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6 21: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01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第十集:烈性争吵
字幕显示同上28客堂

1客堂:张德亲在客堂做着作业,周润洁出院回到家中,她在靠在桌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陈英在一张长凳上坐着,周父和周丽也坐着,周海华立在箱柜边,袁明慧和梁嫂在桌边立着,梁嫂望着周润洁说着话,艳珍拎着一袋补品,来到客堂。
艳珍:“润洁!”她进门便叫,略带微笑,并瞟了陈英一眼。
周润洁:“唉,艳珍,快坐。”她微笑着慢声道。
艳珍:“唉。”她点点头:“喏,这点东西是给你买的。”她笑着,将手中拎着的袋子显示了一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周润洁:“艳珍,你太客气了,我已经够麻烦你们了。”
艳珍:她来到周润洁面前:“润洁,快别这么说,我们都是自己人嘛。”她说着,在其旁边的一张凳子上坐下。
周润洁:“你们对我这样,我真过意不去。”她显得谦虚的样子。
艳珍:“快别说这些,现在你觉得怎么样?”她应着问道。
周润洁:“谢谢你,好多了。”她感激道。
艳珍:“嗯 ,看你的面色,是好多了,前天,你脸色惨白,昏迷在病床上,怪吓人的,我们都为你担心。”她应着说。
周润洁:“倒霉噢。”她难堪地说,眼睛被泪水湿润。
周父:“来来来!喝点麦乳精!”他端上一杯麦乳精,送到艳珍面前说。
艳珍:“大伯,别客气,我还有事。”她推迟着,立了起来。
周父:“喝了这杯麦乳精再走吧。”他恳诚道。
艳珍:“不了。”她应着。
周润洁:“艳珍,不好玩一会嘛,家中的事情就这么急?”
艳珍:“当然。”她应着说:“润洁,你好好养病。”
周润洁:“谢谢。”
艳珍:“陈英!”她那锐利的目光,看了陈英一眼。
陈英:“唉。”他应着,立起身来。
艳珍:“你……还玩一会吗?”她故意问道。
陈英:“不……不,我也走了。”他向她陪着笑脸说。
艳珍:“那就走吧。”她催促了一句。
陈英:“嗯 。”他应着对周润洁说:“润洁,你安心养病吧。”
周润洁:“谢谢你们噢。”她坦诚道。
陈英:“别客气,这是应该的。”他一笑说。
艳珍:“润洁,我们走了,你安心养病。”她略带微笑。
周润洁:“嗯 ,你们走好。”她带着微笑。
陈英:“润洁,”他念念不舍,沉情的目光,望着周润洁点点头。
艳珍:“大伯,有空到我们那边玩,就在圩当中,三间红砖砌的房子,还有两间坯子。”她笑着走到门口。
周父:“好的。”他笑道。
陈英:“大伯,我过段时间再来看她。”他跑到门口说。
周父:“谢谢你们。”他说着,忽然发现桌上的袋子:“哦,你们的东西,快拿走。”他说着,拎着袋子,追上陈英。
陈英:“大伯,这是给润洁的,你拿着吧,不要客气。”他推托着。
艳珍:“大伯,别客气,这是给润洁的,少一点。”她推托着,拉住陈英的手臂:“我们走吧。”
周父:“这……”他无可奈何,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离开客堂,到门外,走了。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6 21: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02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2圩:陈英和艳珍低着头在圩中跑着,不说话,沉了片刻。
艳珍:“怎么不说话?”她瞧了他一眼问道。
陈英:“要我说什么?”他没好气地说。
艳珍:“说说你在润洁家的感想啊?”她讥讽道。
陈英:“感想……什么感想?你讲话怎么带刺?没看到润洁这惨巴巴的样吗?”他说得有点激动反感。
艳珍:“惨巴巴……不就是从滚笼上过去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谁要她自己不小心,这么娇气,这么笨。”她无所谓地说。
陈英:“你……你怎么能这样说她?”陈英听到这话,好像割自己的心头之肉。
艳珍:“你心疼啦?我连说都不能说她?”她高声嚷着。  
陈英:“哎呀,你说这么高干嘛 ?被人家听着多不好啊!”他压住性情说,并神色紧张地观望四周。
艳珍:“让大家听听不好吗?”她故作一笑说:“你也要面子,我当做你不要面子的,其实啊,我是同你说着玩的,你瞧我今天买营养品去润洁家,多给你面子,多顾大局啊!我是个懂情的人!”
陈英:他望着她兴慰一笑:“这才像我的艳珍。”
艳珍:“好话。”她脸一沉说:“咱们的事情办好了没有?”
陈英:“办好了。”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红艳艳的结婚证书说:“喏,这下你满意了。”
艳珍:“那当然,”她一喜,接过递来的结婚证书说:“这是我盼望已久的嘛!”她说着,将结婚证书贴在嘴唇上吻了两下。
陈英:他看着她,没有说话,好象心中有什么心思。
艳珍:她抬起头来,望着他说:“你怎么不说话?不高兴?”
陈英:“不,我是在想请哪些朋友来吃饭,这过忙,人家也没空。”他假装镇定道。
艳珍:“这没空就算,反正是你我结婚。”她无所谓地回答。
3客堂:在张家客堂,周润洁坐在靠在床边的椅子上,周父、周海华以及其女友,还有粱嫂,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他们面孔一起向着周润洁。
袁明慧:“姐姐,刚才走的一男一女挺客气的嘛!”她笑着对周润洁说。
周润洁:“嗯,不错,那男的,是我们的队长,女的是我们队长的女友。”她坦诚道。
袁明慧:“他们还没结婚?”她用疑惑的目光,望着周润洁说。
周润洁:“没有!”她干脆地回答。
周海华:“为什么不结婚?”他奇怪地问道。
周润洁:“这姐姐哪里知道。”周润洁一笑道:“喏,问问粱嫂,粱嫂你知道么?”
粱嫂:“这谁知道?他们两个看样子挺好的,谈恋爱也谈了好几年了,可就不知道他们何时结婚。”粱嫂一笑说:“我想,大概是有什么原因吧。”
周丽:“我看他结婚不结婚都一个样,艳珍姐不都住在队长家吗?”她插嘴道。
粱嫂:“小丽,姑娘人家,不好随嘴乱说,被艳珍听到了,她准不开心。”她提醒道。
周丽:“这……”她支吾着,顿时脸红了下来。
4房间:艳珍坐在床边,叠着衣服,王嫂走进房内来。
王嫂:“艳珍,在叠衣服啊?”她笑着问道。
艳珍:“喔,王嫂,来坐一会。”她招呼着,立起身来。
王嫂:“不客气。”她笑道。
艳珍:“哎哟,坐就坐一会嘛!”她放下手中的活,拉了拉她的手臂。
王嫂:她在梯板边靠近床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陈英还在镇上?”她问道。
艳珍:“不,他回来了。”她回答着,在床边坐下。
王嫂:“上哪儿去啦?”她问道。
艳珍:“大概到社场去了吧。”她回答。
王嫂:“噢,”她应着问道:“那润洁还住在医院?”
艳珍:“不,她也回来了。”
王嫂:“噢,这么早?她全好了?”她应着问道。
艳珍:“没有,她家门口没人,是她同医生强烈要求回来的。”
王嫂:“唉,前天可吓死人了,昏迷了一天。”她直率道。
艳珍:“她这是没三长两短,有三长两短,陈英也倒霉。”她故意道。
王嫂:“这有什么倒霉的,又不是陈英要她出事故的,是她自己不小心的嘛!再说,上滚笼,是她周润洁一个人?不是一个!你这倒不必顾虑。”她用相帮的口气说。
艳珍:“唉!”她叹了一口怨气道:“不谈这个了……嗳,王嫂,我和陈英要结婚了。”她用喜色的口气说。
王嫂:“结婚……?”她用疑惑的目光望着艳珍:“你们不是……”
艳珍:“不是……不是什么?”她笑着问道。
王嫂:“你不是……经常同陈英在一起吗?”她支吾了一下道。
艳珍:“是啊,我是同他睡在一起的呀!可王嫂你还不知道,那是非法同居。”她笑着说。
王嫂:“非法同居……什么是非法同居?”她疑惑不解地问道。
艳珍:“非法同居,就是非法睡在一起,没有领结婚证。”她高兴解释道:“而没领结婚证,是不受法律保护的。”
王嫂:“那你的结婚证领好了吗?”她问道。
艳珍:“嗯!”她应着,顺手拉开灯柜的抽屉,拿出红艳艳的两张结婚证书示了示说:“喏,有了这个东西,我和陈英就是合法夫妻了。”
王嫂:“合法夫妻又怎么样?”她不解问道,接过证书看了看。
艳珍:“合法夫妻,简单的呢,夫妻之间有相爱的义务;有相互抚养的义务;有相互继承的权利;反正,他不能随便离开我,我也不能随便离开他。”她解释道。
王嫂:“那陈英以后上哪儿,都要你准许他了?”她笑着问道。
艳珍:“嗳,不是这个意思,他有我在,就不好要别的女人,是这个意思。”她解释道。
王嫂:“喔,是这样,那艳珍,我恭喜你。”她把结婚证书递给她。
艳珍:她欢心一笑:“谢谢。”把证书放回灯柜抽屉。
王嫂:“你和陈英的事,打算什么时候办?”她问道。
艳珍:“阴历二十六。”
王嫂:“那……正是忙时。”
艳珍:“没事,没事的,大不了少请几个人就是了。”她无所谓的说。
王嫂:“那我到时来喝你的喜酒。”她立起身来。
艳珍:“到时请你。”
王嫂:“我走了,你忙吧。”她欲步。
艳珍:“不再坐一会?”她忙立起身来说。
王嫂:“不了。”她说着,走向门外。
艳珍:“有空来啊!”她将其送至门外。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6 21: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03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5河边:河边,长着一排柳树,叶子已经日渐枯黄而落,张德亲提着鱼竿,立在河埂边在钓鱼,忽然,水面上的线浮上下跳动,一条鱼上了钩,于是,他提起沉弯弯的鱼竿,一条斤把重的鲫鱼,被提出水面,几个回合,张德亲一把抓住了大鲫鱼。他兴奋地将鱼脱下钩,放到稻田旁边路边的水桶里。这时,水桶里已积了七八条大鲫鱼,随后,张德亲又将鱼钩上的食弄好,又去钓鱼了。
6社场:社场上,稻谷基本脱完,并铺在场地上晒着太阳,陈英蹲着身子,用手抓了一把看了看,用嘴吹了吹,废粒较多,飘到地面上,于是,他直起身来,狠劲将手中的稻谷一扔,心情不好地说:“都是些什么东西,每年都是这乱七八糟的,唉!”他叹了一口怨气,转身去看草堆怎么样,他用手抓了一把,看看干了没有,这时,王嫂跑到社场来了。
王嫂:“队长!”她来到他的身边叫道。
陈英:“唉!”他应着,转过身来:“王嫂,回来啦!”
