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长篇小说<美好的城市>出版,电视改编,现在可以预约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08 21: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1楼

长篇小说《美好的城市》第十八章:姐姐苏醒

离开王兰,回到市委,我的心里突然觉得有种空荡荡的,因为王兰和我在一起已经半年多了,习惯了,我和她弄习惯了,加上这丫头长相不错,为人事理也挺好,又听话,对我又是那么忠诚,她有各方面的优势让我感觉到她不能不在我的身边。显现出她对我的重要性,是不可小视的,真的,说心里话,我很需要她。我在期待她回到我身边的那一天。当然,我也盼兰成快快康复,好无时无刻关照我。让我沉浸在安全之中,可是,心急也是没有用的,这也只能等吧,等到他康复的那一天。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早上上班刚到十点,工作人员给我送来了一封信,这是妈妈托村长写的,说姐姐住在医院,要我即刻回去,我看到信,心如刀割,心中就是这么想,想要赶快见到姐姐。因为姐姐对我恩情似海,我能读完大学,都是姐姐攒钱和卖血所赐。
见到信后,我即刻向组织请了假,赶回家乡。回到家乡我即刻赶到姐姐所在的医院。到了医院我摸到了姐姐的病房,发现姐姐正躺在床上打着水滴。我忙急快跑到她的病床边,俯下身去,手捧姐姐的手,泪水一下子湿了眼眶。
“姐姐......”我看着姐姐慈怜叫道。
“......”姐姐没有说话,她连眼睛都没看我。
“姐姐......”目睹此景,我几乎哭了下来道:“看看我吧,你的妹妹回来了......”
“......”姐姐好像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说话。
“姐......”我叫着抹了抹自己的眼泪哭道:“醒醒吧,姐姐。”
“赵怡!”这时,妈妈拎着热水瓶,慢慢跑到病床边来。
“妈......”我走过去,忙接过妈妈手上的热水瓶道:“姐姐她是怎么啦?”
“姐姐已昏迷两天了......”妈妈擦了擦眼泪道。
“医生说她什么病?”我把热水瓶放在床头柜上,自己拉了一张椅子,让母亲坐下。我就随便坐在旁边的一张床上。
“贫血吧!”妈妈难过地回答。
“你们生活太苦了,我没能很好的帮助你们......”我心中愧疚道。
“你帮助我们......”妈妈难过道:“你自上次出门,你只给家里写过一封信......”
“妈妈......对不起,对不起!”我难过道,抹了抹双眼,泪水湿在手掌上。
“妈妈和姐姐,都很想你......”妈妈难过道。
“对不起,妈妈,我也和你们一样,也很想你们......只是我......”我难过着,没有把话说完。因为我不想把我的感情牵扯到工作上。
“只是你的工作变了,地位变了,对不对?妈妈、姐姐,你就可以不想了,是不是啊?”妈妈抹了抹眼泪道。
“不是,不是的,妈妈......对不起啊,妈妈!”我难过道:“原谅我,妈妈!”
“孩子,妈妈跟您说的,都是气话,只是试探试探你是不是真的把妈妈姐姐给忘了,别放在心上,你别放在心上。”
“您原谅我了,妈妈?”
“你妈妈还不知道?你是个不忘本的孩子......”
“妈妈......”
“你的事,村长都跟我们说了,你当上了市委书记了,对不对?”
“嗯,是的。”我点点头道。
“你工作忙,妈妈知道!”
“您理解我了,妈妈?”
“别人不理解你,妈妈怎能不理解你呐?”
“妈妈......”我难过的心,这才稍微安慰下来。
“这次你姐姐病得这样,我是不准备把这事告诉你的,可是,村长他,他定要我把这事告诉你,怕你姐姐......”妈妈说着难过起来,她抹了抹面颊上的泪水。
“妈妈,您别难过,姐姐没事,她会没事的,妈妈......”我这时振作着自己,来安慰妈妈。
“你别安慰妈妈,你姐姐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姐,姐姐!”我听了妈妈的话,又转过身来叫姐姐,然而,姐姐她和原来一样,没有动弹,也没有看我。
我看看姐姐,倒心中着了急,一会,我把主任医生给叫来了。我问她姐姐的病情,她告诉我说,姐姐是贫血性心脏病,哪一天她心肌缺血,会很危险。她要我们,不能让姐姐太劳累了,一定要让一个比较年轻,又有知识的人陪在姐姐身边。这不是我吗?我怎么能陪着姐姐呐?陪着姐姐,我的工作怎么办?市委书记就不做了?听到医生这话,我真有点急。我看看姐姐对医生问道:“姐姐会不会醒过来?”
医生她告诉我说:“会,会的!”
听到医生的话,我的心中像是好安慰,但是,我却十分担心,万一姐姐真的醒不过来了,我和妈妈,真的要哭上三天三夜。说心里话,我不想,我真的不想会是这样的结局,如果是这样的结局,我真是太对不起姐姐了,难道我连看姐姐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吗?这也太可悲可怕了。这不可能,不可能的!姐姐不会就这样无情地丢下我和妈妈的,她会醒来,会醒来的。
到了晚上,我就这样和妈妈一道,守候在姐姐床前,等她醒来。到了下半夜,夜深人静了,妈妈要我躺在旁边的床上休息,我不肯,我要妈妈休息,她又不肯,我们就这样,在始终如一地盼望姐姐醒来。
因为,我们这样始终如一的期盼,姐姐却没有不醒来的道理。大概到了第二天早晨六点钟,姐姐醒来了。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国家知识产权保护                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0 11:5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2楼

长篇小说《美好的城市》

作者的话:亲爱的读者您好!这部书稿您不去看,那一定是您阅读上的重大损失,望您多多关注!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0 12: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3楼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0 12: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4楼

长篇小说《美好的城市》第十九章:抓捕曹秀珍

我说完,工作人员把徐兰扶了出去。她被扶出去以后,我的脑海中开始思量起来,心中在自问,王慨为什么要抓夏一言,难道王慨已经知道夏一言已背叛他投靠了我们,杀人灭口要灭掉他?如果是真的话,这意味着夏一言的处境非常危险的。因此,赶紧把夏一言弄出来,这便是当务之急了。但现在我却不知道夏一言跟上次医院枪击一案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是为了谋杀兰成,还是为了援救兰成。为此,我在逻辑推理,夏一言既然投靠了我们,兰成是我们一方的人,那他怎么可能谋杀兰成呐?这显得不可能,也不是这个理,所以,说夏一言谋杀兰成我不会相信。但反过来,说兰成是他援救的,这可能有可能,既然有可能,那么王慨抓夏一言这事就符合情理了。可是,兰成是我们的保护对象,王慨也不会这么傻,说夏一言援救了兰成他才把夏一言抓起来,这不是王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这种愚蠢的做法,王慨才不会干呐?既然这样,如果王慨知道夏一言投靠了我们,王慨把夏一言抓起来,这是王慨强加于夏一言身上,想借刀杀人,加害于夏一言。
分析到这里,我像是戳穿了王慨的阴损,王慨要夏一言死,我们却不能让夏一言死。如果夏一言死了,王慨就少了一个对手,我们将失去一个证人。对于这事,我马上打了电话,要蒋明即刻来到我的办公室。同他商讨夏一言的事情。
蒋明来到办公室,我让他在我面前的办公台椅子上坐下,工作人员给他倒来了一杯茶,他喝了一杯茶对我道:“赵书记,您找我有什么指示?”他说着向我打着微笑。
“夏一言,这人你知道吗?”我没有微笑,像是很严肃。
“他......他我怎么不知道?是王局一手招进来的,现在在市容办做副主任,怎么啦?您干嘛要打听他?”蒋明这样对我说话,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最近他被王局派人抓起来了,这事你清楚吗?”
“不清楚!”蒋明回答得很干脆。
“是吗?连你也不知道!”我向蒋明浅浅一笑道。
“不知道,还真的不知道,赵书记!”蒋明显得很实事求是。
“......”我没有说话,而是看了蒋明一眼。
“王局干嘛要把他给抓起来?这怎么回事?我不理解,还真不理解!”蒋明瞧了我一下道。
“有时候你不理解的事情,还真让你不理解,人在变,世间万物都在变,作为总队长,可要多理解人啦!不了解人,就要被不了解的人所了解了。到这个时候,不该发生的事就发生了,轻的化解,重的就会产生严重后果。”
“是啊,赵书记,这了解人却是一门学问,在这一点上我得多学一点,还要多向您请教啊!”
“向我请教?我可收不起像你这种学生噢!”我微笑一下道。
“我可是甘为学生的,赵书记!您就别谦虚了,收起我这个学生吧!”蒋明说着,向我打着微笑。
我望了蒋明一眼道:“现在夏一言的老婆徐兰跑到我这儿来了,她说王局派人抓了夏一言,这事你马上去调查一下,是不是王局抓了夏一言,夏一言现在关在什么地方,你如果调查好了,立即向我汇报,不得有误!”
“是!”蒋明立起身来,向我行了一个军礼。
“去吧!”我道。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0 12: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5楼

