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纪实文学】尘世情缘——倾诉悲欢人生,在真善美中给人启迪(尚未签约,期待慧眼)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17 23: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61楼

第 十 九  章     相思无限

        清晨,任易旺开着机头去借机斗了,也想让任易达开三轮车拉一趟砖。
        程子音去上班时,见任易达家门口有很多人,从院里传出对骂声。有人拉肖纵到门外劝:“你们过麦收时也用你哥的拖拉机压场耕地呢,眼见又过秋耕地了,谁也用谁的。”
        程子音去劝哭诉命苦,被赶出家门的婆婆:“娘,回去吧,别让人笑话。”
        回到借住的院后,肖纵的弟弟找过来打了婆婆的耳光。没有血性的任易旺看到了,没来得及拦挡,就看着他打了母亲后走了。婆婆的泪水,使程子音消除了对她的不满。
        街上,一位大娘见她总提着东西过去,忍不住劝说:“子音,你以后花销还大的呢,该攒钱看远些。”
        程子音笑笑说:“钱不过是身外之物,落得孝名足够了。

        在苦闷无聊的日子里,在没客人时,程子音习惯了边盯着门口边看电视。见总经理来了,她关了电视躲身。
        总经理一个个的包厢看过问:“石亮,琼华呢?”
         “去厕所了”
         听脚步声走远,程子音出来笑的得意。
        十八岁的石亮笑说:“总经理那么贵的眼镜白戴了。”
        音响师守规章制度,不许员工私自开音响唱歌。每当吴奇隆的《烟火》出现在点歌盘时,他猜到那客人走了。于是他去逮那个气质典雅,淡然忧郁、却也落落大方、时而笑窦如春的人。“关了电视不关音响”他嘟囔着拔电源。
        程子音在大音箱后屏住呼吸,见他下楼去了,出包厢来简直笑疯了。
        然而,性情古怪年轻的音响师常把旋律优美,缠绵动听的粤语歌原声放到楼上来。那音韵柔美凄切,几乎把人的心都婉转了“汪杰——”。
        一天晚上,KTW和舞厅都没客人,自由舞曲的声音似乎击打着人的心。意境里闪现出跳那种舞的狂放。“石亮,来了客人去舞厅叫我”
        “经理们都在下面呢,没客人也不许串岗是他们定的,你去干什么?”
        “我不在乎,我烦”
        许多服务员和小姐们在舞池跳着,初见程子音入场感到惊异。看穿着恤衫牛仔裤的她体型匀健凹凸有致,陌生地舞姿劲美,跟舞点的步子是随心所欲地娴熟狂放。更与众不同的是,她疯狂地舞势中;恬静地神情里;眉心却锁着解不开的迷。
        重舞点时踏地是情感的宣泄。
        随音乐舞点而止的动作,像无情地制止了她排山倒海一样的怨潮。
        原来,大舞池里只有自己在跳,她们在一旁鼓掌。
        原来,跳自由舞是发泄苦闷的方法。
        原来,跳自由舞像写诗句一样,把情感融入就贴切、就极致。她想着步出舞厅才觉察,应该对那些人笑笑。她们会以为自己不近人情,自己却为情所困不能自拔。曾为我独蹬高楼望尽天涯路的人,我依然为你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在经理们看来程子音功大于过,没有深究她的无视制度,但是有一次惹烦了部门经理。因为她起大早跟一对夫妻的车,去北京看望被机器伤掉了点手指的程可音。感觉晌午能回来没有告假,没留下库房的钥匙。回来时客车走走停停上班晚了,经理让石亮从舞厅库房拿的饮料等。
        程子音被训后,认识到了自己的变化和领导的宽容。从十五虚岁工作开始,紧尊父教严谨律己,自尊、自爱、自重。从没有这样消沉自馁过;从没有这样了无生趣过。这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的相思,却原来是无穷无尽的烦恼。烦恼——可音说:“比伤了手还烦恼的是,世间没有像梦里那样爱的男人。那种爱的感觉那么深刻,可是那男人不爱自己这千金小姐,却爱个江湖女子。真狠呀!恨不得把那女子千刀万剐。”
        当时,程子音笑她说:“女孩子不知羞了,咬牙切齿地恨个梦里头的情敌。”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1-18 11:3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62楼

