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原创连载-----[小巷人家故事]

繁华2000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6-24 17: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5-13    发短消息        

41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24 17: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42楼

繁华、草根、玲珑你们三人,才是维护本坛秩序和规则的正义使者,辛苦了,谢谢!要不然,原创坛乱的还不是一塌糊涂,谁还有心思在里边发帖!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24 18: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43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25 20: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44楼

  TOP
玲珑小舍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26 17: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55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4-17    发短消息        

45楼


敲打键盘的手指是犁,流淌出的字是耕心,倾注写手真挚的情感,用文字缝合心语的碎片!

敬请关注长篇小说《喜鹊屯的传说》、 《当爱已沉沦》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6-26 19: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46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27 17: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47楼

                                        十五 鄂风市井之-----建巴当兵 (四)
柳:哎、哎、我们正在是谈建巴当兵的事,么一朵子射向了我,莫抠错了胯子,还是谈正事。晚上六点整,巷子里的四大金刚,准点来到了酒店二楼的包间。没一哈,李部长的座骑,就带着接兵的老乡,还有一个一起的仕官和李部长的司机,也来了。
孟:等等,么四大金刚,你个杨门女将咧?生怕搭进去,成了四人帮!不过还多一砣。
贾笑指孟言:就多你这一砣,老闹药。
孟笑道:你克小屁累子,没你的事,莫瞎岔。哎,你莫说,老柴个鬼,还蛮会安排的。一豪包,还蛮向阳。菜单上排的菜,也是那个事:南鱼北肉,凉先热后,淡浓相宜,五味俱全。主要还是考虑到客人的味口。接兵的主官姓芦,是咱鄂省团风的,少校军衔。李部长和那仕官,河南的,李部长上校,仕官,司机是几级的,俺也看不懂,也冒问。四个人都穿到军装在,蛮威武的,不像原来我们当兵的时候,一身国防绿。那时侯咱是----
说着,说着,孟还唱起了京戏:老乡,我们是工农子弟兵,----  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
他这沙哑的老喉咙,引得柳贾二人瞎笑。
孟:双方客气地相互介绍了一番后,皆入座喝茶续谈。我与李部长不陌生,克板门的,喝酒真是个一把手,接兵的俩,就不清楚酒品酒量了。反正部队的人,差不多都能喝。冒听到行话说:能喝八两喝一斤,一看就是解放军,就是豪爽。想当年,我在部队时,也有醉死沙场身不还的驾式。现在老了,不中神了,没喝二口就打头。哟,提我作么事?