长篇小说《美好的城市》第十九章:抓捕曹秀珍

我说着,蒋明转身走了。我看看他的背影,似乎觉得他因为职务比王慨低,工作上如果碰到对手王慨,他将不够力度,有些事,他会碰到阻力,会遇到难度。在这一点上,我已琢磨已久了,如果让他大胆地干工作,必须将他的职务变一变,提示他为公安局副局长,同王慨平起平坐。让他们相互牵制,相互督促。这样有利工作的稳定开展,避免专断武断作风,所谓不良后果的发生,也会相对减少王慨施坏,他就不会那么猖狂,想到哪里做到哪里了。是啊,为了减轻自己肩头上的担子,为了全市市民的安宁,也该动一动蒋明了,加强公安系统的核心力量,这已事不宜迟。想到这里,我捧起台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赵书记!”我正喝着茶,这时,杨主任进来我的办公室叫道。
“杨主任,您坐吧!”我放下茶杯在台子上叫道。
“嗯!”杨主任应着,在我办公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说吧,杨主任!”我看了看杨主任催促道。
“......”杨主任喝了口茶,没有开口说话。
“养殖场的事情定下来了?”我看了看杨主任道。
“定,定下来了。”杨主任道:“今年冬季放尾,这个水产市场如果搞成,每年将有二三十万吨的水产上市。”
“这好啊!”我高兴道。
“赵书记啊,这事虽然让您高兴,但是有件事您听了会让您不高兴的。”杨主任说着看看了我。
“什么事啊?”我着急着问。
“出了大事了!”杨主任又看了我一下道。
“什么大事?”我心中一惊道。
“曹秀珍把徐兰从五楼推到楼底下跌成重伤了。”杨主任看看我,紧张道。
“徐兰,夏一言的老婆?”
“对啊!”
“徐兰现在哪里?”
“在武警医院抢救!”
“徐兰早上还在我这,这怎么一下子发生了这等事啊?”我着急着问:“曹,曹秀珍,她是谁?”
“她啊,王,王局,不,是王慨的老婆啊!”
“曹秀珍为什么要推她?”
“徐兰说王慨抓了她男人,去王慨家找王慨要人,正好碰到曹秀珍,曹秀珍就和徐兰打起来了。曹秀珍一气之下用力把她推下了楼。”杨主任喝了一口茶道:“情况就是这样的,赵书记!”
“这两个混账女人,搞在一起,准没什么好事!”我既着急,又气愤道。
“这个官太太,搞在一起,会有什么好事,什么好事都不会搞出来!”
“走,我们去武警医院看看去!”我说着直起身,走向门外去。杨主任应着,也随我一道,走到门外去。我们一起去了武警医院。
到了武警医院,我们拎了点水果,进了徐兰的病房,只见徐兰头扎纱布靠在床头上打着水滴。她见着我,有气无力道:“赵,赵书,记,您要为我,们做主噢,我也不想活了,赵......书记啊!”
“别激动,别激动,好好养伤!”我安慰道:“好好养伤!”
“他们,家,男的吃人......女的,也吃人......”徐兰有气无力地流着眼泪。
“嗯!”我点点头道:“怎么突然之间去找他家去呐?你看你被弄成这样,丢掉性命咋办?”
“赵,书记,为我们做主!为我们做主啊!”徐兰哭着说着:“您的大恩大德我们不会忘记啊,赵书记......”
“您别急,伤口不能急,好好养伤,好好养伤吧!”
“赵书记......”徐兰很伤心,只见她泪水在不停地流。
“就这样,我会着力处理好这事!”我说着同杨主任离开武警医院。
出了武警医院,我即刻给陈政委打电话商讨对策,对于曹秀珍的故意伤人,对她采取了抓捕,直接将她押送到武警总队,要她接受审讯。曹秀珍,五十岁左右,个一米六八,胖胖身材,她这人虽说长相好看,但双目锐利,显然很凶。凶,她也要接受审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她将接受法律的制裁。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国家知识产权保护                       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0 22: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6楼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1 22: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7楼

长篇小说《美好的城市》第二十章:执行命令

我看看曹秀珍,看看我面前这个女人,好像一下子抓住了王慨的软肋,让他遭到不说致命的打击,但至少给他当头重头一棒。也想让他知道这是什么分量,这样一来,他那使坏的招术,就该掂量掂量,衡量衡量了。他也不能总是用使坏的招术来对付我,对付政府,对付他要对付的人。那岂不是太不公正,太不公平了吗?所以,王慨要尝尝被人对付的滋味。大约到了下午二点时分,我们对曹秀珍审讯一结束,蒋明把我叫到公安总队办公室,他向我汇报工作,他告诉我,夏一言被抓被关的事情已基本搞清楚了。他说,夏一言被抓,是王慨说他是’10.15’枪杀案的首要分子。蓄意谋杀兰成所致。我听到蒋明的汇报,头脑中第一印象就是,这显然是王慨使坏,这好像没那么可能。这事我必须亲自见见夏一言,向他问清楚,不能诬陷、误伤好人。
在蒋明办公室,我坐在沙发上对蒋明道:“我能见到夏一言吗?”
“王慨把守得很严,他派的警察几乎都是身手不凡,日夜兼程值班。”蒋明道。
“这么说,你也见不了?”我问道。
“我,我还没试过!”蒋明笑道。
“我们为了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弄错一个好人,必须工作仔细,我要和夏一言单独谈谈。”我看看蒋明道。
“嗯!”蒋明点点头道:“我明白。”
“夏一言以前虽然干过一些坏事,但我们现在已经把他改造过来。我通过几次同他接触谈心,尤其他母亲被他和他老婆遗弃街头,被我救回一事的感化,他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他几乎思想好了,良心好了,他变成一个真正的有血有肉的汉子了。”
“是啊,在你的感化下,坏人真能一个个变好。”蒋明感慨道。
“你是这么认为的?”我向他一笑道。
“是,是的!”蒋明点点头道。
“嗯,一个人啦,做事要用手去做,做人要用心去做,要严于律己,平易近人;不畏强暴,平等对人,这样才会好啊!”我看了蒋明一下,坦诚道。
“是的,赵书记,您就是我们的榜样!”蒋明向我点点头道。
“夏一言现在关在哪里?”我看看蒋明问道。
“关在秦燕看守所!”
“嗯,你去沟通一下,我要见夏一言。”我瞟了蒋明一眼道。
“好吧,我试试!”蒋明有点为难道。他说着,给秦燕看守所通了电话,还好,所长开始为难,结果还是答应了下来。
于是我和蒋明一道,去看守所看夏一言。到了看守所,我们在看守所接待室,首先见到了看守所所长,所长我认识,他叫唐建明。唐建明见到我,同我热情握手。
“欢迎欢迎啊,赵书记!”唐建明笑道。
“你们辛苦了。”我打着微笑道。
“不辛苦,不辛苦,赵书记辛苦,您辛苦了,赵书记!”唐建明道。
“我们的来意,你知道了?”我道。
”什么来意?“唐建明问道。
“刚刚接电话的人不是你吗?”蒋明问道。
“不是!”唐建明道。
“他没有同你说过?”蒋明问道。
“没有同我说过......”唐建明道。
“这就奇怪了,刚才接电话的难道还有其他人?”蒋明问道。
“报告!”这时,一个警察来到看守所接待室,向唐建明行了一个军礼道。这是一个高个警察,名叫邓在明,40岁左右。
“说吧!”唐建明道。
“蒋大队长要来看守所看望夏一言。”邓在明道。
“你同意了?”唐建明问道。
“我,我同意了。”邓在明道。
“你有什么权利?夏一言是‘10.15’枪击案的首要分子,你不知道?唐建明火气道。“王局没有同你说过?你接到电话也该向我请示请示!不请示,你就擅自决定了?”
“现在不是请示了吗?”邓在明火气道。
“现在请示顶个什么屁用?”唐建明道。
“怎么没用?”唐建明道。
“你看看,你睁大眼睛看看,”唐建明用手指着我们道:“他们是谁?人都来了......”
邓在明随他指的方向看看我们,他一下子认识了我,他高兴起来道:“赵书记!”
“没想到吧,邓在明同志!”我直起身,高兴同他握手道。
“没想到,还真的没有想到,原来是您......请也请不来啊!”邓在明很高兴,他也紧握我的手。
“这现在不是来了吗?”我松开他的手道。
“平常我们见到您,只是在电视里,报纸上,今天可好,这是个真正活生生的书记立在我们面前,我们荣幸,太荣幸了。”邓在明高兴道。
“我们见到一线的干警同志,心中也有说不出的喜悦,也是太高兴了。”我笑道。
“既然是赵书记,她见一见夏一言,这难道不可以吗?我的唐所长!”邓在明这时好像有了底气,他不怕唐建明对他训话了,直言道。
唐建明看看他,再看看我们,他没有说话。
“唐所长,怎么不开口,还有什么顾虑?”蒋明看看唐建明道:“事已到这里,话已说道这份上了,让赵书记见一见夏一言吧!”
“赵书记,您和夏一言什么关系?”唐建明问道。
“没有任何亲戚关系,他只是我的市民。”我回答。
“您也知道我的职责,不徇私情,忠于职守,权利大不过法,您是市委书记,我也不能这么做,我不能让你同夏一言见面......”唐建明难堪道:“对不起!”
“你说得都在理,但是关键时刻,你可不能固执己见,你如果耽搁了我们取证,你要负全责的你知道不知道?”蒋明严肃道。
“蒋队长的话,你要考虑清楚......你明白吗?”我生气道。
“赵书记,夏一言是王局送来的要犯,他左叮嘱右叮嘱,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接近他,我们要对他负责啊,赵书记!”唐建明为难道。
“负责......那王慨,王局长他对谁负责?”我问道,很生气。
“这个......”唐建明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他要对市委,对赵书记负责,你知道吗?我的所长同志!”蒋明开导道。
“这个嘛......”唐建明继续支吾着。
“唐建明,唐所长,实话告诉你,王慨现在因打人已被武警关了禁闭,什么时候让他出来,这还不知道,快领我去见夏一言!”我坦诚道:“出什么事,我负责!”
“执行命令!”蒋明严肃道。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2 20: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8楼

