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花开花落(长篇清爽乡土小说) 热贴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0: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81楼

回复79楼 夏小芹  的帖子

谢谢小芹,问好。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0: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82楼

引用:
原帖由 wwwty126com 于 2014-3-18 23:01 发表
理解。往事悠悠,人生苦短。有些感受,以文字写出来,浇心头块垒,总是一份释然。
谢谢版主理解!
有君的鼓励,我争取多下几枚蛋,争取不下空壳蛋。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0: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83楼

回复83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谢谢一枝梅
谢谢解放军
谢谢草根
问好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0: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84楼

                           第十二章,幸福时光

福时光,浸泡在孩提时的梦里,时过境迁,年,似乎只是一个传说。——言年


屁塞公主香消玉殒,入土也算光彩,多亏生了个不种田又有孝心的女儿,也多亏女儿又生了个会做官的儿子。一切按风俗习惯办妥,归还借来的桌凳,感谢邻里的帮助,不必细说。一家人因为屁塞公主的逝世,难得全部到场相聚一堂,自然而然要开个小会。刘胜不怎么爱说话,张结做手艺出身,嘴巴挺会说,劝小舅子老茧王注意身体,再苦再累该吃的要吃,该歇的时候要歇,不能像老母一样省一辈子也不见省出个什么结果来,倒把身子亏待了,划不来。至于说到余大富,一致认为接了长辈的衣钵,烂忠厚,是指望不到光宗耀祖的。余半文在一旁听着,说到父亲是个没出息的种,心里自然是不怎么舒坦,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要紧的事,对大家说:“我太婆有宝贝,只给了我!”大家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不知传给了他什么稀世珍宝。馊鸡婆城府浅,忍不住先开口说:“凭良心说句心里话,自打我嫁到这个家起,老娘或多或少对我有点成见,和她一说话就打结,她的底我是不知道的,反倒猴子非常讨她欢心。在她住的地方我是稍微注意了一下,的确没有值钱的东西,也不知她传了猴子什么宝。”张结笑着问余半文:“什么宝贝呀?能不能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余半文很爽快地说:“当然可以哪,稀世之宝,秀才用过的,我这就去拿。”任硕美也不知是什么,想拽住他,可他撒丫子跑出了屋,令她皱了一下眉。

不大一会工夫,余半文拿了宝贝就跑进来了,往八仙桌上一搁,说:“就是这个了,秀才用过的,差点中了举人,我太婆的爷爷用过的!”大家的目光集中在那块黑乎乎的圆形砚台上,马上又散开,都如释重负般笑了笑。张结说:“半文,这个你一定要妥善保管,的确是好宝贝,你也要当个秀才才行啊!”余半文不等大家笑,说:“谁不想当秀才,我还想当县长呢,你以为这书好读呀!”余秀梅笑着说:“读书要是容易,那不个个都是县长?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知道么?”余秀兰不满意姐姐这么说,接了一句:“人上人,也就是人欺人,也不见得好,踏踏实实过日子,就是好!苦点累点,做梦也踏实。”余秀梅准备开口争,很少说话的刘胜说:“秀兰,你没这个命也就算了,还硬,好像自己的日子过得挺舒心似的。”老茧王觉得这样探索下去不太好,眯缝着酒眼总结:“说来说去,不过是过日子,长辈希望儿孙好,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是没有想得太多。”这下,馊鸡婆又听得不痛快,接嘴:“你又能想什么?有酒就醉死,有烟就抽死,又管过这个家么?”张结赶紧打圆场:“不说这些,不是老娘我们一年到头也难得见上一面,今后,大家一定要保重身体,到了这个岁数,也是过了今年不知明年。”老茧王连连点头,说:“老娘不在,恐怕以后大家也懒得见面了,很多家是都是这样,老的走了,小的就没有来往。”张结裂了一下嘴,想说什么又没说,余秀梅说:“我嫁得远,有空还是会来,这个你尽管放心,终究我是这里长大的,越隔得远,心越贴得近,过年即使回不了家,心也是时刻牵挂着。”没人再说话,会议算是圆满结束。

