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花开花落(长篇清爽乡土小说) 热贴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19: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01楼

回复101楼 鬼眼穿魂  的帖子

嘿嘿,信归信,我还是有话要说:
一,我没有退休金可吃;
二,我比老李年轻多了,不至于患老年痴呆;
三,我是学校除名自学成才,不受任何门派的影响,无章无法,算是自然门无影脚,踢到哪算哪。
我有意避开形而上学的章法,像那《喜羊羊和灰太狼》,永远狼也吃不到羊,就是那么重复建设,不好。我也不喜欢“有情人终成眷属”、不喜欢励精图治,我想要的是真实的感受,自然的体味。在"余半文“的童年版,我不想他能有什么宏图大志,我只想他能快乐地把童年度过,不管环境多么不随人愿,他一定要快乐,完成一个孩子应得的天赐。就是我的儿子,现在我也不怎么要求他刻苦,只要他快乐,不学坏,我也就放任。
  TOP
头像
wwwty126com  版主   发表于:2014-03-19 20: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754    精华:6   注册时间:2005-6-4    发短消息        

102楼

呵呵,尊重你的心意。好看就行,快乐就好,去他的名利,去它的主题。虽然我们离不开名利二字,但不去招惹它,也能相安无事,不亦快哉。
已出版《环保局长》《我是老师》《毕业当村官》《女推拿师》《家教》《除了你还有谁》等作品。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19 22: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03楼

问候鬼眼老师!向版主致敬!
“好看就行,快乐就好”说得好!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09: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04楼

支持问候。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09: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05楼

回复102楼 欧若兰  的帖子

谢谢若兰
谢谢草根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09: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06楼

引用:
原帖由 wwwty126com 于 2014-3-19 20:31 发表
呵呵,尊重你的心意。好看就行,快乐就好,去他的名利,去它的主题。虽然我们离不开名利二字,但不去招惹它,也能相安无事,不亦快哉。
谢谢版主这样开心我,我很快乐。
我准备这样安排:童年——少年——成年。分三个版本,将会使不同语气,少年版将会缱绻缠绵,充分展示一个农家子弟的爱情花样。当然,这一部分不太好写,要把握分寸,因为鬼夫人最关注这方面,闹不好会陈醋泛起,引发家庭风波,所以要特别谨慎从事。
谢谢关注,我会尽力下蛋,回报所有支持我的朋友。
问好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09: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07楼

引用:
原帖由 草根作家 于 2014-3-19 22:30 发表
问候鬼眼老师!向版主致敬!
“好看就行,快乐就好”说得好!
草根兄弟总是这么客气,怪不好意思的。
谢谢!
同时谢谢解放军光临。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09: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08楼

                           第十四章,田园酒韵

酒,不是酒,想醉的人,痛苦地醒着。——话酒


大年初二是外甥给舅舅拜年的日子,乡村的小路上拎着礼品的人来来往往,有说有笑。

余家村离任家庄有三里路的样子,余半文和春雪去给舅舅拜年要经水库边过,父母自然不放心,总担心好动的余半文会到水库里捉什么鱼,所以,余大富也一道陪着去。至于家里来客人,则由任硕美招待。余半文到了舅舅家,只见到舅舅和舅妈两个人,表兄表妹同样去当外甥了。拜年,不过是握握手,说几句吉祥的话,余下来的就是吃吃喝喝。

余半文的舅舅有点文化,是高中生,那个年代,高中生可是凤毛麟角,人送雅号:“老高”。老高本来可以当个小官,或者做个教师什么的,无奈他天生禀性刚烈,爱讲实话不说,还有点迂腐的正义感,就不太讨人喜欢。最终,他只好种田。种田的门坎相对比较低,怎样的品行都适合。人们怕的就是进农门,吃国家粮的,胆敢多生一个,打回老家种田去!都怕,都不敢被窝里乱来,所以吃国家粮的计划生育好管。种田的,不怕这一套,要是换成:胆敢多生一个,抬到城里过日子!可能就有点效果,因为城里没有田可种,又不会别的工作,乡下人可能只有饿死在街上,能不怕么?更有效的办法,莫过于是这样:胆敢多生一个,给我当干部去!估计没一个农民敢在被窝里纵情,因为农民兄弟没有当干部的基因,一顶乌纱帽罩下去,定然如白素贞被雷锋塔压住,永世超生不得。但老高在这方面做得还很雅气,只偷生了一个,罚了几百块钱,老婆哭了几次,万事大吉。

