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位功臣们 热贴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9-25 19: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81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56


        二是,有一个接近政治、可以揣摩政治的平台。所谓长孙无忌“有筹略”,是指他不仅可以从书本上获取的,而且主要也是从自己接触到的变幻无常的官场上,通过观察揣摩获取的。其中包括如何把握政治时机,如何利用政治矛盾,如何处理复杂的事件,如何注意个人进退节奏等等谋略,都是长孙无忌一生注意的内容。可以说,若无“筹略”,长孙无忌就是一个凡人而已,岂能成为唐太宗图画的凌烟阁二十四位功臣之首?
三是,有一个能广交朋友的重要条件。其中,陇西贵族出身的官僚子弟李世民就是他年轻时代好朋友。至于两人如何交往的史料不多,只有些许蛛丝马迹。当炀帝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七月,李渊、李世民父子太原起事后,立即向关中进军。九月,渡过黄河的李世民就听命李渊,进驻渭北。就在准备对长安发起进攻的关键时刻,刚刚二十岁的“长孙无忌至长春宫谒见(李世民),授渭北道行军典籤”。史书上将理由讲得很简单:“(长孙无忌)少与太宗(李世民)友善”(《旧唐书。长孙无忌传》)。其实长孙无忌和李世民还有一层姻亲关系并没有说出来,因为此时的长孙无忌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成了李世民的舅哥了。
原来,长孙晟有一位女儿,是长孙无忌的妹妹,也就是后来著名的长顺皇后。这位贵族小姐将来嫁给谁,这可是一件大事,当家长的岂能不提前反复考虑?伯父长孙炽是主张将长孙皇后嫁给李世民的倡议者、发起人。据《新唐书。列传第一。后妃上》记载:长孙晟的哥哥长孙炽早在北周时曾为通道馆学士,曾经对与大臣李渊有过接触,对李渊之才干印象很深。为此常常向弟弟长孙晟提起李渊:“此明睿人,必有奇子,不可以不图婚”,于是长孙晟便决意将女儿许配给李世民。可见,长孙晟算是拍板者,这叫做“父母之命”。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9-27 13: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82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57


        不料,女儿还未长大,长孙晟和长孙炽先便后去世了,婚配之事只好往后拖拖再说。眼见得长孙高夫人领着一对小儿女,过得挺孤单,于是娘家哥哥高士廉便“迎妹及甥于家,恩情甚重”。这位高士廉也是一个家族在北魏、北齐、隋朝世代为官的贵族子弟,“少有器局,颇涉文史”,在隋朝与有“先达”之美誉的薛道衡、崔祖睿结成“忘年之好,由是公卿籍甚”,在官场和文化圈里挺有名气的。隋炀帝大业年间,为隋朝治礼郎。高士廉很有知人之明,“见太宗潜龙时非常之人,因以(长孙)晟女妻焉,即(后来的)文德皇后”。看来,作为娘家人长辈的高士廉才是这对“龙凤配”的“媒妁”。就是他,旧话重提,重牵月老之线,将李世民和后来的长顺皇后点了鸳鸯谱,遂成了人间一段美满姻缘,也算是佳事一桩。
又据《旧唐书。列传第一。后妃上》记载,长孙皇后是在贞观十年(公元636年)六月病故的,时年三十六岁,所以她应该是在隋朝开皇、仁寿之交(公元601年)出生的。当她十三岁时(约公元614年)就嫁给比他年长两岁的李世民了。 这样一来,比李世民大两岁的长孙无忌就成了李世民的大舅哥。通过联姻,长孙家与李家的关系更加紧密了。难怪,李渊、李世民父子在太原起兵后不久,长孙无忌就不请自到,跑到渭北充当了李世民的幕僚。
当然,事物具有两面性。凡事有一利,则必有一弊。如此深厚的家庭背景,也给长孙无忌的人生道路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这主要就是他的门第观念太深。在后来唐太宗李世民去世后,继位的唐高宗李治打算更换皇后时,长孙无忌的这个毛病突出表现出来,结果他祭起的那套“门第至上论”的说辞,不仅丝毫没能改变唐高宗立武则天为后的既定主意,最后反被诬陷谋反,先是去官爵、接着被流放、最后被迫自杀!长孙无忌的所作所为,不正是唐代版的“刻舟求剑”吗?门阀观念落后于现实、落后于时代,不被淘汰才怪哩!这个教训实在太深刻了!此是后话。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9-29 16: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83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58


