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原创连载-----[小巷人家故事]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5-30 07: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636,843 次,回复 2,196 次

                                        一楔子   (调楷工信部率三大网络运营商试水改革)
      兵油子孟夫子与教书匠贾生仁,算是小巷里的文化人了。余者皆下里巴人,虽大都识文断字,然深奥者极少。
    一日贾生看报,孟夫子凑阅,一则消息骤然眼前,意约:工信部将对三大网络运商试水改革。想平时三网之劣迹,二人决定以文作形式,调楷一下,以泄其私愤。
    贾言:孟兄,你老矣,姜辣,汝先言。
    孟曰:不然,后生可畏,汝先。推辞一番后,由贾先。
    想其电脑网系电信之拥,观其影视,连啃带卡,怎奈今已4兆之速,不及前2兆之网。又思其妻手机,系联通之网,刚使之,游戏不绝,复问,电回:疑中毒,可速到我运营点交费消毒。余怒间,触己机,乃移动,其更是花样不断,优惠不绝,已被忽悠妄缴各类费用若干。
    便吟道:电信网不行,速慢如蜗牛。联通游戏多,使用便中毒。移动花样多,诓汝来缴费。工信是祸首,官宠营运商。现今假改革,试水难成功。
    孟闻后便言,稍文诌了一点,我作,灰邪诣一点尚可。
    贾曰:然,愿洗耳。
    孟久住小巷,市侩者兼退伍的兵油子,又供事公职部门,见多识广。
    无多想,便用当今时尚之事喻事,用流行文词开头言道:一公腥布官员,正再嫖宿一熟妓者。
    贾断其言曰:记者淫,敢嫖乎,小心报光。
    孟答:是妓女,卖粉的,莫瞎意淫。
    续作:jp勾通后,官日云:是联通好还是移动好。妓言:均不好,还差一点。官答云:就差点心(电信)啦,我马上要动下边了。妓言:莫慌动下面着,先润淫(运营)一下,湿水(试水)再动,别像你以前一样:电不联,信不通,行尸走肉在移动。
    贾听后捧腹,后又盲然,似有所思似的。
  贾茫然后,几天又闻一事:工信部又率三商淫润试水,说收费之后,才有威信(微信).后又听一小妓嘲:移动后都微软了,还有么威信!当然这是后话。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分享到: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5-30 07: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楼

