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老烟记事(连载)

头像
leye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18 12: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623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08-12-4    发短消息        

81楼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19 00: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82楼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6-19 17: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83楼

引用:
原帖由 草根作家 于 2014-6-16 21:33 发表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6-19 17: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84楼

引用:
原帖由 孤独之客 于 2014-6-18 00:04 发表
  
问好!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6-19 17: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85楼

引用:
原帖由 leye 于 2014-6-18 12:46 发表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21 11: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86楼

老烟记事(19)        衰人

【由于职务升迁,我的级别也由正班级晋升为副排级。这是干部的起点,在军服式样上有了区别,不过不知内情的人是不易发现的。那时的军服就是后来的“红卫服”。从正面看,排级服装与班级服装完全一样;但从背后看,排级服装有四道缝,比班级服装要多两道弧形的缝线。

速校的文印组长叫林清旺,年近30岁,是渡江前的老兵,熬年头终于跟我同时评为副排级。没等新军装发下来,他便迫不及待地跑到裁缝铺子,找师傅拆开上衣后襟,重新缝制,把两道缝变成了四道缝。别人都在背后议论这件事,说他是官迷心窍,他装作没听见。

在速校,林清旺算是个比较怪异的人。他出身大户人家,但父亲早死,家道中落。母亲改嫁后,他受不了寄人篱下的生活,遂辍学投身革命。照理说,他在部队呆的时间不短了,早该混出个一官半职。可这人有点神经质,喜怒无常,有时聊天聊得好好的,也不知哪句话不爱听了,立刻拉下脸来,三言两语能把对方噎个半死,所以常为些莫名其妙的小事得罪人。林清旺虽在工作上兢兢业业,情绪好时对待同志也像“春天般温暖”,可是在部队总也爬不上去。来速校以后,张主任怜才,对他爱护有加,帮他解决了职级问题。他就像个待字闺中的老姑娘,一朝出嫁,心花怒放,做点让人笑话的事出来,倒也在情理之中。

变成“干部”以后,林清旺开始考虑自己的个人问题。以前部队的女同志比较少,他职位又低,没什么机会,所以也不大琢磨这事。现在速校来了一群花枝招展的女文工队员,一下使他春心萌动。没过多久,他就看上了自己组里的文印员小殷。

小殷年纪不大,长得小巧玲珑。她性格活泼,天真烂漫,不少男教员都挺喜欢她。小殷在老家好像有个男朋友,俩人书信往来频繁,但别人问起时,她总是否认在谈恋爱。小殷有一门绝技:能用汉语拼音写日记。她的日记本总是放在床头,任人翻看。那时的南方人大多说不好普通话,更别提认读汉语拼音了。一句简单的“ㄨㄛㄒㄧㄤㄊㄚ”,整个速校再没人能认出是“我想他”。她的日记既不分段,又不用标点符号,并且书写潦草,看上去有如天书,所以根本不用担心会泄密。

林清旺被小殷迷上以后,大概有点走火入魔。某晚办公室只剩他俩,林清旺一时兴起,扑上去拥抱亲吻小殷,遭拒绝后还想霸王硬上弓,被她在手上咬了一口,方才清醒过来,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求她原谅,小殷则仓皇逃遁。她在惊恐中捱了两日,趁林清旺去师部开会,跑到校长和主任那里哭诉此事。两位领导大光其火,立刻把我叫来做了笔录。他们吩咐我:一待林清旺回来,便召开团小组会议,对他进行批判;形成材料以后,上报师部,把他从速校清除出去。

我磨刀霍霍等了三天,一直不见林清旺回校。后来终于接到师部电话,说他和另外两名干教,返回途中在海上遇到匪船,被劫到台湾去了。我们得知后十分震惊。小殷一事因查无对证,也就不了了之。

林清旺去开会前,我曾看他在宿舍全神贯注地写曲子,一会哼哼,一会用手指敲打节拍,听旋律像是首战斗进行曲。我进去问他,他说家里死了人,需要钱,准备给杂志投稿挣些稿费。现在想来怪怪的,不知他当时是不是受了刺激。

那几年我军海防能力较弱,浙江沿海经常受到国民党军队的袭扰。有一次,全校师生去师部听报告,我因有工作待处理,跟少数病号留在学校。中午,民兵突然来报告:有一小股海匪可能在洪溪登陆,让我们作好迎敌准备。可我们能准备什么呀?连一支枪也没有!有几位病号是老兵,建议立即打电话给师部,向校长报告敌情。其他能做的便是紧闭庙门,将人员转移到安全地带,等待援兵。对我来说,这是天台山遇险之后又一次实战演习。我们迅速按老兵们的意见作了部署,统共不到10人,找个有利地形隐蔽起来。藏了没多久,民兵又跑来,说警报解除了。这简直是在开玩笑!不过大家仍为“劫后余生”而兴奋不已。】