        有关长孙无忌的长相如何?实在对不起,《新、旧唐书》上没有一点记载。因为他长得确实丑,史学家就是再胆大包天,也不敢将他说成是“貌美姿仪”的,故回避不提就是了。 究竟丑到何种程度?我们只能在正史之外的笔记中去找点记载。
恰好,唐代刘餗写的《隋唐嘉话。中》就有。说是贞观某一年,“太宗宴(请)近臣,戏以嘲谑”,相互开玩笑。赵公长孙无忌首先对太子率更令欧阳询(字信本)出击了:“耸髆(肩头)成善字,埋肩不出头。谁家麟阁上,画此一猕猴?”“猕猴”欧阳询则对长孙无忌反唇相讥:“缩头连背暖,挽裆畏肚寒,只由心溷溷(混乱),所以面团团”。唐太宗一看,玩笑开大了,什么裤裆、面团团之类的词语都冒出来了,简直不成体统,便立即“改容”曰:“欧阳询岂不畏(长孙)皇后闻?”打狗还得看主人的面子,唇击长孙无忌能不看长顺皇后的脸色吗?这个道理都不懂?欧阳询真是个口无遮拦的书呆子!
如果说,两个大臣就长相容貌而相互攻訐的言辞不足为凭的话,那么小儿嘴里所吐的话语,难道还有假的不成吗?
还是在《隋唐嘉话。中》有这样一条记载,有一名叫贾嘉庆隐的小神童年方七岁,被李世民召见。当时太尉长孙无忌和司空李勣正在在朝堂外一颗槐树下聊天。李勣见到贾嘉隐后,立即开了一个玩笑,小朋友,你看,“吾所倚着,何树?”对曰:“松树!”莫名其妙,明明“此槐也,何得言松?”贾嘉隐回答:“以‘公’配‘木’,何得非松!”,李勣是英公爵号,加上木字旁,不正是“松”字吗?答得有道理!赵公长孙无忌接着也向贾嘉隐开起玩笑问:你看,“吾所倚何树?”看你如何回答?对曰:“槐树!”长孙无忌对贾嘉隐说的如此直白,很不满意,于是说“汝不能(能否)复(再来一次)矫(情点地)对(答)?”,要求他来点既有文采、又多少有些强词夺理色彩的解释。贾嘉隐回答说:“何(须)烦矫对。但(只是)取其以‘鬼’对‘木’耳”就行了。在贾嘉隐眼里看来,长孙长得确实不怎么样,丑陋得像一个小鬼!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01 12: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84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59


        其实,李勣长得也不怎么样,与军人武臣的“飒爽英姿”风度是不沾边的。这从四五年以后,在李勣与贾嘉隐的再次对话中,就能够看出来了。原来贾嘉隐也是一个“虽有俊辩(之才),(但)仪容丑陋”的才子。他在贞观某年“被举”后,有了功名。第一次走入朝堂领取“进止”(表明自己身份的批件),然后与其他官员一起退朝并出。结果,他立即遭到围观,群臣们“俱来就看”。“余人未语”时,只见英国公李勣抢先对“诸(位)宰贵”发表了如此高见:“此小儿恰似獠面(青面獠牙),何得聪明?”诸位大臣还没有反应过来,贾嘉隐已经“应声答之曰:‘胡头(英国公李勣)尚(且能)为宰相,獠面(我贾嘉隐)何废聪明?”。“举朝人皆大笑”,无不赞扬贾嘉隐反应之机敏。这是因为贾嘉隐的话,不仅符合实际情况:李勣确实长得“状胡(之缘)故也”,而且措辞挺有艺术品位。
我贾嘉隐固然丑陋,你李勣也谈不上英俊漂亮,还是和我贾嘉隐一样在“丑陋”男的圈子里呆着吧。问题是前几年,在贾嘉隐看来,李勣和长有“鬼”样的长孙无忌相比,还远远达不到丑陋的地步,人家长孙无忌丑陋得才像“鬼”哩,你李勣还没有达到这种水平呢!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言之有理。瓜甜不甜,可不再皮上,而在瓤里。长孙无忌就是这样一个貌不惊人却有着巨大能量的人才。
长孙无忌是在当炀帝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开始投奔李世民的。当年七月,李渊、李世民父子经过考虑,终于在太原起事。然后立即向关中进军。九月,渡过黄河的李世民就听命于李渊,进驻渭北,准备对长安发起进攻。就在这个节点上,刚刚二十岁的“长孙无忌至(渭北的)长春宫谒见(李世民),(被)授(于)渭北道行军典籤”。从此,长孙无忌常常随从李世民征战,成为其心腹。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04 08: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85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60


