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杭州市西湖区农业局的强盗嘴脸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18 13: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399,366 次,回复 804 次

                                                                                                                                                                                                                                                                                                                                                                                                                                                                                                                                          

                                       

杭州市西湖区农业局的强盗嘴脸

杭州精锐瓷釉有限公司1997年与西湖区农业局的下属单位西湖排灌站租赁了一块废弃的排灌站场地,当时的房屋都是破损的危房,场地也是破乱不堪,本公司为了平整场地用5吨的自卸车总共拉了1000多车的大小石料砌起了5米高的平台。投资了100多万元建造了总共3000多平米的厂房。租期十年(1997年至2007年)租赁时预计十年中可获得利润500至800万元。可是到2003年时,杭州市西湖农业局指使排灌站在未与本公司协商,更未得到本公司同意的情况下,擅自拆毁了本公司的厂房,围墙,运输道路。其中油库是本公司的生产命脉。因为本公司的产品是【瓷釉】。瓷釉是要靠1400度温度熔制而成的。本公司使用的燃料是【重油】,由于重油的粘度太大无法直接使用,必须将它预热到100度左右才可使用。油库的作用就是一个完整的加热系统。由于【油库】被破坏了,因此整个生产系统就全部瘫痪了。再就是生产运输场地和道路,它是运入原油和运出产品的的必经之路。如今被毁了,工厂更是无法运转。当时公司要求排灌站赔偿损失。排灌站推脱说【没有钱】无法赔偿。就是这样一拖十多年过去了。在这十多年中,本公司一直处于停产状态。现在西湖区农业局致使排灌站将本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将本公司滚蛋,本公司所见的一切房屋设施一律无偿的归西湖排灌站所有。不仅如此,还要本公司再支付35万元的租金。天下哪有这种道理?可是杭州西湖法院暨杭州中级法院,完全按照西湖区农业局的意图断案。这真是难以想象的事,在反腐改革的今天,他们敢这么干,必然有其不可告人的道理。
何家伦2014、1、18

                                                                 



[ 本帖最后由 早烟盘头11 于 2014-1-18 13:13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leyeleye 威望 +5 2016-7-20 06:39
 
分享到: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19 09: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2楼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0 02: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3楼

  一个重大的贪腐案件的线索

凡是官方与草民发生利害冲突,在法律面前是不会存在【平等】的涵义。因为法官基本上是不会采信老百姓的所提供的事实,更不会听取老百所依据的【法律准绳】。就拿本公司的案例来说,从表面上看是一例简单的租赁纠纷。其实,整个案件却牵涉到一个重大的贪腐案件。西湖区农业局的某些领导,利用钱塘江建设新堤坝之机,侵吞国家财产。在修建堤坝时,农业局的某些领导来到本公司测量了全部场地、厂房。他们将数据上报,取得了数百万元的国家的拆迁补偿款。这笔钱本应是属于本公司的,但是,西湖区农业局却对本公司隐瞒了这一事实。
对于如此重大的贪腐案件的线索,本公司多次在法庭上,郑重的提出过,而且多次以书面材料提出,请求法院给予调查取证。可是都被法院拒绝了。
由此可见,杭州市的司法机关腐败到了什么程度。
关于这一案件的详细材料,本公司将逐步地登载出来,供网友们欣赏。
      杭州精锐瓷釉有限公司法人:何家伦    2014、1、19.


[ 本帖最后由 早烟盘头11 于 2014-1-20 02:41 编辑 ]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0 14: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4楼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1 13: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5楼

有一次本公司与西湖区农业局长电话联系,协商赔偿的事。这位局长气势汹汹地说:【你不要存在幻想,钱是不会给你们的】我说:我不要你们农业局的一分钱,我只是要国家给予我们公司的补偿款,现在这笔钱被你们截留了,你们应该如数的还给我们。这位局长听后大发雷霆说:这笔钱就是不给你!,我追问道:凭什么不给我们?他说:不给就是不给,因为你们欠我们的房租!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感到这位局长也太没有水平了,也可说是太笨了(1)他承认了【截留了国家补偿款这一事实】。(2)他不知道法律有规定,租金与补偿款是性质不同的款项桥归桥,路归路,他没有权力扣留补偿款,正当的途径是:先把补偿款发还给我们,然后再由我们补交【租金】。由此可见,现在当官的这副德性,怎么会与中央保持一致哦。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1-21 20: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6楼

