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乡土文学】矿殇《炽欲黑金 》原创连载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27 23: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21楼

小红在似梦似醒的迷糊中抽涕着,泪水不知不觉的流了满脸,不知过了多久她隐约感觉到房间里有声音而且越来越大,那声音怪怪的却充满了异样的诱惑,小红虽在朦胧间亦觉得心里很骚动,她尽力睁开眼睛,发现房间里依然亮着灯,跟着就听到一阵剧烈的床板摇动声和霞姐妖媚的淫叫声。“啊…哦……老郑……哎呀…坏死了,你轻点啊……”霞姐的叫声很大、毫无顾忌,小红的身体瞬时就绷紧了,她知道霞姐是在和老郑睡觉。对于女人和男人如何睡觉小红的心中充满了好奇和恐惧,她禁不住扭头看去:梁柱上的红布帘子已经散了下来,将房间间隔开,遮住了她的视线。小红略一迟疑终于抵不住心中的诱惑,她掀起被子轻手轻脚地从床上下来,走到地中间小心地将布帘拉开一条缝隙,小红的眼睛立刻瞪大了,手抚着胸口紧张的屏住了呼吸:她看到了光溜溜的老郑还有光溜溜的霞姐,两人在床上翻滚扭曲的纠缠在一起,那样子实在太丑了……只在这一瞬间小红就明白了男女之间的事情,强烈的视觉冲击令小红心慌意乱、俏脸瞬时涨通红、心跳的砰砰的,她慌乱地丢下手里的布帘羞臊的捂住热辣辣的双颊。稍微平静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小红想回到床上去,但霞姐的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妖媚诱人,小红迟疑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再次拉开帘子偷看过去:霞姐身材纤细娇小,单薄的身板上却挑着一对又大又白的奶,沉甸甸地吊在胸口下摇来晃去的,小红看的有些眼晕;老郑肚子很大,小肚子和大腿上生着好多黑毛,他那乱扭乱撞的屁股肥嘟嘟的好丑,尤其是那条把霞姐捣的乱叫的可怕的东西,令小红心慌的厉害……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28 00: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22楼

老郑早就看到了在布帘后偷窥的小红,一想到她那精致绝伦的胴体他就觉得欲火高升,老郑故意把身子对着小红,瞥着她那娇艳的小脸越发的感到心劲儿十足,他拉着霞姐的长发一边猛捣一边不住的拍打她那肥白的丰臀,霞姐被弄得亢奋不已,不住地尖叫,两人从床上搞到地上、再从地上搞到床上,折腾的地动山摇,在一边偷看的小红又惊又羞,身子僵立在地上不住的颤抖,一会儿的工夫就出了身大汗。
这就是和男人搞?这样搞一次就能赚四五千块?那可抵得上家里七八年的收入,就算给霞姐拿走一半也有两千多,有了这些钱家里的这道坎就能迈得过去了,可是,和男人这样这多不要脸啊,这就是村里人说的搞破鞋吧,以后可还咋有脸见人啊……小红想起了村里人背后说霞姐的话、想到了卧床不起的父亲的病容、想起了父亲吐血家里却没钱送他去看病的惨象……小红的芳心乱作一团,她现在好害怕好恐惧,她眼泪不住的往外流淌,小红觉得头上昏昏晕晕的,这些怕人的事情想的脑瓜仁疼,不知过了多久竟这么哭着睡了过去。
“小红,醒醒、醒醒……”小红懵懵地睁开眼睛就看到霞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小红,梦到什么了?吱哇的乱叫?”小红愣了一下,感受到脸上的泪痕,俏脸瞬时涨的通红:她一直在迷迷糊糊的做梦,梦中一个长的很像老郑的凶横的胖男人很粗鲁地将她剥个精光,然后压在她的身上拿着那个很丑的东西捣她,就象老郑弄霞姐那样,扯着她的长腿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乱折腾,小红被那根可怕的东西捣的疼极了,惊恐的不住大叫……“呵呵,让你偷看!做春梦了?”小红脸一红,赶紧伸手抹去眼角的泪水。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28 00: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23楼