        不过,一直到唐高祖武德九年(公元626年)“玄武门之变”爆发之前将近十年的漫长岁月里,长孙无忌是如何跟随李世民进入长安,如何击溃陇右薛举、薛仁果,如何灭破并州刘武周,如何同时迎击河北窦建德和洛阳王世充,如何歼灭刘黑闼,新旧两唐书可是均无记载啊!同样,长孙无忌究竟建立过何等功勋,又为何被提拔为“比部郎中,封上党公”、拿到了其祖上的曾经享有的封爵的,也真的不清楚!总之一句话,在这十年里长孙无忌似乎处于“无声无色”、埋头进步的状态:既没有深刻精辟的只言片语流芳,也无轰轰烈烈的行为踪迹展现,这太令人费解了,也算是一个历史之谜吧!
此处无声胜有声。看来,长孙无忌是在等待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方能出头露面、隆重登场的。这个历史节点,就是武德九年(公元626年)六月四日的玄武门事件。
无论对玄武门事件的双方如何评价,都不能否认这是大唐初期的最重大事件。由此拉开帷幕,秦王李世民夺得了政权,登上了皇帝的宝座,是为唐太宗,历史进入到“贞观之治”的历史时期。长孙无忌就是在玄武门事件前前后后,以李世民的主动定计者、积极组织者及理所当然分享者的历史角色,脱颖而出、一鸣惊人的。正是玄武门事件,塑造了长孙无忌等人的高大形象,成就了长孙无忌等人的历史业绩。当然,也奠定了长孙无忌能名列凌烟阁图画二十四位功臣之首的坚实基础。
唐初武德年间的玄武门事件,就其本质而言,是唐统治集团内部的一次权力再分配。要害是由唐高祖李渊哪个儿子来接任李渊帝位、担任大唐第二位皇帝。
  TOP
头像
嵩阳云树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04 09: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16    精华:5   注册时间:2008-12-31    发短消息        

86楼

  TOP
头像
嵩阳云树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04 17: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16    精华:5   注册时间:2008-12-31    发短消息        

87楼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05 19: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88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61


        早在武德二年(公元619年),太子詹事李纲就规劝过李建成:“不宜听受邪言,妄生猜疑”(《旧唐书》卷六二《李纲传),实际上就是批评李建成不可毫无根据地猜疑李世民。这可能就是他们之间矛盾的开始产生。武德三年七月,李世民奉命率领大军走出关中,进攻盘踞在洛阳一带的王世充及前来援助王世充的窦建德。到第二年的四月,李世民一举消灭了窦建德、王世充两大劲敌。武德五年初,又打败了窦建德的旧部—刘黑闼。就在同年三月,刘黑闼卷土重来,甚至借助突厥骑兵,拥兵南下,夺得了相州以北诸州县。在此形势面前,太子允王珪、太子洗马魏征立即提醒李建成:“秦王勋业克隆,威震四海,人心所向。殿下何以自安?”并建议他主动请命讨伐刘黑闼以图“立功”,“因结山东英俊”(《旧唐书》卷六四《隐太子建成传》)。李建成果然采纳了这个建议,打了一个彻底歼灭刘黑闼漂亮仗。此后,李建成为了发展自己的军事势力,私募骁勇二千人,屯守东宫左右长林门,叫做“长林兵”; 同时又拉拢李渊的后宫嫔妃,尤其是张婕妤、尹德妃以吹捧自己、诋毁李世民。
至于李世民也毫不示弱。正如封德彝所说:“秦王恃有大勋,不服太子之下”(《《旧唐书》卷六四《隐太子建成传》)。他早就团聚起一群才干出众的文官武将,还有蓄养在外地的八百勇士;他也曾迫不得已,“遍见诸妃”,“有以赂遗”(《新唐书》卷七九《隐太子建成传》);甚至于连他的妻子长孙氏也在高祖与嫔妃之间活动,以“尽力弥缝”(《旧唐书》卷五一《太穆皇后窦氏传》),以便争取后宫的支持(当然力度不够,效果也不大):他还安排有关人员,拿出重金,拉拢山东好汉;武德六年后,李世民已经深感“不为兄弟所容,实有功高不赏之怕”(《贞观政要》卷五),也只能准备动手了。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07 08: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89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62