长篇小说《美好的城市》第二十一章:加害夏一言


第二十一章:加害夏一言

听了蒋明的话,唐建明即刻慌张起来,我看得出,这是让他左右为难的事情,这一边是王局长(王慨),一边是赵书记(我),这两头都大,这执行哪个命令好呢?这要是执行了王局长的命令,这必然要得罪赵书记;这要是执行了赵书记的命令,这必然又要得罪王局长,所以,此时此刻,他心中开始度量,他在比对哪个级别大,哪个级别大,他就帮助谁,这已没有其他办法,也只能这样了。但为了不泄漏风声,因为他让赵书记和夏一言见上一面,他以防万一,他要我替他保密。只见他凑到我耳边巧言几句,并要我立即发话作出保证。于是,我看看蒋明和邓在明道:“今天的事,就我们四个人,任何人都不可以说我来见过夏一言,你们能做到吗?”
“能!”大家齐声回答。
“咱们都是共产党员,做事说话,要以党性原则来保证,说话算数,明白吗?”我道。
“明白!”大家齐声回答。
“好,就这样,唐建明,你去把夏一言叫到第二接待室,我在那等他。”我命令唐建明道。
“好,好吧!”唐建明应着走了。
唐建明走了,邓在明向我打声招呼也走了,于是我和蒋明去了第二接待室。
我们来到第二接待室,接待室就我和蒋明两人。我们分别在椅子上坐下。一会,蒋明对我道:“赵书记!”
“说吧!”我道。
“一会夏一言来了,我是否要回避一下?”蒋明道。
“回避,回避一下好。”我道。
“嗯,我知道!”蒋明回答道:“我们等会还在第一接待室会面。”
“好,好的。”我道。
二分钟没到,蒋明直起身走了,大约又过了五分钟,夏一言被两名警察押着,来到第二接待室,他被拷着手铐,被两名警察按坐在接待室的椅子上正对窗口,一手的铐子又被拷在铁椅上。夏一言见到我,大叫起来:“赵书记!赵书记!救我啊!”
“不许叫!”一个个高警察说着和另一个警察回避了。
我看得出,他见到我像是见到了救星,只见他,他的眼眶中流满泪水。像是受了很大冤屈。
“这个夏一言,这个场合,怎么叫起我赵书记呐?”我心中自语责怪道。
“赵书记!”夏一言叫着,这时泪水终于流了出来。
“别叫!”我向他摇摇头,打着手势。他还好,向我点了点头。
“赵书记,您要救我噢!我是冤枉的,赵书记!”夏一言很难过,叫我的声音不是那么高了,而是低了许多。
“谁冤枉你了?”我看了看夏一言道。
“王局长,王慨!”夏一言很干脆,说话语气很着急。
“他,他冤枉你什么了?”我故意问道。
“他说我......参加了‘10.15’枪杀案,蓄意谋杀省厅侦察员兰成!我没有啊,赵书记!”
“既然你没有,你怕什么呐?”我故意反问道。
“我......赵书记,王慨他要陷害我......”
“他要陷害你,陷害你,他为什么要陷害你?”
“新民菜场骚乱之事是他指使的,他说我向你透露了风声!”夏一言望望我道。
“噢,他是这么说的?”我故意问道。
“是的!”
“所以,他就用‘10.15’枪杀案来陷害你,说你蓄意谋杀省厅侦察员兰成是么?”
“是,是这样。”
“‘10.15’枪杀案,你在哪里?”我瞟了夏一言一眼道。
“我,我在......”夏一言好像有点胆怯,他不肯说出来。
“在哪,说啊!”我说话的态度有点严肃。
“在枪杀案,不在枪杀案现场......”夏一言左右为难,他不知对我,还是对外面的环境放心不下。
“在,还是不在?说吧,事实终归是事实,你不说出来,我怎么帮你?违背法律,还是违背意志帮你?”
“我......赵书记,我真的不好说啊!”夏一言感到十分难堪,他进退两难,如果说出是他救了兰成,我救了他,他出去了,那王慨肯定会追杀他;如果说出是他想蓄意谋杀兰成,那我救不了他,他非得坐大牢。所以,无论是怎样的状况,还真有点煎熬,实不好过。
我听到他的话,似乎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他一眼道:“不好说也要实事求是地说,说吧!”
“赵书记,那我就说吧!”夏一言看了我一眼道。
“说,实事求是地说!”
“我,我那天晚上,也就是晚上九点左右就在枪击案现场!”夏一言看了看四周道。
“你怎么知道那天晚上会在医院发生枪击案?是谁让你去的?”
“那天上午王慨约我见面,见面地点是东方宾馆1012房间,时间是上午九时左右。我那天上午大概八点五十分到达1012房间,到房间时,王慨没有对我说什么,只是告诉我说,今晚九时三十分,在江海医院执行任务。”
“其他什么都没对你说?”我看了看夏一言问道。
“没有。我问他去执行什么任务,他也没有告诉我。”
“嗯!”我点点头道:“新民菜场骚乱事件是王慨指使的,你向我透露了风声,那王慨应该杀了你,他怎么不杀你?还要让你去江海医院执行任务,这好像不符合逻辑啊,夏一言?”
“赵书记,新民菜场骚乱事件是王慨指使的,其实他并没有说我向您透露风声,刚才我向您说的说王慨指使新民菜场骚乱我向您透露风声,这话他其实并没有这么说,刚刚算我说错了,我把话收回。王慨只是怀疑我向您透露了风声。”夏一言道。夏一言的话,可能是紧张吧,绕来绕去,有点重复,不过,我还能听得明白。
我看了他一眼,我没有说话。
夏一言看看我,他好像在担心,我不再相信他,其实,我脑海中也在分析,在试探,在琢磨,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对此,我也在想,王慨又为什么置夏一言于死地,这又是为什么?这说明,夏一言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的秘密在哪呐?我在渴盼着他告诉我。
“赵书记,您要相信我,相信我啊!”夏一言见我没有说话,倒一下子着急起来,他对我渴求道。
“我信......”我点头道:“但信也要有事实说话,你还应该有什么事情没有对我说?”
“我......”夏一言支吾着没有说出口。
“说吧,我是什么人你应该有所了解,你心中现在在想什么,包括你已经做过了什么,通过和你的谈话,以及我从前至后的分析,我已经基本清楚,所以,在我面前你不必隐瞒真相,要如实说出来。”我坦然开导道。
“我......”夏一言还是支吾着没有说出口。
“时间有限,说出来对你有好处,快说吧!”我催促道。
“赵书记,我救了省厅侦察员兰成......”这时,夏一言终于鼓足勇气把话说了出来。
“是吗?”我故意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
“是的。”夏一言回答得很干脆。
“那你说说,你是怎么救出兰成同志的?”我故意问。
“是这样,王慨是通知九点三十分执行任务,我九点就到达了江海医院,在医院门口,有十几个人等候在那里,这些人我几乎不认识,我见到他们,想进医院去,被一个戴黑眼镜的人拉住道:”来执行任务的吧?”
“是,是的!”我道。
“好,都到齐了,一共十五个人,现在我们迂回西墙去,那里林荫,没有路灯。戴黑眼镜的人说着,领我们迂回到西墙去。
一会儿,我们到了西墙墙角下,那戴黑眼镜的人又发话道:“现在给你们发武器,匕首和枪......”他说着,两个穿军人制服的人,从树荫底下的黑色面包车里取出短枪,子弹和匕首发给我们。然后戴黑眼镜的人又发话了,他凶狠道:”现在我开始布置任务,江水涛直翻墙头,进入医院电器间切断医院所有照明,其余的人,直翻墙头,进入急救室1018房间,杀掉兰成,发现阻碍者,无论什么人,就地处决!大家明白啦!”
“明白!”这帮家伙低声道。
“开始!”戴黑眼镜家伙再次命令。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2 20: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89楼

