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老烟记事(连载)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6-03 23: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61楼

引用:
原帖由 leye 于 2014-6-3 19:55 发表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04 10: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62楼

老烟记事(14)        非常旅程

【我终于走出了封闭的军营,登上火车抵达杭州,和家人重逢。我离家一年多,在外很少想家,家庭观念已相当淡薄,似乎这也是四海为家的革命者应有的品质。在家人的心目中,我的形象已经发生变化。我已拥有革命身份,再不是过去的浪荡公子,而母亲和大哥,都背上了沉重的历史包袱。大哥主动调整与我的关系,从此开始了一段长达20多年的“蜜月期”。

到杭州后,我跟其他同学分了手,因为4个单位的驻地不在一块,71师在浙南的瑞安县。我换乘了长途汽车。车上不拥挤,敞亮清洁。我心情甚佳,这才是我自立生活的开始。当我摘去“华东军大”的领章,换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胸章时,我光荣地感到自己已成为名符其实的革命军人了。一路上我尽情欣赏熟悉而又亲切的江南风光。经过绍兴,车沿着鉴湖畔疾驶。湖面蒙着薄薄的蜃气,美好的春天已经来临。分隔湖面的石板长桥上有几个纤夫的身影,还有些渔民光着身子刚从水中爬到竹筏上。他们体格健壮,肤色黧黑,在阳光照射下,浑身熠熠发光,如同一尊尊青铜铸像。他们面朝我们的汽车行“注目礼”,羞得几位姑娘连忙转过脸去。她们刚从财校毕业走上工作岗位,一路上说说笑笑,给单调的旅途生活增添了生气。她们就坐在我的周围,我鲜明地感受到自己的生活环境已变得轻松自由了。

离开绍兴后,又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司机停车加水,旅客们可以下车作短暂活动。我正看着一本小说,不想下车。财校学生中有一位留短发穿白色短袖绸衫的姑娘,下车后想到不远处的田间小渠去洗脸,请我代取车上挂着的毛巾。当她在窗下伸臂接时,我刚好看她领口中那小巧玲珑的一对乳房。顿时一股热血冲向脑门,我像遭电击似地猛然抬起头,移开视线。我狠狠掐了一下大腿,提醒自己:我是革命军人,必须懂得自律!

谁也没料到,汽车在翻越天台山时抛了锚。本地人都知道这一带山区民风强悍,有不少“六壳”(土匪)流窜。值此夜晚,前不巴村后不着店,真出了事该咋办?几位女乘客不由得埋怨起来,司机和助手没啃声,只顾埋头修理。过了一刻,司机终于宣布:发动机的一个零件需要调换,车已无法再开走,只能步行到最近的镇上打电话,告知台州汽车站派车来接。众人听后议论纷纷,六神无主。忽然有位身材不高的军人站起来说话了:
  
“同志们,请安静一下。汽车抛了锚,司机比我们还急,大家埋怨他无济于事。遇到困难,应该同舟共济,千万不要惊惶失措。我是省公安厅的,这条路常走,过去确实有小股土匪活动,经过解放军几个月的搜山围剿,现在情况好多了。我们车内有4位军人,完全有能力担负起大家的安全任务,回头就下车开个会,商量对策。大家看我的建议怎么样?”

全体旅客精神振奋,纷纷表示赞同。我马上站起身下车,旁边一位穿便装的军人也跟着下来了,现在我们总共有5人。发起者让大家出示证明,打着手电交换看了看。除我之外,他们都带有枪。召集人的职位最高,所以大家都听从他的安排:派一名同志护送司机去打电话,其余4人分成两组,埋伏于停车处的两侧。这些人都是老兵,有实战经验。只有我是个学生兵,遇到这种场面,委实有些惶恐不安。头儿让我跟随他行动,我求之不得。他为我找了个隐蔽处,让我在一块大石头后面蹲着。他上车去再次安定人心,要求旅客按命令行事,然后回到我身边,没说话,只是埋头抽烟,时而站起来走动巡视。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另外那个组的人过来说:看见远处有车灯一闪一闪地,好像在向这边打招呼,估计支援的客车来了。众人听后十分高兴。一刻钟后,我们换乘了车辆,一场虚惊就此烟消云散。  

不知在哪个县城,我又换乘小火轮。我守着自己的背包,周围都是不相识的人,他们说的方言很难懂。那三位同学不知道是否已经抵达目的地?两眼凝望从身边掠过的河水,忽然从心头涌出一股莫名的惆怅,人地生疏,对自己的未来茫然不知,真有点不知所措。
   