孟:寒暄了没几句,就见李部长三人,把军装挂子一脱,挂衣勾上去。大有一场酒经沙场,不醉不归的雄纠气概。李部长发了话:上菜,上酒,今个咱吃好,喝好哟!中不?这大有反宾为主的场景,把我们几个给闹糊涂了。见大家蒙扎(土语:糊涂意)了的,
李部长笑了说:刚来的时候,杨部长打来电话,命令我,今儿作东。一是咱区里这次接兵,超额完成了全市的指标,平衡了兵源,受到了市委,市政府,市武装部的表扬。二是要为接兵的接风,并嘱咐,一定要安排好。他们部队保密着呢,是保卫祖国的核心的威慑力量。三是柴总对武装部的工作,支持非常大,老孟也是老熟人。第四嘛,其它的什么地方上的不良习气,办事作风,一概杜绝,不准走军人形象。还再告诫咱,要接了,他就枪毙俺!俺也怕这样的死,这样的死法,可球不老中!
说着,李部长哈哈大笑起来:军人嘛,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大家一定要给我面子哟,要不然,不好交差。中不中。。
我们几个,与他推辞了一下,拧不过他,也就作罢。酒烟是老柴他们带来的,就当我们也作了半个东,没掉底子。
柳阴到笑,暗庆喜,要不是李部长这一杠子,咱还要超支,另打平伙咧!不过,这话她冒说出来。
孟还挎:李部长就到又拿起菜单来,看了一下,满意地点了一下头后,又加了一个红烧蹄膀。我以前和他喝过酒的,知道他就爱这玩艺,一个人就可以啃一只。凉菜一上,咱就先开始挨个斟酒。酒不错,本地黄鹤楼,红瓶十五年的,备了四瓶。烟也是黄鹤楼精品的,打了一铺,没几个人吸。
菜是早备好了的,按顺序依次上着。凉菜是:红白黑青,外加一个大荤拼。红是大家都爱的下酒菜,油炸花生米。白是本地特色菜,泡椒藕带。黑是凉拌黑木耳。青是生呛苦菊。大荤拼是,猪口条,顺风(指猪耳),牛肉,牛肚,各两样。外加卤鸡,卤鸭,烧鹅仔。
李部长,柴总各致了敬酒词,大家一起干杯后,便开始大劐(土语指吃)了起来。咱的军人老乡,是豪不客气。对荤拼并不感兴趣,呈到个藕带和苦菊卯吃,还说:就家乡的味道好,欠死我了。
热菜也陆续到位,先上的沔阳三蒸:蒸回鱼,蒸排骨,蒸金针菇。吃的个老乡,直叫顶呱呱。夹着块回鱼道:只有咱们长江里才有这玩艺,长须子,粉白色的。栖在江笃下(土语指江底)。不好钓呀,家养不活的。有个诗人吃后,还称它是:水中粉精灵咧!说着,塞嘴里,直念叨:又冒得刺,好吃,好吃!
李部长和仕官听说,也各自夹了一块入口后,赞誉不绝。李还说:他一般不吃鱼,嫌有刺扎嘴,吃了这道菜后,今后有晏,一定要补上。还说,就定这家了。柳哟,你个吃猫食的,我看你很吃了几块,么样?
柳:嗯,不错,金针菇也蛮好的。才几个菜,吃的快掉了面。老柴的菜,就是点的合味口。下边上的么菜,我记不清了,还是你个老吃家嘎吧!
孟:接着是基围虾两吃,蒜茸蒸带子,鲜汁鲍鱼。后头是荆沙酱红烧甲鱼,冬笋红焖鸭块,红烧蹄膀。妈的,光顾了吃菜了,菜味压了酒香,大家又整了几盅。下边,两个干锅上来了:一个干锅五花肉包菜,一个干锅五菇,有茶树菇,海那菇,香菇,口磨和猴头菇,特别好吃,不好意思,咱吃了不少。
再几个热炒到了位,特别是拱嘴(就猪鼻子)爆红椒,咱老乡吃的是:不停筷子,还一个劲地夸咱们,是怎样知道他的味口的。
李部长一个人,把个蹄膀吃了一半,还尽拣肥带皮的吃。落了,把嘴一抹说:失礼了,俺的战前准备已到胃,该经酒考验的时候到了。服务员,再把这藕带,苦菊,拱嘴,一样上一盘。咱开始吧!
                                              待续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6-29 16: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48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7-01 09: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49楼