2008-09-22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22 11:5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87楼

  TOP
头像
leye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22 12: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62389    精华:0   注册时间:2008-12-4    发短消息        

88楼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6-23 20: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89楼

引用:
原帖由 孤独之客 于 2014-6-22 11:59 发表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6-23 20: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90楼

引用:
原帖由 leye 于 2014-6-22 12:14 发表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25 09: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91楼

老烟记事(20)        打老虎

【“文化大进军”一结束,我们又投入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1952年元旦,毛泽东向全国发出号召:“我国全体人民和一切工作人员一致起来,大张旗鼓地、雷厉风行地开展一个大规模的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反对官僚主义的斗争。”这是我首次参加政治运动。到2月份,《人民日报》连续公布三起大案:先是北京处决了公安部行政处处长宋德贵;接着是上海公安局逮捕大奸商王康年;最后是毛泽东批准枪决天津地委正副书记刘青山、张子善,他俩共贪污171万元。当时的物价水平很低,这数额要是按今天的购买力换算,大概得上亿元了。

刘、张的处决,在全国范围起了极大的震慑作用。解放初期,共产党员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是崇高神圣的,大家深信斯大林所说的话:“他们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刘、张事件就是这个神话破灭的开始。

“三反”运动在部队中迅速铺开。我们首先到师部参加群众大会,由参谋长主持,几位首长全在台上坐镇。会场四周有荷枪的士兵把守,气氛紧张。师政委传达中央文件后,立即宣读逮捕令。点到谁的名,马上押上台,公布其罪状,内容不外乎两条:贪污与腐化。那天会上共抓了7人,大多是营团级干部。印象最深的是一位营长,身材壮实,虎虎有生气,过去立了不少战功。他在驻地勾搭了10来个“花姑娘”,抓到台上仍然满脸傲气,不肯低头认罪。

经过典型引路,上级机关给下属单位分配了打老虎的名额。毛泽东曾有批示:“中南军区直属机关计划打大老虎106只,小老虎357只是适当的,以后可以按照情况随时追加,各级党委都要做出打虎预算。”根据上级指示,领导干部要摸底排队,确定审查对象。群众只需联系实际,对浪费现象进行自我批评,涉及内容无非是掉饭粒、扔药片、不节约纸张和粉笔。多数人不掌管公家财物,跟贪污挂不上;至于官僚主义,总要当个芝麻绿豆官才有资格。所以这次运动,一般人都可以轻松过关,没有什么思想压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平淡的生活中增添几分热闹和刺激,岂不快哉!
  
校党支部最后确定的主攻对象是司务长。他是个老兵,山东人,平时见着谁总是笑眯眯的。我和教员班长黄君参加了他的专案组,另外还找了三位教员。审讯室就设在我的宿舍。司务长显得很痛快,一开始就交代了几笔小的贪污,主要是外出采购时做了些手脚。我们想顺藤摸瓜,逮出一只“大老虎”来。但司务长是个慢性子,我们怎么声色俱厉地追问,他总是面带微笑,三言两语就把我们的指控推翻。在运动中,这类人最难对付。后来我们想出了“车轮战术”,分成两拨人马,日夜不停地审讯,搞得他疲惫不堪。审讯开始前,我特地到商店买了一条香烟撂在桌上,让大伙儿随便抽,提精神。
  
车轮战术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不到两天,司务长又交代了几笔数额较大的贪污款,但是因为单位小,油水不大,他交代的总数连一只“小老虎”也够不上,不过我们仍为自己取得的胜利兴奋不已。车轮战术带有体罚性质,我们坐着,被告只能站着;我们抽烟,他烟瘾虽大,却只能干瞪眼,除非他表示配合,我们才允许他坐下来抽一支。于是他顺水推舟,投我们所好,交代了几笔新的。但到运动接近尾声、开始落实政策时,他又说后面几笔都是假的,全部翻供,害得我们白忙活一场!

运动结束,他调离学校,到另外一个单位照样当司务长。他还抽空来看我们,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我明显感到他是胜利者,而我们则被他耍弄了。后来经历的运动多了,我明白车轮战术是“逼、供、信”常用的一种手段,并非是我们的新发明。薄一波在中央做报告时曾说:“以斗智攻心为主,群众压力为辅。”而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的,我们搞的不过是小儿科。类似的翻案在其他单位也很常见,依靠群众大轰大嗡的政治运动多半就是这样的结果。】

2008-09-23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妖精妹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25 20: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2486    精华:4   注册时间:2012-5-24    发短消息        

92楼

“三反”运动在部队中迅速铺开。


能不能讲一下,具体反内容,象不象现在“清风”运动?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6-26 12: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93楼

引用:
原帖由 妖精妹 于 2014-6-25 20:46 发表
“三反”运动在部队中迅速铺开。


能不能讲一下,具体反内容,象不象现在“清风”运动?


