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电影文学剧本‘足迹’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14 15: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21楼

回复24楼焀灜1萀帖子

29:内景/钻机机场/清晨。
晨曦,金色的阳光普照大地,余涛在钻机上穿着一身油污的工作服,正在擦洗钻机,手上沾满了油污。
袁芳从外面走进钻机,一眼就认出了余涛,她极力地掩饰内心的激动,把地质包放在岩心箱上,走到余涛的身旁。
袁芳用力地喊道:‘余涛!’
余涛正在聚精会神地擦洗机器,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不觉一惊,抬头一望,与袁芳四目相视的霎那间,两人都百感交集。
余涛自然地喊出‘袁芳!’。
钻机上的其他人都有一些莫名其妙。余涛擦了擦手,和袁芳一起迅速离开机场,走到岩心箱旁边。
余涛:‘真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我从外面回来以后,师傅们告诉我说来了一位美女编录员,想不到竟然是你。’
袁芳:‘我来的第一天就知道你在这里,好希望能够早点见到你。’
余涛:‘你怎么到地质队来的。’
袁芳:‘你记得我们高中毕业的时候,讨论过填报志愿吗?....我说过,你填哪里我也填哪里。我就按照原来的约定进了地质大学。’
余涛:‘真的很谢谢你,还记得那一段友谊。’
袁芳:‘这段友谊对我的人生来说是永远难以忘怀的,我加倍地珍惜它。高考时你不辞而别,以后的日子,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我找不到你的任何消息,你为什么不复读参加次年的高考呢?’
余涛:‘说来话长,以后再告诉你吧,祝贺你成了一名地质学家。’
袁芳:‘我也祝贺你那么早就融入社会,也祝贺你即将从地质大学成人班毕业。’
余涛感到有些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在读地质大学?我的身份是一个农民工,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工。’
袁芳:‘我佩服你的这种锲而不舍的、对事业的执着和善于思考的精神,农民工怎么了,我们国家的建设是离不开农民工的。’
余涛:‘谢谢你对农民工的理解,不过,在现在的社会里,一个铁饭碗的正式工和一个无饭碗的农民工是有天壤之别的。’
袁芳:‘也许,你说的有一些道理,但是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农民工和正式工在人格上、在地位上应该是平等的,只是在目前的条件下,在待遇上还有差异罢了。’
余涛:‘真想不到五年之后,大学毕业的你会有这样的想法,这很使我这个农民工感动。’
袁芳:‘你不要开口闭口都是农民工,我们曾经是同学,、朋友,我希望,我们今后永远是朋友,是志同道合的朋友!’
余涛用惊奇的眼光打量着昔日的老同学,他知道他们之间曾经有过朦胧的情感,多少年以来,她的影子也没有在他的心灵深处消失,但时过境迁...。
余涛:‘袁芳,我们还是现实一点吧,一个农民工是不敢高攀....’
袁芳立即打断了他的话。
袁芳:‘我们之间,不存在高攀与不高攀的问题,我想,明天把我以前的几个日记本带给你,它会告诉你一切的。’
余涛:‘我一定拜读,你不怕泄露隐私吗?’
袁芳:‘隐私看对谁而言,对于你,我没有什么可保密的。’
余涛:‘谢谢你这么信任我,钻机要提钻,我要去工作了。’
袁芳目送余涛去工作的背影,自己也拿起班报表,认真的进行编录。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15 10: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22楼

回复25楼焀灜1萀帖子

30:内景/帐篷内/夜。
在一个闷热的帐篷里,余涛坐在床铺上,仔细地阅读袁芳的那五本日记。
31:闪回 外景/高考考场外/日。
袁芳从高考场中走出来,她在寻找,她希望能够看到余涛的身影。
袁芳的画外音:‘高考结束了,余涛没有参加高考,这一次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不过,我相信,他不会被击倒,他会像一个勇士一样地站起来。’
32:内景/教室/日。
香江市一中的一个教室里,同学们都在交流分数和准备填报的志愿。大家问袁芳填报什么志愿,袁芳低头不语,她在思考
袁芳的画外音:‘高考分数下来了,真高兴我可以进清华,但是我想到了余涛,....我决定报地质大学,因为他喜欢地质,也许有朝一日...。’
33:外景/大学校园/夜。
在半轮月亮下,凄厉的西风摇晃着法国梧桐,枯萎的黄叶在风中飘荡,袁芳心事重重地踏着落叶,在昏暗的灯光下,独自一人在地质大学的校园里散步。
袁芳的画外音:‘入大学两年了,一直没有余涛的消息,他没有和任何同学联系,我不信人间会蒸发一个他这么坚强的人。
幽怨的歌声:“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
34:内景/一中校园/日。
暑假的时候,袁芳与高中的同学相约来到校园,篮球架下,林荫路上,教室周围,同学们谈笑风生。陈光告诉袁芳关于余涛弟弟余波的消息。袁芳的眼里流露出无比的思念。
袁芳的画外音:‘陈光告诉我,余涛的弟弟余波考入了香江一中,余涛一直在外打工支持弟弟上学,三年了,终于有他那么一点点信息。’
35:内景/大学毕业典礼/日。
在毕业典礼上,大家互相祝贺,有人取下戴着的学士帽抛向空中。大家都在议论毕业分配的问题。袁芳默默无言,遥望天空。
袁芳的画外音:‘毕业分配了,很多人想留在城市,我记得余涛说过,他们家附近有一个地质队,我决定到他家乡的地质队去,也许在那里能打听到他的信息。此时的我真是望断云崖,望穿秋水。’
36:内景/某餐厅/夜。
在地质大学外面的一家餐馆里,袁芳和同学们在聚餐,大家互相敬酒,沉浸欢乐之中,在离开的时候,石磊把一个厚厚的信封叫给了袁芳。
袁芳的画外音:‘大学生活结束了,今晚和石磊等几个同学到外面去搓了一顿,临别时,石磊给了我一封信,我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余涛的影子始终在我的心际缠绕,他占满了所有的空间,别人是无法进来的,对于石磊我只能表示遗憾。’
闪回完
37:内景/帐篷内/夜。
读着这些一往深情的文字,余涛的心潮起伏,凄然泪下,久久地沉默无言........。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16 16: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23楼