                                二当兵糗事      (钢铁是怎样练成的  )
      孟见贾茫然呆立,便自嘲言:有些唐突,略失文雅,其实鄙作乃一段子也,只不过加了些之乎者也之类,便成此黄文。
        贾已缓神,便言:文不论类,只要是嘲讽讥鄙官者,字词句文,众皆爱听看之,特别喻事人入木三分者。不知老夫子滿腹经伦何时何处而入的。
        孟言:实不相瞞,本人就一初中文化,七十年代初,正逢招兵,另为避三下,便投笔从戎。时逢高举年代,自深感文蕴底浅,便偷借类书,暗食夜草,恶补之不足。
        贾听后嘲言:孟兄乃属马我知,此喻极是,不知肥否?
        孟闻一笑接言:一日躲被夜读,原苏联著名作家奥斯托落夫斯机名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被其精彩内容感染乃妄忘形,刚逢指导员查铺也不知,该指顺电筒光亮寻之,掀被收书,并严词告之叫听候处理。二日,军人大会,该指非常严肃的拿书言道,现在我们某些革命战士是非不分,立场不稳,竞然还在偷看苏修的书籍。这是什么行为,我看是反修立场不坚定,大敌当前呀,苏修亡我之心不死,如我部队驻守在中苏边境,该同志就可能摊上大事了,没准可能会里通外国,判国投敌的。同志们,我们一定要提高警惕,要严防修正主义思想对我们的侵害,这是路绞线斗争呀!指话毕,大家都瞄我,上纲上线到这份上,谁还不怕呢。
        贾边听之又茫然:心想那年代怎么还有这事。
        孟接着讲:更好笑的还在后头呢,指导员以为抓了条大鱼,更神秘地对全体军人说:你们大家都知不知道某同志看的么书,名字叫么事?众军人摇头,意不知。该指更得意了,我告诉大家,苏修书的书名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苏修还能炼成钢铁。我再告诉大家,其实我国在1958年大办钢铁时钢铁早就炼成了,并超英赶美丟苏了!指言刚毕,底下已议论纷纷,指导员以为讲到点子上,便说:大家可以畅所欲言,对事不对人的批判一下。一战士站起发言,其批判类,上纲类的就不讲了,拣他核心的说,他说讲到58年我家就没饭吃了,大办钢铁把我家的锅砸了。另一战士言,旧社会我爷爷都没饿死,58年大办钢铁时给饿死了。续有更多战士举手,指见状慌,知涉及到敏感时期,敢敏感问题,看来引错了路,再此下去,便真是路线问题了,保不定高头追下来,没好果子吃,便立即制止,说:今天大会到此为止,散会。孟你会后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面肃腹笑,急忙起身立正高声答道:耶斯。
        贾言:当时不可能用英语来回答的。
        孟笑言:这不是在讲嗅事吗?其实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只有一个字:是。我趋步进指室,指非常严肃的追究书之来源,我不敢瞞,实言相告是从卫生队队长长子处借来的。指闻后没吭声。我说的实话大概镇住了他,这队长在团里可是数一数二老格子,要不是爱花,早就不是这个职务,连团长政委都让他三分。不几日,指便将书还我,并嘱:快还了他,可别传阅,不从处分。
        贾言:如你不找这一护身符,恐怕有一难了。
        孟又言其实部队里,一些身径百战的老首長在文的问题上更好笑。
        刚要接着讲,就听贾夫人何东倚门一声巨吼:贾生仁回家吃饭了,人也该跟名一样,爱吃夹生饭。
        贾急趋回。
        孟茫然。
  TOP
繁华2000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5-30 17: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5-13    发短消息        

3楼

加油!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5-31 09: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4楼

谢繁华评分及点评!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5-31 16: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5楼

三 当兵糗事 (咱的指导员)

