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原创连载-----[小巷人家故事]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10 11: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1楼

谢草根顶帖
  TOP
头像
dd201133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6-11 17: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8-29    发短消息        

22楼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11 18: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23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14 00: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4楼

                           九 鄂风市井之------柳鄙老纪
柳呷了一口茶,见浅,言续之.孟见瓶空,起身回屋灌水,贾托腮回味,只恨灌水断续声,搅乱其节奏.
柳靠椅晃之,望着小巷,随即哼唱起邓丽君之名曲[小城故事]之歌也.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小巷来,收获特别多-----
并望贾言:我平生最喜欢邓丽君的歌曲,她死后再也无人能比了.
贾附言点头连称是.
孟灌水回,与柳续言:浓淡入时无?茶淡无味,事淡则不引人,但适盐之,效果炯然。
柳明言:你想叫我再加点味?孟贾连点头.
柳:言多了可不是么好事,不过,我一平民妇道人家怕个鬼.但为么事叫我加言进味的.
孟贾二人急赞称:柳汝,人如其味,味如其人也.
柳:这才奇了怪了,孟哥,你粽子绊的官员,是大会不发言,小会不发言,当官的都不发言,叫我发盐加味,我看你呀是前列腺发了炎-----快坏到根子上了.
孟急,但笑释:我乃一小公务员矣,发言尚轮无我矣,大会发言者多者,乃纪主任也.
贾:纪乃南巷之居,知也.
柳:我认识他,跟他婆娘一般,打个招呼而已.哎,真是穷在大街无人问,官在小巷人皆知,南巷住的都是么人,区里局里的头头多,么是公务员楼,常委楼,书记楼的,整一官窝子.哎,前几日,见纪主任象病了一样,.他的个踹婆娘,扶到他叉枝八胯的,一崴一崴的走路,可能是上医院.
前天,又碰到他的踹婆娘,我问她你家里的老纪哟,么样啰,病了.她婆娘说,哎哟,前些日子,他带队到海南考查回来,就屙尿不畅,可能是海鲜吃多了,水土不服引起的.一检查呀.-----
哎,克板门,老子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没说真话.
她说呀,先一检呀是么尿道炎,后一查呀是么膀胱炎,这不又找个教授会诊,说是前列腺炎,还带点脓,蛮严重的,已经住院了.我寻思着:如果屁眼再流个血,发个炎,流个脓的,那不下边全坏了.这考的个么察,到海南一趟,把老纪下边的粽子全都烤坏了.
孟贾二人皆笑不止.
柳随问孟,去否,知否?
孟急,生怕像沾了火星似的,言:吾申,一无赶赴海南之,二纪确病入院之,三具体因不明之.
柳:你倒撇的干净.你们这些当官的哟,个个都会卫着自己隐瞒,过去书上是么样子说,么事君有隐呀,臣也隐呀,子还在隐呀的,搞不清白?
贾言:叫唯官者隐,唯尊者隐,君为臣隐,父为子隐,夫为妻隐,.
怕柳不清,细释:就是要为这些当官的,皇帝,丈夫,老子们,将他们作的一些丑事,不光彩的事,都由下级,儿子,老婆隐瞒下来.不要乱说,以免影响形象.
柳:只有日本人才喜欢作这种事,教科书把他们天皇,皇军,老子们的罪行,都隐瞒下来呀!连南京三十万都不承认.赶明也学美国一样,也丢他个原子弹,我们也不承认,那才解恨咧!反正扯谎聊白这一套,我们让得日本人去了.
听到柳滑稽贴切的分析,贾孟二人都笑了.
柳肃言:孟哟,你么笑.这屁大点事你都学日本人,隐到。纪主任个事,隐得住个屁.叉枝八胯的走路,又从海南才回,一看就是鸡哟坏了,隐,隐,隐个屁,是有隐,还统说,吃海鲜吃坏了,我看呀,是找到个小姐去尝鲜,按到个小妞在过隐,回来后得了性病.还好意用发炎么得隐到,这是医院里的熟人阴到告诉我的。反正你们粽子绊的问题是隐不住的,将坏坏一窝,你肯定也不是个么好东西.
见柳亦这一说,贾像得了个么宝似的,跟着柳瞎起哄.
孟此时有口难清,人几尴尬哟,心想:跟到柳不清,这才说不明,撇不清,稍不留意,就被绕进去了,以后可得小心才是.要是叫我家孟婆子这个联想集团的知道了,任你么样抠屁眼赌咒,她都不会相信,肯定是要又喝汤的.
孟实知情,但碍于上下级关系,不好直言,便含蓄表之:也许如此,但吾勿乱言.反正吾从此起,已拒与其握手也.
三人皆大笑.贾柳言:孟哥作的对,怕传染。你要是还与他亲密接触,就莫与我们来往也,不如自已断腕绝交。性病几赫人哟?搞不好会升级成艾滋的,都是老纪自己的老鸡巴惹的祸,活该----
调笑毕,柳续言:这不,再七扯八拉的把老挝(老哥),越南的,假名片的日本人,都匡进去了,扯远了。先头的只当个调料,加点味.咱再言归正传,咱再扯一下咱巷里,另一个当官的老婆,胡婆娘-----
                                             