相对余大富而言,老高就是老高,读过书就是读过书,确有不同凡响之处。老高可不像老鲁笔下的孔乙己孔大人那样好喝懒做,人家勤劳,人也魁梧。栏里的牛也不像余大富家的看上去如林老妹黛玉一样弱不禁风,长得可是一等的膘肥体壮,偷牛贼一见就想偷。有一次,余大富双抢赶不上大家的进度,借老高的牛耕田,结果闹出了笑话,牛走得快,人跟不上,他在田里就像猴子跳圈似的。论文化论力气,余大富横竖在老高面前挺不直腰板。不过,有一点余大富比老高强,为人特别随便。他不单好话歹话听得不刺耳,还好话歹话听得进心。好比喝酒,老高给他倒多少酒他都不拒绝,喝醉了也不拒绝,只要你敢倒我就敢喝,喝到你不敢倒或者我倒下为止。去老高家十次有十一次酩酊而回,被任硕美骂了九九八十一次,依然如故。拿老公这样的人才没辙,任硕美只好教育自己的哥哥:“不要有酒变不成尿,给他喝那么多,成了烂泥,尿屙在裤裆里都不知道。再这样,他的湿裤子我拎到娘家来洗,烦得要死!”闹得次数多了,老高也就知道了妹夫的性情,酒桌上尽量不劝酒,随他的意,能喝多少就喝多少。

离开饭还有一段时间,余半文坐着嗑瓜子觉得一点劲都没有,约春雪说:“咱们去给外公拜个年,去么?”春雪不怎么愿意去,说:“又不是亲外公,你老喜欢去!”老高在一旁笑笑说:“去吧,没关系的,他一个人,去拜个年他会很高兴的。”余半文不由分说,拉上妹妹做个伴,去给假外公拜年。

说起这个假外公,倒是一个传奇的人物,有武功,单身。真实名字余半文不知道,只知道大家都叫他四喜老头。余半文的外公外婆走得早,他从来没见过,不过,听母亲说,四喜老头和外公是患难兄弟,两人一起被国民党当壮丁抓去当兵,受不了苦,中途逃回家,幸好正值中国解放了,不然,逃兵是要枪毙的。其中的故事很多,大致是,他们行军途中,听说是到了江西的某个地方,离家乡很近,就动了潜逃的心,两人一合计,把枪一扔,钻时了树林。一路上饿了就扒地里的红薯吃,到家时身上长满了虱子。还听说四喜老头年轻时一身是胆,有人在草丛里解大便被老虎抓掉了半边屁股,他知道后拿了把鱼叉就敢和老虎斗。四喜老头,简直就是余半文心中的英雄,给英雄拜个年,他非常乐意,也觉得非常荣幸。

四喜老头似乎知道余半文会来,桌上早摆好了点心,催他们兄妹吃。余半文可不在乎这个,说:“外公,听说你会两下子,老虎都不怕,能不能露几手给我瞧瞧,或者,教我几招,收我做个徒弟也可以呀。”四喜老头朝天一笑,花白的胡须格外可爱,余半文伸长手想去挠,见他低下头急忙收回了手。四喜老头说:“学这个有什么用?要学就学书,像你舅舅一样,多好?”余半文一拍大腿,摇了摇头说:“我舅舅有什么好的,还不是种田,他又敢打老虎么?是不是?”春雪在一旁说:“说舅舅的坏话,我告诉舅舅,你还想吃鸡腿么?”余半文极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喝斥春雪说:“你说去,有胆量你说去,你不怕吃栗凿子就去!”春雪低下头,被哥哥狠了一顿,感到没有面子,自个走了。

