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花开花落(长篇清爽乡土小说) 热贴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0: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61楼

引用:
原帖由 苦尽甘来1976 于 2014-3-17 22:35 发表
文风颇似《何典》,期望嬉笑打闹之余有些别的东西
谢谢苦甘,领会出了我模糊的内心。
嬉笑又何尝是为嬉笑,我只希望用笑声来覆盖童年的某些伤痕,让己轻松地回味。
问好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0: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62楼

引用:
原帖由 草根作家 于 2014-3-17 13:19 发表
拜读佳文,问候鬼眼老师。
草根兄弟,万不可叫我老师,一叫我就脸上发烫。
谢谢问好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0: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63楼

引用:
原帖由 春晓秋韵 于 2014-3-17 16:28 发表
细细读过,佩服。问好老师!   
谢谢秋韵!
你是最有柔情的,在文学上定然有出息,不像我是个马大哈,成不了气候。
问好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0: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64楼

引用:
原帖由 草根作家 于 2014-3-17 22:48 发表
我没权利为鬼眼老师加精华,只能为您喝彩!  
你已经给我加了最炫的精华,感激!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0: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65楼

引用:
原帖由 妖精妹 于 2014-3-17 23:10 发表
  实话讲,归眼先生的文字,看着有一点出土文物的感觉!

还有一点陕西人直扭,还有一点河南的人瞎胡闹,更有一点上海人娇情

从文学角度来讲,还有一点鲁迅味道 又有一点佳平娃的味道

归眼先生,要 ...
谢谢妖妹如此精忠,说得太对了,特别是第一句,把老鬼的骨头都给挖出来了,真的。
我开篇也即是回忆录型,所以带了些泥土,是那个历史时期的一撮。如果经历过的人,一定会觉得是那么一回事,特别是在农村长大的大人。
我不想累死在电脑前,那太不值得了,我只想在电脑前手舞足蹈,玩出一点个性来,力求自我张扬,让人觉得浅也不错呀。
问好,感动!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0: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66楼

引用:
原帖由 wwwty126com 于 2014-3-17 23:22 发表
楼主小说确实写得很好,前面几章尤甚,后面稍微松懈一点,另外主题不是很明显,不过很好看,有精华的潜力。看好你。
深谢版主抬爱。
我也只是玩玩,上不得正场,被君误识,也是天地良缘,不胜荣幸。
其实我不想续到底,到底似乎觉得于人于己都无益,而腊肉一挂,起码浪费了一个钩子,以为可惜,也就麻起胆来续一章算一章了。
致意!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0: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67楼

引用:
原帖由 玲珑小舍 于 2014-3-18 00:30 发表
祝贺鬼眼先生大作置顶!
本鬼的脸又发烫了一次。
谢谢小舍!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0: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68楼


                           
第十章,公主香殒

人生是杯酒,苦,苦中醉。醉倒的人,尘世烟消,谁记住了谁的笑?——默哀!


壮婆子小丽令余半文这只猴子很是气恼,想学习成绩超过她觉得不太可能,因为自己的脑袋小,脑汁没人家多;想力气上战胜她,也觉得不太可能,因为自己小胳膊小腿,身上的肉没人家多。一个男人比不过一个女人,这怎么能行呢?决不能让别人把自己看扁了,该如何来提升自我,成了摆在他面前的重大课题。他绞尽脑汁总算想出了一个既公平又时尚且相当能体现男人本色的比赛方案,那就是比撒尿,看谁射得远。这个他是百分之百有把握拿冠军。前几天,他喝了两大碗井水憋得膀胱都差点爆炸,和几个同伴并排站在河边比试阳刚之气,就数他射得最远,持续时间最长,得了第一。由此,他被誉为“枪王”,令他光荣了好几天。

“火车不是推的,枪王不是吹的,比这个准——赢!”余半文紧握拳头,高高举过头顶,小胳膊肘儿用力一弯一曲,好像擂天鼓,得意洋洋地大吼。不过,没人分享他的壮举,他是牵着自家的老黄牛往牛栏里走时发出的吼叫。老黄牛以为他要揍它,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他见状,愈加豪气冲天,说:“嘿嘿,连牛都被我震退了!火车不推的,枪王不是吹的!”

