5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3渡口:渡口,过江的一班机班船正靠码头,周润洁和母亲向船那边走去,一会儿,机般船靠上了码头,旅客们纷纷下船,等船上的旅客下完了,又是一批返去的旅客上船了,周润洁匆匆把母亲送到码头。
周润洁:“妈,您老人家多保重。”周润洁眼眶抑制着泪水说。
周母:“嗯,妈知道。”她应道:“你也要保重,有空常回家玩玩。”她说着,眼眶也湿润了。
周润洁:“妈,我知道,您快上船吧。”她催促道。
周母:“嗯。”她应着,跑上机班船。
机班船:“哒哒哒!”机班船的机头冒着一股浓烟,于是,船开始离开渡口。
周润洁:她向母亲摇摇手:“妈,走好!”
陈英:这时,在码头一边弄自行车链条的陈英听到周润洁的声音,惊异起来:“润洁。”他忙抬起头,向渡口边望去,发现了周润洁正朝自己这边走来:“润洁!”他笑着惊叫一声。
周润洁:“啊,是你。”她笑着问道:“上哪儿去的?”便停了下来。
陈英:“哼,到我娘舅家有点事情。”他一笑说,心中有无限的激动,渴求的目光望着周润洁。
周润洁:她望了他一眼,样子有点不自在,便打着勇气问道:“怎么,自行车坏了?”
陈英:“哼,链条滑下来了。”他望她一笑,低头弄着链条。
周润洁:“那你慢慢弄,我先走了!”她说着,向那边山路走。
陈英:“唉,润洁,等会咱们一道走!”他立起身向前两步,赶上她:“我用自行车带你。”
周润洁:“不,我先走,等你等到什么时候啊?”她说着,继续向前走,而心中“怦怦”跳。
陈英:“嗳,润洁。”他速快又超前两步,拦住了她:“我的车马上就修好了。”
周润洁:“对不起,队长,我回去还要做家务事,你就慢慢修车吧!”她说着,继续往前走。
陈英: “好吧,那我修好了,就接你。”他望着她离去,没有办法。
周润洁:她头也不回地上了山路。
陈英:他望着她的背影,继续回到自行车旁,弄自行车链条,只见他不断正转反转自行车轮盘,自行车链条挑上去,差一点点,又滑下来。而面对周润洁的越来越远,他的心中又是多么的着急,似乎周润洁像磁铁一样,吸引住他。
4山路:周润洁在山路上继续往前走,而她的心中十分保持紧张,跑着不断朝后看看,生怕陈英一下子把车修好 ,要她坐他的车,于是,她钻进了树林,蔽着陈英,一会儿,陈英在山路上飞快骑着自行车赶来,但经过了一段路程以后,他没有见到周润洁,所以,他的心中有点纳闷,忙又跨下车来,推车回头寻找。
陈英:“润洁!润洁!”他叫喊着:“润洁!润洁!我车修好了!”
5松林:在松林中,周润洁朝前跑着,而不断听到陈英的所谓润洁、润洁的叫喊声 ,一会儿,她走出了松林,一条大河由东至西横在她面前,在她东边有一座跨越对面的木头浮桥,于是,周润洁绕道东移,走向木头浮桥。
6浮桥:浮桥宽三公尺左右,下面是浮托的铁链,上面是由如碗口大的半圆木在铁链铺着,周润洁此时上了浮桥,在浮桥上朝北走,当其跑到桥的一半时,陈英推着车上了浮桥。
陈英:“咦,润洁。”他抬头发现周润洁,惊喜一笑,并叫了起来:“润洁!润洁!”他叫着,推着自行车跑着,速度加快,追着周润洁:“等等我!”
周润洁:她听到叫声,转了转头,心中自语:“是他……,是陈英 ,他赶上来了……”她心中“怦怦”直跳,忙又转过头去,朝前跑的脚步加快。
陈英:“润洁,等等我。”他叫着,加快的脚步跑着,离她越来越近。
周润洁:她苦于情面,不能太过分了,于是,停止了脚步,转过脸来,堆着笑意,腼腆地等着他推车走近她。
陈英:他走到她面前,笑道:“润洁,你上哪儿去的?我到处找你!骑车来回走了两趟!”
周润洁:“噢,”她一笑:“我是从树林中绕过来的,那儿有只野鸡像似负了伤,我去看个究竟,看看能不能帮助帮助它,但,当我走近它跟前时,它骨碌飞了。”她说着,窥视了他一眼,而心中慌了然,便向前走着。
陈英:他一笑:“噢,你的心肠真太好了。”他的目光紧紧瞅住她,便与她并排走。
周润洁:她耳根有点发红,便拘束道:“你先走吧,陈英!”
陈英:“先走了?”他疑惑不解:“你不坐我的车?”
周润洁:“不坐,你先回去做事吧。”她坦荡道,显得十分为难的样子。
陈英:“为什么不坐?我将你顺便带回去?”他显得苛求的样子望着她:“这不好吗?你跑回去,要费好长时间的。”
周润洁:“快得很,跑跑就到了。”她说着,跨向了平原的路。
陈英:他也跨向了平原的路:“还是我来带你,别死心眼了。来,坐上去!”他显得很体贴和切的样子,停了下来。
周润洁:“不不不,我不坐车,你还是先走吧!”她感到十分为难的样子,退了两步,停了下来。
陈英:“润洁,你怎么这么固执!坐上车,十分钟就到家了。”他感到不快。
周润洁:“真对不起,陈英,我从未坐过车,坐车害怕,还是不坐的好,谢谢你,你回去吧,我真的不坐车。”她望了他一眼,借口道。
陈英:“那好,你实在不坐,我陪你走走吧!”他坦率道,推车上了平原的路。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09 21: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6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7路:平原路,两米多宽,两边树木,地面被半枯的草皮贴着,周润洁随着陈英上了平原路。
周润洁:“你别陪我,你先走!这多不好看啊!”她脸上露出堪色。
陈英:“那你今天做什么,知道吗?”他望了她一眼,掩饰难堪问道。
周润洁:“上滚笼脱稻。”她干脆回答。
陈英:“噢,这说我先走了。”他惜别地望了她一下说。
周润洁:“唉!”她应着。
陈英:他跨上自行车,在路上飞快地踏起来。
周润洁:她泛着红晕,望着他,摇了摇头,继续朝前走着,走了片刻,迎面梁嫂穿着新兰布衣,梳着鬏子,打扮清爽,拎着一只沉沉的篮子,向她走来,她迎了上去。
梁嫂:“润洁!”她笑迎上来叫道。
周润洁:“唉,梁嫂!”她也笑迎上来:“这会上哪儿去?”