次日,二人无事,又在巷口见面,相互调楷上了。
孟戏贾言:河东一狮吼,贾生嚇一缩。       贾不服周言:哪个嚇的缩呀,男子汉何患俱妻!
孟笑言:你这话说得还是那个事。   贾言:么事?
孟道:你是两头母牛对屁股,真比较牛逼呀!    贾大笑:孟哥你真灰谐呀。
孟又言:贾老弟你属蛇的,嚇的缩蛮正常。何必还穿个马甲出来充硬为么事,河东是作么事的人呀。
贾言:么人?   
孟答:是耍蛇的,你在外头穿个马甲不要紧,一回去要么自己脱壳,要么叫河东给你剥他,叫你白娘子喝雄黄酒。
贾言:此话怎讲?孟言,叫你现原形。
贾笑答:好,好,孟哥,你今天搞了我一盘,襸到着,等下次我在你马长上作文章,另外,再把李天一从牢里借出来,一起收拾你。
孟笑道:算了我们俩人一碰面就打嘴仗。
贾言:是的唦,这不,看我俩斗嘴,街坊们都围上来听香隐,这样我们今天接着听你昨天的故事,街坊们都在,通俗点,少搞些文夹白,么像狗子进厕所似的。
孟问道:么样讲?
贾言:闻(文)进(闻)文出呀?!
孟与众人捧腹笑应:想不到贾圣人也会搞巧了。
孟賣关子又言问:讲到哪啦?
贾说:先讲到指导员,接着准备讲老干部的。
孟言:这一提醒我才想起来,还不是怪你,你家何东一声吼,把我的故事也嚇的缩回去了。今天不讲那个搞笑的老干部,还是讲那个炼钢的指导员。
这是我第三任指导员,头两任跟我的关系还不错。就这任指导员。说罢望着贾生言:跟你名字一样。贾应:不就是夹生吗。
众人又笑,孟续言:其实他就一没多少文化的农村土军干,是以听话,随么事都答耶斯而农人得志提拔上去的那种人。嫉妒心,报复人就像他在乡里种地一样,特别有一套。
贾附言:看来不够大度,心眼小了点。不过得意之人必有绝技,得志之人必有所长,要不部队怎么会用他。
孟言:长处还是有的,毛主席语录他能倒背如流,忠字舞也跳得特别好,阶级斗争的絃崩得特别紧。人还朴实,肯干,认真,发生大事不过时,发生小事不过夜。农人本色在部队日常生活里中,特别突出,特别在浪费问题上,他是沒有宽容限度的,现在的干部真该向他好好学习。
众人一听浪费的都非常好奇,忙问:你们指导员是么样杜绝浪费的?
孟续言:他每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习惯,就是晚饭后,必到炊事班的潲水缸处一站,并有三个动作。
大家问:哪三个动作。
孟答:一是弯腰看看缸上边漂的何物;二是伸手捞捞缸底下面有何物;三是放鼻闻是否新鲜食物。如不符合他的标准,他准拿炊事装菜的脸盆,将猪食盛出。
众人好奇的问:装菜用脸盆怎么不用盘子?孟言:那个年代我们当兵的,装菜用的就是脸盆,饭是大桶装,随便吃。部队有个顺口溜,当兵当兵穿衣吃饭,饭都吃不饱,谁还去当兵。
旁边一小街坊问:一个人吃一脸盆菜,几嚇人呀!猪哪里还有吃的。
孟连忙解释说:是一个班的围着脸盆吃,南方人多的班,菜还有剩的。北方人多的班,惨了,吃到最后一个人可就要舔盆子洗脸了。不过主食浪费的还是不少,特别是二合一的杂粮主食,南方兵都不爱吃,阴到都丢到潲水缸里了。
众人又问:指导员把猪食盛出来干什么?
孟说:那麻烦就来了,他准吹集合哨,不知谁又遭殃。那是我当第三年兵的一个晚上,集合哨突然响起,集合毕,训话开始。
先叫文书把盛有猪食的脸盆端出,并每个人端盆传阅,然后发话问大家:今天你们都看见了,这里边装的什么东西,你们说说看?只要他讲了大家或你们之类的话,肯定是要有人被点名发言的,果不然他先拿一个北方兵先开了刀。
八班的先谈,李兵合,你最胖,你先说说看。李蛮委屈的,心想我胖与浪费有什么关系,班里舔盆子洗脸的次数我最多,干嘛拿我来说事。
大家一听叫李兵合谈浪费,全都咢然了。
当然,当面李不会表白内心想法,他出事后,他们班長才透露了李这其中一点內白。
贾又问:当时你们怎什么也很惊讶!
孟说:是呀,李胖与浪费挨得到边吗?就一遗传,他妈前几月到部隊来,我们都看见了的,就一纯山东乡下老妇女,人有点胖,就一营养不良浮肿那种胖。
李被点名后,先一瞠目后结舌道:报告指导员,里边盛的都是好东西,俺娘说,咱部队吃的东西比过去地主吃得都好。
底下听了哄然大笑。
李是个实在人,不会说假话,是想啥就说啥的那种人,不会弯弯绕。便更直言不晦的说:这是真的,听俺娘说俺家认识的一家地主,每次赶集,都要到集市一转,只要回家说什么什么东西涨价了,家里人连咸菜都不敢吃,这才是过日子的人,要住在我们连队旁边,潲水缸里肯定没有这些东西。
指导员连忙怒斥到:谁叫你讲忘这个,看样子你还是蛮同情那户阶级敌人的嘛?这是立场问题,原则问题!
李辩道:俺家祖孙三代都是贫农,谁会跟他们站一立场,我讲的是真话。
指导员又严斥:你不要再讲了,我今天点你的名,叫你发言是有目的的,通过你的发言,己经看清你在阶级立场问题上的表现。指导员这时狡狤地望着李,并大声讲道:还地主咧,阶级敌人都睡到我们床上了。李兵合同志,集合后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大家跟着心一惊,就知道李要出大事了。底下是一片寂静,有点人人自危的感觉,下边的节目不定轮到谁。
大家听的正聚精会神,忽听到孟婆倚窗一声喊:老孟哟,你还在外头酸么事,今天把你发的工资赶快交上来,快回家喝排骨汤哟。贾笑着说:不错,缴钱喝汤。孟说:一起去喝一碗。贾笑言:孟婆的汤,哪个敢喝哟。
众人听皆茫然。
  TOP
头像
dd201133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6-01 14: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8-29    发短消息        

