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老烟记事(连载)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5-23 08: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857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21楼

问好。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5-23 09: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22楼

引用:
原帖由 碧蓝天安安 于 2014-5-22 23:15 发表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5-23 09: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23楼

引用:
原帖由 岳峻 于 2014-5-23 08:45 发表
问好。  
见到老兄很高兴!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5-23 09: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24楼

老烟记事(6)          洗脑逸闻

关于军大的思想改造,老烟在自传里作了详细描述,有些事情十分滑稽,现照贴如下,权作解颐:

【指导员每天要听取各个班的学习汇报,从个人联系实际的发言中找出富有教育意义的生动实例,在全中队作典型报告。这样的活动经常搞,可我只记得一次,就是前面提到的在支塘学习时水性特别好的广东籍孙君的发言。他是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院长孙科的远房亲戚,因为家境欠佳,让他姐姐到孙科公馆去帮工,估计也就是十七八岁的姑娘吧。从孙君的长相可以推断其姐的相貌不凡,因而被孙科看中了。某天夜晚她正要就寝,孙科推门而入,将其拥抱接吻,她拼命反抗,孙科害怕家丑外扬,不敢有进一步的行动。过不多久,她就被辞退回家了。

在漫长的学习过程中,除了经常性的小组讨论(这是从老大哥国度传来的学习方式,叫做“习明纳尔”)外,还要组织几次小高潮。下面记录的就是我印象最深,富于戏剧性的一段插曲:

这次上级安排的是以批判地主阶级享乐腐朽思想为主题的向党交心运动。古人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可以说,这个课题重点在“男女”上,几乎人人有份,而改造的标准,似乎应以柳下惠为样板。

卢政委的启发报告用去半天,下午是典型引路。将会是谁登台亮相,现身说法呢?这是全政教班人人关注的焦点。学员们对卢政委有点“个人崇拜”,深信他选中的典型,必定是个百里挑一的人物,他一发言,产生的威力不亚于广岛挨的那颗原子弹!

两时正,大礼堂内座无虚席,喇叭里播放的音乐使得会场气氛分外肃穆而压抑。在主角出场前,须有人领头呼“打倒万恶的地主阶级”、“彻底批判剥削阶级的腐朽思想”之类的口号,领呼者多为政工干部,如果有哪位指导员这方面已出了名,那么他一举臂,全场就会热血沸腾。有一回在校本部广场召开“反对美帝武力阻止解放台湾大会”上,有一位指导员领着全政教班800名学员一气喊了10个口号,一个比一个嘹亮有劲,把整个会场镇住了,真是出足了风头。他不仅有一条得天独厚的好嗓子,更重要的是充沛的情感招之即来,极富于鼓动性,所以每次都能收到“群情沸腾”之效。
  
这次呼口号却是各自为政的,待声音渐渐平息下去,众人拭目以待主角的出现。
  
突然,全场一片哗然。上台的竟然是张君,老学员中思想改造的楷模,全政教班仅有的几名学员排长之一(当时军大各学员队排长均从野战军连队工农出身的排长中选拔而来)。张君细述了自己由于背上了“进步分子”的包袱,以至在这次交心运动中思想斗争十分激烈,经过组织的帮助,提高了觉悟,决心与地主阶级腐朽思想彻底决裂。他声泪俱下地向大家坦白:在投考军大离沪前夕,将同父异母的16岁妹妹奸污了……
  
张君对每个听众都提出这样一个严峻的问题:

“我连如此隐秘的丑事都敢端出来,你为什么还要观望动摇呢?”
  
正在这时,坐在我身后的李君递过一张字条:“小烟,请马上跟我出会场,有要事相告!”我立即去向排长打了个招呼,就和李君走出会场。这时口号声大作,其中自然有“向张××同志学习,放下包袱,轻装前进”之类的内容。
  
我俩在离会场20米处一棵法国梧桐旁坐下。
  
李君是杭州××大学学生,祖籍四川,身材矮小,性格孤僻,不大敞开思想,有些清高,不过跟我还谈得来。他的外语水平挺棒。这时他神态有些紧张,以至话音发颤:
  
“方才我听了典型发言,受到强烈震动,决心向组织彻底交心,可是又害怕自己待到大会结束后发生动摇,所以请你出来,趁热打铁,先向你公开!”
  