  
三反是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反对官僚主义,重点是查经济问题。工商界才是三反的主要对象,部队只是刮点毛毛雨。那时的部队真没什么老虎可打,所以只能硬做文章。
  TOP
头像
wert9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4-06-27 14: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3-3    发短消息        

94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5902662#p=1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29 08: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95楼

老烟记事(21)        换妻

【贪污犯终究是少数,在婚姻上喜新厌旧则大有人在。战争年代,革命者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打天下,没多少功夫享受床第之欢,天伦之乐。那时有个老婆就不错,谁还在乎“腚小腰粗胸平嘴大”?部队进城以后,则有条件“更换装备”了。上至军师长,下至团营干部,很快便掀起一股强劲的“换妻”之风。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有着真实的社会背景,只是陶玉玲演的春妮实在太过漂亮。这样的老婆三排长都想换掉,看来他不是受到资产阶级的“香风”熏染,而是脑袋让驴踢了。
  
从我们的师长说起吧。他身材高大,肤色黝黑,原是武汉大学的学生,参加过地下党,后来干脆带上父亲的地主武装投奔了八路军,一到部队就当上营长。他训练时和战士摸爬滚打在一起,战场上则杀伐决断、雷厉风行,在全师享有很高威信,是一位优秀的军事指挥员。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刚从海防前线练兵回来,军装的后襟上还留着一大块汗渍。可是象这样在各方面都过硬的英雄却过不了“美人关”。
  
那回正巧师长老伴从老家过来探亲,师长让管理科长把她安排在招待所住,根本不打照面。老伴的确是老点,儿时定的亲,比他大五六岁,看上去则象大了十多岁。她一身农妇打扮,梳着头髻,一对解放脚,真可谓“土得掉渣”。见丈夫如此冷漠无情,她既伤心又无奈,在招待所忍气吞声呆了一周,最后夹了个包袱孤单单回去了。

其实师长一年前就提出离婚了。他相中的是在话剧《保尔•柯察金》中扮演冬妮亚的师部文工队女演员。冬妮亚原是无锡师范的校花,年轻漂亮,气质绝佳。刚一解放,她和男友一道参了军,同在我师。男友不光一表人材,而且篮球打得相当棒,是师篮球队的队长。两人称得上是金童玉女,天缘绝配,只可惜遇到了师长。师长使出浑身解数,对冬妮亚穷追不舍,但他并未利用职权打压小帅哥。作为一名职业军人,师长把情场变成了战场,他相信凭自己的实力能够光明正大地打赢这一仗,最终抱得美人归。“三反”时有人把这事提出来,但师长并未搞什么欺男霸女的勾当,老伴也没有跳出来闹事,所以上边不管不问。

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我调到教导大队,和留守处同驻四平附近的平岗镇。有一次在街头见到一位身穿军装的怀孕少妇,战友考问我:“你知道她是谁?”我摇摇头。“那就是全师一枝花——冬妮亚啊,现在已经是师长夫人了!”我哑然一笑:师长到底打赢了这一仗!话说回来,无论在权势地位还是男人魅力上,师长对小帅哥都构成压倒性优势,最后鹿死谁手,本来就没什么悬念。在择偶问题上,绝大多数女性都不会站在弱者一边,这大概是人类进化的根本原因。

师长仕途坦荡,曾在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抗美援朝时出任××军军长,文革前升至QJ部部长。在其后的运动中,他被红卫兵装在麻袋里,象狗一样乱棍打死。英雄豪杰遭此下场,令人扼腕痛惜。冬妮亚要是选择了原来的男友,想必不会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不知她是否后悔当年的决定。所谓“世事无常、命运多舛”,祸福实在不是事先能够料定的。】

2008-09-26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30 23: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96楼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7-01 17: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97楼

引用:
原帖由 孤独之客 于 2014-6-30 23:05 发表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7-02 17: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98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7-03 17: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99楼

老烟记事(22)        问世间情为何物

【老干部“换妻”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有两件事曾闹得沸反盈天,这里不妨说说。
  
先是在某团上演了梁祝式的殉情悲剧。团参谋长相中女文印员,可她有未婚夫,在连队当文教,俩人从小就订了亲。参谋长迫不及待,经常找女方谈话、施压,又请出干部股长做男方的思想工作,要他立下保证书,与女方断绝关系。这对小情人给当权者逼得无路可走,抱头痛哭一场,约定时间准备双双殉情。