回复26楼焀灜1萀帖子

38:外景/小树林/傍晚。
夕阳西下,余涛下班后,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拿着那五个日记本,朝分队的方向走去,袁芳从分队的方向走来,在一片小树林里,他们见面了。
习习秋风,落叶满地,鸟唱莺鸣,俩人漫步在这林间金色的小道上,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余涛:‘谢谢妳这几年一直在惦记着我。’然后把日记本还给了袁芳。
袁芳接过日记本:‘这是人固有的记忆本能,对于那一段时光我的记忆又特别顽固,也许当时接触太多的缘故吧。’
余涛:‘其实我们那个时候都还幼稚,也很朦胧,可以算做原始股吧。’
袁芳拍手:‘好!升值潜力很大的原始股。’
余涛:‘过去虽然都是原始股,但现在一个是牛气冲天的牛股,一个应该算是垃圾股吧。’
袁芳站起来望着他:‘你怎么有这样的想法呢?’
余涛表现得很坦然:‘现实就是这样,你是闪烁着耀眼光环的“天之骄子”,而我是一个沉在最底层的无业流民,比喻有什么不对吗?’
袁芳很不理解地:‘你胡说什么,“天之骄子”,充其量代表那一段时期的生活而已,你不是马上要成为‘天之骄子’吗?怎么就成了“无业流民”?当我们还在消耗社会资源的时候,你对社会,对地质事业就已经作出了贡献,要说差距,这就是差距。’
余涛哈哈一笑也站了起来:‘奇谈谬论,按照你的贡献论,我已经跑到前面去了,那后面的路呢?我只能依靠双腿,而你已经用上了自行车,将来还会有汽车,飞机,我们能够同时腾飞吗?我这原始股不是垃圾股又是什么?’
袁芳坐了下来:‘你坐下来,怎么断定你将来不会有汽车、飞机呢?我相信你的魅力,是金子它总要发光的,原始股也一定会上市。’
余涛坐了下来:‘哈哈,想象力真丰富,还上市?即使我们两个股联合,恐怕证监会也不会批。袁芳,实际一点吧。’
袁芳站起来走到牛洋面前,用双手捧着他的脸,头靠近他的头,两眼直望着他的双眼。
袁芳:‘我相信我的眼力,判断力以及我对你的了解,我深信一定会上市。’
余涛避开她的眼光:‘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希望条件成熟时水到渠成。’
袁芳的眼睛仍然没有离开他的双眼:‘我会耐心的等到那一天。另外,你还像以前一样写诗吗?’
余涛:‘灵感来了,偶尔写几句。’
袁芳:‘真不简单,在这样的条件下还吟诗作赋,能把原稿给我拜读吗?’
袁芳:‘格律可能有问题,下次一定带给你斧正,我欣赏在低潮时写的一首七绝励志。’
袁芳:‘记得吗?让我来欣赏欣赏。’
余涛:‘(月照青山对雪愁,韶华东逝向天流。怎将春意酬书志?莫待无颜笑白头。)”见笑了。’
袁芳:‘好!(豪情未减当年愿,逆境依然壮志留。云暗怎遮金日媚,春秋前路丽阳稠。)’
余涛:‘路漫漫其修远兮。’
袁芳:‘吾将上下而求索,共勉吧!天色不早了,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谈。’
余涛:‘送送你吧。’
袁芳:‘不远,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两人紧紧握手的镜头由近而远,慢慢地消失。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17 11: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24楼

回复27楼焀灜1萀帖子

39:内景/钻工宿舍/夜。
几盏电灯把帐篷照得如同白昼,有四、五个钻工围坐在小方桌旁,木桌上摆了几个菜和一些酒盅,余涛跨进帐篷。
孟机长站了起来,‘余涛,你来迟了,先罚酒三杯。’
余涛诚恳地说:‘我认罚。’
年青人小林站起来拿起酒杯问余涛:‘余师傅,您喝白酒还是啤酒?’
余涛:‘坐下,我随便。’
孟机长:‘余涛海量,白酒。’
小林拿来一个一次性的杯子,倒了半杯白酒递给余涛。
余涛:‘感谢各位师傅对我小余的照顾,孟机长,我先饮这一杯。’余涛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子底朝天。
孟机长:‘好样的,小林,给余涛满上。’
小林给余涛把酒倒满。
余涛:‘谢谢孟机长,现在我打圈,从孟机长这儿开始 ‘孟机长,来。’二人碰杯以后,二人同时喝酒。
孟机长:‘慢慢来,先吃菜,你先交代到哪里去了?’
众人起拱:‘对!老实交代!’
余涛:‘明人不做暗事,我刚才找袁芳谈点事情。’
孟机长:‘态度比较老实。’
班长周红:‘哥们,交代一下谈了些什么?袁芳可是咱们队的一枝花!’
孟机长拦住了:‘隐私,隐私,不必多究。听说你们以前是同学?’
余涛:‘高中三年她是班长,我是学习委员,我因家里一点事没能参加高考,就到地质队打工来了,后来我们一直没有联系过,她到地质队来后才见面。’
周红:‘哦,还有一段历史,还有一个故事。’
余涛:‘历史是有的,故事谈不上。来喝酒,该到你周班长了,喝!’
周红‘干!’
孟机长:‘小余呀,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余涛:‘孟机长,你是老大哥,做小弟的一定洗耳恭听。’
孟机长:‘那我就说了,首先,我觉着咱们是工人,是干卖力气活的,当干部一没后台二没本事,论技术小余当个班长绰绰有余,明年我就打算让你带班,你走到今天不容易啊。外面花花世界很多,咱们切记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余涛:‘谢谢孟机长的栽培,也谢谢孟机长的提醒,我小余阅事不深,今后还需要各位师傅多多帮助。来喝酒,刚才喝到谁了,对,小林,咱们干。’
余涛和小林碰杯以后又与在坐一一碰杯。
孟机长:‘时候不早了,我们也散了吧。’
周红看看瓶里还有半斤多酒,拿起瓶来摇摇。
周红:‘不行,下次不能喝残酒,今天三一三十一,小林拿杯子把酒分了。’
孟机长:‘算了,明天再喝。’
周红:‘干工作你是领导,今天我是领导,小林,听我的,倒酒!’
余涛:‘就周班长的兴,我来陪,谁有困难,往我这儿倒。’
周红竖起大拇指:‘够朋友,今天各人自扫门前雪。’大家都把酒喝完。
周红:‘喝完酒,咱们再摸两盘,男子汉大丈夫,痛痛快快。’
众人:‘听班长的。’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08: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25楼

回复28楼焀灜1萀帖子

40:内景/钻机机场/日。
金秋。袁芳在认真的丈量岩心和进行地质编录,周红和余涛把岩心箱一一抬下来摆开,,余涛抬完岩心就去机场干活去了。
周红:‘袁工,怎么还没见矿呀!’
袁芳:‘快了,昨天晚上已经打到标志层,估计还有50 米就可以终孔。’
周红:‘袁工,中秋节分队给你们发了什么?’
袁芳:‘每人发了十五个月饼呀,你们没有吗?不过我向来对月饼不感兴趣,那东西太甜、太腻。’
周红:‘我们也有同感,不过,野外没有什么好吃的,用它下酒倒还可以。’
袁芳:‘酒鬼,下酒够吗?不够我的送给你。’
周红:‘谢谢袁工,我想恐怕你会送...’
袁芳:‘得、得、得,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周红:‘敏感了吧。’
袁芳:‘不和你斗嘴,今晚分队举行舞会,下班去参加吗?’
周红惊喜:‘真的?野外跳一次舞可难啊。不过我跳不好,去了恐怕坐冷板凳。’
袁芳:‘听说工会请了镇上艺术团参加,美女一定不少,周班长一表人才,还愁找不到舞伴。’
周红:‘袁工取笑了,如果能跟袁工跳一曲舞,那是我的荣幸。’
袁芳:‘真的这样?今晚上我就请你跳。’
周红:‘就凭袁工热情邀请,我一定去,余涛知道吗?’
袁芳:‘我还没告诉他呢。’
周红向余涛招手,余涛走了过来。
余涛:‘这快就描述完了,是不是要把岩心箱再摞起来。’
周红:‘唉,你就知道工作,就不会想点别的。’
余涛:‘哈哈,我脑子笨,一根筋。’
周红:‘袁工邀请我们去参加中秋舞会。’
袁芳望了一眼余涛:‘好久没跳舞了,可能都不知道怎么动脚。’
余涛,‘以前学了一点点,周红,我们一起去。’
周红:‘一言为定,分队部见。’
袁芳:‘不见不散,要不你们早点去,我请客大家聚一聚。’
周红:‘那就算了,一聚下来,我们这些人就离不开酒,醉了就不知道咋跳舞。’
余涛做着抱人多动作:‘到时候,周班长来一个酒不醉人人自醉,抱个美女...哈哈。’
周红:‘所以今天不喝酒,专门去跳舞。我们该提岩心了,袁工,你忙。’
袁芳:‘好的,你去忙吧。’
周红离开后,余涛也跟着要走,袁芳叫住了他:‘晚上早点去好吗?’
余涛:‘那不好,我还是跟大家一起去。’
袁芳:‘那我在宿舍等你。’
余涛离去,袁芳看着他近一米八的魁梧的身材,一丝甜蜜的微笑涌上脸上。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08: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26楼