霞姐看到小红的窘态便脱了衣裳拉开被子钻进了进去,小红一惊有些不知所措,霞姐贴着她的耳边轻声道:“小红,其实这男女间的事情,爽的很,害怕什么?昨儿偷看了半宿,对那些事情你也明白些了,姐好好教教你……”霞姐一边说一边将小红身上的衣裳脱掉然后自己也脱光了衣裳从后面抱住了她……
“一二三转…对,挺胸…不要低头,头要抬高……对,就这样……”一间装修的很简陋的大舞厅里,小红用心地跟着霞姐学习跳舞。上午霞姐在被窝里好好的教导了她一番男女间的事情,小红被霞姐弄得泄了几次身,连屁股都快跟着羞红了,两人在被窝里折腾了一上午,小红出了几身透汗,一下子明白了好多那方面的事情。中午吃了饭霞姐就带小红来到蓝梦歌舞厅,蓝梦歌舞厅有两层,进门对着吧台,四周摆着一圈沙发,霞姐说平时小姐们都在这门厅里坐着,客人喜欢谁就带谁进包房。门厅左边是一间大舞厅,右边是四间包房,二楼还有九间包房,霞姐带着小红把房间都打扫了,就在大舞厅里教她跳舞:做小姐的不会跳舞那还能行?小红很有灵性,不到一个小时就基本上掌握了三步,霞姐见了很高兴。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28 00: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24楼

“其实男女间就那么回事,你现在明白了以后也就不要那么忌讳了。小红,之前在老家在路上许多话我也不方便说出来,现在到家了,也就用不着藏着掖着的了。我从老家出来,刚到秦山时在一间同乡开的小饭店里做事,每天早晨天不亮就起来炸油条卖早点,晚上天大黑了还要弄烧烤做夜市,一天忙下来累得腰酸腿疼,辛辛苦苦地做一个月才给五十块工钱,真是太辛苦了!我屋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娃他爸生前欠了好些债,我娘家的日子也很穷,靠着这每月五十块工钱哪能行啊?有个总在我们饭店吃饭的小姐也是咱们那儿的人,相熟后便拉我,说我模样儿生得好做小姐稳赚大钱,我好奇地问她做一次能赚多少钱?她说最少一百块,当时我惊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我辛辛苦苦做两个月还不如她叉开腿被人捅几下赚的多?我的心动了,那阵子我是穷极了,能赚钱做什么都无所谓了,便跟着她去了舞厅。小红,你知道我头一个月赚了多少钱?”霞姐见小红听得认真便微笑着问。“有上千块?”小红有些迟疑地答道。“三千块,跟老板分成后我还拿到了三千块!当时四湾镇刚开始闹小舞厅,舞厅少、小姐也少,打泡贵的很,弄一次最少都要一百块,我刚做小姐乍一开始身体也不行,一天弄几次那里就受不了了,还病了几回,就那样一个月下来我也拿了三千块!”“啊?这么多啊?霞姐,那…那现在做小姐弄一次那个…要…要多少钱啊?”小红有些好奇地问。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28 00: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25楼