长篇小说《美好的城市》第二十一章:加害夏一言

于是,我们翻墙过去,直上医院住院大楼,直插1018房间去。我跑得相当快,直奔人工路梯,有三人跑得还比我快,他们也上了人工路梯,但每层楼都遭遇了武警和警察,他们不断对他们残害刺杀,打枪。一会,医院所有照明熄灭。于是,医院枪声四起,喊叫吵闹声不断。我们不断向1018房间摸去,当到了1018房间门口,有两名武警把守,当场被前面两个人用匕首刺死。我见此景,直进1018房间,从床底下把滚在地上的兰成拉了出来,乘着黑色的夜,把他背到门外去,躲进了一间厕所。搜巡他的人大叫大嚷,挨间搜巡。一会,一位女医生大叫,在危急时刻,我把她也拉到厕所间来。当这帮人走远了,我背着兰成,在女医生的协助下,我们下了楼梯,在女医生的提示下,走医院地下通道出了医院,为了不让那帮人发现我,我叫了一辆三轮车,由女医生陪着兰成,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去。事情经过就这样,我说的全是真的,赵书记!”夏一言回忆好,他用渴求的目光注视着我,看得出,他想让我对他安慰几句。是啊,何止安慰,我感激还来不及呐。我感激的泪水湿满双眼道:“谢谢你!不过,你的话还需证实。”
“这还不证实吗?赵书记!”夏一言难过道。
“是啊!不过,你放心,我们的原则是不弄错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我要让你见一个人......”我坦诚道。
“什么人?”夏一言有点紧张道。
“那个女医生!”我干脆道。
“好,好的!”夏一言回答得很干脆。
我看看他,然后给蒋明通了电话,要求他马上把蔡饮艳接到看守所来。蒋明应着执行了我的命令。于是,我又对夏一言问道:“王慨为什么要把你抓起来?”
“这很简单,他怀疑我放走了兰成。”夏一言道。
“他当着你的面把这话挑明过吗?”
“没有!”
“既然没有,靠着怀疑就把人给抓起来了?”
“可是,赵书记,他不是因为我放走兰成才抓我的,而是因为我枪击兰成才抓我,他要做正人君子,赵书记啊!我没有杀兰成啦,赵书记!”夏一言难堪道。
“是啊,他的这招也够阴损了。”
“他是报复我,加害于我,想借刀杀人啊,赵书记!”
“嗯!”我向他点点头,没有说话。
一会儿,蔡饮艳被蒋明带到第二接待室来,她见到我忙微笑着对我道:“赵书记,是您找我吗?”
“对!”我应着,让她在我身边坐下道:“你认识这个人吗?”我对她说,用手指了指夏一言。
“认真仔细!”蒋明在一旁道。
“认识!”蔡饮艳回答得很干脆。
“在什么时间认识的?”我故意问道。
“10月15号那天晚上。”蔡饮艳回答。
“在什么地方?”我问道。
“就在我们江海医院!”
“大约什么时间?”我问道。
“大约在.....在晚上九时三十分左右吧!”蔡饮艳迟钝一下道。
“好,好的!”我陪她微微一笑道。
“赵书记,赵书记,他不是坏人啦!”蔡饮艳在我身旁着急起来。
“我已知道,谢谢您的配合,蒋大队长把她送走吧!”我同她说着,对蒋明道。
“嗯!”蒋明应着向我点点头道:“那您呐?”
“你们先走,半小时后来接我!”我道。
“那好,蔡医生我们走!”蒋明说着领着蔡饮艳要走。
“再见,赵书记!”蔡饮艳一边走着,一边向我打招呼。
“好!”我向蔡饮艳点点头。
蒋明和蔡饮艳走了,我望了望夏一言,我得把他给弄出去,不然的话,他凶多吉少,处在及其危险的境地,王慨将要借我们的手,报复夏一言,陷害夏一言,整死夏一言,夏一言可是‘10.15’枪击案的无名英雄啊,要保护他,一定要保护他。千万不能让夏一言落到王慨之手,如果落到王慨之手,夏一言必死无疑。
“赵书记,您在想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真的是实话,您要救我,赵书记!”我正想着,夏一言叫了我,紧张着要我帮他。
“你是好样的,夏一言同志,我不会对你袖手旁观,放心吧,我会为你想办法!”我安慰道。
“赵书记,谢谢你!”夏一言感激道。
“嗯!”我向他点点头,心中陷入了深思,怎样才能把他搞出去,是命令将他释放,还是据理力争,让王慨将他释放。还是另一种强硬,要武警强行将他带走释放。反正无论采取哪种方法,终归必须将他释放。
可是,如果将夏一言释放出去,这事必会暴露夏一言已真正归顺了我们,这又给夏一言造成了生命威胁,王慨肯定不会放过夏一言,哪一天将他杀害都说不定。是啊,这个时候进也难,退也难啊!这真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啊!
一会唐所长来了,他向我打了招呼,让两个警察把夏一言带走,走的时候,夏一言企盼的目光看着我含着泪水,他多么渴望我马上把他救出去啊,可是,释放他也得有程序哪,关人放人也得符合法律规定。反正,对夏一言的保护措施却不可缺少。为此,我关照唐建明必须绝对保证夏一言的安全,不得有误,还有,看守所禁止虐待暴打夏一言。在这个问题上,唐建明都作了安排部署。
半个小时后,蒋明开车来把我接走,他把我一直送到市委。到了市委,几天积压下来的工作一起打理,什么红头文件哪,报纸哪,项目啦,等等一系列事情。在处理了几份文件以后,杨主任来到我的办公室,他在我旁边的沙发椅上坐下,工作人员为他倒来了一杯茶,他喝了一口茶对我道:“赵书记!”
“您来得正好,有件事要拜托您去做。”我停下手上的话对杨主任说道。
“什么事啊,赵书记?”杨主任道。
“近两天在我市发生了一系列事情,您大概也知道了......”
“不知道啊,什么事?”杨主任道。
“夏一言被王慨抓了......”我看了看杨主任道。
“这,这怎么可能?夏一言可是王慨的哥们,结拜弟兄,王慨抓谁也不会抓他,不会,这不会的......”我的话还没说完,杨主任抢口道。
“你啊,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夏一言他真的被王慨抓了,这不,蒋明和我刚刚在看守所回来。”
“是吗?这人心难测,人心难测啊!这么好的兄弟,王慨居然也把他给抓起来了,王慨称得上铁面无私了,好样的,好样的啊,赵书记!”杨主任说着还有些激动,倒褒奖起王慨起来了,这倒让我生出一身怨气,这理解也太荒唐了。
“好样的......好样个什么呀!”我激动着开始上了火道。
“这,这个......”杨主任见我这样,好像有点紧张道:“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原因,也许只有赵书记您才会知道。”
“我知道?这您就不知道?”我看看杨主任故意道。
“我想起来了,夏一言触犯了王慨的利益,这是王慨加害夏一言,是这样,就是这样。”杨主任说得很干脆。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出版,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国家知识产权保护                            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4 19: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0楼