加油!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18 21: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63楼

谢谢读者朋友们。
谢谢草根作家。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18 22: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64楼

第 二 十 章    循环中

        秋来临的时候,任易旺决定养猪。拆土圈的时候,奶奶唠叨着骂。他不言语,依然拆着。
        “奶奶,我们供你们钱、粮食、食油、棉花的,你用不着养猪了。”程子音笑着劝。
        “不养猪也别他妈动我的,”她拉着脸凶长孙:“你再敢扒,我拿棍子敲死你。”随着话音,几片枣树叶子飘落,那几颗枣树也是她的。
        任易旺找父亲来镇压住了奶奶那霸道。
        当垒大圈时,她又来磨叽:“我的地儿,就他妈占我的了•••”
         “你上屋里去,别天天骂咧咧的了”
        被儿子烦恼地训了,她唠叨着回屋了。
        程子音默默地搬砖和泥,沉默是金。屡次被婆奶欺压,公公出面阻止,心里就平衡了,就习惯了不计较。
        肖纵怒冲冲来了吼:“任易达,你不想着怎么去挣钱,滚到这来了”
        都无言对答她因为贫穷窘迫而易生的暴躁,程子音见她要走就说:“肖纵,在这院吃饭吧。”
         “你做饭了吗?”她绷着脸转身走了。
         “是快晌午了,我去买馒头和现成的菜。”
        程子音没吃饭往酒楼赶,已有了客人,吧台里坐着一个服务员说:“琼华,换了新经理,上午开会你不在又来这么晚。经理让你给我库房的钥匙,总经理让你去他办公室。”
         程子音默默地从牛仔裤腰处摘下那一串钥匙交给她。开清工资后,去轻敲总经理室的门。
         “进”总经理戴着金边眼镜,着高档西装坐在老板桌后的皮靠椅上说:“琼华,我自己的酒楼快装修好了。到时候你去,我看中你的人品和能力。”
         “谢谢您,有家的人难免误班,我想歇了。”
         “正是你无所求的坦然性子,塑出了你的与众不同,记住,我随时欢迎你。”
         “谢了”她笑说:“再见”
        程子音雇了三轮车拉被褥衣物回到家说:“我因为去晚了,被开除了。”
         “你和人家说说,以后不去晚了”公公劝。
         “在行恨行,我早就烦了,在家里过过自在日子吧。”
        秋收耕种后天气冷了,程子音给上一年级的任朗拿毛衣毛裤穿。
        大圈里的十几头猪长大了许多,肤色泛红,白毛闪亮,活跃样子很可爱。买来了塑料布给猪防寒,公公在院里找了几根小竹竿,想搭在木架稀处。
        “那是我的,不让用”婆奶走过来夺下说:“她给我买的东西,没给你们买的多,我烧了也不让用。”
        “你就事儿多吧!这些年你少占他们的啦,没你占不到的。”公公冲着白发母亲嚷,从他记事起家里的是是非非,使他没有了对母亲的尊重。
         “爹,先不盖了,明天我们去买新竹杆来搭好架。”程子音劝。
         “预告晚上下雪呢”他抬头望阴着的天空无奈地说。
        晚上真的下起了雪,任易旺沉睡去。程子音关了电视,拥被子坐着看玻璃窗外,黑暗中白雪一地。她感到茫然,从此就在家里听骂咧咧吗?本来可以逃避开的。汪杰——
            春风拂面,      有如你的关切。
            夏日来临,      忆起你炙热的眼神。
            秋雨菲菲,      想起你不舍得离去。
            冬雪茫茫,      是有情无缘的感伤。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1-18 22: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65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18 22: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66楼

发出去了,为什么没有,再重发会不会重了。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19 22: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67楼

