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老烟记事(连载)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7-04 09: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101楼

引用:
原帖由 草根作家 于 2014-7-3 21:32 发表
  

  TOP
yishimihegu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7-06 21: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    精华:65448   注册时间:2006-5-21    发短消息        

102楼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7-07 16: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96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03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7-07 21: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104楼

引用:
原帖由 yishimihegu 于 2014-7-6 21:05 发表
路过~~~酸。  
问好!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7-07 21: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105楼

引用:
原帖由 草根作家 于 2014-7-7 16:31 发表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7-07 21: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106楼

老烟记事(23)        初恋情人

老烟的故事写到这里,我不得不让林婉如出场了,尽管我心里很不情愿。我之所以不情愿,不是怕我妈不高兴,而是老烟的这份初恋实在有点《大话西游》的味道,而我最讨厌的台词正是那段著名的孙悟空语录: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给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我曾想对老烟自传里的初恋描写进行“艺术处理”,这样就可以去掉他那些周星驰式的忏悔,但最后我还是决定听之任之。毕竟老烟只是老烟,我不能把他改造成梁山伯或者罗密欧。

老烟与林婉如首次相见是在1943年——那时他11岁,她9岁。有点像贾宝玉初识林黛玉,两个小朋友几乎是一见钟情。当然,孩童的恋情与成人的爱情有很大不同,但那份特殊情感却是十分真实的。此后,他们便一直保持书信往来。老烟14岁时,林婉如一家搬到杭州,两人过从甚密,感情有了飞跃。那是一段旖旎岁月,如果说老烟的碌碌一生中有什么“花季”,大概就是它了。然而“好花不长开”,由于时局变化,没过一年林家就搬到异地。老烟表现得很酷,分别时居然没去火车站送行——也许他在践行“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豪语。少年轻狂的老烟没有想到,命运是如此弄人,这一别最终竟变成了两人的永诀。

【大概到了1952年底,学校迁到临岐镇,跟师部在一起。教务处分到的房子不坏,式样新,光线好,但住得比较挤。张主任独占一间大的,卧室兼办公室。他有办法,不知到哪个地主家借得一张老大的写字台,斜放着,挺有气派。主任不在时,我就占用它,给婉如的信多半是在这张桌上写就的。阔别多年,她一直跟我保持联系,书信不绝。随着年岁增加,她在字里行间透出的情感也与日俱增,在这方面姑娘的悟性要来得早些。

解放后不久,婉如的父亲被关进监狱,她随母探望过几次。父亲重病染身,形容枯槁,她见了十分难受,但又必须跟反动的亲人划清界线。后来她参加了工作,考进湖南铅锌矿务局。我查看过地图,那是个非常偏僻的地方。她羡慕我能天马行空,自己却无法远走高飞。婉如是家中长女,现下父亲身陷囹圄,弟妹尚小,她须为母亲分忧,不敢离家太远。何况她已经背上了“反革命家庭”的包袱,再想步我的后尘,政审恐怕也难通过。

大约一年以后,她父亲病死狱中。从她寄给我的几本日记可以看出,她对父亲的感情很深,然而大势所趋,她也无可奈何。日记是用毛笔竖写的,字迹恭正。婉如是一位细心的有文才的姑娘,语句通顺且有情感。

我到临岐后不久,她在一次信中突然提出要跟我明确关系。事情的原委如下:
  
婉如被矿务局录取以后,因为外貌秀美,思想进步,又是文体骨干分子,很快就引起了一些未婚中层领导的注意,其中任青年科长的丁某是来自东北的南下干部,追她很紧,三天两头央求干部科长找她谈话。她的答复很简单:“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是解放军。”在地方上,军婚不容侵犯,受法律保护。可领导却识破了她这点小伎俩:“你们只是朋友关系,连订婚都谈不上。两个人相距太远,多年不见面,你该想想将来有无结合的可能。”平心而论,他们说的有一定道理,这也是她主动向我提出要求的缘由。婉如一向内敛自重,她能如此行事,实属不易。可我却没有珍惜这份情感,在复信时婉言拒绝了。

我当时拒绝她主要出于几点考虑:
  
首先,我不光“年轻”,而且“有为”,事业已经打开局面,顺风顺水。过早让自己和一个女子“捆绑”在一起,必将对今后的发展不利;