回复29楼焀灜1萀帖子

41:内景/地质队食堂/夜。
中秋之夜,地质队食堂红绿灯光交相辉映,台上横幅‘中秋节联欢舞会’,一台电视机和卡拉OK摆在中央,正在播放音乐。台下靠墙的四周摆满了长条板凳。周红余涛等一些钻工来到了舞厅,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余涛穿了件浅蓝色的体恤衫,一条蓝色的牛仔裤和一双檫得铮亮的黑皮鞋,显得非常帅气。
周红:‘袁工咋还没有来,余涛你去找找她,是她邀请我们来的。’
余涛立正:‘得令。’
周红:‘别装了,恐怕心早已经飞去了。’
小林:‘点到为止,一切尽在不言中。’
大家哈哈大笑。
42:内景/女生宿舍/夜。
余涛来到袁芳的宿舍敲门,袁芳开门看到是余涛,温情的看了他一眼。
袁芳:‘哦,来得怪早的呀。’
余涛:‘心情激动嘛,小李,你好。’
余涛与宿舍的另一个美女小李打招呼。
李:‘哇塞,余涛今天好帅气呀,真是白马王子。’
余涛:‘是吗?到时候赏光跳两曲舞?’
李:‘有白雪公主在,我们恐怕是多余的了。’
袁芳:‘不至于吧,余涛,你先走,女士们还要化妆的。’
余涛开玩笑地:‘二位可不能够打扮得太漂亮了,钻工们可都是狼啊。舞厅见。’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11: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27楼

回复30楼焀灜1萀帖子

43:内景/地质队食堂/夜。
余涛返回舞厅,仍然在放着音乐,但是座位上已经坐了许多人,周红他们的对面,坐了许多美女,大都是镇上艺术团的,打扮的非常青春靓丽。
袁芳也穿了一件天蓝色体恤衫,下面系了一条白色的大摆裙,和小李手挽手步入舞厅。看着二位的到来,周红他们连忙让座,大家互相谦让的坐了下来。
主席台上有人向袁芳招手,分队工会主席和袁芳交待了几句。
袁芳手持话筒:‘朋友们,我们筹备很久的中秋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首先要感谢镇艺术团的朋友来参加舞会,现在请钟主席讲话。’
钟:‘我只讲两句,第一句,大家中秋节快乐,第二句,大家跳好,玩好,乐好,唱好,希望大家都有收获。谢谢大家。’
袁芳:‘舞会现在开始,有喜欢唱卡拉ok的朋友到台上来,希望大家尽情地欢乐。’
音乐起,大家纷纷起舞,袁芳邀请周红跳了第一曲,余涛请小李一起步入舞场。由于大家还不太熟悉,跳的人还不太多,镇上艺术团的美女们还没有受到邀请,她们还是和女舞伴跳舞。
有人走上了主席台,一曲‘年轻的朋友..’激发了大家的热情,钻机上的男士们也敢去请女士同舞了,小小的舞厅,快挤得满满的。
一曲伦巴,余涛和袁芳步入舞池,那轻盈的舞姿,均称的身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袁芳旋转时大摆裙撒出的大圆圈,加以两人配合的协调,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在慢四的的音乐下,一对对年青的舞伴,随着音乐的节奏翩翩起舞,而当中场迪斯高的时候,随着灯光的闪烁,身体的摆动,肢体的运动,表现了青春的活力,一曲欢快的华尔兹,舞伴们的起伏,旋转,把人们带到了如醉如痴的意境。
最后,袁芳拉着余涛的手走上主席台,唱了一曲‘难忘今宵’,舞池的舞友踏着欢快的脚步起舞,场上的观众都起立拍手,互相挥手执意。
袁芳:‘感谢朋友的光临,感谢工会为我们搭建了这么一个平台,祝朋友们在月明之夜能够开心快乐,朋友们晚安。’
44:外景/山野/日。
次年春天,钻机转移到了一个新的矿区,各色各样的杜鹃花竞相开放,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山花竞相斗艳,山成了花的海洋。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21 10: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28楼

回复31楼焀灜1萀帖子

45:内景/钻机机场/夜。
夜晚,钻机上灯火通明,担任班长的余涛,在操作钻机提取岩心,岩心管从钻孔中提出来以后,工人们把岩心洗干净整齐摆放在岩心箱里,余涛又将岩心管放入孔内,钻机飞快的运转,余涛让小林操作钻机,自己去作报表,编岩心号码,配备钻具,然后在水池里洗手后来到小林操作的钻机旁边,用一根很长的木尺丈量钻杆,这使他有一种惊奇的感觉。
余涛:‘怎么进尺这么快呀。’
小林:‘进尺快还不好吗?’
余涛:‘这恐怕不是什么好事,我来看看。’
余涛操作钻机,觉得有问题,做了一个提岩心的手势,当钻具从孔内提出来的时候,小林摸了一下岩心管下面。
小林:‘余班长,没有岩心。’
余觉得问题比较大,沉思后说:‘唉,我麻痹了,可能岩石变了。’
余涛慌忙又把钻具放下。
凌晨,太阳冉冉从对面的山上升起,余涛在岩心箱上放上一张黄色的没有岩心的岩心票,在报表的岩心栏内纪录岩心为零。接班的来到机场,他把情况向下班交代了几句,就下班了。
余涛离开机场时,心情非常沉重,看着那张黄色的岩心票,很不情愿的离开了现场。
46:内景/钻机机场/日。
次日上午午,余涛等四人接班,钻机运转正常以后,他向小林交代了几句,自己去看报表和岩心。
他翻开报表,发现他们昨天的报表改动了,在岩心栏内,填了一米八的岩心,他再走到岩心箱,发现那张黄色的岩心票不见了,代替的是一米八非常破碎的岩石。
他无言默默地想着:‘怎么会这样呢,昨天明明没有岩心的,怎么一晚上就变了呢。’他感到非常困惑。
正在这时,孟机长和新来的岩心编录员小马一起来到机场,他忐忑不安地看着小马拿来报表校对进尺和岩心,没有发现小马提出什么问题。
他走到孟机长身边说:‘孟机长,昨天我们班有一个回次....。’
孟机长把他拉到旁边,小声地说:‘我知道了。’
余涛:‘那岩心和报表....’
孟机长小声地:‘这一段如果没有岩心,可能会影响到钻机的奖金,我已经作了处理。’
余涛:‘这样处理行吗?’
孟机长:‘估计问题不大,事情发生在你们班,你不要再过问,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余涛还想说什么。但他看到孟机长的态度,只好什么也不说了。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22 10: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29楼