我听后心情也很激动,抓紧做他的思想工作,鼓励劝慰他,并答应为他保密。因为指导员已在骨干分子会上向我们交过底:有些人的事可以不在小组会上交代,只须写成书面材料交给组织即可。李君听完我的话,变色的脸庞渐渐恢复了常态。
  
这次他交代的是如下一个内心秘密:

他家在成都,出身于官僚地主家庭(他说有点像巴金小说《家》那一类大家庭)。15岁时,比他年长十几岁的姨妈(寡居),挑唆他发生了性关系。虽然仅一次,但已造成了他久久难以摆脱的负疚感,由此性格大变。怪事无独有偶,今年夏季,他脐下一寸处长出一颗豆粒大的脓疮,久治不愈。他胡思乱想,怀疑姨妈有性病,自己受到传染,梅毒螺旋体潜伏数年后,终于“脱颖而出”,他为此忧心忡忡,羞愧得无地自容,已失眠一个多月,甚至想到了自杀。在“火城”度暑,却不敢脱长裤睡觉,患部因不能及时消毒治疗而引起溃烂,他更以为梅毒已进入第二期了。
  
他一口气说完了这些,两眼充满企盼地看着我。我紧紧握住他的手,抚慰他说,这件事你不负什么道义上的责任,这次能主动把沉重的包袱卸下,非常好,今后就可以轻装前进了。可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我按常理推断,他那颗脓疮决非梅毒,应该抓紧去门诊部治疗,我答应陪他同往,后来证明果真是虚惊一场。

这次交心运动结束时,每人要写一份思想小结,李君坦诚地把此事写了进去。这虽然不用在小组会上宣读,却要装进档案袋里伴随终生。李君很清楚这点,但并不因此而动摇。

那时大家的心态值得作一番分析:一是感到人生应追求象婴孩一样纯洁的思想境界,如要实现就必须涤荡心灵上的污垢,象张君和李君所做的那样;二是对组织的信任胜过父母,其间的关系可比之虔诚的教徒与上帝。我的这种信任感也导致我在后来的反右运动中险遭灭顶之灾,从而失去了组织对我的信任,和我对组织的信赖。】

2008-08-11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5-23 10: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857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25楼

朋友辛苦了。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5-23 11: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26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zhczan  版主   发表于:2014-05-23 20: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65    精华:1   注册时间:2009-11-19    发短消息        

27楼

近段时间刚搬办公室,上网暂时不方便,抱歉
往事如烟般缥渺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5-24 00: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28楼

引用:
原帖由 岳峻 于 2014-5-23 10:05 发表
朋友辛苦了。
谢谢问候!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5-24 00: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29楼

引用:
原帖由 草根作家 于 2014-5-23 11:51 发表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5-24 00: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30楼

引用:
原帖由 zhczan 于 2014-5-23 20:01 发表
近段时间刚搬办公室,上网暂时不方便,抱歉  
哪里的话?谢谢版主!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5-24 09: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31楼

老烟记事(7)          摄心大法

用今天世俗的眼光来看,老烟这辈人简直就是一群傻冒。那些丑事假如自己不往外说,有谁能够知道?可是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每个人都要向组织交心;组织也许诺:只要交待清楚,再大的问题既往不咎。在思想改造过程中,大家都在“比学赶帮超”,看谁改造得彻底,形成一种十分独特的氛围。除了少数老谋深算之徒外,象老烟这类阅历不深的年轻人很容易向组织掏心掏肺。那时的党组织也确实言而有信,不随便扣帽子、打棍子、揪辫子,所以深得人心。不过另一方面,共禅党也有硬的一手。随着大小城市被接管,旧政府的众多档案落入新政权,各级部门加快了对“革命新成员”的甄别工作,内查外调,网越收越紧,使那些想隐瞒历史的人越来越恐慌。如果不主动交待问题,后果可能会非常严重。所以不管自愿还是被迫,每个人最后都要投身思想改造运动,接受洗脑。

