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花开花落(长篇清爽乡土小说) 热贴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4 20: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21楼

                        第四章,积德行善

自私的人,总是在灾难降临之时积德行善,这种德善就是自我欺骗。——开章明义。


话说温申掉进粪坑吃了百家饭和荷包蛋之后,除了感觉浑身上下怎么也洗不干净之外,没什么大碍。偏偏他老婆三尺婆疑神疑鬼,怀疑是余大富一家暗中诅咒才发生这样的事,便又拖风骂雨把余大富家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结果温申当日便感到浑身乏力,茶饭不思。他到赤脚医生那里量了一下体温,低烧,以为是一大早跳了池塘体内进了寒气,可是打了几针,吃了几片药仍不见好转。有人说,一定是掉到粪坑里丢了魂,要不就是鬼上了身,必须请巫婆来治一治才会好。对于鬼神之说,大家都是半信半疑,但是到了没有办法的时候,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三尺婆心想,反正信一下也花不了几个钱,心里总归要踏实一点,便决定请巫婆来试一试。

巫婆是吴家村的,她原本也是一个好好的人,听说因患了一场不知名的病,怎么也治不好,发了一次疯后病自己好了,从此便知道阴间的事了。她先坐在温申家的厅堂讲了一些关于他家祖上的事,基本都对得上,在一旁恭听的人无不点头。她说温申家有冤鬼,并说他不能走西方,西方于他有杀气,走了会出事。这些都有治,要治要五十块钱,就是所谓的破财消灾。问三尺婆可否愿意治,听她讲得头头是道,自然满口答应破点财。

巫婆要来一盆清水,手舞足蹈了一番,突然挥起手中的劈邪剑朝水中一捅,大喝:“妖魔鬼怪哪里逃?拿命来!”顿时清水变红,大家瞪大了眼睛,无人敢说一句话。

家里的冤鬼杀死了,巫婆说温申的魂还没有回来,要叫魂。这个三尺婆懂,就是扎个稻草人,带上温申的衣服和贡品、鞭炮、香、纸钱之类,天黑时在十字路口放鞭炮拜神,再把稻草人一烧,带上温申的衣服回家,边走还要边喊:“温申回家,温申回家……”另外,巫婆还说他家的朝向不好,一定要在大门上端挂面镜子和剪刀,镜子用来照妖,剪刀用来杀妖,有这两样法宝,妖怪就进不了门,万事大吉。

一切照办,全家人心宽了不少,温申也感觉好多了,当晚就吃下了半碗饭。但是,过了两、三天的样子,温申和以前一样又有烧,脸色腊黄,一点精神也没有。看来,鬼怪又进门了,三尺婆又急急去请那个巫婆,而巫婆有生意不做,不肯来,且理由很充分,说第一次没除掉,第二次去都不用去,因为鬼怪的法力肯定比她强,弄不好她还会惹鬼上身。

巫婆不敢来,三尺婆急得要死,也顾不得骂人,四处打听法力高强的人。有明白人就说:“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个,倒不如去求一下友才,到大医院彻底检查一下病因,拖久了,怕命都没了!”三尺婆觉得也是,赶忙跑到友才家去,友才的父母早知道温申的事,当然也知道三尺婆是个泼妇,没一口答应带温申去城里找友文。友才的母亲干丝瓜廖英推诿说:“很多人没有熟人不照样在大医院看病?现在家里事忙,我们也实在抽不出身来。”三尺婆说:“谁不知道,现在的大医院就像以前的衙门,没个熟人照应一下怎么行呢?挂号排长队不说,等一下又说没床位,或者乱开药方,乱检查什么的,都是要老命的事。”友才的父亲墨鱼骨余长发说:“你也说得有道理,要不,你们自己去找友才,乡里乡亲,和我们带路是一样的。”

三尺婆请不动友才的父母,垂头丧气回到家里直打唉声。温申气愤地说:“你也别像死了人一样,求不到就算了,自己去大医院看,我就不信看不成!”三尺婆挥了一下手说:“没熟人打得赢官司么?没熟人看得好病么?瘟病烂病,嘴硬、嘴硬有什么用?”“人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我这是一病床前就无好妻!”温申说,“懒得去看了,就死在家里!”“死在家里丢人现眼,要死当时就死在粪坑里,还省得埋,喊我用竹竿捞你的尸干什么?”三尺婆自打嫁进这个家头一回如此硬着脖子,感觉痛快。

要是换在平日,三尺婆这样硬脖子,恐怕脸上早就烙了几个火烧饼。这些天温申基本没吃东西,确实元气不足,但也不甘心就此输给她。他坐在竹椅上,看了看身边,没有上手的家伙,于是从脚上脱下一只鞋朝她扔了过去。她早有防备,闪身躲过这一招,眉毛皱了起来。他迅速又脱下另一只鞋,还没扔她已跳到门外,手指着他骂:“天杀的,我巴不得你早死!”他叫道:“我死了你也别想过好日子,还有一口气我也要一把火把房子烧了,你住茅房去!”