转眼,一年一度的春节迫在眉睫,老茧王的猪杀了葬母,过年的肉是一定要买,还好,没有欠账不说,兜里还有些剩余,勉勉强强可以过个年。余大富栏里的两口猪养了也有一年多,猪架子看上去还挺大,就是身上没肉,主要原因是喂多了猪草,粮食没跟上去。瞧着两口瘦骨嶙峋的猪,他苦笑了一下,自嘲:“有骨头啃也不错。”不过,猪一杀,真想多留点骨头啃也是件难事,因为还要买别的东西,全在猪身上,只好卖了一口,算算还是不够开支,又卖了半口,不够也够。剩下的给了老茧王两只后腿,更是少得可怜,用盐一腌挂在太阳底下晒,留着过年吃。

小孩的衣服,过年是不能有补丁的,也不能穿那洗得发白的裤子,不吉利。余半文身上的棉袄已经悬挂到裤腰带以上去了,头疼,这个也要做。春雪去年做的外套,今年也穿不得,特别是常用来揩鼻涕的袖口,补了一次,看样子还要补一次才能把这个冷月度过,唉,都要钱。任硕美在集市上扯了几尺布,和往年一样,去请裁缝四生上门来缝。可这个四生到了年关出奇地忙,东家说孩子身上没一根纱,西家说孩子身上没一根线,都急着请他上门做衣服,好像他拖一天孩子就会马上冻僵一样。他的生意好,源于他的手艺好,不像别的裁缝做的裤子穿不了几天裤裆就开了,衣服穿不了几天腋下就裂了。任硕美对余大富说:“四生手艺好,请的人多,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咱家,你去把缝纫机挑过来,也管不了那么多。他正在徐家做,听说今天就完工。”余大富赶往徐家,可早有人等在那里,只好回家。又过了三天,余大富才把缝纫机挑回了家。

招待裁缝师傅必须杀一只鸡,炒一盘实打实的肉,其它蔬菜随便。另外,每天谷烧酒一瓶,三毛钱的香烟一包,三个鸡蛋一碗面。这些都要做到,不然,就显得主人小气、刻薄。手艺人是亏待不得的,弹棉花的招待不好,棉被里可能会藏进一块石头;泥水匠招待不好,砌墙时若偷着放一只碗进去,这个家就永远发不了财,因为碗端出筷子扒进,放筷子才最吉利;裁缝师傅招待不好,衣服的口袋可能被缝死,或者衣襟做得一边长一边短,最后吃亏的还是东家。

俗话说,裁缝早,木工晚,泥水匠进门吃早饭。一大早,四生就来了,只见他大腹便便,走起路来屁股左扭右扭,两只胳膊一甩一甩,很有绅士风度。最引人注目的是一脸的络腮胡子,要是不刮蓄起来,就是一个活马克思。进了门,四生量了余大富一家人的尺寸,也不见他做笔记,余半文好奇地问:“师傅,你不记在纸上,不会弄错了么?”四生用洪亮的声音回答:“错了就错了呗,过年你穿你妹妹的衣服,妹妹穿你的衣服,也一样。”“嘻嘻,那你穿你妹妹的衣服过年,行么?”余半文乐了。四生说:“我又没有妹妹,怎么可能穿妹妹的衣服过年?”“那你怎么不叫你妈给你生一个妹妹呢?生了不就可以了吗?”余半文说了这话,还想乐,被任硕美一把揪住了耳朵扯到一边,鼓着眼睛说:“平时也不见你有什么能耐,耍嘴皮子倒是一流,吃了鸡屁股!”余半文捂着火辣辣的耳朵,不敢再出声。四生笑了笑,说:“这小鬼长得是瘦小了点,不过脑瓜子反应快,确实蛮精灵。”任硕美不满地说:“说他精,精于上树,精于爬坎,一件新衣服穿不到半年,就这里一个洞,那里一个眼,补都补不过来。”余半文听到这里知趣地出门玩去了,挺不痛快,心里话:“都快过年了,还不让人高兴,揪人家的耳朵,重重地揪,以为我是兔子,揪耳朵不疼么?我来揪揪你试试,真——是的!”