四喜老头不想耍拳,也没答应收余半文为徒,非常扫他的兴。余半文暗想,这个年也不能白拜,总要捞点好处回去才够意思。他看到四喜老头嘴里叼着香烟,说:“外公,不教拳,给支烟抽可以么?”四喜老头笑得差点落了气,给了他一支香烟,他嫌不够,又给了两支,就再也不给了。抽英雄好汉的烟,无疑离英雄不远,余半文觉得应该知足,一溜烟跑了。

饭菜做好了,先是每人上了三个鸡蛋一碗面,打了底,喝酒人就不容易醉。余半文也想来半碗水酒,可余大富不让。余半文不高兴,冲余大富说:“你就顾自己喝,我就喝不得,一样的嘴巴一样的人,一样的过年!”余大富没言辞反驳,老高替他说:“小孩子最好不要喝酒,酒伤脑筋,对读书不利。”又是读书的问题,余半文怎么都不服气,又觉得在人家做客多少要留点情面,也就没和舅舅争。喝着白开水,吃菜他没客气,先抓了一只鸡腿,瞟了一眼春雪又瞟了一眼老高,没发现异常,就啃了起来。一只鸡有两只腿,另一只算是春雪的,但她说不喜欢吃,余半文就等她说这句话,啃完了手里的,又抓起碗里的,边吃还边说:“好吃好吃,我最喜欢吃鸡腿了!”余大富实在看不下去,嘲讽地说:“鸡有两条腿,你不吃下两只怎么走路呢?”余半文听了也不害臊,夸余大富:“爸,想不到,你也有幽默的时候。要是鸡有四条腿就好,可惜!”老高笑得直喘粗气,说:“半文,我家还有,还要来两只鸡腿么?”余半文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也笑,说:“都饱了,肚皮要爆了!”春雪也许是觉得他不该吃自己的那份,直截了当地对老高说:“舅舅,哥刚才在外公那儿说你的坏话,说你书读得没有用,不敢打老虎,是用很鄙视的口气说的!”余半文用眼瞪她,她也不顾。老高并未生气,说:“空山不见虎,何处是英雄?英雄无末路,种田非平庸!”说得那可是铿锵有力,气宇不凡。余半文直挑大拇指,可又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舅舅,你真的很不一般,像这样的诗,我们的老师绝对做不出来。像你这么有才,我想请教一个小小的问题,为什么过年要包红包给小孩,平时是不包的,这是什么意思呢?”

到舅舅家来,余半文没有得到红包,这也非常正常,余大富也不会给别人红包,互不相欠,两清。余半文问到这个问题,表明了是想要红包的嘛,老高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余大富更是不知怎样来圆场。老高的老婆孟九九脸上有点挂不住,本来模样就有点像有人欠了她的米还了她的糠,这下更是乌云密布。只见她走进房间又走出,给余半文兄妹每人一个红包,嘴里还说:“每人两块钱,意思意思。”余半文急着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余大富早已按捺不住,起身从他们手里夺过红包,塞给孟九九说:“包来包去,也挺烦人,我们不兴这个。猴子的嘴巴,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推来推去,最后老高说:“算了算了,相互走走就可以,那些繁文缛节就免了吧。”孟九九才不再用力塞红包。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09: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09楼