其次,她父亲死后,家庭处境艰难,她是长女,担子很重。我与她明确了关系,就得充当她那个麻烦家庭的顶梁柱,自感挑不起这副重担;
   
其三,地理位置遥远,工作性质差别大,再加上部队生活的流动性,都给建立小家庭带来极大的困难;

最后,普通人的一种心理定式:得来全不费工夫的事,往往不会去珍惜。说白了,一位自己送上门来的姑娘,要我立即表态,我反倒犹豫了。
  
于是我握笔给她写了封长信,指出我俩都还年轻,感情有牢固的基础,彼此信任,又何必在对方的心头加盖自己的印钤呢?我写这些,态度是真诚的。我的爱情观还带有浓厚的罗曼蒂克成份,如果马上把两人的关系发展到生儿育女的地步,简直不可思议。

现在看来,我那时的“真诚”倒更接近于虚伪。我性格中有注重功利的一面,尤其在处理感情问题上,我不会太执迷,搞得“儿女情长,英雄气短”。这可以称得上是优点,却也是一种自私。我若是真正重感情,应该明确答应婉如的要求,必要时可以亲自跑一趟,这并没有什么困难。在爱情出现危机的紧要关头,我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反而虚与委蛇,讲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这等于在她努力燃起的火焰上泼了一盆冷水。以后,当她遭受越来越大的组织压力时,她再也没有勇气向我求救了。
  
我一手酿成的这杯苦酒,终生都在品尝。当我超过男大当婚的年龄,与另一位素昧平生的女性仓促结合后,我终于明白世俗的婚姻是什么滋味!我少年时代就拥有的那段爱情,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来越虚幻,但有一点却是我深信不移的:在女性世界中,婉如是我唯一的选择;我与她在一起,能够过上我所渴望的感情生活。

在安徒生笔下,锡兵熔化以后,留下的是一颗爱情的心。我的初恋化为灰烬以后,我才发现自己的心真正属于婉如。锡兵是坚定的,我却不是,所以我没有资格用这颗心去祭奠自己曾经有过的爱情。】

2008-10-05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7-10 16: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107楼

老烟记事(24)        抗美援朝

老烟参军以后,一直当着“少爷兵”,既没上过战场,也没干过苦力,摸笔杆的时间远远超过摸枪杆的时间。朝鲜战争打得如火如荼,他却在古庙里教大兵识字。虽然老烟十分关心战事,但那个血流成河、尸堆如山的国度,对他而言就像月球一样遥远。不过当兵的命运总是难以预料。惨烈的第五次战役结束以后,一线作战的志愿军消耗极大,需回国休整,老烟这支部队终于派上了用场。

那个时候,朝鲜战场的形势十分紧张。志愿军发动第五次战役的初衷是突破三八线,反守为攻。没想到麦克阿瑟被撤之后,新帅李奇微统领的“联合国军”变得异常难打。彭德怀在其自述中写道:

“第五次战役规模是很大的,敌我双方兵力都在百万。没有消灭美军一个团的建制,只消灭一个营的建制有六七处;消灭伪军一个师,其余消灭的都是不成建制的。一般包围美军一个团,全部歼灭要两天时间,原因是我军技术装备太落后,他的空军和地面机械化部队拼命救援。全歼美军一个整团,一人也未跑掉,只在第二次战役中有过一次,其余都是消灭营的建制多。一般夜晚包围不能歼灭时,第二天白天他就有办法救援出去。”

志愿军是优秀的军队,他们的革命牺牲精神令每一个对手敬畏。但是志愿军的补给线过长,又没有制空权,无法长时间保持攻击势头。李奇微看准这一点,命令联军组织有效抵御,虽“节节败退”,但阵线不乱,每晚后撤不超过三十公里,以最大限度消耗志愿军的攻击力,白天则利用空军和装甲优势打反击。与此同时,守卫汉城的英军29旅则表现得异常顽强,虽死伤惨重,始终保住阵地不失,从而使中朝军队无法将联军聚歼于汉城以北。

眼看战役目标落空,彭德怀不得不命令志愿军“胜利回师”。但李奇微已经察觉我方意图,果断杀出“回马枪”,调集机械化部队迅速追击,对志愿军展开分割包围。我第三兵团180师由于指挥失当,全军覆没,7000余人被俘。如此规模的成建制损失,在我军战史上是非常少见的。时任第三兵团司令的王近山中将,被广泛认为是李云龙的原型。随着《亮剑》的热播,其知名度迅速提高,拥有了一大批粉丝。但关公也有走麦城的时候,180师就是王近山的麦城。