                                                                   未完待续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15 22: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5楼

                                          十 鄂风市井之----  柳论三事
说着柳掏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说:还可以扯个把小时,4点半钟我要回去烧火弄饭,接外孙
.孟贾二人点头诺.
柳:胡婆娘在巷子里,还是蛮有裆的。人退了休,伢们都安排妥当了,闲生的在巷子里瞎生事,不过巷子里的人没一个嫌间她的。
孟贾二人听到直点头。
哎,柳接着说:咱巷子里的妇道人家,到了咱们这个年纪,也冒得么追求。只要家好,老公好,儿孙好,过的去就行了,图个平平安安是最好。哎,嫁了人,就等于母鸡抱了窝,日夜地围着个窝转。就图窝里的三件事,六砣蛋,孵成了,任务就完成了。
孟贾二人觉得蛮新样,便问是怎么个情况。
柳:窝就是家。第一,就是要守好家里的两个财,外财和内财。内财都晓得,是收入支出,以及咱妇人攒下的存款储蓄。不是大事,千万动不得,借不得。岔不得,我父亲老早就告诉过我:眼里看着,手里攥着,不如怀里揣着。爹有娘有,不有如有!这老理太对了。
外财就是房产。咱这要拆迁了,搬窝了,这才是大事。既要重新安好窝,又要合理的,按最高标准拿到补偿,还是要下功夫的。孟哥哟,你是区里公家人,到时一定要帮忙呀!
柳的此番论述,说的孟连连点头称诺。
柳:第二件事,就是要伺候好窝里的两个爷,一个老爷,一个男或女少爷。一个是轻不得,克老爷,就是要罩到,就是无事嚼三嚼,免得偷到生事。谁么事,都得跟我交待个一二三出来。轻了,像冒会到,有事,定叫他两眼冒金星。至于少爷,严得,重不得。太重了,人翻撬,不归窑,才麻烦,老子还得到处找!
孟贾二人心里润到,这柳婆子真不愧是巷里的女人尖子,哈哈事讲的直往心里钻。
柳:第三嘛,就是要照顾好两个孙身。照顾内孙外孙,本来就是老婆子命里的事,天注定咱要再受二遍苦,遭二茬罪。为了伢们,咱付出是必须的。再苦再累,也得心甘情愿,谁叫隔辈疼,贻孙乐呢?看到孙娃子一笑,咱啥烦恼,都散了!另一个身,就是身体。作人活着的本钱呀!马虎不得,千万莫重钱轻身,有病硬扛。眼睛闭早了,划不来。我还想多活两年咧。
哟,讲岔了,不是讲胡婆子的,咋绕到自已身上了。咱还是讲讲胡婆子和他老公柴大哥。
                             
                                   待续
  TOP
玲珑小舍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16 14: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55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4-17    发短消息        

26楼

问好!加油!

敲打键盘的手指是犁,流淌出的字是耕心,倾注写手真挚的情感,用文字缝合心语的碎片!