                                        十六 鄂风市井之----建邦当兵 (五)
柳:这李部长是蛮豪爽、蛮有味的。一口一个中,中不,不老中,中不中的。就连酒杯,也叫盅。啥,把俺的小盅换了它,拿大盅,我看就差拿缸了!他还窜托着芦少校,也换酒杯。这个芦少校也没喝几盅酒,没两下,家乡话就露了出来。哎,要几难听有几难听。个酒杯的杯字,也说不清白了,说成了逼。么事:李部长的号召我响应,瘰儿的,换就换,哪个怕哪个?你们都是小逼的,我们当兵的都是大逼的。逼和逼不配套啥?来,来,来,全都换成大逼的!哎哟,搞的么名堂,听的我这老逼,都脸红哟!
柳一边说着,还一边作着动作,孟贾二人被柳活灵活现的表演,给引的瞎笑。
孟接过腔:黄花落子,说话就这味。咱解放军的将帅,就是凭着这土音,遵照毛主席的命令,指挥着部队,解放了全中国的!全国的百人将军县就两个,咱黄冈的红安就是其中的一个。你别小瞧讲这种口音的人,不怕死,能吃苦,有心计,敢攻坚,是他们的特点。现在搞工程的土老板,好些子都是那一带的人。
我们这边五个,你除外。能喝只有新国,老冯他俩,能顶一阵子。老柴抿得二两酒就不中神了,我比老柴强不了几分钱,听了头,也就三两大一点酒。就那一大逼,再加,肯定成梁山好汉-----倒也!真没想到,那天破天荒地,你也端了杯子,算是解了我们的围,没掉底子。那个叫得最凶的,用大逼的芦少校,成了芦苇,两边歪,还当场下了猪娃子!那个李部长,也喝的大叫不中了,谁知道,你们还埋伏在一个杨排风,我熊的,算是服了!司机不喝,就那仕官,木多大事,官小了是难得放开。
贾听到这结局,高兴的跟着拍起了巴掌。
孟:换大杯前,我们认真向二位部队首长,汇报了建巴的情况。没讲一半,李芦长官,便打断了我的发言,这李说:算个熊事,明儿早上,我就盖章,这兵咱区里定了!芦说:这是个瘰事,明天晚上,这兵我接走!哎呀,这部队豪爽地感觉又回来了,不过我偷了个机,说军民感情深,咱就一口闷。要是换三两的大杯,我早就完玩了。
李部长一看换大杯后,咱这相面有惧色,不敢喝的味。为了再活跃一下气氛,首先提出了行酒令。为了公平,另加上撤下来的小杯。咱这新国会他河南的酒枚子,于是就陪到了李部长边上。芦少校只会点简单的,老冯陪着他。仕官,老柴和我,就在边上打点零散,三不三猜下喝两口。
新国李部长两个人的酒性有点相似。先急后慢,再急就歪。别看杯大,划着拳,还真不知输赢,谁喝的多呢。行的酒令子,也蛮有味的。两人都竖着个大姆指,叫着一条龙,哥俩好,三星照,四喜财,五魁首,六六顺,七个巧,八匹马,九连环,全来到!谁的指头数对了,不喝。双方斗的各有输嬴。
芦不善此类酒令,但杠子,老虎,鸡,虫的敲筷子的玩法,还蛮在点的。咱老冯,反正是喝多嬴少。他喜欢行的不是这种酒令,喜欢咱汉派的:请呀请,派呀派,你是一朵红梅花的菜呀!两好合一,你是我的红梅花的菜呀--这种酒令,虽然也是打筷子,但节奏不如杠子令快。
那个场面的气氛活跃的不行。芦少校一边行令,一边糟皮老冯:是么样这栽呀,我蛮想输的,结果你是么样总让得我,害的我酒隐也过不成。
么法咧,老冯谁作么事,都比别人慢半拍,口头禅就是:莫慌,两个字。这酒场如战场,慢半拍,就等于输掉了战场。莫慌有个屁用,我看倾等着醉吧!
李部长兴国两人是旗鼓相当,不过由五奎手,换了个令,指头数没变,还蛮有味的:一个螃蟹八只脚,两个眼睛,这么大个壳,喝呀喝呀,该你喝。喝呀喝呀,俺不喝。咋个算输赢,咱不请楚了。不过,这一换,新国好像有点不适应,喝的次数明显增多。
菜好也助酒兴,又加了两菜。李部长又叫来一瓶酒,这样就共五瓶酒了,划到差不多每人八两!本来这次斗酒,咱们是全盘皆输的。怎奈他们也有大意失荆州,丢街亭的。看咱行令不行,把规矩一改,他俩由小盅,改为了大口,还叫咱几个轮流上,与他们斗酒,咱小杯不变,这样就发生了质变。
我在河南也当过兵,懂点酒令,我和新国,就陪李部长。老柴,老冯,就陪芦少校。那个仕官好可怜呀,呆在一边,没人陪不说,还不敢喝酒,动筷子。我看见你好像跟他聊了一下,就被芦少校喊:保密。给他吓的止了口。柳哟,你问了么事?
                                               待续
  TOP
玲珑小舍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7-01 17: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55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4-17    发短消息        