红包风波平息,老高给余大富倒酒显然勤快多了,余大富也喝得较深,但话茬儿明显少了。余半文和春雪打着饱嗝下了桌,在火炉边嗑瓜子消闲。

余大富在桌子上保持“英雄本色”,虽然话不多,但是你敢倒我就敢喝,不说半个“够”字。孟九九向老高使眼色发了几次信号,示意不要再倒酒了。老高知道她的意思,顿了几下手,余大富的碗见了底,他把眼光撇开去,装做没看见。余大富不知老高真不见碗空了还是假装不见,想自己动手,又觉得颜面有失,于是,他说起了去年的收成。说谷子肯定不行,谷子比碗小多了;说南瓜也不行,南瓜比碗大多了,比划不上。他选择了说红薯:“哥呀,我告诉你呀,去年雨水好,我家地里的红薯丰收了,个个都长得有这蓝边碗大。蓝边碗大——这是很少见的,蓝边碗……”边说他还边用筷子在碗的边缘画圈,希望老高看一眼,可老高就是装作若无其事,不瞧一眼他的蓝边碗。他有些急,用筷子敲碗沿,这下老高不得不看一眼,因为怕他把碗敲破了。见碗是空的自然要加点酒进去,老高给余大富倒酒,原本只想倒半碗,但余大富托着壶底嘴里说“够了够了”,手就是向上用力,非把那碗倒满不可。

孟九九不等余大富咕嘟咕嘟把碗里的酒喝干,先发话:“妹夫,今天你带两个孩子来,路上又要经过水库,少喝一点。”余大富说:“没事,我一般喝四碗,今天才喝三碗,没事。难得今天高兴,要多喝一点。过年嘛!”老高掐指算了算,说:“不对吧,妹夫,到现在为止,你应该喝了五碗,喝不得喝不得,再喝我又要被硕美说了!”余大富不相信,侧过头来问余半文:“猴子,爸到现在喝了几碗?你记得么?”余半文因没喝到酒,心里本来就有点不快,心里话,喝多喝少又不是我喝,我还记这笔账?因此,随口说:“喝多喝少,还不是变成了尿,我是不记得。”孟九九一本正经地说:“五碗吗?我看是不止,最少有六碗,每一碗我都记着,你们俩都醉了!”

态度如此坚定,看来自己真的喝了六、七碗,余大富不再说什么,多吃了几口菜,这顿饭也就算结束了。

在回家的路上,余大富又问余半文:“猴子,你是我的儿子,你到底站在哪一边?今天我到底喝了几碗酒?你说实话!”

余半文说:“你自己不是说了吗?你不只是喝了三碗吗?”

余大富听了心里极不痛快,责备:“为什么你当时不说?害得我少喝了一碗!”

春雪打岔:“爸,你说咱家的红薯个个有蓝边碗大,我怎么觉得个个像拳头大呢?”

余半文嘻嘻一笑:“那是酒话,不那样比划,爸只能喝到两碗酒,都不懂,最蠢,蠢猪!还想出卖我,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余大富站在春雪一边说:“猴子,你都吃了两只鸡腿,把春雪的那一份都吃了,还不满足么?”

春雪这下可忍不住了,眼圈一红,委屈地说:“哥要是不吃两只鸡腿,舅妈肯定会打包让我带一只回家的,我原本想回家再慢慢品尝。”

“记住,什么东西都是这样,吃到肚子里稳!”余大富教育春雪说。

余半文觉得这是父亲在夸自己,得意洋洋。猛然,他还是觉得心里有些失落,因为四喜老头没有表演拳术,不然,学上一招半势防防身,也不至于怕了班上的霸王,好比猪婆嘴和桐子眼之类。他问余大富:“爸,你说那个四喜老头是真有两下子还是假有两下子,怎么就不肯露两手出来呢?我今天求他教我两招,不肯。”余大富说:“应该有两下子,这叫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有一回他喝醉了酒,还是露了出来。”“怎么露的?”余半文紧急追问。“也就是喝多了点……”余大富说,“喝多了点,有条狗在桌子下啃骨头,他猛地大喝一声,‘狗奴才,哪里逃?’手往桌下一伸,只用了两根手指就把狗掐死了,只是两根手指哟!”“哎呀,这还真了不得!要是掐到人的喉咙可就会出大事了。”余半文惊呼,“掐的是谁家的狗,要赔钱么?”“谁家的不记得,听说主人没叫他赔。”余大富说。“我想也不用赔,人家也不敢叫他赔,是么?”余半文打破砂锅问到底。“也不是这样,上次那条狗咬伤过他,他也没找狗主人的麻烦,这下算是扯平了。”余大富说这话有气无力,看样子是有点醉。瞧自己的父亲这个样子,余半文也就懒得再问别的。