回复5楼 早烟盘头11  的帖子

现在当官的别看牛逼哄哄,其实也心虚得很,看中国有裸官多少就知道。
自古中国就是这个样子,真动起真格来,平头百姓最牛,等等看。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2 02: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7楼

引用:
原帖由 鬼眼穿魂 于 2014-1-21 20:30 发表
现在当官的别看牛逼哄哄,其实也心虚得很,看中国有裸官多少就知道。
自古中国就是这个样子,真动起真格来,平头百姓最牛,等等看。
老兄说得对呀!谢谢了。官司我是会一直打到底的。哪怕达到中央,把我这条老命送了,我也在所不惜。问好。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2 18: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8楼

听了总书记的讲话。我似乎感到力量倍增。信心十足。

[ 本帖最后由 早烟盘头11 于 2014-1-22 18:19 编辑 ]
  TOP
头像
火凤凰0013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4-01-23 15: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53    精华:0   注册时间:2011-1-13    发短消息        

9楼

一些狗官,平日里就知道欺压老百姓。支持早烟的斗争精神,有党中央给老百姓做主。最后胜利一定属于你。问好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3 17: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10楼

看看西湖区农业局某些领导的无耻行为

西湖区农业局为了侵吞本公司的财产指使西湖排灌站,贼喊捉贼,恶人先告状,
一纸诉状将本公司告上法庭。说什么:【为了保障国家资产不流失,保证三江两岸整治工作顺利开展,现原告诉诸贵院,请依法判决】。这真是笑话奇谈。本公司与你排灌站只存在租赁关系,这与三江两岸的整治工作有何关联?西湖区下文件给本公司,要求公司停产迁移,那是区政府与本公司关系,国家要求本公司迁移,根据国家政策,必需直接派相关官员与本公司直接联系,首先将本公司安顿好,再给予必要的 补偿, 待双方达成协议后,本公司自然会搬迁。这与你排灌站有何关系?再就是如你所说:保障国有资产不流失。你还好意思说这种话?真是无耻到了极点。2003年时你们利用本公司的房屋财产,骗取了大笔钱财,私分掉了。这就是你们所说的【保障国有资产不流失】的方法吗?真可谓是:既当了婊子,又要立牌坊。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5 02: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11楼

看看西湖区农业局的鬼蜮伎俩

                   附件六

杭州西湖排灌站,在起诉状中指出:“自租赁协议期满,至2013年3月底,原告方多次告知被告搬离腾退,但被告却一直使用至今…”。
本公司在法庭辩论中曾向西湖排灌站提出诘问:“你们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要求我们腾退搬离的?是书面通知、还是口头通知的?”在我们的追问下,西湖排灌站无言以对。因为自2004年后,直到2012年9月,西湖排灌站从未再来到本公司所在地。他们之所以要编造这些谎言,就是企图逃脱或者攫取西湖区政府就三江两岸改造工程,应当按政策给予本公司的补偿款。
2012年9月杭州西湖排灌站找到本公司,说明西湖区为贯彻杭州市的三江两岸的改造工程,要求关停本公司。本公司当即表态:支持国家决定,并提出:需按照政策给予本公司合理的、必要的补偿。西湖排灌站站长张妙庆表态,同意我们的要求,并要求本公司写出必要的详细的,有关赔偿的书面材料。后来西湖排灌站的法律顾问赵启新律师也与本公司面谈,并指出补偿材料可分两部分列出1)2003年堤塘修建时的损失费2)三江两岸改造工程的拆迁补偿费。本公司遵嘱列出了所需材料。并交付给了西湖排灌站。
但是,令本公司意想不到的是:西湖排灌站居然向法院起诉本公司,要求本公司在得不到任何补偿、安置的情况下搬离腾退。更奇怪的是,西湖区法院竟然罔顾事实,依从了西湖排灌站的无理要求。这种出尔反尔的行为,不难使人联想到了权力与法律的关系。
现在西湖排灌站要求本公司腾退搬离,本公司早就表态,为了三江两岸改造,本公司服从政府命令,同意搬离。凡是属于西湖排灌站的租赁物,本公司无条件的腾退。但是属于本公司的房屋、场地、设施,必须在区政府妥善地做好安置工作暨补偿后,本公司再行搬离。

