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花开花落(长篇清爽乡土小说) 热贴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6 20: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41楼

谢谢草根、小舍、富勇!有你们的支持,我这万粘胶也有点用场了。
问好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6 20: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42楼

                     第七章,一井之水

民间之真实乃文学之糟粕,文学之精华乃站街之吆喝。——狂歌!


冷四像问余半文“菜园”的“菜”字怎么写,是有目的的,原来她家菜园的菜昨天被人糟蹋了,怀疑罚了他的站,他心里不痛快拿她的菜出气。直接问肯定不行,即使真是他干的,也不可能承认,所以采用迂回的办法来提醒他: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余半文哪里知道她的良苦用心,只觉得自己不知哪个地方又让老师看不顺眼。见他满脸茫然并不惊慌失措,她一时也猜不透他的心思,无法证实到底是不是他干的,便直接了当地问:“余半文,你知道我家的菜园在哪里吗?实话实说。”他点点头,马上又摇摇头,心理很矛盾很复杂的样子。她追问:“你上次不是看见我在菜园里采菜么?不记得了?”

“看见你在那个菜园里采菜并不见得那就是你家的菜园呀。”余半文说,话讲得似乎还有点哲理的味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清楚!”冷四像显然恼火了,脸色很难看。

“上次你在渠道边的菜园里拔萝卜,那菜园就是强强家的,不是你家的。”余半文坦言。

“你这样说,老师就是贼了,偷别人家的菜,是这个意思么?”冷四像继续追问。

“不不不,老师怎么可能是贼呢?绝对不可能,老师不可能是贼的!当时,强强家的老母猪拉稀,吃不得青菜之类,怕萝卜烂在地里可惜,所以请老师您去拔的。只是有一点弄不太明白,我妈也怕他家的萝卜烂在地里想去拔一些,因为我家的猪吃多了米糠正便秘,可强强他妈又说什么:会烂,烂到天上去!真是搞不懂的。”余半文慌忙解释。

“好了好了,你倒是成了时事专家,读书有这套本事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冷四像心想,这事再问下去,也不知这草包要抖出什么笑料来。她示意余半文坐下,他扭转身瞧了瞧“宝马”,见两同桌已将“宝马”摆正就等自己上马,便垫上书作为鞍,舒舒服服地落坐。两同桌随后上马。这种状况,令余半文很是满足,得意洋洋地想:“哼,我站着你们也得站着,我坐下你们方可坐下,这真是,中间中,是真龙!我就是真龙天子!”

余半文起床之后的首要任务是放牛,把牛喂饱了回家吃饭,才背着妈妈用旧衣物改装的书包上学去。而冬天,外面没什么供牛啃的草,又冷,牛在牛栏里吃稻草就可以,不用放,他觉得四季中就数冬天最美了,可以美美地睡懒觉。放学回来,第一件大事还是照顾牛,如果牛在太阳底下,一定要牵到有水的池塘里饮水,然后再拴到牛栏里,再在牛钩上挂几扎稻草给牛做宵夜。打猪草也是大事,拎着竹篮要在水田里找一种叫“禾甘草”的植物,禾甘草很嫩,鹅和猪都爱吃。找到了,蹲下身,用镰刀割断禾甘草的根再捡到竹篮里。禾甘草大的有巴掌大,小的只有铜钱大,巴掌大的最讨人喜欢了,不仅采起来快,洗起来也省事,只是不好找,大部分被眼尖的人先下手为强了。排在这两件大事之后的紧要事是帮太婆干点力所能及的活,再之后就是把必须要做的作业完成。

说起余半文的太婆屁塞公主,村里人无不竖直大拇指。俗话说,人到七十古来稀,她都已经八十好几了,满头白发银光闪闪,皱纹编织的脸上还有红晕,门牙是早已退休了,说起话来有点把不住风,可耳聪目明,又未见生什么病,自己洗衣作饭,全不用家人操什么心。吃同样的饭,喝同样的水,大家都想弄清楚她长寿的秘诀,有人说她是年轻时吃糠吃出来的身板,并总结出一条令人瞠目结舌的顺口溜:要想健康,必须吃糠;屁塞公主,就是榜样。

当然,也有人持高明的反对意见,说屁塞公主之所以长寿,是因为老伴走得早。说什么纵观古今中外,女人大都比男人长寿,原因是晚上操练,男人是运动型,女人是被运动型,运动定律和磨损法则注定男人要早死几年,不然,这天下哪有女人安生的份儿?说到底,寡妇是女人中的骄傲,坦然安然入梦,汲取日月之精华,天地之灵气,纳于心,藏于腑,不被无端滥开滥采,自然命更长。