此时他们正迈步在高高的堤坝上,阳光撒满大地,宽阔的水库波光粼粼,好不迷人。

岂料下了河堤过一道水沟的时候,余大富脚下一滑,一屁股跌坐在淤泥里。好在沟里没水,要不然,一身都会湿透,会冷得打摆子。余半文见了很急,伸长手去拉,没拉起自己也带到沟里去了。春雪见了哈哈大笑,说:“今天捡到两条大鲤鱼了!”余半文恼火得很,冲春雪说:“蠢婆,笑什么?”

余大富先把余半文推到坎上,然后自己爬上来,嘴里自责地说:“这下可麻烦了,你妈肯定会骂的,又以为我喝醉了,糟了糕!”余半文安慰他说:“爸,不用怕,你没喝多,只喝了三碗而已,我们可以作证。你是不小心滑到沟里去的,不是酒的问题。”春雪不争气,说:“我才不作证呢,等下连我也要挨骂。”余半文听了气呼呼地说:“你这个蠢婆,总是和妈穿一条裤子,我们挨了骂你才高兴!”

抓了些路边的草把身上的泥擦了擦,父子俩的屁股上还是像烙了一个大大的黄泥饼。余半文说:“爸,真的不用怕,你穿的是旧裤子,我是新裤子,只有我才怕呢。过年,妈应该不会打我吧。”余大富分析说:“大过年的,打是不会打,骂也不会骂,但过了年这账还是会算,我知道你妈的脾气。我现在就怕我真的喝醉了!我身上的这条裤子也是新的,才穿了两年。我身上的衣服也是新的,才穿了三年。弄成这样,明天穿什么?你妈肯定会生气的。你们说,我是醉了吗?像醉的样子吗?”

余半文说:“我没有醉过,不知道。听说醉了头会晕,爸,你头晕么?”余大富晃了晃脑袋,眨了眨小眼睛,说:“像晕又不像晕,不像晕又像晕,说不清楚。”余半文说:“那肯定是似醉非醉,刚刚好,没事的。”春雪忍不住又插嘴:“我看呀,你们俩都醉了!”余半文又是听得不顺耳,骂了她几句蠢婆泄愤。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10: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10楼

文者老高,武者四喜老头,
文武无声地对弈,
加上余半文这厮,也算是三代竞技。
不用豪言壮语,尽在诙谐的对白中,尽在无形的人生薄酒里。
我最动容余大富那淡淡而言的三年的衣服两年的裤子,最动容连摔一跤也念着老婆的心情。这些不着痕迹的字里消息,我也不知道到底传递着什么,似乎只记得有一句相当说得好,“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TOP
春晓秋韵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10: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89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6-24    发短消息        

111楼

质朴的语言,泥土气息浓郁,真正好功底。向老师您学习!
以生活底蕴为源泉,写打动人心之文字。
《最后的爱留给你》,一部用心打造初具剧本规模、涵盖面极广、文字精美、清新自然散文体式的长篇连载纯爱小说,敬请关注!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11: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12楼

引用:
原帖由 春晓秋韵 于 2014-3-20 10:53 发表
质朴的语言,泥土气息浓郁,真正好功底。向老师您学习!  
谢谢秋韵!
别夸我了,一夸我就找不到北了。以下这一章节,才好玩呢。
问好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11: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13楼

拜读问候。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11: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14楼