最后我登上一条小船,傍晚时分,好像是渡过一个海峡,宽阔的水面那边有闪烁的灯火,问船夫,说是温州城。后来查地图,到瑞安似乎无须走水路,但我的记忆中却明晰地保留着那惊险的画面:波浪推涌,水花不时溅入船内,我紧张地用双手抓住船帮,可船夫却谈笑自若。】
   
2008-08-25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耘农湖北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04 10: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7510    精华:467   注册时间:2008-6-26    发短消息        

63楼

这样的连载要支持!
在小屋开大窗,让世界听亮话。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6-04 15: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64楼

引用:
原帖由 耘农湖北 于 2014-6-4 10:05 发表
这样的连载要支持!  
谢谢耘农!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06 09: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65楼

老烟记事(15)        刺激1951

【次日,终于到了目的地。我打听到师司令部的所在地,一名军人将我领进一座地主老宅。跨进高高的门槛是个不大的庭院,平整的青石板铺地,中央放着两张八仙桌,两位首长正在打乒乓球。我的调令被递给其中一位戴深度近视镜的中年人,他叫宋一民,宣传科长,是我的顶头上司。宋科长放下球拍,对我说:“现在师首长都出去开会了,只留下参谋长主持日常工作,他本来就是初中文化,所以你的工作以后再研究,先在司令部办公室待下,当干教吧。” 他随即喊来一人:“李强,给你调来个同行,小烟。”为我接上头,宋科长又继续打球了。
  
李强是司令部的干部文化教员,福建人,身材瘦弱,牙齿和手指都被烟熏黄了。他待人热情,马上接过我的背包,把我领到他的卧室,又找来门板支了一张床。晚上,他向我介绍司令部的情况,说在上级机关当干教,比下基层单位当文教舒服多了,每周只安排两个下午的文化课,内容浅近,用不着备课。可是我的心情却跟他不一样,头上那顶“师以上干部文化教员”的桂冠还舍不得摘下来。从李强的话中我感到:这里的师级干部文化程度比较高,用不着我培训。又想起宋科长的态度,似乎也没把我的到来当回事。一路上我踌躇满志,准备在部队大干一番,现在却好似热脸贴上了冷屁股,着实无趣。

另一点让我不舒服的是机关生活的自由散漫。头次走进司令部大门就碰上两位领导打乒乓球,旁边还站了不少参谋干事观战,这可是办公时间啊!堂堂一个师部都如此,团、营、连部的散漫可想而知。李强向我解释道:“这里跟你在南京的大单位不一样,现在是军事训练结束后的休整阶段,所以生活闲散。一旦训练开始,各工作组纷纷下连队,机关里就见不到几个人了。”看来他已经习惯,而我却不能适应。

平淡无聊的机关生活中,唯一的刺激就是看枪毙人。刑场设在海滩上,行刑前必先游街示众。这类场面我看过多次,现在只记录其中印象最深的一次:

那是初冬的一个下午,我正在司令部大院闲坐。忽闻锣声,立即往青石板街奔去,街道两边已站满围观的群众。迎面押过来一行5人,老中青搭档。为首的是前县参议长,干瘦小老头,穿蓝绸棉袄,裤管用丝带扎紧,步履蹒跚。中间三位并排行走,垂头丧气,看样子是地主。最后一位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土匪首领,长得人高马大,着一袭黑布衫。他虽被反翦双手,却目中无人,高视阔步,引得不少观众啧啧称奇。因其过于嚣张,押解排长手持驳壳枪,喝斥匪首低头,但他并不理睬。排长怒容满面,用枪把重重敲击他的脑袋,顿时流出一注殷红的鲜血。可匪首满不在乎,步姿丝毫未变,排长没有再打第二下。

为了抢占制高点,我提前奔向海滩,终于在一条翻修的木船上找到立足之地。过了一会儿,死囚犯被押到海滩,距我大约30米远。海滩湿软难行,县参议长步履维艰,被两名战士架着胳膊拖行。到达指定地点,死囚们面朝大海,排成一列。天空阴郁,冰冷的潮水缓缓舔食着海滩。两名战士一松手,参议长竟全身扑倒在地,脸庞埋入泥水之中。也许怕他提前窒息而死,执刑战士迅速举枪射击,枪膛冒出一缕青烟。接着又传来几下沉闷的枪声,三个地主像木桩似地倒地。最后只有那个土匪首领还站着——士兵们似乎不想让他先死,有意在刑前吓唬吓唬他。不料他居然转过身来,两眼看着举枪瞄准的战士。那战士猝不及防,一枪打偏,匪首笑了起来。排长见状,马上拎着手枪赶过去,逼近他的头部开了一枪。匪首往前踉跄了几步,终于倒下。