吵归吵,第二天,三尺婆抓了一只鸡,拎了二十个鸡蛋,再次去求友才的父母。精诚所至,友才父母被感动了,总算是点了头。

带温申到友才所在的大医院一查,是肝癌,晚期,没得救。医生偷着对三尺婆说:“不用住院,耕田种地的人几个钱来得不容易,回家好好待他,想吃什么就给他吃什么。另外,暂时最好不要告诉他实情,知道了心情一坏,时间更短。”三尺婆听了,顿时眼泪如尿流,而又不敢哭出声来,生怕老公听见。

没有救,只好回家。三尺婆强忍着悲痛对温申说:“检查出来了,医生说什么事都没有,只是风寒,不能干活,回家调养些天就好了。”温申如释重负:“我也觉得不会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你见我从来得过什么感冒么,就是这次!”三尺婆听了心里堵得慌,扭过身又是一把泪。

是廖英陪着一起来的,回去也一起坐车。车费来时三尺婆主动掏的腰包,现在查出这个不治之症,廖英返回的车费死活也不肯要她出。三尺婆要廖英保密温申的病,廖英保证说;“放一万个心,特别是这种传染性的疾病,更不会随便往外说,免得别人嫌弃。”

回到家,温申不可能干得了活,整日待在家里,有好事者想方设法想问出他到底得了什么病,三尺婆一律说是风寒。不过,也瞒不了多久,因为温申的病一天不如一天,最后卧床不起,疼得哭爹喊娘。三尺婆终于憋不住了,逢人便说老公的病,说自己的命苦。不过,再没有把这病的责任强加到余大富一家的身上去。

这天,有个算命先生拉着二胡进了村,往常没人愿意搭理他,现在却成了大家的大救星,人人都想要他算上一卦。当然,这和温申的病多少是有点关联,试想想,一个好端端的人,突然就要去阎王那里报到,简直是祸从天降,谁能说得准自己的明天就是好好的呢?想知道自己的明天,恐怕只有仰仗算命先生了。

金寡妇首先算了一卦,八字命是先苦后甜,老了有富享,她高高兴兴地给了两块算命钱。接着是香婶算,八字命平平,无大风也无大浪,就像蜘蛛结网,结了破,破了结,她不痒不痛地也给了两块算命钱。春姑以为自己的命最好,哪知算了一半,算命先生就收起二胡不算,说她的命太苦,算不得。春姑不服,说:“我命苦,我再命苦苦得过三尺婆么?我的女儿丽丽是村里最聪明的人,学习成绩又好,不用说别的,老了靠她就够了。乱算!”金寡妇说:“春姑,你这样比不得,这不是咒自己老公么?”春姑叫起来:“金婆子,不会说话不要乱说,我老公没做亏心事,老天保佑,平平安安!”“哎,你看你这话说到哪里去了?好心提醒……懒得跟你说了!”金寡妇后悔莫及。

算命先生来了,对于未来一片茫然的三尺婆也请他算了一卦。算命先生说:“你家的大灾小难已尘埃落定,命里有的终会有,命里无的莫强求;多行善事老天知,多积功德福自至;个性要强非错事,但留恩情在人世。”三尺婆听了点头,说起老公的病,问原由。算命先生沉吟:“自古无风不起浪,浪高三尺压强汉。流沙虽细顺潮流,礁石坚硬日久伤。仇恨藏心不宜久,玉帛释冰福寿长。世事全凭自己悟,仙人指路路迷茫。心宽天阔不断肠,夕阳西下是朝阳,罢罢罢。”

三尺婆听了似懂非懂,抹起了眼泪。此时,她发现任硕美也站在自家门口谨慎地听,知道她也是在同情自己,因为她从来没有站过自家门口,遇到她总是弯路走,便冲她说:“进来坐坐吧。”任硕美一步步挪进来,在矮凳上坐下,没有说话,表情凝重。