长篇小说《美好的城市》第二十二章:说话算数

第二十二章:说话算数

听了杨主任的话,我看他一眼,但没有说话。杨主任再看看我,似乎生怕他的话又说错了,惹我生气。于是,他向我又说道:“赵书记,是不是我这话又说错啦?就当着我没说好了,没说好了,你别生气噢!”
“别紧张,别紧张,杨主任!您的话说得对,说得对!”我安慰道。
“对,对了就好,对了就好!”杨主任见我说对,他总算松了一口气。
“......”我喝了一口茶,没有说话,随手又整了整手上的文件。
“赵书记,您不是要我做事吗?做什么事?”杨主任看看我问道。
“噢,我话还没说完呐! 是这样,夏一言被王慨抓了,他老婆徐兰跑到王慨家要人,被王慨的老婆曹秀珍从五楼推到楼下,跌成了重伤,正在江海医院治疗,你去带着慰问金去抚恤慰问一下。”我瞟了杨主任一眼道。
“嗯!”杨主任点头道:“那王慨呐?怎么不把他那故意伤人的老婆给抓起来?”
“曹秀珍已被我们刑事拘留,至于王慨,他动粗打了他老婆,已被我关了禁闭,他们夫妻现在都在武警总队。”
“这对夫妻,就是一对老虎!”杨主任愤慨道:“算我没说,算我没说!”
我看看杨主任,摇了摇头,我觉得在王慨的威胁下面,他就是胆怯的人。不过,通过我对他的了解,他却是个见风使舵的人。接着,杨主任向我打了招呼,走了。
杨主任走后没过几分钟,陈政委给我来了电话,他要我即刻去武警总队他的办公室,商讨一下对王慨和曹秀珍的处理方案。接到电话,我即刻驱车去了武警总队陈政委的办公室。
我敲门进了陈政委的办公室,他正在看着报纸,他见我进来,忙从沙发上直起身来,笑盈盈地迎上我同我握手道:“赵书记啊!”
“陈政委!”我同他握手叫道。
“坐,坐吧,赵书记!”
“嗯!”我点了点头道,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关于王慨和曹秀珍的事情,该怎么处理,我们得作出处理决定了。”陈政委回到沙发上坐下道。
“是啊!”我说着,武警战士给我倒了一杯水道:“喝水吧,赵书记!”这名武警战士对我道。
“嗯,谢谢!”我向他点点头扶了扶茶杯。
“您客气了,赵书记!”武警战士说着走了。
“对待他们夫妻俩,我真的觉得很头痛,对他们的处理还要掂量掂量,得考虑长远,以达到我们所要的目标和效果!”我沉思了一下道。
“是啊,得处理得当,恰到好处!”陈政委坦诚道。
“恰到好处,这比什么都重要,王慨以夏一言参与了‘10.15’枪击案,谋杀兰成为由,把夏一言给抓了,要置夏一言于死地,陷害他,因为夏一言已是我们的人,王慨就怀恨在心。”
“那天晚上的‘10.15’枪击案,夏一言在现场吗?”
“在啊!”我回答。
“他是怎么在枪击现场的?”
“是王慨那天上午把夏一言约出来,通知他晚上九点三十分左右,在江海医院执行任务。”
“执行什么任务,王慨说了没有?”
“王慨对夏一言什么都没说。”
“什么都没说?”
“对,”我点点头道:“什么都没说。夏一言九点左右到达现场,才知道这是执行谋杀兰成的任务,而且是一个戴黑眼镜的头目对他说的。”
“所以,夏一言就设法救了兰成?”陈政委喝了一口茶道。
“嗯,是这样,真不愧是我们的政委啊!”我应着一笑。
“王慨把夏一言给抓起来了,是不是王慨已知道夏一言救了兰成?这夏一言被抓起来的真正原因,夏一言没有对您说?”这时,陈政委开始直起身,在办公台边转悠着步子。
“没有,估计王慨真的知道夏一言救了兰成,才把夏一言给抓了起来。”我看了看陈政委道。
“王慨他们对夏一言审问过吗?”陈政委停下脚步道。
“看夏一言那样,估计还没有。”我沉思片刻,摇了摇头道。
“在没有审问夏一言的前提下,王慨把夏一言给抓起来,以夏一言的企图杀害兰成为由,陷害夏一言,置他于死地,这一招王慨也够阴损了。”我附和道。
“他阴损,我们也得有对策。”
“您说得对啊,我们也得有对策,必须有对策。”我沉思了一下道。
“对于夏一言,他原来是王慨的哥们,王慨的事,夏一言也知道些,我们不但要释放夏一言,还要对他进行保护。”陈政委喝了一口茶道。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我附和道。
“王慨的智商、手段非同一般,夏一言所提到的,那天晚上在江海医院那个戴黑眼镜的人,就是阿龙,他杀人如麻,在我市已作案多起,飞机场的枪击案,江海医院的枪击案,几乎都是他干的,他可能就是王慨的得力干将,对待这样的一个猛兽,我们得小心小心再小心,谨慎谨慎再谨慎啊,赵书记!”陈政委跑了两步,思虑一下道。
“是的,陈政委,你们武警要多辛苦,多辛苦啊!”我愧意一下道。
“这是我们的责任,赵书记!”陈政委坦诚道。
“报告陈政委!”这时一名武警战士端着枪,来到陈政委办公室行了一个军礼道。
“说吧,什么事?”陈政委干脆问道。
“那个王局长又开始吵了闹了,他要您立即过去,消除对他的禁闭!”这名武警战士道。
“这头猛虎,能放出吗?赵书记!”陈政委道。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4 19: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1楼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6 20: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2楼