行刑结束后,观众都朝海滩涌去,看那几具尸体。我跑得很快,窜到了前头。几位家属正哭哭啼啼地准备收尸。由于打的多是开花弹,除了土匪外,个个脑浆涂地,黄色中掺有血红色,颅骨已经破裂,塌陷下去的头皮还粘连着,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回去听老兵讲,子弹开不开花由执刑者掌握,出于仇恨,要使囚犯脑浆涂地,只需将子弹头在头发上蹭几下即可。

机关中的工农干部需要学文化,知识分子则要学军事。有一次,我们十几人聚集在过厅内,听一位参谋讲手榴弹的构造。他一边讲,一边演示,用小手指套进弦线顶端的铁圈中,手榴弹就悬在下面,还不时上下抖几下。大家看得心惊肉跳,但个个却装出沉着冷静的样子。事后才明白,他是在跟我们开玩笑:里面的引信早就取出来了。

听完课,要进行实弹演习。我们被领到河滩边,藏在土堤后面,只等一声令下,就使劲往河中扔手榴弹。我最担心弦挂得太牢,甩不出去又带回来,那可要了命!好在军事教员现身说法,消除了大家的思想顾虑。最后我表现得还不错,顺利地将手榴弹扔了出去。】

2008-08-27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6-06 09: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66楼

新帖67楼审核中
  TOP
新西游记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4-06-07 14: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7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9-8    发短消息        

67楼

  实弹练习? 现在挺流行。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09 21: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68楼

老烟记事(16)        古庙怡情

这半个多月在外地旅行,满眼都是缤纷的色彩和熙攘的人群,老烟在我脑中则是渐行渐远。今日重开《老烟记事》,恍惚多时,竟然不知从何下笔。老烟于我,再熟悉不过,熟悉得每每令我欲说还休。在他的世界徜徉,我看不到太多新奇,却常常看到宿命,这是所有老电影给人的感受。老烟现在19岁了,他身上的本性已经暴露无遗:敏感、好动、不安分、易冲动、多思多语、好强上进。这些本性将伴他终老,他一生的成败都与之密切相关。随着岁月的磨蚀,老烟身上会多一分谨慎,但这分谨慎改变不了他的宿命,正所谓“性格即命运”。老烟晚年喜读老子的《道德经》,津津乐道于“水利万物又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但他远非“不争”之人。如果老烟能够重走一生的路,他会不停告诫自己要“慎言、低调、与人为善”。这也许能让他避开曾经的诱惑和陷阱,步入另一条人生旅途。然而面对新的未知,他又将如何把握自己呢?人的心魔是如此之盛,到头来恐怕还得受其左右。

老烟在师司令部呆了几个月,部队换防,从瑞安搬到了奉化。旋即接到上级指令,开展文化大进军”。老烟等几名文化干事搬出师部,会同从各团营抽调上来的文化教员,参与筹建文化速成学校。那时部队中的基层干部大多为“泥腿子出身”,文化水平很低,游击野战倒还罢了,参与地方管理却是力不从心,所以亟需提高。老烟这些“知识青年”属于稀缺人才,当仁不让地变成了教书先生。速成学校设在方门区洪溪乡的一座古庙内。建校之初,教学工作并不繁重,老烟的生活很有些情调:

【这座大庙改为学校是相当不错的。大门进去是个庭院,里面有个戏台,挺高,人稍微弯腰就可从台底穿过去。庭院地面全用长方石板铺设,面积之大可以容纳全校300余名师生。庭院两侧是二层厢房,下面隔成一间间教室,上面则为教员宿舍。大庙正殿是教员办公室,晚上点一盏汽灯,亮如白昼,我们就在众菩萨的注视下备课。学员每班约有20多名,以连排长为主体,营级干部很少,团级只有一位。教室里摆放着一排排从老乡家借来的八仙桌,这些出生入死的基层指挥员就老老实实坐在后面听我们讲课。讲的都是小学课程,较之司令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教学,这里正规多了,所以我干得很有劲头。