有人就对三尺婆说,你看人家任硕美,你对人家那样还主动上门表示问候,听算命先生的意思就是要你积德行善,才有好报。三尺婆这时听得进别人的话,次日就请了人把余大富家倒塌的茅房修好了。然而,余大富一家无论如何也不去那里方便。

到了这种地步,余大富甚至于很后悔当初没有主动把茅房迁走,真要主动了,这事就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别人也不可能怀疑自己暗中幸灾乐祸。最不安的当属余半文了,好像温申的病就是掉进粪坑里引发的,与他有直接关系,他对谁也不敢说自己锯过温申家茅房的木板,决定把它永远藏在心里。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4 21: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22楼

画字有时候也是一种伤痛的回顾,所以本鬼能感受到作者的心跳,所以总想化悲苦为笑谈,摸一摸读者的腋窝,期待一笑解千愁,如此而已。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4 22: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23楼

  TOP
夜半的子归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3-15 04: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168    精华:2   注册时间:2011-1-17    发短消息        

24楼

回复1楼 鬼眼穿魂  的帖子

支持大作!加油!
我们读诗写诗,并不是因为它好玩;我们读诗写诗,是因为我们是人类一分子,而人类充满激情。没错,医学、法律、商业、工程,这些都是崇高的追求,足以支撑人的一生。但是诗歌——美丽、浪漫、爱情……这些才是我们生活的意义。惠特曼曾写道:自我、生命/这些问题总在不停出现/毫无信仰的人群川流不息/城市充斥愚昧/生活在其中有什么意义/自我、生命/答案是因为你的存在/因为你的存在/因为伟大的戏剧在继续/因为你可以奉献一首诗/因为伟大的戏剧在继续/因为你可以奉献一首诗。你的诗是什么?
                    ——美国电影《死亡诗社》里的台词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5 11: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25楼

支持问候。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春晓秋韵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15 11: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89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6-24    发短消息        

26楼

以生活底蕴为源泉,写打动人心之文字。
《最后的爱留给你》,一部用心打造初具剧本规模、涵盖面极广、文字精美、清新自然散文体式的长篇连载纯爱小说,敬请关注!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5 16: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27楼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5 21: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28楼

回复25楼 夜半的子归  的帖子

谢谢子归!致意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5 21: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29楼

回复28楼 孤独之客  的帖子

谢谢草根、春韵、孤独之客光临,问好。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5 21: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30楼

看来还是有朋友喜欢老鬼的文字,怎么办呢?贴还是不贴?不贴痒,贴有麝香味,简直是要死个命!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5 21: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31楼

                            第五章,神医驾到

大凡之神,自在民间;民间之神,神在之秘。——引子


温申得了癌症,死成定局,怎样的煎熬自不必说。

这天,余大富挑了两筐红薯去集市上卖,见了他的熟人都说:“嚯,气色不错,苦瓜脸变成了红薯脸,心里肯定在扇扇子!”他知道大家的意思,说:“难道我天天要哭你们才高兴?”

邻村专卖酒药的婆子笑了笑,眯着小眼、皱着一脸的老皮凑到余大富跟前小声说:“受人欺不一定就是坏事,我早就说过,人活在世上要让得过,人害人害不到,天害人害得到,逞强,害人,老天爷是长眼睛的。听说那个老欺侮你家的温申快死了,这就是报应,要相信因果的。不过,他已经那样了,你也万不可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这样不好,老天爷是长眼睛的。”余大富急着分辨:“我没有幸灾乐祸,真的没有!”酒药婆说:“没有就好,不能幸灾乐祸的,一定要记得!人是要有良心的,良心就像我的酒药,作用大着呢,不放一点进去,再好的糯米也出不了酒。良心也是分档次的,就像我的酒药,不纯的酒药酿不出好酒,不纯的良心结不出好果。我的酒药是一级品,你一定要成为我的酒药,——呵,猪婆老了说话搅了,是应该这样说,你应该成为像我酒药一样纯的有良心的人,就有好报。”

“多谢指教!”余大富红薯未卖出几斤,听得心里有点烦,使劲地点着头说:“都知道的,你的酒药是最好的,酿出来的酒是最甜的,世上没人比得了。”

“那你今天要不要买几粒回家酿一缸酒啊?”酒药婆笑容可掬地说。

“下次吧,上次酿的还没喝完呢。”余大富不想买。

“一缸酒几个月还没清缸,你也太省了点吧!”酒药婆很是吃惊的样子,又压低声音说,“现在老天爷照应了你,心情好要多来几碗,弥补一下才对呀!”

“那就买一块钱吧。”余大富很不情愿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递了过去。

酒药婆包了四粒药丸递过来,余大富不解地问:“不是一块钱五粒么?”