50楼


敲打键盘的手指是犁,流淌出的字是耕心,倾注写手真挚的情感,用文字缝合心语的碎片!

敬请关注长篇小说《喜鹊屯的传说》、 《当爱已沉沦》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7-03 00: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51楼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7-03 16: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52楼

                                                      十七 鄂风市井之----建邦当兵 (六)

柳:就问了一下是么兵种?在哪里?也冒多问别的话。
那兵告诉我,是二炮的,在山。
这山字还没说完,就被姓芦的瘰儿的,给挡了回去。那个样子几赫人哟,鼓到个眼睛,喷着满嘴酒气,冲着士官嚷道:瘰儿的,跟你讲了一百遍,保密保密的,耳朵都卖到烧肉馆里去了吧!回去得作检查,看我么样处分你!把个小士官赫的,连酒都没喝好哎。
都是老子嘴溅惹的祸,叫别人挨骂。不过,那个姓芦的也忒过了点吧!老子好歹也是你们子弟兵的大姨妈,红黑地把老子当了特务间谍还不成。老子要端杯子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被这保密二字,给足出来的。
孟问:真看不出你的酒底子。吃过几次饭,从冒见你端过杯子,为必是天生的不成?真是真人不露相呀,在巷里这多年隐得几深哟。
贾也跟着惊诧地摇着头,望着柳,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柳笑应:老子就一酒娘娘托生的,天生不怕这玩艺。但从不喜欢这个,六七八太辣口,完后皮肤有些过敏,头还不是有点晕到,不舒服。至于么事醉的下猪娃子,倒地不起,胡言乱为,扶墙走路,失德失信,都与咱不沾边,咱该干啥还干啥!
孟贾:你是么样晓得你能喝酒的。
柳:开始我也找不到,原来在单位时,办公室的一主任总在想老子的心思,三不三单位有应酬时,就安排我去参加。他安的么心,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每次应点,谁么人劝,从不端杯子。
这事我跟我老娘讲了。娘说:伢呀,你莫怕。我先试一下你有没有遗传娘的酒底子。说着,娘从屋里头拿出了两个蛮古老的酒杯和一瓶蛮古老的黑磁瓶子,里边肯定是酒。然后一人倒了一杯,说:这可是咱娘家人祖传的酒,我陪着你先试一杯,这酒是没兑过的,百年老窖酒,原汁的。试酒的人叫它,一杯醉。有天生抗体的人没事,没这底的人,肯定睡。结果,咱娘俩一杯下肚,都没事。娘才告诉我真情说:我家家(指姥姥家)祖辈都是酿酒的出生,天生含有酒娘娘的基因,只要是日月长,乾坤大,咱都不怕。你把那小畜牲给灌坏他,叫他从此断这念想。拐拐隆地隆,老子有了这把上方剑,驰骋酒场,怕谁呀?该老子大闹洪州了!