王嫂:“回来了,”她脸堆笑容应着说:“怎么……要把这稻草分掉?”
陈英:他放下手中抓的稻草说:“看看干不干,干了就分掉它,免得下雨受潮烂掉。”
王嫂:“现在干了吗?”她问道。
陈英:“差不多干了,你看看。”
王嫂:“我看看。”她说着,顺势在草堆上抓了一把稻草在手中捏了捏:“嗯,可以了,把它分给大伙算了,免得下雨烂掉。”
陈英:“嗯,今天不分,我明天一早把它给分了。”他应着说。
王嫂:“润洁回来了?”她问道。
陈英:“嗯,回来了。”陈英应着问道:“噢,润洁的爸爸弟弟来了,是你告诉他们的?”
王嫂:“不是,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来了。”
陈英:“那她妈在家?”
王嫂:“嗯。”
陈英:“你把润洁出事故的情况告诉她了?”他担心问道。
王嫂:“没有。”
陈英:“这就好,润洁妈岁数大了,听说女儿出事故,会大吃一惊受不了的。”
王嫂:她一笑说:“你以为我那么笨啊,做事说话得看情况,既然润洁的爸爸他们已经来看润洁了,我就不必要将实情告诉她妈了。”
陈英:“那你对润洁妈怎么说?”他又担心问道,好象润洁的母亲是他的丈母娘。
王嫂:她忘了他一眼说:“我说润洁家有事,让她来一次。”
陈英:“嗯,这样好,这样好。”他赞许道。
王嫂:“嗳,队长,听说你和艳珍要结婚了?”她用神秘的目光望着陈英问道:“是么?”
陈英:他一笑问道:“是谁告诉你的?”
王嫂:“我问你,是不是真的?”她笑着问道。
陈英:“是真的。”他应着,捏着旁边的稻草:“唉,亏她想的出来,这种时候,提出这种事情,还要非依她不可,不肯她就不行,真是乱弹琴,不知她安的什么心。”他叹了一口怨气,故意说。
王嫂:“这不是件好事嘛!这么伤感?你的岁数不小了,艳珍的岁数也不小了,你们又谈了这么长时间,把事情办了算了,早养儿,早得力,我认为艳珍的想法是对的。”她规劝着,实事求是地说。
陈英:“她对……她对个屁啊!现在是什么时候?是忙时!”他激动着,抓了一把稻草狠劲一扔。
王嫂:“忙时……忙时有什么关系?”她无所谓地说。
陈英:“怎么没关系……算了,算了,反正已经这么回事情了。”他叹了一口怨气说,然后,他又招呼道:“不过,咱们俩说的话,你可不要告诉艳珍。”
王嫂:“我不会的。”她保证道。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6 21:5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04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7门外:在张家门外,周海华拿刀杀着一只鸡,袁明慧在一旁瞧着。
袁明慧:“要我杀鸡真不敢哎!”她笑着说。
周海华:“你是女的,当然不敢了。”他放下手中的菜刀,漏着鸡血说。
袁明慧:“哼,”她讥讽一笑:“这不一定吧。”
周海华:“为什么不一定?”
袁明慧:她将手臂相互缩在胸前,自如一笑:“当然不一定!我妈就是最好的例子,她杀鸡就一点不怕。”
周海华:“这……”他支吾着,答不上话来。
袁明慧:“哈哈……”她得意一笑说:“怎么样……你说呀,快说呀,怎么不说的啦?答不上来了吧?”
周润洁:她慢吞吞地从客堂,走到袁明慧身后,笑着问:“你们说什么说得这么开心?”
袁明慧:“姐姐,你来得正好,你来说说这个理,他说我们女人不敢杀鸡。”她笑着拉着周润洁的一只手臂说。
周润洁:“这怎么可能呐?你姐姐就敢杀鸡,还有妈妈也敢杀鸡。”她笑着说。
袁明慧:她得意地搂住周润洁道:“姐姐,咱们女人能办到的,他们男人不一定能够办到,是么?”
周润洁:“嗯。”她一笑附和了一声。
周海华:“女人做的事情,咱们男人什么不能办到?你说呀,快说呀!”他说着立起身来一笑。
袁明慧:“这……”他支吾了片刻,望着周润洁,周润洁望她笑笑,她眼珠一转,神秘着,脸胀得通红说:“女人会生孩子,你去生呀!哈哈哈!”她得意笑了起来。
周润洁:“看你们说到哪儿去了。”她一笑说。
袁明慧:“他不讲理,就要用这话对付他。”她一笑说。
周海华:“噢,我算输给你了。”他笑着欲走到厨房去。
周润洁:“嗳,”她叫住了他:“海华!”
周海华:“姐姐,什么事?”他停下问道。
周润洁:“看到了德亲没有?”她担心问道。
周海华:“没有啊……”
周润洁:“没有……他会上哪儿去呢?”她担心道。
周海华:“你别急,你去问问爸爸,爸爸或许知道。”
周润洁:“爸爸知道……我去问问爸爸。”
周海华:“对,你去问问爸爸。”
周润洁:她说着,快步走了起来。
袁明慧:“姐姐,我陪你去!”她说着挽住她的手臂,走了起来。
周润洁:“好吧,一道去。”她走着说着。
8墓地:张母的墓地,已长着枯萎的杂草,周父立在其面前磕着头,一个,两个,三个,然后,他将一束鲜花放在她的墓基前,直起身来说:“德一他妈,您去世的消息,我和润洁她妈一点不知,我们未能给您送行,我们万分悲哀,请您在九泉之下原谅我们,您安息吧!”他说着,显得极其悲恸的样子。这时,周润洁和袁明慧来到这里。
周润洁:“妈……”她扑向婆婆的墓哭了起来:“妈,我的好妈妈……”
袁明慧:“姐姐,你的身体不由你这么伤心,走吧,姐姐!”她拉着她的手臂劝道。
周润洁:“妈……你如果在世,会帮我许多,可是您……这么早……就离开了我们……”她哭得万分悲切。
周父:“润洁,节哀点,我们走吧。”他也拉着女儿的手臂。
周润洁:“我不走,我不走,我要我妈,妈妈哎……”她哭着,强拉墓基上的杂草,袁明慧和周父将其身体使命一拉,周润洁将墓基上的一把杂草拉了起来:“妈……呜……妈……”她哭个不停。
袁明慧:“姐姐,跟我们回去,回去吧。。”她和周父,使劲将周润洁拉到树林的路上。
周润洁:“呜……呜……”她还呜咽着。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6 22: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05楼

有骨气的中国人

爱国的中国人,钓鱼岛和附属岛屿是中国领土领海,日本人在我国领土上扣押中国保钓人士,我们中国要强硬起来。有骨气的中国人。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7 21: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06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9路:在树林的路上,周润洁呜咽着,由周父和袁明慧拉着双臂向家中跑着。
周父:“润洁,乖孩子,事情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别哭了,啊!你的身体要紧,刚刚出院,还没恢复。”他眼睛挤出泪水规劝道。
周润洁:“爸爸,德亲你看到了吗?”她哭着说 。
周父:“看到了,他到南面河边钓鱼去了。”他答道。
袁明慧:“这说姐姐放心了。”
周润洁:她没有应答,流着泪。
10河边:在河边,张德亲手拿鱼竿绕起鱼线,并将放鱼水桶提起来,向家走去。
11田边:周润洁和周父、袁明慧立在田边,远望南头的河边路上。
袁明慧:她望着南头的河边路,发现张德亲正提着鱼桶,拿着鱼竿朝他们这走来,便道:“姐姐,德亲回来了。”她面带微笑。
周润洁:“嗯。”她应道:“是他回来了。”她回答着,目光眺望回来的张德亲向他走来。
12门外:在张家门外,周海华正卷着袖管,蹲着身子,手伸在一只冒着热气的水桶内揪着一只鸡身上的毛,头额上还冒着微微的汗水,袁明慧和周父来到门外。
袁明慧:“哟,周公子,今天你可真卖力,又杀鸡,又揪毛,辛苦你了。”她故意惊讶一笑说。
周海华:“哪里,哪里,区区小事,何必挂齿?想吃鸡,就得辛苦点,爸爸,你说是么?”他笑着说。
周父:“你这馋鬼,怪不得今天太阳从西边出,你平常在家中什么事情都不干,今天在你姐姐家这么勤奋,任劳任怨,原来是安的这等心。”他笑骂了一句说。
周海华:“这当然了,做任何事,没企图怎能行?”他显得很自私的样子,故意说。
周父:“你的企图就是馋。”他又笑骂了一句:“就不一点脸红?”