另外,更需要明确指出的是:西湖排灌站,通知终结租赁关系的时间,是在2013年5月2日。而西湖区要求本公司关停的时间,是在2012年6月8日。由于在此期间内,房屋的所有权,仍然属于本公司所有。因此,西湖区的补偿款,理所当然的应该归于精锐瓷釉有限公司所有。而不是属于西湖排灌站的。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5 12: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12楼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5 20: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13楼

附件二

关于杭州西湖排灌站,截留了杭州精锐瓷釉有限公司应得的赔偿款之事,是确凿无误的事实。2003年国家在修建钱江大堤周浦段时,对于沿江被拆迁的住户、工厂、沙场等单位,都给予了赔偿款,本公司也在赔偿之列。上述的其他的单位均得到了应有的赔偿,而且所得的赔偿款都不在少数。        少者有几十万,多者达一百多万。但是唯独本公司却未得到一分钱的补偿款。这是为什么?难道国家会有意亏待本公司吗?非也。当时国家确确实实给与了本公司一笔很大的补偿款。但是这笔款项,却被西湖区农业局(补偿款的分配者)打入了西湖排灌站的账户上。而西湖排灌站,却未通知本公司。他们隐瞒了这一事实。而且一直隐瞒到2013年1月15日。事情发生在2012年8月28日,当时西湖排灌站站长张妙庆通知我们要关停本公司,理由是:为了杭州市三江两岸的改造工程。必须关停沿江所有工厂。后来又向本公司递交了【西政办[2012]79号文件】。
2012年6月8日,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政府办公室,颁布文件:西政办[2012]79号。【关停周浦社井排灌站原址江堤内加工厂】(所谓加工厂即杭州精锐瓷釉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33万元。)本公司接到文件后,当即实施了关停措施。并向西湖区农业局暨西湖排灌站提出了拆迁的赔偿要求。并与排灌站站长张妙庆及其法律顾问赵启新进行了协商。可是此后,杳无音信。后来,西湖排灌站站长张妙庆建议我们亲自与农业局协商赔偿之事。于是本公司于2013年1月15日去到西湖农业局拜访。当时接待我们的是一位田副局长(女)。田副局长刚调到农业局不久,对情况不太了解。但是她的态度很好,表示要尽快解决问题。后来我们向她反映说:2003年西湖排灌站拆迁了本公司的房屋,造成停产,时间长达10年之久,至今未得到一分钱的赔偿。田副局长表示说:【不会吧。补偿款早就要给你们了,只是你们当时嫌少不肯要,现在还有40多万元挂在排灌站的账户上呢。】我们听到后,感到非常诧异。我
们说:【我们从来不知到有这件事。那时,我们要是有了这笔钱,就等于救了我们的命了,我们不会嫌少的。】。此前我们一直怀疑



西湖区排灌站有贪污我们的补偿款的行为,但是苦于我们没有权利查实这笔截留款的来龙去脉,无法得知真实情况。现在我们从田副局长的话中,证实了我们的猜测。后来在2013年5月2日的庭审中,本公司向法官郑重的提出了这一事实,并要求法院调查此事。(但是法院没有尊重本公司的合理要求)在休会时,西湖排灌站的律师赵启新问张妙庆:有这笔钱吗?张妙庆肯定的回答说:【有这笔钱。】赵启新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了一句【到底有没有这笔钱?】张妙庆肯定的回答说:【是有这笔钱。】赵启新律师听后感到很无奈,说了一句【我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案子】。这说明此前,西湖区农业局欺骗了他们的法律顾问,因为赵启新律师是西湖区的法律顾问。如果,他若在起草该起诉状之前,知道了此事,就一定不会提出:要求本公司支付给西湖排灌站358547万元欠款的无理要求了。因为,律师是有律师道德的。否则就构成【欺诈】罪了。他们是不会干这种蠢事的。
还有一件事实说明:西湖区农业局何局长,也是知道有这笔截留款的事实。由于西湖法院曾建议原告与被告双方协商解决问题。由于张妙庆站长无权排板。他就建议我们直接与西湖区农业局何局长联系。我们给何局长通了电话。我们在电话中提请何局长说:【我们并没有向你们西湖区农业局要钱,我们只是要求你们把截留我们的钱款还给我们。何局长说:你们不要幻想,这笔钱是不会给你们的!我们说:你要清楚,截留我们的钱款,是违法行为。何局长说,这笔钱就是不给你,因为你们欠我们的房租,你们违约在先。这笔钱款就可以不给你。】说完后,就关断了电话。这就充分的说明了,截留杭州精锐瓷釉有限公司的补偿款,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这件事,是西湖区农业局指使西湖排灌站干的。他们这样干的目的就是明目张胆的要侵吞别人的钱财。由此及彼,可见在整个建堤过程中,在补偿款的分配的问题上,其中是大有文章的。