                             第十五章,油菜花开

油菜花,最纯粹的花,一赞美,它就凋谢无华。——花的记忆


父子俩都在水沟里做了大鲤鱼,余大富似乎有股鱼死网破的豪气在体内,借着酒兴轻飘飘走在前面。余半文心里却很忐忑,越接近家门感觉双脚越重,好像注了铅一样。他有意落在了后面,心想:“爸被妈骂厚了脸皮,估计不会有什么事,就让他先挡一下,等妈把肚子里的气排出来了我再进门就好多了。”这时,他见春雪起步跑了,料定她必定是先去报信,真是个幸灾乐祸的家伙。他气鼓着又不便当场发作,也是难受得很。

果然如余半文所料,春雪一进门就囔囔:“妈,不得了了,爸和哥都掉进水沟里了,衣服都弄脏了!爸喝了三大碗酒,哥吃了两只鸡腿,把我的那一份也吃掉了!”余半文情知不妙,站在原地不敢再动,观察形势,如果任硕美手里没拿棍子就好办些,如果任硕美又圆又胖的脸没拉成苦瓜形就证明没有风险,这必须得观察。一会儿,任硕美就出来了,撞见了余大富不仅没发怒,还说了句这样令余半文头顶的乌云随风而去的话:“你呀,像个小孩子,走路也不长眼睛,要是摔伤了这年怎么过?”余半文像死囚犯得到了皇帝大赦,欢快地跑进家门,冲春雪轻蔑地一笑,说:“报信鸟,有用么?”春雪一脸尴尬,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

没事了,余半文心情好,掏出从四喜老头那里讨来的香烟点上火想美美地抽一顿,被任硕美一把从嘴巴上摘掉扔在火炉里,说:“还抽上烟了,得寸进尺了!”余半文笑笑,说:“是打虎英雄给我的烟,不抽就不抽。妈,你说,四喜老头是英雄怎么不娶老婆呢?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过日子,多不好。”任硕美回答:“他当逃兵回来家里一干二净,好的姑娘看不上他,差的姑娘他又不要,最后只能打光棍了。他是有傲气的人,注定是这个样子。”余半文说:“这样也不错,没人管,自由自在。看来,真如人们所说,英雄都是孤独的。现在山上没有老虎,英雄无用武之地,更是孤独,唉!”“你唉个什么呢?读书不见你用上心,净管些没人管的事!”任硕美的脸一拉,余半文便不再深究四喜老头的婚姻大事。

年,转眼就过去了。

温暖的阳光如母亲的手抚慰着寒山瘦水,习习和风唤醒沉睡的小草,看,曲曲弯弯的河堤披上了醉人的绿装。鸟儿在桃李枝上跳跃、欢歌。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藏着缥缈的梦,藏着甜美的笑,藏着动人的歌。成片成片的油菜趁人不注意捧出金色的诗篇,黄灿灿的花就是那最美的童话。小蜜蜂在花的海洋里忙碌,嗡嗡,伴奏蝶儿翩然的舞。

余半文在菜地之间的小路上放牛,人身上,牛身上都沾有花粉。景色好,心情也不错,他唱起了村里口口相传的情歌:

花蝴蝶真淘气

飞在空中寻妹妹

妹妹含羞不搭理

躲在花丛笑嘻嘻

我来作媒不收费

三个鸡蛋就满意

娶给哥哥莫后悔

生个宝宝也会飞

听到歌声,拐叔摇摇摆摆地走了过来,说:“猴子,唱唱唱,注意你家的牛哦,别吃我家的油菜!”余半文说:“放心,我家的牛不吃油菜,特别是你家的油菜!”拐叔说:“不吃油菜!不吃菜油还差不多,不吃油菜!”余半文有点冒火,赌咒:“我家的牛吃了你家的油菜会烂嘴,会瘸一条腿!”当着妓女说鸡婆,当着寡妇说偷人,当着拐子说瘸子,这不是骂人吗?拐叔当即来也来了火,跳着圈儿说:“等一下告诉你家老猴,这样说话!又不是说你家的牛吃了油菜,是叫你注意一下,这样的话都说不得。告诉老猴去,不像话!”余半文不怕,分辨:“我又没说你,你多心什么?我是说我家的牛,说了你么?”令人遗憾之至的是,老黄牛趁他们争执之时,头一歪,硬是偷吃了一口油菜。

这下,拐叔来了劲,指着余半文说:“会吃么?你家的牛会吃油菜么?看见了么?现在拿棍子把你家的牛打瘸,不打不是男子汉大丈夫!”余半文急红了眼,踢了牛一脚,可牛不怕他踢,踢它像摸痒。他又加了一脚,骂:“不争气的东西,给老子丢面子!”