新衣服做好了,解决了过年的一件大事。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磨豆腐、做年糕、刨薯片、炒花生、做糖片、买年画……其中之一,做糖片最繁琐,但余半文最喜欢和父母一起做这件事情。做糖片不像煎油豆腐有那么多讲究,什么煎的时候不许说硬、爆,说硬豆腐就煎不起,说爆豆腐就煎爆;什么不全部煎好就不能先尝一个,尝了就死活煎不好。实在馋得难受,偷吃一个风险是非常大的,搞不好嘴巴会被巴掌扇肿,很不合算。故而,煎油豆腐余半文不愿挨边,不是父母叫唤,决不去厨房,免得到时煎不好又赖到自己这张鸡屁股嘴上。做糖片政策宽松许多,基本上没有禁忌,适合小孩参与。

做糖片要糖,糖是用红薯熬成的。熬糖要用上麦芽,不然,出不了糖。发麦芽比较容易,泡胀的麦子铺在抽屉里,盖上纱布,每天浇几次温水,黄黄的麦芽就长出来了,长到两寸长的样子,就可以熬糖。这时,把洗净的红薯放在大锅里,堆得像小山一样,上面再倒扣一口大锅,烧硬柴煮,煮一天一夜就可以出锅。这样煮出来的红薯出奇地香甜,非常好吃。用锅铲把红薯捣成泥状,倒入剁碎的麦芽和适量的水,搅匀了,用布袋过滤出糖渣,糖水再倒入大锅中熬上一天一夜,黄灿灿的糖就制成了。

做糖片的主要材料是爆米花。先把糯米蒸熟,晒干,用细沙炒,米粒就成了爆米花,用铁筛筛出沙子就可以。每当这个时候,就有专门炸爆米花的人下乡,帮人炸爆米花。爆米花机像个炸弹,把米倒进钢瓶拧紧盖子,搁在火上边烤边转边看压力表,压力差不多,在出口处扎一条又长又大又脏的布袋,然后用脚一踩开关,轰地一声巨响,爆米花全部冲进了口袋。干这种活有一定风险,操作不当的话,人会被炸晕。炸出来的爆米花粒大,但做出来的糖片吃在嘴里没料,也放不得久,容易受潮,一受潮就散,没有自己用沙炒的好。

材料准备好了,加热糖,倒入爆米花搅拌均匀,打在脚盆里盖上塑料布用脚踩实之后,翻转脚盆往案板上使劲一扣,一个圆柱形的大糖块就出来了,冷却一会儿,就可以切成糖片。这一步最有趣的当属欣赏余大富的踩踏舞,只见他微微弯着腰,黑得发亮的脸膛挂着笑容,神采飞扬地左脚起右脚落,右脚落左脚起,在脚盆里转着圈儿,犹如一名舞蹈家在圆形的舞池里翩翩起舞。一家人都很高兴,有说有笑看着余大富表演。余半文感到空前地幸福,真希望这样的场景能够长久一点。

年夜饭鸡鸭鱼肉都有,摆了满满的一桌,放开肚子吃也吃不完。余半文想吃鸡腿就吃鸡腿,想吃鸭肉就吃鸭肉,父母的脸上绝对不会露出半点不悦之色,相当过瘾。余大富喝酒也大胆地放开了量,一口酒一口肉,一口肉一口酒,直喝到舌头发硬口齿不清才勉强收盅,任硕美也不说他半句。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0: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85楼

美美的一顿晚餐过后,余半文带着春雪在门外放爆竹。小个爆竹由春雪点了扔,啪地一声,像放个响屁,不够劲。余半文不玩这种小玩意,要玩就玩“啄木鸟”,“啄木鸟”是大家伙,响得很。点燃引线,迅速扣上一只搪瓷碗跑开,砰,碗都能飞上天,狗都会吓得夹着尾巴蹿进狗洞。他点燃两个扔出去都响了,第三个没响,捡起来借着射出门外的灯光一看,引线没烧完,还有一点露在外面,有用。他对凑过来的春雪说:“这引线很短的,你走远点哦,不是好玩的!”春雪跑开了,远远地看着。他划着一根火柴,点了就扔,还是没响。捡起来再点,这下响了,只是来不及扔掉,在他手里爆了炸,炸得他整只手都发麻,抬也抬不起。春雪见状跑赶紧跑进屋里喊:“妈妈,哥被爆竹炸了!”