[ 本帖最后由 早烟盘头11 于 2014-1-25 20:22 编辑 ]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1-25 20: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4楼

中央的领导是正确的,现在许多高官落了马,支持习主席!再不整顿,中国的前途何在?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5 21: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15楼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一审被告)杭州精锐瓷釉有限公司,住所地杭州市西湖区双浦镇社井村
法定代表人:何家伦,总经理、高级工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杭州市西湖区排灌站(西湖区农业局的下属机构),住所地杭州市西湖区双浦镇麦岭沙村619号
法定代表人:张妙庆,站长
上诉人:杭州精锐瓷釉有限公司(以下称一审被告方)与杭州市西湖排灌站(以下称一审原告方)的租赁纠纷一案(2013)杭西泗民初字第164号经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后,被告方表示不服,现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有明显偏袒原告方的现象,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另行审判,或将本案发回重审。
2、
一、二审诉讼费用全部由原告方承担。

上诉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故意偏袒原告方。

(一)
西湖排灌站(原告方)(甲方),起诉杭州精锐瓷釉有限公司(被告方)(乙方)
内容如下:
1,        依法判令被告搬离(腾退)周浦社井机埠内房屋及场地,
返还场地房屋内设施设备。
  理由是:
依据1997年3月1日双方所签订的租赁合同第六条【协议期满,乙方在甲方范围内所建房屋,临时建筑一律归甲方所有。】现在,租期已过,因此乙方所建房屋、场地,一律无偿的归甲方所有。
  
被告方认为:原告方所依据的理由无效。
   因为:(1)原告与被告双方的租赁合同,有效期是1997年至2007年。但是在2003年时,原告方在未与被告方协商、更未得到被告方同意的情况下,擅自、违规地拆除了本公司极其重要的生产车间及交通要道,并造成主要生产车间成为危房,无法使用。致使本公司从此很难再恢复生产。原告方这一违规行为,破坏了原合同的完整性。原告方此后已不再可能履行合同中所规定的一些义务。例如:(提供完好的厂房、场地。道路),给被告方造成了巨大 的经济损失,使得被告方租赁的目的不能 实现。根据合同法第94条第二款之规定【因不可抗拒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再根据合同法第231条之规定:【因不可归于承租人的事由,致使租赁物部分或者全部毁损、灭失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承租人可以解除合同】。因此,原合同的第六条已失去意义。因为,既然原告已经违约在先,不能履行按原合同所规定的相应的部分义务。因此,被告方也有权不再履行原合同中第六条的义务。由此可见,原合同中的第六条应当自然消灭。