“哎呀,喝酒人不知酿酒的事,十天前就卖四粒了,现在山上的草药不好采。”酒药婆说。

余大富没有说什么,继续卖他的红薯,直卖到集市上的人都散光了,才卖出一半,只好又挑回家去。

回到家不见余半文,问任硕美:“猴子到哪里去了?今天不是礼拜天么?”

“去山上找蜂窝去了。”任硕美边纳鞋垫边说。

“采蜂窝?你也不怕他被蜜蜂蜇死,让他去!回来我定要给他两个栗凿子,什么不好玩玩这个。”余大富很是不快。

“猴子不是去玩,今天来了个神医,说是能治好温申的病,要用上野生蜂窝、蜘蛛、蝎子,曼陀罗花这些东西,一群孩子听说要这些,结伴去帮温申弄。”任硕美解释。

“神医?江湖郎中罢了。用这些偏方能救人,医院都要关门大吉!”余大富不屑地说。

“反正躺在床上也是等死,死马当活马医,保不准真的就有救。况且,人家挑明了不收钱,只捞几顿饭吃,但说明顿顿要有肉,烟酒要上等的,若吃不好喝不好抽不好,医治的灵感就差点。”任硕美顾着说话,针在顶针上打了一下滑,扎到了手,出了一滴血。

“他要在这本事,中央领导都会请他吃饭,还有闲嘴到这穷地方来啃么?分明就是骗吃骗喝嘛,我去温申家看看。”余大富说完就要走。

任硕美扬起鞋垫拍了一下他,被针扎出了血本来心里就有火,很是气恼地说:“跑江湖的哪个没有五百钱?不怕他点了你的穴?死了记性!当年粗老三仗着自己一身横肉,要打一个外地的郎中,人家受了欺默默走了,留下一句话:你好好过日子!结果没多久,粗老三就吐了血,医院还查不出什么病来。好好过,就是叫你好好死!点了你的穴,鬼都不知道,听说高手接他一支烟就被点了,更高的高手不挨他的身应他一声话,就被点了,而且,可以定人什么时候死。死了记性!”

“我还不知道这些,接烟就可能被点虎口穴,手抬不起,老了会得肩周炎。肩膀不能让人拍,拍中穴位就像挑了千斤担,老了会得肺痨。肚脐眼上下三寸要守住,肚脐眼背面是命门,点中就得玩完。但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点得了,是有时辰的,我不挨他的边,不作声,暗中鼓着劲儿,又能怎样?我还是去看看。”余大富从口袋里掏出那四粒酒药,撂在八仙桌的一角,还是想去。

“你懂,你有本事,你是想死在温申的前面就去!你去又有什么用?”任硕美火气更大,随手撕开那包酒药的纸,责问,“你买什么鬼酒药,家里还有半粒糯米吗?卖了几斤红薯,油盐的钱都不够,猴子的学费还欠着呢,搞得书本都不发给他,你倒真的宽了心,像个男人!”

听了老婆的一顿数落,余大富一下子就泄了气,无话可说,从门后摸了把锄头,扛在肩上到地里跟草革命去了。

余半文和伙伴一起在山上采了好几个野蜂窝,高高兴兴地送到温申家,又在墙角旮旯捉了半瓶蝎子,另外还有几十只蜘蛛,一齐送了过去。神医偏瘦,头发像老茧王余是忠一样向脑后齐齐整整地梳着,乌黑发亮,眼睛不大,可能喝多了酒,眯着。他坐在太师椅上呷着茶,慢条斯理地吩咐:“所有采集来的东西,烘干,研成粉末,用蜂蜜调,搓成豌豆大小的丸子,一次两粒,每日三次。他现在肝如硬石,饭菜吃不下不要强吃,多喝水多吃蔬菜,少吃油。另,我会开点中药,每日一帖,同时吃。三日不见效看七日,七日仍无效,便无力回天,太晚,我也不是神仙。”接着,便见他在纸上龙飞凤舞写药方,大致是鸡骨草、甘草、姜黄、莪术、白芍、桃仁之类。

估计吃了神医的药也未必有用,但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三尺婆一一照办,不必多说。