洪溪是个偏僻的江南小镇,位于象山港湾的底部,骑20分钟的自行车,才能到达通往宁波的公路。我们经常沿着海边散步,欣赏潮起潮落的美景。有一天,潮汛快来的时候,文印员小李子跑来说,几匹患有鼻疽病的马要牵到海滩枪毙。性喜热闹的我自然不会错过这机会,马上奔出庙门去看,远处已经聚集了十多个人。几匹病马被牵进海滩,面向大海,老老实实地伫立着,不时回头瞅瞅围观者,全然不知死亡即将来临。
  
过去听人说过,鼻疽病是传染性极强、死亡率很高的病。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某部有名兽医跟一护士恋爱,后来女方中断了联系,兽医怀恨于心,给她写封信,上面竟涂上鼻疽马的分泌物,后来不知怎么给发现了,兽医被押上军事法庭。
  
在部队,战士们对军马的感情很深,现在却要举枪将它们击毙,确实有些不忍,但最后还是无奈地扣动了板机。几匹病马重重地跌倒在海滩的泥水中,四蹄踢腾着,那情状令人心酸。过不多久,潮汐来了,慢慢地将尸体淹没,卷走……

在洪溪的日子里,我们基本上与外界隔绝,但几十个年轻人却活得有滋有味。“民以食为天”,那时的不少乐趣都来自一张嘴。星期日例行包饺子,以教学组为单位,领馅包完后分批送到伙房去。晚上的经常性节目则是“劈兰”,尤其是津贴费刚发下来,必定要举办一次。方式很简单:找一张白纸,在底部按人头写出不等的钱数,最高不过5角。其中要留一名白吃的,负责跑腿买食品。每个数字都由一条曲里拐弯的线引到纸的上端。把纸卷起来后,只有上端的一排线头露在外边。各人挑选一条线,写上自己的姓,留下最后一条归制图者。最后将纸展开,各人该出多少钱就揭晓了。这是一种非常公正的“集资”游戏,全部快乐就在出多出少上面。集来的钱送到镇上唯一的小卖铺,买回的多是些油炸点心和花生米,一包一包地摊在桌上由大家共享。

那时我们的胃口奇好,什么都想吃,什么都敢吃。有一次,小李子从野外抱来一窝刚出生的狗崽,光溜溜的粉红色小怪物,连眼睛都睁不开。小李子夸说这是高级滋补品,因而引来不少教员的青睐。他向卫生员要来一块纱布,将几只狗崽包好,放进锅中煮,不用一小时就炖得稀烂。因求食者甚众,小李子不得不实行严格的配给制,才解决了僧多粥少的矛盾。

古庙里的消遣活动有限,吃饱喝足,我们这些精壮光棍只能像《水浒传》里的史进那样“打熬气力”。我参加了教员篮球队,穿一件印有学校字样的背心,跟几位球痞一道,专选午睡时间练球。中午的太阳最毒了,我们却要光膀子打一个半小时,晒得跟黑人一样。那时我苦练12码投篮,到最后几乎是百发百中。】

2008-09-15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6-09 22: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69楼

引用:
原帖由 新西游记 于 2014-6-7 14:19 发表
  实弹练习? 现在挺流行。
那时不是流行的问题,只有这个可以玩。
  TOP
头像
leye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10 20: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62717    精华:2   注册时间:2008-12-4    发短消息        

70楼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6-11 21: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71楼

引用:
原帖由 leye 于 2014-6-10 20:40 发表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12 10: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30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72楼

顶帖问好!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6-13 09: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73楼

引用:
原帖由 草根作家 于 2014-6-12 10:34 发表
顶帖问好!  
问好!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13 09: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74楼

老烟记事(17)        伯乐吃油饼

【速成学校的校长叫田其光,胖乎乎的,人很和善,但能力不强,全盘业务工作均由教务主任张林生负责。张是苏北人,渡江前入伍,高中文化,本应吃得开,但此君身上有股文人傲气,加之在苏北根据地当区长时被捕过,历史上有疑点,所以提升不快,只是连级干部。他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用的是锋芒毕露的“革命体”。

张主任入伍前当过教师,对教学工作抓得有板有眼。记得我头次上讲台,有些紧张,生怕学员提问,而成年学员的一大特点就是爱提问,何况他们年龄大级别高,对我这个“小先生”并无多少敬畏。当时我遇到几个学员连续发问,差点当众出丑,吓得“两股战战,几欲先走”。不过我很快就适应了,努力把课讲得生动,让学员爱听。张主任搜集到大家的反映后,对我的工作评价不错,很快就提拔我当教员组长。我至今保存着一本立三等功的《功劳证》,颁发时间为1951年9月1日。立功事迹写了3条:一、工作积极负责,思想稳定;二、教学上能主动钻研;三、自学好,并能帮助别人。