一旁,拐叔不依不饶:“去找根粗一点的木棍来,面条一样的腿,踢得牛腿烧断么?”余半文反过来说:“我家的牛本来不吃油菜,你一说,它听得懂,赌气吃一口给你看,气死你!想我家的牛断一条腿,好跟你有伴,没门!”

“拿我跟牛比,告诉老猴去,这样说话!”拐叔说不过余半文,气呼呼地摇走了。

这时,壮婆子小丽牵着一头水牛走了过来,问:“半文哥,刚才拐叔又说你什么了?”余半文气歪了嘴,不愿说话。小丽把牛牵到他前面去吃草,他才开口说:“喂,你把牛牵到前面去,让我家的牛吃你家牛的口水,是么?”小丽笑笑说:“这里又没有什么草,磨牙齿。我们把牛放到水田里,让它们自己吃草,我们一起玩,不更好?”余半文点头同意。

水牛和黄牛不会打架,在水田里吃草。余半文和小丽则在菜地边玩。

余半文对小丽说:“你转过身去,我撒泡尿和点泥,做个土灶炒几个菜,咱们扮夫妻一起喝点小酒。”小丽听话地转过身去。

泥和好了,做成的土灶像一只碗。小丽说:“没有锅,我去找块瓦片来代替。”她去找瓦片,余半文也没闲着,摘了几片菜叶,拔了几根野蒜,准备做饭。

一切准备好了,炒菜也很顺利,土灶没有垮掉。余半文做出端着酒杯喝酒的样子,喝完还说了声“好酒”。他正要用树枝做的筷子夹菜吃,小丽说:“咱们不能这样喝酒吃菜,还没有举行婚礼呢,这怎么能行?”余半文摸了摸头说:“对了,忘了这一茬!两口子没结婚就在一起吃饭,就是非法夫妻,忘了。咱们先举行婚礼再吃饭不迟。”

怎样举行婚礼才算体面,两人商量了一下,小丽问:“半文哥,你爸妈是怎么举行婚礼的?还记得么?”余半文说:“当然记得,一次,我正好撞见了,我爸把我妈抱到了床上,你吃我的口水,我吃你的口水,好像很甜似的。后来就看见我爸把手伸进我妈的衣服里,乱摸。就这么简单。我是在门缝里看见的,一点不假,是这样的。”小丽想了想,说:“不对不对,你都生出来了,那不叫举行婚礼,举行婚礼是在没生孩子之前的。照你这样说,那我爸妈也不知举行了多少次了。举行婚礼时男人是要骑着高头大马去接新娘的,新娘头上要盖一块红布,坐花轿,才有面子。”

既没有轿子又没有头盖,怎么接新娘子回家呢?小丽掏出一块手帕递给余半文说:“这样吧,你把手帕盖在我头上就表示你看不到我的脸,再采一束油菜花送给我,就算结婚了。”余半文接了手帕摊开,皱了一下眉,说:“你这块手帕估计几年都没洗过吧,白的都变成黑的了,盖在新娘子头上怕是不吉利!”小丽有点尴尬地说:“去,哪里有几年?不过是个把礼拜没洗。前几天,我忘了掏出来,放在口袋里和衣服一起还洗了一次,够干净的。反正是做个样子,有什么关系呢?”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11: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15楼

余半文把手帕盖在小丽的头上,急着去采油菜花,刚一伸手,小丽就说:“这是我家的地,采我家的油菜花送给我,不等于没送么?采你家的去!”