梁嫂:“喏!”她停止脚步,掀开自己手中拎着的篮子上的蓝布围裙,篮里露出猪肉、鱼、面条等食物,笑道:“到我姐姐家去,她今天过五十岁生日。”
周润洁:“噢!”她停了下来说。
梁嫂:“那你呢?”她问道。   
周润洁:“我啊……噢,我妈她回去了,我送她去渡口。”她干脆回答。
粱嫂:“喔。”她醒然道:“我刚刚看到陈英了,你看到他了吗?”
周润洁:“看到了。”她坦然回答。
粱嫂:“他骑着自行车,你怎么不坐他的车?”她有意问道。
周润洁:“哼,他叫我坐了,可我笨得很,坐不来车。”她尴尬一笑回答。
粱嫂:她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道:“你既漂亮又聪明,坐车坐不来?我不信。告诉我,为什么不坐他的车?”她说着,面带笑容。
周润洁:她望她面孔有点发红,迟了片刻道:“这一男一女怎么个弄法?我是不习惯!再说,被别人看了,难免说三道四,我可受不了。”
粱嫂:“你呀,思想就是不解放!”她一笑说:“现在不比过去,过去人们封建思想严重,现在妇女已经开放多了,只要不做坏事,怕谁呐?说三道四,受不了,坐车又怎么啦?今后要跟你粱嫂多学学,你粱嫂思想开通得很,对于这些正常的举动从不在乎。”
周润洁:她望她一笑:“粱嫂,我就这个坏脾气,过去从小在学校读书,都不愿同男生讲话,一说话就觉脸皮发烫,,好不自在噢!”
粱嫂:她一笑,摇摇头:“那我走了。”
周润洁:“嗯,走好!”她一笑。
粱嫂:她将盖在篮上的围裙盖好,转身走了。
周润洁:她望着她的背影,转身向家走去。
8景:雾已经全部散去了,东方的太阳已经像烧红的铁盘一样,露出了脸,东方已经被红光辉映着,但有一块黑而灰的杂云不断延伸扩展,惦记着晨时清净美好的时光。
  TOP
古蓝戈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2-08-10 01: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2344    精华:6   注册时间:2011-8-3    发短消息        

87楼

相逢于浊世 相守于天涯 相知于山水 相忘于江湖

书友群:QQ151106509
  TOP
头像
翻然改进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2-08-10 10: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6-8    发短消息        

88楼

╮(╯▽╰)╭现在的男人玩的越来越大了,我闺蜜哭着找我说,她老公自从在橘请嘉园上注册了vip会员后,网站就自动把他加入QQ群里,群里的人都很开放风骚,他既然把那些女人带回家里睡觉,对她也越来越冷淡。。。。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0 20: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9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9门外:在陈英家的门外的草地上,放置着一只脚盆,一只竹篮,还有一只水桶。艳珍此时拿着几件换下的脏衣服,端着一只小方凳,从客堂中走到这里来,她来到脚盆边,将手中的几件脏衣服往脚盆里一放,再放下手中的小凳,随后拎着旁边的水桶,往里面放水,当水放到差不多,她将水桶按原样放好。然后,拉了拉旁边的小凳子坐下,手她揿脚盆里的衣服,随后,她又立起身来,去了客堂和房间,拿出了一只肥皂缸,来到门外场地的脚盆旁,放下手中的肥皂缸,在小凳上坐下,开始洗衣服,这时,陈英骑着自行车,在其家门外停下。
艳珍:“回来那!”她亲切问道。
陈英:他没有说话,把车子的撑脚撑好,回到屋里去了。
艳珍:“哼,像似吃了猪头肉,死板板的,又没哪个得罪他。”她看着他的背影生气道,于是,她继续洗衣服。
10客堂:陈英来到客堂,在一张靠在厢柜边的椅子上坐下,手托下巴,香烟叼在嘴上,闷吸了两口,吐出浓浓的烟雾。
11猪圈口:陈英回到家不久,周润洁也回到家中,。她回到家中,首先来到厨房间,拎着猪食桶,用勺子调着猪食,然后,走出厨房,通过家中客堂,来到家中的猪圈门口,在猪食缸内打着十多下山芋藤在猪食桶内,然后,将桶内的猪食一起倒入猪食盆内,随即只听到猪子吞咽食物的声音,片刻,她拎着猪食桶向客堂走去。
12河边:河边长着一排稀疏的柳树,艳珍正在河边清洗着衣服,一会儿,她将最后一件衬衫在河水中清洗好搞干,放进篮子中,拎着篮子和脚盆回家去。
13客堂:在陈家客堂,陈英继续坐在厢柜边的椅子上沉思,抽着闷烟,还不停地望望墙头上的主席像,再望望墙上的电影画面、镜框等。
艳珍:“陈英!陈英!”门外发出她的叫声:“把衣架拿来!”
陈英:他没有应答,继续抽着闷烟沉思。
艳珍:“陈英!你在想什么?没听到我的话?”她来到客堂,面对着沉思着的陈英道。
陈英:“哦……”他从沉思中惊栗了一下慌忙答道:“没……没……没听到你的话。”
艳珍:她望了望他慌张的面孔:“叫你这么大声陈英、陈英的,你真的没听到?”
陈英:“真的呀,真的没有听到。”他慌张的样子:“快说,要我做什么?”
艳珍:她看看他:“没什么,叫你拿衣架给我。”
陈英:他立起身来,拿着房门口系着的绳子上挂着的衣架。
艳珍:“不用了,我来吧。”她抢着拿衣架:“你去打上工铃吧,七点半大概差不多了。”
陈英:“唉!”他应着,走出门外去,艳珍也跟着走出门外去。
14大树下:在陈英家门外的大树上,系着一只大碗大的铁铃。铃子下系一根带棒敲的长绳,此时陈英来到大树下,只见他手握着长绳拽松着,敲打着铁铃,只听铃“当……”“当……当”、“当……当……当当”的响声,当他敲了几下子以后,放下手中的铃绳,回到门口。
15门口:在陈家门口一根竹下,艳珍晾着衣服,陈英来到她身旁,忙俯身拿了一根铁衣架,帮其晾衣服。
艳珍:“不,我来吧。”她坦率道。
陈英:他没有松开自己手中的活,并将手中的一件白式衬衣套上衣架,挂在长竹子上,衬衫在手中搞整下,积郁到一道。
艳珍:“喂,看你这衣服,搞的什么名堂,这样下去,干了尽是结印,看起来很不好看。”她拿起陈英刚刚挂好的衬衣,在手中甩了甩:“这样就好了,干了才没洁印。”
16路:这是一条两边长着桑树的小路,男男女女,有的手中拿着招筢,有的手中拿着铁叉;有的手中拿着长棍,戴着草帽和盖头布,向社场这边走来了,周润洁她空着手,头扎白式盖头布,同一位穿着红衬衣,戴着草帽的姑娘讲着话。
周润洁:“队长叫你干什么?”她边走边问。
周丽:“捆草呗。”她赌气回答:“咱们从来没好生活做,您呢?洁姐!”