周海华:“爸爸,我身体上的血很少,要我脸红,我得进医院再输些血给自己,否则,永远不会脸红噢?”他调皮道。
袁明慧:“你真是刀割不动的老脸皮厚。”她一笑说。
周海华:“还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他一笑说。
袁明慧:“已经够严重的了。”她略有微笑说。
周海华:“嗳,我姐姐呢?”他眼睛张了张道。
袁明慧:“喏,”她用手指朝南边田边指了指:“田边。”
周海华:他用疑惑的目光望着南面的田边。
13田边:周润洁立在田边望着张德亲,手拿着钓鱼竿,提着水桶向她走来,一会儿,张德亲走到她面前。
张德亲:“姐姐!”他激动叫道。
周润洁:她沉慈着脸,向他点点头,没有说话。
张德亲:“姐姐,这几条鱼,给你烧汤喝,让你补补身体。”他将手中拎的鱼桶,递到周润洁面前,望着活现活跳的八九条大鲫鱼说。
周润洁:她望了鱼桶里的鱼一眼,没有说话,而眼角却挤出泪水。
张德亲:他抬起头来,目睹她流泪的情景,便问:“姐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你的伤口疼了?”
周润洁:她摇了摇头说:“没有,姐姐不要吃你的鱼。”
张德亲:“那,为什么?”他难堪着脸问道。
周润洁:“不为什么,姐姐只希望你不要出事,太太平平地过日子。姐姐好对得起妈妈和你的哥哥。”她流着泪水,坦诚道。
张德亲:“姐姐……”他一骨碌地放下手中的鱼竿和盛鱼的桶,鱼翻在地面上,他扑在她胸前哭了起来。
周润洁:她双手臂将其搂住,泪水直涌眼眶:“德亲……我的好弟弟。”
张德亲:“姐姐,我错了,我去河边钓鱼,没有告诉你……我下次不了……呜……”他哭着说。
周润洁:“德亲,知道就好,免得姐姐到处找你,心中烦你。”她流着泪说。
张德亲:“嗯。”他流着泪应道:“我下次到什么地方,都跟你说。”
周润洁:“别哭了,德亲。”她在他后背上拍了拍说。
张德亲:他抬起头来,望望泪横满面的周润洁。
周润洁:她替他刮了刮眼角的泪水说:“回家去吧。”
张德亲:“嗯,我把鱼拾起来。”他应着去拾鱼。
14渡江:周母穿着蓝布衣,一手扶着一袋用围裙扣起的包裹,随着乘客,走上停靠在渡口中的船,当人员上完了,船在江这边,向江那边驶去,一会儿,船又靠到那边的渡口,周母又随着旅客纷纷下船了,周母向山路跑去。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7 21:5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07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15山路:在山路上,陈英在山路上骑着车子回家,一会儿碰到扶着包裹的周母,他事先不知道是她,并接连不断地摇着自行车龙头上的铃子,周母听到铃声,惊慌失措,一会让左,一会让右,犹豫不定,陈英目睹此景,也骑车左右犹豫起来,“扑通!”自行车脚踏碰在山石上,自行车车身倒在山石上,他脚一蹬,来了个踉跄,一屁股坐在山石上。
陈英:“老东西,你怎么搞的嘛?你究竟朝哪边让?一会左,一会右的,搞得人心神不定。”他双手撑着山石,边立起身边骂。
周母:“哟,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听到你打铃,我慌了。”她调过脸来,连忙打招呼:“没摔着你吧?”
陈英:“摔,摔个屁呀,你看我摔了没有?老东西!”他虎着脸骂道。
周母:“咦,你这同志……怎么能骂人呢?”她质问道。
陈英:“就……”他正想骂,忽然定清一看,忙陪起笑脸来:“咦,你不是润洁她妈吗?”
周母:“你是……”她疑惑着打量着陈英。
陈英:“我是队长,你女儿队的。”他激动道。
周母:“喔,我想起来了,你上次和一个女的,在润洁家玩过。”她一笑说。
陈英:“对,是我们。”陈英高兴道。
周母:“摔着你了吗?”她故意问道。
陈英:“没……没有,大娘!”他有点愧意的样子说:“刚刚我太无礼了,对不起。”
周母:“没什么,你不知道是我,我也不知道是你。”她一笑说。
陈英:他将车扶了起来:“对”,并检查了一下说:“大娘,上车吧。”
周母:“你带我……我还是跑跑吧。”她谦让道。
陈英:“没事,上车。”他说着,扶着车。
周母:“这……”她有点为难。
陈英:“大娘,上车吧,别客气。”他道。
周母:“好吧。”她应着,坐上了车。
陈英:“坐好啊……”他骑上了车,驶家而去……
16客堂:在张家客堂的桌上,周润洁、周父、张德亲、周海华、袁明慧伏桌吃着饭。
周润洁:她用筷子夹了一块鸡肉,放到袁明慧的碗口上说:“袁小姐,吃吧。”
袁明慧:“姐姐,你这么客气干嘛?我不是外人,你瞧,我碗中快没饭了,还要这么多干嘛?你自己吃吧。”她笑着说着,将碗中的一块鸡肉夹着,欲放周润洁碗上。
周润洁:她用手按住了她的手,笑着说:“不要客气嘛,吃掉它。”
袁明慧:“姐,我吃不下去了,真的。”她微笑着,显出为难的样子。
周父:“明慧,好孩子,你姐要你吃了,就吃了 。”他催促劝道。
袁明慧:这……”她为难着。
周海华:他扒了一口饭,抬起头来笑着说:“吃就吃了呗,不给姐姐一点面子?姐姐可要生气的噢。”
袁明慧:“就你瞎折腾,挑拨我与姐姐的关系,我就偏吃了这块肉不可,看你有什么可说了。”她一笑,将一块肉塞进嘴里,吃了起来。
周海华:“哈哈哈,上当啰!中我计啰!”他一边吃着饭,一边叫着,显得十分得意。
周父:“你这小子,明慧上什么当?中什么计?她到你姐姐家,你姐姐又不是外人,瞧你这宗德性,像什么样?”他批评道。
袁明慧: “就是嘛,大伯说得对,姐姐不是外人嘛,我到姐姐家有啥吃啥,吃得再多,姐姐也不会说我,姐姐,你说是么?”她边吃边说。
周润洁:“还是你爽快,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再说,姐姐的确不是外人,你到我家来,就好比呆在你家一样,可是,令姐姐愧疚的是,你第一次来到我家,姐姐没什么好招待你,我真的不好意思。”
表明慧:“姐,你说到哪儿去了?你不是外人,我也不是外人……今后……”她急切道。
周海华:“今后……今后都是姐妹了嘛。”他调笑说:“是么,明慧?”
表明慧:“说到底,就是你的脸皮厚。”她一笑说。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7 22: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08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17圩:陈英用自行车带着周母向张家这边驶来。
18门外路口:在张家门外的路口,周父、周海华、表明慧在与立在门外路口的周润洁道别。
周父:“润洁,爸爸走了,你要保重点,在家多休息休息些日子,另外,今后干活要小心。”他望着女儿,含着泪水说。
周润洁:“爸爸,我知道了,你回家后也要保重,另外,还要关照妈妈,多多保重。”她眼眶湿润着说。
周父:“爸知道,有空就回去玩,啊!”
周润洁:“嗯。”她点点头应道:“知道了,你和妈有空也要常来看看我,您和妈妈岁数大了,在家又没什么事情。”
周父:“唉。”他点头应着,向前移了两步。
周海华:“姐姐,我们走了,你有空也要经常回来玩玩。”他望着周润洁说。
周润洁:“你有空也要常来玩,注意,不要忘记也带袁小姐。”她嫣然一笑,拖抓着身旁袁明慧的手臂。
周海华:“当然。”他很有把握地回答。
周润洁:她拉了拉袁明慧的手臂,微笑着问道:“袁小姐,下次你愿意和海华来吗?”
袁明慧:“当然愿意了,姐姐?”她坦然一笑说。
周润洁:“要和海华一道来噢!”她用渴求的目光望着她说。
袁明慧:“来,一定来,姐姐放心。”她笑着说:“我们走了。”
周润洁:“你们走好,爸爸走好。”她微笑着,嘱咐他们。
袁明慧:“姐姐,再见!”她向周润洁摇了摇手。
周父:他深深望着女儿摇了摇手,没有说话。
周润洁:她始终泪水溢出眼角:“再见。”她也向他们摇摇手,于是,他们转过脸去,沿一条向南的路,走了。
周润洁:她目光远送他们,难堪地回过头来,欲朝家走,忽然有人叫她。
陈英:“润洁。”陈英骑车带着周母,已到润洁家的厢房边。
周润洁:她调过头去,忙一惊喜:“队长,到哪儿去了?”