“现在四湾镇舞厅、洗头店太多了,还有上千野鸡竞争,泡费就掉下来了,几十到几百块的都有,主要是看小姐的档次,象妹妹这么漂亮的美人儿,一次至少也要收二百块。”霞姐答道。“做一次就有二百块?全家人干三个月也赚不到这些钱啊!”小红的眼睛都瞪大了:虽然跟着霞姐出来了,小红在心里对做小姐还是很抵触、恐惧的,霞姐的这番诱导象兴奋剂一般将她心中的灰暗情绪驱散不少。“小红,在洗头店做事其实和做小姐是一样的,现在哪个洗头店不做这个?靠卖力气一年能赚几个钱?像你这么漂亮,一年轻松的赚上几万块钱,干几年,把钱赚下了,到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做个生意,找个男人好好的嫁了,一辈子过的美美的……”霞姐劝诱。“我…我怕,我不做小姐。霞姐,求你帮我找个事情,我不怕吃苦,什么都能做。”小红迟疑了一下还是拒绝了。要是象霞姐在家里时说的那样只是给男人洗个头捶捶背小红还能接受,但和男人那样小红好害怕,心里更是很抵触。“小红,你出来是为了什么?你家里欠了几千块钱,爸要治病、你二哥又要娶媳妇、弟妹还要上学,靠你在外面打工一个月赚的五六十块钱?都不够你爸治病的!谁家攒点钱都不容易,人家好心帮了你家,但欠债总得要还吧?你想想到年关这些亲友讨债上门,你父母该有多熬煎?你出来既然是想要帮家里的,那还忌讳那么多干嘛?在这里又没人认识你,放开心思好好赚钱,在外面可是笑贫不笑娼……”霞姐在外面混久了,嘴巴溜得很。“呜呜…我怕……霞姐,我不要做小姐、我好害怕……”小红被霞姐抓住要害说到了痛处,禁不住呜咽着痛哭起来。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28 00: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26楼

“小红,咱们出来是卖身做小姐的,脸没那么嫩,身子也没那么金贵,被男人看、被男人摸、被男人搞那都是咱的生意,咱们就是靠这个赚钱的,以后千万不要耍小性子得罪客人,来舞厅里玩的人大多是山狼,粗野的很,得罪了他们是要吃苦头的……”霞姐挽着小红随着音乐一边练舞一叮咛。“啊?霞姐,你说来这儿的男人都很凶吗?”小红有些惊心地问。“差不多!那些山狼里啥坏人都有、脾气也很坏,前阵子就有两伙子人在咱的舞厅里动了刀子,差点没出人命……”霞姐说道。“啊?霞姐,我…在这儿做小姐会常被那些山狼欺负?”小红忧心地问。“呵呵,那倒不会!咱能在这儿站住脚、开起舞厅,身后肯定是有很多人帮着的,象老郑就是咱的一个靠山,他是镇政府的办公室主任,在这四湾镇谁都得给他点面子,而且咱的靠山也不是他一个,象派出所的副所长刘明,黑峪金矿保卫科的老孙……这些都是咱的靠山,碰上闹事的山狼只要把这些人的名头亮一下,就可以把他们压住……”“啊,霞姐,你认识的人真多、真有本事!”小红听霞姐说的这些人都是有官身的,心里感到踏实了不少。“小红,象咱们这些在外面做小姐的一定要多交些朋友、多找些靠山,这样有事的时候才有人罩着。这四湾镇年年都要扫黄,几乎每个月都有舞厅、洗头店出事:店铺被封、小姐被抓到派出所罚款甚至劳教。可我的舞厅却从来没出过事,这是为啥?就是因为我交了好多朋友,寻了好些靠山,而且咱舞厅的小姐们也帮着我寻了些靠山,象花子,镇武装部长赵伟就被她迷住了,没事总往咱这儿跑,他过来找花子我从来不要钱,这就交下了个朋友。小红,以后你会遇到好多有钱有势的人,对这些人好好巴结,以后有点什么事情就会有人主动关照你,不比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强啊……”霞姐一边挽着小红跳舞一边不住地出言开导。
小红被霞姐威逼利诱的哄了半天已是六神无主,她很想赚钱但却怕做小姐,更怕以后象霞姐那样被人戳脊梁骨,小红懵懵地跟着霞姐,她让学舞她就跟着学,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8-28 09: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27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28 22: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28楼