周润洁:“我……?”她疑问道。
周丽:“嗯。”她频频点头:“您……”
周润洁:“上滚笼,也不是什么好差使。”
周丽:“不管怎样,总之要比我好,再说,你有人调换,咱可没人调换,忙得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0 21: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0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17社场:社场旁边,东西两树,各堆两只大稻把堆,在社场中央已经放着一台柴油机马达和两只连成一起的长滚笼,滚笼后面搁有两扇门,这是作为分稻把用的。这时,陈英来到这里,他首先将手中的两根轮盘三角皮带,用扳头先后在柴油机、滚笼的轮盘上套好,然后发动机器,只见陈英摇动着柴油机摇把、柴油机烟筒喷出两股黑烟以后,轮盘转了起来,这时,脱粒的社员们也都集中到社场上来,他们有的交耳讲着话,有的目睹社场一切。
陈英:“喂喂喂!大伙开始吧!”
大伙:随着陈英的叫声,大伙开始行动起来,有的上了稻把堆,将稻把一只只往下抛;有的拎着稻把往拖拉机旁运;有的开始拎着稻把解开,摊在门板上分了起来,周润洁则同几位妇女立在滚笼边,从门板上拿起一扎扎的稻把,在脱粒机上脱了起来,那么,下手的人们,有的挑着乱草,有的捆扎着齐草……片刻时间过去,只听“呜”的一声,周润洁的双手被稻草缠着,身体随滚笼转着,飞出滚笼外,落在滚笼前的稻粒上,头上的白式盖头布也飞出老远。
妇女:“快把机器停了。”只听一位妇女在叫喊:“不好了,润洁出事了。”
陈英:见到此景的陈英,速快关掉柴油机。
周丽:“洁姐!洁姐!”她抱住昏迷之中的周润洁在叫喊。
大伙:此时,大伙有的俯身,有的围了下来,惊异的目光,一起朝向周润洁。
陈英:他拨开人群,俯下身来:“小丽,润洁她怎么样?”他显得惊慌的样子。
周丽:“润洁……”她有点哽咽,眼眶溢出泪水:“她晕过去了……”
陈英:他拨开周丽,抱起周润洁惊叫:“润洁!润洁!”
周润洁:她眼睛紧闭,脸色苍白,没有开口。
陈英:“润洁!”他叫着,背起周润洁,对大家道:“大伙继续,我背润洁去公社医院,小丽,你也跟我一道去。”他说着,背着周润洁离开社场。“
周丽:她“唉”了一声跟在陈英的后面,走出社场。他们走后,社场继续响起机器声,大伙又回到自己的岗位干了起来。
18路:此路很窄,两边长着青菜,艳珍和另外一名妇女,各拎着两只盛满菜的篮子,向社场这边走过来,这时,陈英背着周润洁,和周丽她急匆匆走近艳珍她们面前。
艳珍:她看陈英背着周润洁,便惊慌起来:“陈英,你这是干什么?”
陈英:“现在没空告诉你。”他急切回答一句,背着周润洁,在艳珍面前速快走过去。
艳珍:她看了陈英一眼,放下手中的一只菜篮子,抓住周丽的衣角,急切问道:“小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丽:“润洁晕过去了。”她边说,边拉开了艳珍抓住她衣角的手,走了起来。
艳珍:“怎么晕过去的?”她又急切地问道。
周丽:“滚笼上。”她回答着,飞跑追赶陈英。
艳珍:她看看远去的陈英,和刚从自己身边走过的周丽,心中很不平衡,特别是陈英背着周润洁,她心中顿时增加几分说不清的醋意:“滚笼上……?”
妇女:“恐怕是双手被稻草缠着,硬被滚笼带过去的。”立在艳珍身旁的妇女,双手拎着菜篮子插嘴道。
艳珍:她面带愁容:“谁知道……着,走吧!”她说着,拎着另一只菜篮,走向社场,但她的心却尾随着陈英而去。
19大街:集镇大街,用稀疏的石子铺成,其街的两边首先是两排梧桐树,其次是不整体的,上上下下的砖瓦房,草棚,屋里是一些日杂商店,及少量的饭店,此时的大街,有稀疏的人群走着,有极少数的还骑着自行车,一会儿,陈英背着周润洁和周丽出现在大街上,他们由南向北方向走着,只见陈英的白色衬衣已经透湿,额头上已经汗水滚滚,喘着粗气,寻着医院。
20医院:这是富尔山公社卫生院,是两排东西的平房,门口打起了围墙,围墙外两扇门外敞开着,墙头上挂着富尔山公社卫生院的牌子,陈英背着周润洁,首先走进医院大门,周丽也跟着跨进医院大门,他们共同寻向医院各科的门牌号码,内科、外科、皮肤科、急救室。
21急救室:急救室内,一个小女孩和一位老大爷正躺在病床上,吊着葡萄糖,几个男女医生穿着白大褂,坐在各自的办公台上看书的看书,看报的看报,喝茶的喝茶,这时,陈英背着周润洁领周丽来到急救室。
陈英:“医生,快帮帮忙,她晕过去了。”他跨进门来,显得万分紧张的样子。
女医生:她大约五十岁左右,和蔼可亲:“快放到那边空床上去。”
陈英:“唉!”他应着,将周润洁背到东边的靠墙角下的空床上。周润洁被放在那张空床上,几个医生开始忙碌起来,有的拿针头、针管;有的拿药水,葡萄糖;有的则拿着一架吊水架,放置到周润洁的床边,女医生则拿着听诊器,俯首在周润洁的胸口上听了起来,眼珠还不停转着,显得十分集中的样子。
女医生:“血压表!”她转脸对身旁的一个女护士道。
女护士:“喏。”女护士递上血压表。
女医生:她接过血压表放好,血压表卷布压扎在周润洁的左手臂上,一边听着周润洁的心脏,一边同周润洁量血压,片刻一位女护士,将葡萄糖水瓶袋挂在铁架上,并捞起周润洁的右手臂,将一根带导流管的针头打进周润洁的血管,并用胶布封稳针头,然后,打开导流开门,顿时,葡糖糖水流进周润洁的血管。这时,女医生抬起头来,慈祥的面孔上带有几分愁云,她的目光紧盯住周润洁惨白的脸蛋。
陈英:“医生,怎么样……?她会不会有危险?”他望了周润洁一眼担心着问女医生。
女医生:她望望周润洁的面孔,再看周润洁的淡绿色衬衣,转脸对陈英道:“她怎么弄成这样……你们夫妻打架的?”