第五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退守三八线,实行坑道战,顽强阻击敌军。王近山又打了“上甘岭战役”这样的漂亮仗,让李奇微也无可奈何。双方重新回到桌前谈判,但是战场上仍然剑拔弩张,大仗一触即发。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老烟的部队结束了悠然自得的江南生活,开往战区。

【1952年冬,军委令我军赴朝轮战。当时的任务是在咸兴地区构筑两个师的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阵地,扩修妙香山至昌城、长甸河口约180公里的两条公路,防止敌人再次在咸兴地区登陆。

自从我军接受赴朝的命令后,各师团立即投入紧张的准备之中。1953年2月初,速成学校停办,学员归队,教职员跟随师部移防,到宁波附近的海港搭乘运载坦克的登陆艇。海军士兵把我们带进底舱,要求我们像木偶那样端坐,不准四处乱跑,以免船只发生倾斜。可这些都不是普通士兵,哪能老实听话?虽然屁股不离背包,手上已经抓起了扑克牌,嘴里也叼起了香烟。

等了一刻钟,终于起锚行驶,船身随着波浪颠簸起伏。底舱原本是用来装运坦克的,换气窗口小而少。一群烟鬼在里面喷云吐雾,没过多久,舱内空气就浑浊得让人受不了。我想跑到甲板上透透气,顺便眺望蔚蓝色的大海。离开的办法是请假上厕所,不过要换班,不能一窝蜂地拥去。我们是教职员,管得较松,打个招呼就可以走人。可惜甲板上的景色并不怎么样,天空阴沉,海水黄浊,四下里空荡荡地,连片帆都看不到。

其间不时有值勤人员来撵我们下去,说是天色已晚,海面风大,呆在甲板上有危险。我也不愿久留,就下到第二层去找厕所。这一层是海军士兵的宿舍和活动室,打扫得非常干净。走廊里不时看到身穿蓝色呢制军服的战士,相比之下,我们陆军穿得就太寒碜了。我在厕所里小便,门口过来两名海军聊天,对我们这些“乘客”牢骚满腹,说我们小便不入池,在洗脸的台盆内洗脚,随地吐痰,乱扔烟头等等,臊得我把小便改成了大便,许久不敢出来。

返回底舱熬到天亮,终于抵达吴淞口,一共走了136海里。我们离开登陆艇,在码头上岸,临时驻地设在南翔、罗店、宝山一带。没料到这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早,二月的天气已使棉衣成了累赘。队伍行进在大场区车水马龙的公路上,出发前接来的江西新兵,没顾得集训就编进连队。他们怕苦怕累,纪律松弛,大出部队的洋相。沿途不时能见到掉队的战士,步履蹒跚,还东张西望地向穿梭的车辆和熙攘的人群行注目礼,这样一来,跟自己的连队就越拉越远了。

后来,有几名新兵干脆喊了一辆三轮车,把各人的背包全扔上去,然后跟在车后踱着方步,把行军改成了逛街,老百姓见了都投来鄙夷的目光。走了一段路,班长迎面过来,见状大声喝斥,命令他们把背包卸下,挥手让车夫赶快离开。几个战士没精打采地跟着班长前进,其中有个小子走了没两步,硬说自己不舒服,要在路边歇会儿。班长没办法,只好领着其他人先走。

不多久,排长闻讯赶来,口气强硬地让那名战士立即跟上队伍。可他不肯起身,反倒倚靠着背包半躺在地上,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排长二话不说,把枪栓“哗啦”一拽,瞄着他吼道:“你再耍死狗,当心老子崩了你!”这小子害怕了,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排长随手拎起他的背包,押着他去撵队伍。后来我又碰到这位排长,提起此事,排长对我说:“这帮小兔崽子非到前线打几回仗才能有点出息。我最喜欢湖南和四川来的新兵,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上阵就能派上用场。”】

2008-10-11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头像
uuiwolies34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7-11 10: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13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6-22    发短消息        

108楼

防恐培训,保安全。未雨绸缪,防未然,维护社会及国家的稳定就要提前做好准备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7-11 23: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109楼

引用:
原帖由 uuiwolies34 于 2014-7-11 10:46 发表
防恐培训,保安全。未雨绸缪,防未然,维护社会及国家的稳定就要提前做好准备
问好!