这天,余半文远远地望见好像总是闲得无事又爱捉弄小孩子的拐叔在晒谷场显摆他那一瘸一拐的卓越丰姿,小丽正在他身边踢那踢臭了的鸡毛踺子,便拿了心爱的陀螺急奔而去。要是换在往日,他会像避瘟神一样避开,决不去那里凑什么热闹,而现在他要的就是这个机会。见他来了,拐叔的眼神立马有了光彩,笑着说:“猴子,又来玩你的醉猴?”

“屁话,不玩陀螺拿它来转你的铁拐呀?!”余半文顶他。

“唷呵……今天穿好鞋了!小丽正等着你这个爷们战胜她呢,有胆量比试一下么?”拐叔激他。

“还用穿什么鞋?光着脚板都行。比别的不比,要比就比真功夫,射枪!比不赢,老子的余字倒着挂!”余半文气宇轩昂地说。

“哈哈……”拐叔笑得差点喘不地气来,说,“大富出绝了,出了你这个现世宝!跟人家比射尿,人家女孩子有枪杆子么?你怎么不和人家比肉包子打狗呢?你又有肉包子么?现世宝,正宗的现世宝!哈哈……”

全场一片大笑,把余半文笑懵了,接着又笑醒了,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心里话:“哟,对呀,怎么把这一要害忘了?壮婆子是娘们,全忘了!唉,这娘们怎么就没有枪杆子呢?——唉,有了也不行,有了也不会光着屁股和我比,瞧她天天忸忸怩怩的恶心样,好似身上藏了包乌金就知道。唉,忘了要害!”想是这么想,可他嘴巴还是煮熟了的鸭嘴,骂:“笑笑笑,你这个拐子,笑死鬼!我这是开玩笑都不懂!好男不跟女斗,要比,不管比什么,她又真比得过么?笑死鬼!”

小丽听明白了意思,臊红了脸,赶紧跑了。余半文看不惯拐叔笑成鬼哭狼嚎的样子,扫兴地回了家。

回到家,余半文不知干什么好,忽然想起好几天没光顾太婆的小屋,心想:“这些天只顾着战胜那壮婆子,未果反弄得浑身不自在,实在划不来。以后再不把她放在心上,美着她了!”他来到屁塞公主的小屋,见她正坐在火炉边昏昏欲睡,叫了声:“太婆,我来看你了。”屁塞公主抬起头,脸上堆满了笑,说:“哎哟,宝宝,快来烤烤火,这天实在冷得厉害。”“我不冷,我还出汗呢。”余半文揭开水缸盖,见一缸水还有一大半,问,“太婆,这几天你都没用水?”屁塞公主说:“用了呀,用得少。天气冷,人就不愿动,也不觉得饿,一天一顿两顿也就够了。”“这可不好,你又不是蛇不是青蛙,会冬眠。”余半文边说边用眼扫了一下室内,见柴火不缺,用手压了压床板,又问,“太婆,晚上睡觉你觉得冷么?要不要多垫一些稻草?”屁塞公主笑了笑说:“上了年纪的人总会觉得有点冷,你太公在的时候,比这垫得少多了。”

检查工作做完,余半文搬了个小板凳也坐在火炉边。火炉里烧的是干牛粪,没有火焰,烟雾不大。干牛粪是黑色的,燃烧时是红色,烧过之后是灰白色,比面粉还细。瞧着牛粪余半文问:“太婆,烧牛屎比烧木柴好,烟不重,就是容易过。”

“好在我平时多捡了一些牛屎,晒干留着,不然,这冬天怎么过哟?我觉得今年比往年要冷许多。”屁塞公主伸直枯干的手在火炉上烤了烤说。

“太婆,你说为什么大家只烧牛屎,不烧狗屎猪屎呢?”