6楼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01 14: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96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7楼

顶帖支持!端午节快乐!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dd201133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6-01 16: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8-29    发短消息        

8楼

  TOP
繁华2000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6-01 20: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5-13    发短消息        

9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02 09: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0楼

                        四    鄂风市井之------家庭妇男
中,孟独搬一凳坐巷阴处,以避日晒。
贾归过巷,见孟无精打彩托腮不语,便打趣问道:哟,孟哥两天不见,么样殃了,汤喝多了吧,像掉了魂似的。小弟还想听你讲当兵的糗事呢?
孟将眼皮一抬道:么鬼款哟。家事都烦心的不行,哪有心思还提那些城南旧事,当兵糗事。
接着长叹了一声,双手拍腿伤心言道:不怕你老弟笑哟,真是笑人前落人后哟,我喝完汤,完全成了男子汉大豆腐了。
贾急问:么事叫孟哥这样伤心?
孟言:按理说家丑不可外扬,男子汉要讲点形象,要点面子,谁么事要形于内而不表于外,怎奈心中郁闷,不吐不快呀!
贾点头,孟:看在我俩同病相怜的份上,也不怕丑了,一可相互倾诉,以泄积郁。二可寻求共点,共策御妻之计,可否?
贾深有同感言:正合吾意,哥哥么急,待弟寻一凳,再恭耳一闻。
孟自言:听嗅事还那么文诌诌的。
少倾,贾携凳至。孟倾:弟不知我婆之汤,决不好饮,汝已闻缴资在前喝汤在后,然更惨的还在后边。
贾瞠目心思:难道比我脱壳还惨吗?
孟:我在屋里一标准家庭妇男,真是一抹带十什,烧火带引孙,尽职尽责,怎奈苛家猛于虎也。
贾正之:苛政猛于虎也。
孟:我那个当家的是孟婆,你比一下哪个狠!贾无言。
孟:我还是落了个里外不是人。
贾:不是人还是马呀,你又冒改属象了。
孟:我之所以没有说出这句话,就怕你钻先杀猪还是先杀驴的空子,反正我的属象,已经被你上了户口。
贾笑之言续讲。孟:我在屋里谁么事都作,结果还是吃力不讨好,还被婆子溪落,好象通过这样的形式,以正她家主的地位。在屋里讲的话就么在外头瞎款,好像街坊们还不大清楚,亲戚那边个个都晓得,搞得我几没有面子哟。她在屋里档已经蛮正了,还在外头打么档咧?还想显摆自已几大的阵厚哟。
贾言:妇舌长矣,家妻亦然。
这时孟气愤的骂道:板门的,对老子就象大狗子日小狗子式的。
贾言此话怎讲。
孟:连卡带搞。
贾听此话已笑的肚子疼,忙言:形象,形象,但失雅,失雅。具体事,讲。
孟见边无人言:我外出精心采买,他们给取了个新疆人的名字。
贾问:么名。孟言:叫么买卖提。
孟续言:我在屋里屋外洗刷刷,给我取了个果冻名字。
贾:叫么事,孟:洗之郎。贾言:几形象哟。
孟:烧火作饭,给我取了个四害名字,叫灶麻子(蟑螂)。更气人的是饭后,我長期作家户人家,最不愿作的事。
贾随口应道:洗碗。
孟:他们给我取了个电视到剧女将的名字。
贾问:又么形象的名字啥。
孟言:一日我正专心致至地作本职工作,忽外听一曲音乐蛮动人的,(有个女孩---)歌曲刚闭,婆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大笑道:对对对,碗君。夫子哟,你听道没,跟你作的事太配了,绝配哟。当时我脸都气白了,她还在哈哈大笑。
贾亦大笑问:你没发火。
孟言:当时我忍了又忍,为了家庭的和谐吗,何必叫街坊看笑话,并嘱之莫到外头乱叫乱款。
贾续笑言:碗君,咋不叫个皇军。
孟正言之:我乃正宗一人民解放军也!
                                                                                         (未完待续)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02 11: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96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1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繁华2000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6-02 18: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5-13    发短消息        