第二章 青梅竹马

一轮明月从山脊上升起,在黑暗的山谷中洒下一片银霜,一辆装满矿石的重载卡车沿着山谷中的简易公路颠簸前行,汽车的轰鸣声在寂静的山谷中显得特别的响亮。前面的公路上忽然出现几溜碎石块,司机赶紧减速,卡车越过碎石剧烈地颠簸了几下、震下不少矿石,司机从后视镜中看到三个娃拿着耙子追在卡车的后面不住的向下搂矿石,不禁怒骂:“这伙熊娃!”司机一边骂一边用力按着喇叭,三个娃追着卡车跑了一阵子就停下来往背后的竹篓里拾矿石,这矿车拉的都是铅金矿,几个娃专挑那黑乎乎、沉甸甸的高铅矿石往背后的竹篓里装,这种矿石山外的贩子给的钱多。一会的工夫三个娃就拾够了矿石沿着一条山间小路兴匆匆地往回走,走在中间的是个身材瘦高的英俊少年,他右手拉着个眉目娟秀的女娃,跟在他左侧的是个胖乎乎的男娃,铅金矿黑乎乎的很有份量,没走多久女娃就累出了一头汗水。“兰子,把你篓子里的矿石分给我一些,看你累的!”英俊少年关切地对女娃说。“天扬哥,你背的也够多了,我没事,能行!”女娃抹着汗水要强地答道。“兰子姐,你背的矿石太多了,不行就丢掉些吧。”胖乎乎的男娃也喘着粗气劝道。“不,这是咱给天扬哥攒的学费,再有几天天扬哥就要去上大学了,咱要多拾些矿石才行……”女娃坚持着。胖乎乎的男娃听了便走过去伸出双手托住女娃背上的竹篓推着她向前走,帮她减轻点重量,汗水不住地顺着他那胖乎乎的脸蛋上滴落下来,女娃感激地回过头去对胖男娃说:“虎子,我能行的,你背的也够多的了……”这时走在前面的少年忽然失脚跌进路边的山沟里,女孩子急的大叫起来:“天扬哥……”
“啊……”兰子惊呼一声坐了起来。“又是一个梦!哎,怎么又梦见天扬了?”兰子抹着脸上的泪珠沮丧地靠在床头。天扬,她尽力不去想这个名字,可是梦中却依然情不自禁的牵念着他,尤其是听说天扬回家过年了之后,她几乎每天晚上都会依稀的梦见他,兰子每次醒来都泪涟涟的。“天扬哥,你…知道我在想你吗?”兰子喃喃自语,泪水似断线珍珠般的滴落下来。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28 23: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29楼

兰子擦干婆娑的泪眼,扭头见窗外已透出晨光,她不想再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便摸着黑起身穿好衣裳,拿起挂在墙上的那把旧小提琴走出家门。
东山头上泛起一片鱼肚白,但天色依然很暗,兰子站在一个水面很大的池塘前仰望着漫天星斗深深地呼吸着,清冷的空气让悸动的心率逐渐平静下来,她拿起小提琴,沉思片刻,一曲幽婉哀怨的琴音随着她的思绪在暗沉沉的湖面上起伏跌宕……兰子拉的曲子是罗马尼亚音乐家奇普里安波隆贝斯库作的《叙事曲》,随着催人泪下的旋律,兰子释放着忧伤的心灵点滴。
这个池塘叫镜湖,十余年来兰子几乎每天都在这儿练琴,这里留下了多少青涩纯美的回忆……
大山沟里的人会拉个板胡都很了不得,但兰子一个山沟里的穷女娃却会拉小提琴,而且在市里组织的学校汇演中获得过大奖,这一切的机缘都和天扬分不开,似乎前世注定的,兰子和天扬家有缘分。
兰子和天扬家的关系非常密切。天扬的父母都在外面工作,天扬姐弟俩留在家里全靠他婆一个人来照顾,老人家带着两个娃儿很吃力,兰子家和天扬家是门挨门的邻居,兰子的母亲凤霞对天扬姐弟非常照顾,两家处的极好,所以兰子自小就和天扬很亲近,天扬也象照顾小妹妹一样对她。天扬的父亲李明浩是从部队大文工团转业回来的国家干部,他不但会拉小提琴还精通书画,是山阴县有名的才子,每到过年的时候村里人都拿着红纸找李明浩写对子,他写的对子比那印出来的对子还好看。李明浩在县文化馆工作,只有周末才回来,晚饭后都会坐在院子里拉一会儿小提琴,村里人说那是洋板胡,兰子一听见小提琴响就会跑过去听,李明浩拉多久她就蹲在一旁听多久,于是李明浩就收了兰子做徒弟。兰子的乐感极好,一首曲子听一遍就能记下来,李明浩很喜欢她,后来还把自己用旧了的一把小提琴送了她。兰子不但跟李明浩学会了小提琴,还和他学会了书法和绘画,她的书画作品曾在市里举办的书画大赛上拿过二等奖,现在兰子在镜湖村小学就教音乐和美术。天扬的母亲杨淑华是山阴县有名的金嗓子,她不但能歌善舞、秦腔也唱的好,只要县里有演出就少不了她,杨淑华是四湾镇初中的音乐教师,兰子上初中后杨淑华就把她招进了学校的文艺队悉心栽培,每次有文艺演出都带着兰子,兰子的独舞和小提琴演奏多次在县市组织的学校汇演中获奖……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8-29 14: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30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29 19: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31楼