  TOP
头像
leye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7-12 09: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6223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8-12-4    发短消息        

110楼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7-13 23: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111楼

引用:
原帖由 leye 于 2014-7-12 09:49 发表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7-14 23: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112楼

老烟记事(25)        老宅怪事

【由于部队完成集结还有一段时间,速校被临时安排在南翔镇。教职员住在镇政府宿舍里,校长和主任则借住在镇上一个姓夏的富商家。作为他们事实上的秘书和助理,我和两位领导住在一处。

入住那天,镇长陪着我们一同前往。这是一座十分气派的大宅院,门口挂着块黑漆描金的匾额,上面写着什么却是记不得了。我们在客厅等了一会儿,当家主妇出来接待,后面跟着个老妈子。主妇岁数不大,颇有几分姿色,但不知为什么面带愁容。她老大不情愿地抱怨家中人口多,腾不出房来。她说一口上海话,校长和主任听不大懂,但从表情看,她似乎瞧不起军人。

两位领导很生气,扭头对我说:“她什么意思?不想让我们住吗?”镇长知道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觉得很没面子,于是不再听少妇唠叨,直截了当地对她说:“你家情况我们掌握得一清二楚,政府早晚会处理。希望你在这个节骨眼上表现得好一点,积极支持抗美援朝。你家男人跑到台湾,整个二楼都空着,还说没地方住?”少妇立刻噤若寒蝉,低眉顺首,乖乖地退到一旁。镇长手一挥,让勤务员把行李搬到楼上去。

二楼正中是主卧,富丽堂皇,很有气派,清一色红木家具,其间点缀着古玩和字画。主卧旁边有四间侧室,虽然小点,但一人住足够了。两位领导推让半天,谁都不愿住在主卧,大概嫌过于奢侈,不利保养革命情操,于是大家都住在侧室。

安排停当,我下楼想找点水喝,碰上了刚才那个老妈子。她对我解释说,主人哪里敢嫌弃解放军,只是家中没有男人,怕不方便。我说解放军乃仁义之师,秋毫无犯,请她们放心;何况我们只是临时驻扎,不会呆得太久。老妈子听了很高兴,说待会儿就告诉主人,请她好好招待我们。

这位阿婆的口音听上去很耳熟,于是我就用家乡话问她从哪里来。我们老家的土话很特别,与邻县有明显差异。阿婆看上去很吃惊,马上用家乡话回答我。这一交流,果真是老乡,只不过我家住在县城,她则住乡下。她的村子曾为争夺山泉而与邻村发生械斗,我父亲当时负责县里的治安事务,专门下乡调解纠纷,解决得很公平,所以口碑不错。阿婆听说我父亲已经作古,不由得抹起了眼泪,说我父亲在她家吃过饭,平易温和,是个好人。阿婆出来快二十年了,还头一次遇到这么近的老乡,真是百感交集。

次日无事,我在院里四处闲逛。夏府占地面积很大,前半部分是生活居住区,后半部分则是一座小花园,假山玲珑,荷叶田田,颇有苏州园林的韵致。这份家业不像是一代人能够创立的,夏家在本地绝对称得上豪门望族了。

我从小花园出来,经过一间堂屋时,隐隐约约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走到近前,轻轻推开虚掩着的门,眼前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屋内到处放着家什杂物,正当间有一堆稻草,里面赫然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疯子。她上衣污秽不堪,辨不出本色,下身则盖着一条同样污秽不堪的被子。一旁的条凳上放着两个碗,碗上搁双筷子。引人注目的是她的腰间箍着一个铁圈,已被磨得铮亮,上面系着铁链,锁在木柱上。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呆呆地在站在门口,不知如何是好。

疯子注意到有人来,马上伸出两只胳膊向我嘶喊,声音沙哑,好像嗓子早已喊破。我惊惧地向后倒退两步,转身就走。刚到天井,看到老妈子提着篮子朝这边走来。我连忙叫住她,指着身后说:“阿婆,里面怎么锁着一个疯子?”阿婆没有提防,吓得篮子差点掉在地上。她声音颤抖地对我说:“你怎么跑到后院来了?客人不许进来的……”我定了定神:“对不起,没人告诉我不能来呀!首长住在这里,我得保证他们的安全,四处看看也没什么不对吧?这疯子到底怎么回事呀?”