敬请关注长篇小说《喜鹊屯的传说》、 《当爱已沉沦》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17 15: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7楼

                                             十一 鄂风市井之----  孟柳赞柴胡
柳:你们都晓得巷子里就那么几个人物,柴哥称得上一个.国企头头,效益好,收入也不错.二点一线的好干部.常言说一床不睡两样人,柴哥正相反,性格脾气与她婆判若两人.就一毛病,爱麻将.在巷子里热心快肠的,街里街坊的有个么大事小事的,都肯帮忙,一点个架子都没有,为人民办好事的官还是有的.
说着瞄孟道:你以为都像你们纪主任一样,上头也坏了,下头也烂了,穿了孔.柴哥好呀,说实在的,跟他的婆娘是分不开的.这才是内在的.你以为他们那些妇道人家,疯邪婆子,只会打街骂巷,脱衣挎裤,真假机机,退壳探乳,摸扣子么事的.
孟贾二人思:她们?这些岔样事总不沾汝边也.
柳:在原则问题上,大事大非上,咱们还是有分寸的,晓得历害,心里还透着亮,为小利,把自己屋里人搭进去划不来.
孟二人惊:咱们,正事都有她,沾上了不是.
孟贾二人熟柴,也知柴,笑言:是的唦,去年底征兵,巷子里的建邦当兵,他帮了蛮大的忙.
不过说实话。柳冲着孟说:你也起了蛮大的作用.
贾因为去年底进修近半年时间,对具体情况不大了解,听得还蛮认真.但对这伢还知,便言:这伢蛮聪明的,有点小调,老头(土语:指其父)走得早,他姆妈刘嫂,又没再嫁人,引着个伢过,几不容易哟.孤儿寡母的可怜哟,不过街坊们心都蛮热,关照也不少,么样,当成了没.
柳:这不要打钓鱼岛了.
孟纠之:不是打,是捍卫国家主权,打还要听中央的,现在统一口径是,作好军事斗争准备,能打仗,打胜仗.
柳:哦嚄,我又没说错,你瞎岔个么事?就你觉悟高,转了个圈还是要打仗.我给你参的肫,是早饭当了午饭吃,还餐(参)错了不是,看样子你当兵的觉悟还在,这大年纪了又想参军了不是.
哎---柳学孟音:吾真乃一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来的.现在靠边站了,该轮到小伢们,建邦他们了,该他们报效祖国了,时候到了.伢们参军一事你都了解,又没有去海南,坏了瘰,该你发言了.
孟对柳对他搞巧的语言,一点也不计较,续说:柴哥在这事上是起的是关键作用的.听说柴哥人武部有路子,娘俩个就拎了礼品,包了银子,趁晚上阴到到了柴哥屋里,把门的管家婆一看,是她们娘俩,蛮热情的请进了屋,并笑说:你们这是搞么事,换了人连屋都莫想进,街里街坊的,作不得呀!这是折杀我们老柴了,要真收了你们的礼,街坊们还不把我们老柴当炭火烤了他,当柴火烧他的.
孟:老柴是不管家的,连病都得的好,落了个肤轻松,继而望贾言:不象我俩似的,双料的,气管炎加哮喘.
柳笑了起来:形象,向老柴学习,抓紧治疗哟.
  TOP
头像
xinmlo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4-06-17 15: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6-9    发短消息        

28楼

aaaa


[ 本帖最后由 xinmlo 于 2014-6-17 16:04 编辑 ]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17 19: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29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18 23: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0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19 13: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1楼