晚上,余大富鬼使神差般坐在灶台边多喝了一碗酒,眼睛也如神医一样有些眯,但不敢太眯,因为他坐的不是太师椅,而是喂猪用的木桶的提梁,不够稳当。在黑漆漆的灶台边用餐已习惯了,这种习惯的养成源于桌子和矮凳严重短缺。八仙桌和长条凳是有,在厅堂里。八仙桌上放了种子,长条凳上搁了稻谷。好桌好凳这般浪费着使用是有原因的,把值钱的东西架高是以防那些饿死鬼出身的鸡去啄食。若是鸡争口气,只在野外啄虫子和草吃就够了,桌凳是完全可以腾出来,不过,腾出来估计一碗咸菜加一碗霉豆腐也是懒得由厨房搬迁到厅堂去嚼。如果多有一条长条凳是可以一只手拎到厨房就坐的,无奈厨房又打狗不转身,放不下。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这样,余大富干活辛苦坐喂猪用的木桶,任硕美干活也辛苦坐灶前的石头墩子,至于余半文和妹妹春雪没干什么活不辛苦,只有站着吃饭的资格。这种资格也是有好处,站着吃饭长得高,所有大人都这样说。

任硕美见余大富这一顿喝得有点不像话,抱怨:“你这样往死里喝,眼睛都睁不开了,好像喝别人家的,那半缸酒也够不了你几次,到时来个客人又不好意思了。”余大富把眼皮抬高了一点,笑了笑,说:“来了客,这酒怕也拿不上桌,早就酸了,像喝醋一样。”“像喝醋,要喝就要喝,酸,也没见你龇一下牙。那点酒下次不要再想了,留着!”任硕美吃完了饭,把碗筷往灶台上一搁,起身站在门口剔牙,脸色有些难看。余大富转移话题,问余半文:“书还没发给你?其他孩子都有?”

“都有,就我一个没有。”余半文回答。

“真他妈的扯鸡巴蛋,又不是不给钱读书,我是跟那个冷秋霜班主任说好了的,来这一手!那天晚上看花鼓戏,正好她就坐在我边上,也没听她提学费的事,扯鸡巴蛋!”余大富大为光火。

“说什么都是白搭,明天捉几只鸡去卖,把学费交了,再不发书就有话说。”任硕美说。

“你又说鸡留着下蛋,我早就想卖掉几只,吃谷子都把家给吃穷了,饿死鬼出身!”余大富想到鸡吃谷子的事,就有些气不顺,但立马似乎想到了什么要紧事,又问余半文,“你见到那个神医了么?”

“见到了。”余半文回答。

“神医的十个手指头凸么?就是长不出指甲的那种。”余大富追问。

“没注意看,明天我去看一下就知道了。”余半文说。

“不要去,点死你!”任硕美正言正色。

“怕什么,小孩子的穴是点不了的。牛吃百草,是草就是药,也伤不了。练五百钱的人,都拿狗做试验。”余大富说完盛了一碗饭,把压得有点疼的屁股转移到石墩上。

“就你懂得多!”任硕美见不得他这先知先觉的样子。

“比你们肯定要懂得多一点。指头凸凸的,是戳墙戳铁砂戳的,练那种功夫要吃得苦,谷子要戳出米来,吃不得三堆硬屎的人练不出。不过呢,练这种功夫会断后,练不得。”余大富一口咸菜一口饭,仍继续发表他的见识。

“有饭堵嘴!”任硕美准备洗碗,没兴致听余大富说五百钱,催余半文,“还没吃完,春雪都吃完了,一碗饭要磨到什么时候?”

到了洗碗之时,这一家子的咸菜话算是结束。

再来看看温申的病情。说起来也是怪事儿,吃了神医的的药,三天就不喊疼,一个礼拜就能下床,还能吃下些东西,简直太神奇了。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5 21: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32楼

回复32楼 鬼眼穿魂  的帖子

本鬼没把温申写死算是手下留情,这种人在乡下大有人在。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5 22: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33楼

顶鬼眼老师大作!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落莫一枝梅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6 01: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9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2-12    发短消息        

34楼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6 10: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35楼

老鬼又来了!谢谢草根、解放军、一枝梅!
问好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6 10: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36楼

                          第六章,启蒙之殇

知识对人的影响远不及人对人的影响深刻彻底。——伤感!