一次,他又色眯眯地扯着老子去陪酒,老子有底,是再一点不晃盘。带着笑意假从,还说的他甜润津了的。
孟贾:么样说的?
柳:我说,看你心这诚,领导交给我的陪酒任务,总没完成好。蛮辜负领导的信任,我也不会喝酒,喝早了早醉,在那影响大家酒性和气氛。不如快后来,我只跟你喝一点,醉了,你好送我回去。
主任一口一个那叫惹叫乐的,满口答应。按既定方针,最后老子盯到那个色主任,出奇不意地连跟着他干了二两杯的装的三大杯,一个后八椎,叫他在晏席上醉倒不说,还当场出丑:把一肚子污物,吐了对方老总一身。他把生意搞砸了不说,还受到单位一把手的训斥,连工作也作了调整。想喝花酒,占老娘便宜,真是小沈阳的苏格兰裤裙-----跑偏了门!从那以后,他就消停了,遇见了老子,再转着弯走,怕再笑话他,糗他!
孟贾两人听的是哈哈大笑。
柳说:真的,还真不想跟芦少校喝。但他也太不把咱放眼里啦。老子端杯出酒,非要把他个么破秘,叫他自已打开不成。也要叫他尝尝兵姨妈的历害!
我端起一小盅斟好的酒,走到了芦的跟前,先假绵条,作检查说:芦少校,莫在意咱姑娘婆婆说的话,我真找不到你们部队,跟007一样保密,望见谅。我侄能到你们部队,那我才高兴。在你的领导下,把他训练成007,008的,我才高兴,这小逼的,我先干了他!
部队的人是么样,都喜欢戴高帽子。见我下礼酒干,又抬他的桩,他的黄花捞子又打开了:姨妈,莫见疑,才将我是熊我们的人的。么007哈,一万个007,都不是我们部队的对手,就是千军万马,米国、二本克瘰儿的,都可以叫他灭亡。
我见他已上酒兴,心里有数,再给他添个一着,我说:芦少校真是军中雄才,身在祖国,放眼世界。自古黄麻出英雄,你不愧是老林家的后代,有将相遗传。将来那地,算不到又多出一个将军哟!古话咋讲的,帝王将相就有遗传乎。
这话呀,真是芦到了云里雾里啦呀。但还冒糊涂,连忙谦逊地说:哪里,哪里,从军就是保卫祖国,跟什么将军冒得联系,更没有么遗传。虽然我祖上,真的跟林家沾到亲在,但不仅没占么香阴,没啥沾联就不错了。真是帝王将相宁有种乎?
这小子觉悟还是有,文化底儿也不差,酒话说的还在点,没太醉。
接着芦又说就冲着我说:感谢姨对我的鼓励,我用大逼再喝上一大口,以弥补才将态度上的不恭。
我也不让挡,心想:你用大逼,难道我用小逼?掉老子女子汉的底子!我是老逼,难道还怕你大逼不成,连你个瘰儿的,老子都装的进去,生的出来。
孟贾二人听的直捧腹。
柳:我说,不成,军民一家,男女平等,酒场端杯行令,男女老少无欺,你大逼,我大逼,不用么大小套到搞,公平喝,老姨也换成了三两大逼,但有一个要求,你玩的杠子令,我玩不到,老冯你一边去。我们玩全球一卡通令!
芦和所有的人都瞄到了我,看到我换大杯都够惊诧的,听我这么一说,以为又有么新妖娥子要现。
                                     待续
     