        “太子者,国之本也”,一般而言,就是未来的皇帝。所以在中国历史上,要想正常地得到皇位,就必须首先得到太子的位置。这种情形乃是惯例。作为政治家的李渊,对此岂能不懂?不管双方剑拔弩张,并不可怕,因为由谁继承皇位,那可得由李渊说了算!而实际上问题恰恰就出在李渊身上。是他对兄弟间的你争我斗,竟然采取了游移不定、暧昧不清、前后矛盾的模棱态度,从而错过了能及时制止“家难”的机会,终于酿成了情形惨痛的骨肉相残的人间悲剧。
为此不妨看看,他是如何处理有关的几件典型事例的,答案就一清二楚了。
第一件事情,是平叛庆州都督杨文干谋反一事。
杨文干“尝宿卫东宫”,是太子李建成的心腹,“建成与之亲厚”。后来他曾在庆州任上奉建成之命,“私使募壮士送长安”。李建成擅自招募组建的由“长安及四方骁勇二千余人”组成的“东宫卫士”,不在国家正规军队编制之列,号称的“长林兵”。这当中,由杨文干物色来的人员就占了不小比例。
与此同时,李建成还“密使(太子)右虞候率可达志从燕王李艺发幽州突骑三百,置东宫诸坊”。不料此事被人告发,李渊也就是召见李建成“责之”一番,将柯达志视为替罪羊流放完事。
武德七年(公元624年),六月,李渊要李世民、李元吉跟从自己到宜州宜君县(今洛阳宜阳)之仁智宫避暑,而令“(李)建成居守(长安)”。李建成一看,能借机除掉李世民的机会到了,可以下手了。于是一方面“(指)使元吉图(谋)世民,曰:‘安危之计,决在今岁”;另一方面,“又使朗将尔朱焕、校尉桥公山以甲(胄)遗文干”,请他届时出兵相助。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09 10: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90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63


        但是,李建成万万没有想到,尔朱焕等二人觉察事情有些不对头,于是“上变”,即向皇帝告发太子“使文干举兵,表里相应。”同时,“又有宁州人杜鳯举诣宫言状”,也揭发李建成企图擅自举兵之事。李渊听后大怒,立即“手诏召建成,令诣行在”,务必前来仁智宫交代问题。李建成无奈,只好率领十余骑“往见上,叩头谢罪,奋身自掷,几至于绝”,很是狼狈。然而李渊对他仍旧没有好气,“是夜,置之幕(下地面上),饲以麦饭”,并“使殿中监陈福防守”。
于此同时又“遣司农卿宇文颖驰召(杨)文干”。不料,宇文颖竟然与杨文干是同党,是埋伏在宫中的卧底。他到了庆州以后,“以情告之,文干遂举兵反”。李渊不得不立即派出左武卫将军钱九陇及灵州都督杨师道击之。
事后,李渊仍旧放心不下,于是就与“秦王世民谋之”。李世民起初没有把这件事当
成什么大事,只觉得杨文干不过是“竖子”而已,无足轻重,弄不出什么大动静,现在既然已经派出将军讨伐他,也就足够了。李渊却以为“不然”,接着讲了以下几点大道理。
一是,“(徐)文干事(情牵)连建成,恐怕(响)应之者众”,不可低估;
二是:“汝宜自行”前去平叛杨文干,这样我才放心。
三是,“(平定杨文干之后)还,立汝为太子”,这是大原则,是核心内容此事,是我的庄严许诺;
四是,“吾不能效(法)隋文帝自诛其子,当封建成为蜀王。蜀兵脆弱。他日苟能事汝,汝宜全之;不能事汝,汝取之易耳。”这是李渊对李建成出路的安排,对李建成的两种可能都算计到了,其实其着眼点就是无论如何也必须保住李建成的生命,决不能将他处死。理由是他不想“效(法)隋文帝自诛其子”。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13 11: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91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64


        不过对熟悉隋朝历史的人而言,这个“隋文帝自诛其子”,就是一个伪命题。历史上,隋文帝从来就没有杀过他和独孤皇后所生的任何一个儿子。反倒是在他废掉太子杨勇、改立杨广为太子之后,事情却变得复杂起来:出现了杨广疑似谋害父亲杨坚、杀死大哥杨勇的血腥场面。所以这个杨广后来便有了“弑父杀兄”的罪名。这段历史的大概,地球人都知道。既然如此,唐高祖是隋朝高官,是过来人,焉能不知?看来,他之所以故意装糊涂,有意歪曲历史,是有“良苦用心”的。其用意,就是警告李世民一旦当了太子、当了皇帝,千万不能杀兄除弟,重演隋朝宫廷内讧相残的悲剧啊。这才是李渊的本意(《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一《唐纪七。高祖武德七年》)。
同年的七月,李世民出兵宁州,杨文干“其党皆溃”。不久,杨文干为其麾下所杀,“传首京师”。那个卧底宇文颖也被捉获、斩首。按事前约定,李渊该落实李世民为太子的许诺了,结果,长安的黎明静悄悄,更换太子一事泡汤了。原来,就在李世民出兵宁州讨伐杨文干之时,唐高祖的主意变了:“复钱建成还京师居守”,依旧是太子。这是因为:一是,“元吉与妃嫔更迭为建成请(命)”;二是,善于玩弄首鼠两端的权臣“封德彝复为之营解于外(外朝)”。这样一来,“上意遂变”,不变都不行,太子还是原来那个太子,秦王还是原来那个秦王。
为此,李渊还死要面子,硬将这次重大政治事件淡化为 “兄弟不(和)睦”,竭力为李建成开脱。然后又将兄弟不和一事找了几个替罪羊,把太子手下的王珪、韦挺、杜淹等人,流放嶲州就算完事。孔子早就教导大家:“言必信,行必果”(《论语。子路篇》),讲究的就是“诚信”二字。而今老子没有诚信,说话就是不算数了,儿子又能奈何?干生气吧!眼睁睁看着到手的太子桂冠说没就没了,李世民心里能不气充丹田、澎湃起伏吗?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16 16: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92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65