(2),由于原租赁合同已经被原告方所破坏,合同中的一些条款已失去了它的约束力,因此在2004年12月30日,原告与被告双方签订了一份新的租赁协议协议。该协议替代了1997年3月 1日的租赁协议。由于2004年12月30日在新签协议时,被告方仍然处在停产状态,而且原场地地缩小了,厂房被拆了,主要厂房虽然未拆,但已经变成了危房,已无法使用。因此,被告方只同意:【租金部分】按原协议规定不变。其他的部分如:第五条、第六条、第八条。被告方没有同意保留,原方也没有理由再要求将其写入新的租赁协议中 。故而,在新的租赁协议中,不再出现原协议中的第5、6、8条的内容。自2004年12月30日后,被告方有权不再遵守原协议中的第5、6、8条所规定的义务 。因此,原告方在起诉状中提出:被告方所建的房屋、设施归原方所有的要求,根本就没有法律依据。
(3),原告方解释说:租赁期限届满后[一律归甲方所有],就等于是一律【无偿的】归甲方所有。]原告方的这一结论,是没有任何法理依据的。 被告方解释说:[一律归甲方所有],并不等于就是[一律【无偿】的归甲方所有]。被告方认为:
[一律归甲方所有]的含义,只能是表明:乙方所建的房屋、设施,不可以转让给其他的第三方,必须全部的转让给西湖排灌站。至于以何种形式转让给原告方,就必须依据法律条文来决定。根据合同法第125条之规定:[当事人对合同的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合同的词句,合同的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的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立条款的真实意义]。我们先从条款的【词句】上来分析:词句中【一律】的意思,在这里是作(全部)讲。从字面来看,(全部)并不含有【无偿】的意思。再分析【归甲方所有】这一词句的真实含义。该词句,也不含【无偿】的意思。因为:【归谁所有】,这句话只能是表明事物的结论。只是事物的最终确定的【结果】。这一【结果】,并未明确指出:它是以何种手段,何种方式来实现的。它可以用金钱买来的。也可以是用暴力抢来的。但它绝不是,可以不付出任何的代价而【无偿】得到的。因此,原告方认为【一律归甲方所有】就等于是【无偿的归甲方所有】的说法,是根本站不住脚的,也是没有法理依据的。
再从【目的】方面来看:本公司投资建厂的目的,是通过生产【珐琅釉】等产品,来获取利润,通过十年时间收回投资成本。被告方修建厂房的目的,绝不是仅仅用来交付租金,或无偿奉送给原告方的。因此,无论是从词句。或目的方面来看,原告方企图以原租赁合同中的第六条:【协议期满,乙方在甲方范围内所建房屋、临时建筑一律归甲方所有。】为依据,达到强占被告方的财产的目的,被告方是绝对不能同意的。再说了,被告方所租赁的场地,当初大部分是一些极不平整的荒地。房屋也是寥寥无几的几间无法使用的破旧房屋。本公司投入了巨额资金用了3000多吨的石块,九百多个工时平整了场地。同时建设了1400多平米的厂房。目的是建造生产珐琅釉(也称瓷釉)的工厂。其生产能力为:在十年租赁期间内,(1997年3月1日起,至2007年2月底止)可获得500万元至800万元的利润。如今,被告方的建厂目的,被原告方破坏了。原告方还企图将被告方的财产,攫为己有,这是法理所不能容忍的。
综上所述,原告方在诉状中要求:[依法判令由被告搬离(腾退)周浦社井机埠内房屋及场地,返还场地房屋内设施设备]是不合理的。
被告方认为:租期届满,原告方可以无条件地收回原属于排灌站的房屋。但是,原告方要取得被告方所建造的房屋,就必须是有偿的。绝不是无偿的。而且,原告方还必须赔偿由于它的违约行为,给被告方造成的经济损失。(见合同法第58条、第107条、第108条。)
(二)
判令由被告方支付原告方拖欠的租金97913元。房屋占用使用费260634元合计358547元。
被告方认为:
1)原告方在租赁期间(2003年 )违约在先,致使被告方极其重要的 房屋、设施被毁,造成被告方长久性的停工停产,使得租赁目的无法实现。根据合同法第231条之规定【因不可归于承租人的事由,致使租赁物部分或者全部毁损、灭失的,承租人可以要求减少租金或者不支付租金】 因此,被告方可以依法不再支付2003年、2004年的租金合计65505元。(2003年3月1日至2004年12月30日)。至于2005年至2007年的租金按2004年12月30日签订的租赁协议,只需付82515元。至于原告方要求被告方支付自2007年至2013年,这段时期内的租金问题,原告方并未与被告方协商过有关租金之事宜。因此,这段时期内的租金应该是多少?原告方认为是260634元。被告方认为只是100元。
被告方认为:被告方只欠原告方租金82515+100=82615元再加上以前被告方方欠原告方租金37832元共计120447元。原告方给被告方的的赔偿款为148000元,减去被告方租金120447元,故原告方尚需支付被告方27553元。由此可见,原告方谎报被告方尚欠原告方358547元之事,纯属无稽之谈。
2)2003年,国家在修建钱江大堤周浦段时,国家对被告方遭受的经济损失,给与了补偿,据说数额不少 至今尚有40多万元挂在甲方的 账户上。但是这笔钱款,却被原告方截留了或挪用了。而且原告方一直对被告方隐瞒这一事实真相。直到2013年1月15日,在一次上访时,被告方才得知原告方截留被告方的钱款。既然原告方明明知道被告方有钱款在自己的账户上却还要被告方缴付租金,这是既不合理又不合法的行为,被告方是不能同意的。为此,被告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进一步查实2003年时,国家给予被告方 补偿款 的具体数额是多少?以达到公开、公平、公正之目的。并且全部返还给被告方。