陈英:“到你家啊!”他也兴奋道。
周润洁:“我……家?”她疑惑不解。
陈英:“你看我后面带的是谁?”他望她说着,下了自行车:“大娘,下来吧。”
周润洁:“妈!”她惊喜地叫了起来,并走到母亲身旁。
周母:“唉,润洁。”她从陈英车上下来,陈英搁好自行车。
周润洁:“你怎么来了?”她不解地问。
周母:“你不是说家中有事吗?”她问。
周润洁:“有事……”她疑惑着,看着队长说:“队长,你到我家去过了?”
陈英:“没有。”
周润洁:“那么……”
陈英:“你住院时,我要王嫂去过你家了。”他坦诚道。
周母:“润洁,乖,你住院了?为什么住院?”她关切道。
周润洁:“现在都好了,没事了。”她无所谓地说。
陈英:“润洁,你和你妈谈吧,我回去了。”他笑着说。
周润洁:“谢谢你噢,队长。”她歉意道。
陈英:“不客气,大娘,我走了。”他蹬开自行车车脚说。
周母:“好,有空来玩。”她面带笑容。
陈英:“唉。”他应着,跨着自行车向东骑去。
19河边:在东边河边拎着一桶水的王嫂,目睹着陈英带着周母来到周润洁的家,又目睹陈英骑车从自己面前走过,她没有叫住陈英,看着他离去,于是,拎着手中的水桶回家。
20客堂:在张家客堂,周母在一张靠近桌边的椅子上坐下,周润洁递上一杯麦乳精汁送到周母的桌面前。
周润洁:“妈,喝点麦乳精吧!”她说着,在母亲对面上的一张长凳上坐下。
周母:“嗯,”她应着问:“多亏你们队长带我一段路,否则,我还要走一会,才能到这里。”
周润洁:“你怎么好碰到我们队长的?” 她问道。
周母:“在山路上,我走前,他走后,他自行车打铃,我惊慌着左右让,没想到把他摔了一跤,开始他不知道我,骂我一顿,后来知道是我,忙向我打招呼,要我坐他的自行车。”她陈述着说。
周润洁:“噢,是这样……那,他骂你什么了?”她应着,好奇地问道。
周母:“算了算了,他根本不知道是我。”她一笑说。
周润洁:“没摔伤他吧。”她问。
周母:“大概没,否则他怎么能骑自行车?我倒是要问问你,你现在怎么样了?没什么地方伤着吧?”她回答着,关切道。
周润洁:“我没什么,我全好了。”她打着笑容回答。
周母:“没骗妈?”她用疑惑的目光望着女儿。
周润洁: “妈……这怎么可能呢?我真的没骗你,我真的没啥,我现在好多了。”她用手拍了拍胸口说。
周母:“这就好,这就好,可把妈烦死了,那天你们那个王嫂到我那里去,说你家有事,要我去一次,我真的吓的不得了,仔细琢磨你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润洁:“妈,真对不起,都是我造成的。”
周母:“今后要小心,上滚笼让别人去上,知道吗?”
周润洁:“嗯。”她点头应道:“我知道了,不过……”
周母:“不过什么?”
周润洁:“不过队长安排我,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周母:“这些事情,你在家时从未做过,队长下次安排你,你就说不会,你不是出过一次事故了吗?”
周润洁:“好吧。”她应着,用手向母亲招了招手说:“妈,别烦我,我的事情我自己知道,你快把麦乳精喝了吧。”
周母:“你知道……可一出事情,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质怪道。
周润洁:“可这出事也是难得难得的,不是么?”她解释说。
周母:“是倒是,出事的事难慢碰到,不过妈是在提醒你,今后做各事要万万小心,妈把你养到这么大不容易,你自己长这么大也不容易,再说德一、德亲都不能没有你,张家还要你撑着,你自己应该知道。”她唠叨说了一大气。
周润洁:“妈……这我都知道了,你快喝麦乳精茶吧。”她附和道。
周母:她深情慈爱地望了女儿一眼,喝起麦乳精茶来了。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8 20: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09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21门外:在陈英家的家门外口,艳珍正收着晒干的衣服,陈英骑车来到自家门外,下了车,将车趟回家中客堂。
22客堂:他将自行车在家中客堂搁好,速快坐到旁边靠在桌边的椅子上,捞起自己的裤脚凳,在小腿步露出青而带红的伤口。他用手抚摸着,看着,这时,艳珍手中捧着一大堆衣服,走到客堂来。
艳珍:“陈英,你这是怎么了?腿上为什么这么青?”她目睹这宗情景,速快放下手中的衣服在陈英旁边的椅子上,抚摸他的伤口:“是跟人家撞车了?”
陈英:“不是,是自己不小心碰到山石上了。”他隐瞒道。
艳珍:“是吗?骑车怎么不好好的?”她疑问质怪着,用手在其伤口上轻揉了一下,关切道:“疼得很吗?”
陈英:他摇摇头:“没事,没事的。”他一笑,欲放下自己的裤脚管。
艳珍:“等会。”她说着直起身来,去了房间,一会儿,她又从房间中出来,来到陈英面前俯下身来,将手中拿着的一只小瓶盖打开,用手指伸进去浸了一点红色药水,在陈英的腿上的伤口涂了涂,抹了抹说:“这样伤口就不会发炎了。”
陈英:他望了艳珍一眼,没有说话。
艳珍:她直起身来,将药瓶盖盖着说:“今后自己骑车当心点,碰到不好骑的地方下车,不要逞能,跌了可不划算,听到了吗?”
陈英:“听到了,我的太太……”他打着微笑,显得万分听话的样子。
艳珍:“去你的。”她开心一笑,去了房间。
陈英:他便点燃一支香烟,在嘴边吸起来。
艳珍:她又从房间出来,将客堂中椅子上的衣服,捧起,送到房内去。
陈英:“喂,艳珍,天气预报听过吗?”他叫住她问道。
艳珍:她停在房门口:“听过了。”
陈英:“今天,明天天气如何?”
艳珍:“今天傍晚有雨,明天也有雨。”
陈英:“噢。”他从椅子上离开,立起身:“我去通知他们分草。”他说着走到门外去了。
23庭院:陈英挨门挨户地通知大伙去社场分草,最后来到一家用竹竿编成的庭院,他便走了进去,这时,梁嫂正在庭院,用簸箕扫着院中的垃圾,这就是梁嫂的家,她家三间草屋。
陈英:“梁嫂!”他进庭院叫道。
梁嫂:“唉,队长。”她抬起头应道。
陈英:“队里马上分草,将秤带好。”
梁嫂:“明天分不好吗?”她不解地问道。
陈英:“具天气预报报告,今天傍晚与明天都有雨。”
粱嫂:“噢,知道了。”
陈英:“我走了。”他说着走出院外去。
粱嫂:“那润洁家的草怎么办?”她急忙唤住了陈英问道。
陈英:他在院门口停下:“等会,我帮她挑回去。”他回答着走了。
粱嫂:她望了他一下,继续干起自己手中的活,扫垃圾。
24门口:艳珍正将门口东角的一堆杂柴头用簸箕往厨房间捧,准备稻草分下来,有堆放的地方,这时,王嫂来到陈英家的家门口。
王嫂:“艳珍!”她边跑边向艳珍叫道。
艳珍:她转过脸来:“唉,王嫂。”她面带笑容。
王嫂:“陈英回来了吗?”她问道。
艳珍:“你找他?”她问道。
王嫂:“他说分草的,今天分不分?”她停在她旁边问道。
艳珍:“分……分……马上就分。”
王嫂:“是吗……我回去拿扁担绳子。”她说着欲走。
艳珍:“哎哟,这么急干嘛?玩一会嘛。”
王嫂:“回去准备准备啊。”
艳珍:“这有什么好准备的?只要家中有空地放就行。”她显得十分无所谓的样子。
王嫂:“你说起来挺便当的,做起来要花费很长时间的。”
艳珍:“嗨,这钗一挑,扫帚一扫,不就行啦?”她还是胸有成竹。
王嫂:“嗳,润洁她妈来了。”
艳珍:“你看到了?什么时间来的?”她惊诧道。
王嫂:“嗯,我看到了,刚刚,怎么……陈英没告诉你?”她回答着,故意问道。
艳珍:“他没告诉我什么呀?”她疑惑道。
王嫂:“唉……润洁她妈不就是陈英用自行车接来的吗?”她叹了一口怨气道:“你真是糊里糊涂的。”
艳珍:“你亲眼看到的?”她心中有点不平衡地问道。
王嫂:“当然是亲眼看到的嘛!”她无所谓地说。
艳珍:“怪不得借口说到圩港去开会,原来是接润洁她妈,腿上伤了,还说自己不小心碰到山石上的,真他妈的气死我了。”她心情有点激动。
王嫂:“艳珍,你别激动,都怪我多嘴,陈英的脾气我知道,有时毛得很,你知道这事就行了。”她有点慌乱。
艳珍:“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王嫂你放心。”她说着,气冲冲地将杂柴火用簸箕捧到厨房去。
王嫂:“我走了,艳珍。”她说着回家去了。
25菜田:菜田中长着小白菜,一只小篾丝篮放在菜田边缘的路上,周母折着小白菜往篮子中放,周润洁立在旁边看着母亲弄菜。
周润洁:“妈,这青菜挺嫩的,煮煮菜粥,真没说的。”她道。
周母:“嗯,这青菜是嫩,就是有的地方被鸡吃了。”她边折菜边说。
陈英:他来到菜田边,叫道:“润洁,你家的稻草准备放在什么地方?”