        第二件事情,是长安迁都一事。
如果说,是“汉承秦制”的话,那么唐则是“承隋制”的。以长安为都,自西汉以来,中经东汉、西晋、西魏、北周、隋朝,到唐朝开始建立,已成惯例。这自然是由关中在当时是“形胜之地”的特殊政治地理位置决定的,那可是有道理的。
问题是从隋朝开始以后,北方就有一个少数民族突厥时不时地南下入侵,成了一个隋朝头疼的北方问题。隋朝为此花费了不少心血组织抵御、围剿,却无济于事。甚至到了李渊起兵太原时,迫于自己力量微小,也不能不借助于和突厥的联合。而今,从大唐武德七年七月开始,突厥又开始大规模地向关中地区挺近,离长安咫尺之遥,首都告急。李渊赶紧放弃在智仁宫的避暑休假返回长安,与大臣们商议如何应对。有人认为:“突厥(之)所以屡寇关中者,以子女玉帛皆在长安故也。(倘)若长安而不都,则胡寇自息矣。”李渊一听“以为然”,觉得挺有理,于是“遣中书侍郎宇文士及踰南山(秦岭)至樊(城,今湖北襄樊)、邓(今南阳邓州),行可居之地,将(迁)徙都之。”
对李渊将迁都的意见,大臣们大体有三种态度:第一种态度是“赞成其策”,代表人物是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权臣裴寂;第二种态度是“虽知其不可(行),而不敢谏(言),代表人物是大臣萧瑀; 第三种态度是,坚决反对,其代表人物是秦王李世民。
李世民当场将理由阐述如下:一是,“戎狄为患,自古有之”,是一个历史问题,不必恐慌;二是,而今陛下“精兵百万,所征无敌。奈何以胡寇扰边,遽迁都以避之?(这样会)贻(遗留)四海之羞,为百世之笑乎?”简直是大唐的耻辱!三是,“彼霍去病汉廷一将,犹志灭匈奴;(何)况臣忝备藩维,愿假(借)数年之期,请系頡利之头,致之阙下。若其不效,迁都未晚”还是先较量一番再说不迟,何必急急忙忙就迁都呢?没有那个必要!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18 09: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93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66


         李渊一听觉得有理,于是表态:“善”。不料李建成则冷嘲热讽,将李世民比成是当年吕后掌权时在打击匈奴问题上只会说大话的樊哙。李世民则反唇相讥:“形势各异,用兵不同,樊哙小竖,何足道乎?”并表示:“不出十年,必定漠北,非虚言也!”一番辩论之后,李渊觉得还是李世民言之有理,就点赞了李世民的意见。“上乃止”,再也不提迁都之事。
迁都之事划上了句号,已经成为过去时不提就是了。不料,李建成却认为李渊只采纳了李世民的意见,没有支持自己的意见,很不服气,因而迁怒于李世民,背后对他又做了不少动作:
一是,在后宫大造舆论,搞臭李世民。李建成在庭争中意见被否决,抵触情绪极大,于是就在事后与妃嫔大造舆论,说“突厥虽屡为边患,得(贿)及退”,本来不算是大事。可是李世民却偏偏爱说大话,这是因为他想“外托御寇之名,内欲总(揽)兵权,成其篡夺之谋而”。明明是朝廷上的一场有关抵御突厥策略之争,而李建成偏偏要将李世民往总揽兵权、篡夺皇权那里扯!简直就是一个患有上纲上线毛病的迫害狂!在李建成看来,事情到此还远远没有完结,还得继续折腾。
二是,发动后宫中伤李世民。没过几天,李渊要狩猎于长安城南,要求三个儿子参加一场“驰射角胜”的比赛较量。李建成有一匹 “肥壮而喜蹶” 的“胡马”,比较暴烈,不那么温顺,搞不好就会伤了骑手。李建成别有用心地让李世民骑骑这匹马,并且说:“此马甚骏,能超数丈涧。弟善骑,(不妨)试乘之”。这匹马果然不停地尥蹶子,不让李世民接近。经过李世民的再三努力,方才骑上了这匹马。十分生气的李世民当着大臣宇文士及的面,狠狠地揭露和嘲笑李建成:“彼欲以此见杀(我))”,也太小儿科了!岂不知,“生死有命,庸何伤乎?”难道他不清楚,我的生死是由天命决定的吗?李建成事后听说了,于是就依旧“令妃嫔谮(言,诬陷)之于上曰:‘秦王自言,我有天命,方为天下主,岂有浪死?’”李渊大怒,先召见李建成、李元吉,后召见李世民,并且训斥道:“天子自有天命,非智力所求!汝求之一何急邪?”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20 10: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94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67