洗脑堪称“摄心大法”,具有骇人的力量,它能够逼出一个人灵魂深处的“罪恶”,其干净彻底可与灌肠相媲美。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首先控制个体的超我。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人格由本我、自我和超我组成。本我亦称“里比多”(libido),乃是原始的心理能量,其表达方式为“爱”与“恨”。自我掌控理性选择,其表达方式为“是”与“非”。超我掌控道德审判,其表达方式为“对”与“错”。本我、自我和超我三位一体,它们之间的协调直接影响到人格的健全。如果把本我比做一匹拉车的马,自我就是车夫,超我则是乘客。马提供动力,车夫负责驾驶,乘客决定前进的方向。

本我是与生俱来的,自我和超我则是后天通过学习获得的。超我在成人的精神世界中居支配地位,集中体现了一个社会的基本价值观。这种观念最早是由父母、老师等权威者赋予;超我形成之后,这些具象逐渐隐去,不过权威仍在。一旦本我或自我背叛超我,个体就会产生强烈的羞耻感和负罪感,它们造成的痛苦有时会强烈到让个体选择自杀。

所谓政治洗脑,就是按照统治者的意志,对个体的超我进行重塑。重塑完成以后,超我就会对个体重新进行道德审判,所有与超我相违背的思想都会受到排斥。在这个阶段,个体会产生巨大的精神恐慌,强烈的罪恶感时刻折磨着他的心灵。为了摆脱焦虑,他需要找人忏悔。忏悔意味着皈依,所以接受忏悔的人必须是超我的化身,如同基督教中的神父——老烟在前面就扮演了李君的神父。政治洗脑带有强烈的宗教色彩,各种“表忠”、“交心”活动也与宗教仪式有着惊人的相似。当成千上万信众按照同一方式行事,即使再荒诞的仪式也会变得神圣起来,这时个体往往会放弃任何怀疑和理性思辨。新的超我一旦植入,就会牢牢控制个体的思想,其效力有如魔教的“三尸脑神丹”、神龙教的“豹胎易经丸”。事实上,《笑傲江湖》与《鹿鼎记》均作于文革最烈时期,充满了政治影射。其中众教徒阵前高呼口号的做派,象极了手举红宝书的红卫兵。只不过金庸先生会做人,不愿说破而已。

2008-08-12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碧蓝天安安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5-24 15: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5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12-20    发短消息        

32楼

《无语的天堂》、《不老荒情》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5-25 08: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33楼

引用:
原帖由 碧蓝天安安 于 2014-5-24 15:43 发表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5-25 08: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34楼

老烟记事(8)          女厕惊魂

老烟进了军大以后,先是在预科学了半年,因表现不错,获准升入本科。在填写系科志愿时,他和所有人一样,简单写了个“服从组织分配”。因为自己喜欢舞文弄墨,老烟在“个人爱好”一栏填的是“文艺”,结果真被分到了文艺系。老烟当时激动万分,以为从此可以走上梦寐以求的作家之路。不料报到以后,才知道文艺系是为部队培养文艺演员的,由京剧队、戏剧队、歌舞队三摊子组成,与作家根本不搭界。这下老烟可傻了眼:他虽然性格活跃,却不是当演员的料,尤其怕在舞台上抛头露面。可是自己写了“服从组织分配”,又怎好轻易反悔呢?

文艺系对老烟这“骨干分子”挺重视,安排他学大鼓,还找了个老艺人给他当师傅,可把他给整惨了!老烟的手指拿得了笔杆,却拿不了鼓槌,乒乓一通乱打,毫无节奏感,让师傅听得头皮发麻。每天早晨天刚亮,老烟就跑到花园里吊嗓子。周围绿树成荫,十分幽静,是个练声的好去处。可惜老烟五音不全,扯开喉咙一喊,比驴叫都难听,搞得旁人纷纷闪避。如此折腾半个月,大家受不了,老烟更受不了,最后壮起胆来,拉着个同病相怜的陈君去找教导员求情。