任硕美快步走了出来,问:“炸到哪里了?”

“哎哟,哎哟……手,麻了,动不了了,哎哟!”余半文痛苦地叫着。

任硕美把他拉到屋里,在灯下细看,只见他脸色惨白,两根手指头被炸得青紫,赶紧叫余大富帮他揉搓手臂。揉搓了一会儿,他的手才有了知觉,两根手指麻麻辣辣地痛起来。痛归痛,可他心里还挺舒服,因为犯了这么大的错母亲也没责怪他,只是把“啄木鸟”收了起来,不让他再玩。反正自己也不想玩了,这手痛得也的确不好受,余半文心里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没有爆竹玩,余半文的嘴巴又像鸡屁股一样动个不停,问任硕美:“妈,有件事情我真想弄明白,又有点怕。”任硕美知道他也没什么正经事,要换在平时是懒得理的,而现在是过年,所以耐住了性子,说:“你又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过年哦!”余半文说:“太婆上山的时候用一块黑布包了米放在棺材上是什么意思呢?还有,米拿回来展开布包米上怎么会现出太婆的手印呢?还说指印向内证明太婆顾儿子,向外就顾女儿。还有,吃了那种米做的饭有好处,真是奇怪得很!”任硕美表面严肃地听他把话讲完,并没有听到不吉利的话,也就没有上气,和颜悦色地解释:“那是你太婆的心意,吃了她赏的米饭子孙后代就过得好。现在是过年!”“哦……”余半文似懂非懂,又问:“那太婆过年怎么办?一个人过……”这有点离谱,任硕美心想,再不制止他还会胡言乱语,于是,加重了语气说:“不是有你太公陪着她么?过年、过年……”余半文一看任硕美的脸色,不敢再问了。

不管怎么样,年还是要过得开开心心,余半文躺在床上开始寻思母亲会在自己的口袋里放多少压岁钱,心想,最好不要放多,放多了,年还没过完就要归公,最好放八毛钱,六毛是少了点。八毛钱的用处很大,可以买个哨子,一年吹到头也吹不坏,最划得来;也可以买几个气球,容易爆也不怕,反正便宜;剩下的钱全部买棒棒糖吃,一天吃三个,估计也能吃好几天。

这样想着,慢慢地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幸福的大年,为他所有!

  TOP
玲珑小舍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0: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55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4-17    发短消息        

86楼

顶鬼眼先生大作!

敲打键盘的手指是犁,流淌出的字是耕心,倾注写手真挚的情感,用文字缝合心语的碎片!

敬请关注长篇小说《喜鹊屯的传说》、 《当爱已沉沦》
  TOP
玲珑小舍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0: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55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4-17    发短消息        

87楼

看鬼眼先生的文文,即获得乐趣,还能长见识,今天知道麦芽糖是怎做的了O(∩_∩)O~

敲打键盘的手指是犁,流淌出的字是耕心,倾注写手真挚的情感,用文字缝合心语的碎片!