不管这些说法是性文化还是流氓哲学,都是可恶的,没人理会,就让他们伟大的智慧烂在腹中,发酵成气,像牛吃多了开花的红花草,气胀,胀死拉倒。

余半文帮屁塞公主干活,主要也是帮她劈劈柴挑几担水。村头古樟下有一口井,圆形井栏有半米高,是一整块大青石凿出来的。天热时,井栏便成了雅座,总有人围坐在上面纳凉。雅座呈波浪形,那是因为大家在上面磨刀磨出来的优美线条。不是特别干旱,井水离地面有三四米的样子,遇到雨季,井水上涨,用舀猪尿的长柄竹筒子就能舀到水。不过,现在是冬季,浅一点的池塘水都干了,淤泥干出了裂隙,可以用铁锹铲出躲藏在泥里的泥鳅和黄鳝来。井水也跟着坐下去了几米,用吊桶打水力气又要多费一些。打水先要扎好马步,膝盖顶着井栏,两只手用力扯绳子,不是很容易的事。身强力壮的男子用大吊桶,一担水打四次就满了,不过也会气喘。屁塞公主用的是全村最小的吊桶,比尿竹筒大不了多少,而到底年老体弱,加上缠过脚马步也是扎不稳,无论如何是打不上水的。她最喜欢下雨,一下雨,就可以用木桶在屋檐下接水,接的水洗衣洗菜都可以。儿子、孙子都有干不完的活,对她这个老太太疏于照顾,她从没有怨言,好在曾孙是个懂事的孩子,每天都会记着她,她也就知足常乐了。而余半文打水,也是非常费力的,井绳扯上一截绷在井栏上,用脚踩住,再扯一截上来,再踩住……一吊水打上来,已是满头大汗,一缸水灌满,有一半是汗水。屁塞公主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尽量少用点水,让曾孙少挑两担。

这天,余半文终于挑满了一缸水,抹着额头的汗水说:“太婆,这水又不要钱,你不要省着用,井水不打不满。”屁塞公主抽了块毛巾帮他擦汗,心疼地说:“太婆这里你不要太上心,累伤了身子长大了就难办了,万一缺水,我叫你爷爷挑几担就是了。”余半文咧着嘴说:“太婆,你还指望爷爷,每次都是我奶奶挑水喝的,你不知道么?爷爷的脚喜欢长茧,不用小刀割掉一层路都走不得,都说是你的种不好,还说呢!”屁塞公主撇撇嘴,很是冤屈的样子,说:“我的种不好,我的脚又长了什么茧么?要怪只能怪你太公那双脚,从袁大头年代就长茧,长到蒋光头出世也不见得好。他是走得早,要不,到如今,脚板怕是用绣花针也扎不出血来。不说这个,说了我就有气。”

余半文不再说话,觉得屁塞公主委实够委屈的,转身要回家,被她一把拉住说:“我这里有好吃的!”只见她哈腰操起火钳从灶堂里扒出两个烤好的红薯,用草纸一包,塞到他手里,“趁热吃了,香得很!我小时候是想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的。”

余半文接过热乎乎的红薯,随口说:“太婆,上次你用混纸包鸡蛋在火堆里烤熟,我觉得真的好吃。”屁塞公主听了有些难为情,下巴往下拉,说:“你看你,吃了还长尾巴!现在天气冷,那只母鸡正歇冬,好几天没下半个蛋出来,等下了蛋,我一定给你烤几个,总可以了吧。”

“太婆,我现在又不想吃鸡蛋,我只是觉得你上次的鸡蛋好吃而已。我没有长尾巴,猴子才尾巴呢,我不是猴子!”余半文比较忌讳别人说自己长尾巴。

“你看你,又多心了是不是?人家叫你猴子,我说尾巴,你立马以为我也说你是猴子。”屁塞公主笑了,一笑,没有了眼睛,满脸沟壑,开导他说,“人家说你像是猴子,你就是猴子么?人家说我是公主,我又是公主么?人家说什么话是人家的事,你记在心里,就是你的事了。这是不对的,一定要改正才对。”

余半文搔了搔后脑勺,自感话没有说清楚,辩解:“太婆,我并不觉得当猴子有什么不好啊,总比当猪和牛要强些。猴子不吃糠不吃草,老师说过我好几回了,娘吃糠爷吃草,所以我读书不好。”

屁塞公主闻听跺了一下脚,气愤不已地说:“有这样当老师的么?说这样没水平的话!猪吃糠长膘,牛吃草耕田,你们的老师就没吃过肉没吃过五谷杂粮么?吃了,就等于是吃糠吃草,数典忘祖,盗世盗名!你万不可学这个,要学正经事儿。”

“什么叫学正经事儿?”余半文问。

“就是好好读书,在书本说学。从人身上学,能学到什么?”屁塞公主一下子好像才高八斗。

余半文听到屁塞公主说好好读书,想起老师布置的作业还没做,便告辞回了家。

吃了晚饭,春雪早早地爬上了床,余半文在电灯下的板凳上摊开书开始做作业,好在今天没有要记的生字,否则,他又要抓狂。任硕美则在一边纳鞋垫,至于余大富,自打任硕美嫁给了他便承包了洗碗喂猪的活,成了模范丈夫。