         十二 鄂风市井之----建邦参军 (一)
孟沮伤言:么再糟皮我了,妈儿我的老脸往哪里搁呀!咱们言归正传哈,还是谈建邦参军的事。这伢高中一毕业,本来是准备参加高考的,一听说今年在提前征兵,  
说着指着柳道:就是你总结的要打钓鱼岛了。这伢是热血沸腾,磨拳擦掌地,在学校和街里非吵到要参军不可,态度非常坚决:好男要当兵,好铁要打钉,保钓为国疆,学子不容辞,就差写血书了!但正在备考的建邦,知道的消息还是晚了点,指标已满,再过几天,就要走兵了。谁么样解释,都不听,铁定了兵心!还日夜缠到他姆妈刘嫂,叫她弯路子,找街坊们帮忙。刘嫂是么样扭得过他,所以就带了礼,硬着头皮,找到了巷子里最热心快肠,路子最野的柴哥求他帮忙。
市里的武装部长,是柴哥最要好的朋友。柴哥找到他,把情况一说,部长也受了感动。放弃高考,投笔从戎,时下此等热血青年少见。便二话没说,承诺了一个指标,但前提是政审一定要过关。
贾听的直点头,言:现在参军政审是蛮严的,有的地方在招兵时,把关不严出了问题。穿上军装,再被捉走,几影响部队的形象哟!
柳:搞这严作么事?还怕我们的兵,当了叛徒,从了日本人不成?中国人恨死日本人了,要是到了钓鱼岛,咱一声八格亚路,不缴枪统统死啦死啦的有,小日本个个都得乖乖地投降!
孟贾二人听到柳,风趣聊片的鬼款话,都笑了起来。
孟:莫说的话,问题还就出在这上边。巷子里的人,是看到这伢长大的,胚子还是好的。他老头(指爸)走的早,,刘嫂孤儿寡母的把他拉扯大,实在也不容易。巷子里的人,是最搁不得哪个在遭孽,热心快肠的人多,都帮扶着一把,这伢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对老辈子的言谈语句的,都蛮听调调的。从冒听说他作过么事出格的事。
这不,这次莫说政审,就连体检这关,都被卡住了。后来我专门问了这伢的,他告诉了我实情:就是刚上初中的时候,学校门口的社会秩序不好,欺侮新同学,擂肥的拐伢蛮多!
柳:也是的呀,雷锋不见了,他的不少侄儿子,冒学他一点好的,光学到擂肥、擂钱、擂财、擂人去了。
孟贾二人又听的笑。
孟接续:没爹护到的伢,就是遭孽!处处都得想着法的护着自己,免得叫娘又多操一份心。这不,这伢怕受拐伢们的欺服,耍了点小贼,阴到在外边刺青店里,在左小胳膊内侧,刺了一把小剑。平时回家过巷,总把胳膊撇到走,生怕巷子里的人看到了,说他的拐话。上学快到校门时,他再把他故意地翻露了出来,仅那些拐伢们一看,以为跟他们一样,也是外头玩的,也没么样动过他,为难过他。就这样,混了几年,相处无事。他娘也晓得,嚼过他,但一听到伢这样一解释,也没怎样较真了。哎,大了伢们,都有点调,这伢算乖的。小错是有的,大错冒得。学习成绩般般,努个力,上个二三本的,不成问题。每天差不多二点一线的,没爹的伢,成这样就很不错了。起码没跟他娘生过啥事,也冒跟那些打流的伢混在一起。夏天他没法掩住,露出来过。我看见问过他的,他哄我说是好玩,沾了张帖,就把我蒙哄过去了。谁还再在意那个。这不体检时,医生一看,硬说他皮肤刺了青的,不能当兵。在这第医关,就被政审住了,真是出了虾子,卡了壳子。后来我亲自看了一下,屁大点个刺青,一帖膏药就焖住了。不过,人家这是王八的屁股----龟腚!你有么法子。
柳:是的沙,那天我看到这伢,一路上流着眼泪回来的。我问他,出了么事?他就是不肯说!真是一副遭孽相哟,委屈的不行!哎,孟哥哟,这伢被逼的在身上刺青,你们区棕子绊,是有很大的责任哟。都是你们不在学校门口,认真综治的后遗症!
孟见柳一朵子箭,射向了自己,知道躲也躲不过,也冒去跟柳绕舌。
孟接说:消息一传开,街坊们都行动了起来,尽力都在尽自已力所能及的帮着忙。

                              待续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19 21: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32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玲珑小舍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19 23: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55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4-17    发短消息        

33楼

问好!支持大作!

敲打键盘的手指是犁,流淌出的字是耕心,倾注写手真挚的情感,用文字缝合心语的碎片!

敬请关注长篇小说《喜鹊屯的传说》、 《当爱已沉沦》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20 17: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4楼

谢二位顶帖
  TOP
头像
落莫一枝梅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20 17: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679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2-12    发短消息        

35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21 17: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6楼