敬请关注长篇小说《喜鹊屯的传说》、 《当爱已沉沦》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0: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88楼

引用:
原帖由 玲珑小舍 于 2014-3-19 10:38 发表
看鬼眼先生的文文,即获得乐趣,还能长见识,今天知道麦芽糖是怎做的了O(∩_∩)O~
谢谢小舍!
现在我们农村都不再这样熬糖了,或许,再过些年都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了,所以,我一定要把它记下来。
这是农村改革不久的农村新面貌,我力求实事求是,又不乏点艺术味,但愿我能做到一二,到底是我农民,有这个义务和责任。


[ 本帖最后由 鬼眼穿魂 于 2014-3-19 11:01 编辑 ]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0: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89楼

                   第十三章,欢喜大年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冬去春来花开万朵红,欢欢喜喜喜喜欢欢人寿年丰财源滚滚来。——国富民强


平时,余半文最爱睡懒觉,大年初一天还没亮就醒了,是被此起彼伏、响彻遐迩的爆竹声吵醒的。这也不奇怪,乡下人信奉开门爆竹放得越早越吉利。余大富披了大衣起床,打了个呵欠,开门放了爆竹之后,将大门虚掩着,仍爬上床睡觉。老鼠们非常勤快,在木楼上闹得欢,相互厮杀,蹿房越脊,叽叽叫着。咬不过的老鼠拼命逃窜,有一只慌不择路,啪地一声,从楼梯口边掉了下来。楼下的大黄狗早已义愤填膺,咬着牙切着齿,就恨自己不像猫一样能上房,不然,早把那些嚣张跋扈的鼠辈杀个片甲不留。一见有老鼠掉下来,它丝毫没有犹豫,健步如飞,立马扑上去,结束了它的小命。

余半文躺在热乎乎的被窝里竖着耳朵听得真真切切,忍不住欢呼起来:“大黄真棒,又咬死了一只老鼠!”春雪和任硕美就睡在对面的床上,不知何时也醒了,理直气壮地说:“哥,今天过年,老鼠不能叫‘老鼠’,要叫‘旧仔’,也不能说‘死’字,忘了妈妈说的话了?”任硕美没有就事论事,嘴里念念有词:“孩童言语,百无禁忌;孩童言语,百无禁忌……”兄妹俩知道母亲的意思,不再吱声。

天总算放亮了,余半文翻身起床,穿好新衣新鞋,摸了摸口袋,掏出一个红纸包,展开,里面露出一张一元的纸币来。他心里有些忐忑,走到任硕美的床前问:“妈,这钱全是我的?你不会收上去吧?”任硕美说:“是你的!孩童言语,百无禁忌;孩童言语,百无禁忌……”

一早,余半文没有漱口的习惯,脸还是要洗,但不急。他先啃了一顿糖片,分享了一点给大黄,觉得出门拜年早了点,又抓了一把瓜子在手里,津津有味地嗑着。嗑了两把瓜子的光景,一家人才全部起了床。

大年初一不准往门外倒水,不准动剪刀,不准扫地,不准吵架、说脏话,要做的事就是吃好喝好玩好。这是余半文求之不得的大好事!

任硕美用鸡烫煮了一锅年糕,余半文吃了一碗半,打着饱嗝等春雪吃完后,一起去给爷爷奶奶拜年。老茧王和馊鸡婆身为长辈,从不给压岁钱,孙辈来拜年只端出些点心来招待,余半文不稀罕这些,早吃腻了,只稀罕老茧王的香烟,点了一支,叼在嘴里,神气活现。大过年的,任硕美早有交待,不能随便去别人家玩,要懂规矩,因此,他们给爷爷奶奶拜完年后又给叔叔婶婶拜了年就回了家。此时,余大富已经把炉子生着了,屋里烟雾弥漫,却很暖和。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嗑瓜子喝开水,说说笑笑,其乐融融。

对于起早贪黑干农活的人而言,这样一天到晚闲着也是一种受罪。余大富在火炉边坐久了,眼皮就抬不起,好似有千斤磨压着,头一杵一拜,如瘟鸡一般。任硕美用膝盖磕了一下他的膝盖,示意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不能打瞌睡的原理是:大年初一就没精神,一年也就没精神。