忙完了家务活,余大富没有急于上床,坐在任硕美旁边聊家常。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村头那口井,由那口井又聊到了短命鬼八梅。八梅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只是个性强了点,和老公正牛好像两人搅乱了棺材盖,经常吵架,没一个肯让的。一次,正牛气不过要她去死,说她死了天下太平,她说了句:“是你叫我去死的哦,记住!我死了你有好日子过!”当天晚上就不见了人。没有谁相信她真的会去死,因为孩子才几个月大,她怎么舍得呢?家人以为她赌一时之气,跑到娘家住几天消了气就自己回来了。万万没想到的是,次日凌晨有人在井台上看到了她的绣花鞋,摆放得整整齐齐,料想她跳了井。正牛此时才慌了神,竹竿接竹竿,绑个铁钩放到井里捞人,可井水搅浑了也没捞到。

实在捞不到人,正牛回到家却发现老婆八梅正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睡大觉。心里有气,他当时没有发作,跑到外面跟别人说她故意把鞋子放在井台上吓人。村里人听了个个都很气愤,觉得他这个老婆真不是个什么好人,这种缺德带冒烟的事也做得出来。以后再吵架,正牛就占了上风,开口就说:“你是好人么?村里人都知道,天下最好的人!拿死来吓唬人,你真的舍得死么?死给我看看,就是你的本事。”到最后,正牛还动了重手,把她浑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也没人同情。打过之后的第二天一早,有人在井台上又看到了她的绣花鞋,摆放得整整齐齐,大家以为她故技重施,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太不像话。后来,有人在井里发现了她的尸体,捞上来身体发了泡,像打了气进去,鼓鼓的,脸惨白惨白。这下,正牛彻底傻了眼,哭也哭不出泪来。下葬非常简单,从楼上抽几块枫树板,钉成一口棺材,漏光漏风又漏土,草草埋在了乱坟岗。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6 20: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43楼

“死也不能死在井里,弄脏了水,害得全村的男人去洗井。一井的水,用吊桶打干,哪个不累得半死?她这样死,死后还挨那么多骂,也是划不来的。我手上也起了好几个血泡。”余大富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几年过去了似乎还有血泡。

“这也不能全怪她,家里人不好好待她,外面人又冷言冷语,换任何人也会崩溃。跳井,你以为她想跳,她就不知道会挨村里人骂么?反正死了,就让大家骂她个够,也算是发泄了。正牛不是有本事打老婆么?老婆死了,有本事再娶一个让大家瞧瞧,打什么光棍呢?”任硕美的话颇有几分正义感和公道感。

“娶不到老婆是假,想挑好的就有些难了,到底身边有个孩子拖着。我就听说有个只眼婆对他有点意思。”余大富绵绵细雨般反驳。

“只眼婆,哼,只眼婆有胆子嫁给他试试,就怕到时把另一只眼也给打瞎了,才知道自己真是瞎了眼。娶老婆,娶狗婆还差不多,这种人!”任硕美提高了嗓门儿,鄙夷地说。

“你看你,声音这么大,替落水鬼说话,也不怕她缠着你。”余大富开玩笑地说。

“你再说……再说说看,再说我用针把你的破嘴缝起来,信不信?”任硕美鱼尾纹装饰的杏眼一瞪,手里捏着针做出要缝老公嘴巴的样子。

余大富赶紧用手捂着嘴,憨笑着,像尊黑菩萨。

余半文边做作业边听他们讲故事,听得心里直发毛,作业总算完成,上床用被子蒙了头,蜷缩成一团,一动不动。

  TOP
夜半的子归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3-17 07: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168    精华:2   注册时间:2011-1-17    发短消息        

44楼

回复1楼 鬼眼穿魂  的帖子

支持大作!加油!
我们读诗写诗,并不是因为它好玩;我们读诗写诗,是因为我们是人类一分子,而人类充满激情。没错,医学、法律、商业、工程,这些都是崇高的追求,足以支撑人的一生。但是诗歌——美丽、浪漫、爱情……这些才是我们生活的意义。惠特曼曾写道:自我、生命/这些问题总在不停出现/毫无信仰的人群川流不息/城市充斥愚昧/生活在其中有什么意义/自我、生命/答案是因为你的存在/因为你的存在/因为伟大的戏剧在继续/因为你可以奉献一首诗/因为伟大的戏剧在继续/因为你可以奉献一首诗。你的诗是什么?
                    ——美国电影《死亡诗社》里的台词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7 11: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45楼

回复46楼 夜半的子归  的帖子

谢谢子归,谢赏!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7 11: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46楼


  第八章,谈书色变

过去和现在,聪明的人总以为不等于未来,其实是一码事,一本重新装订的旧书而已。——压抑!