天扬的家庭条件在村里算是很好的,那时山村很穷,村里的娃鲜有不穿打补丁衣裳的,但天扬却总是穿着整洁的新衣裳,打扮的比村里的女娃还漂亮。天扬自小就很有教养,从不说脏话骂人,总是斯斯文文的,从上学起天扬就是班长、学习委员,回回考试都是前几名、年年都拿三好学生,在兰子的眼中天扬就是优秀、帅气的象征。兰子上学后就喜欢和天扬在一起,天扬比兰子大四岁,一起玩的都是大娃,大家伙都不爱和兰子这个小不点玩,可兰子不管这些,只要天扬哥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村里的娃都说兰子是天扬的小尾巴。
女孩子懂事早,兰子上了初中后对天扬的感情就起了变化。那时天扬在县城住校读高中,兰子在乡中住校读初中,只有周末回村才可以见面,兰子对每个周末都特别的盼望,只要天扬一回到家里兰子就会找出一大堆借口和他待在一起,天扬喜欢在镜湖边读书,每当他用功的时候兰子总是抱着本书静静地坐在他身边,一边温习功课一边偷眼痴痴地看着他………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兰子十四岁的时候天扬考上了大学,在天扬临走前的那天晚上兰子鼓足勇气亲吻了他。就在这儿,兰子紧紧地抱住天扬,流着泪对他说:“天扬哥,我喜欢你!你走了,我会天天想你的……”天扬对兰子的表白很意外也很感动,兰子虽然才十四岁但已是乡中有名的小美人,天扬在心里很喜欢这个秀美可爱的小妹妹,他略微犹豫了一下就吻了兰子。那天晚上在月下两人相拥在一起吻了好久,两人的唇紧贴在一起,那纯纯的吻由生涩变得甜蜜热烈……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29 19: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32楼

思绪随着一首首凄美的旋律在清冷的湖面徘徊,天色在不知不觉间已然大亮。“蹦”一根琴弦忽然断了,兰子的思绪也被震断,她愣愣的望着手中的小提琴,象似失去了什么似的,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当她看到身边的那颗大柳树的时候,泪水忽然顺着白嫩娟秀的俏脸泉涌般的流下来:这儿是她和天扬哥练琴的地方,天扬哥喜欢吹长箫,两人经常在这里琴箫相和……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29 19: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33楼