挨到星期日清晨,梁山伯一头钻进老乡家的柴棚上了吊。祝英台也留下遗书,于同一时间外出寻找僻静处自杀。不料半路上遇到两位同学来访,祝英台一时难以脱身。同学是知情人,来访目的正是劝她别做傻事。见她神色异常,立刻高度警惕,连哄带拽地把她弄回了家,一进门便发现桌上的遗书。祝英台马上被监管起来,没有死成,可怜梁山伯一个人下了黄泉。由于此事影响恶劣,参谋长和干部股长都受到严重处分。
  
按那时规定,我们是没有资格在部队里谈恋爱的,因为级别不够。对此我们也能够理解和接受。一句话,服从革命需要。当时的营团级干部,在枪林弹雨中度过了青春岁月,没有谈恋爱的条件。现在革命胜利了,他们的年龄也大了,个人问题总该解决。而部队就这些女的,如果我们也参加竞争,更是僧多粥少了。作为权宜之计,让他们优先,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也耽误不了什么。

至于像师长原配夫人遭遗弃的婚姻悲剧,也是时代造成的。父母包办,妻子年龄比丈夫大,长期不见面,生活环境迥异,这些问题给两人造成难以弥补的差距。夫妻关系仅靠道德和责任来维持,自然变得脆如薄冰了。所以对这类事,我一直持比较宽容的态度。不过象参谋长那样闹出人命来,也确实有点过了。】

那时不少干部封建意识浓厚,思想境界跟农民起义军差不多,他们的革命理想说白了就是“封妻荫子”。有些人当年参军时,村长就如此描绘革命美景:“革命成功了,你小子就能分到土地,讨上老婆了。”两千多年前,孟子的辩敌告子曾留下经典语录:“食色性也。”“土地”用来满足口腹之欲,“老婆”用来满足××之欲,人生两大欲望都能由革命实现,革命积极性焉能不高?

当然,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庸俗化,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绝对不等于“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但是,要把农民发动起来,中国革命必须“包产到户”,让每个人都能明确知道自己的胜利果实有多少。空谈“社会产品极大丰富”,并不会让农民“具有高度的思想觉悟”——革命毕竟是掉脑袋的事。

革命胜利了,当初开的支票就要兑现了。打江山是为了坐江山。“坐”这个词非常形象,大屁股之下,一切都是我的。“江山”听上去很是崇高神圣,实际上历朝历代都被视为私产,否则不会“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腐儒念念不忘:“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在“粪土当年万户侯”的革命者看来,这眼界实在太小。腐儒不懂,打下江山来,“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现在“革命已经成功,同志更须努力。”金钱和美女不过是“具体而微”的江山,盖上革命者的产权封印有何不可?对于不少“头颅尚未抛掉、热血还未洒光”的干部来说,它们是从事“革命”这一冒险事业应当分得的红利,却之不恭,受之无愧。“问世间情为何物”的悲鸣,在他们耳中显得那样可笑。对这些革命的强者来说,甭管“情为何物”,情只要是物,就能占有,就能交易,就能摧毁——“老子江山都拿下来了,还有什么不能得到!”

【比殉情事件影响更大的是我们军王政委的“换妻”。王有文化,能力强,在部队提拔很快。他的妻子被称为“淮北美人”,时任军报编辑,营级干部,自然也是文化人。按理说这对婚姻称得上“天作之合”了,但在胜利形势下,还是经不住“换妻”浪潮的冲击而出现裂痕。无独有偶,王政委看中的也是一位“冬妮亚”,只不过她是军文工团的主要演员。两人眉目传情已有多时,终于被其妻发现。

其妻当然不依,在军部闹得很凶。几位首长出面作了多次调解,均告无效,王不肯回心转意。女编辑绝望了,就向自己的老上级、教导大队的丁政委借来手枪,准备找机会与薄情郎同归于尽!这一鲁莽行动,使她失去了不少同情者。由于发现及时,幸未酿成惨剧,但她已铸成大错,丈夫也由此获得离婚的充足理由。女编辑受了处分,但组织上仍未批准他俩散伙。“三反”运动开始后,这事被当成了典型。1952年8月,军区参谋长到军部开王政委的批判会,团级以上干部参加。有一位在发言时过于激动,竟使假牙落地。

后来那位文工团员转了业,考上HK学院。过不多久,王政委升调军区空军政治部主任,两人又开始有了来往。女编辑得知后,神经变得不大正常,天天寻死觅活。军区首长被惊动后,向王下了最后通牒:让他在党票和情人之间做出抉择。可王对两者都不愿放弃,仍然采取拖延战术,终于熬到妻子在离婚书上签了字。

但富于戏剧性的结果是:有情人并未成眷属。尽管王经常用小车接这位冬妮亚到家中做客,她最后还是嫁给了一位年轻军官。“文革”中王又获晋升,调到北京,上了“四人帮”的贼船。“四人帮”倒台后,王被下放劳动,处境窘迫,冬妮亚得知后还为他落泪。】

2008-09-28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7-03 21: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00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