“这个都不懂,臭呗,所以不能烧。牛屎用处可大了,不单可以烧,烧过的灰还能做药。婴儿尿湿了裤子会长疹子,用牛屎灰一抹最容易好。你小时候也用过。”屁塞公主说了牛粪的药用价值之后,话锋一转,又转到了余半文最头疼的事情上,“你现在学习成绩上去了么?冷老师说会给你调座位,调了吧。”

“调了,早就调了,你要去做那欠人情的事!万一成绩上不去,果真是我笨了!”余半文抱怨。

“用点心不就可以了吗?你就怕用心!怕人家说你,就要用上心去。其它的事情不要和人争强,学习的事,是要争上游。我爷爷学习相当刻苦,头悬梁锥刺股,要不,怎么成得了秀才,差点中了举人……”屁塞公主说到读书,就有说不完的话。

“又是她爷爷,又是秀才举人,真是孵蛋的鸡婆屎多,老了的婆子嘴多!”余半文听得头都大了,心里窝着这团火,又不便发作,只好告辞。

走到墙角转弯处,余半文撞见了最不想见的壮婆子小丽,手里捏着饼干在啃。“啃屎!瞧都不瞧你一眼!”他心里这样说着,径直从她身边擦过去。

“半文哥,吃饼干么?”小丽叫住了他,“很好吃的,我舅妈从城里买来送给我吃的,给你两块。”她把饼干递过来,又加了一句,“以后,你可不许叫我壮婆子,好么?”

余半文本打算说,“壮婆子,谁稀罕你的饼干?”可递过来的饼干看上去真的很好吃,上面还有亮晶晶的白砂糖,他从没有吃过,的确很想尝一尝,也就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而他想吃又不好意思伸手接小丽手中的饼干,说:“吃了你的饼干,那不成了好吃鬼?”

“什么好吃鬼?是我请你吃,又不是你讨要。”小丽把饼干塞到他手里。

他接了饼干,说:“不吃你的饼干你还以为我真的看不起你,这样吧,以后掏到鸟蛋我也给你吃。”

“你吃吧,不要说出去,别人我是没给的,知道了,他们又要生我的气,也是不好。”小丽说完,转身走了。

余半文咬了一口饼干,又香又甜,太好吃了!他望着小丽的背影,突然觉得她并不像北京鸭走路那么难看,一扭一扭的样子,简直就是神气十足嘛,嘿嘿,有点可爱。

吃了小丽的饼干,自然不能再去气恼人家什么,背地里也不能。至于拐叔,余半文还是一而既往地气恼,心里话:“拐子放屁,歪风邪气,再笑我,下辈子还是拐子!”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早晨,田野被霜覆盖,雪白雪白。河面结起了冰,扔块瓦片下去,滴溜溜乱转;扔块砖头下去,咔嚓,冰面四分五裂。余半文喜欢从河里捞上一块冰,用麦秆吹出一个洞,拿绳子一穿,挂在树上晒太阳,看它什么时候融化。当然,最感兴趣的不是玩冰,是吃冰凌。稻草堆、茅草盖的猪圈,檐边会垂下一条条晶莹剔透的冰棍子,摘下一根放在嘴里嚼,咯吱响,很有味儿。这种美食,在夏天无论如何是想不到的,只有在冬天吃个够。屁塞公主告诉他,冬天的雪用玻璃瓶装好,化成水,可以当药用,烫伤的皮肤涂上雪水就会好。他最盼的也就是下雪,雪白的世界不仅美而且好玩得很。

盼呀盼,雪终于下了,就在余半文酣睡之夜。

一早起来,推开门,刺眼的雪光令他兴奋不已,禁不住大声喊起来:“下雪了、下雪了……”他穿上补了又补的靴子,在雪地上踩出一排“人”字,又抓了一团雪放在嘴里,好吃!