                                  十三 鄂风市井之-----建邦参军(二)
孟:我们几个有办事能力的街坊,聚到了一起。商量是么样帮着建巴,解决能参上军的问题。建巴能参上军,是我们巷子里的光荣呀!当了兵的,掰到指甲头算,就那么几个,反正蛮久没出兵了
贾问:有哪几个?我只晓得有你和马大炮,再谁我就找不到了。
孟:还有老张头的么儿子新国呀,就三个。前几年,马大炮的儿子,被纳选了。街里学校都上门作工作,动员。马大炮硬是扯耶斯,不让儿子二炮去。说又苦又累的,又不自在,老子当兵受了罪的,不能再叫老子的独儿子上部队,再吃亏,老子还等到抢到抱孙子咧!你说这老马,是个啥觉悟?到了地方,把部队的觉悟都丢到哪去了。这不,早早的给儿子成了亲,他比老子还小六七岁,现在连孙子三炮,都抱上了。
柳贾听得直笑。
孟:这年头,城里伢主动要求参军的不多。就是被盯上了,差不多都故意找个么油头,被刷下来。建巴这伢,在这关健时刻,要求参军,要去打日本人,打钓鱼岛,精神实在可嘉!哎,我想起了我老爹,当年参加八路军,打日本人的时候,还负了战伤,成了残废。故事真比咱的胡子还多,哎,不远扯了,以后再说。
柳贾知道孟的父亲,是军队上的抗日老干部,50年代末,因战争中的一个历史遗留问题,被组织上从部队上发配到小巷屈住。80年代初平反,又恢复军籍,回部队休干所怡养天年,现已去逝。孟没随父入军休所,婚后一直住小巷。见孟再不言此事,也都没搭这话题。
孟:这不,我们几个商定了,想方设法也要叫建巴参上这个军。说着,指柳:哎,你不是也参加了吗?么样寡叫我说,有些关健的花点子还是你出的咧。
克柳一笑:好,我发言,你个鸭肫的,把我也拿出来熬。反正现在社会风气也不好,谁么事向钱看,有钱不光能使鬼推磨,还能叫磨推鬼咧!阎王那,老柴已凭自已抵手的关系搞定。剩下的,就是难缠的小鬼了。我们分析了一下,有几个地方非要打点不可:一是区里指定验兵的医院的头头;二是主验医生;三是接兵的。这三砣搞定,就没事了。至于费用,坚决不能叫刘嫂出,五个人打平伙,先一人800,多退少补。我们作了分工,老柴、新国、老冯,搞定接兵的。我和你,克鬼的,我俩还唱起了奥运主题歌:你赫我哟!搞定区里验兵的医院,你唱主角,么样,又该你发言了。真是脱了裤子放屁,多费一道手续!
贾对后头的事,是一点都不知道,像听新闻一样。
孟:医院的我熟,分别找到头头和医生,打了招呼。说是侄娃子的事,等下家长要来,跟你们联系勾通。反正暗示,有想头。我就车了。哎,么样打点的,该你嘎了。
柳:笑克鬼的,一垛子箭,又射了回来!妈的,一人十张麻脑壳,(土语:指百元钞) 见了东方红,哪有不笑的!我从头头那里,重新拿了张体检表,落了,带着建巴,找到了主验医生,把表又交到了他手里,蛮以为他一勾,就完了。谁知,他又枝枝花地茉莉花的,花草一大堆,主要是:这伢可以体检全部合格,但膀子上的刺青,是么样改咧?割吧,怕来不及了,马上就要走兵了。作激光快些,也得个三天才行,这些情况,接兵的都晓得,你们要攻一下他们的关。如接兵的通了,带伤接走最好,是么样编,你们去找他圆。
这伢一听,急的又掉泪。我心里痛呀,忙安慰,有姨妈在这里,你莫着急,男子汉了,莫怕!我和你孟伯为你作主。这伢听到连点头,下步么办咧?
哎,柳停下,指着孟:你么一个人喝香茶,才换的吧?你再说,等我闲生一下,呷口茶着。
孟放下茶杯,笑续道:这不,接到催命符的电话,还不急马恰呛地赶到才怪。以为遇到了连银子,都不能摆平的,么虾子事来了。一来才晓得,是作手术或不作手术,咋也能走兵一事上,在打晃晃。
                                                待续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21 19: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37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22 09: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8楼

谢草根元老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22 15: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8129    精华:14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39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24 08: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8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40楼