不过,午饭过后还是有精彩的节目。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家家都要把牛牵出来,在牛后面放一挂爆竹,把牛吓得跑起来,跑得越快证明今年牛耕田越快,对生产有利。余半文就等这一刻来到,迫不及待拿了挂爆竹去牵牛。余大富不放心,跟在身后。余半文家好像从来没养过一头跑得快的牛,不是老就是瘦,和主人的身板不相上下。牵着自家的老黄牛,余半文心里着实有点不踏实,心里嘀咕:“等我放了爆竹,牛不跑,就在原地打圈圈,别人笑不说,一年的生产也要耽误,该怎么才能让它跑得飞快呢?有了,把爆竹拴在牛尾巴上,点燃,噼里啪啦,不怕牛不跑。”余半文敢想就敢做,余大富也不说什么,乐呵呵地瞧着儿子的最新发明。

爆竹点燃了,老黄牛哪里扛得起这种创意,边跑边扬蹄子,想把爆竹踢掉,因为爆竹在屁股后面爆炸的确难受得很,无奈怎么也摆脱不掉,只好拼命朝村外飞跑。“呀、呀呀……”余大富见形势不妙,怕牛跑丢了,拱着背就追了上去。余半文没操这个心,自个乐得捶胸顿足。

“半文哥,我看见你家的牛屁股冒烟了……”壮婆子小丽跑过来好心地对他说。

“冒烟了怕什么?大惊小怪!”余半文觉得她多嘴。

金寡妇的小儿子笨笨也凑了过来,不说牛的事,问余半文:“你的压岁钱是多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我的钱我要告诉你吗?凭什么呢?”余半文捂着口袋不肯说,好像人家会抢他的一样。

“我有八毛钱!”笨笨自豪地说。

“才八毛呀,啧啧,太多了点吧!实话告诉你,我不是这个数,但我不会告诉你我有多少,反正比你多,多多了!”余半文比他更自豪。

“我妈给了我一块钱,我奶奶给了我一块钱,我爷爷说给又没给,我一共有两块钱。”小丽嗲声嗲气地说。

这时候,温申的儿子锋锋冲过来,手里高高举着一张大团结说:“我有十块钱,我有十块钱……”

“嘻,过了年还不得收上去,你撕下一个角来又能买到东西么?做做样子罢了,有什么可高兴的?”余半文撇撇嘴,不屑地说。笨笨和小丽都点点头,支持他的说法。

“做样子?哼,去年的压岁钱我就全花完了,一分也没收上去!”锋锋说。

“还不是挨了一顿打,你以为我不知道。”笨笨也撇了撇嘴。

“挨打是为这事么?是因为我吃多了糖不吃饭,把饭馊了,你知道不知道?真笨!”锋锋把钱揣进口袋,不再显摆。

“饭不吃可以给猪吃呀,又不会浪费,还不是嫌你不该花钱,自己的钱自己做不了主,再多也是白搭。我的钱就可以自己做主,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余半文嫉妒中仍带着自豪。

“猴子,那你有多少钱?拿出来瞧瞧,不会只是一块吧。”锋锋看着余半文捂着的口袋说。

“一块两块三四块,五块六块七八块,九块十块十一块,块块块,就不告诉你!凭什么告诉你呀?”余半文把口袋捂得更紧,摇头晃脑地说。

都公布了自己的压岁钱,就余半文不肯说,大家觉得没趣儿,刚聚一下也就散了。

余半文前脚还未踏进家门,一阵急促的鼓声从村头传了过来,他随即转身,朝鼓声方向奔去。在祠堂门口遇见余大富牵着老黄牛喘着粗气慢悠悠地往回走。他停下脚步嘻嘻一笑,说:“爸,我去看打拳的。”说完就跑了。

等余半文赶到时,已经开了场,就在香婶家门前的空地上,一个扎着红腰带的小伙子正在打拳,围了一圈人在看。他从大人们的腋窝下钻进去,挤到前排睁大了眼睛看,想学两招,只是有点看不懂人家打的是什么拳,反正左一拳右一掌,前一踢后一踹,虎虎生威。小伙子打完拳,收势抱拳,谢过观众,又上来一个小伙子耍大刀。大刀生了锈,耍得也不快,比大刀王五要差很多。大刀过后上来一杆长枪,只见一个蓝衣小伙子先是把长枪放在场地中央,抱拳围着长枪走了一圈,然后弓步单手提枪,吼了一声,上步双手紧握枪杆,使劲往前一刺,紧接着双脚腾空旋转,往后又是一刺。余半文心想:“这应该就是乌龙搅海,真打起来,前后左右的人都会伤到,厉害!”他鼓了一下掌,想欣赏更精彩的,但鼓声停了。