雪有两床棉被那么厚,滚雪球是不成问题的,但没有时间,因为不是星期天,还要上学。他心想,要是昨天老师知道今天会下雪,肯定会放假的。不过,踏雪上学也蛮有趣,抓一个雪团从背后往女孩子头上一扔,然后装作若无其事,挨一句“扔你妈的头”也值。余半文没有偷袭小丽,小丽头上的雪是别的男孩扔的,也没告诉她是谁做的好事,因为,他觉得两块饼干换个“汉奸”的头衔不合算。玩疯了,偶尔摔一跤,衣服也不会脏,真是太过瘾了。

高高兴兴一路玩到学校,令他们愈加兴奋的是,公示栏上赫然写了几个字:天气寒冷,全体师生放假一天!大家又高高兴兴往回走,路上更是玩得欢。

到了村口,遇到了拐叔,只见他满脸凝重,好像有什么心事。余半文转了半个圈走,不想和他正面接触,以免败坏今天的雅兴。“猴子,还疯,你太婆过了,还不知道!”拐叔厉声厉色地说。

“什么过了?你胡说八道什么?”余半文停下了脚步。

“过了,就是死了!你太婆昨晚死了,懂了么?”拐叔手指着他说。

太婆死了?余半文不相信是真的,急急忙忙朝屁塞公主的小屋跑去。小屋里早已挤满了人,正在商讨办理后事。他想挤到床前去看看太婆,被任硕美一把揪住,拽到门外说:“小孩子不能看,快回家去!”

“太婆没死,我要看太婆,太婆没死……她昨天还和我聊天呢,好好的,太婆没死……”余半文本来没哭,一说话,眼泪就出来了,呜呜大哭起来。

任硕美可不管他哭不哭,拽着他不松手,直拽到自己家里,异常严肃地警告:“不准去那里,去了,我一个栗凿子钉死你!”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2: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15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69楼

能 拜读老师佳作并得到老师指点,荣幸至极!谢谢!
         顺便问一句,冬天的雪水真能治烫伤吗?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夜半的子归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5: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168    精华:2   注册时间:2011-1-17    发短消息        

70楼

回复70楼 鬼眼穿魂  的帖子

祝贺鬼眼君大作置顶!
我们读诗写诗,并不是因为它好玩;我们读诗写诗,是因为我们是人类一分子,而人类充满激情。没错,医学、法律、商业、工程,这些都是崇高的追求,足以支撑人的一生。但是诗歌——美丽、浪漫、爱情……这些才是我们生活的意义。惠特曼曾写道:自我、生命/这些问题总在不停出现/毫无信仰的人群川流不息/城市充斥愚昧/生活在其中有什么意义/自我、生命/答案是因为你的存在/因为你的存在/因为伟大的戏剧在继续/因为你可以奉献一首诗/因为伟大的戏剧在继续/因为你可以奉献一首诗。你的诗是什么?
                    ——美国电影《死亡诗社》里的台词
  TOP
春晓秋韵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6: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89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6-24    发短消息        

71楼

祝贺鬼眼老师大作置顶!
以生活底蕴为源泉,写打动人心之文字。
《最后的爱留给你》,一部用心打造初具剧本规模、涵盖面极广、文字精美、清新自然散文体式的长篇连载纯爱小说,敬请关注!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9: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72楼

谢谢子归谢谢秋韵
真的很感激大家,这样看得起老鬼。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9: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73楼


   
第十一章,卑微之葬

人活着,是一口棺,囚禁自我灵魂;人死后,是一座坟,埋葬一世忧伤。——零之零!