12楼

  TOP
玲珑小舍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02 21: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55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4-17    发短消息        

13楼

端午节快乐!

敲打键盘的手指是犁,流淌出的字是耕心,倾注写手真挚的情感,用文字缝合心语的碎片!

敬请关注长篇小说《喜鹊屯的传说》、 《当爱已沉沦》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03 23: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4楼

                                  五 鄂风市井之-----柳嫂戏军
孟又接着嘎:克板门,更冒得尊言的是,老子夹到屁股荷包里的私房夹张,好几百块钱,也被死婆子趁机会给洗起跑了!真乃军门不幸,日后遇到么事,腰杆子哪还硬得起来哟!
孟贾二人还在愤谈中,猛听到一笑语从巷墙高头传出:么解放军哟,假的!我看你们两还真称得上两个军。
贾孟二人先一楞,抬头一看只见二楼一窗处伸出一个人头。
真是想谈点私房话的地方都没有,真乃隔窗有耳呀。不过见是此人也就放心了许多,原来是柳嫂子。
这柳嫂子在巷子里可是个人物,四十多岁,白白净净,灵灵醒醒,气质尚可,相貌周正,属于蛮有女人味的那种女将。她人缘好,街坊邻里关系处理的不错,热心快肠,在巷内的女将中数她有点文化,素质也蛮高。街坊们有个么三吵五架,扯皮拉筋的事,总把她拉出去调解扯劝,哎,不信邪还真不行呀,每次只要她一出面,扯皮拉筋人的包就消了,街坊们还送她一美誉:业余工会主席。要不是高考时患病,耽误了她的前程,凭她的才干,才不会屈嫁于我们这小巷里头。
柳嫂这时也下了楼,并接着说:你们二个肯定想知道,你们两个是什么军吧?
贾孟二人听得直搖头。
柳嫂笑着说:一个呀是鸡肫,一个是鸭肫。
贾问:那我是么肫。
柳说:你是鸡肫,下锅时要爆炒,火候掌握的不好,就又跟你名字一样,没有断生,夹生。
孟正欲问己,柳已言:孟哥呀,你年纪大些,我不想多说你,你就是一老鸭肫,还要多炖一下,多熬一熬,时候一到,味道就更好了。
孟言:柳妹讲得还是那个事,但老了,还有么熬头,瞎混到退休算了。
柳反驳说:那个说老了就不行了,人都要老的。边说着看着贾言:你们对门的刘灰灰个老邪货,别的邪话莫听他的,就一句话还是那个事。
孟贾二人皆问:么话。
柳学着刘灰灰的豫音道:老呀老象红枣,皮子皱了,味道好!
看柳嫂风趣的表演,两人都笑了。
柳嫂接着说:才将你们两个人阴咕阴嚼的么事,碗军呀,皇军呀的,就我送你们的这二个军肯定对你们管用,你们说咧?
孟贾二人还是不解称:愿再洗耳。
柳:你们两个人呀,也不想一想,在巷子里头,你们二个是有头有脑有脸的人物了。一个在国家机关作事,一个在教书育人,。是巷子里的水把你们养大,是巷子里的民风吹生了你们,这里的市井侩风你们哪有不懂得,我还是嫁过来的都懂,我看呀,你们这些吃财政饭的人,是太闲生了。没事学到姑娘婆婆似的,在外头嚼牙八骨,无聊的很。你们要珍惜自己哟,嫌这里围城了,家里围困了不是。你们二个夫人对你们嚷呀吼呀的,实际上是作得我们这群嫂子,姑娘婆婆们看的,给我们把信号,放风,生怕你们下雨不打伞----湿(失)了身,被某些人挖起跑了。
孟贾二人见柳说到了实质,对妻管炎之愤早荡然无存。
柳接言:贾哟,你还年轻,要彻底断生,还差点火候,孟哥哟,你再忍一忍,熬到火候,谁么事都好了。女将们对你们管得紧,实际上是爱你们,怕你们犯错误,出轨。你以为夹张钱打了是么好事,教训多得很。
孟贾二人听的面面相觑。
                            待续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05 11: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5楼