        李世民原来说的“生死有命”的话,经过“折射”竟变成了“我自有天命,方为天下主”的“反动“言论。因此将李世民就说成是一个急不可待的野心家,证据不是挺确凿的吗?对此逻辑,李世民当然不服!于是,他一面“免冠顿首”,以示冤枉:一面“请下法司安验”,以求清白!但是李渊依旧“怒不解”,捉住他的小辫子不依不饶。
正巧,突厥入寇的消息传来,满朝惊恐。“上乃改容,劳勉世民,命之冠带,与谋突厥”,还得用李世民啊,别人不行!随即于第二个月,即武德七年的闰七月,李世民、李元吉就奉诏“出幽州以(抵)御突厥”去了。于是这场因言栽赃陷害李世民之事,又不了了之(至于李世民抵御突厥很快就获得了辉煌成果,还与突厥的两个头领頡利、突利结为和亲与结盟,此是后话)。
难怪《资治通鉴。唐纪七。高祖武德七年》这样概括:“上(李渊)每有寇盗,辄命世民讨之,事平之后,猜疑益甚”。对李渊这种或委以重任或猜疑不断的游移不定态度,李世民似乎能够忍受一时,但岂能忍受一生?怕是早晚得出事!
第三件事情,是指令李世民“居洛阳”一事。
李建成在诬陷李世民一事(因突发突厥入侵,李世民前往抵御)没有得逞之后,并不罢休,还在继续寻找机会向李世民下毒手。
六月初的一天夜里,李建成以招待为名,“夜召世民,饮酒而鸩(毒)之”,这一手挺毒辣的。结果,“世民暴心痛,吐血数升”, 若不是淮安王李神通将其李世民及时扶回西宫弘义殿休息,怕是要丧命的。这不就是一场严重的投毒杀人案吗?此事虽然惊动了李渊。他也只是前来“问世民疾”,接着发出了这样一条敕令:“秦王素不能饮,自今无得复夜饮”,这于是就把一场谋杀案子轻描淡写成了一次过量饮酒的平常事,而对李建成谋杀李世民的问题根本就不予追究。这不是包庇犯罪分子,又是什么呢?
总觉得兄弟俩的事情总是这样呆在长安,关系一直僵着也不是一回事,于是李渊就借机给李世民谈话,让李世民居住在洛阳。他是这样谈的: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24 14: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95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68


        一是,先充分肯定李世民的贡献:“首建大谋、削平海内,皆汝之功”,这里讲得是事实。“吾欲立汝为(后)嗣,汝固辞”,这就不尽然了,因为改立李世民为太子的念头李渊确实有过,不过也就是一闪念而已,然后没有下文了,根本就没有付诸行动。李世民连句谦让话都没有来得及说,李渊的主意就变了,岂容李世民“固辞“?
这一次,李渊将“首建大谋”“欲立汝为(后)嗣”之类的旧话又搬出来了,还没有等李世民表态,就立即编造一个“汝固辞”的子虚乌有的假话予以搪塞,其实就是要将李世民之口死死封住。
二是,再次申明自己对李建成的态度:“建成年长,为后嗣日久,吾不忍夺也”。听说过“时间就是金钱”,可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时间就是太子”。李渊终于亮出了底牌:明知李建成根本就不能胜任太子,也绝不忍心将其更换。看来,李世民没戏!李渊的这种态度,简直就是对大唐社稷的不负责任!太子将来是要承继皇位的,可谓任重道远。李渊不考虑让才干杰出的儿子当太子,却一味地迁就缺德少才的儿子继续当太子,这岂不是拿着大唐江山开玩笑吗?这难道是一个伟大政治家之所为吗?
三是,拿出一个“一山不容二虎”的方案。李渊已经清清楚楚地看到“汝兄弟似不相容,(如果继续)京邑,必有纷竞”,于是就对李世民宣布解决此问题的新方案:“当遣汝还行台(陕东道大行台),居洛阳,自陕以东皆主子”。至于政治待遇嘛,继续提高,就按王级最高标准执行就是了:比如“仍命如天子旌旗,如(当年)汉梁孝王故事”。
这个方案确实有有利的一面,能将兄弟们暂时分开,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接触,减少摩擦,以避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尴尬局面。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26 15: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96楼