陈英:他心中一惊:“没……没有,我们不是夫妻,更不可能打架!”
女医生:“那,她胸前的衬衣,怎么好多血!”她疑问道,便打量陈英。
陈英:“上午咱队脱稻谷,她不小心,身体被滚笼转过去。”他坦率道。
女医生:“你是……”她又疑问道。
周丽:“他是我们队长。”她在一旁插嘴道。
女医生:“噢。”
陈英:“医生,她……能救吗?”他又担心问道。
女医生:“她是摔得不轻,不过……等会再说吧!”她面带愁云,走到自己办公台边,在自己办公椅上坐下,并操起办公台上水笔,拿纸张,在上面写了起来。
陈英:他弯着腰,双手抚摸周润洁肩头,摇了摇:“润洁!润洁!你醒醒,醒醒呀!”他爱怜地唤着她。
周丽:“洁姐,你醒醒吧。”她眼眶湿润,也用手摇了摇周润洁的肩头。
女医生:“喂,你们别摇病人,来来来,拿单子付钱取药。”
陈英:他问周丽道:“小丽,你照看润洁一下,我去付钱取药。”他松开周润洁,去女医生办公台前,向女医生取单。
周丽:她应着,在周润洁的床边坐着,目光紧紧盯住昏迷中的周润洁。“洁姐!洁姐!您醒醒呀,洁姐!”她眼眶湿润着在叫喊。
周润洁:她还像原来那样……在病床上躺着,没有应答。
周丽:“洁姐……”她拭着眼泪,开始低声哭泣。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2 21: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1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22窗口:陈英在离开收费处以后,拿着盖有图章的药单,来到药房的窗口取药,随后,医生给了他一大把药,他捧着这些药离开药房窗口,急匆匆去了急救室。
23急救室:在急救室,女医生正俯身用听诊器,听周润洁的心脏,周丽坐在周润洁病床的尾部,只见她不停地用手揩着自己的眼角,望着周润洁的神态。这时,陈英捧着一大堆药,走进急诊室来,并把手中捧的药物,放置在护士的操作台上,护士立即拿起他捧来的一只药瓶,开始扭动着瓶盖,操作起来,陈英则立即立到周润洁的床铺面前,观察周润洁目前的情况。
陈英:“医生,她现在怎么样……”他担心而急切地问。
女医生:她直起腰来,看了周润洁一下,然后转过脸来,对陈英道:“她处在昏迷之中,还没有醒来。”
陈英:“会不会有生命危险?”他担心问道。
女医生:“根据她目前的境况看,我还不能下肯定与否的结论。”她说着,又回到自己办公台旁的座位上去坐下,在一本记录册上作记录。
陈英:他望了周丽说:“小丽,你先回去吧,这儿有我。”
周丽:“不,我要等她醒来再回去。”她显得执意不肯的样子。
陈英:“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你在她就醒,你不在她就不醒了吗?快回去吧,小丽!”他急切催促道。
周丽:“你为什么不回去?偏偏要我回去?”她疑问道。
陈英:他面孔顿时红了下来:“这……”他支吾着无从应答。
周丽:她看他答不出话来,又道:“我等洁姐醒来,再回去也不迟嘛!”
陈英:“小丽,德亲放学回来要吃饭,你懂么?你还是快回去吧,回去要艳珍弄点饭给德亲送去。” 他停了片刻解释道。
周丽:她犹豫着,没有说话,只是双眼盯着周润洁的面孔,心中蕴藏着无限的忧愁:“洁姐,您还能活吗?您还能和我在一起吗?”
陈英:“喂,周丽,你回去吧!还愣在这儿干嘛?” 他着急道。
周丽:“队长,我想等一会,等洁姐醒来再说吧。”她还显得犹豫,再求饶着队长。
陈英:“哎呀,你说这么多废话干嘛?我要你回去就回去嘛!那德亲回来吃饭咋办?润洁有我在不就行啦!再说,你等德亲回来吃过饭再来,也不迟的嘛!”他继续催促道。
周丽:“好吧!”她立起身来:“我走了。”
陈英:“嗯!”他应着,坐到周润洁的床边。
24大街:周丽:她则走出急救室,走出医院,来到大街上。
25圩:圩的北面是草屋成排,圩的南面是一排杖桩,杖桩南面是一片菜地,再南面是一排杨树杆和一条宽十多丈的河流及平原田地。此时,张德亲正在和几个男女同学朝家中走来,一会儿,他和同学们来到家门口,并坐在家屋檐下的门槛上,手在旁边的芦笆墙角折断一根芦竿,在地上划着,一会儿,他抬起头。
26伙食房:一间伙食房,两只大黑锅放在锅灶上,艳珍正为大伙打着饭,另一个妇女为大伙儿打着菜。
艳珍:“下一个。”她叫喊,但没有人应,于是,他又喊了起来:“下一个!”
小伙子:“唉,来了,来了。”他应着,一手拎着篮子,一手拎着钢铝锅,急匆匆来到艳珍面前。
艳珍:“几个?”她接过他手中的钢铝锅说。
小伙子:“我妈,我爸,还有我。”
艳珍:她打了六碗饭在其钢铝锅里:“好了,去打菜吧。”
小伙子:他应着,去到另一位妇女那边打菜。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2 21: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2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27伙食房外:周丽急匆匆来到伙食房外。
小伙子:“小丽,吃饭了。”他拎着饭菜从伙食房出来。
周丽:“唉!”她应着问道:“看到艳珍姐了吗?”
小伙子:“喏!在伙食房里。”他应着说着。
周丽:她应着:“噢。”走进了伙食房。
28伙食房:在伙食房,艳珍和那妇女交谈着。
妇女:“润洁不知怎么样了?”他手撑着勺子说。
艳珍:“不知道,我去看看。”她说着解开自己身上的蓝布围裙。
周丽:她走进了伙食房:“艳珍姐!”
妇女:“咦,小丽,你们回来了?润洁怎么样了?”