                              六鄂风市井之-----柳启孟贾

哎,快到点了,柳望二人道:你们二个下午不上班的。
二人答曰:不去。柳:为么事?
孟:假妈的(土语假装意)加了个班,闹了个眼子,补休。
贾:弹性教学,课堂上午有课,照着书本瞎放了几个屁,下午不用去了。
孟柳笑戏:臭老九,如此教学岂不误人子弟。
柳言:哎,我几羡慕你们哟,吃国家饭的就是好,几稳当哟,几闲生哟。不象我屋里的个苕货,苕得疼。
孟贾疑言:看老蔡(柳夫)蛮老实的,在你面前蛮绵条的,谁么事都作,没有嫌人之处呀,又么样苕得疼咧?
柳:他呀,就象红薯眨了眼睛,活苕一筒。人像蛮老实,但一根筋,还认死理,不听劝,搞么事砸么事,到如今一事无成。
孟贾言:我们看他每天象蛮忙的。
柳言:还不是跟你们一样假妈的。孟贾二人皆笑。
柳:他要像你们一样,吃国家饭有几好哟,莫谈他了,只怪我当初瞎眼珠子找错了人。哎,男怕进错行,女怕嫁错郎,吃了老鼠药,老鼠跑不脱呀!我是蛮传统守旧的人,要象别的女将一样,早就燕了。穷一点无所谓,跟钱过与跟人过谁靠得住,你们读过书的人最清楚不过。
孟贾二人思之:这个道理与现实孰非已很难讲得清楚,红蓝双方至今辩论无果,难呀!见柳在这个问题上已能触景生情,忙将话题叉开。
随言道:嫂子,你的为人大家都知道,不管男将,女将,都喜欢跟你在一堆谈心晇天,也没有哪个会说闲话。
柳言:我从不害人,从不乱岔,讲道理,街里街坊的谁不清楚。不是你们二个婆娘求我给你们上课,我才懒理得你们咧。
孟咤言:我说我那个婆娘今天象变了个人似的,抬头瞄了一眼就回去了。
贾亦咤言:我那一个呀,并要味的说:自己缩回去了。
孟柳贾三人均大笑,并调贾:又再自長威风,扣着屁眼上楼梯,自己抬举自己。等等。贾与如此形象之喻言,早已无还口之力,任其二人续戏之。
笑罢,柳接言:我不是说得话,你们要是跟别的女将没事在那里闲咵的话,一个早就灰溜溜的被嚷回去喝汤了,一个肯定秧妥妥的主动回家退壳去了。
话毕,三人皆大笑。
                                                                                            待续。
  TOP
头像
wvcvcrtyrt.cn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6-05 20: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5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4-12    发短消息        