阿婆叹了口气:“这可叫我咋说呢?家丑不可外扬啊!”大概见我这个志愿军也不是什么外人,阿婆犹豫了半晌,终于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告诉了我。】

2008-10-13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头像
掠人狮子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7-15 13: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63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6-21    发短消息        

113楼

?户籍制度的完善,有利于计生工作的开展,盼能尽早健全~
  TOP
头像
leye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7-16 08: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62233    精华:0   注册时间:2008-12-4    发短消息        

114楼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7-17 16: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115楼

引用:
原帖由 掠人狮子 于 2014-7-15 13:37 发表
?户籍制度的完善,有利于计生工作的开展,盼能尽早健全~
问好!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7-17 16: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116楼

引用:
原帖由 leye 于 2014-7-16 08:27 发表
  

  TOP
头像
冷暖世间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4-07-18 12: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7-15    发短消息        

117楼

好文章!
  TOP
头像
烟斗狼2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7-18 21: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20    发短消息        

118楼

引用:
原帖由 冷暖世间 于 2014-7-18 12:45 发表
好文章!
谢谢!
  TOP
烟斗狼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7-18 21: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006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7-9-15    发短消息        

119楼

老烟记事(26)        生有何欢 死有何悲

【夏家几辈经营绸缎生意,传到夏至轩手上时,早已是富甲一方。至轩21岁那年,父亲给他定了一门亲,对方是麻油铺王掌柜的女儿惠娴。王氏是小户人家,至轩妈对这门亲事并不满意,但算命先生说至轩的八字比较另类,几位候选儿媳中只有惠娴与他相合。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至轩妈想起这事就说:“算命先生当年不知收了王家多少好处……”

天有不测风云。新媳妇过门后不久,至轩父亲在办货途中遭遇劫匪,命丧他乡。那时至轩妈就怀疑儿媳命太硬,把公公给“克”没了。作为独子,夏至轩年纪轻轻就接管了整个家业。至轩妈天天琢磨要为夏家“开枝散叶”,所以竭力撺掇至轩再讨一房小老婆。

至轩结婚前有一个相好,名叫张宛儿,是城里沪剧班的当家花旦。至轩经常前去捧场,出手豪阔,很快博得美人眷顾。有时散戏太晚,他就留在宛儿那里过夜。结婚以后,至轩作为一家之主,行为检点了许多。然而惠娴终不过是小家碧玉,哪里学得来戏子的风情万种?新鲜劲一过,至轩又开始和宛儿勾勾搭搭,有时夜不归宿。惠娴气不过,和他大闹一场。婆婆得知,不光不骂儿子,反而要她识大体,顾大局,向娥皇、女英学习,二女共事一夫。

至轩由此愈发肆无忌惮,最后索性替宛儿赎了身,娶作二房。为免惠娴聒噪,他在外面购了一座宅院,整日和宛儿厮混,对惠娴则越来越冷淡。谁料过了大半年,惠娴居然有喜。母以子贵,老太太高兴得合不拢嘴,至轩也对惠娴殷勤有加,好吃好喝伺候着。惠娴的肚子越来越大,夏家的幸福也越来越饱满。

眼看快要临盆,至轩却得到一个惊天消息:他与宛儿厮混的那段时间,惠娴耐不住寂寞,和孙管家瓜搭上了。有人曾亲眼看见孙管家跑到惠娴屋中,许久才出来。孙比至轩大十几岁,忠厚老实,深得其父信任,怎会和惠娴做出这等丑事?