                                           十四 鄂风市井之----建邦参军 (三)
孟:哎,莫说,还是你柳大姨妈拿仗些。说,不割不能走,割了,那边搞通了,才能走。割比不割好,了不起贴上个膏药巴子,焖到别人看不到,莫落嫌话就是了。这个板,我代表刘嫂,帮侄儿子拍定了。割!
柳听的润到笑出了声:克鬼的,姨妈就姨妈,加个大字作么事,占个香阴也搞巧。
贾也跟着笑:孟哥傲呀,不露声色地把香阴都占回来了,我都没听出来。
孟得意地呷了一口茶续说:我先打电话,通知了老柴那边。双方互通了情况,老柴说没多大问题,先给接兵的整顿酒,就定在今天晚上。我问是么样这急,老柴说,这批兵,明天晚上就走了,不急不行!还催我们这边,快点。柳哟,你在作么事,你讲,免得又说我绕舌。
柳:作么事,作豆丝。缴了钱,引到伢激光呀!那伢痛的瞎嚷,你反正也没听到,心也不跟我们一起疼。莫说,现在是蛮先进的,一哈就作好了。不过,激的那个位置,成了糊巴巴,红肉直翻的。作激光的医生说:要打三天吊针。我扯的别的耶斯说:看能不能不打吊针,有别的办法么?医生也没多说个么事,先给建巴处理了伤口。哎,么说,还真有大的创口贴咧,焖到跟皮肤颜色差不多,还蛮向阳的。莫后,医生又开药,并嘱咐,针不打就算了,药一定要吃,剂量第一天翻倍,后几天常量。创可贴莫打湿了,一天一换。给你们开了五天的量,再不好,就来找我。老子心想,还找个鬼,要找就找部队去!医嘱完后,把药单子往我手里一塞,叫我再划价缴费拿药去。完了,我引着伢出来,满处又找不到你,你作么事去了?
孟笑:跟你一样呀,烫巴巴,作豆丝去了。你只当我闲到,我安排人,到学校、派出所搞政审材料去了。叫他们下午上班的时候,一定要交得我。你也晓得事情急,好多准备工作,都要备到堂,岔不得的。这不,没一哈,我就又转起找到你们了,看到你当时个不耐烦的像哟,样子几丑哟?怕老子丢了你们,不与闲是吧。
柳笑:克鬼的,还不是急的,主要是下步再么样安排,搞不清白沙。
贾好奇地问孟,是么样安排的。
孟望了他一眼:这不是癞痢头上长虱子----明摆到的事。整酒沙!定了啊,红桥大酒楼,老柴说:接兵的是咱湖北老乡,黄冈地区的。红桥的本帮菜烧的好,就定在那里。于是,我叫你个当姨妈的,把建巴先送回去休息,再把他屋里的一些杂巴落伙的事,处理准备一下,晚上你陪到到位就行了。咱非把这事搞定不可,不然激光白作了。老柴还说,市里的杨部长,安排了区里的李部长作陪,一般的没啥问题。再叫我备一包土特产,其它的手榴弹,(指酒)二十响,(指烟)由他来准备,并再三嘱咐---
说着指柳:叫你一定要到堂,么耍么不会喝酒的幺娥子,菜你总吃的到吧!
柳笑了起来:哎,你不是常说:有酒不喝是个苕,有肉不吃是傻瓜。克鬼的,老子吃了半天,还是吃自已的,喂别人的。但我们愿意呀!你公水吃的多,无所谓,换个场合就回来了。我的心吃的还不是蛮疼的。
贾笑道:哎,听你们温故的事,还是蛮有味的!
孟:哎,人老了,就爱忆旧事,座到一起侉一侉,忆一下当年勇,心里就不堵得慌。柳哟,我真还蛮佩服你的,真不愧咱巷子里女将们的主心骨。遇事和男将一样,敢承头,点子多,拿得住仗。那天摊钱前,我们几个商量了的,不要你参加。哪晓得,你一点不贪枪(土语:怕意),一点不领情,我们多少,你多少,像个女汉子。我们主要是看你,最近的环境有点不好。你内退早,在社区参加个调解,拿不了几个补助钱。老蔡最近也不贼,睽到屋里在,真有点耽心。要有么难事,跟我这当拐子和这个兄弟讲一声,保证是那个事!
柳泯了一下嘴,说:外头的都被你们看到了,里头的,巷子里真冒得几个人晓得。就你老婆---
说着,指贾言:东东和胡婆子知道。娘屋里有点底子,有一爿门面给了我。再丫头,得兴得的还蛮争气,混的也不错,女婿也是吃公粮的,三不三往这里贴着。要不然,我又没退休工资,还整天在巷子里晃,早喝西北风去了!谢哥的好意,给我介绍过几个打工的位置,但屋里实在脱不了壶,烧火带引伢,一抹带十什,少了我,这屋里还实在转不开。打工看人家的脸子,不自在,真还冒到那一步。哎,你们两个嘴紧点,莫到外头唱哟。免得走我的形象!
孟贾二人,听了直点头。
                                            待续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