秋风过后,进入冬季,房前屋后树木的叶子大部分掉落了,唯有高大的樟树依然青翠,为古老的村庄平添几分生机。稻谷早已入仓,水田少有人种红花草,荒凉中隐隐约约又能见到一些青色,那是喜欢在寒风中生长的野草的影子。几头牛在山坡上走动,几只鸟在低空盘旋鸣叫,远处的河流像蹿出丛林的白蟒,坦然匍匐于丘陵山地之间,似乎随时准备吞噬尘世所有。袅袅炊烟,是瓦房上空的精灵,飘逸的舞姿不及细赏便随风飘散无影无踪。

天气变冷了,好在还有阳光来温暖为枯枝败叶填充的家园。当阳光照到温申家门口时,他便会搬把竹椅在屋檐下坐无精打采地坐着打打瞌睡,似乎是告诉老天他还活着。吃了神医开的药,他的命算是暂时保住了,能保多久无人猜得到。只是大家能看得出,他已经是个半死不活的人了,想恢复到从前不太可能。因为,他五大三粗的身材已然成了一副骨架,双脚再也踩不响地;冬瓜一样的脑袋脸上严重缩水,显露出骇人的颧骨,浓眉下的豹子眼明显凹陷,眼神中消失了腾腾杀气,幽暗得令人心寒。比起兔子腿、母猪腰、蛙眼鸭嘴的三尺婆的尊容来,他这个做老公的如今更让人触目惊心。人们虽然不再记他们以前的坏,但是,也不敢怎么亲近,能绕道而行就绕道,不能绕道就肃然而视。这种肃然是有渊源的,只因笑脸相迎怕人家误认为是幸灾乐祸,板脸相对怕人家误认为是怀恨在心,肃然,闭嘴,不问好不问坏,招呼全在眼神。眼神里透露点温情,温情里藏着点怜悯,怜悯里掺杂点希望,火候必须把好,不然,不伤人则伤己。

命由天定,温申能否躲过阎王勾薄,暂且放下不说,再来看看余半文学费之事,要紧。

可是,这学费烦恼未消,家里又添了新烦恼,嫁到只有水田没有旱地的袁家村的余三妹被老公扇了两个耳光,跑回娘家哭哭啼啼。她是先跑到相隔里把路的黄家村余二妹那里哭了一场,才到娘家来的,所以,余二妹也跟来了,商量对策。余二妹打小就比余三妹老实,嫁的男人叫黄军,也不见得是个什么忠厚的善人,而从未听说两夫妻吵架,可能是她会忍,所以没挨过打,或者挨了也不哭到娘家来。余三妹虽然表面上看性格比老公袁力兵要强,但是一年总有一两次哭回娘家,让一家人为她操心劳肺的,还让人看笑话,算是个不争气的人。

当然,女儿不和自己的男人好好过日子,再不争气,哭到了娘家来,做父母的也不可能无动于衷。老茧王叹息了几声,说:“大女,去把老大叫过来,不跟他通一下气到时硕美又说不把他当儿子看。一起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办。”馊鸡婆于是去叫余大富,任硕美也在,问清了原委,说了句:“两公婆的事情,兄弟姐妹也不好说什么,到时他们像以前一样和好了,做丑人反得罪人了。”馊鸡婆耷拉着眼皮未接话,问余大富:“你去不去?”余大富未点头,跟着去了。正要迈出门口时,任硕美偷着拽了一下他的后衣,使了个眼色,提醒他去归去,不要乱说话。任硕美没有立即去,但也是不放心余大富,蹭到墙角听他们说话。第一个表态的是余小根:“我看这样,爸先把那畜生抱住,我和哥来打。爸是上了年纪的人,他是不敢打的。他妈的,打滑了手,老是打三姐,也打他一顿让他长长记性。”老茧王问:“大富,你看呢?”余大富说:“爸,妹夫也是个强壮的人,你敢抱么?敢抱又抱得住么?心里要有底。”余小根的老婆月娥接嘴:“哥,哎呀,你就是天生胆小怕事,又不去袁家,把姐夫骗到这里来,这么多人还怕对付不了他一个,他是老虎哦!”余二妹说:“打是打不得,打来打去还是自家人,叫他来当面认个错还差不多。”余小根听了很是恼火,大声说:“二姐,你就是一个这样的人,软弱,被老公欺侮了说都不敢往家里说。上次问你手臂怎么发紫,还说是磕到了东西,有人告诉我,是被黄军那个短命鬼打的。说都不敢说!这次还放过那个畜生,我们家真的好欺,一定还会有下次,你们等着瞧。”余大富说:“也的确打了不少次,我们出手肯定会伤人,现在的问题是,三妹是什么想法,赞成我们兄弟出手么?会不会后悔?是个问题。”任硕美听到这里,快步走进了老茧王的家,一句话不说,揪着余大富的耳朵就往外拖,拖到门外才咬牙切齿地说:“打打打,打你里死人呀,好处没有,得罪人的事就有你的份!”