周丽:“嗯。”她应着:“我一人回来的,洁姐还在昏迷之中。”
艳珍:“那你回来干嘛?陈英一人在那,怎么弄法?”她把解开的蓝布围裙拿在手上问道。
周丽:“是队长叫我回来的……”她显得不快的样子。
艳珍:“陈英叫你回来?”她将手中拿着的蓝布围裙团着,朝锅台上一放:“回来干嘛……?”她的面孔露出愁云。
周丽:“因为……”她迟疑道:“因为,他说德亲回来要吃饭,要我叫你弄点饭给德亲吃。”
艳珍:“你弄,我到医院去。”她说着,走出伙食房。
妇女:“艳珍,你不吃饭啦?”她跑到门外追问道。
艳珍:“到那儿再说。”她在伙食房门外回答着。
妇女:“小丽,你还没吃吧?”她从屋门口回过头来到周丽面前说。
周丽:“嗯。”她应道:“德亲还没吃,我到德亲家先送饭给德亲吃,他肚子要饿极了。”
妇女:“我给你弄,你先吃一点。”她说着,忙拿起锅台上的饭碗给她弄饭菜。
29社场:在社场,稻子已经脱完了。稻谷在场中央堆成两堆,齐稻草也堆成两堆,张德亲从那边的一条小道上,寻到社场上来。
张德亲:“姐姐!姐姐!”他在社场四周张望着叫喊。
周丽:“德亲!”她端着饭碗,跑出伙食房叫道:“你来得正好,才说送饭给你吃。” 她并走近他。
张德亲:“小丽姐,我姐姐呐?”他向她走来问道。
周丽:“你姐姐……”她迟疑着没有将话讲完。
妇女:她也从伙食房走出来,并端着饭碗,边跑边吃来到他们身边。
张德亲:“小丽姐,我姐姐到底到哪儿去了?你快说啦!”他有点激动,苛求的目光望着周丽。
周丽:她没有说话。
妇女:她瞧了瞧周丽的为难面孔,忙又望着德亲,对他说:“你姐姐到她妈那儿去了,她要小丽让你在这儿吃饭,走,跟我到伙食房吃饭。”她说着,用手指拉了拉他的衣裳。
张德亲:“我姐姐……她早晨不是脱稻子的吗?”他疑问道。
妇女:“哎呀,后来她弟弟把她叫回去了,要过两天才能回来。”她隐瞒着,目光盯住旁边的周丽:“小丽,是吗?”
周丽:“噢,是的。”她迟疑了片刻,忙应道。
妇女:“走走走,进屋吃饭,吃了好上学。”她说着,拉着张德亲进了伙食房。
周丽:她跟在他的后面,也进了伙食房。
30急救室:在急救室,没有医生,也许医生都去吃饭了,周润洁仍旧昏迷着,躺在病床上,输着葡萄糖,陈英坐在她的床边,双手紧抓周润洁的一只手臂,慈爱的目光紧紧盯着她,像似他是她的丈夫,她是他的妻子,显得十分蔼然贴心的样子。
陈英:“润洁!润洁!”他摇动着她的手臂:“你醒醒吧,醒醒!”他的眼眶湿润着。
周润洁:她面孔惨白,身子躺着,眼睛闭着,什么都没说。
陈英:他面孔显得难堪:“润洁,我求你了,你醒醒好不好啊?”他边说边摇动着她的手臂:“都是我害了你。”他说着,嘴唇欲贴近周润洁的脸,这时,艳珍手中端着一碗面条,并拎着一袋水果走了进来。
艳珍:“陈英……!”她走进来叫道。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lang:27] [lang:27] [lang:27] [lang:27] [lang:27]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3 21: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3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第九章:只许想我
字幕显示同上30急救室
1急救室:周润洁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处于昏迷状态,她的一只手臂继续输入葡萄糖水,陈英坐在她的床边,双手抓住周润洁的另一只手臂,嘴唇欲贴近周润洁的脸。这时,艳珍手中端着一碗面条,并拎着一袋水果走进急救室来。
艳珍:“陈英……!”她走进来叫道。
陈英:“唉!”他惊栗一下,猛然一骨碌抬头,速快双手放下周润洁的手臂,面对艳珍,陪着笑脸:“你怎么来啦?”
艳珍:“我不能来吗?”她脸色深沉,走到他的面前。
陈英:“能……能……能能能!”他心中慌乱着应答,并站立起来。   
艳珍:“能!”她丧着脸,将手中的面碗、筷子和一袋水果往病床旁边的台子上一放说:“你在干什么?”
陈英:“我……没干什么啊!”他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说。
艳珍:“那你双手抓住润洁的手臂干嘛?嘴唇又贴进润洁的脸蛋干嘛?”她板起面孔追问着。
陈英:“哎呀呀,艳珍,你误解啦。”他脑子一转说:“刚刚润洁的手像似动了一下,嘴唇像似蠕动,我是看个究竟,听个究竟,来来来,坐下来再说。”他佯装着笑脸,拉了拉病床旁边的方凳,又拉了拉艳珍的手臂。
艳珍:她瞟了瞟他,手臂一甩,打起微笑问道:“不骗我……?”
陈英:他摇摇头:“我没骗你。”
艳珍:“哼!”她冷冷一笑:“要是骗我,我可饶不了你!”
陈英:“当……当然!”他陪着笑脸说。
艳珍:“饭还没吃吧!喏,”她端起病床旁边台子上面碗,并拾起搁在碗上的筷子,递给陈英。
陈英:“爱人总归爱人。”他笑着接过她手中的碗和筷,并操作筷子。
艳珍:“好话。”她脸上泛起红晕,带起桃色微笑:“这时就想到我了。”
陈英:“这时……?我不是时刻在想着你吗?”他故意说着,目光炯炯,脸露笑意。
艳珍:“好好好,时刻,面都胀开了,快吃你的面吧。”她说着,在方凳上坐下。
陈英:他挑了一块面,送进嘴中,吃了起来:“家中的稻谷都脱下来了?”他边吃边问。
艳珍:“你说的,东面一堆,都弄好了。”她回答。
陈英:“噢。”他吃着应道:“要乘天好把稻子扬出来晒。”他说着,在周润洁床边上坐下。
艳珍:“嗯。”她应着望望周润洁,对陈英道:“润洁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陈英:“我也担心她,她还未醒来过。”他吃了口面说。
艳珍:“你刚刚不是说,她手臂动了一下,嘴唇蠕动了吗?”她用疑惑的目光望着陈英。
陈英:他将口中的面咽了下去说:“刚刚我是说的像似,并没有肯定嘛,你又误解了,又误解了。”
艳珍:她望望他,无言以对,目光投向周润洁。
陈英:他望着她,继续吃面。
艳珍:她眼珠一转,转过脸来对陈英道:“要不要打电报要德一回来?”