周润洁:“唉,就放在东山脊,怎么,马上要分草了?”她应着转过脸来问道。
陈英:“嗯,要下雨了,把草分掉算了。”他应道。
周润洁:“那我家的草……”她担心着自己弄不动,难堪的目光望着陈英。
陈英:“你放心,我帮你家把草挑回来弄好。”他很干脆地说。
周润洁:“这叫咱怎么过意呐?”她歉意道。
陈英:“这有什么……你身体不好嘛,队里应该帮助你。”他借口道:“我走了。”他说着,走开了。
周润洁:“噢。”
周母:她抬起头来:“你们队长人挺不错的,为人挺诚恳。”
周润洁:她没有说话。
26社场:此时的社场,分草已经热火朝天,大伙儿拉着、捆着、称着,挑着草回家去,陈英也挑了一担草去了周润洁的家,一会儿,艳珍也拿着扁担绳子来到社场,她四处环视了一下,没有看到陈英,就只好自己挑着一担草回家了。
27景:天色暗下来,风刮起来,雨开始渐渐下起来了。
28山:陈英在这里帮助周润洁家堆着草,周润洁在一旁接着草给陈英,陈英的草堆越堆越大。
29门口:在陈家门前的场地上,草已经被雨打湿,艳珍一人堆着,但草堆堆了倒,倒了堆,她堆不起来,接着,她狠劲将一捆稻草抛了好远,赌气道:“他妈的,我也不问了。”这时,陈英回来了,他的身子衣服,已经被雨打湿了。
陈英:“艳珍!”他尴尬叫道。
艳珍:“你别回来,替人家帮忙好了,你这几天魂掉了是吗?”她激动着,向他吵着。
陈英:“你……”他说不出话来。
艳珍:“你,你什么?我说得不对吗?替人家奔东奔西的,还瞒着我,瞒我干什么?光明正大好了。”她吵着说。
陈英:“哎呀,你吵什么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啊你!人家润洁出了事故,身体不好,你不知道吗?”他开脱道。
艳珍:“你借什么口?你的为人我不知道?你不要把我当成木头。”她很自信地说。
30景:天上淫雨霏霏,越下越大,他们的衣衫,头发,全部湿透,风不停地刮着他俩带雨珠的头发……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9 20: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10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第十一集:矛从此延伸

字幕显示同上29点
1门口:在陈家的门口,艳珍与陈英对立着在那里争吵,天上淫雨霏霏,越下越大,他们的衣衫、头发全部湿透。风不停地刮着他俩带雨珠的头发……
陈英:“我把你当什么木头啦?”他反诘道。
艳珍:“我问你,润洁她妈是不是你把她接来的?”
陈英:“润洁她妈?”他一个惊诧道:“我接来的?”
艳珍:“你在装什么傻?你以为我不知道?”她眼眶湿润。
陈英:“你知道个什么?我怎么会接润洁她妈呐?”
艳珍:“你赖什么?有人亲眼看到你把润洁她妈送到她家门口的。”
陈英:“谁……?快说出来!”他追问道。
艳珍:“王嫂。”
陈英:“王嫂?是她告诉你的?”他追问着。
艳珍:“告诉我又怎么样?不能告诉我?”她显得十分傲气的样子。
陈英:“我告诉你,我这是顺便,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我把润洁她妈接来,润洁身体不好,这也是人之常情。”他说着显得十分无所谓的样子。
艳珍:“你……她妈是你丈母娘啊?”她讽刺道。
陈英:“你……你怎么说这话?”他显得有点怒气。
艳珍:“怎么?说到你心上了?”她又紧逼一句。
陈英:“算了算了,我实话告诉你,你也不听,我不同你争,不同你争。”他说着,走进客堂去。
2客堂:陈英坐在靠近桌边的椅子上,衣衫湿透,抽着闷烟,看着墙头上的画。这时,艳珍湿着衣裳来到客堂,虎着脸,带着怒气,走到房间去。
3房间:她来到房间,将湿透的衣服件件换掉,穿上干衣服,然后又寻出陈英的衣裳,来到客堂,放到他面前的桌上。
艳珍:“喏,湿衣服换了。”
陈英:他望了她一眼,想说什么,但终未开口,脱着自己的湿衣服。艳珍一件件替他接着湿衣服,然后放到脚桶里去。
4客堂:在张家客堂,张德亲伏在桌上做着作业,周润洁则坐在一张长凳上补着一件衬衣,一会儿,周母系着裤带,从周润洁的房间出来,来到周润洁面前。
周母:“润洁,乖,我来帮你缝吧。”她说着,抢着周润洁手中的衣裳和针线:“你歇息。”
周润洁:“妈,没关系,我不要紧的。”她睁着。
周母:“你这姑娘,我来就我来呗。”她说着从周润洁手中接过衣服和针线,对衣服缝了起来,然后坐下。
周润洁:“妈,你的眼睛看得到吗?”她笑着问。
周母:“还行。”她边做着手中的生活边说。
周润洁:她看着母亲手中所做的生活,一笑说:“妈,你的眼睛还同过去,挺不错的,我看你做的针线,一看就知道了。”
周母:“同过去不能比,总差那么一点。”她说着忙问:“嗳,润洁,德一有信来过吗?”
周润洁:“来过了。”
周母:“他信中说什么?没说上次迟到的事吧?”
周润洁:“没有!”
张德亲:“姐姐!”张德亲抬起头来叫道。
周润洁:“什么事?德亲!”她从长凳上立起来,走向他。
张德亲:“这篇记叙文怎么个写法?”他指着自己面前的作业本问道。
周润洁:“什么题目?”她将头颈凑向他,即刻醒悟:“记我的姐姐……不,德亲,姐姐没什么值得你写。”她一笑。
张德亲:“姐姐,你太谦虚了,你待我这么好,我怎么能不写呐?”他笑着直率道。
周润洁:她听到此话,心中无比欣慰,泪湿着眼睛:“姐姐对你不能算好,姐姐没能给你好的吃,也未能给你好的穿,同时,也没能好好照顾你。”
张德亲:“姐姐,你对我照顾得够好的了,天下没有像你这样好的姐姐,给我洗衣,给我掖被,教我懂事,给我关怀,至于你没好的给我吃,没好的给我穿,这是百姓人家的普遍现象,这怨不了你,怪不了你。”他坦诚道。
周润洁:“德亲,”她手掌托着他的头贴在她的胸口:“你真懂事,可是,姐姐你不要写,还是写别人吧。比如,妈妈……”
张德亲:“不,我不写别人,我对别人没有感情,要对妈妈,她已经离开了我们,不在人世了。所以,我要写姐姐您。姐姐,你就同意我吧。”他抬起头说。
周润洁:“如果你实在要写,那你就写吧,那记叙文的六要素,你知道吗?”
张德亲:“不怎么熟。”
周润洁:“时间,地点……”
张德亲:“人物,事件,起因,结果。”他与她并列而说。
周润洁:“对,是这样,德亲,要注意写记叙文的中心思想或主题思想,记人的文章对当事人的造型、年龄、性格、品质、行为、事件等都要交代清楚、完整无缺,像司马迁的《李将军列传》、韩愈的《张中丞传后序》就是比较好的记人的文章,在记事的文章中,像欧阳修的《醉翁亭记》、鲁迅的《秋夜》、郁达夫的《古文都的秋》、茅盾的《香市》……”
张德亲:“知道了,姐姐。”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9 20: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11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5圩:太阳刚从东方升起,把东方映得灿红,陈英披着件黑色中山装由东朝西走着,到了王嫂的家门口,王嫂正出门倒洗脸水,一下子正好倒到陈英身上。
王嫂:“哟,咯咯咯。”她惊讶一下,笑了起来:“我不知道你会走到这,我正好倒水。”
陈英:“倒,倒你的魂啊!还笑?”他虎着脸说。
王嫂:“唷,今天一早吃辣糊啦?说话这么不客气,我是有意的呀?”她即抑笑容,沉下脸道。
陈英:“谁管你有意无意?倒在我身上就是有意。”
王嫂:“唷,你今天真的一点不客气啊!”她觉得事情不对劲,心中失去平衡。
陈英:“跟你这种人,也要客气?”他质难道。
王嫂:“我这人怎么啦?还是偷人家的,拿人家的?不就是浇湿了衣服吗?你脱下来,我替你洗!”她急切吵着。
陈英:“我要你洗?我要你洗!你讨喜得很!贱货!”他气愤着,骂了一声。
王嫂:“请你说话放尊重点,我跟谁贱啦?跟谁睡啦?”她吵着。
陈英:“你这女人就是贱,不是么?”他微然说着,不着急。
王嫂:“我贱在哪里?你说!我今天非要你把人交出来!”她感到很有把握地说。
陈英:“你还要我交人?”他用右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问着她。
王嫂:“当然,你骂我贱,我贱在什么地方,你把人给我交出来!”她显得执意的样子,露出一副怒气:“今天不把人交出来,我定饶不了你,你不要以为自己是队长我就怕了你,我告诉你,我是什么人都不怕。”
陈英:“我要你怕我干嘛?”他道。
王嫂:“你废话少说,你说我贱,把人交出来吧。不交出人来,我就没完!”她显得凶狠的样子。
陈英:“那好吧,我问你,你同艳珍说什么了?”他怒气冲冲问道。
王嫂:“没……我没说什么。”她支吾着,心中有点慌。
陈英:“你说什么,没说什么,你自己清楚!”他冷笑一下,瞪了她一眼,回头走了。
6客堂:在王嫂家的客堂,一切都较一般人家富一点,因王嫂的男人在大城市工作,称得上有经济来源,此时,王嫂气冲冲地拿着手中的空面盆,往房门口一放,手中的毛巾朝面盆里一扔:“嘿,跟我作对,没门!”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王老太:“秀珍,你干什么呀?跟谁在吵架呐?”她拄着拐杖从房间出来问道,她面容饱满,头发洁白,穿着蓝灰大褂,驼着背,个显不高,看样子七十有五。
王嫂:“没……没什么!不关你的事,你去吃早饭吧。”她隐瞒着催促道。
王老太:“这还没什么?我在房间都听到了。”她唠叨道。
王嫂:“你听到个什么?听到个屁啊!是不是他骂我贱货被你听到了?我的事你少管!”她火气冲天道。
王老太:“我不管,我不管,我都是要下土的人了,唉!”她回答着,叹了一口怨气,去了客堂门外。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19 21: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12楼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20 14: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13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15客堂:在周润洁家的客堂,周润洁和陈英相隔一张桌面,在凳子上,对坐着,说着话。
周母:“队长,喝杯麦乳精。”她递上一杯透明的玻璃杯麦乳麦汁,送到陈英面前。
陈英:“唉,谢谢大娘,您太客气了。”他点头哈腰笑道。
周母:“润洁这次全靠你了。”她立在陈英旁边。
陈英:“这是我的错,我不该要她上滚笼。”他歉疚道。
周润洁:“你没错,是我不小心。”她谦然一笑说。
周母:“队长,麦乳精怎么不喝,喝呀!”