1951年底,西南军区文化教员祁建华创造“速成识字法”,号称30天内可让一个目不识丁的文盲认识3000个字。部队的“文化大进军”骤然升温,祁建华本人也被尊奉为“扫盲大师”、“当代仓颉”,其影响由军内扩展至军外,掀起了建国以后第一次“扫盲热”,声势不亚于时下的“疯狂英语”。据我一辈子的教学经验,语言学习实在是太困难,所以在任何时代,“速成”都是诱人的噱头。“大拨哄”的群众运动,能够在短期内营造出宗教式的学习狂热,以及“无往而不胜”的豪情斗志,但神话终究是神话,其真实效果与广告词相比总要大打折扣。

由于推行“速成识字法”,我校学员猛增。为解决师资短缺,师政治部决定把师文工队调来支援,我麾下的人马骤然增加到80名。部队惯例:每天早晚点名两次,除查人数外,主要是讲评和布置工作。这任务由我来主持,校长和教务主任很少出面。自文工队来后,每次我点名时,下面站着黑压压一片,很有些声势。人一多,要办的事自然就多,我一下子变得很忙很重要,不时有人来请示工作,领导也常叫我去布置任务。文工队有不少姿色不错的姑娘,而小伙子都愿意在漂亮女孩面前露脸,我自然是心情愉快,干劲冲天。

这次文化进军总的来说干得不错,我的能力得到了锻炼。张主任对我的使用是放手的,我也没让他失望。阔别40多年以后,上世纪90年代我曾到无锡拜访这位于我有知遇之恩的伯乐。其时已是满头白发的他,噙着泪水与我在家彻夜长谈。

老张在“文化大革命”中历尽磨难,九死一生。那时“造反派”的脑子里缺根弦,认定“大凡历史上被捕过的人,要么是烈士,要么是叛徒”,所以整治他比整治“走资派”要厉害得多。老张转业后担任一所重点中学的支部书记,“近水楼台先得月”,被校内红卫兵打得死去活来。他妻子是学校的人事干部,也遭揪斗而失去自由。

有一回,老张蹲在“牛棚”里想吃油饼,托人带口信给上小学的女儿。次日,女儿送饭的篮子里果然多了一块油饼,不料却被看守发现后扔在地上。老张从栅栏间伸手去抓时,一只大脚迈过来,把油饼碾得稀烂。小女儿在一旁不停哭泣。老张气得七窍生烟,跳起来冲着看守破口大骂:“你不是人,你是畜牲!”当天晚上,老张的右腿被打断了……

后来落实政策,老张总算摘去“叛徒”帽子,享受地厅级离休待遇,然而妻子因焦虑得了精神分裂症,已经不明不白地死在狱中——这是最使他悲愤的事。老张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与第二任妻子生活在一起,貌合神离。我走那天,这位续弦送我到车站,交谈中得知她是上海的一名退休医生。她人不错,温文尔雅,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不过很显然,无论在志趣还是性格上,她与老张都格格不入。她并不讳言两人的关系已经出现危机。果然,半年后我接到老张的信,说女医生已经离他而去。再过两年,我终于得到他的噩耗。老张死于心脏病复发,享年80岁。】

2008-09-17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13 12: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30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75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6-15 09: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76楼

引用:
原帖由 草根作家 于 2014-6-13 12:52 发表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16 08: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30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77楼

问好!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16 21: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30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78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17 19: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79楼

老烟记事(18)        人生如戏

老烟在古庙里呆了差不多两年,这里虽然香火不兴,人气却是越来越旺。硕果仅存的几个和尚都被挤到狭小的后院内,守着木鱼青灯,依旧吃斋诵佛。他们进出都走后门,与速校不发生往来。对于外界的变化,和尚们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有如《荷塘月色》中的朱自清:“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走进古庙,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正中间的戏台。这戏台十分宏伟,雕梁画栋,檐牙高啄。台上的四根柱子有十几米高,大可合围,虽然漆色陈旧,但并无残破。建校之初,戏台不常使用,偶尔师首长前来视察,到台上做个报告,仅此而已。文工队来了以后,技痒难忍,天天琢磨这块宝地,想在上面一展身手。最后他们决定排演一出话剧,庆祝即将到来的“五一”节。教员中不少年轻人也跃跃欲试,想在剧中谋一个角色。我生平最怕演出,在军大唱大鼓的悲惨经历记忆犹新,所以对此提不起热情来。