至轩不信,便把孙管家找来审问。没想到几个回合孙就招了,七尺汉子哭得一塌糊涂,直说惠娴对他威逼利诱,他不得不从。至轩最后问他:“惠娴肚里的孩子是谁的?”孙管家嗫嚅半晌,终于回答:“她说是我的。”至轩彻底绝望了。

不过至轩还算重情义,并没有太为难孙管家,和他结完工钱,另发一笔遣散费,告诉他永世不得再踏入夏家大门。孙管家愧悔交加,临行前对着老主人的牌位磕了三个头,洒泪而去。

惠娴生产那天十分困难,几个时辰都下不来。接生婆说这孩子胎位不正,使尽浑身解数才给掏了出来,惠娴痛得昏死过去。醒来后,惠娴就忙着找孩子,接生婆却告诉她:孩子在娘胎里呆得时间太长,生下来已经没了呼吸。惠娴哭喊着要看孩子,接生婆没法,只好把孩子递过去。那孩子口鼻青紫,显是窒息而亡。惠娴一看之下,又昏厥了过去。

惠娴在床上躺了两三个月,形容枯槁,状若鬼魅。至轩没耐性天天候着,早躲到宛儿那里去了。惠娴好容易将息得下了地,却依旧不言不语,仿佛木头人一般。一日,至轩回来看她,说不到两句话,惠娴突然从被窝里掏出一把剪刀,迅捷地扎进至轩胸膛。至轩魂飞魄散,跌跌撞撞地逃出房间,大声呼救。惠娴则从床上滚下来,挣扎着爬到门口,指着至轩破口大骂:“你这个王 八 蛋!你杀了我的孩子!你给我偿命来!!”

幸亏惠娴大病初愈,力气不行,剪刀捅到肋骨没过得去。至轩虽然吓了个半死,但性命无碍。事后调查,祸根肇始于惠娴的陪嫁丫头小英。大概是为主子鸣不平,小英把一个听来的谣言告诉了惠娴:那孩子本来是活的,但生下来就让接生婆给闷死了;作为酬劳,至轩给了接生婆一根金条。惠娴听了这话,才变得如此丧心病狂。至轩从未向她质问过奸情,但孙管家的不辞而别,惠娴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她很容易相信孩子的夭折是个阴谋。

惠娴从此就变成了疯子,逢人便说至轩是个王 八 蛋,杀了她孩子。为免家丑外扬,至轩不得不把她锁在屋里。至轩妈对他说:“这样也不是个办法。依我看,惠娴是中了魔障,需请个道士来驱鬼。”

道士请来后,在厅里设坛作法。两个壮健仆妇把惠娴按在一旁,掐着她的腮帮子,硬把她的嘴掰开。道士点着一张符纸,绕着惠娴转圈,口中念念有词。转着转着,道士猛然把纸塞进惠娴的嘴里,仆妇则迅速把她的嘴合拢捂住。惠娴翻着白眼,像只野兽似地闷叫,两股浓烟从她的鼻孔冒出。道士如此这般,一连发了五道符。最后惠娴完全瘫倒在地,口吐白沫,不省人事。道士终于宣布胜利:惠娴身上的鬼魅已经让他驱走了!

从那以后,惠娴不再胡言乱语了,事实上,她已经说不清一句完整的话。然而,她依旧十分暴烈,把屋里能砸的东西全砸得稀烂。道士对此无可奈何,说鬼虽除去,但惠娴受惑太深,后遗症无法可解。当惠娴把一名丫环的耳朵咬掉半拉以后,至轩不得不把她锁在后院的堂屋中。刚开始,至轩还命仆妇定期给她换衣服、擦身子,但惠娴很不配合,经常伤人。至轩最后心灰意冷,再不念夫妻情份,由她去了。

半年以后,老太太过世,至轩把宛儿接了过来。夏院大院终于有了一位像样的女主人,生活逐渐正常起来,又能听到欢声笑语。惠娴则被遗忘在自己的世界中,与她记挂的孩子朝夕相伴。解放战争末期,至轩见国民党大势已去,不敢留在大陆,就跑去了台湾。那时宛儿已经身怀六甲,无法跟他一同前往。至轩临走前安慰宛儿,说她不过是个伶人,共产党不会太为难她。待将来时局安定下来,他再想办法把她接过去。

我们之前在厅里见过的那个少妇,就是张宛儿。听阿婆说,她从来没去过堂屋,两个水火不容的女人至今未曾谋面。

阿婆讲给我的故事,我曾在在日记中做了详细记录。日记后来销毁,但记忆犹新,我那部难产的小说就使用了这些素材。其时我受《家》和《雷雨》影响很深,就让惠娴的孩子活了下来,并且长大成人。后来他与这个病态的、反动的家庭彻底决裂,勇敢地投身到革命洪流中,在一次战斗中光荣牺牲,终于完成了凤凰涅磐。】

2008-10-22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7-19 21: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120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