任硕美这样一搅,家庭会议没法开下去,只好草草收场。当天晚上,袁力兵就主动送上门来了,大家知道他的臭脾气,软软地说了他几句,不单没赏给他拳头吃,馊鸡婆还搭进了三个鸡蛋,本是亏大了。

学费不能再拖,一大早,余大富抓了三只正下蛋的母鸡到集市上廉价卖了,交了学费,余半文当天就领到了课本。课本到了手,余半文却有些高兴不起来,以前没有课本,作业不按时完成老师不会怪罪,现在不行,没有了不知道作业是哪道题的借口。最要命的是记那些生字,他自我感觉讲读一百遍也记不住,当然,就凭他的耐性,读不到一百遍,二十遍已令他生不如死。

明天又要听写生字,他一口气读了十遍,合上书一个字也记不起来,急得很,心想:“这一次听写不出来,那个冷面虎又要在课堂上说什么娘吃糠爷吃草出的子女没教导,太丢人了!”再刻苦一口气读了十遍,合上书,努力回想,有印象。什么印象呢?就是“学生”的“学”字好像与儿子有关,翻开书一校对,果真,“学”字真的有个“子”字,看模样是“草丛下的儿子”的意思。再合上书,在纸上想把“学”字写出来,一提笔又犯了难,忘了儿子头上几根草。翻书再细看,笑了,他自言自语:“一不过二,二不过三,不是三根草还能是几根呢?唉,我真笨!”怕把“学”字忘了,他进行了巩固性训练,念了十遍“学是三根草下的儿子”,这个“学”字算是从根本上攻克下来了,不到“学”字断根之时是决不会忘。接下来强攻“老师”的“师”,他也采用草式记忆法,念了十遍“师是两根长草一条巾”,也顺利记住了,不到“师”字断根之时决不会忘。

翌日,长得脸像白萝卜,眼像黑芝麻,鼻像小蒜头,嘴像大河蚌的四蛮像的语文老师冷秋霜走进了教室。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不留半点农贸市场热闹非凡的繁荣景象。大家都领教过冷四像的虎威,无人敢做小动作,都规规矩矩地坐着。只见她迈着外八方步走上讲台,用霜刀般的目光扫了一下所有的同学,然后,声音铿锵有力地说:“同学们,把课本都合上,现在听写,不准翻书,不准偷看同桌的!”

余半文自认为记得很牢,万万想不到到了关键时刻,紧张局势下,又忘了怎么写,只记得自编的口诀,没有办法,只好把口诀当字写在本子上,而把“根”写成了“木”,把“草”写成了“早”。

第三天,冷四像走上讲台开口就点了余半文的名,问:“你那‘三木早下是儿子’、‘两木长早一条巾’,是什么意思?”余半文深思了一个晚上,知道老师会问起,所以并不觉得突然,站起身果断回答:“‘学’字就是三根草下的儿子,‘师’字就是两根长草一条巾。”冷四像听了蒜头鼻气成了牛魔鼻,呼哧呼哧喘粗气,忍不住又咯吱了一句:“你家都是食草动物,是么?草包!这么简单的字都不会写,每个字罚抄一百遍!”余半文听得脑袋瓜子“嗡”地一声巨响,抄一百遍可是比读一百遍还难呀!

每个字抄一百遍,可要了余半文的小命,抄得他五个鸡爪无力搔痒,叫苦连天。不过,也抄出了智慧,暗想:“这个冷面虎也真够狠的,不交学费就不发书;发了书听写不出就罚抄一百遍,这不存心想整死我么?奶奶的,我有那么老实么?我就老老实实甘心情愿,我就没有法子么?”

余半文葫芦倒长的脑袋到底想出了什么好办法呢?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事先把要听写的生字写在本子上,读都不用读一遍,听写时装模作样写,到时一交,全部正确,万事大吉!哄过去两次,第三次不行,冷面虎不按顺序念,结果露了馅。冷面虎又说了他是草包,但没有罚抄,而是改用罚站。