( 三),
关于 西湖区政府,就三江两岸改造问题,下令本公司关停一事:
2012年6月八日,西湖区政府颁布了【西政办,2012,79号】文件命令本公司立
即关停。本公司认为;关停之事,本公司服从命令,但是必须依法给予本公司必要的补偿。因为本公司在接受命令之时,一切合法证件齐全,处在合法生存状态之中。而且原告与被告双方的租赁关系,尚处在自然延续之中,一旦被关停本公司将不复存在。由此给本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必须得到补偿。

这场官司的实质是:西湖区农业局的属下西湖排灌站,在西湖区农业局的授意下违规地拆除了本公司的要害部门的房屋、设施、道路,造成了本公司长期的停产的事实。从而,使得被告方遭受到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本公司依法要求西湖排灌站给予赔偿。但是,西湖排灌站在西湖区农业局的指示下,截留了国家在2003年给予本公司的数额较大的补偿款。原告采用了移花接木的方式,仅仅赔偿了被告148000元的赔偿款。而且仅仅是用租金抵扣的方式实行的。这是明显的违法行为。他们还贼喊捉贼,恶人先告状,要求本公司将辛辛苦苦、用了巨额资金建造的厂房,无偿的归他们所有。以达到他们再一次攫取国家给予本公司的【三江两岸】补偿款之目的。整个案情就是这么简单。为此,本公司请求国家,在【三江两岸】的拆迁事件中,依法给予必要的、合理的补偿。
补偿内容:
有形资产:
1,由本公司所建的厂房及设施1400平米(有图纸和明细表)。附件
2,损失的专用生产设备。(有明细表)。附件
3,相关生产资料,应收货款等资金等损失。(有明细表)。附件
无形资产:
1,营业执照。2,经营损失(见计算表)。附件3安置费 4,应收货款
根据上面所列项目,本公司所损失的财产为:
2003年至2007年的经营损失费为324.35万元
2013年被关停后的经济损失,经计算为159.6万元
合计:483.95万元。
如果追回2003年国家补偿给本公司的补偿款【X万元】
则本公司只要求其余的差额。
即483.95万元-【X】万元=【?】万元
              
此致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杭州精锐瓷釉有限公司
2013年7月11日
     
     


[ 本帖最后由 早烟盘头11 于 2014-1-25 21:05 编辑 ]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5 21: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16楼

法庭陈述

尊敬的法官先生、尊敬的各位先生们
首先我们要申明的一件事,即:本公司与西湖排灌站的这场官司,是企业之间的纠纷,与国家机关不发生任何关系。明确的说,与西湖区农业局,乃至西湖区不发生任何关系。希望不要把民与官的问题搅和在一起。

众所周知,任何案例都是以‘事实’为依据的。本案也不能例外。为此,我方敬请法院,必须对以下几个事例,作出明确的界定。
一: 一审中的原告与被告双方于1997年3月1日所签订的租赁协议至2003年以后是否仍然有效。

二:原告要求被告腾退房屋、场地的时间界限是2007年以后还是2012年9月30日以后。

三:原告是否在租赁合同未终止前,在没有得到承租人同意的情况下,拆毁了本公司的房屋、场地,以及交通要道,使得本公司无法生产。

四:原告是否隐瞒、截留了国家给予本公司补偿款?

这四个方面的为题,是构成该案件的实质性问题,希望法院能界定出明确的答案。因为在一审中,法官迴避了这些问题,因此作出了不正确的判断。为此我方希望在这次庭审中得以明确,使得当事双方都有清楚的认识。