回复32楼焀灜1萀帖子

47:内景/钻机宿舍/傍晚。
钻机宿舍里,余涛很少说话,心情显得很凝重。
闪回 提上的空岩心管,空岩心票,和更改了的报表和岩心的画面交替出现,幻影里,在那闪闪发光的岩心后面,他似乎看到了奶奶的身影。
他突然想起奶奶的一句话:‘孩子,我们在什么时候也不能欺骗别人。’
他觉得应该去找袁芳。自言自语地说:“看看她是怎么想的。”
48:内景/女生宿舍/傍晚。
余涛走到袁芳宿舍的门口,轻轻地敲门,袁芳开门见是余涛,非常惊喜。
袁芳:‘上什么班,难得来找我,喝水吗?’
说罢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余涛。余涛拿着矿泉水,满怀心情地揣摩着,袁芳感到有些疑惑。
袁芳:‘心情不好?’
余涛:‘没什么。’
告不告诉他这件事情,他还在犹豫着,没有下最后的决心。
袁芳热情地:‘希望你有什么事能告诉我。’
余涛觉得在宿舍里谈那件事情不太合适,万一小李回来了不好说。
余涛:‘我们到外面走走好吗?’
袁芳笑了笑:‘难得你今天有这个雅兴,我陪你,’
袁芳想冲淡一下当时他不愉快的心情,让他轻松些。
49:外景/田间小路/傍晚。
二人沿着一条田间小路,有时并肩,有时前后漫步,当来到一条小溪旁边的一棵柳树下停了下来。
余涛:‘袁芳,有一件事情,想征求你的意见。’
余涛终于下定决心把事情告诉袁芳。余涛向袁芳讲述事情的经过。
余涛:‘我很矛盾,一方面我觉得对不起国家,由于我一时的疏忽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另一方面,如果我把事情说出来,可能要引发一个炸弹。’
袁芳沉默了一会儿:‘问题有点严重,昨天我整理资料时,就发现那段岩心的岩性对不上去,后来我也疏忽了,从上下岩性的分析,那一段很可能是矿层。’
余涛‘那我就更应该说了。’
袁芳非常严肃地:‘你必须把实际情况说清楚。’
余涛:‘我说了,孟机长就成了弄虚作假者,他是为了我,为了全机台的利益这么做的。’
闪回 画面上出现他和孟机长谈话的镜头。
袁芳:‘如果你不说,那一块段就作为无矿处理,那对于国家是一个多大的损失。’
画面出现一张地质图上有一块空白。
余涛:‘我愿意承担全部责任,但是我无法面对孟机长,面对钻机上其他同志。没有年终奖,几万块对一个普通工人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画面出现许多人用手指着他。他低头无语。
袁芳非常严肃地:‘这样的责任你承担得了吗?至于孟机长,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机台的收益,比起国家的损失,是微不足道的,我们应该坦然面对。’
余涛:‘现在是假设那里有矿,如果没有矿我怎样面对他们?’
袁芳:‘地质工作的本身就是一项探索性的工作,有矿与否是客观存在的,我们不能人为地改变客观存在的东西,而是要真实地反映客观存在,只要我们做到了真实,我们就无憾无悔了。’
余涛:‘如果再投入几十万最后的结果与现在一样无矿,孟机长得了弄虚作假的处分,钻机弟兄又少拿几万块钱,我就更难做人了。’
袁芳:‘你不觉得我们取得了正确的地质资料,也是我们的目的吗?’
袁芳和余涛两人都沉默了,余涛在想他怎么面对他人,袁芳在想她怎么说服余涛。打消他的顾虑。
袁芳:‘我理解你现在的想法,对你来说,这的确是一个难过的坎,人情世故与原则的决斗,我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吧。’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24 14: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30楼

回复33楼焀灜1萀帖子

50:内景/‘会宾楼’酒店/夜。
袁芳的画外音:‘有两个地质世家,权且称呼他们为张三李四吧。李四父亲是原地质队队长,张三父亲是一名工人。在文革中张父暗中保护了李父,自此两家成了生死之交。张三李四是同年出生,一同继承父业考入地大,毕业以后,分配在同一个地质队。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画面:张三李四二人从野外归来后,一同进入了‘会宾楼’酒店。二人要了几个菜,喝了不少的酒,都有了一些醉意。
李四:‘张哥,我觉得地质队像死水一潭,成天就是钻山沟,没什么起色,想到外面去闯闯。’
张三举起酒杯,‘李弟,我早就看出,你不像我那样死板,你就是那种当大老板的料,有什么线索吗?’
李四:‘有个矿老板要我到他那里任总工程师,年薪20万。不过即使将来我腰缠万贯,我们也永远是好兄弟。’
张三:‘好!这杯酒是我给你饯行酒,干!’
李四:‘干!’
51:外景/某勘探矿区/日。
五年以后。李四来到一个正在进行勘探的矿区,办公室的人出来迎接
‘李总,辛苦了,快进屋坐。’从屋里出来的小陶走到小车前面打开车门。
‘小陶,你们辛苦了,走!到办公室坐坐。’李总走出汽车,和小陶等人一一握手。
李总交代司机:‘小高,把车上的西瓜拿下来,大家一起来消消暑。’
‘好哩!’司机答应着,并从后备箱里拿出西瓜。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25 10: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31楼

回复34楼焀灜1萀帖子

52:内景/办公室/日。
李总走进办公室,在中心的位置坐了下来。
李总:‘怎么样?小陶,说说情况吧。’
小陶:‘李总,目前钻孔见矿情况不太理想,与我们估算有较大的差距,主要是矿石的品位变贫了。甚至有几个钻孔....’。
小陶在地质图上一一指点。
李沉思片刻后问:‘离我们预计2000万吨有多大的差距。’
小陶:‘据初步估算,可能在800万吨左右,只能算是一个小型矿山。’
李总:‘怎么差距这么大?’
小陶:‘主要是矿石品位在深部变贫了。’
李总啊了一声,沉默了片刻。
然后对小陶说:‘这事暂不要外传,喊大家来吃西瓜。’
李总招呼其他人员都到办公室来,小高将杀好西瓜端了上来。
李总:‘近来大家辛苦了,这么热的天还在工地坚持,今晚大家一起到县城去放松一下,小陶,你安排好。’
53:内景/宾馆/夜。
在县城的一家宾馆的包厢里散乱地坐着10余人,有看电视的,有坐在沙发上嗑瓜子的,李总等四人在打麻将,后面还围了不少的观众。麻将桌上不时的传来惊叹声,其中一位女士兴高采烈,大概她赢了不少。
有人在说:‘李总今天的手气真好,连来了三个满贯。’
李总听了很高兴地说:‘小意思啰,打牌主要是靠手气,技术是次要的。’
小陶看到大园桌上菜已经摆好了,走到李总身边。
小陶:‘李总,菜上的差不多了。’
李总:‘最后一盘。’
李总拿牌后用手指触摸,连看都不看,就把牌翻开。
李总:“哈哈,自摸满贯,最后一盘不算,大家一起来喝酒,吃饭。”
大家纷纷入坐。
李总举起酒杯:‘我因其他一些事,很少来看望大家,我们能聚在一起是缘分,我李某先干了这一杯,大家随意。’
说完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大家也都效仿,一一将酒干了。
宴席中,大家互相敬酒,气氛非常热烈,几名女将拿着酒杯走到李总面前。
美女甲:‘谢谢李总对我们的关心,我们代表矿区的女同胞敬李总一杯。’
李总举起酒杯:‘美女来了,不敢不喝,今天高兴,你们说怎么喝。’
美女乙:‘我们可没李总的酒量,只是来对您表示敬意,我们和李总同饮一杯。’
李总:‘好,我们干杯!’说吧,都一饮而尽。大家鼓掌。
小陶举起酒杯站起来:‘诸位,我们感谢李总对我们的关心,大家一起来敬李总一杯。’
李总也站了起来:‘好,好。同饮,同饮!’说吧大家一起干杯。
李总喝完酒以后:‘我李某感谢你们为公司作出巨大的贡献,矿产储量有了突破,希望大家要注意质量,可不要把小数点点错了。’
小陶听了李总的话一惊,他随即理解了李总的意思,站起来:‘我们一定努力工作,特别在矿石的品位上作过细的工作,不辜负李总对我们的信任。’
大家一齐站起来:‘请李总放心。’
李总:‘这就好,难得大家这么尽兴,喝完酒以后,大家去唱唱歌,泡泡脚,消除疲劳,然后,美美地在宾馆里睡上一觉,今晚就是吃喝玩乐,明天再回去好好工作。酒喝好了吗?喝好了我们就进行下面的节目。’
大家:‘喝好了,谢谢李总。’大家依次走出包厢。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26 14: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32楼