玄武门事件对于李世民、对于长孙无忌太重要了!所以,必须将玄武门事件讲清楚!这样长孙无忌作为玄武门事件的策划者、组织者和受益者的历史地位就自然清楚了!长孙无忌传记的文字有些长,请网友耐着性子读下去!老朽自当扬蹄不止!谢谢!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26 19: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97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69


        然而,李渊却并没有深入考虑一下,如果一旦李世民独“居洛阳”,结局会如何呢?答案是李世民很有可能、也有条件将洛阳搞成“割据”的中心。这是因为:
一是,洛阳自古就是“形胜之地”,自历来被兵家所看重。一旦李世民占据和控制洛阳之后,就控制了天下形胜之地,就会隔断关中与山东的联系,搞一个与长安朝廷分庭抗的割据政权。那可是易如反掌啊(至于时间能否长久,另当别论,王世充就是一例)!
二是,李世民在此与王世充、窦建德长期激战,有深厚的搞割据的基础和条件。
三,在与李建成、李元吉的长期争斗中,李世民早早在洛阳已经布局了,有疑似割据的苗头。据《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一《唐纪七。高祖武德九年》记载:“秦王李世民既与太子建成、齐王元吉有隙,以洛阳形胜之地,恐一朝有变,欲出(长安)保之,乃以行台工部尚书温大雅镇洛阳,遣秦府车骑将军荥阳张亮将(率领)左右王保等千余人之洛阳,阴结纳山东豪傑以俟(等待)变,多出金帛,姿其所用”。尽管中间一度曾被齐王李元吉所察觉,并举报张亮“谋不轨”,但经“下吏考验”的张亮“终无言”,依旧能够安全返还洛阳。可见李世民在洛阳的布局并没有因此遭到破坏。
而一旦李世民独“居洛阳”、真的搞起割据来,势必会改变和破坏现有的政治格局:
一是会导致大唐的分裂。长安与洛阳就会各领一方,形成什么“东、西二唐”并存的可怕局面。隋末的动乱又会重演!“西唐”由皇帝李渊、太子李建成控制,而控制“东唐”的则非李世民莫属;
二是“东、西唐”迟早要经过一番激烈的较量不可。尽管经过一段时间的火拼,东、西二唐还是会重新统一的。然而,历史上的“贞观之治”能否出现、何时出现就很难说了。
三是大唐之首都,恐怕不总会在长安,极有可能在洛阳了,因为李世民早就经营过洛阳,熟悉洛阳,且有足够的实力巩固洛阳。
总之,无论如何,中国又将面临一场分裂与统一之争,民众又将遭受涂炭之灾,所谓的贞观之治,不知何时才能到来。李世民能否当上“英主”,事小;老百姓可能遭殃,事大!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28 19: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98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70


        李渊的这个安排的重点还是要确保李建成的太子地位不变,而让李世民独“居洛阳”则是一种策略性的平衡。它只是企图用一个地理距离将李氏兄弟的矛盾暂时隔开,并缓和一下而已。事实是这种安排是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李氏兄弟明争暗斗的矛盾的,是缘木求鱼。因为此时更换太子已经如弓在弦上,非发不可了。对于这件势在必行的事情,李渊竟然认识不到,充分说明了李渊对这场斗争的严重性、必然性是估计不足的。他始终持有的模棱两可、游移不定的态度,根本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好在历史并没有沿着李渊指出的道路前进。那条道路只是李渊的一厢情愿,是南辕北辙。须知,历史是一种合力所为,绝非仅仅靠一种力量就能独自决定的
对老爸的糊涂举措,李世民还能说什么好呢?反正说了也白说,干脆不说。只见“世民涕泣,辞以不欲违离膝下”,略微地表达一下马上就要离开老爸的那种恋恋不舍的意思就是了,那是人之常情啊!李渊还以为李世民离开自己真的难过的不行哩!于是好言相劝:“天下一家,东西两都,道路甚迩(近),吾思汝即往,毋烦悲也!”其实,李世民的“烦悲”根本就不源于离李渊的远近,而源于往今后事态究竟会向何处发展,
对老爸的糊涂举措的,李建成、李元吉却坚决反对。他两从李世民独“居洛阳”的方案中却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真的有风险存在:一是,“秦王若是至洛阳,有土地甲兵,不可复制(控制)“,那还不是放虎归山?二是,“不如(将他)留之长安,则一匹夫耳,取之易矣。”这个看法总算是说到点子上了,比李渊强得多!
既然问题如此严重,得赶快行动阻止李渊才是:一是,两人“乃密令数人上封事,言:‘秦王左右闻往洛阳,无不喜跃。观其志趣,恐不复来’”。凡是让秦王高兴的,我们就坚决反对!反正决不能让秦王们得逞就是了!二是,两人“又遣近幸之臣,以利害(游)说上”,指出风险之所在。反正得充分发挥领导者身边人的巨大影响作用,施展能量,反复传播谣言,阻止此事。“曾参杀人”的谣言说过三遍,不成真理才怪哩!这就是舆论的作用。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0-30 10: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99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71