长篇小说《美好的城市》第二十三章:什么动机

第二十三章:什么动机

陈政委把话说完,我向他默默点头。过了二分钟,我让武警把曹秀珍带到了王慨面前,曹秀珍看到王慨,露出怨气又恨的表情,但她没有说话。我似乎看出曹秀珍有时胆怯的目光,她生怕丈夫又再对她动粗,那她又要忍受着肉体的剧痛,生不如死。所而,她用企盼的目光渴求着我。
我看看她,示意她别怕,有我和陈政委呐?这样,曹秀珍惧怕的心境才稍微稳定下来。但她的眼光,却不敢正视着王慨。王慨见她,看看她,也看看我,我向王慨挥了一下右手道:“怎么,王局长,没勇气了?还是不愿意?”
“秀珍,对不起,我为打你两个嘴巴,现在正式向你道歉!原谅我,秀珍!”王慨终于鼓足了勇气,放掉了他那所谓的官架子,对曹秀珍道。
“你......”曹秀珍听到这话,看到王慨在向自己道歉,这种令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今天在武警总队却成了现实。她似激动,还是感激;似伤感,还是自悲,她居然呜咽着抹起了自己的眼角。
“曹秀......”王慨见曹秀珍呜咽着没有把话说出来,倒是纠结起来,他看了看曹秀珍道:“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啦?”
“你要,要我说什么?我还能说什么?我是你妻子,是你老婆,你居然这么狠心地打我......骂我......你,你还是不是人啦?”曹秀珍这时忍不住哭出声来,只见她不停地抹着自己在淌的眼泪,像是十分委屈,万般伤痛。
“秀珍,对不起,我不是人,我是畜牲,我连畜牲都不如!”王慨见曹秀珍这样如此伤感,他似乎也觉得有些愧疚难过道:“原谅我,我这是一时冲动,我对不起你,秀珍!”他说着去推曹秀珍。
“这些年来,你当局长,很少顾及我们这个家,这个家都是我一个人在打理,你连我生孩子都不在我身边,你还像丈夫吗?你还是个男人吗?”曹秀珍想想更加难过倒诉起苦来哭道:“这些年我待你不错吧?你有没有良心啦?”
“秀珍,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我的错......”王慨看了看曹秀珍这种伤悲,似乎动了恻然之心道:“下次不会冲动,不冲动了......”
“你不冲动,你做得到吗?”曹秀珍看了看王慨道。
“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这都是冲动的结果......对不起,秀珍!”王慨似乎忏悔不已,不断向曹秀珍招呼。
“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说声对不起,这就好啦?”
“那,你要我怎么样呐?”王慨显得有点不耐烦了,他对曹秀珍问道。
“我要你当着赵书记,陈政委的面,保证从此往后不打我骂我!”曹秀珍看看我和陈政委,对王慨道。
“你......”王慨似乎不能保证自己今后对曹秀珍的走向行为,支吾道。
“王局长,怎么?你不愿意?”陈政委这时严肃的目光看着王慨。
王慨看看他,也看看我,我也用严肃的目光看着他,但我没有说话。
“我愿意,愿意!我保证,今后再也不打你不骂你了!”王慨终于说出了似乎干脆而不干脆的话。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6 20: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3楼

长篇小说《美好的城市》第二十三章:什么动机

听到了王慨的话,曹秀珍似乎落到了一份保证书,这保证书而且是当着赵书记和陈政委的面说的,这保证书在曹秀珍看来,似乎是有效的,永远也不会更改了,所以,看得出,曹秀珍的脸上像是露出了微微的笑容,对于曹秀珍这个时刻,她的心中应该是非常开心的了。而曹秀珍的开心,我看得出这时的王慨心中却压抑着满肚子的怨火,他还没有发泄出来。此时此刻,这种怨火正在他心中款款燃烧,只是他面临我,面对陈政委,他不能,也不敢发泄出来,因为,就他现在的状况,他要我,或要陈政委马上要给他消除禁闭,放他出去。是啊,我知道,王慨就苦于现在的状况,如果不是现在的这一状况,他非打死他的眼前这个女人不可,因为,他眼前这个女人的过错,却让他丧失了自尊,却让他失去了至少现在还没有释放他的自由。所而我想,王慨他此时此刻的心中,对眼前这个女人,只有恨,而且已恨得咬牙切齿了。但是,王慨对他眼前这个女人恨也好,恨得咬牙切齿也好,他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赶快解禁出去,别无他选。
王慨向他老婆曹秀珍道好歉以后,我让武警把曹秀珍带走了。曹秀珍一边走着,一边叫着:“赵书记,放我出去,您要放我出去噢!我不要坐牢,王慨,你要帮我,帮我噢!”王慨看看曹秀珍,摇摇头,他心中的苦没有说出口。
我看看曹秀珍,心中自语道:“这冲动......害人啊!”
大约过了半小时,一辆拉囚犯的车子,鸣着警笛声开到了武警总队来,车在总队大门口停下,唐建明首先走下车,他首先跑到王慨面前行了一个军礼道:“报告王局长,夏一言押到!”
“好!”王慨被拷着双手,十分狼狈,他应着没有行军礼。
我看到唐建明,随眼望去,看到夏一言被拷着双手,正被两个警察押着带下车。见此情景,我们一起走出接待室,走向囚犯的车子。
当我接到夏一言时,夏一言热泪滚滚,他看着我,像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他哽咽着声音对我道:“赵书记!”
“嗯!”我向他点点头道:“你是无罪的!”
“夏一言!”王慨见着他,眼睛向他瞟了瞟道。
“......”夏一言见到王慨,将目光背了过去,他什么都没有对他说。
“夏一言,”王慨见他这样不理不睬的又叫道:“你现在向赵书记说清楚,你有没有参加‘10.15’枪击案?”
“我参加了,但这是您的指示,我没有蓄意谋杀省厅侦察员兰成!”夏一言有点气愤道。
“这,这没有蓄意谋杀省厅侦察员兰成,我,我能把你抓起来吗?”王慨故作镇定道。
“那就要问您了!”夏一言看了王慨一眼道。
“你......你这是什么话?”听到这句话,王慨倒着急起来了,他不好气地问道。
“好了好了,王局长,你下令吧!”我见到他们争来争去阻拦道。
“唐建明,把签字单给我!”王慨说着,向我举起了双手。
“给王局长把另一只手手铐打开!”我命令道。
我说着,一个武警替王慨打开另一只手手铐,王慨接过唐建明的签字单签好字又交给唐建明道:“打开手铐,把夏一言交给武警吧!”
“是!”唐建明收好签字单,马上去跟夏一言打开手铐,夏一言从此获得了自由。他被武警挟着走了起来。
“我的手,手铐,赵书记!”王慨看到夏一言被武警带走了,紧张起来道。
“给他打开!”陈政委道。
陈政委说着,一名武警同王慨打开另一只手的手铐,王慨就此解禁,获得了自由。
“赵书记,你是好样的,我谢谢你了!”王慨获得自由,他用仇恨的目光注意着我,好像要把我给吃了,他向我挑衅道。
“好自为之,别忘了回来的路!”我锐利的目光看着他,对他警告道。
“勇往直前!”王慨说着,用鄙视的目光看着我,上了唐建明他们的车,唐建明向我打了招呼,带着王慨,把车开走了。
我看着王慨那开动的车自语道:“你可要自重!”
“一头猛虎,又归山了......”陈政委在我一旁,也瞧上王慨那开动的车,然后对我道。
“是啊,现在我们每走一步,都会冒着很大风险啊!”我看着王慨他们那越来越远去的车应着,深沉思虑起来。没有片刻工夫,天上打起了雷,下起了雨。
“不好啦!快来人!快来人啦!”我这时好像听到在武警总队向前七八十米的大门外的草坪上,有武警在叫喊。
随着叫喊声,我和陈政委奔了过去,这是扶着夏一言的武警在叫喊。我和陈政委奔到他们身边,我发现夏一言已被武警拉着,瘫坐在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怎么啦?怎么啦?你醒醒!醒醒啦,夏一言同志!”我俯下身,拉着夏一言的右臂不断叫着。
“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回事情?”陈政委在一旁着急问道。
“我们陪他走着走着,他就不行了......”一个高个武警战士道。
“夏一言!夏一言!夏一言同志......”我拼命叫喊着道:“我是赵书记!赵书记啊!”
“赵,赵,书记,他,他们......”夏一言听到我的叫喊声,断断续续没几话,他就咽气了。
“夏一言!夏一言!说话啊,夏一言!夏一言,同志......”我拼命叫着夏一言,手不断拉动他的手摇着拉着夏一言,夏一言同志就这样离开了我们。我看着夏一言,抹了抹自己脸上的雨水和泪水道:“王慨,混蛋!混蛋!你混蛋!”我直起身,面向苍天的雨水,向苍天喊叫。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6 20: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4楼