54:内景/办公室/日。
**地质队的办公楼三楼,张三一人坐在总工程师办公室里,他正在审查一份矿区储量报告。在电脑面前仔细校对各种数据,久久地凝视着这些数据后摇摇头,又再看看数据,又摇摇头,他站起来,在室内来回踱步。最后,他拿起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张总:‘喂,李总吗?我是张三呀,久违了,你忙吗?’
李总:‘张哥,好久不见了。’
张总:‘哦,今晚有时间吗?我们兄弟俩聚一聚。’
李总:‘可以呀。’
张总:‘晚上七点半,“会宾楼”,五年前的老地方,不见不散。’
李总:‘好,不见不散。’
张总如释重负,继续坐在电脑桌前,校对数字。
55:内景/会宾楼酒店/夜。
张总早就来到了酒店,一会,李总夹着一个皮包也来到酒店。两人紧紧地握手。
李总:‘哎呀,变化真大呀,张哥你的两鬓都有银丝了。’
张总:‘老弟,你可是发福了,听说你的生意越做越大,五年前,我就说你是一块发财的料。来,请坐。’
二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招待员黄小姐走了进来。
黄小姐微笑:‘啊,李总您光临本店,怎么不打个招呼,王经理知道吗?’
李总:‘今晚是我请我老哥,就不打扰王经理了。’
张总:‘不是说好了的吗?...。’
李总:‘知道吗?,我和这里有个成本价结账约定,比你的便宜。’
张总:‘老弟是大老板,我不争。’
李总点了很多菜:‘再来一盘我们小时候最爱吃的“鱼香肉丝”,一瓶茅台,到你们仓库去拿,我可不要假货。’
黄小姐:‘在您面前,借我一个胆,也不敢拿假的呀。
李总:‘知道就行,你去忙吧,我们有事叫你。’
黄小姐:‘好哩,您稍等。’
张。李二人侃侃而谈。
张总:‘现在又回老本行,搞矿山开发?’
李总:‘最近登记了一个矿区的探矿权,还是请你们作的勘探。’
张总:‘我正为这件事找你。’
黄小姐端着一盘鱼翅走进来放在餐桌上,随即打开茅台酒瓶,满屋都飘逸着酒的醇香。
黄小姐:‘二位菜齐了,请用餐。’
李总:‘张哥,来。我们边喝边谈。黄小姐你去忙吧,有事我再叫你。’
黄小姐:‘好哩,二位请慢用,有事叫我。’
李总无限感慨:‘五年前,也是这个酒店,你说你为我饯行,今晚我们来叙旧,来,干!’
张总:‘干我不敢,一半吧。’
李总:‘老哥爽快,我就干了,’
李总和张总碰杯以后,将酒一饮而尽。
李总:‘老哥,吃菜。’
张总:‘我仔细地看了你们的储量报告,又重新计算了一下,估计储量要下来一半以上。’
李总手拿着夹菜的筷子停了下来。
李总:‘不可能,一千万吨,我白辛苦了一场。’
张总:‘钱的帐我就不会算,我只会根据品位、体积计算储量。’
李总:‘老夫子,还是学校那一套,不说这些,先把酒干了。’
张总:‘酒要干,事情也要说,哈哈,要两不误啊。’
张总说完,与李总碰杯后将酒喝了。
李总:‘这才是我的好兄弟,来满上。’
李总的手机响了。
李总:‘不好意思,接个电话。喂。那位?....好,一个小时后见。’
李总:‘老哥,你看我忙吗?我是把那边的应酬推了来见老哥的,毕竟我们的关系胜过亲兄弟嘛。’
张总:‘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找你。’
李总:‘你不要书生气了,这个关,能过也得过,不能过也得过,你必须给我签这个字。’
张总:‘这个字我不能签。’
李总:‘老哥,你真是死脑筋,上面还有省储委,用不着你们瞎操心。’
张总:‘你知道我的个性,我不会做违背原则的事情。’
李总:‘你也知道我的个性,要办的事情,我一定要想办法办到。’
李总的手机又响了‘喂,好的,我马上到。’
李总:‘真不凑巧,你看,那边又在催了,我们把酒干了,找机会我们再谈好吗?’
张总:‘好,干了,我再找机会,一定说服你。’
李总:‘干,我相信一定会说服你。’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27 10: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33楼

回复36楼焀灜1萀帖子

56:内景/张总办公室/日。
张总再次拿起地质报告,校对地质报告上的数字,并在电脑上察看矿体的图形,摇摇头。
张总自言自语地说:‘这份报告肯定有问题,但是,我又无法说服李四,怎么办?’
他在思索,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两位老人影子。
张总:‘他们是老地质队员,明白其中的重要性,现在只有请他们出山了。’
57:内景/某餐馆/下午
某餐馆二楼包厢,张父、李父和张总正在喝茶看电视,李总急忙上楼走进包厢。
李总:‘张叔、爸爸,张哥,你们好,我迟到了,点菜了吗?怎么不到“会宾楼”,那里环境多好呀。’
李父:‘孩子,我们吃不了多少东西,都是自家人,随便在这里聚聚。’
李总看了看张父:‘张叔,您老的身体还硬朗,看来,比我爸爸强多了。’
李父不服气地:‘我怎么就不行,不就是冠心病吗?有什么了不起。’
张总附和着:‘是的,李伯身体也好。’
李总:‘希望你们都能长命百岁。点菜了吗?喝什么酒?’
李父:‘你就关心喝酒,老人喝点饮料就可以了。’
张总:‘我已经要了一瓶本地酒,菜上的差不多了,请大家就坐。’
四个男人围在一张桌子坐了下来,李父给张父和自己各倒了一杯果汁,张父端起杯子,和李父碰了一下。
张父夹了一筷子菜:‘记得这两小子,以前一看我们喝酒就跑来了,要吃花生米,要吃凉拌黄瓜,有次,李四想吃鸡大腿,叫他爸用筷子敲了一下,李四心里老不高兴,被张三拉着一溜烟的跑了。’
李父:‘转眼几十年我们都老了,也难得一聚。’
李总:‘想起小时候,虽然艰苦,但是感到很充实,很幸福。’
张父:‘孩子,难道现在不充实?我看你一天到晚车前车后的,忙呀!’
李父:‘现在真不同了,堂堂的地质队国家单位,给他们这些私人老板打工。’
李总:‘现在是市场经济,不分国营私营,谁有钱谁就是老板。’
李父:‘胡说,你开口是钱,闭口是酒,唉!’李父直摇头。
张总:‘李伯,我们现在是在给他打工。’
李总:‘哈哈,我没有说错吧。’
张总:‘打工拿了老板的钱,就要认真给老板做事。李弟,还是继续上次的话题好吗?’
李总:‘张哥真有你的,把两位老人也搬来了。’
李父:‘我和你张叔是老地质了,理所当然的要关心地质队的事,老张,对吗?’
张父:‘是呀,我们永远是一名光荣的地质队员。’
李总:‘莫光顾说话,来喝酒,您们二位老人随意,张哥,来,干了。’
张总:‘干!李弟,我不瞒你,你那个报告确实有问题,......我是想让你们重写。’
李总:‘张哥,你使我很为难,如果....我会亏本。’
李父:‘我们两家是生死与共患难之交的,文化大革命中,你张叔救过我的命,孩子,你要永远记住你张叔的恩情啊。’
张父:‘过去了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孩子们都好,我们也心满意足了。’
张总:‘二位老人放心,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兄弟决不会兵戎相见的。对吗?李弟。’
李总:我珍惜你们老一代的传统友谊,我和张哥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好兄弟,不过,现在是商品经济,我们有些问题看法不同,你们二位老人能够理解吧。
李父:‘听说你买的那个矿山矿样的化验结果不理想,你随意扩大了储量,这可是....’
李总:‘爸,我是个商人,我的目的是赚钱。’
李父:‘你胡说,你首先是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是一个地质队员的后代,你要无愧于这个称号,我们做事必须诚实,况且,如果发生重大损失,要负法律责任的。’
张父:‘我们地质队的三光荣“以献身地矿事业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这些,你还记得吗?
李总不以为然:‘张叔,这些过时了。’
李父生气地:‘你说什么?过时了?你说点没有过时的我听听。’
李总:‘都什么年代了,现在要以赚钱为中心,发财为目的,房子要越大越好,票子要越多越俏,车子要越名牌越显耀。’
李父脸往下一沉,半天说不出话来。
张父:‘老哥,怎么了,李四,快打120.送医院。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28 09: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34楼