陈英:“好。”他应着,端起杯子,呷了一口。
周润洁:“甜不甜?”她笑着问。
陈英:“可以。”他放下杯子。
周润洁:“昨天,你们家的草,大概被雨打潮了吧?”
陈英:“没事,还好。”他无所谓地回答。
周润洁:“我家的草,真是昨天多亏你了,没有你,肯定被打得一塌糊涂,尽是雨水。”
16门外:在陈家门外,艳珍和王嫂立在一堆潮湿的草堆旁。
艳珍:“哼,她家的草是干的,我家的草却被雨水打得一塌糊涂。”她说着,用手指了指那摊在地上的潮湿稻草:“你瞧,这么湿的草,没几个太阳,能晒干吗?”
王嫂:“你家陈英,还不都是为了润洁……”她说着,摇摇头:“你真能忍下去,我可忍不了!”
艳珍:“妈妈的,我说他两句,他眼睛睁得大大的,看住我吵,好像他这几天魂掉了似的。”她不解地说。
王嫂:“我看啊……这儿大有文章噢。”她挑拨道。
艳珍:“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疑惑着,心上好像压上一块石头,两眼直懔懔地盯着王嫂。
王嫂:“什么意思……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噢!”她眼珠一转说。
艳珍:“嗨,你王嫂不是外人,我怎么会生气呢?”她显得无所谓的样子:“你说吧。”
王嫂:“周润洁……看样子比你漂亮。”她说着,紧然地瞟了她一眼。
艳珍:“这……”她心中一惊:“我承认,她是漂亮,但漂亮能当饭吃,能当衣穿?我看不能!”
王嫂:“艳珍,这你就不懂了……今后的事情烦着呢。”她又挑拨道。
艳珍:“怎么个烦法?”她其实知道一半,却故意问着。
王嫂:“怎么个烦法,我就不说了,不过……你今后会知道的,我走了!”她说着,离开陈家而去。
艳珍:她望着她的背影,心中忐忑不安,然后回到家中去了。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20 14: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14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17圩:周润洁在圩中走着,朝陈英家这边走来,一路上碰到王嫂。
周润洁:“王嫂!”她笑着叫道。
王嫂:“唉,润洁,上哪儿去?”她略带笑容。
周润洁:“到艳珍家去一趟.”她笑道。
王嫂:“嗯。”她头点点说:“去吧。”
周润洁:“唉。”她点头走了。
王嫂:她故意地望了她一眼说:“哼,自己做生活不好好的,害人不浅。”她说着,扭头走回家中去。
18门外:在陈英家的门外,周润洁来到这里,她看到一些潮湿的稻草,心中不是滋味,她正欲转头向陈英家的门口叫喊,艳珍却从家中客堂出来。
周润洁:“艳珍?”她亲切一叫,面带微笑。
艳珍:“是找陈英的吧?”她丧着脸,来到她面前说。
周润洁:“你……艳珍,你怎么能这样?”她感到倍受委屈,问道。
艳珍:“我怎么样了……你出了事故,陈英背着你去医院,陪着你,我去医院看你,你出院了,我又去你家看你,昨天下大雨了,陈英帮助你家抢草,你看看,我家的草被雨淋得这种样子,怎么……你还要我怎样?我做出这么多,难道还对不住你?啊!”她说着,激动着叫了起来。
周润洁:“艳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事故,是给你和陈英添了不少麻烦,给你们家也带来一定的损失,但我对待这些,我的心中是过意不去的,是很感激你和陈英的。”她道:“我知道你家的草,是被雨打湿了,我现在就是为这事来向你打招呼的,我对不起你们。”
艳珍:“得啦,得啦,事情已经过去了,还说这些干嘛?我还有事,你回去吧。”她说着,从门口拎着篮子,到菜田去了。
周润洁:她只好垂头丧气,回家去。
19圩:在圩中,兰父领着小男孩,手中拎着一袋水果和补品走着,一路上碰到拎着水桶往家走的周丽。
兰父:“小妹妹!”他叫住了她。
周丽:她将手中拎的水桶,放在地面上道:“大哥,什么事?”
兰父:“张德一家住在哪里?”他笑着问。
周丽:“喏,就在前面第五家人家。”她用手指向东指了指说。
兰父:“噢,谢谢,走吧。”他道了谢,手搀着小男孩向东走。
周丽:她则拎着水桶继续朝西走,一会儿,周润洁朝她这边走来了。
周丽:她看着她还有两丈多远,便笑着,叫了起来:“洁姐!”
周润洁: “唉!”她笑着答应,几步向前,迎上她:“小丽,拎水干什么?”
周丽:“拎水将家中的衣服泡一泡。”她干脆回答。
周润洁:“喔。”她笑着应道:“有空到姐姐家玩玩。”
周丽:“唉!”她应道:“洁姐,前面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是到您家来的。”她说着,用手指了指前面。
周润洁:“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到咱家来的?”她笑着问。
周丽:“那个大人问我,张德一家住在什么地方。”
周润洁:“噢,我回家去看看。”她说着朝家走。
20门外:在张家门外,周母在簸箕里埋头用手折着稻粒,兰父领着小男孩来到这里,并立在周母面前。
兰父:“请问大娘,这儿是不是张德一同志的家?”他微笑着问。
周母:她停下手中的活,抬起头来:“是啊,你是……?”
兰父:“我是张德一同志的朋友,你是他的妈妈?”他回答着,问道。
周母:“我不是他的妈妈,是他的丈母娘。”她说着,放下簸箕在旁边的水大缸的架上:“你找德一,德一他在部队。”
兰父:“这我知道。”他笑道,便拉了拉儿子的手道:“来,快叫奶奶。”
小男孩:“奶奶!”他叫了起来。
周母:“唉,好乖乖!”她在小男孩肩头上拍了拍:“走,一起到客堂坐。”她说着招呼兰父,并起先走向客堂。
兰父:“噢。”他应着,搀着儿子去了客堂。
21客堂:在张家客堂,周母领这兰父和其儿子,从门外走进来。
周母:“坐坐坐!”她招呼着,去箱柜旁边倒茶。
兰父:“噢,好的。”他应着,将手中拎着的网线袋放到箱柜上去,然后,拉着儿子的手臂,在一张靠在桌边上的长凳上坐下。
周母:“来来来,请喝点茶。”她将一只杯子,放到兰父面前:“他喝不喝?”
兰父:“喝不喝?”他拉了拉小男孩问道。
小男孩:“我不喝。”他应道。
兰父:“大娘,谢谢你,他不喝。”他笑道。
周母:“噢。”她应着,刚要在凳上坐下,周润洁则走进家中去,于是,她便叫:“润洁,这父子俩是找德一的。”
周润洁:“找德一……?”她疑惑着,打量来客。
兰父:“是的!”他干脆回答着问:“您是……?”他立起身来。
周母:“她是我女儿,是德一的妻子。”她笑着,插嘴道。
兰父:“你好,大妹子,来来来。”她招呼着,拎着儿子的手臂道:“叫叔妈妈!”
小男孩:他立了起来:“叔妈妈……!”