屁塞公主艰难而坦然地走完了一生的路,悄然无声地离开了人世。溯其真名,唤朱桃花。哭的人并不多,似乎,她的离开早在人们的意料之中。她一共生了六胎,保住了四个,大女儿余秀梅嫁出了县,跟一个叫张结的泥水匠过日子;二女儿余秀兰嫁在附近的刘家村,老公刘胜老实巴交,种几亩薄田。老茧王余是忠排行老三,娶的老婆杨大女就是邻村杨家村的人,由于整日头发总是凌乱不堪,所以人送绰号:馊鸡婆。老四余是龙从小好吃懒做,会赌牌,国民党政府时期一家二男选一抓壮丁,把他抓走了,至今没有音信,应该早就死掉了。屁塞公主快满九十岁,儿女六、七十岁,也成了老人,平日探望也是有次数的。她住的小屋离老茧王的土屋有一段距离,不愿和他们住在一起可能不想和馊鸡婆发生什么争执,自己独处图个清静。下了大雪,老茧王担心老母的小屋被雪压塌,起床之后去探望,不料门推不开,叫也叫不应,就知道出了事。若不是他多了这个心,老母逝世了就不能及时知道,这,也算是幸事了!

曾经给余大富作媒的多嘴婆胡娘头发白了一半,也挤在人群里,郑重其事地对老茧王说:“第一件大事是赶紧派人到朱家村去报丧,通知桃花的娘家人,怠慢了,人家来这里打闹也是没办法的事,吃亏的是自己。第二件大事是赶快派人通知两个女儿,一定要快,入棺之前是要擦洗身子和梳头的,这是女儿们要做的事。床边是离不得人,一定要守,不能让猫去嗅,嗅了尸体会坐起来,会吓死人的!”老茧王点点头,叫余大富赶紧去朱家村,叫余小根赶紧去刘家村。至于大女儿在外县,只好请人发个电报给她。

得到信,二女儿余秀兰急急忙忙赶来了,伏在老母的身上哭得死去活来,众人好一番劝才稍微收住了些眼泪。至于屁塞公主的娘家人,她素来没什么走动,加上亲兄弟早已过世,侄辈们似乎忘记了这份亲情,答应着会来,却始终不见人影。屁塞公主的妹妹倒是还在,可惜身体欠佳走不得路,托一双儿女前来吊唁,也让人欣慰。

而目前面临的紧迫问题是没有棺材,到了八、九十岁家里还没有备棺材是很没面子的事情,这完全是老茧王的责任。余秀兰见老母无法入棺躺在冰冷的木板床上,心如刀绞,哭得更是凄惨,免不了要怨言几句老茧王。老茧王在这件事情上理亏,无从反驳,实话实说:“家里年年青黄不接,哪里有闲钱制寿材?”余秀兰哭着说:“没钱制棺材,就这样让妈躺在床上臭?倒不如你去找床草席来,把妈卷起来埋掉,呜呜……”馊鸡婆听得很不顺耳,叫起来:“是忠无能,我承认,落得你这个做妹妹的来刮他。你哭死嚎丧有孝心,平日里也不见你割二两肉来多走几回,老娘还不是靠她这个无能的儿子照顾,才活得到这么高的寿,换了别的人家,怕早就骨头化成灰了!”余秀兰声泪俱下地说:“我来少了吗?一年少说也有五、六回,上个月我还拎了十个鸭蛋来看她。再者说,来得太勤了,指不定有人还会说我瓜了老娘什么呢。”

眼看话越扯越长,胡娘及时插话:“到了这个节骨眼你们还有心思口角,老娘葬下后,你们是打算断绝来往,是么?吵,一点作用都没有,眼下赶紧去弄一口棺材来是正事,是孝心!”