长篇小说《美好的城市》第二十三章:什么动机

在这个时候,天上的雨越下越大,风也刮起来了,整个苍天黑了下来,让人们分不清走向,看不清面前的路。
对于夏一言同志的牺牲,我应该有责任,可又没有责任,总之,我根本弄不清我错在哪里,哪里才属我的错?可是,我又想来想去我错就错在没让武警前来看守所,强行把夏一言带走。我错了,错了,我对不起夏一言,实在对不起他。想起来,我是有责任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王慨,你这卑鄙小人,你这个禽兽,有我赵怡当书记一天,我就盯着你一天,直到把你送上断头台,你给我等着吧,王慨!多行不义必自毙,你的人生要到头了。王慨,你等着吧!对于夏一言同志的牺牲,我就是这样苦苦责难自己,思想不断思索着,我在D市的过去,现在和将来,过去的弱点,现在的错误,必须要我去苦苦比对,虚心琢磨,奋斗作战,才会迎来美好的将来。我想,我不能,我永远不能就这么认输,我要向恶势力宣战,直到胜利。
夏一言同志牺牲以后,我们请来了法医,对他的尸体进行解剖,结果发现,他的体内发现毒品元素,他是因为毒性发作导致心脏病而死亡。是谁给他下的毒,是王慨,这是不可能的,是在看守所,还是在武警总队门口,这又说不清,可想而知,王慨这一招极其狠毒,我们不能,也没有抓到他的把柄,为此,不能排除,王慨为了不暴露自己,他对夏一言早就计划好了,夏一言被他抓起来了,他有计划让他死,夏一言被放出来,他又有分身之术让他死。夏一言死了,无论他是在里面死,还是在外面死,明明知道王慨就是这幕后的指使者,我们却没有任何理由,说他就是凶手,将他抓捕归案,绳之以法,王慨照样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逍遥法外。这种结果,真让我难堪至极,夏一言同志人牺牲了不谈,令人失望的是,夏一言是证明王慨指使新民菜场骚乱,蓄意谋杀兰成的有效证人,他这么一死,什么证明王慨犯罪的证据都没有了,王慨岂不是更加猖狂,没有人证明他所行犯罪,他便高枕无忧了。他高枕无忧,他就会干出新的勾当,做出新的坏事。这样,我们面临的压力就更大了,面对的生命威胁,可以说随时随地。为此,我真后悔放掉王慨,但又说服不了自己,为什么不把王慨放掉,既然放掉了,就只有硬着头皮和他干吧,大不了就去见马克思。他王慨还有什么,只要和他斗下去我就心满意足了。
二天以后,我们对夏一言的尸体进行了火化,为他举行了追悼会,追任他为革命烈士,因为他为救兰成有功。
夏一言老婆徐兰,因跌成重伤,却没有能参加她丈夫的追悼会。但是,我们把这悲痛的消息告诉她时,她在医院哭得死去活来。她真的,真的好伤心。她永远也见不到自己的丈夫了。她拉住我哭着哀求道:“你们,你们要帮助我查出凶手,一定要帮助我查出杀害一言的凶手!他死得真冤啦!”
听到徐兰的哭求,看到徐兰哭着伤心成这样,我向她同悲地点点头,我答应,尽最大努力,帮她找到杀害夏一言的凶手。
那天到现在,我都在不断思索,不停推理,说那两名扶着夏一言的武警对夏一言下手,这显然是不可能,这是不现实的,这两名青年武警,他们同夏一言无冤无仇,干吗要伤害他?再说,他们加害夏一言的时间,工具,药品都没有啊,怎么去加害夏一言,再说,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就在武警总队大门口,明目张胆的干出加害夏一言,这他们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再蠢,人也不会蠢到这地步。显然,那两名扶夏一言的武警,根本不会加害夏一言,所以,排除那两名武警杀害或加害夏一言,这已是信服的事实了。
那么,既然那两名扶夏一言的武警没有加害夏一言,那么,夏一言的死,就应该与看守所有关,或许在看守所那极个别必有用心的人,就已经给夏一言下毒了,他们极其狡猾,把夏一言死的时间都控制得精确无误,实为专业、精明和老练。由此可见,谋杀夏一言的现场我认为就在看守所,可是,那谋杀他的人又是谁呐?是看守所的警察,还是就是所长唐建明。不管他三七二十一,我给陈政委通了电话,下令组织武警,包围秦燕看守所,抓捕唐建明,及其由王慨派去看守夏一言的四名警察。抓捕他们到武警总队,听候责询和问话。但是,武警只抓到唐建明,那王慨派去的四名警察不见了,他们去向不明。
唐建明被抓到了武警总队,我和陈政委在武警总队责询室,对唐建明进行责询和问话。
我和陈政委坐在责询台边的椅子上,大约两三分钟左右,唐建明戴着手铐被两名武装的武警押着,来到责询室,在我们面前的椅子上坐下。唐建明用卑视的,而愤恨的目光看看我们,我和陈政委也用愤恨的目光看着他。
“为什么抓我,赵书记!我犯什么法了,你抓我?”唐建明火气道。
“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抓你吗?”我瞟了唐建明一眼道。
“不知道!我不明白!”唐建明干脆道。
“真的不明白,还是假的不明白?”陈政委尖刻问道。
“我还真不明白,陈政委!”唐建明道。
“我们抓你,是有原因的!”陈政委看了看唐建明道。
“什么原因?”唐建明道。
“......”我看了看唐建明道:“你真不知道什么原因?”
“我......我想起来了,是不是我不让你们约见夏一言,你现在开始报复我了?”唐建明疑问道。
“哼,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吗?”我付之笑道。
“如果是这样,您倒真是个小气的人了。不过那天,我已经配合了您,让您和夏一言见了面。”唐建明瞟向我,对我道:“人现在也交给了武警,我真不知,您把我抓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夏一言死了,你不知道吗?”我深沉着脸看着他道。
“夏一言死了......他怎么死的?今天......?”唐建明疑问道。
“你装,装吧!”我瞟了他一眼道:“我有耐心......”
“我真不知道啊,赵书记!”唐建明显得好难堪道:“这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赵书记!”
“你那天把夏一言交给武警,仅九分钟多一点,十分钟不到,他在武警总队门口就口吐白沫,瘫在地上......”陈政委道。
“他就这么死了!”我卑视了唐建明一眼道。
“我......”唐建明紧张得似乎说不出话来。
“你们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加害武警战士,加害我们,你们什么动机!”我严肃问道。


原创手稿,国家版权局认可作品,版权所有                                                   拍摄,可以买卖或合作!剧本参股也行!有好的票房收入,必须有好的作品;有风起云涌的观众,必须有好的故事!欢迎来电来涵 !                          联系电话:18221689695 Email:tzx1959@citiz.net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6 21: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5楼

当代新文学建议作家们投票

根据目前文学图书市场状況,看书的人越来越少了,人们视线和时间被网络,电视,娱乐所代替,所以,为了中国文化不散失,大力发展文化产业,建议政府部门长期形成机制,拿一笔资金扶持汇编出版所有作者長篇小说,电影,电视文学剧本!既收编了文化,又抵制了倒版,让作者心血不付之东流。利己,利人,利国家,利子孙后代,望支持者无论新老作家都可投票!感谢大家支持!!!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7 21: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6楼

长篇小说《美好的城市》第二十四章:我有责任

第二十四章:我有责任

听了我的责问,唐建明看看我,心中好像特别难堪和紧张,他好像有委屈,这夏一言的死,好像真与他无关,他委屈道:“赵书记,夏一言的死,我真的不知道,他的死,真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仅是个执法者,也只能做自己份内的事。别样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就这么简单?”陈政委责问道。
“我们通过对夏一言进行尸体解剖,发现夏一言胃里有毒品元素海洛因,这是怎么回事?”我说着问道。
“......”唐建明迟钝了一下道:“赵书记,我对天发誓,这事我真的不知道。”
“你们把夏一言押到我们这儿来的那天,你们给夏一言到底吃了些什么?是谁在管他的饭?是你吗?”我坚刻问道。
“他的饭都是......陈银强管的。”唐建明回答道。
“陈银强,他是什么人?”我问道。
“是我们的厨子。”唐建明干脆地回答。
“他人现在在哪?”我急切着问道。
“他失踪了。”唐建明看了看我道。
“失踪了?”我不解地问。
“对,是的!”唐建明回答。
“夏一言的死,应该同这个人有不可分割的关系。”我看看陈政委道。
“是啊!”陈政委回答:“我们必须找到这个人才对!”
“嗯,”我点点头道:“通知蒋明,必须要找到这个人。”
“是,我去吧,我去打电话!”陈政委说着,跑到吧台那边去打电话。
“唐建明!”我看了看唐建明道。
“赵书记!”唐建明紧张道。
“你说夏一言的死跟你没有任何关系,那么,我问你,那天在看守所,我才跟你说什么了?”我瞟了唐建明一眼道。
“说什......么?赵书记?”唐建明看了我一眼道。
“我要你保护好夏一言,你是怎么保护他的?怎么保护他的?说啊!”我说着,声音高了起来。
“我是保护他了,但我真的不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他居然会死于海洛因......我有罪,我有不可饶恕的罪,您处分我吧,赵书记!”唐建明道。
“处分你......”我心中怨恨道:“这还有用吗?还有什么用吗?一切都晚啦!”
“赵书记,对不起!对不起!”唐建明歉疚道:“我没有把事做好,我有责任......我是有责任的。”
“给唐所长打开手铐!”我命令道。
“是!”一个高个武警应着,将唐建明的手铐打开了。
“赵书记......”唐建明不解地问。
“回去吧!”我难堪道:“你自由了!”
“赵书记......您相信我了?”唐建明感动道。
“好好配合我们,奖功赎罪......”我坦诚道。
“是!是!”唐建明应着落下了眼泪。
“去,去吧!”我看了看唐建明道。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7 21: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7楼