关于第一个问题:
我方有充分的理由证明:1997年所签订的租赁协议到3003年以后已经无效。因为:原告与被告双方的租赁合同,有效期是1997年至2007年。但是在2003年时原告方在未与被告方协商、更未得到被告方同意的情况下,擅自违规地拆除了本公司极为重要的生产车间,及交通要道,并造成了其他一些厂房成为危房,从而无法使用,致使本公司从此再难回复生产。原告方这一违规行为破坏了原合同的的完整性。从这时起,原告方已不可能继续履行合同中所规定的义务。例如(提供必要的场地、厂房、道路等等)
根据合同法第94条第二款之规定:【因不可抗拒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再根据合同法第231条之规定:【因不可归于承租人的事由,致使租赁物部分或者全部毁损、灭失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承租人可以解除合同】。再根据合同法第216条之规定【出租人应当按照约定将租赁物交付承租人,并在租赁期间保持租赁物符合约定的用途】。现在,既然既然出租人不能提供必要的租赁物,使得承租人无法满足租赁的目的,因此原协议已失去意义。故而原协议也就无效了。再根据合同法第56条之规定:【无效的合同或者撤销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的约束力】。再根据合同法第58条之规定:【合同无效、被撤销或者终止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补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由此可见原协议中第六条所赋予原告的的利益(即:租赁期满后,乙方所建的房屋、设施一律归甲方所有)也就随之无效了。
由于原合同已经无效,但是租赁双方又无法立即结束租赁关系,因此于2004年12月30日双方又重新签订了一份新的租赁协议。在该协议中去除了原协议中附加给出租人的一些无理的要求。只保存了“房租按原协议不变(按97年3月1日签订的协议)”。新协议的签订证明了原协议的自然消灭。

关于第二个问题:原告说自2007年后曾多次要求被告腾退房屋、场地。这一说法简直就是无稽之谈。是他们编造的谎言。自2004年后,原告方就再也没有到本公司来过。这又怎么可能向本公司谈起腾退之事呢?其实自2007年后本公司已经没有再继续租赁的需求了。租赁关系之所以自然延续,只是等待原告对于本公司的赔偿。而且原告巴不得本公司留下来。因为他们知道有一笔本属于本公司的钱款,挂在他们的账户上。(原告对我们隐瞒了这件事实)他们为了吞没这笔欠款,有意的将我们拖在哪里,从而可以获得每年四万多元的租金,以便抵扣挂在他们账户上的那笔钱。(2007年至2012年的租金是他们自己乱定的,根本没有与我们协商。)
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说明问题。
在原告的起诉书中提到:要求被告支付2007年至2012年的租金一事可以证明原告承认了租赁关系的自然延续。既然如此就不存在要求我们腾退之事。我们还可以从租金定价这一事实看出,租金是他们自己说说的。根本没有与我们协商。因为在这这段期间内,原告根本没有到我们这里来过。因此,协商一事无从谈起。
关于要求本公司腾退之事整个过程是这样的:【2012年6月8日西湖区人民政府下达(西政办2012-79号)文件给西湖区农业局,后来于2012年8月22日由西湖排灌站站长张妙庆通知本公司,要求本公司关停。之后于2012年10月由张妙庆陪同律师赵启新来到我处商谈对我方的赔偿问题。在这段时间内从未说起过要求我方腾退之事。直到2013年3月26日西湖排灌站在起诉书中才提到要求本公司腾退之事】。
如果是国家为了三江两岸的改造,需要我们搬离,并按照国家政策给与我们补偿,我们没有理由不搬。如果是原告要求我们腾退,他们必须赔偿以前给我们造成的一切损失。或者将以前国家给与我们的补偿,如数地退还给我们。

关于第三个问题:
原告是否在租赁合同未终止之前,在没有得到本公司同意的情况下拆毁了本公司的场地、厂房和道路。本公司认为这是一件不争的事实。如果原告否认这些事实请拿出证据来,以便说明事前曾征得本公司的同意。以及在拆除协议书上的签字证明。

第四个问题:
原告是否隐瞒了、截留了国家给予本公司的补偿款。2003年国家在修建钱江大堤时,按照政策给予所有受到损失的单位或者个人适当的补偿。为什么本公司却未拿到应有的钱款。
原告西湖排灌站与本公司都是企业单位,都有自己的法人代表。原告是房东,本公司是房客。而且这个房东的房客还不止我们一家。其他房客的生产规模远比本公司要小得多。但是再分配补偿款这个问题上却存在巨大的问题。其他单位所获得的补偿款,少者几十万,多者上百万。而本公司却未得到一分钱的补偿款。请问: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另外我还要提出一个问题:即,当国家法律与所签订的协议有矛盾时是以法律为准绳,还是以协议为准绳。
谢谢。   杭州精锐瓷釉有限公司。
         2013年10月20日