“采我家的?可不行!采了,我妈发现了,要骂人的,一骂,还不是骂到自家人!”余半文不肯采自家菜地里的,多少有些小气,但借口找得相当好。

“那就采拐叔家的吧,他最讨人厌了!”小丽给他指了一条路。

“不好吧,采他家的油菜花,万一生出来的孩子也像他一样是个拐子怎么办?”余半文直摇头,不同意。

小丽有些急,说:“照你这样说,那就采村长家的吧,生出来的孩子是个村长也不错。”

余半文在村长家的菜地里采了一大束油菜花捧到小丽面前,这场婚礼也就算漂漂亮亮地办好了。

喝喜酒拜天地,都是简单的事情。到了进洞房这一关,又有些为难,这里没有房间。

“咱们干脆钻到油菜花里去,比那洞房花烛不知要好多少。”余半文建议。

他们俩刚一钻进油菜花里,就听拐叔在说:“刚才还看到他们两个,一眨眼工夫就不见了,莫不是钻到我的地里去了,这可不得了!”

“别说话!拐拐来了!”余半文低声对小丽说,边说边把她的头用手压低了一点。他们钻的就是拐叔家的菜地。

拐叔围着自己的菜地转圈察看,发现了他们的土灶,用拐脚一踩,生气地说:“在这里玩泥巴,看见我就躲起来,肯定在我的菜地里。——哎哟,我的油菜花,倒了不少!”

拐叔猜测他们就在自己的地里,但油菜太密看不见人,捡了个土块往里扔。他们赶紧抱住了头,就是不出来。又扔了几个土块,拐叔才悻悻地离开了。

余半文侧起耳朵听,外面没有动静,拉着小丽蹦出菜地,长长舒了口气说:“今天算是走拐运了,好险!要是被他发现了,又要青蛙闹春,呱呱叫个不停了,好险好险!”

小丽也吓得不轻,说:“半文哥,下次不玩这个了,要是拐叔告到我妈那里,我是要挨一顿打的。再也不玩这个了!”

他们把在水田里吃草的牛牵上来,一个往东走,一个往西走,绕着圈儿回家。

冤家路窄,在村口,余半文又碰见了拐叔,见他一身的花粉,没好声气地问:“猴子,刚才你是不是和壮婆子钻到我家油菜地里去了?”

余半文有点心虚,态度比较好,说:“我今天一天都没见到壮婆子,即使见到了,我会和她一起玩吗?这可能吗?”

“哎哟,你真清高,人家拿什么跟你玩哦!可惜,我明明看见你们俩在一起玩得正欢,你以为我是瞎子!”拐叔讥讽地说。

“和她一起,玩就玩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家的菜地,我们也是钻进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没采你家的油菜花,不配我们采。”余半文犟起来了。

“无耻的家伙!还有脸面这样说。”拐叔气急败坏。

“不到春天花不开,你不逼我我不说。壮婆子我一整天都没见过她,你不信,你不信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就要气死你,气死你活该!”余半文想到小丽妈知道了会打她,改了口说。

“难道我真的花了眼,看错了?”拐叔心里嘀咕,没有说出来。

余半文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头望了一眼油菜花,依然金黄,依然灿烂无比。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11: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16楼

回复119楼 鬼眼穿魂  的帖子

两小无猜,为后面的少年半文的早恋埋下重要的一笔。或许,他天生就是这个德行,顽劣而多情。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11: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17楼

回复117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谢谢草根兄弟!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11: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118楼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14: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19楼

回复118楼 鬼眼穿魂  的帖子

花蝴蝶真淘气
飞在空中寻妹妹
妹妹含羞不搭理
躲在花丛笑嘻嘻
我来作媒不收费
三个鸡蛋就满意
娶给哥哥莫后悔
生个宝宝也会飞
————把嫁打成娶了,反了!
  TOP
鬼眼穿魂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3-20 14: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63010    精华:65457   注册时间:2006-7-18    发短消息        

120楼

回复122楼 孤独之客  的帖子

谢谢孤独客光临,问好。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