【我们因为无力把握命运而信起神来。我拣了块小瓦片,与陈君一起认定“凹面朝上为吉”,然后使劲向空中抛去。4只眼追踪落下的瓦片,在地面弹跳几下。凑近一看,居然如愿以偿!这使我俩信心倍增。陈君的阅历远胜于我,一路上他编排了不少说服教导员的理由。

进了大队部,发现有几位同学也因分配不称心来找领导,教导员正在做思想工作。这形势显然对我们不利,但我俩还是鼓起勇气,跟教导员对上了话。估计这位领导对我们的印象不错,所以还能耐心听完我俩的申诉。接着他问道:“那你俩想去哪个系?”“去政教班。”这是我与陈君商议好的口径。教导员当即给团部写了封介绍信,我们当天下午就去政教班报了到。

在这节骨眼上,教导员是个关键性人物,如果他不开绿灯,后面我的人生轨迹就要改弦易辙了。至于是凶是吉,倒也不能按照自己的愿望去判断。也许大鼓一直打下去,我还真打成了角儿呢!至少不会打到北大荒去吧……世事浮沉,哪个说得准?

政教班全称为政治教员训练班,团一级建制,下属6个中队。近800名学员,是从上海招来的大学生和旧职员,政治思想情况比较复杂。招生时言明只经过4个月的学习培训,即可按各人专长分配工作,所以报名者极为踊跃。规定的时间转眼过去了,可短训班的思想改造却煮成了夹生饭:不少人连自己的政治历史都不愿向组织抖落干净,哪还谈得上脱胎换骨的思想改造?于是校政治部决定将学习期限延长半年,并从预科毕业生中挑选一批具有高中文化的团员去充当骨干,这种做法即后来所谓的“掺沙子”。我和陈君刚好赶上这个机会,所以转系立获批准。我被分配到5中队10班当团小组长。

到新单位一了解,才发现这个“骨干分子”不好当:老学员对上级延长改造的决定本来就牢骚满腹,我们这些来者不善的“外来户”,自然会遭到他们的白眼。不过他们“敢怒不敢言”:按照规定,凡是团员,每天晚上都要主动找小组长汇报思想,否则就被视为“组织观念不强”而受批评,因此我不仅忙,而且风光无限。在人们心目中,我俨然成了班上的“小政委”,与管行政的班长和抓学习的副班长形成领导一个班的“三驾马车”。

不难想见,老学员中团员的思想汇报质量不会高。他们对“沙子”们躲避还来不及,哪肯主动袒露自己的真实思想?平日闲暇时间,他们常常三五成群地坐在草坪上打桥牌,而不玩当时流行在军人中的“21点”,认为玩那种大老粗的扑克游戏,有失绅士们的高雅风度和情趣。自己人在一起,有说有笑,无所不谈,但如果骨干分子从身旁走过,他们立即换用英语交谈;用的桥牌书也是来自海外的原文版。听说他们中不少人就读于教会大学,英语挺棒。

面对这样一个“后进”群落,我深感责任之重大,要求自己时时处处为他们做出表率:听政治报告正襟危坐,不打瞌睡,不交头接耳,即便是“懒婆娘裹脚布”式的报告也认真写笔记;每次开讨论会发言次数最多;节假日主动帮厨,打扫厕所;从不骂人,说脏话,连“他妈的”这一国骂也决不会出自我之口;对同一居住区的文艺系漂亮姑娘,我绝不会像老学员那样油腔滑调地评头品足……。我对言行举止的要求一丝不苟,几乎达到自虐境地。更有甚者,为了实行有效的自我监督,忆起上中学时读过《富兰克林自传》,提到富氏少年时为了纠正顽固性缺点,专设一小本,划表登记自己几种主要缺点的出现频率,周末统计后,再订出下周的纠正重点。我也照样画葫芦,搞了这么个本子。说句实话,这种活法真够累的,因为它遏制了年轻人自由活泼的天性。

“富氏改造法”执行一周后,我却出了点不大不小的事儿。起因是在班宿舍的《学习园地》栏上,我贴出一份中国革命“三大法宝”的学习心得,被指导员过目一遍,临走时嘱咐我复抄一份,后天到团部参加《中国革命运动史》学习经验交流会。为此我兴奋极了!