但我在速校担任团支书,各方面都要起带头作用,不能在演戏上当逃兵。当时为配合工人运动的主题,文工队找来一个外国剧本,反映美国的阶级斗争,分配我演工人代表,我的室友李世一演资方代表。我的台词并不多,但要做一个“高难”动作:当罢工谈判破裂、我愤愤离去时,资方代表推了我一下,我须扑倒在地。为了摔得逼真,我成天在宿舍练习,可总是效果不佳,让李世一觉得象在操练卧倒。我愁得食欲大减,夜里失眠,担心演不好让别人笑话。可是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到了演出那天,我被推上台,胳膊腿全不听使唤。还好没忘记台词,但嗓子眼象塞着异物,声音总放不开,镇不住台下的观众。谈判完后,我光等着李世一推我,却忘了自己要先转身,结果让他给推了个仰八叉,尾巴骨磕在戏台上,痛得我简直站不起来。此后几天我都是搬着屁股上讲台,大家笑话之余,却也夸我演戏演得认真投入。

演出后大概过了一两个月,突然出了一件恐怖的事:李世一犯神经了!他晚上睡觉时梦呓不止,大呼小叫;白天到处乱窜,口中念念有词,遇人拦截则倒地打滚。张主任下令给我,必须对他实行24小时监管,以免发生意外。为此我派身强力壮的教员轮流值班,寸步不离其左右。我抱着一线希望,想利用彼此的深笃友情,做他的思想工作,让他把内心的积郁吐出来。我陪他外出散步,启发他坦白隐情,可是说了半天纯属对牛弹琴,最后只能铩羽而归。进了庙门,他不走正道,非得从戏台下穿过去,我只能尾随其后。可这位老兄根本不知道弯腰低头,脑袋撞在一道道横梁上,发出“嘣嘣嘣”的声响,象是在敲木鱼。这可把我给吓坏了。我使劲喊他,他毫无反应,只顾往前走。我思忖:“看来这小子真成神经病了!”好容易把他护送到宿舍躺下,我立即向张主任汇报,第二天将他押上车送往师部医院。

2004年春,财大气粗的李世一独力筹办速校战友第三次聚会。我先到宁波,住进他刚刚买下的新居,与他促膝长谈至深夜。问及在速校发神经的事,他摸着络腮胡子哈哈大笑:“我从师后勤调到速校,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我是跟女友一起参军的,那时部队不让咱们这种小兵谈恋爱。我与她订了生死盟约,不论组织如何施压,永不变心。可不久还是被协理员知道了,三天两头做思想工作。我不听,他就派人盯梢。女友在卫生队当护士,住在一户人家的楼上。我去秘密约会,却给协理员的密探堵住了大门。正好墙角放了把油布伞,我抄起来打开,从窗户往外纵身一跳。幸亏月下老人保佑,三层楼居然没摔伤。可组织的力量是强大的,女友那边被迫把我出卖了。后来协理员将我调出,来到速校。女友也调到离我很远的单位。”

我问:“你那时患病,是真是假?”李世一道:“我也说不清楚,真真假假吧。总之心里很郁闷,想找地方发泄,看到你们为我忙得团团转,很高兴。”我又问:“戏台底下撞头的事还记得吗?”他一本正经地辩白:“那是真的,我头上还鼓起一个大包哩!”

虽然有情人未成眷属,李世一现在过得并不赖,三子一女都有出息。长子做游戏机生意,赚了大钱。李世一实行封建式家长制,已经45岁的长子不听话,他随手就扇耳光,儿子心甘情愿地领受体罚,毫无怨言。子女的事大包大揽,为此老俩口也付出了高昂的健康代价,一个高血压,一个糖尿病。我批评他的家庭理念大大落后于时代,想说服他改弦易辙。李世一连连点头称是,事后则一切照旧。我完全是浪费口舌。】

昨晚接到老烟的一个电话,声音有些沉重。他说白天刚做完骨扫描,查出右肋第三根附近有一个新的浓聚点,看来骨转移还在继续发展。如果新发浓聚点在骨膜上,问题倒也不大,癌细胞要蚀入骨髓还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但如果此物出现在肺部,则是很麻烦。结果到底怎样,还得进一步检查。我安慰他:肺部手术还是好做的,术后恢复也不错。老烟却斩钉截铁地说,他一不化疗,二不手术,爱谁谁吧!我一时无语,只能挂断电话。

也许老烟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一直幻想与他分别时能够洒脱一些,“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但这一天真的到来时,我能做到吗?

2008-09-19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18 00: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80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