小红坐在沙发上一边烤着电炉子一边看着电视。小红的老家在大山里,听个收音机都困难,电视只在红叶镇的商店里看到过几回,还都是黑白的,每次见到都稀罕的很,来到四湾镇后可开了眼界,霞姐的舞厅里就有几台彩电,还有她以前根本没听说过的放像机。眼前的电视是24寸的彩电,播放着香辨港三级爱情片,小红看的很入神。之前霞姐每天都让她看外国黄辨片子、让她好好学习里面的技巧,几天下来小红就腻烦的不得了,今个霞姐又叫她看黄带,小红说啥也不肯,霞姐只好找几盘有情节的香辨港三辨级辨片给她。
包房的门开了,霞姐引着老郑还有两个穿着皮大衣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小红赶紧站起来。“赵老板、刘老板,这就是我妹子小红,初九才从老家过来,娃小的很,还不到十六,以后还请两位老板多照顾。小红,快过来……”“赵老板、刘老板……”小红垂着头避开两个中年人狼一般的眼神恐惧地应承着,此刻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待价而沽的商品。每天霞姐的朋友都会引着些有钱人过来看她,这些人啥样子的都有,色迷迷地盯着她,有的还动手动脚的,弄得小红害怕极了,她知道这些人就是霞姐寻来给自己开辨苞的,只要他们出钱多霞姐就会让她陪他们睡觉,每次见到这些人小红都很害怕,生怕那恐怖的时刻会马上到来。“老赵、老刘,怎么样,小红够不够靓?”老郑笑着问。“嗯,靓的太!美得太!”“这娃是我在四湾镇看过的最漂亮的小辨姐!”这两个中年人盯着小红不住地夸赞,小红被他们看的满脸羞红,心跳的砰砰的。
  TOP
康桥2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30 08: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775    精华:2   注册时间:2010-4-1    发短消息        

34楼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30 19: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35楼

霞姐和老郑带着那两个中年人出去了,小红知道他们是在外面讲价钱,她在房间里坐卧不宁地等待着,此刻她就象一头待宰的羔羊,对将要到来的命运没有一点抗拒能力。门开了,老郑走了进来,小红秉着气看着他,生怕那可怕的结果从他嘴里说出来。“小红,闷了吧?郑哥陪你跳会儿舞!”老郑笑嘻嘻地走过来拉住小红柔嫩的小手。听到老郑的话小红长出了口气,如释重负:“哦,郑哥,那你放音乐吧。”
小红从小就喜欢跳舞,长大些看到镇上那些青年男女跳交谊舞心里好羡慕,到秦山后霞姐和老郑教她跳交谊舞小红学的很认真,即便老郑乘机占些便宜小红也依然很认真的向他学习,闲着的时候小红一个人也会打开音乐跳上一会儿,就是睡觉前也要把刚学到的舞步琢磨一会儿,几天下来老郑和霞姐教的几个花样小红都学会了。小红天生对美的事物有敏锐的感知,一样的舞步小红做出来就比身为师傅的霞姐和老郑要美上几分,现在小红绕着老郑轻盈的舞动,那美丽的娇颜、优雅的舞姿和她身上那股青涩纯美的气息令老郑陶醉其中,没转几圈他心里就麻痒痒的难以自控了,忍不住出言挑弄:“小红,哥给你讲个笑话吧?”“不要,你净讲那些浑段子!”小红摇头不要听。“嘿嘿,这个保证干净的很,不黄不荤!”老郑笑嘻嘻地哄着小红。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30 19: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36楼

“发薪水了,一群民讟工从山上下来到四湾镇上逛街,这些民讟工在大山里采金好久没见到女人了,进到镇子里看到满街的漂亮女娃,一个个的眼睛都瞪圆了,伙里年纪最小的民讟工忽然觉得裤裆里无比的难受,他想跟人说可满大街的人也不好意思张开,正好路边有家诊所,他便跑进去看病。诊所里坐着个穿白大褂的眼镜大夫,见小民讟工进来了便问:这娃,咋啦?“大夫,我…我这里好难受!”小民讟工指着裤裆说。“啊?这么小就知道在外面耍了?也太早了点吧!把裤子脱了,我看看。”眼睛大夫惊讶地吩咐。小民讟工被眼镜大夫说的懵懵的,有些不好意思地脱了裤子让大夫看。眼镜大夫一看就笑了:这娃真是个傻讟逼!于是便哄他说:“哎呀,娃啊,你这儿感染了,看肿的多厉害,得打针吃药!”于是小民讟工交了钱,眼镜大夫给他打了一只蒸馏水,病一会儿就好了。 过了段时间小民讟工又从山上下来了,才走进镇子就碰到一群靓妹,旧病立刻复发,而且比上回还厉害,他赶紧又跑到那家诊。诊所里就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的坐着,小民讟工问:“我来看病,那个戴眼镜的大夫呢?”“他出诊去了,我也是医生,你哪里病了?”女大夫问。“我下面又感染了,肿的好厉害,你赶紧给俺打针!”小民讟工说着便急急地脱下裤子。女大夫瞪着小民讟工的下讟体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啊,你…那里肿的也太厉害了!嗯,这回打针恐怕不行了,要排毒才行……”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30 19: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37楼