回复37楼焀灜1萀帖子

58:外景/田间小路/傍晚
镜头回到袁芳和余涛的谈话。
袁芳:‘李父最后没有抢救过来而离开了人世,李总从这件事情上反思了很多,终于,在他的授意下,,修改了地质报告,正确反映了矿区真实的地质情况的变化,清醒过来的他,感谢张总在他的人生道路上的提醒,他们两家,仍然是好朋友。’
余涛:‘谢谢你给我讲的故事,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59:外景/钻机机场外/日。
钻机已经停工,岩心箱一一的摆开,张磊,袁芳,大队队长,总工程师,以及其他一些地质人员大家在研究钻孔的地质资料,大家发表自己的看法。
有许多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大队总工程师:‘是不是请钻机的同志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
余涛站了起来介绍当时的情况。
余涛最后说‘由于我没有质量意识,害怕由于自己工作上的失误,影响机台的经济效益,影响大家的年终奖,所以,我捡了一些石头放入岩心箱里作为岩心,我对不起大家,请求领导严肃处理。’
大家用一种惊奇的眼光看着这个农民工,特别是孟机长,他知道这是余涛在替自己担了担子,而袁芳用一种怜惜和不解的眼光看着他,余涛低下头,避开了所有人的眼光。
总工程师接着发言:‘这位农民工同志勇于说出事实真相,这很好,情况已经清楚,钻孔必须重打。’
大队长非常生气:‘这是一起严重的质量事故和弄虚作假的行为,今后机台必须持上岗证上岗带班,钻孔马上重打,完工以后再到这里开质量问题现场会。现在散会。’
60:内景/钻机机场/日。
钻机现场:工人们将钻机向前移了2米,在同一个机场上施工,在快到原来没有取出岩心的地方,地质、探矿、孟机长等人日夜蹲守在钻机上,余涛已经取消了带班的资格,分配在周红班,当周红从岩心管中提出岩心,整齐的放到岩心箱里以后,两个工人将装岩心的岩心箱抬下山,钻机就停钻了。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29 11: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35楼

回复38楼焀灜1萀帖子

61:外景/钻机机场外/日。
钻塔下一个横幅“钻探质量现场会”。到会的约有30余人,大家都坐在塑料凳子上,主席台上摆了一张条桌,几把塑料靠椅。会议已接近尾声,大队队长正在作总结。
大队队长:‘同志们,这次事故的教训是非常深刻的,我们要感谢这位农民工同志,在最后时刻,他说了真话,才有了真相大白,才有了这一块段矿产重见天日的可能。
质量问题是我们地质队的重中之重,核心中的核心,是我们的灵魂。我们的工作是探索性的,我们工作的对象是隐蔽的,是不可见的。如果我们没有严格的质量意识,、质量标准、质量责任心,那么,我们的工作就会走偏,走歪,走入一个死胡同。
现在我宣布几项决定:........散会!’
大家依次下山。
62:外景/小溪旁/傍晚。
余涛和孟机长坐在溪边谈心。夕阳西下,晚霞满天,远处的群山,绿色中稍露几点红、黄。溪水清凌,潺潺远去。孟机长和余涛坐在一棵柳树下。
孟机长:‘你在会上的发言,给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余涛:‘我考虑了很久,.......我辜负了你对我的信任。’
孟机长:‘我没有想到事情这么严重,为了经济利益,我作了小动作,后来也非常后悔和害怕。如果我不那么做,你的思想顾虑还会轻些。’
余涛:‘现在没有如果了,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找过袁芳。’
孟机长听了有些紧张:‘袁芳?他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余涛:‘我没有完全告诉她,不过孟机长放心,她会处理这些事情的。’
孟机长:‘袁芳是一个好姑娘,看得出来,她对你是一往情深啊,不过,你俩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余涛:‘因为高中阶段,她爸爸妈妈对我也很好,我理解她的心情,我当然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还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我会努力去奋斗,至于最终的结果,那是天意了。’
孟机长:‘我希望你们能够有一个完美的结合。’
余涛:‘谢谢你,在矿心事件以后,很多人对我的举动并不理解,所以我想离开地质队。’
孟机长:‘你的大学文凭也拿到了,换一个环境,也未尝不可。’
余涛:‘我想去打基桩,这也是我们的本行。’
孟机长:‘我可以介绍你到费机长那里去,他们急缺你这样的工人。我觉得你在基桩工地比在地质队有发展前途些。’
余涛:‘谢谢孟机长,如果我决定了,我会来找你的。’
孟机长:‘时候不早,可能已经开饭了,我们往回走吧。’
二人沿着田间小路往回走着。
63:外景/小树林/傍晚。
袁芳和余涛在小树林里自由地漫步,两人肩并肩地谈心。
袁芳:‘想不到你把矿心的事情全部揽在自己身上。’
余涛:‘我想了很久,孟机长为了我,我难道就不应该为他吗?这是最好的结局,希望你不要再去说什么。’
袁芳:‘我不会去节外生枝的。’
余涛:‘这件事情对我的影响较大,我在反思,也在考虑今后的路怎么走,总不能在地质队打一辈子工吧。’
袁芳:‘你有什么想法吗?’
余涛:‘正在考虑中。’
袁芳停住了脚步,双眼深情地望着余涛。
袁芳:‘你有什么想法要及时地告诉我,你知道吗,还有一颗心在和你一起跳动。’
余涛也站着不动:‘恐怕,我要辜负你的期望。’
袁芳:‘什么期望,高官厚禄,门当户对,我都不稀罕,我想都没有想过。’
余涛叹了一口气:‘总不能让一个堂堂的地质学家配一个农民工吧。’
袁芳马上反驳:‘爱情是两颗心的紧密相连,是两颗心的互相吸引,它不是年龄、地位、财富的较量,农民工怎么了?在世俗观念里,只有男的在外面打拼,女的在家做家务,这好像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的事,为什么就不能改变呢?’
余涛深受感动:‘哈哈,你要我在家里洗衣做饭带孩子,那你还不如把我给毙了。’
袁芳主动地偎依在他的怀里,温情地告诉他:‘我不会要求你做这些,我想过我们今后的生活,就算你一辈子是农民工,我也不会嫌弃你,会同样的爱你,你有你的抱负,你的文学功底很好,又那么喜欢唐诗宋词,你可以成为一个作家,有时间我们一起去游览祖国的名山大川,说不定,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又会出现一个像李白那样的诗人呢。’
余涛哈哈大笑:‘袁芳,你真浪漫呀!’
袁芳:‘涛,我浪漫吗?现在我就要你也浪漫一次来抱抱我。’
余涛:‘这大白天的,人家看了….’
袁芳:‘我就是要人家看到,看到我们是幸福的一对,不嘛,我就是要你抱。’
在余涛面前,袁芳撒娇了。
余涛:‘好,好,抱抱。抱抱我的芳芳,’
余涛显得有点无可奈何地抱着袁芳。
袁芳在余涛怀里温情地说:‘亲亲我,你还没有亲过我呢。’
余涛深情地望着袁芳,受袁芳真情的感染,两人紧紧地拥抱和亲吻。
远处的霞光,披洒在二人身上,显得异外艳丽。