周润洁:“唉,好!”她应着招呼道:“快坐下来,这小家伙,挺乖的喔。”她招呼着,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对兰父一笑。
兰父:“多亏了上次德一兄弟救了他。”他感激地说。
周润洁:“噢,上次德一在船上回来途中,救起的落水儿童,原来就是您的儿子?”她显得有些激动。
兰父:“嗯,我们全家都很感激德一,没有他,就没有我的儿子。”他显得十分感激的样子。
周润洁:“大哥,您和孩子坐下来说。”她也心情激动地招呼着。
兰父:“好的。”他应着,拉着孩子坐了下来。
周润洁:“你怎么知道我家就住在这里?”她问道。
兰父:“那天,我们要德一兄弟在咱们家吃好饭再走,可他急着要回部队去。”他陈述着。
周润洁:“是的。”
兰父:“我拿他没有办法,只好请他无论如何把家中的地址告诉我,他还算好,将你家的地址告诉了我,他还说,等他一回来,就要通知我,到你们家来玩。”他陈述道。
周润洁:“他出去时间不长,暂时恐怕没时间回来。”她坦率道。
兰父:“这我知道,队上假期不多,所以,我来问问您,也是对他的一份心意。”
周润洁:“谢谢您。”她笑道。
兰父:“这话应该我说。”他笑道。
周润洁:“你们玩一会噢。”她招呼着。
兰父:“我们想马上就走。”
周母:“这么急干嘛?难得来的,玩玩再走!”
周润洁:“我妈,看住他们……”她说着,向母亲使了个眼色。
周母:她点点头。
周润洁:她到厨房去了。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20 20: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15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22厨房:张家的厨房,很简陋,但很清洁,周润洁来到厨房,打开锅盖,用水将锅洗了洗,又从热水瓶内放进开水,盖上锅盖,去烧火,将锅中的水发开,掀开锅盖,从碗橱里,拿出六只鸡蛋,打开放进锅内,盖上锅盖,然后将其发开。
23客堂:在张家客堂,小男孩、周母、兰父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兰父与周母说着话。
周母:“家中有几个小孩啊?”
兰父:“三个!”他点燃一只香烟说。
周母:“就他一个男孩?”她指着小男孩问道。
兰父:“对,就他一个男孩,他上面有两个姐姐。”
周母:“嗯,不错不错,这个小家伙恐怕是挺惯的。”她说着用手在小男孩头上摸了摸。
兰父:“这东西,太调皮,惯他……他就更调皮。”他笑着说。
周润洁:这时她端着两碗,拿着筷上来:“来来来,你们父子吃一点,没有什么好招待你们的。”她说着,碗筷便一前一后地送到兰父和他儿子的面前。
兰父:“咦咦咦,大妹子,你客气了。”他笑着说:“这叫我怎么过意呐?”
周润洁:“吃吃吃,什么过意不过意的,说上这么多干嘛?”她笑道。
兰父:“那太多……”他迁就着,要把碗中的蛋弄掉。
周润洁:“吃,不多。”她笑着招呼。
兰父:他摇摇头:“来到你们家,麻烦你们真不好意思。”
周润洁:“吃吧,不麻烦。”她说笑着,到厨房去了。
周母:她看到女儿到厨房去,自己也跟了过去。
兰父:“喂,赶快吃,吃了我们好赶路。”
小男孩:“唉。”他应着吃着。
24厨房:周润洁来到厨房洗着锅,周母也来到厨房,她便端上锅盖上的一只碗,顺手拿了一双筷子,递到母亲面前。
周润洁:“妈,这是给您的。”
周母:“哎哟,我要吃什么蛋啊?你身体不好,你自己吃。”她用手推托着。
周润洁:“妈……这要客气个啥呀?吃掉!”她又将蛋碗推过去。
周母:“这……”她犹豫着。
周润洁:“别这的那的,跟女儿有什么好客气的。”她端碗的手又向母亲推了推。
周母:“那好吧!”她接近碗筷,吃了起来。
25门口:在周润洁的家门口,兰父和儿子从客堂出来。
兰父:“大娘,大妹子,我们走啦!”他在门外叫道。
周润洁:她和母亲先后从厨房走到门外来:“哦,大哥,怎么玩一会就要走啊!”
兰父:“时间不早啦,我还要和孩子赶路,等到德一回来,同他一道去咱们家玩。”他笑道。
周润洁:“好的,我们一定去,你有空和孩子来玩。”她笑道。
兰父:“等到德一回来,我和孩子一定到你府上请你们。”他笑道。
周润洁:“谢谢。”她嫣然一笑。
兰父:“大娘,保重点,我们走啦。”他笑着。
周母:“好,你们走好。”她笑着。
兰父:他拉了拉儿子的手臂说:“跟奶奶,叔妈说再见。”
小男孩:“奶奶,叔妈再见。”他向她们母女摇摇手。
周母:“再见!”她笑着。
周润洁:“小家伙,和你爸爸来玩噢。”
兰父:“好,来,一定来!”他点头微笑着,领着小男孩,离开张家,周润洁和母亲把他们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20 20: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16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25门口:在周润洁的家门口,兰父和儿子从客堂出来。
兰父:“大娘,大妹子,我们走啦!”他在门外叫道。
周润洁:她和母亲先后从厨房走到门外来:“哦,大哥,怎么玩一会就要走啊!”
兰父:“时间不早啦,我还要和孩子赶路,等到德一回来,同他一道去咱们家玩。”他笑道。
周润洁:“好的,我们一定去,你有空和孩子来玩。”她笑道。
兰父:“等到德一回来,我和孩子一定到你府上请你们。”他笑道。
周润洁:“谢谢。”她嫣然一笑。
兰父:“大娘,保重点,我们走啦。”他笑着。
周母:“好,你们走好。”她笑着。
兰父:他拉了拉儿子的手臂说:“跟奶奶,叔妈说再见。”
小男孩:“奶奶,叔妈再见。”他向她们母女摇摇手。
周母:“再见!”她笑着。
周润洁:“小家伙,和你爸爸来玩噢。”
兰父:“好,来,一定来!”他点头微笑着,领着小男孩,离开张家,周润洁和母亲把他们父子送到门口的路上,同他们父子摇手道别。
26客堂:在张家的客堂,一叠水果,营养品放在靠厢柜的桌上,一叠人民币压在兰父的蛋碗下,并附有一张纸条。这时,周润洁和周母走到客堂来。
周润洁:“妈……桌上的东西……”她疑惑不解地叫了起来。
周母:“喔,我倒给忘了,是他们的,这……”她忽然醒悟,无可奈何。
周润洁:“妈……”她叫了起来:“这……钱?”
周母:“也是人家的。”她深感内疚:“看看有多少?”
周润洁:她拿着纸条读了起来:大妹子,大兄弟救了我的儿子,我一辈子不忘,今天问候你们,时则已晚,请原谅,这碗底下的一百元钱,是我们全家的心意,望你们收下。周润洁读着,跺着脚:“唉,我真浑!一点不关前照后,这钱,我们怎么能收呐!”
周母:“乖,妈也没关照好。”她自责道。
周润洁:“算了,等德一回来,再拿这钱还人家。”
27房间:在陈英家的房间,亮着灯,陈英和艳珍睡在一头,陈英背朝艳珍,未盖薄被,艳珍帮他盖好,他又掀掉。
陈英:“你怎么这么烦!我不想盖被子!”他赌气道。
艳珍:“喂,我说陈英,你今天到底怎么啦?吃了猪头肉啦?”她急切问道。
陈英:他火气十足,一翻身,朝她道:“你背着润洁的面,说我接她妈妈也好,不接她妈妈也好,我都不在乎,可是,你当着润洁的面挖苦她,说我背她去医院,你到医院看她,到她家看她,什么家中的草被雨淋湿了,是不对的!你这样,我今后怎么在润洁面前做人!你这是诚心跟我过不去呀你!”
艳珍:“难道我说这些话,就是挖苦她?”她眼睛润湿:“你也太疼她了。”
陈英:“废话!疑三疑四!”他镇定道。
艳珍:“我疑三疑四?你的所作所为,不就是明白着吗?”她不服气地说。
陈英:“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今后不许你当面挖苦她!”他警告道。
艳珍:“要是我不这样做呐?”她丝毫不退让。
陈英:“那……咱们的酒席免了。”他满不在乎道。
艳珍:“免就免了,有什么了不起!”她满不在乎道:“我倒看看你,你怎么同那女人勾搭……”
陈英:“请你不要胡说!”他警告道。
艳珍:“就胡说!同我作对,没门!”她不甘示弱道。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21 19: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17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第十二集:听其谗言

字幕显示同上27小点
1房间:在陈英的房间亮着灯火,陈英和艳珍躺在床上,睡在一道,顺头顺脚,艳珍盖着薄被,他们俩人在争吵着。
陈英:“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今后不许你当面挖苦她!”他警告道。
艳珍:“要是我不这样做呐?”她丝毫不退让。
陈英:“那……咱们的酒席免了。”他满不在乎道。
艳珍:“免就免了,有什么了不起!”她满不在乎道:“我倒看看你,你怎么同那女人勾搭……”
陈英:“请你不要胡说!”他警告道。
艳珍:“就胡说!同我作对,没门!”她不甘示弱道。
陈英:“好噢,没门……但看谁怕谁,谁求谁?我是什么都不怕,我告诉你。”他怒气冲冲。
艳珍:“你以为我怕?我也告诉你,我什么也不怕,我有手有脚,要你背我,还是要你驼我?我自己有饭吃!哼,你难不了我!”她满不在乎地激动着,说着,她冷然一笑,胸有成竹:“现在什么年代了?不是封建年代,是社会主义年代,妇女解放……!不是过去那宗,妇女是奴才,听从男人说到东就东,说到西就西的,男人有什么了不起,你以为你了不起吗?小队长!”