眼镜大夫出诊回来刚走到十字街口,忽然听到有人喊他,他扭头一看,是上回的那个傻讟逼民讟工,小民讟工很高兴的迎上去说:“大夫,谢谢你们看病不收钱!”  “怎么回事?”  眼镜大夫惊讶地问。“刚才我又犯病了,去诊所找你,你诊所的那个女医生医术真高,不打针不吃药,不但消了肿,连脓都弄出来了……” 眼镜大夫听了后口吐白沫立刻晕倒 ……”“郑哥,你又说这些没正经的笑话,讨厌!”小红虽然还小,但这几天经过霞姐的言传身教,又看了好些的黄色录像,对那方面的事情已然明白了,听了老郑的黄色笑话小讟脸羞的红晕晕的,那股青涩的风情撩人极了,色心毕露的老郑再也装作不下去了,肥手从小红的柳腰移到翘讟臀上淫讟猥地揉讟捏着,但小红身上的呢子大衣令他的手讟感大打折扣。“小红,把大衣脱了嘛,穿这么多跳舞,多别扭啊!”老郑停下来伸手要帮小红脱身上的呢子大衣。“不要,屋子里太冷了……”小红皱着眉推开老郑的肥手,俏讟脸气得通红。这几天老郑一有时间就抽空过来教她跳舞,每次跳舞都要说好些肉麻的话、还动手动脚的,要不是霞姐之前的那些告诫,小红绝对不会再理他。小红生气的样子落在老郑的眼中无比的可爱,那晕红的小讟脸嫩的能捏出讟水来,简直是娇艳欲滴,他禁不住将小红抱紧低下头在她的小讟嘴上狂吻。“嗯…不要……”小红一惊,紧闭着嘴巴不住地扭动着身体抗拒,好一会儿老郑逐渐放松了双手。“郑哥,你别总这样,再这样我真的不理你了!”小红气得小讟脸涨的通红。“小红,郑哥这是在教你接吻嘛!好了,别这样小气嘛,郑哥请你吃饭,说,中午想吃点什么?”老郑搂着小红的细讟腰笑嘻嘻地哄着她。“哼,每次都这样,人家好讨厌你!”小红撅嘴小讟嘴气恼地发起了脾气。这几天老郑一个劲地讨好小红,给她买了好些东西,小红知道他对自己的目的,对他的殷勤很害怕,他买的东西也不敢要,霞姐见了便开导了她一番,还教了她好些笼络男人、对付男人的经验,小红终于明白了,男人找讟女人交朋友就是为了那件事,她要在四湾镇站住脚光靠霞姐的关照是不行的,还要有很多老郑这样的朋友照顾。小红知道霞姐带她出来是要她做小姐的,开讟苞后肯定也会和老郑睡,虽然她很烦他可在四湾镇老郑是小红除了霞姐外最熟悉的人,而且他还是个很有权势的男人,对他的那些猥亵的举动只能尽量忍耐。

[ 本帖最后由 红学家 于 2014-8-30 19:07 编辑 ]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4-08-30 20: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38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30 20: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39楼