16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06 13: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7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07 07: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8楼

                           七 鄂风市井之------柳论导孟
哎,柳言:你们二人看差一二十岁,怎么还称兄道弟,我嫁正过来这长时间,也没有搞清楚.
孟应该是长辈吧,不会是江湖上讲的,江湖不分,英雄无辈吧?或是老孟怕老,黄瓜打锣去了半头,硬装嫩.叫别人瞎喊的吧.
贾笑称:没乱喊,我与孟哥是萝卜靠在垅上,一个辈.只不过他是花心大萝卜,我是心里美的小萝卜.
孟斥道:去你的,乱款,谁花心了.
贾续言:我在屋里是么,父辈们在巷子里是一堆的,占了点辈子上的小便宜.
柳的侩语又现:你呀是站到屙尿的,你占小便宜,要是刳(哭:音)到,(意蹲)屙巴巴岂不是占了大便宜.三人皆大笑,.
柳又言:象你们这样大年龄差距的,一般搞不拢.
贾孟言:爱好相同及臭味相投也.
柳明:噢.
柳续言孟哥哟,其实我知道你是蛮讲形象面子的人,男将人三碗面吗,场面,情面,脸面.你跑到外头撒气吐槽还不是为了这,生怕在街坊中失了面子,掉了底子.其实我不是阴到听到你的牢骚满腹的话,鬼才晓得你还有这四个绰号.
孟忙问:街坊们都晓得了吗?
柳言:只晓得你爱作这四样事,哪还晓得你还有这形象的绰号哟!么买么提呀,洗之郎呀,灶麻子碗君呀,哎,这个洗之郎最形象,比洗刷刷还好,碗军也不错,以后我可要当歌到处唱了.
孟急言,连忙将柳作年轻点喊:姐姐哟,你作点好事,嚷不得的,到时候,我哪还好站街蹲巷,那几没有面子哟.
柳言:其实呀,屋里的事和屋外的事,是两个样,我听到的,和你阴到讲的,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版本.
贾无言,细听到在。
孟又急言:哪个版本.
柳:我听到的都是夸你的话,嫂子总在夸你,几好哟,在屋里谁么事都作,几会买菜哟,又便宜又会配搭头,还识货,一般的情况下没有上过当,受过骗,还从不打夹张.
孟一边听,一则边得意地频点头,但听到后一句话时,忙驳言:这菜钱,她把我都是有数的,回去还要一一报账,打不了夹张的.
柳续言:还说你洗衣服物,比我们女将还傲.又干净,又称头,(土语:整洁意)还夸你,连我们女将的私物都洗,晒得时候也蛮小心的,生怕过路的人看到了.
孟的脸都红了,心想,这哪是在夸我分明是在晒我,烤我,毁我,不分场合瞎款,这样的夸奖还不如作公开的洗之郎好.
只好辫言:我晓的姑娘婆婆在一堆,肯定是非多,瞎嚼牙八骨,瞎玹啥,把老子的光都曝完了.说罢,又为自己掉底子的事,转个弯言:沒法子,她引孙子,就回把的事,经常还了得.
贾听到肚子都笑炸了,说:难怪我看孟哥晒最后一篙子衣服时,总是神撮撮的,象鬼子打枪似的,只见篙子伸出来,不见孟哥头出来,不只回把吧,这一晒定终身,还总笑我缩到,看你以后还糟不糟皮我.
孟只好红着脸在一旁不作声.
柳又言:孟哥呀这是好事,你一公务员又忙公务,又忙家务,这样的好男将,不多见,晓得有几多像你这种身份的人,我不想说了,稀烂.
说着,柳嫂看了看天言,只怕有三点钟左右.又言:今天我们谈得蛮合意,以前这个点,我早就睡瞌睡去了.
巷子里来往的人也不多,谈话的地方,靠柳嫂家二楼家窗的墙面,整一楼层是死门面,二楼以上才有住家,巷子也蛮宽敞,孟哥威信也高,有点脾气,一般的他不叫别人拢边的话,别人是不会自讨没趣的,何况又见柳嫂与他们在一起,知道在说事,没有一个凑过来听香阴的.
柳又言:其实我们女人,就是对这样的男人感兴趣,.嫂子还说你,几会弄饭,弄菜,洗碗,抹家业哟.
孟的心里又一紧,生怕又生出么幺娥子来,忙问:又说么事.
柳言:反正你夫人只要在外头谈到你,自已都光鲜,得鏍,(土语得意意)的不得了.我们背地里都说嫂子命好,有个撑家的好男将,
贾附言:妻以夫为荣吗.,你就是她的资本.
柳说:是呀,你说楼上那个吴老二,谁么事也作不到,连个面都不会下,那天他婆娘回娘屋里有事,他起晚了,外头没有过早的了,他自己下面.那个筒子面上写得热干面挂面,他真得按外头下热干面的办法来,水一开,面一放,用筷子拨了几下,就开吃.最后还问我们,怎么别人的面是熟的,他下的面是生的,还怪他老婆的面没买好.
众人都笑了.
孟接言:以后他老婆出门前,最好作个大餅子框到他脖子上,免得他饿死了.
贾戏言:前头的吃光了,还不愿掉头,最后还是得饿死.
柳又言:说到不会烧火弄饭的男将女将们太多了.
                                                                                                   未完待续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09 13: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556    精华:6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9楼