自从听了短命鬼八梅的故事之后,余半文对古樟下的那口井有了畏惧之感,总觉得井台上有双绣花鞋,整整齐齐摆放着;总觉得井里浮着一个女人,脸色惨白,浑身鼓胀。但是,怕归怕,帮屁塞公主打水的活还是要坚持,口干了还是要喝那井里的水,因为村里只有那口井,没有选择的余地。以前不知道这件事情,晚上单独也敢到井边捉萤火虫,现在天一黑,他瞄都不敢瞄一眼那口井,唯恐从井里蹦出个披头散发的人来。这真是,生人怕水,熟人怕鬼。

余半文担心把内心的胆怯暴露出来,屁塞公主不再让他帮她打水,因此,怕归怕,从没有说出口。好在他听大人们说过,鬼是怕见光的,白天不敢现身,只有晚上才出来。心想,乡下不是有句经典老古话么,就是“走多了夜路总有一天会碰到鬼”,没说白天走路会碰到,所以,白天是绝对没有鬼的!这样想通了,他也就放了些心,总是赶在太阳下山之前把屁塞公主那口和木桶一般大小的水缸打满,即使来不及打满也不再去了。

这天,余半文终于忍不住了,问屁塞公主有关短命鬼八梅的事,她说的大致和自己父母说的一样,潜意识中着实有点同情那个死鬼,觉得她真是天下最苦命的女人。

“世上真的有鬼么?”余半文问。

“有的说有鬼,有的说没有鬼,我活到现在也没见过,或许是没有,或许真的有,只有鬼才知道。又都说火焰高的人见不到鬼,火焰低的人就见得到鬼。”屁塞公主模棱两可地回答。

“什么是火焰高?什么是火焰低呢?”余半文急着问。

“就是八字命呗,八字命就像一堆火,有的火大,有的火小,到了火熄灭,命就完了。”屁塞公主本想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觉得不妥,于是乎,就火说火,想把曾孙哄过去。

“太婆,你从没见过鬼,证明你命火高,真是命好!我的命火高不高,你知道么?”余半文瞧着屁塞公主沧桑满布的脸肃然起敬。

“你不是也没见过鬼吗?肯定高啊,还用问么?”屁塞公主笑了笑,手里搓着草绳,为门前那两蔸丝瓜放藤做准备。

“见是暂时没见到,我是每天都担心会见到鬼的!”余半文忧心忡忡地说。

“心里有鬼才会见到鬼,你怕什么鬼呢?”屁塞公主嘟着嘴埋怨。

“那个八梅不是已经是鬼了么?我是怕她从井里蹦出来。”余半文一不留神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呵呵,原来你怕去井里打水。以后别到井边去,我自己去打水就是了。”屁塞公主又是一笑,脸像苦瓜。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好像我懒似的。白天又没有鬼,只有晚上才有。”余半文把屁塞公主屁股后面长长的草绳绕了起来,说,“太婆,这绳子有这么长了,再搓都要通到天上去了。”

“夜里也没什么好怕的,八梅跳了井还不是被逼的,也是个苦命人。苦命人成了鬼,也是善鬼,不会害好人的。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屁塞公主扭头看了看绕成一团的草绳,估计够了,也就收了手。

“可我做过亏心事……”余半文随口而出。

“你做过什么亏心事……”屁塞公主瞪大了眼睛,诧异地看着他。

余半文很想把害得温申掉进粪坑的丑事说出来,话到嘴边又急转弯,说:“嘿嘿,太婆,我没做亏心事,逗你的。”

“你也是个鬼儿!”屁塞公主正儿八经地说,“你可别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一定要好好读书,不要去管什么乱七八糟的鬼事!”

“我当然知道好好读书,但这书你以为那么好读吗?要老命得很!你是无论如何不懂的!”余半文不想和屁塞公主谈读书,因为她根本没读过书,怎么知道读书人的苦呢?

屁塞公主很不服气,说:“你以为我不懂么?我可比你多懂许多!盘古开天,文吃武,武吃穷,你知道什么意思么?告诉你,就是武力只能吃得住穷人,靠文化却能吃得住强人,吃得住强人就吃得住天下。你看伟大领袖毛主席,没放过一枪一弹,九大元帅都归他管,靠的就是文化。文化就在书里,书里有文化。读书读书,不读就输。你的名字叫半文,是有很深的意思的,爷娘希望你夜半鸡叫,舞文弄墨,是勉励你刻苦读书的意思。”

“你以前又说我的名字是‘半饼江山,文人一半’,说什么江山即使只剩半张饼,文人也可以吃到一半,现在又这样说,让人有些糊涂。”余半文觉得屁塞公主的理论有些不对,又没有更有力的证据辩驳,嘻嘻一笑,说,“太婆,告诉你吧,我的名字可不是这个意思,爸妈小时穷怕了,就希望我将来兜里能剩半文钱,不欠债儿好好过个年。倒是你弄错了,偏要强加到读书上去。你斗大的字不识一筐,文来武去地说,也不一定说得就对谱。”