因清明节回家扫墓,暂停半月。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4-12 20: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36楼

回复39楼焀灜1萀帖子

64:内景/公共汽车站/日。。
余涛把简单的行李放在候车室的座位上,和袁芳坐在一起谈话。
袁芳忧伤地:‘真不知道你怎么突然一下子要离开。’
余涛:‘矿心事故以后,.......也许在基桩队里我会有另一个天地呢。’
袁芳心事重重地:‘打基桩也是你所学的专业,希望你在那里生活愉快,想到你走后见面机会少了,心中免不了有一种淡淡的伤感。’
余涛:‘我理解你,不过目前条件下,我还需要到大江大海里去拼搏,也许...’
袁芳:‘到了江城去找老同学陈光,也许他能帮你。我给你买了一个新手机,你拿着,陈光的电话号码我已经保存在里面。’
余涛接过手机:‘你看你又给我买东西了。在目前条件下,我不太想去找陈光。’
一辆公共汽车奔驰而来,停在候车室外面,余涛急忙拿起行李往外走,袁芳也提着一个包跟着往外走,余涛爬上车顶,把行李放在车顶上,然后走进车厢。
袁芳的目光里含着眼泪,她在竭力地克制自己:‘涛,多保重,到了后给我打电话。’
余涛无限感概的望着袁芳:‘芳,你放心,自己也多保重。’
汽车开动了,两人挥手致意,袁芳一直目送汽车离开自己的视线才往回走。
65:外景/某基桩工地/日。
江城的某基桩工地,十多台打桩机,四台吊车,翻斗车在繁忙的工作,到处堆放着各种材料,满地都有泥浆池溢出的泥浆,余涛戴着橘黄色的安全帽,正在一台钻机上操作,工作服上溅满了泥浆。不远处有一个钻孔正在灌注水泥浆。
一个月以后,工地桩基工程已经结束,没有了昔日的机器轰鸣,地面已经开挖,桩头已经显露出来,余涛正在一个基桩上清理桩头上的残余物。
几辆小车在工地上停了下来,一群人拿着图纸走向已经开挖的桩头。
陈光戴着眼镜走在中间发现了余涛,于是急步的走到余涛面前。
陈光:‘余涛!’
余涛一抬头看到了高中的同学陈光,也非常兴奋。
余涛:‘陈光!’
陈光伸出手要和余涛握手,余涛急忙摆了摆手
余涛:‘我手脏。’
陈光不管三七二十一紧紧地握着余涛的手
陈光:‘余涛呀余涛,我终于找到你了。’
两个人一起来到工地的一角开始了谈话。
余涛:‘你现在在....’
陈光:‘我现在在一家建筑公司搞技术工作。’
余涛:‘那应该是总工了吧。’
陈光:‘他们也都这么叫我,...’
余涛:‘我是一个打工仔,在这个工地上承包了一台钻机。’
陈光:‘听说你已经拿了地质大学工程系的本科文凭,对吗?’
余涛:‘是的,你怎么知道的?’
陈光:‘这个你不要多问了,有人告诉我,一个大学生仍然是一个农民工。’
余涛:‘我这个大学生不算数,是成人班的。’
陈光:‘我了解你,你不会虚度年华的,我想你一定有真才实学。’
余涛:‘你仍然像在学校一样,对人总是那么友好。’
陈光:‘我一个朋友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他姓康,有几台打桩设备,想找一个人来承包,我觉得你比较合适。’
余涛:‘打桩的活前后也干了几年,弄一台钻机还凑合,弄几台钻机恐怕难以胜任。’
陈光:‘慢慢来嘛,什么时候我带你去,你们认识认识。’
余涛:‘你可不能替我吹牛啊,我是一个农民工。’
陈光:‘别看不起自己,农民工干大事业的有的是人,据说,康老板本人就是农民工出身,所以他对农民工特别有感情。’
余涛:‘这样我倒想去请教这位前辈。向他取经。’
陈光:‘好,那我找机会让你们见面,如果,你承包四台钻机,你能找那么多人吗?’
余涛:‘这个问题不会太大。’
陈光:‘一言为定,你的电话号码?’
余涛:‘135...6535.’
陈光掏出手机拨号,余涛的手机通了。
陈光:‘我就是这个号,以后联系,我们各自去忙吧。’
余涛:‘好的,谢谢老同学的关照。’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4-13 16: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37楼

回复39楼焀灜1萀帖子

64:内景/公共汽车站/日。。
余涛把简单的行李放在候车室的座位上,和袁芳坐在一起谈话。
袁芳忧伤地:‘真不知道你怎么突然一下子要离开。’
余涛:‘矿心事故以后,.......也许在基桩队里我会有另一个天地呢。’
袁芳心事重重地:‘打基桩也是你所学的专业,希望你在那里生活愉快,想到你走后见面机会少了,心中免不了有一种淡淡的伤感。’
余涛:‘我理解你,不过目前条件下,我还需要到大江大海里去拼搏,也许...’
袁芳:‘到了江城去找老同学陈光,也许他能帮你。我给你买了一个新手机,你拿着,陈光的电话号码我已经保存在里面。’
余涛接过手机:‘你看你又给我买东西了。在目前条件下,我不太想去找陈光。’
一辆公共汽车奔驰而来,停在候车室外面,余涛急忙拿起行李往外走,袁芳也提着一个包跟着往外走,余涛爬上车顶,把行李放在车顶上,然后走进车厢。
袁芳的目光里含着眼泪,她在竭力地克制自己:‘涛,多保重,到了后给我打电话。’
余涛无限感概的望着袁芳:‘芳,你放心,自己也多保重。’
汽车开动了,两人挥手致意,袁芳一直目送汽车离开自己的视线才往回走。
65:外景/某基桩工地/日。
江城的某基桩工地,十多台打桩机,四台吊车,翻斗车在繁忙的工作,到处堆放着各种材料,满地都有泥浆池溢出的泥浆,余涛戴着橘黄色的安全帽,正在一台钻机上操作,工作服上溅满了泥浆。不远处有一个钻孔正在灌注水泥浆。
一个月以后,工地桩基工程已经结束,没有了昔日的机器轰鸣,地面已经开挖,桩头已经显露出来,余涛正在一个基桩上清理桩头上的残余物。
几辆小车在工地上停了下来,一群人拿着图纸走向已经开挖的桩头。
陈光戴着眼镜走在中间发现了余涛,于是急步的走到余涛面前。
陈光:‘余涛!’
余涛一抬头看到了高中的同学陈光,也非常兴奋。
余涛:‘陈光!’
陈光伸出手要和余涛握手,余涛急忙摆了摆手
余涛:‘我手脏。’
陈光不管三七二十一紧紧地握着余涛的手
陈光:‘余涛呀余涛,我终于找到你了。’
两个人一起来到工地的一角开始了谈话。
余涛:‘你现在在....’
陈光:‘我现在在一家建筑公司搞技术工作。’
余涛:‘那应该是总工了吧。’
陈光:‘他们也都这么叫我,...’
余涛:‘我是一个打工仔,在这个工地上承包了一台钻机。’
陈光:‘听说你已经拿了地质大学工程系的本科文凭,对吗?’
余涛:‘是的,你怎么知道的?’
陈光:‘这个你不要多问了,有人告诉我,一个大学生仍然是一个农民工。’
余涛:‘我这个大学生不算数,是成人班的。’
陈光:‘我了解你,你不会虚度年华的,我想你一定有真才实学。’
余涛:‘你仍然像在学校一样,对人总是那么友好。’
陈光:‘我一个朋友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他姓康,有几台打桩设备,想找一个人来承包,我觉得你比较合适。’
余涛:‘打桩的活前后也干了几年,弄一台钻机还凑合,弄几台钻机恐怕难以胜任。’
陈光:‘慢慢来嘛,什么时候我带你去,你们认识认识。’
余涛:‘你可不能替我吹牛啊,我是一个农民工。’
陈光:‘别看不起自己,农民工干大事业的有的是人,据说,康老板本人就是农民工出身,所以他对农民工特别有感情。’
余涛:‘这样我倒想去请教这位前辈。向他取经。’
陈光:‘好,那我找机会让你们见面,如果,你承包四台钻机,你能找那么多人吗?’
余涛:‘这个问题不会太大。’
陈光:‘一言为定,你的电话号码?’
余涛:‘135...6535.’
陈光掏出手机拨号,余涛的手机通了。
陈光:‘我就是这个号,以后联系,我们各自去忙吧。’
余涛:‘好的,谢谢老同学的关照。’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4-13 16: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38楼