香婶给了领头的一个红包,领头的道了谢,带一班人马到下一家表演。

斑婆子冬姑把香婶拉到一边,小声地问她包了多少钱,香婶说包了两块钱。斑婆子叹了一口气儿,怪香婶包多了,说:“包一块钱也够意思,耍几下,一家一家来,一天也要挣上百的。你包两块,我们也要跟着,少了,过年挨几句骂,最晦气了。唉!”香婶歪着头咧着嘴说:“斑婆子,好事总要成双,你要懂得,一块钱是单数,包得么?不好不好!”

余半文跟着打拳的队伍一家一家地走,不单看到了刀枪棍棒的表演,还看到了跳八仙桌、倒立走、空心翻、单手断砖……最惊险的莫过于风车人。风车人就是竖一根三米来高的竹竿,人爬上去,用肚皮压在顶端,手脚伸直,下面的人用手转动竹竿,越转越快,人就像转动的风车叶子,相当险,有心脏病的人是看不得的。

在别人家看完了表演,余半文不知在自家门口会表演什么,可是,打拳的队伍把鼓敲到自家门口径直走掉了。原来,他们看到余半文家门口的一棵树上贴了红纸,上面歪歪扭扭地书了四了大字:新春免见!这就是余大富刚刚贴出来的。跑江湖的艺人,看到这几个字都会知趣地走。有人赞叹:“还是人家聪明,省下两块钱了!”余半文可不这样想,觉得不在自家门前表演,真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情。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0: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90楼

余半文进了家门,见余大富抽着烟,任硕美嗑着瓜子,在火炉边表情木然,也就没有说话,坐下烤火。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尖利的叫声:“恭喜发财,恭喜发财……”任硕赶紧起身,走到门口看究竟,原来是邻村的彭大嫂。她手里举着一根茶树枝,枝条上缠了一些红纸,见到任硕美,愈加大声地叫:“摇钱树仔摇你家,你家发财又发家;摇钱树仔摇你里,你家发崽又发女……”对于彭大嫂而言,贴着“新春免见”是没用的,因为她老人家一是眼花看不清,二是不认识字,所以登门讨几个小钱也是在理的事。

没办法,任硕美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面值两角的纸币,塞到彭大嫂手里,说:“四季发财、四季发财!”彭大嫂接了钱,笑着又叫:“摇钱树仔摇你家,你家发财又发家……”

等彭大嫂到另一家去摇钱,斑婆子从墙角探出头来,问任硕美:“洋猪婆,给了多少?”

“四季发财!”任硕美回答。

“我是成双成对。”麻婆子凑过来,说,“你看,那摇钱婆,年年……脸……”

任硕美懂得她说什么,轻薄地一笑,说:“是……过年……吉——利……又……”

大过年的,两女人本有更多的话要说,但又不能说,全在心里。任硕美请斑婆子进屋喝口茶,她嘴里念着“发财发财”,走了。

太阳西斜,灿烂的金光映照着各家各户的春联,“招财进宝”、“瑞雪丰年”、“万象更新”“国富民强”显得更加夺目。

此时,余半文心里想的是明天去舅舅家拜年,吃鸡腿吃鸡蛋。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0: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91楼

本鬼实在不知道自己写的东西有没有一点实际意义,也不奢望能出版,当心寂寞成性时,我最大的希望是能让人们多了解一点农村的真实,多了解一点村娃的成长经历,这于眼下浮躁的人心或多或少有点帮助,我以为是。——而我的劣作的置顶,我想,倒不是因为我写得好,而是尊敬的版主阁下对十亿农民的宽容与厚爱,我明白。
谢谢!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0:5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92楼