这下,屁塞公主更是不服气,精神抖擞起来,说:“我斗大的字不识一筐不等于我斗大的字不识一仓,大智者若愚,智慧来源于生活,你以为我白活了几十岁么?告诉你,我爷爷可是秀才,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我爷爷差点就中了举人,举人举人,就是被人高高举过头顶的人,可是了不得的,可惜差了那么一点!要不,你太公那种角色怎么娶得到我,就是差了那么一点才嫁给了他。你不知道的,我嫁过来是陪嫁了四书五经的,就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宝物。现在一片纸屑也不见了,全被你太公今天一页、明天一页、后天又一页,撕去擦屁股了!你看你太公又不是什么多么高贵的屁股,耕田种地的命,好好的稻草用不得,偏偏要用纸,四书五经就这样进了他的屁眼,你看人会气得吐血么?真是个没出息的人!我现在要忠告你,是忠告哦,不能用书擦屁股哦,读书万不可读到屁眼里去,是没出息的!”

见屁塞公主有点激动的样子,余半文郑重其事地点点头,但并不知道四书五经到底是什么宝物,掐指算了一下,四加五等于九,心想应该是九本书。九本书就这样白白撕掉擦屁股,的确有点可惜,而且可惜得的确有点让人气愤。在他看来,书有更大的用处,好比,炒熟的南瓜子撕一页纸卷成圆锥状,把瓜子装在里面拿着边走边吃,既文雅又体面又方便,不知有多好!好比,捏一撮芝麻放在纸上,用舌头慢慢舔着吃,既斯文又干净又便利,不知有多好!再好比,把纸一页一页撕下来涂上米糊,把土墙贴满,人靠在墙上也不会弄脏衣服,既美观又大方又实惠,不知有多好。至于书会不会读到屁眼里去,他一时无法预料,或许,屁眼的接受能力超越双眼,不撕书擦擦屁眼人的脑袋瓜子更是聪明不起来,那也是很难说的事情。

反正,他是舍不得用书擦屁股的,这一点完全可以肯定。他仍是采用传统的办法来解决出口难题,那就是采用传统的稻草处理法。当油桐树长出宽大的叶子时,他也会改善一下处理方法,用树叶代替稻草。采用树叶处理法要注意一个细节,事先必须彻底检查叶片上有没有毛毛虫,疏忽大意会发生严重后果,因为一旦毛毛虫触及“山谷”,会使出口局势万分紧张,龇牙咧嘴,泪流满面,皆有可能。

屁塞公主以为余半文完全被自己的理论征服,为了更进一步彰显自己的思想魅力,以鼓励曾孙好好读书将来有出息,她拿出了看家本领,现场演唱了一首她自编的《冰糖歌》:

老鸦老鸦别叫唤

老婆老婆心蛮乱

老鳖老鳖莫上岸

老公老公进厨房

不吵不闹和睦又健康

和和美美吃冰糖

全家老少喜洋洋  喜洋洋

由于公主殿下门牙关不住风,唱起歌来咬字效果模糊不说,简直有点像老婆挨老公打时发出的肺腑之音,动人心魄。又,加上驼着背手舞足蹈,其壮观景象令场上的观众余半文生不能死不得,可要了他的小命儿。

屁塞公主唱完了,问余半文唱得好不好,他失魂落魄地连连点点头。得到观众的许可,她兴致更高,还要再唱一遍。余半文为保小命儿赶快叫停,说:“太婆,你已经唱得非常非常动听了,再唱一遍我怕我会晕死掉的。”

“对于如此美妙动人的歌曲,我不知你到底晕什么,只能说你的欣赏水平有限,所以说要好好读书。这可是我自编的歌曲,肚子里没点墨水的人是不可能编得了的。”屁塞公主颇有几分得意几分失落地说。

“好是好,只是你刚才唱歌时口水流得老长,要是上台演唱,怕也让人笑话。”余半文看着屁塞公主擦嘴角的残余口水,证据确凿地说,“还有一个问题,老鸦代表什么?老鳖又代表什么?你是唱谁呢?”