陈英:“那好,咱们离婚,离婚!”他说着,气愤下了床,拖着鞋拖,开门立到门口去。
艳珍:“哎……”她感到事情严重,唤着他,无可奈何:“呜……”她呜咽起来。
2门外:门外下着大雨,一片漆黑,陈英面对着漆黑的夜空,被雨淋着。
陈英:“这种女人,狗屁不通的女人……!”他愤怒着捏着双拳叫着:“我瞎了眼,我瞎了眼,瞎了眼!”
艳珍:“陈英……”她打着一把油布伞,立到门外来,替他遮着。
陈英:“不要叫我!”他吼着,移了两步,故意被雨淋着。
艳珍:她撑着伞,再跟上他两步,替他遮住身体。
陈英:“你走开!走开!走开!”他推了她一把,她踉跄了两步。
艳珍:“陈英!”她叫着,移向他两步,又用伞为他遮雨。
陈英:“别叫我的名字!别叫我的名字!”他气急败坏地叫着:“离我远远的,快离我远远的。”
艳珍:“陈英……”她哭了起来。
陈英:“你听到了没有?不要靠近我!”他高声叫着:“不要靠近我!”
艳珍:她恐移了两步:“陈英,我错了,是我不对,我……呜……”她面对黑压压的前方呜咽。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21 19: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18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3房间:在周润洁的房间亮着灯火,周母躺在床上睡着,盖着薄被,周润洁脚伸被统里,迎着灯光坐着结一件毛线衣。
周母:她翻了翻身道:“润洁,你拿你的线衣拆了,给德一结上,那你冬天……就不冷呀!”
周润洁:“我不是还有一件旧的吗?再外套一件棉衣,差也差不多了,没啥冷的。”她边结线衣边说。
周母:“润洁,你的心肠跟妈一样,待别人比待自己还好。”她道。
周润洁:“可……德一他,他是我的丈夫,不是外人,他要陪伴我一辈子,他就是我,我就是他,你对爸爸……不也是这样吗?”她说着一笑。
周母:“我待你爸爸,你爸爸待我,咱们可是相互相成的。”
周润洁:“我和德一也是相互相成的嘛!我待他挺好,他待我也是挺好的呀!”她说着浅然一笑。
周母:“但愿他同你爸爸一样。”她期望道。
周润洁:“这倒不一定,可能他比爸爸还要好。”她笑道。
周母:“那妈就放心了。”她安慰道。
周润洁:“德一,我相信他。”她心中回想起德一待她的情景说。
周母:“乖,时间不早了,外面的雨大概不小,你早点休息吧。”她说着翻了一个身。
周润洁:“嗯!”她应着,收起线衣,下了床,拖着鞋拖,点着油灯,去了张德亲房间。
4房间:在张德亲的房间,没有灯火,张德亲蹬开被子,躺在床上,周润洁端着油灯,走进房间来,她发现张德亲的薄被未盖好,忙将被子替他盖了盖,张德亲翻了一身醒了。
张德亲:“姐姐!”他望着她亲切叫道。
周润洁:她面向他点点头:“嗯,睡觉别着凉,有点暖,肚脐要盖好。”
张德亲:“嗯。”他点点头。
周润洁:“早点睡。”
张德亲:“嗯。”他应着,闭上自己的眼睛。
周润洁:她望了他片刻,然后点灯去了自己的房间。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悲伤的海岸》四部近日得到韩国著名导演,香港著名导演和台湾著名导演的全面认同和很高的评价。                                                                                                                                                               作者对三位导演的由衷评价表示崇高的敬意!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21 19: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19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5房间:周润洁端灯来到自己的房间,将灯放在灯柜上,自己又脱去鞋拖坐到床上,将自己的春秋衫衣扣解开。但没有立即就睡,而是坐在床上痴呆地想着白天艳珍对自己的挖苦,什么她发生事故进医院,艳珍去看她,她出院回家艳珍又来望她,雨来了,陈英帮她家抢草之事,等等,一系列琐事郁烦在她的心头,为此,她对艳珍的挖苦,并不恨她,而是深感内疚而不好意思,她倒觉得自己有负于艳珍,给她家添了麻烦。想了片刻,周母翻了翻身体。
周母:“润洁,怎么还不睡呀?”她睁开眼睛,关切问道。
周润洁:“就睡了,妈!”她身子愣了一下说,忙脱自己的衣服。
周母:“在想什么?”她关切地问。
周润洁:“不想,不想。”她微笑着,将自己脱去的衣服,放在床边的椅子上,吹熄了灯,在床上躺下了 。
6景:苍色一片漆黑,雨茂然更大,凝结着,在树木、房屋、地面上,滴着、淌着、流着,直至汇结急流,向河塘冲着……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08-22 19: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20楼

八十八集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小说《悲伤的海岸》第一部

7门外:在陈家的门口,大雨而落,已将此积成浅然的河流,陈英和艳珍立在雨中,两人像似河水浸泡一般,浑身是水,一把雨伞飘落在他俩旁边的一丈远左右处,雨点有急有慢地落在雨伞上,形成节奏般的“咚咚,咝咝”的声响,艳珍看着那雨伞流着泪。
艳珍:她拉了拉陈英的手臂哀求道:“陈英,咱们回去吧。”
陈英:他立在雨中的地面上,忽像一个木头人,苦着脸,不说话,面朝漆黑的苍色。
艳珍:“陈英,你就依我这一回,咱们回去吧。”她又掖拽他的手臂哀求。
陈英:他始终不语,面视苍色。
艳珍:“今天都是我不好,是我惹你生气了,可是,咱们已相处这么长时间,总归是有感情的,我不能失去你,我要一辈子拥有你,不容许任何女人在我面前把你抢走,夺走,你知道,你对润洁这样如此热情,我的心中是多么难受啊!我恨她,如果不是她,咱们根本没有这些矛盾,你我都知道,咱们的感情一直是挺好的,可现在……”她说着,泪水自然而然地流了下来。
陈英:“现在怎么样?不都是由你引起的?”他终于开了口:“人要顾全大局,不要太小心眼,润洁出事故了,我是队长,我不背她去医院,谁去背她去医院?况且,张德一又在部队,他又是我的同窗好友,张德亲他还小,又没有这个力量背她,就是有这个力量,他也不在现场嘛!一个人,不光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要乐于助人,善于帮人,急于救人,而你却相反,不仅自己做不到,还不许别人去做,别人做了,还在别人面前讽刺挖苦,惹祸缠身,实在是令我大失所望,痛苦极了。”他假装正经,借题发挥。
艳珍:“陈英,咱们回去,这样下去,你我都会淋出毛病。”她哀求道。
陈英:“不会的,大家清醒清醒,这样不好吗?”他故意道。
艳珍:“走,还说不会。”她说着,拉着他的手臂,去了客堂。
8景:第二天清早,雨停止了,天上的云朵,白的,灰的,黄的,黑的,在微风中向西北飘去……阔然无边的天,似水中淘洗过一般,清澈透明的蓝。经过雨水的冲洗,树叶垂翻而亮,房屋剥尘而白,地面剥皮而新,河中的水浑而汹涌,流向了大江……
9客堂:周润洁在客堂中扫着地,张德亲伏在桌上吃着早饭,陈英跑进来,他敞着黑色中山服,脚套一双黑色靴鞋。
陈英:“润洁!”他进门笑道。
周润洁:她停下手中的活,笑道:“噢,队长。”
陈英:“扫地啊?”他略带微笑。
周润洁:“嗯,扫地。地面实在是太脏,扫一扫!坐一会吧,让我把地扫完。”她笑着。
陈英:“好吧。”他点头顺着德亲的凳子坐下,用手摸了摸德亲的头,笑着问:“吃早饭啦,德亲?”
张德亲:“嗯。”他应着,继续吃。
陈英:“几点上学?”
张德亲:“七点半。”他将头抬起,边吃边回答。
陈英:他看了看手表,然后对张德亲道:“快到七点钟了,你要快一点,否则要迟到,迟到了,老师要罚站。”
周润洁:“这说,德亲快一点。”她边把垃圾往簸箕里撮,边催促道。
张德亲:他快吃了两口,将碗筷往桌当中一推,立起身来说:“这我知道!”他说着便去了自己的房间。
陈英:“润洁,他的学习成绩好吗?”他问道。
周润洁:“大概算中上吧。”她端着簸箕,条帚搁置在簸箕上面回答。
张德亲:他背着书包从房间走出来:“姐姐,我去上学了。”
周润洁:“嗯,怎么不跟你陈哥说一声?”他应着提醒道。
张德亲:“陈哥,我去上学了。”他望着陈英招呼着。
陈英:“好好好。”他笑着说:“去吧。”
张德亲:他离开客堂,走到门外去。
周润洁:“你早饭吃过啦?没吃在我家吃。”她笑着。
陈英:“吃过了,你还没吃?”他应着问道。
周润洁:“还没有呐!”她一笑说。
陈英:“你妈回去了?”他故意问道。
周润洁:“没有。”她笑着回答说:“你等一会噢,我把垃圾倒一倒。”她说着,急匆匆走到门外去。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