香婶是个好心人,主动说:“好些年了,我儿子就给我制了棺材,要不把它卖给你们,买来时三百块。”老茧王觉得实在便宜,可又拿不出钱,尴尬地说:“办这事也不知到底要花多少钱,手头又紧,一时是拿不出现钱的,要是能赊些日子就好。”

“怎么不可以呢?赊就赊呗,明年庄稼收上来换了钱还上不就可以吗?乡里乡亲的!”胡娘嘴巴的确快,不等老茧王喷出的唾沫落地,扭头对香婶又是一喷,“香菩萨,有人睡你的棺材是给你添寿,是大好事,而且是村里的寿星,更是大好事!赊一下你能不同意吗?除非你傻,你傻吗?你又不是腊肉钩上的猪头,你又不是死猪头,对不对?赊赊赊……“

香婶本就嘴巴迟钝,被胡娘喷得满头雾水,更不知该如何来表达自己的善心,但心里着实对胡娘的话反感透顶,巴不得她的臭嘴马上挂上腊肉钩。

香婶点了头,肯赊账,老茧王觉得解决了燃眉之急,到香婶家顺着木梯爬上阁楼,看那口棺材。棺材有点小,油漆掉了不少,里面盛满了谷子。他用手指抠了抠棺木,上头挺硬实,底下抠起来松软,便低头冲楼下的香婶说:“底下很泡,被虫蛀了,不好。”

香婶仰着头说:“我用它装谷子,老鼠一粒也吃不到,证明很结实,要不,老鼠早挖通了。外面蛀了一点,少五十块钱,可以么?”

“二百五!这个数你也说得出口。不管多少钱,我得回去商量一下,莫让秀兰又说我没孝心。”老茧王边说边下了楼。

听说是虫蛀了的棺材,余秀兰坚决不同意,又要老茧王干脆用床草席卷起老娘埋掉拉倒。众人都说要不得,到底屁塞公主是寿星级的人物,不能贱待,贱待对子子孙孙不好。不管怎样,棺材一定要口像样的。

说到像样的棺材,温申倒是有一口,而且是上等的红木。那是他得了肝癌,卧床不起时以为会死,买了脸盆口粗的杉木,请棺材匠上门加工的。而今,他能吃能喝,估计一年两年也用不上,有点想转让给屁塞公主,不过必须要现钱,六百块。老茧王拿不出这么多钱,没法,还是想将就将就用香婶那口棺材。这种情形,余秀兰心里明白,哭也是白搭,说自己出一百块,也只出得了这个数,已经尽全力了。这已经是相当大度了,因为搁砖、石碑、吹打的钱是归女儿出的,两姐妹平摊每人也少不了几百。可是,五百块老茧王还是拿不出,有心指望大姐余秀梅能捐一点出来,可她接到电报也要一两天才能到,是等不得的。

到了这步田地,伤心已然彻底。

还是胡娘热情,主动跑到温申家,说一千道一万,目的无非是想温申把棺材赊给屁塞公主。三尺婆说,因为温申的病家里花光了钱,如今最值钱的东西也就是这口棺材,温申又是半条命的人,说不定那天就油干灯灭,赊出去万一钱收不回来,也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胡娘听了猛点田螺头,说:“是啊是啊,马有前悔,人有后悔,谁都不想有后顾之忧,谁都怕死了没棺材埋,但——是,人没死就愁没棺材埋,就显得过了。要知道,自己的棺材让给别人睡,是添寿添福;赊给别人睡,是积德修缮,福寿更是加倍地添。这样做了,天看得到,地感觉得到,还愁温申的病不痊愈么?多愁的事!”好说歹说,温申夫妇算是点了头,但表示赊账有赊账的价,七百元,一分不能少。老茧王同意,成交,两全其美!

要入棺,请八仙,请吹打,自不必说。而请来的人要吃喝,主动来帮忙做事的也要吃喝,好在老茧王栏里有两口猪,养了差不多一年,有一百七、八十斤重,准备过年杀,现在只好派上了正场,不用掏钱买肉,不然,更是会愁烂了肚肠。孔明灶垒起,煤炭烧起来,火很猛,大锅架上,一锅水很快就冒了热气。掌勺的结巴子余正根晃着南瓜脑袋问:“那条蚂——蚂蟥来了没有?水都开了,他妈——妈的,猪还不来杀!”一旁洗青菜的春姑说:“催了好几次,也不知在家干什么?”