回复39楼焀灜1萀帖子

64:内景/公共汽车站/日。。
余涛把简单的行李放在候车室的座位上,和袁芳坐在一起谈话。
袁芳忧伤地:‘真不知道你怎么突然一下子要离开。’
余涛:‘矿心事故以后,.......也许在基桩队里我会有另一个天地呢。’
袁芳心事重重地:‘打基桩也是你所学的专业,希望你在那里生活愉快,想到你走后见面机会少了,心中免不了有一种淡淡的伤感。’
余涛:‘我理解你,不过目前条件下,我还需要到大江大海里去拼搏,也许...’
袁芳:‘到了江城去找老同学陈光,也许他能帮你。我给你买了一个新手机,你拿着,陈光的电话号码我已经保存在里面。’
余涛接过手机:‘你看你又给我买东西了。在目前条件下,我不太想去找陈光。’
一辆公共汽车奔驰而来,停在候车室外面,余涛急忙拿起行李往外走,袁芳也提着一个包跟着往外走,余涛爬上车顶,把行李放在车顶上,然后走进车厢。
袁芳的目光里含着眼泪,她在竭力地克制自己:‘涛,多保重,到了后给我打电话。’
余涛无限感概的望着袁芳:‘芳,你放心,自己也多保重。’
汽车开动了,两人挥手致意,袁芳一直目送汽车离开自己的视线才往回走。
65:外景/某基桩工地/日。
江城的某基桩工地,十多台打桩机,四台吊车,翻斗车在繁忙的工作,到处堆放着各种材料,满地都有泥浆池溢出的泥浆,余涛戴着橘黄色的安全帽,正在一台钻机上操作,工作服上溅满了泥浆。不远处有一个钻孔正在灌注水泥浆。
一个月以后,工地桩基工程已经结束,没有了昔日的机器轰鸣,地面已经开挖,桩头已经显露出来,余涛正在一个基桩上清理桩头上的残余物。
几辆小车在工地上停了下来,一群人拿着图纸走向已经开挖的桩头。
陈光戴着眼镜走在中间发现了余涛,于是急步的走到余涛面前。
陈光:‘余涛!’
余涛一抬头看到了高中的同学陈光,也非常兴奋。
余涛:‘陈光!’
陈光伸出手要和余涛握手,余涛急忙摆了摆手
余涛:‘我手脏。’
陈光不管三七二十一紧紧地握着余涛的手
陈光:‘余涛呀余涛,我终于找到你了。’
两个人一起来到工地的一角开始了谈话。
余涛:‘你现在在....’
陈光:‘我现在在一家建筑公司搞技术工作。’
余涛:‘那应该是总工了吧。’
陈光:‘他们也都这么叫我,...’
余涛:‘我是一个打工仔,在这个工地上承包了一台钻机。’
陈光:‘听说你已经拿了地质大学工程系的本科文凭,对吗?’
余涛:‘是的,你怎么知道的?’
陈光:‘这个你不要多问了,有人告诉我,一个大学生仍然是一个农民工。’
余涛:‘我这个大学生不算数,是成人班的。’
陈光:‘我了解你,你不会虚度年华的,我想你一定有真才实学。’
余涛:‘你仍然像在学校一样,对人总是那么友好。’
陈光:‘我一个朋友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他姓康,有几台打桩设备,想找一个人来承包,我觉得你比较合适。’
余涛:‘打桩的活前后也干了几年,弄一台钻机还凑合,弄几台钻机恐怕难以胜任。’
陈光:‘慢慢来嘛,什么时候我带你去,你们认识认识。’
余涛:‘你可不能替我吹牛啊,我是一个农民工。’
陈光:‘别看不起自己,农民工干大事业的有的是人,据说,康老板本人就是农民工出身,所以他对农民工特别有感情。’
余涛:‘这样我倒想去请教这位前辈。向他取经。’
陈光:‘好,那我找机会让你们见面,如果,你承包四台钻机,你能找那么多人吗?’
余涛:‘这个问题不会太大。’
陈光:‘一言为定,你的电话号码?’
余涛:‘135...6535.’
陈光掏出手机拨号,余涛的手机通了。
陈光:‘我就是这个号,以后联系,我们各自去忙吧。’
余涛:‘好的,谢谢老同学的关照。’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4-13 16: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39楼

回复41楼焀灜1萀帖子

什么意思?连续两天不让发帖,在封杀吗?在其他地方没有出现过。
  TOP
头像
山鹰1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4-14 08: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20    发短消息        

40楼

回复42楼焀灜1萀帖子

66:内景/办公楼/日。
陈光和余涛走进康海房地产开发公司五楼办公室,办公室主任吴小姐拦住了他们。
吴小姐:‘请问,二位是那个单位的,有什么事吗?’
陈光:‘腾云建筑公司的总工,想找你们康总。’
吴小姐:‘你们原来有约吗?’
吴一面翻阅接待预约登记。
陈光:‘康总通知我们今天来的。’
吴:‘请二位稍候,我去请示康总。’
随后吴进入康总办公室,不久走了出来。
吴:‘康总正在处理一件事情,二位请随我来。’
陈光二人随吴走进接待室,接待室装修的比较豪华,吴给二人沏茶。
吴:‘二位请少等,一会康总就会来。’
大约三分钟以后,吴和康总一起来到接待室。
康总:‘陈总好,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情耽误了。’
说完与二人握手。
陈光:‘康总,这是我向您推荐的余涛。’余涛向康总点头。
康总:‘请坐。’
四人一同坐下。
康总:‘余涛的简历人事部转过来,我看了一下,在地质队干了六、七年,又在地质大学自学到本科毕业,作为一个农民工,这不简单,我欣赏他的这种自强精神。’
陈光:‘他以前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学习成绩一直比我好,由于家里出了点事情,参加高考时迟到了三分钟,就被高考拒之门外,失掉了上大学的机会。’
康总感叹地:‘高考呀,三分钟耽误人家一辈子。条条大路通北京,我过去也是一个农民工,农民工照样可以争取自己的前途。’
陈光:‘您看余涛的工作...’
康总:‘余涛同志,....想请你屈才先运作四台打桩机,待试用期以后,再谈下一步的工作,不知道你们二位觉得怎么样?’
余涛:‘谢谢康总给我这个机会,我会努力工作的。’
陈光:‘我相信康总会欣赏我这个老同学的。’
康总:‘那好,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你们二位了,吴主任,你叫建筑工程部的邹部长和人事部的沈部长来,你们具体谈。’
陈光:‘好的,谢谢你,你去忙吧。’
康总与陈光、余涛握手后离去。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