“老鸦和老鳖是家婆和家公的别称,你说,老公老婆过日子,公公婆婆急急躁躁干什么呢?家要和睦日子才过得像吃冰糖一样甜嘛,我唱的就是这个意思。你暂时还是不懂的。”屁塞公主耐心解释。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7 11: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47楼

“我奶奶有时还不是说你嘴巴多了点,在她眼里,你也是老鸦了。看来,这冰糖也是不怎么好吃的。”余半文笑笑说。

“你奶奶是天底下最粗糙的女人,没喝过半滴墨水,不识半个字,怎么能理解我的教育?我嘴多么?我只是劝她不要管老公管得太严,让他喝点酒抽几根烟,活动活动一下头脑,你看你爷爷都成木头了。我嘴多么?这几年,我都成哑巴了,我不说了,我反正要进棺材了!”屁塞公主猛然上了火。

“太婆,你生气了?我奶奶也好几年没说你嘴多了,你是喝过墨水的人,怎么就容易生气呢?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因为我妈妈也说我奶奶嘴多,所以,她就不敢说你嘴多。你说,——你是喝过墨水的人,嘴多的人说嘴多的人嘴多,不等于说自己嘴多吗?何苦呢?你是喝过墨水的人,知道里面的意思的。”余半文使出浑身解数安慰屁塞公主。

“对呀,我是喝过墨水的人,她说我嘴多我就嘴多,不可能的,我根本不嘴多,我嘴多干吗呢?我反正要进棺材了!”看来屁塞公主的火还有,一时难以熄灭。

“我就是不该对你说真话!进棺材进棺材,棺材里就舒服么?”余半文也有些上气。

“你也别上火,我嘴多就嘴多,总比一口唾液含到臭的人要好些。”屁塞公主软下来,说,“我送你一样宝贝,珍藏了很久,什么人我都不送的。”

只见她从樟木箱子底下摸出一个布包,打开,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圆形的砚台来,说:“就是这个宝贝,叫‘念’,‘念书’的‘念’,文房四宝中的一样,没有这个在身边,万万念不好书的!是我爷爷传给我的宝贝,秀才用过的东西,好宝贝!送给你。”

余半文收下,心想,不就是一块石头吗?收了这古董,说不定,念念念,就真念成石头了。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7 13: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48楼

拜读佳文,问候鬼眼老师。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wwwty126com  版主   发表于:2014-03-17 15: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754    精华:6   注册时间:2005-6-4    发短消息        

49楼

俗到极致,倒品出雅来。如此半文,有趣得紧。
好饭不怕晚。补上置顶一周。
已出版《环保局长》《我是老师》《毕业当村官》《女推拿师》《家教》《除了你还有谁》等作品。
  TOP
春晓秋韵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17 16: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89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6-24    发短消息        

50楼

细细读过,佩服。问好老师!
以生活底蕴为源泉,写打动人心之文字。
《最后的爱留给你》,一部用心打造初具剧本规模、涵盖面极广、文字精美、清新自然散文体式的长篇连载纯爱小说,敬请关注!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7 17: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51楼

恭祝鬼眼老师佳作置顶!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7 20: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2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52楼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7 21: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53楼

谢谢版主和亲爱的朋友们!这酒已上了头,昏眼一瞧,我这腊肉给挂上了,可不知要晒成什么颜色了。
来这里玩是因为没地方可玩,倒是上不了正经的。
不过还是颇感荣幸,要是能加个精就好了。
——嘿嘿,我们值得尊敬的鬼眼先生真就是这么伟大!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7 21: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54楼


   
第九章,奇耻大辱

耻辱之感有万千种,因人而异。一个没有耻辱感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开章定义。

屁塞公主苦口婆心又说又唱,一心希望曾孙余半文用心读书,可他说到读书就头疼,如果逃学不挨打挨骂,就好,就好想上学就上,不想上学就不上。说起来也是,在学校老师看不起,同学又来欺,这书怎么读怎么不是滋味。

可气的是,同村同龄的小丽每次考试不但能及格,而且总比他高上五、六分,有时甚至于高达十分。村里人一致认为小丽比他聪明,将来比他有出息。她妈妈春姑竟然还常说:“养女不读书,不如养头猪!我家丽丽是懂事的孩子,自己知道好好读,全不用爷娘操心。”他听了横竖不舒服,暗暗地就是一口唾沫:“呸,养个这么难看的女儿,一身的肥肉,跟养头猪又有什么两样,骄傲自满!”更可气的是,他读书比不过小丽,力气也比不过人家,简直是奇耻大辱。

万事不顺,没一件事情让他心情能好起来,他觉得这个世界专与自己作对,活得一点意思也没有。没一点意思还活着干嘛呢?倒不如壮烈牺牲来得痛快。他找了一根麻绳,打成一个圈,溜到牛栏里往牛钩上一搭,要上吊。脖子傲然地伸进圈套,脚潇洒地一蹬垫脚的砖块,整个身体就悠然地悬了空。顿时,他上翘的嘴巴就张大了;瞬间,他三角形的眼睛就瞪圆了,难受得不得了!有这么难受的死么?他赶紧双手抓住牛钩,向上蹿,可脖子上的绳索一时挣脱不掉。他更急了,吸了一口气,麦秆脚往上翻,来了个倒挂金钩,总算脱了险。

“奶奶的,谁他妈的说什么‘生不如死’?这么难受,还是‘好死不如赖活’说得对。死个毛,死了,那壮婆子不得笑死么?讨厌的壮婆子,肥猪!我一定要战胜你!”余半文上吊没吊死,吊得眼鼓鼓,肚子里的气与日俱增,不在话下。

不管怎么样,没死,还是照样要去上学,讨厌,无奈!但对同桌猪婆嘴和桐子眼,余半文向来只敢怒不敢言,到底那两个家伙着实有点力气,一甩手,他就有倒地的危险。敢怒不敢言,说到底,也就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值!