——我将在全团学习积极分子面前宣读这份2000字的心得,多么光彩啊!不,如果能撂开稿纸,将它背诵下来岂不更好!

晚饭后,我独自来到大草坪西北角僻静处,在昏黄的路灯下,一直背到10点半,总算完成任务。这时周围已不见人影,回宿舍还得走一段路,尿已憋了半天,经过文艺系宿舍楼,东侧有个厕所,就急冲冲往里进。厕所内灯光昏暗,一进门发现有个人蹲着,模糊地看见半拉白花花的屁股,我没在意,可从那里爆发出尖厉的喊声:

“你要干吗?快滚!”

来自异性的这声喊叫把我吓懵了,猛醒过来,转身往回走,心房怦怦乱跳,还生怕她提起裤子撵上来……。我总算蹩进自己的宿舍楼,匆匆上完厕所,悄悄推门进屋,摸黑上床,原先内心充溢的一腔快乐被这“飞来横祸”全搅了。我翻来覆去地考虑明天要不要向指导员交代实情。

——凭天地良心,我的确不是有意的。灯光这么暗,估计她也不会看清我,既然如此,我又何必主动向组织汇报呢?如果我不说,他当然不会知道,可是假如那女的已经看清我的模样,明天登门告状,我岂不陷入更大被动?一旦指导员怀疑我思想不健康,不仅出席交流会的事泡了汤,连团小组长的位子也难保!

就这样,我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子夜,竟然悟出一点哲理来:

——既然自己没有妄生邪念,事情过程又不复杂,本应该容易弄清的,而我又为什么这般地焦虑不安呢?哦,原来害怕别人误会,也就是害怕他人不接受自己的事实。这就是说,一个人思想行为的是与非,光由自己认定是没有用的,必须由他人来鉴定,但别人哪能像自己这样清楚明白呢?这中间存在着难以逾越的距离,庸人的烦恼和困惑是否由此而生?

我从不把自己视为平庸之辈,因此应超越一般见识对待这个问题,最后说服了自己:

——既然误入女厕所并非是妄生邪念所致,又为什么不敢向组织说明原委呢?怕因此而失去出席会议的机会,正是小资产阶级患得患失情绪在作祟。如果我不能战胜它,就意味着在思想改造战场上当了逃兵!

最后,我带着“明天一早就找指导员汇报思想”的坚定决心,很快进入了梦乡。

一觉睡醒,昨天的事似乎又变得没那么沉重。看着窗外随风摇曳的翠竹,我断然做出决定:“既然自己并非妄生邪念,就没有必要向组织汇报。”可是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直打鼓。见到指导员时,我留意他的每个面部表情,看来看去,好象没什么异样。一连过了几天,也无人找我说这事。我的心逐渐恢复了平静。

要是厕所那位女学员当时已经认出了我,事后却没去上告,那我真得感谢她的大慈大悲大恩大德了!!】

2008-08-13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5-25 12: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35楼

“老烟记事(8)女厕惊魂”——34楼审核中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5-25 13: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36楼

引用:
原帖由 烟斗狼2 于 2014-5-25 12:04 发表
“老烟记事(8)女厕惊魂”——34楼审核中
出来了!
  TOP
woxin_yiran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5-25 21: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414    精华:11   注册时间:2009-10-29    发短消息        

37楼

呵呵,你活动区域很广。。。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5-25 21: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38楼

引用:
原帖由 woxin_yiran 于 2014-5-25 21:45 发表
呵呵,你活动区域很广。。。
俺是一托钵僧,哪儿能呆就呆哪儿。
  TOP
岳峻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5-26 07: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6857    精华:13   注册时间:2010-3-4    发短消息        

39楼

引用:
原帖由 烟斗狼2 于 2014-5-23 09:07 发表

见到老兄很高兴!
上午好。
[fly]开心逗乐到何方?乌有镇里逛一逛。[/fly]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5-26 09: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40楼

引用:
原帖由 岳峻 于 2014-5-26 07:54 发表

上午好。  
岳兄早!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