  TOP
头像
魏筱weixiao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2-11-17 23: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7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9-25    发短消息        

98楼

《橄榄叶》《菩提树》《命了无痕》《指缝间》《宝贝,离别不伤》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9 21: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99楼

  TOP
tzx19591012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2-11-19 21: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90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6-10-27    发短消息        

100楼

长篇小说《美好的城市》第二十五章:释放曹秀珍

第二十五章:释放曹秀珍

我回答着,看着王慨我心中就压抑着非常的怒火,心想,王慨,你这卑鄙小人,居然又来陷害我和陈政委了,你也太缺德,太无耻了。你会遭报应的,现在不报,只是时辰未到,你会有报应的那一天。
王慨见我听到这话很难堪,便又变本加厉道:“诬陷,谁诬陷你了,我哪敢诬陷你们啊!不过,这是事实!事实!”
“什么事实?”我严肃问道:“你说啊!这是什么事实!”
“很简单,你不提出要我放了夏一言,他是不会死的,你应该负领导责任!”
“那么,我倒要问问你,你把夏一言无辜的抓起来,你应该负什么责任呢?”我尖锐反问道:“这就是你害死夏一言的!”
“这个......”王慨支吾着,他没有说出来。
“你将负完全的责任,一起责任都是你引起的,我说得没错吧!”
“这......”王慨停顿道:“就算你是没有责任,那陈政委呐?他应该负主要责任!”
“他负主要责任......他负什么主要责任?”我反问着,很愤慨:“你说说,他负什么主要责任?”
“唐建明把人交到武警手上,夏一言在武警身边死了,这就是陈政委的责任!”
“乱弹琴,你简直是乱弹琴!夏一言的死是毒品发作而死,在这广阔的武警总队门口,在这短短几分钟里,武警就对夏一言下毒了?怎么下?口服,还是注射?你说武警毒害夏一言 ,这事实不成立,不成立!”我说着高叫起来道:“陈政委他什么责任都没有!没有!你想用你事先预谋好的卑劣手段,来坑我,来坑陈政委,你别做梦了!”
“你这是什么话?”王慨无可奈何回答。
“这不是什么话,这是事实!人家武警干吗要毒害夏一言?干吗要毒害夏一言?武警是代表国家执行公务,他们和夏一言一点仇恨都没有,再说夏一言是好人,是被无罪释放了的,谁还会做出蠢事再加害于他?没有!一定是没有的!”
    “......”王慨见说不过我,他没有说话。
谋杀夏一言的事实,我可以告诉你,这事早有预谋,这不是发生在武警总队门口,而是发生在秦燕看守所!”我说着瞟了王慨一眼。
“唐建明对你说什么了?”听到我这话,王慨有点慌乱道。
“这是你应该打听的吗?”我不好气地反问道。
“别忘了,我不仅是个局长,还是个警察!”王慨看我一下故意回答。
我看看王慨,心想,你的局长也快到头了,总有一天,下你的职,扒了你的官,我对他道:“你说得不错,但这事你最好回避,不要知道。”
“为什么?”王慨瞟了我一眼道。
“不为什么,这事破案的需要!”我瞪了王慨一眼道。
就这样,王慨跑到我这里来没有得到什么,我在王慨口中什么都没有得到。我们之间互相得到的是从未有过的,正面的,针锋相对的交锋。
就这样,王慨狼狈地跑出了我的办公室,为此,我在想,他今天是失利了,明天他会使出更新艳,更绝顶的歪招来对付我,我得提防着他,小心着他才是啊!
王慨走了,我继续打理台子上的文件,到了下午二点,我接到D市机关小学校长陈万银打来的电话,说赵书记啊,小娟生病了,发高烧四十度,正在江海医院抢救。我接到电话,随即同杨主任一道,驱车去江海医院。到了江海医院,小娟正在抢救室抢救,陈万银和小娟的班主任正在医院急救室门口等候。这里我要说一说陈万银,陈万银男性,四十五岁,长圆形脸,个高一米七六,身着中学生制服,为人和切,大学本科文化。还有小娟的班主任,叫方云兰,女性,大学文化,二十五岁,个一米六零,人长相秀气,待人也客气。我们到达他们面前,方云兰笑着首先同我们握手,接着陈万银也上来同我们握手。
“赵书记,这儿有我们就够了,劳驾您真是不敢啊!”陈万银向我打着微笑道。
“这不是劳驾,陈校长,孩子病了,我们来看看孩子,这是应该的!应该的!”我一边同他握手,一边道:“孩子现在怎样?”
“怎么,孩子有生命危险吗?”杨主任在一旁插话道。
“正在抢救!”方云兰抹了抹眼角道,她好像很爱孩子。
“嗯!”我向他们点点头道。
一会,抢救医生出来了,我们迎上他,医生高个,他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他见了我,向我点了点头。
“赵书记!”医生道。
“嗯,辛苦了!”我道:“孩子怎么样,她脱离危险了吗?”
“孩子已经没事了,她脱离了危险!”医生道。
“孩子得的是什么病?”我急切问道。
“急性肠炎!”医生道。
“我们可以看看孩子吗?”我心慈着问道。
“可以,孩子打着水滴,尽量保持安静!”医生道。
“好吧!”我应着,走进小娟的急救室。到了急救室,我看到小娟躺病床上打着水滴,我忙凑过身去,来到小娟的床边,心中慈怜般地拉着她那没有打水滴的左手道:“小娟!小娟!”
小娟看了看我,目光痴呆,好像很吃力。她没有应答我,又把眼睛闭上了。
“小娟!我是姐姐,姐姐啊!”我看看小娟,掉下了眼泪道:“你还认识姐姐,还认识姐姐吗?连姐姐也不认识啦?姐姐看你来了,小娟!”
“姐姐......”小娟见我不停地叫着,她又睁开了眼睛,这次她终于叫了我一声,而且声音很低。
“小娟,是姐姐,是姐姐看你来了......”我难过道。
“姐姐,我难过......”小娟眼角上来泪道。
“嗯,慢慢会好起来的。”我向小娟慈怜道:“好好休息着,别动,少说话......”
“嗯!”小娟向我点点头。
看着小娟,我慢慢将她的手松开,然后,我们走出急救室,来到急救室门口,把医生拉到一边道:“孩子的事情就拜托了!”
“嗯,我们知道!”医生点头道。
“小娟这孩子很可怜,从小就没有父母呵护,跟着爷爷生存到现在,她所吃的,所穿的,都是比较艰苦的。因此,孩子的体质也比较差。”我实事求是道。
“对,孩子的体质比较差。”医生道。
“所以,孩子必须加强营养!”在一旁的杨主任道。
“嗯,在孩子可以加强营养的同时,还要好好照顾好孩子!”我看了看大家道。
“放心吧,我们会派护士二十四小时看护着孩子!”医生向我保证道:“方云兰同志,这任务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戴主任!”方云兰干脆道。
“戴主任,有什么事就直接同陈校长联系!”我微笑道。
“嗯,好的!”医生道。
“杨主任,这事你马上负责一下,第一,派一个专人,而且是女同志,年龄在五十岁左右,负责照顾小娟;第二,尽快买些营养品来,给小娟补养补养。”我看了看杨主任道。
“好,好的!”杨主任点头道:“我就办!”杨主任说着离开了。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