罚站于余半文而言不算什么,他那麦秆腿扁豆脚喜欢踩踏地球,猴屁股就是不愿和板凳亲密接触,所以,他满不在乎,比起罚抄一百遍他觉得占了不少便宜。

教室是土坯瓦房,地面是黄土铺的,大坑连小坑,桌凳东歪西斜不说,还不够用,两人的课桌三人挤。余半文在班里算是高竿品种,坐在最后一排,而最后一排清一色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捣蛋差生。和他共挤一桌的两位同学,一位是猪婆嘴,一位是桐子眼,人高马大,拳脚功夫都不错,同学们都很怕他们。他们见他罚站,幸灾乐祸地说:“老师没叫你坐,你可不准坐哦,谁叫你听写作弊?”他也不争辩,老老实实地站着听课。冷四像不叫他坐,是窝着气儿,他是想不通一个看似草包的家伙还敢作弊,所以,只管让他站着。数学老师本来有权叫自己的学生坐下听讲,无奈他又天生是个迂腐子,只管眯着眼睛授教,哪里管得了你是站着听还是坐着学,故而,这一站,余半文就站了好几天。也就是站功令人刮目,大家给他取了个外号:余站长。

这天,脸干皱得像苦枣树皮的校长抠着屁眼打窗前经过,看见余半文站着听课,便好奇地问冷四像怎么回事,她轻描淡写地回答:“他喜欢站着就让他站着呗,反正又不影响大家。”可能校长肚子里的蛔虫太多,屁眼实在太痒,当着女同志的面抠了几下觉得不妥似的,没说什么急着走了,也许是躲到无人的地方解痒要紧。

又过了两天,本来三人共坐的板凳不见了,两同桌料定是余半文捣鬼,故意把板凳弄走,好有人陪站。他们告到冷四像那里,冷四像问余半文是不是他干的,他垂着眼皮摇了摇头。没有证据,冷四像也没说什么。两同桌见老师没有处罚余半文,气贯长虹,扬言要在校外修理他。余半文当然很怕,到处去找那条该死的板凳。那条板凳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好认,凳面有裂隙,刻有“宝马”两个大字,这是上届的同学为防止别人搬走做的记号。余半文起了个大早,趁大家还没到校时到各个教室转了一圈,始终未发现“宝马”的踪迹。工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他在校外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但已断成两截。原来,是附近的村民私自搬去当杀猪凳,你想,猪在生死关头一挣扎,这“宝马”能挺得住吗?最后只能折腰抗议。杀猪的觉得凳子成了废物,也就懒得归还,扔在一边。余半文赶忙叫两同桌去看,他们想骂几句,见杀猪的瞪着眼便不敢吱声,自认倒霉把破板凳拎回了教室。板凳的面子断了,四条腿还是好的,于是,他们在外面搬了几块砖头垫在下面顶着,请“余站长”坐中间,帮他们稳定板凳。坐中间天冷本来是算暖和点的,但会扎屁股蛋儿,不坐等于把他们得罪,弄不好又要来个什么校外修理。余半文想了个办法,垫本书再坐,还是挺舒服的。

到了上语文课的时候,冷四像板着脸进了教室,第一个就提问:“余半文,你知道‘菜——园’的‘菜’字,是‘菜’字呵,怎么写吗?”余半文不知道,摇头,没说话,也没站起来。冷四像生气地说:“回答问题怎么不站起来,这些天你是不是站累了?”余半文听了触电般立马起身。他这一起身断面没人压,两同桌轰然倒地,哟哟几声,猪婆嘴更长,桐子眼更大。大家回头一看,见此情景,无不哈哈大笑。冷四像也扁了扁河蚌嘴,忍住没笑出声来。



[ 本帖最后由 鬼眼穿魂 于 2014-3-16 10:50 编辑 ]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6 15: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37楼

力顶佳作!支持鬼眼老师!草根向您致敬!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玲珑小舍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6 17: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55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4-17    发短消息        

38楼

引用:
原帖由 鬼眼穿魂 于 2014-3-15 21:33 发表
看来还是有朋友喜欢老鬼的文字,怎么办呢?贴还是不贴?不贴痒,贴有麝香味,简直是要死个命!
-----------------------------------------------------------------------------
贴!继续

[ 本帖最后由 玲珑小舍 于 2014-3-16 17:49 编辑 ]

敲打键盘的手指是犁,流淌出的字是耕心,倾注写手真挚的情感,用文字缝合心语的碎片!

敬请关注长篇小说《喜鹊屯的传说》、 《当爱已沉沦》
  TOP
玲珑小舍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6 17: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55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4-17    发短消息        

39楼

顶!

敲打键盘的手指是犁,流淌出的字是耕心,倾注写手真挚的情感,用文字缝合心语的碎片!

敬请关注长篇小说《喜鹊屯的传说》、 《当爱已沉沦》
  TOP
网络写手刘富勇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6 19: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630    精华:6   注册时间:2009-12-5    发短消息        

40楼

欢迎老鬼,自己喜欢就成,管别人说啥干么!
地瓜小三,QQ:820556529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