回复88楼 鬼眼穿魂  的帖子

”啄木鸟“爆竹真的很厉害,当时把本鬼的指甲都给烧焦了,手臂麻麻酸酸地痛,很难受,永世记得!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2: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93楼

因小时顽皮,过年放鞭炮时曾有过余半文一样的遭遇,比他惨多了。鬼眼老师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问候鬼眼老师。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wwwty126com  版主   发表于:2014-03-19 14: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754    精华:6   注册时间:2005-6-4    发短消息        

94楼

回复94楼 鬼眼穿魂  的帖子

可以重一点。轻的是消遣。
生活场景和人物形象,刻画细致到位,文字功力没得说。但是还缺少一个灵魂,它是整个故事的核心,是主要人物的命运。
理出一条线来,写完了,我给你推荐给出版商。
已出版《环保局长》《我是老师》《毕业当村官》《女推拿师》《家教》《除了你还有谁》等作品。
  TOP
头像
阆苑奇葩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8: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4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7-1    发短消息        

95楼

回复95楼 鬼眼穿魂  的帖子

名字很酷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9: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96楼

引用:
原帖由 草根作家 于 2014-3-19 12:15 发表
因小时顽皮,过年放鞭炮时曾有过余半文一样的遭遇,比他惨多了。鬼眼老师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问候鬼眼老师。
我的确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今年过年和亲人一起吃饭,还说起这事呢。
文章中的不少事都是真实存在的,好比短命鬼八梅之死、好比冷四像儿子之死,都是真实的。
谢谢草根兄弟!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9: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97楼

引用:
原帖由 wwwty126com 于 2014-3-19 14:22 发表
可以重一点。轻的是消遣。
生活场景和人物形象,刻画细致到位,文字功力没得说。但是还缺少一个灵魂,它是整个故事的核心,是主要人物的命运。
理出一条线来,写完了,我给你推荐给出版商。
谢谢版主,打中我的七寸了,的确如此。
我也总在想这个问题,我这小说到底写的是啥呢?
我也怕读者更不明了,故而画蛇添足在每个章节前打了引子,好像诗歌来个“背景”,是想读者们能看清我的意图。
我力求尽可能全面点展示我所生活的农村的面貌,其实是力不从心的。每一个章节就是一个镜头,我必须把它们有机地联系起来,就天真地想用余半文的经历来统一。
内行人一看就明白我的不足,也足见君是认真看过,非常感动。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9: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98楼

引用:
原帖由 wwwty126com 于 2014-3-19 14:22 发表
可以重一点。轻的是消遣。
生活场景和人物形象,刻画细致到位,文字功力没得说。但是还缺少一个灵魂,它是整个故事的核心,是主要人物的命运。
理出一条线来,写完了,我给你推荐给出版商。
至于推荐的问题,我更是深深感到版主的苦心,只可惜这恐怕很难。有专家这样说,除非出版商疯了,不然不可能出版我的文字,我深信他的话,有证据——
“09年的购买水平,与今天相比已翻番,那就是鲁迅仅薪金每个月就是四万到八万人民币,那是啥概念?不是说万恶的旧社会吗?
老鬼不可能靠稿酬生活,如果按照他目前的状态,啥出版社敢接他的稿子,主编疯啦吗!老鬼应该有退休金,可以衣食无忧,
在论坛自娱自乐挺好,愿意写啥就写啥,你有写的自由,别人有评论的自由,这就是网络文化,这就是论坛文化,要接受新事物,防止老年痴呆
看看李敖,八十岁的人,雄辩滔滔,思维敏捷,可谓天下无敌手,靠啥?靠的是渊博的知识,深厚的积累,和与时俱进的精神
他有句名言",我骂你王八蛋,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 茶客诗曰"信马由缰向天笑,轻敲键盘踏歌来,拍砖惹恼穿魂鬼,缩首微博把头埋:"victory: ”
  TOP
欧若兰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9: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7753    精华:158   注册时间:2008-5-12    发短消息        

99楼

支持大作,顶!!!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9: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00楼

问候鬼眼老师!期待您的精彩!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