                                  八 鄂风市井之-------柳嫂其人
哎,懶得讲了
柳言道:你们当真我是来上课的,我站到,你们坐到,一个夫子,一个叫兽的,连一点规矩都不懂,师生礼仪咧.烟不烟,茶不茶的,搞烦了我走他的.
孟见状急言:贾快去搬登。己则为柳泡茶.速归位后,恭听.
二人深知这柳一肚子巷水,巷子里的大小裤子(故事意)不用脱,她都晓得.么事阴到胯里的鸡巴,逼瘰呀的,逼故事都清楚得很.谁叫她是工会主席,调解委员的.正的可以跟你来正的,一出正言,则可英特耐雄耐尔的一定要实现,.歪的可以跟你玩邪的,么什荷叶莲蓬藕,鸡巴卵子毛的瞎对.实际上完全是一正邪委员,调恺主任.
见她肯座下一席,知其铜壶煮三江的故事,又要开始了,不定哪一家的裤子,又要掉翻面,丢逼现瘰的.(瘰土语指男下身)
孟贾二人早已饶有兴趣的不行了.
柳稳住神,先扯耶斯说:这还差不多.呷了一口茶言:孟哥的茶不错呀,是毛尖,还是龙井呀.
孟:我早知道你爱喝茶,今年春上雨前茶,新龙井.给你准备了一包,走时带到.
柳嗯了一声,润着泡子,靠在躺椅上对贾言:贾哟,你还蛮会办事的,晓得嫂子腰不好,搬把搖搖椅孝敬嫂子,想听香阴呗?
贾孟二人连点头.
柳:今天就把你们很难听到的姑娘婆婆的事,叫你哥俩听个够.
孟贾二人知,己妇不大合群,无甚讯息,柳言事,必新鲜也.
柳:那个南巷的纪主任的事,你们都晓得吧?还有愿为夫隐,甘吃闷亏,惯死畜牲无道理的那个纪的苕婆娘,那还是蛮有味的。
孟贾想:这个柳婆娘还傲些,每次都可以将己置身之外,但述事如身临其境,真叫人啄磨不透.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断书安 于 2014-6-9 13:34 编辑 ]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09 17: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96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20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