        如此一来,李渊发现自己又“错”了,干脆“上意遂移,事复中止”不再提及此事。李渊的犹疑不定、出尔反尔的态度,使得李建成、李元吉觉得有机可乘,气焰顿时更加嚣张。他们紧紧地攥住李渊的“软肋”,继续不依不饶地举行更大的攻势。
一是,继续发动后宫“谮诉”,煽动李渊查处李世民。
什么“事复中止”?不行!李世民的问题多了去了!于是“建成、元吉与后宫日夜谮诉世民于上”,连编累牍的谎言终于征服了李渊,李渊“信之,将(问)罪世民”。枕头风是如何厉害,大家终于可以由此窥斑,见识一番了。唯独大臣陈叔达与众不同,他却讲了一通这样的大道理:一是,“秦王有大功于天下,不可(罢)黜也。”罢黜大功,犯忌。二是,“(秦王李世民)且性(格)刚烈,若(强)加(于)挫(折)抑(制),恐不胜忧愤,或有不测之疾(病),陛下悔之何及?”太不人道!于是“上乃止”。
二是,李元吉亲自出马“密请(李渊)杀秦王”。
“密请杀秦王”,简直就是对李渊的挑衅。面对这个无仁无义的请求,李渊本应当面引经据典,加以训斥才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哪有这样对自己哥哥的,说杀就杀啊?遗憾的是对这个无理要求,李渊只是软弱无力地讲了这样一通意思:“彼(他)有定天下之功,罪状未著(明显),何以为辞?”没有借口啊?谁说“罪状未著名”?齐王李元吉反倒振振有词地讲了起来:“秦王初平东都(洛阳),顾望不还(长安),散钱帛以树私恩,又违敕令,非反而何?但应速杀,何患无辞?”李元吉把当年李世民攻下洛阳时,赏赐将领金帛和拒绝李渊嫔妃无理索要田地的正当行为,一律视之为谋反,这简直就是混淆黑白、指鹿为马。对此,李渊心里也明明知道谁是谁非,但是他就是对李元吉不加反驳,显得异常软弱无力。
  TOP
头像
高泰山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11-01 11: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2-9-27    发短消息        

100楼

李世民图画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们 72


        三是,大挖李世民的墙角,削弱李世民的骨干力量。
“建成、元吉以秦府多骁(勇之)将,欲诱(惑)之,使为己用”,于是就先是甩出大把金银,以作诱饵。左二副护军尉迟敬德就是他们要拉拢的对象之一。又是送金银器一车,又是送愿意“以敦布衣之交”的书信一封,然而都没有得逞,因为尉迟敬德不吃这一套。于是两人就翻脸了,又是宣布“与之绝(交)”,并派出刺客谋杀。未遂之后,又诬陷尉迟敬德,险些将他下狱致死亡。还有右二护军段志玄也是李建成“以金帛”收买的对象。只是段志玄不从,建成和元吉也只好无奈。
在金钱收买破产之后,又故伎重演,继续“谮言”以生事。一时间,李世民的诸多下属就成了两人攻击的对象。譬如,左一马军总管程知节。他莫名其妙地横遭两人的诬陷后,竟被远远甩出去任什么康州刺史。再如,房玄龄和杜如晦。在李建成和李元吉眼里看来:“秦府智略之士,可惮者独房玄龄、杜如晦耳”,于是就连忙“谮(言)之于上,而(从秦王府)逐之”,硬是通过李渊下达“不听复事王”的“ 敕旨”,把这两个重要谋臣从秦王李世民的身边赶走。
对李建成、李元吉凡此种种的卑鄙伎俩,秦王府的上上下下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若论秦府的实力之强,区区太子集团根本就不是对手。哪为何已经被欺负到家了,还是不见李世民的动静?答案是:碍于皇帝老子李渊的面子,不能不投鼠忌器。所以,一时间,既不见李世民召开秦府日常会议,也不见他征求左右的意见。究竟李世民心里揣的是什么样主意,谁也搞不清。众将官文臣也只能暂时忍声吞气,耐心地等待吧。史料上记载道:“秦府僚属皆忧愁畏惧不知所出”,应当是当时情况的真实写照。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