冷四像的课余半文根本不想上,可她又是什么班主任,狗屁不通的班主任,懂得什么叫好汉不吃眼前亏么?不懂的!懂得,也就会对他另眼相看;没有对他另眼相看,就证明不懂,一点不懂,狗屁!他每次都是憋着气儿上她的课,巴不得粉笔灰把她呛死,巴不得她家出什么事儿,把她的芝麻眼儿哭成红葡萄,那就天下为公。

怪了的是,余半文希望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就好像他盼温申早死就半死不活一样,冷四像的芝麻眼儿果真成了红葡萄,看样子哭得不轻,被老公打了?被家婆骂了?得了红眼病……这些疑团在冷四像走上讲台时就充斥了余半文的整个头脑。

“今天调整一下座位,应该调整一下了。”冷四像头一句是这话。余半文心想,再调又能把老子调到哪里去,总不至于把老子调到门外,奶奶的,门外空气还好点,不怕。

“余半文……”冷四像一叫,余半文心里咯噔了一下,想站起,又怕“宝马”倒地,只好睁大眼睛看着冷四像。

“你坐到前面来,和天明一桌,小蒙就坐到第四排去,你们个头小一点,三人挤一下,实在没办法。”冷静四像说到这里,似乎又有所思虑地说,“余半文他们三人坐一条破板凳,很容易摔跤,两人挤在一起坐,还是可以。所以,我把他调了一下位子。”

这样一调整座位,余半文就坐在靠窗的第三排,而坐在这里的学生,大都是比较老实且读书还算可以的,等于是他进了尖子排。这使得一向习惯于受冷的余半文手足无措,弄不懂冷四像的意思,脑海又浮想联翩:“这个这个,是什么意思呢?我妈求了情?我爸送了礼?我太婆哭到她面前去了……”这样一想,他又发起了神经,站起来发言:“老师,我还是回到我的原位去吧。”

“你不喜欢这里?还是,你不服从老师的安排?”冷四像淡然若水地问。

“算了,我就坐这里吧,——我的成绩不好。”余半文犹豫地说。

“以后一定要努力,不能想得太多,小孩子要单纯些。”冷四像慈母般地温情,更让余半文寒毛直竖。

后来,余半文才知道,原来,冷四像的孩子吃花生米时,大笑,一颗花生米笑到气管里去,噎死了,所以,她的眼睛才哭成了红葡萄。这怎么可能呢?余半文无论如何不敢相信,因为他刚刚希望她家出点事,结果真的出了事,这不是自己咒的吗?他感到空前的内疚,决心向冷四像道歉,把事情说清楚,即使她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也不要紧,反正自己上过吊,不怕死的。

放学了,余半文把冷四像叫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想说,眼泪先下来了。“你哭什么?谁欺侮了你,你说出来!”冷四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老师,我错了,我不该在背后咒你,害得你的孩子……呜呜……”他说了话,还是哭。

提到伤心的事,冷四像忍不住也哭了,哽咽着说:“这怎么是你的错……是孩子不小心,跟你没半点关系……你太婆找过我,说过你的事,她只希望你把书读好。”

余半文听了,又有些气上心头,怪屁塞公主多事。回到家想找屁塞公主算账,又怕她说“反正要进棺材了”,才没敢兴师。而心里一合计,也觉得不吃亏,起码猪婆嘴和桐子眼再也欺不到自己,起码不用再骑那破“宝马”。坐了好位子,说不定成绩就成上去,就能超过那壮婆子。合计得很合心意,觉得这个世界总算给自己开了一扇窗。

在他心情舒畅之时,最爱玩的就是陀螺了。不像别的小孩子陀螺还要大人做,他的陀螺是自己动手做的。从山上砍根手腕粗的茶树杆,回家用锯子锯下一截,用菜刀削成圆锥形,在锥尖上钉一个小米钉子,再在石头门槛上磨尖,就成了。可能是手艺欠佳,他的陀螺有个非常显著的特点,不管怎么用布条绳子抽,就是像喝醉了酒一样歪歪扭扭地转,不是抽得快,立都立不起。每回他都往死里抽,不让陀螺死,满头大汗是难免的,可他就是玩得起劲,不嫌丢人。别的孩子见他玩陀螺总要笑几声,说他的陀螺是醉猴,善于打醉拳。