陈英:“你以为德一是在我们农业社啊?他是在部队,部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请假的。”他说着,将吃好的面碗和筷子放在病床旁边的台子上。
艳珍:她看看他,没有说话,拿起台子上的碗筷。
陈英:“碰到小丽了吗?”他问道。
艳珍:“碰到了。”她回答。
陈英:“那德亲的饭吃过了?”他问。
艳珍:“大概吃过了,我叫小丽安排的。”她说着,立起身来。
陈英:“你要走啦?”他问道。
艳珍:“你开心么?”她故意问道。
陈英:“我开心……?”他装出疑惑的样子:“哪里话?”
艳珍:“我走开了,你不是更方便吗?”她故意说。
陈英:“哎呀,润洁的生命还在垂危之中,,你这是什么话。”他装出一副担心的样子,责怪道。
艳珍:“别激动,我是说着玩的。”她陪着笑脸。
陈英:他望她笑笑,没有说话。
艳珍:“我的饭还没吃,我去吃饭了。”她说。
陈英:“你怎么不去吃饭?”他责怪道。
艳珍:“让您饿着,我可心疼得不得了。”她故意笑道。
陈英:“去吧,去吃饭吧。”他催道。
艳珍:“那我去了。”她说着,走出急救室的门外去。
陈英:他望着她的背影,于是,将身子移至周润洁的床头,目光炯炯,看着她。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3 21: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4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2门外:在急救室门外,艳珍在急救室拿着碗筷走出来,来到这里,她身侧门边,贼头贼脑,窥视着陈英在急救室对周润洁的行为,她发现,陈英看着周润洁不语,于是,她离开了急救室的门外,出了医院,走到大街上去。
3门口:在张家门口,周丽和张德亲在说着话。
周丽:“德亲,去吧,晚上放学早点回来。”她显得十分关切的样子。
张德亲:“那我没钥匙咋办?我姐姐没将钥匙留给你们吗?”他疑惑着问道。
周丽:“没有!”她干脆回答:“那你晚饭到咱家吃,觉也到咱家睡吧。”   
张德亲:“这……”他为难着。
周丽:“这什么,快去上学吧,迟到了可不好。”她警告道。
张德亲:“那,我家的猪子……”他又多虑了一句。
周丽:“晚上姐姐再替你喂。”她干脆催促道:“去吧。”
张德亲:“唉!”他说着,向东走,去了学校。
周丽:她望了望他的背影,向南走去,过了一条三尺多宽的路后,来到一条东西的四尺多宽的大道。
4路:这条路,北面是河流,河边长着水杨树,南边是稻根田,还未耕翻种麦。这时,周丽沿这条路向西走着,片刻,河边一条两尺多宽的路上有人叫她:“小丽,等等我们,我们也去看润洁。”
周丽:她停止了脚步,转过脸去:“王嫂,快点!”她朝河那边正朝自己这边走来的几个妇女说。
王嫂:“急啥,医院一会就到啦!”她边跑边回答。
周丽:她没有说话,等着他们走近自己。片刻,几位妇女走近她的身边,来到周丽走的一条东西方向的路上。
王嫂:“德亲上学去了。”她不胖不瘦,四十多岁,穿着淡灰色衬衣,梳着短发,她边跑边问。
周丽:“嗯。”她应着,向西走了起来。
王嫂:“他嫂子的事情……你没告诉他吧。”她也向西跑着问道。
周丽:“没有。”她回答。
王嫂:“嗯,这样好!告诉他,他肯定要哭,这孩子,没爹没娘的,怪可怜的。”她边跑边说。
妇女:“你回来的时候,润洁还没醒过来?”一个妇女问道,便随她们走着。
周丽:“没有。”她愁着脸说。
王嫂:“这滚笼上多大的惯性,没甩死,算润洁的运气了。”她评论说。
妇女:“现在哪里晓得她能不能救?”又是一个妇女一边走着,一边插嘴道。
5急救室:周润洁还是脸色苍白,眼睛闭着,躺在急救室的病床上,输着葡萄糖,陈英坐在周润洁的床边继续守着她,目光恋情绵绵,渴望她尽快醒来。
陈英:“润洁!”他忍耐不住,双手托上她的肩头,小心翼翼地推了推她:“润洁!你怎么不醒啦?”
女医生:她这时走进急救室,来到周润洁的床边:“怎么样……她醒过吗?”她的情绪,也显得有些急切。
陈英:“还……还没有。”他有些苦涩,显得有些愁烦:“医生,她还能救吗?”
女医生:她望望他,没有说话,却是拿着听诊器,操起血压表,俯下身来,量着周润洁的血压,听着周润洁的心脏,片刻,她抬起头,这时,一个护士手中拿着一瓶葡糖糖,来到周润洁的床边,同她调换葡糖糖水。
陈英:他看到女医生抬起头来,忙急切催问:“医生,她……她的血压正常么?心脏有没有问题?”
女医生:她望着他,显得有宗心烦的样子,她用质烦的口气道:“哎呀,你这同志,别急嘛!心急有什么用?医生也巴不得病人马上醒来,这是随心所欲的事情吗?可能吗?同志啊,你得耐心耐心。”她说着,直起身子,拿着血压表,颈项挂着听诊器,走到自己办公台那边去。
陈英:他望着医生,无言相对,苦着脸,转向周润洁,用沉重的语调喊着:“润洁!”,他的眼眶润湿了。
6饭店:在饭店中,只有四五张方桌,摆设在堂中央,吃饭的人,已经不多了。在饭店堂中央北端的一张桌上,几个男女正叽叽喳喳喝着酒,吃着菜,艳珍就在他们东端的一张桌上,急切地吞咽着面条,她担心着陈英,再对周润洁图谋不轨。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3 22: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5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7走廊:在医院的走廊上,周丽和王嫂她们几个妇女,已经来到这里,她们边走边说着话。
王嫂:“德一又在部队,        德亲又还小,唉!”她叹了一口怨气:“怎么出这宗窝囊事的。”
妇女:“嗳,润洁她妈走了没有?”一个梳短发的妇女道。
王嫂:“润洁她妈来了?”她像似不知道,疑问对方。
妇女:“你不知道?”她反问道。
王嫂:“不知道。”她干脆回答。
妇女:“哎呀,她妈在咱们这儿住了好长时间了。”
王嫂:“噢,我真一点不知道。”她疑惑着转过脸来对身旁的周丽道:“小丽,你去润洁家了,看到她妈没有?”