“他妈——妈的,杀个鸟猪还有、有什么鸟架子!我去看看,把他拎过来,扔、扔到锅里。”结巴子扎着油光可鉴的黑围裙,手里捏着长柄勺,出门去找屠夫余旺子。

正好余旺子拱着个背拎着杀猪刀来了,结巴子用勺指着他说:“蚂蟥,他妈——妈的,你杀个鸟猪还有鸟、鸟架子,是么?水都开、开了,死、死快点,行么?”

余旺子拱着背确实有点像蚂蟥,笑着学结巴子说话:“结结结、结巴子,我我我、我刚才操操操你老婆多费了点时间,你你你、你急什么?”

结巴子说:“操……操你妈!有本事去试试看,我老、老婆的屁你嗅得到就是你的本、本事,一、一屁股把你坐死都有可能,你信、你信么?”

胡娘催他们说:“别口打鼓舌摇橹,快干正事,都什么时候了!”

这时,鞭炮响起来了,接着唢呐也吹起来了,哀怨的曲调传遍了整个村庄,入棺仪式开始。

余秀兰给屁寒公主擦过身,梳过头,穿上新衣新鞋,戴上新帽之后,八仙们托肩的托肩,托腰的托腰,抬脚的抬脚,把她小心翼翼地放进了铺了棉被的棺材里。本来可以盖寿被,盖棺紧钉,但大女儿余秀梅未到,必须等,所以棺盖只能虚掩着。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9: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74楼

雪住了,次日晴空万里。余秀梅一家终于到了,一共来了六个人,除了她之外,还有她的丈夫张结,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他们是开着吉普车来的,开车的是大儿子,是个官,当了什么部长,是乡里的二把手,混得不错。余秀梅头发虽然白了不少,但是面色红润,圆脸显胖。老公张结早就不做泥水匠,保养得也不错,大脑门,皮肤白,一看就是个享福的人。余秀梅见到老母哭得昏天黑地,余秀兰本来眼睛哭肿了,见姐姐如此,又是泪如雨下。得知老母的棺材是赊来的,余秀梅把老公、儿女叫到无人处咬了一阵耳朵之后,当着众人的面拿出两千元钱交给老茧王说:“是忠,我嫁得远,一年到头也难得回家一次,妈全仗你们照顾,我是不孝的!这两千块钱你拿去办理妈的后事,不要省,不够就开口。”

这无疑是雪中送炭!论讲,做儿子的没钱,要做女儿的出钱葬母,在乡下是件很丢人的事情,但人穷志气短,现在总算可以把丧事体体面面办好,也就管不了那么多,因此,老茧王夫妇心里还是很高兴。老茧王想先把棺材款给还了,意思是可以省下一百块钱,不料,三尺婆听了还是坚持要七百块,因为到底是欠了,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一百块必须得加。老茧王折中,说六百五,因为欠的时间短,才一天。三尺婆躁起来,说:“讲好的事,现在反悔,不卖了不卖了,把棺材还给我们!”世上哪有这样的事,把人装进去了又搬出来,想想对子孙后代不好,老茧王没法,只好给了三尺婆七百块钱。

亲人到齐,可以盖棺紧钉了。盖寿被的事由馊鸡婆负责,盖谁送的要喊出谁的名字,意思是告诉老母谁来看她了。只见馊鸡婆拿起一张寿被冲着棺材里喊:“妈,这是秀梅送给你的。”然后盖上;又拿起另一张寿被喊,“妈,这是秀兰送给你的”等到所有的寿被盖完,棺材也差不多塞满了。

盖棺紧钉,第一个钉子由老茧王砸。老茧王一直没有哭,为开支发愁,现在钱有了,心宽了,才想起老母一生未享过半点福,想到贫寒的家,心酸啊,禁不住老泪纵横。他边用锤子砸钉子边吼:“妈,老朽无能啊,你没享过儿子的福啊!妈,黄泉路上你好好走,见到是龙替我向他问声好,妈呀……”男人哭起来比女人哭更具杀伤力,在场上了点岁数的人听得都抹起了眼泪。