  TOP
玲珑小舍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7-04 13: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55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4-17    发短消息        

53楼


敲打键盘的手指是犁,流淌出的字是耕心,倾注写手真挚的情感,用文字缝合心语的碎片!

敬请关注长篇小说《喜鹊屯的传说》、 《当爱已沉沦》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7-05 20: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54楼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7-05 21: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55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繁华2000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4-07-06 08: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5-13    发短消息        

56楼

回复52楼 断书安  的帖子

  TOP
春晓秋韵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7-06 09: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89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6-24    发短消息        

57楼

支持!
以生活底蕴为源泉,写打动人心之文字。
《最后的爱留给你》,一部用心打造初具剧本规模、涵盖面极广、文字精美、清新自然散文体式的长篇连载纯爱小说,敬请关注!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7-06 18: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58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玲珑小舍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7-07 14: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55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4-17    发短消息        

59楼


敲打键盘的手指是犁,流淌出的字是耕心,倾注写手真挚的情感,用文字缝合心语的碎片!

敬请关注长篇小说《喜鹊屯的传说》、 《当爱已沉沦》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4-07-07 22: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60楼

                                                          鄂风市井之十八----建巴当兵 (七)
柳:这是地球人都玩的输赢游戏,你们从小就玩过,为必找不到?就是----石头剪刀布沙!
听我一语,大家的迷闷解了开了,像豁然开朗似的,噢了一声。
咱的这提议,还是蛮有感染力的。连老柴都拉起了老冯,玩起了:钉钢锤,害古了锤,锤锤锤的游戏。虽然令不同,但全是石头剪刀布。
那个瘰儿的芦少校,更是来了劲:这个瘰儿的玩法,我是从作伢的时候就玩起子,更是在点。来、来现在开始,看我的石头,是么样锤你的剪刀的。每盘三打两胜,共玩三盘。三盘一大杯,酒要见底哟?不准留酒引子。你个长辈的端了杯子,我还是要先喝一小逼为敬。莫后了的,就按酒场的规矩:酒场无老少,端杯无男女,,酒令为最大,吐血也要干。
我没拦着他,仅他一个人先裁了一小杯。接着咱两的,害古了锤开始。李部长、兴国玩的更起劲,他们又玩起了袖笼子里,捏指数的蒙古酒令,没功夫看我和芦少校两人赌酒。其余的人都围将了过来。
哎,这小儿科的游戏,老子太在点了。玩这玩艺,我曾在上中学时,获得全年级第一名咧!掌握性别心里最重要,男的喜好出锤子,女的喜好出剪刀,连二把同样,后必改布。我有数着呢。第一盘,我先试路子,让着他,闷了一大口,后三盘我一下没让档,连下三局,乖乖地叫他,心甘情愿的喝了个满大逼!
他还不服气:冒么样沙。一般我还没这样这醒子输起过,我也不是怂脚,我不服,再来!手榴弹还有吗?快揭盖,扯起倒。这还闹着再上再喝的角,肯定是酒劲上来了。但人家必竞是客吗,我跟你们使了个眼色,只有孟哟,你一个人看懂了。
孟:我会意着呢。连忙拦着芦少校,手榴弹的没了,大家都歇下,吃点菜,喝点茶,平一下酒劲。芦少校哟,二十响的有,点一枝咋样?
芦点了一下头,燃起一根烟,带着醉意开了腔:我们那里的土话,就是有味。管礼品叫炸药包,酒叫手榴弹,烟叫二十响,也叫子弹。全国的都晓得这是啥玩艺,可我们那里的人,叫顺了嘴,谁到哪里,都这样俗到叫,搞出了一些误会笑话。。
说着芦,就着酒兴,还绘声绘色地讲起了,他们黄花捞子的土笑话:
说是08年奥运会开幕前,两个黄岗人到北京旅游,在公车上看地图。
甲:“我们先杀到天安门,开包了二十响梭一下,快活后,再杀到中南海...”
乙:“得梭呀,我们就按到你说的路线一路杀过切嘛!……”
话音未说完,就马上被同车群众举报,下车后即被扭送至公安机关,交代了N小时情况后才被放出。
甲乙又来到了天安门广场,看着人来人往,两人无语......
甲忍不住:“你是么样赫的不开腔(枪)也?”
乙:“你都不开腔(枪),我更不敢开,也才将吃的不是京亏哟?” 。话音刚落,又被扭送至公安机关。
一周后两人走出了看守所大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甲说:“克瘰儿的这下闲神了,包包都着整空老,哪点去搞点子弹嘛?我们要再搞两瓶手榴弹,再买点炸药包回去,也不枉白来京城一趟”......
门口的武警马上冲上来,将两人按倒在地。……
信息传到了黄岗,市委发出紧急通知:奥运会期间不允许黄冈人参加,太恐怖了!这是后话。
大家真被这土笑话,整疼了肚子,笑胀了肛门。
柳笑着横了孟一眼,贾依笑不停。
孟:大家忙问,还有么后话,芦这时说话,舌头开始打弹,话语是连卡带夹,吐词也不大清楚,反正是酒劲上来了!
柳:老子一看时机差不多到了,是报保密之仇了,就是要看看究竞是个么破军机。
我连忙将茶递上说:伢哟,慢点讲,先喝口茶着。是不是因为黄冈人的关系,连累的你,也冒去成北京。
芦嘎:还真的被大姨说对了。不过,不是我的原因,本来就要从大本营山西原太出发,保卫奥运的。后来,苏联打了格鲁极亚,我们又接到令命,叫原地待命,所以没去成。我们是二炮机动性最好的部队,是全国战略执班的首席部队。这不,酒的作用到位了,酒一到胃,不用咱问,全招了。保个屁的密。
转眼看那士官,是大眼瞪小眼,冲着芦不停的眨着眼睛。芦眼里哪有他,只有手榴弹和二十响了!只怕他嚷出保密二字,也白搭,士官只有无可奈何地干座着!

                         待续                  于14年7月3日13.43时作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