周丽:“没有啊……我只知道洁姐家的门锁得好好的。”她不解地回答。
妇女:“噢,这说大概回去了。回去了,肯定回去了。”她用肯定的口气说。
王嫂:“嗳,小丽,润洁住在哪个病房?”她在路过的一间房门口张了张问道。
周丽:“洁姐她不在病房,在急救室,喏,”她说着,用手指指了指前面一间挂着急救室牌子的房间说:“到了,就那间病房。”
王嫂:“噢!”她立刻醒悟。
8急救室:在急救室,女医生坐在自己办公台前的椅子上看着医书,有两个护士,正坐在同一条长凳上说着话。陈英从周润洁的床边立起身来,他来到女医生面前,心中焦虑不安,惶惶烦愁。
陈英:“医生!”他叫道。
女医生:“嗯。”她抬起头:“有事?”
陈英:“事……没什么事?”他显得拘束的样子:“我是想。”
女医生:“想什么?说吧!”她爽快道。
陈英:“麻烦你们……尽快想出办法,让她尽快醒来,这样……要到什么时候?”他用急切的眼光看着女医生:“万一出了差错咋办?”
女医生:“我说,同志,你这么急干嘛?我刚才不是同你说过了吗?我们做医生的,也盼望病人尽快醒来,而这不是一宗随心所欲的事情,你懂不懂啊?”她显得有些激动。
陈英:“我问问你,难道问错了吗?她这么长时间不醒,我不该着急吗?”他急切反问。
女医生:“你这么激动干嘛?”她的态度显得有点温和。
陈英:“我激动!我激动!我不激动,眼睁睁地看着她醒不过来?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这个世界?”
女护士:这时两个护士,停止了交谈,立起身来,来到他俩面前,其中一个梳辫的女护士道:“大哥,别急,任何事情总有一个过程,陈医生和我们都想病人马上就醒来,可想有什么用?急有什么用?耐住点性子,啊!”她说着拖着陈英的袖管,在其手臂上轻拍了两下。
陈英:“你说我心中急不急?大姐!”他消去了刚才的怒气。
女护士:“对,对!你的心情我理解,我理解,别急,她会醒来的,一定会醒来的。”女护士道。这时,小丽她们来到急救室。
王嫂:“队长,你们干嘛?”她目睹此景,关切道。
陈英:“没啥。”
女护士:“大家坐坐。”女护士指了指旁边的凳子道:“来看病人的吧?”她陪着笑脸。
王嫂:“嗯,谢谢。”她应道:“队长,润洁怎么样了,醒过没有?”她也显得着急的样子。
陈英:“喏。”他向着周润洁旁边说:“还没醒来。”
王嫂:她和大伙走到周润洁的床边,看了看周润洁苍白的脸道:“看样子,润洁病得很重。”
陈英:“嗯,都怪我,我不该让她上滚笼,出了这么大的差错。”陈英应着,有点忏悔。
王嫂:“你也不要责备自己,事情既然发生了,也没有办法。”她道:“艳珍不是来过了吗?”
陈英:“来过了。”他回答。
王嫂:“走了?”她问道。
陈英:“大概去了饭店。”
王嫂:“噢。”她应着。
陈英:“小丽!”他问:“德亲饭吃过了?”
周丽:“嗯。”她应道:“他去上学了。”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4 21: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6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9教室:一间简陋的教室,备有简陋的桌凳,有三十几个学生在上课,老师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在和同学们上课。
老师:“同学们,我们今天学到这里,邱少云一课就学完了,但是,邱少云一课,特别邱少云舍身忘死,纪律严明的国际共产主义的爱国主义精神,很值得我们学习,我要求同学们熟读这篇课文,领会课文的中心,继承发扬烈士的光荣传统,将来做一个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 ,具有爱国主义、国际共产主义的接班人,好吧,现在请同学们将书翻到二十五页。”
    随着老师的声音,同学们将书翻了起来,“铃铃,铃铃!”下课铃声响了。
老师:“请做课文后面的第一、第二、第三题。好吧,值日的同学留下来,其余的同学放学。”他说着合起书本走了。
    随着老师的声音,同学们纷纷收起书本,背着书包,出了教室,这时,张德亲也出了教室的门。
女同学:“张德亲同学,你姐姐不在家,到我家去做作业吧。”这时一个打着两挂短辫,面孔白洁,眼睛大大的,而漂亮的小姑娘追到门口来叫住了他。
张德亲:“好吧。”她应道:“咱一块走吧。”他说着,同女同学走了起来,离开学校,到了女同学的家中。
10堂屋:女同学的家,是芦苇麦草搭成的房屋,在其家中,堂屋放置着两张一大一小的方桌,有几张围上桌子四周的长凳,放在那里,张德亲和女同学背着书包来到堂屋,他们将书包放在一张小方桌上,然后,在长凳上坐下,解着书包。
女同学:“张德亲同学,先做语文,还是先做算术?”她从书包里抽出铅笔盒问道。
张德亲:“先做语文吧。”他从书包中抽出语文书本。
女同学:“先做算术吧,我有道算术题不懂。”她说着,从书包中抽出算术书。
张德亲:“那好吧。”他回答着,从书包中抽出算术书。
11急救室门口:在急救室门口,陈英、周丽、艳珍、王嫂和几位妇女立在那儿道别。
陈英:“你们回去吧,这里有我和周丽。”他面向大伙说。
王嫂:“嗯。”她应着:“你们辛苦了。”
艳珍:她犹豫了一下道:“你什么时候回去?”
陈英:“我……等润洁醒来再说吧。”
艳珍:她望了陈英一下,没有说话。
陈英:“回去吧。”他又催促了一句。
王嫂:“要不要告诉润洁她妈,要她来?”
陈英:“好吧,明天你抽空去一趟。”他道。
王嫂:“那我们走了。”她说着,拉了拉艳珍:“走吧。”
艳珍:她犹豫了一下。
陈英:他望了她一眼,朝她点点头。
艳珍:她跟大伙离开了急救室门口,于是,陈英和周丽回急救室去了。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4 21: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7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12周家庭院:在一家用芦苇编织而成的长宽各八丈左右的庭院内,一位身穿蓝布大褂,头发杂白,梳着辫子的,大约五十六岁左右的,中个而瘦的大娘,正抓出一把米,从屋内出来,来到庭院,口中不断唤着大大小小的鸡,鸡从四面角落,争先恐后夺食而来。一会儿,它们集中在有米的地方抢啄起来。这时,张德亲背着书包走进院子来。
张德亲:“周大妈。”他亲切叫道。
周大妈:“唉,是德亲啊!”她抬起头来,和切应道:“放学了?”
张德亲:“嗯。”他应着问道:“小丽姐姐呐?”