棺材盖钉死了,挪到厅堂门口,村里每家每户买了挂鞭炮,一刀打了孔的草纸纷至沓来烧香跪拜,这叫“装灯”。装过灯的有专人登记名字,出殡那天一定要请人家吃饭。余半文此时才允许进屁塞公主小屋的门,和大人一起早晚各一次在棺材前跪拜、烧香。


过了两天,是出殡的好日子,送葬的人早早地就来了,草草吃了顿饭,准备跟在棺材后面送屁塞公主上山。正在此时,屁塞公主的娘家人来了,几个老婆子哭哭啼啼,倒时很伤心似的。没见到屁塞公主最后一面,多多少少说了些见责的话,但报丧是及时的,也的确怨不到谁。有人窃窃私语,过了两、三天,到最后一天才来,估计得知余秀梅的儿子当了官才赏这个脸的。没人在乎这个,来了就好,同样把他们当作顶级上宾尊重。

余半文是曾孙,按风俗习惯要骑棺,因此,他由大人扶着骑在棺材上把屁塞公主送上山。到了山上,坑先是老茧王跪在地上象征性地挖两下,再由八仙们动手。随同人群上山的还有一只小狗,用布袋装着,到时就活埋在屁塞公主的坟边,算是陪葬。鞭炮响过,送葬的人就可以回家。馊鸡婆给每人发了一根红布条,系在腰上,按原路返回,不得回头看。红布象征火,在坟地少不了鬼,鬼怕火,系了红布条,鬼就不敢跟着人。

请的八仙和吹打,要在山上待一天才能完工,午饭派人挑到山上去,每人多加一碗棋子块肉,吃不完可以带回家。最累的要数挑砖头的男人,三里多路,很不好走,但也没办法,死了人就是如此累。

中午是正席,屁塞公主的娘家人坐上席。来装灯的人很多,一共摆了十二桌,还有人挂角。若不是有姐姐解囊相助,吃喝的费用老茧王是绝对无法承担得起的。

酒席散了,地上满是垃圾,胡娘抹了一下油嘴特别提醒说:“这地这两天万不可扫,扫不得的,要记住!”

余半文诧异地问:“为什么不能扫?这么脏!”

“扫了,你太婆就不认得回家了!”胡娘说。

“我太婆能回家吗?她不是被关在棺材里了么?”余半文傻傻地问。

     没人理他。




[ 本帖最后由 鬼眼穿魂 于 2014-3-18 19:22 编辑 ]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9: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75楼

看到朴实看到悲哀
看到荒唐
看到艰难
看到坚强
唯独看不到太多的希望
好在有个童年的梦在前方闪烁
改革开放的阵痛
是希望的痛
是深刻的痛
——谁解其中味,唯我鬼眼穿魂。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9: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76楼

花开时我们在做梦,花落时我们可有收获?
睁开眼睛看看中国农村,为何大家四散奔逃?
城市真的很好吗?
老鬼在城市的夹缝里挣扎喘息,
始终放不下手中多余的笔。
————也开始沉重了,但不会太久,只要酒醒就没有机会,来不及感受。
  TOP
夏小芹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18 19: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048    精华:0   注册时间:2009-9-30    发短消息        

77楼

祝贺大作置顶!!!
  TOP
头像
wwwty126com  版主   发表于:2014-03-18 23: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754    精华:6   注册时间:2005-6-4    发短消息        

78楼

理解。往事悠悠,人生苦短。有些感受,以文字写出来,浇心头块垒,总是一份释然。
已出版《环保局长》《我是老师》《毕业当村官》《女推拿师》《家教》《除了你还有谁》等作品。
  TOP
头像
落莫一枝梅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01: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9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2-12    发短消息        

79楼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08: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15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80楼

支持鬼眼老师!期待精彩佳作!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