“猴子,你玩醉猴这么起劲,倒不如练练猴拳,长些力气,别连小丽都比不过,不像爷们!”村里最喜欢招摇过市的拐叔一步一摇走过来取笑。

拐叔是个乐天派,他本来四肢是健全的,幼年患病经常打针,屁股都扎成了谷筛,伤到了神经,左大腿的筋缩了,成了拐子。别看他是个残疾人,但头脑灵活,有划有算,农闲时用毛竹编鱼篓、土箕之类去卖,过得不比别人差。有个右脚拐的姑娘长得眉清目秀,想嫁给他他还不要,说:“两公婆左瘸右拐,到时抬桶水都会泼光了,怎么过日子?要不得!”最后选了个瘌痢婆做老婆。瘌痢婆就是头上少了几根头发,其它地方都不错,而且和男人一样身强体壮,耕田挑担样样来得。单从选择老婆这一点就不难看出他是个聪明的人,懂得取长补短,知道怎么才能把日子过好。因此,大家给他取了个外号:飞天拐。大家一致认为,若不是他拐了一只脚,更是不得了,村里的男人恐怕没一个比得了他。

余半文原本也挺同情拐叔的那只残腿的,可自从得知自己的外号就是他左一句“猴子”右一句“猴子”喊出来的之后,就特别讨厌他。不是拐叔,余半文之前有一个好听一点的外号:孙大圣。拐叔整日囔囔“猴子猴子”,其他人也便跟着直截了当地叫,不留一点面子。更可气的是,余半文还听说自己刚学会走路,拐叔便喜欢抓一把炒熟的黄豆在手里,不怀好意地教自己说:“你你你吃一粒,我我我吃一粒。”余半文嘴馋,学着说一遍就有一粒豆子吃,所以学得特别起劲,导致平时说话也“你你你、我我我”一顿,险些成了习惯性结巴子。每次见到拐叔,余半文情不自禁就要在心里骂一句:“死拐子、龌龊的拐子、没良心的拐子!”

此时,听拐叔这样嘲笑自己,余半文不由得火往上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你这个拐子!说什么呢?我比不过她吗?我让着她,一回牮棍她输了,就哭,她妈还说我欺侮她,我敢赢么?”

“你牮得赢她?!牮牛皮还差不多。”拐叔见小丽也在边上踢踺子,说,“我手里正好有根扁担,你们现场牮牮看,她哭了,我来负责!”

说到牮棍,余半文心知肚胆,的确不是小丽的对手,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也没办法推脱,只好硬着头皮上阵。两人就在晒谷场上拉开了阵势,双方扎好马步,扁担顶在腰间,牮上了。余半文先是顶住了对方的攻势,没往后退,想往前冲,就惨了,脚下一滑,人就立不住,直往后倒。小丽也不客气,直把他捅了个人仰马翻。

“哈哈……”在场的人一阵大笑。

余半文不服,还要牮,小丽说:“牮就牮,三盘论输赢!”

牮了三个回合,全是余半文输。本该没话说了,但他还有话要说:“今天鞋不好,打滑,明天再来,不把你牮哭老子不信余!”

拐叔怂恿他们比摔跤,余半文已是气喘吁吁,不答应,说:“今天鞋子不好,摔跤也不行,明天再来。”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7 21: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55楼

这里要说一下,本鬼之所以能写得如此“精彩”,是因为经历了,故事中的不少事是真实的存在。好比拐子,其实就是我叔叔,早死了;好比壮婆子小丽,其实我叫她姑姑。好在我的亲友团对我这一爱好嗤之以鼻,不然,找到这里,定然要把我骂个狗血淋头。
  TOP
苦尽甘来1976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3-17 22: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11-7    发短消息        

56楼

文风颇似《何典》,期望嬉笑打闹之余有些别的东西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7 22: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57楼

我没权利为鬼眼老师加精华,只能为您喝彩!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妖精妹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7 23: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86    精华:4   注册时间:2012-5-24    发短消息        

58楼

  实话讲,归眼先生的文字,看着有一点出土文物的感觉!

还有一点陕西人直扭,还有一点河南的人瞎胡闹,更有一点上海人娇情

从文学角度来讲,还有一点鲁迅味道 又有一点佳平娃的味道

归眼先生,要是气晕了,不归我管!
  TOP
头像
wwwty126com  版主   发表于:2014-03-17 23: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754    精华:6   注册时间:2005-6-4    发短消息        

59楼

回复55楼 鬼眼穿魂  的帖子

楼主小说确实写得很好,前面几章尤甚,后面稍微松懈一点,另外主题不是很明显,不过很好看,有精华的潜力。看好你。
已出版《环保局长》《我是老师》《毕业当村官》《女推拿师》《家教》《除了你还有谁》等作品。
  TOP
玲珑小舍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00: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55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4-17    发短消息        

60楼

祝贺鬼眼先生大作置顶!

敲打键盘的手指是犁,流淌出的字是耕心,倾注写手真挚的情感,用文字缝合心语的碎片!

敬请关注长篇小说《喜鹊屯的传说》、 《当爱已沉沦》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