周大妈:“她不是到你姐姐那儿去了吗?”她不解道。
张德亲:“到我姐姐那儿……我姐姐不是到她妈那儿去了吗?”他疑问不解。
周大妈:“不是的,不是的,你姐姐她被送到镇上医院去了!”她回答着说。
张德亲:“姐姐……”他的眼泪突然掉了下来,走到门外去。
周大妈:“德亲!德亲!乖孩子,你别哭啊!”她叫着跟到门外去。
13门外:在周家院门外路边,张德亲擦着眼泪哭着:“姐姐……我的姐姐!”他边哭边走。
周大妈:她也跟到门外来:“德亲!德亲!你要上哪儿去?怪大妈多嘴,你姐姐她不要紧,不要紧的。”她跑着说着。
张德亲:“我要我姐姐……”他继续哭着跑着,速度加快起来。
周大妈:“别急,大妈门锁好,陪你一道去看你姐姐。”她说着回到院内去。
张德亲:他仍旧哭着,加速跑着,转了一个弯,向南,在向南的一条路上走着。
周大妈:“德亲!等等我!”她喊着,冲出门外来,追赶他。
14急救室:在急救室,周润洁依然躺在病床上,没有醒来,陈英坐在周润洁身边,同正坐在旁边椅子上的周丽说着话。
陈英:“小丽,德亲放学了,你回去看看他。”他道。
周丽:“我回去已经跟他说过了,要他放学到咱家去。”她道。
陈英:“说过,你也得回去看看他,万一他跑开了,我们对润洁不好交代。”他道。
周丽:她迟疑了片刻:“好吧。”她回答着,立起身来:“我走了。”
陈英:他点点头。
周丽:她走出了急救室。
15大街:周丽走出急救室后,从医院走廊走出去,她走到大街上,这时,张德亲哭着,急匆匆地和周大妈向周丽这边跑来。
周丽:“是德亲?他怎么来了?”她心中自语道:“妈妈告诉他了吗?”她也一边跑着一边紧紧盯住张德亲,向自己这边跑来。
张德亲:“姐姐哎!姐姐哎!”他哭喊着,跑着。
周大妈:“德亲!”她跟在其后面跑着喊着。
周丽:“德亲!你这是怎么啦?”她迎上去拉住了他,停下。
周大妈:“还有什么?要姐姐!”她叹了一口气:“唉,我真是。” 她停下。
周丽:“妈,你全告诉他啦?”她问道。
周大妈:“嗯,怪我多嘴。”她显得忏悔的样子。
张德亲:“姐姐,我的姐姐……”他还哭着。
周丽:“德亲,快别哭。”她规劝道。
张德亲:“小丽姐姐,我姐姐在哪?你要瞒我干嘛?为什么要瞒我?”他哭着说着:“你说呀,说呀!”他拽着她的衬衣。
周丽:“我是怕你知道了,受不了,不去上学!”她道。
周大妈:“小丽,现在润洁怎么样了?醒过来了吗?”她担心地问道。
周丽:她摇摇头:“洁姐还没醒过来,她还在昏迷之中。”
周大妈:“是吗……?”她心中一惊:“咱们快去看她。”
张德亲:“姐姐……呜……”他不停地哭着。
周丽:“这……”她犹豫了一下:“好吧。”她说着,领着母亲。张德亲又去了医院急救室。
16急救室:在急救室,陈英守候在周润洁的病床边,目光渴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周润洁,周润洁开始说着梦话。
周润洁:“德亲……吃饭……吃饭!”她有气无力地说着梦话。
陈英:“咦,润洁,润洁,你醒了,你醒了。”他激动得用双手推着她。
周润洁:“哦……”她终于惊跳着醒来了:“我……我这是在哪?”
陈英:“润洁。”他露出微笑:“你这是在医院。”
周润洁:“医院……我怎么回到这里来的?我怎么好到这里来的?”她睁大着双眼,环视四方,问着陈英,右手拨动着陈英抚摸她肩头的双手。
陈英:“你在滚笼上滚过去,昏了过去,是我把你背到这里来的。”他讨好道。
周润洁:“我不信!我不信!”她性情有些反常:“呜……”她哭了起来。
陈英:“润洁,你这又何必呐?”他按住她舞动的双手:“你冷静点,冷静点!”
周润洁:“呜……呜……”她哭了起来:“德亲怎么样了?嫂子对不住你……。”
陈英:“润洁,他没事,我都替你安排好了。”他又讨好道。
周丽:“队长!”他来到急救室叫道。
陈英:他抬头一望:“咦,你怎么又回来啦?”
周丽:“德亲……”
陈英:“德亲……?”
张德亲:“姐姐……”他哭着跑进急救室来。
周润洁:“德亲!”她急切地要在病床上坐起,陈英又按住了她。
张德亲:“姐姐……”他痛苦地伏在姐姐的床边。
周润洁:“德亲!”他哭啼着,拉住张德亲的手。
张德亲:“姐姐,你怎么样了?要紧吗?”他哭着问道。
周润洁:“姐姐……不要紧,别难过。”她哽咽着,流着泪说。
张德亲:“姐姐……叫哥哥回来吧!”他哭着说。
周润洁:“不,不能!你哥哥他没时间,姐姐这不是很好的吗?”她哽应着说。
张德亲:“姐姐……”他又放声哭了起来。
周润洁:“德亲,姐姐不是叫你别难过的吗?快别哭!”她流着泪,用手刮去他眼角上的眼泪。
陈英:“德亲,快别哭,这样你姐姐会更难过。”他俯下身来,拉了拉伏在床边的张德亲的手臂。
周大妈:“德亲,陈英哥说得很对,别哭啦!”她也在一旁劝道。
女医生:“来来来,病人醒了是吗?”这时,她急匆匆地和几个医生从急救室的门外跑到这边来。
周丽:“嗯。”她应着。
女医生:她不满地看了陈英一眼说:“怎么样……她醒来了么?任何事情嘛,总有个过程,看你刚才那股劲,就差和我吵架。”
陈英:“医生,对不起,我太过分了。”他忏悔道。
女医生:她摇摇头,看了陈英一下,俯下身子,拉着张德亲的手臂道:“来来来,小兄弟,为什么这么哭?她是你什么人?”
周丽:“她是他的嫂子。”她在一旁插嘴道。
女医生:“是么?”她望着周润洁问道。
周润洁:“嗯。”她微弱地低应,点点头。
女医生:“来来来,小兄弟,让让!别哭了,你嫂子好了。”她说着,又拉了拉张德亲。
张德亲:他低泣着,直起身来,让开床边。
女医生:她则接过护士递来的听诊器,血压表,替周润洁听心脏,量血压。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5 20: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8楼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5 20: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9楼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5 20: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00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