今天是正月十四,街上热闹的很,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摊子,老郑很惬意地带着小红和霞姐在街上逛着。“小红,来,吃串糖葫芦!”“不要!”小红绷着脸气嘟嘟的扭过脸去。“呵呵,刚出锅的糖葫芦,味道美的太……”老郑将一串红彤彤的糖葫芦递过来,小红哼了一声不理睬,霞姐接过来塞在她手里,小红只好接下了。老郑见小红还在生自己的气便不住地买零食哄她:蜜枣、柿饼、爆花……小红手里捧得满满的,对老郑也就不那么气了,她记得霞姐的话,自己是来做小姐的,身子没那么娇贵。中午吃的是牛肉煮馍,小红要的是小碗,但端过来也是油乎乎的一大碗,小红并不怎么喜欢吃,但她还是尽力将碗里的煮馍全吃了:在家里一年也难得吃几回肉,更别说牛肉了,这么些的肉、油,吃不了可太浪费了。
今个是个大晴天、太阳足的很,外面暖融融的,小红走出饭店站在太阳底下伸了个懒腰,大大地打了一串饱嗝,感觉好舒服。“小红,在屋里呆了几天闷不闷?一会儿哥借个摩托带你去兜风,咋样?”老郑拍着她的肩膀色迷迷地问。“啊?郑哥,你下午不上班啊?”天气这么好小红很想在街上逛一会儿,但单独和老郑在一起她可有点害怕。“还没过十五呢,单位没啥子事情。”老郑笑嘻嘻地说。“兜什么风啊,下午还要来人呢。小红,走,咱回去。”一听见下午还要来人看她,小红的心忽地沉了下去,脸也阴郁了下来。“哎,阿霞,让娃逛一会儿嘛,今个这大太阳的多好。”老郑在一旁看到小红的表情便出口为她说话。“逛什么啊,回去晚了该误事了!”霞姐拉着小红急急地往回走,小红心里很不舒服。
  TOP
红学家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4-08-31 19: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906    精华:0   注册时间:2007-8-25    发短消息        

40楼

回到舞厅里没一会的工夫就接连来了几伙人,小红被这些人弄得心慌意乱的,连录像都看不下去了。快三曱点的时候霞姐引着两个男人走进包房,一个是霞姐的朋友黒峪金矿的保卫科长老孙,另一个胖老汉霞姐介绍说是于老板。这个于老板虽然也是色迷迷的但人还蛮慈和,拉着小红的手问这问那的和她说了好一会儿话,然后才笑眯眯地和霞姐出去。胖老汉出去后小红忽然感到心里很难受、心慌的厉害,她赶紧倒了一茶缸热水坐在沙发上不住地喝着,喝下一茶缸热水,额上出了层细汗,小红这才觉得心慌舒缓了些,她有股不详的预感。
大约过了一刻钟霞姐就进来,小红见霞姐很高兴的样子,芳心立时提到了嗓子眼里。“小红,走了,老孙一会儿带咱俩去县城看文艺节目。”听到霞姐的话小红一愣,紧缩的心脏随即放松了下来,一直缠绕在心里的负面情绪瞬时便消散了。老孙开了辆吉普车过来,看到霞姐带着小红出来了便殷勤地打开车门迎了过来:“小红妹子,最近单位忙,你来了几天了我也没招呼,真是过意不去啊!今个是正月十四,县里搞文艺汇演,咱们三个去逛县城、看节目、再好好吃顿饭,即算过节也算给我妹子接风……”“哥,谢谢你啊!”小红见过老孙两次,对他的印象不错,老孙对她很好很热情,而且还算规矩,不像老郑那么色,总是动手动脚的。霞姐让小红坐在后座,她坐在前面,小红是第一次坐小汽车,坐在宽大的后座上面即新奇又有些激动。“小红,拿着吃!”老孙将一个装满糖果、瓜子、花生、板栗的大塑料袋递给小红,又递给她几个易拉罐,小红知道这易拉罐里装的是饮料,很贵的,对老孙的殷勤很感激。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