[ 本帖最后由 早烟盘头11 于 2014-1-25 21:13 编辑 ]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6 23: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17楼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是如何审案的?
等待了四个多月后,终于开庭审判了,奇怪的是对方的当事人没有出席,只来了一的代理人。法官听取了本公司的法庭陈诉后,没有要求对方对于本公司的陈诉进行法庭辩论,西湖排灌站也没有提出任何质疑的要求。法官向对方提出了两股问题,对方的回答均是:【不知道】。根据民事诉讼法第8条规定【对一方当事陈诉的事实,另一方当事人既未表示承认也未否认,经审判人员充分说明并询问后其仍不明确表示肯定或者否定的,视为对该项事实的承认】。因此本公司的所陈诉的四个事实是完全存在的。其中最主要的第一条即:1997年3月1日所签订的竹林协议自2003年后已经失效。但是在该案件的判决书上,却认定原协议依然有效。不知审判官依据那条一法规,抵消了民事诉讼法第八条的规定?由此可见杭州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是多么无视神圣的法规,这种人失去了最起码的道德观念,还有什么资格担任法官的职务?


[ 本帖最后由 早烟盘头11 于 2014-1-27 00:02 编辑 ]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7 12: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18楼

引用:
原帖由 黑脸老二 于 2014-1-27 00:21 发表
烟盘你好!
好久不见!
老二兄弟,您好。谢谢关怀。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7 14: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19楼

看看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词:
【本院认为,关于1997年3月1日协议中的第六条,协议期满,乙方(精锐公司)在甲方(西湖区排灌站)范围内所建房屋、临时建筑等一律归甲方所有问题,首先,1997年3月1日协议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应确认有效。而上诉条款系属于有效合同部分。】本公司认为:法院所述,是在偷换概念。因为本公司并未提出原合同在开始签定时是否合法,本公司所强调的的是:由于2003年后,西湖排灌站违约撕毁了原协议所规定的条款,不再履行他们应履行应尽的义务。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原合同不再有效。法院没有正面回答本公司在庭审中所提出的【陈述】。没有说明自2003年后原合同是否有效。法院之所以采取这种偷梁换柱的手法,完全是在为西湖排灌站辩护。由此可见一斑


[ 本帖最后由 早烟盘头11 于 2014-1-27 14:16 编辑 ]
  TOP
早烟盘头11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1-28 03: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0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26    发短消息        

20楼

再看看这段精彩的判决词
【虽然1997年3月1日协议书在履行过程中,因部分房屋拆迁使得租赁房屋的面积有所减少,但双方已重新达成了2004年12月30日协议,故房屋面积的变化并不影响该合同条款本身的的效力】。
本公司认为法官先生的这段说辞是在玩弄文字游戏,更是在闭着眼睛说瞎话。事实总归是事实,靠诡辩术来抹杀事实是不可能的。
一)关于2004年12月30日的协议问题,它本身就是不合法的。因为该项协议是极端不公平的,不公平表现在两个方面,(1)在赔偿款额方面相差太大,由于部分厂房、场地、道路、围墙被拆迁,使得本公司停产至今所遭受的损失至少在133万元以上,而西湖排灌站只赔偿了148000元(当时说好是由租金抵扣,而且是全部损失的一小部分)。(2)在租金的数额上是极不合理的。因为在2004年时,由于出租人已无法按照原协议的约定提供给承租人。在这种情况下承租人可以根据合同法第231条之规定不付租金。231条的规定是:【因不可归于承租人的事由,致使租赁物部分或者全部毁损、灭失,承租人可以要求减少租金或者不支付租金;因租赁物部分或者全部毁损、灭失,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承租人可以解除合同】。根据合同法第54之规定【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在订立时显失公平的】。
(二)2004年所签的合同只是涉及到赔偿事宜,以及今后的的租金问题。它与原租赁合同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这位法官那这份协议来说事,不是昏了头就是在重压下被逼无奈的强词夺理。
(三)法官说:(因部分房屋的减少,房屋面积的变化并不影响该合同条款本身的效力)请问法官:你的结论是根据合同法的第几条,第几款做出的?你不要忘了,你的职责只是司法,是根据法律条文来司法。你没有立法权。现在你以你的意愿来立法,你的行为已经是违法了!你不要以为老百姓真的不懂法。的确,老百姓平时不关心某些法律条文而吃了大亏,但是一但老百姓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身利益时,所学的法律知识不比你们少!


[ 本帖最后由 早烟盘头11 于 2014-1-28 03:29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