第 二 十 一  章     尽情时

         当程子音在家厌倦了后,她去找了一个姐们儿所在的缝纫加工厂,工作了下来。
         十几台电缝纫机加工着一批批,一捆捆的内衣裤。由于工作时间长,工资不低。
         在许许多多忙碌的日子里,她淡漠着往事。既然已风流云散;既然已落花流水,怀恋也是惘然。
        九九年的夏季来临了。
        有一天那‘姐妹儿’回家,看到自己的男人和一个女人在床上。她震惊、她伤痛、她哭闹、她委屈,想到孩子却没勇气说离婚。
        她的遭遇就像一粒石子,投入程子音平静的心湖。女人挣钱养家,男人朝三暮四多悲哀。自己辛辛苦苦,任易旺在家做什么呢?他老实不会那样的;他大度,宽厚地放纵着自己怀恋汪杰。程子音忽然间想他和孩子了,望望斜阳告假回了家。
        任易旺没在家,程子音把买给公爷的大瓜子与好茶叶给了他。公爷脾性温和使她一直尊敬,习惯了投其所好的买东西给他。程子音提着两大袋子凉皮和瓜子去婆婆院。
        “旺贪玩钱,子音,我们管不了他你得管。”
        程子音笑了,记忆中婆婆第一次让管她儿子。
        “妈——”放学回家的任朗啦着长音,欢快地跑来扑搂她说:“妈,可想你了,你刚回来,我吃好吃的。”
        程子音摘下他的书包笑问:“那是想妈呀?还是想好吃的?”
        “都想”他调皮而满足地笑看着母亲回答。
        “先装点瓜子,去叫叔一家来吃凉皮。”
        “行,妈,我吃两大碗”他装了瓜子跑了去。
        婆婆拿出两个粽子说:“子音,给你留的,你奶奶和肖纵吃了也捎着了,又来要,我说没了。”
        伸手接过来程子音感动,这份惦记如同亲娘。
        “快吃了把皮扔了,别让肖纵看见,你爱吃稀饭我去做。”
        泪水迷蒙中,是不是有小虫在动,她无暇顾及。怕肖纵看到生是非;怕辜负了婆婆的关爱,她吞咽着如母女一样的感情。
        “子音,东邻盖门洞呢,托你连伯找咱几趟了。愿让咱把坯墙头取直,把中间多出去的地给了他家。我们没应说等你回来商量,当初咱盖正房时,他家靠咱房的一个鸡窝都不让动。”
        程子音心情舒畅,因为在这个家有地位了。她把粽子皮仍在火里说:“娘,咱大度点,不计较以前的事。把弯出去的地儿舍给他家吧,两家都要个方正。”
        “行,那咱得扒了坯墙头垒砖的。你爹说,让你们买长沿板换下短的,就和他们刚盖的房一样了。让你们买砖和灰把房顶子积了,下雨就不漏了。”
        “好吧”
        “那你看你兄弟们,能从建筑队下来帮咱们忙吗?”
        “我明儿起早去问问”
        一大家人高高兴兴地吃了晚饭,要走的时候任朗大喊:“妈!我就去跟你睡,我想你,我就去跟你睡去。”
        “行,出屋来,走”程子音说。
        “在岔路口肖纵说:“任朗,跟我们去那院儿吧,让你叔带你们哥俩儿去掏鸟。”
        “有鸟窝呀?”他兴趣十足地说:“妈,我去叔家。”
        “去吧”程子音心头涌动开温暖,感觉她们都在为自己和易旺着想着。
        刚进屋,任易旺那双大眼睛里露出欲望,搂住她说:“想你了”
         “你还去玩钱不?那不是正道。”
         “不玩了,真不玩了”他凑上唇。
        程子音转身躲,被他在背后搂住吻耳根。
        他呼出的气息温遍心身,一种绵醉地感觉蔓延着,也许这易动来自于这少有的舒畅心境;也许来自于他这种温存。她想要他,他是好男人,他不会有别的女人。该深深地、浓浓地、多多地爱他,爱他、爱他!她强烈地紧拥着他,迷糊糊地想着由他带动着飘起,飘起。虚无,快慰,哦,真好,真好,就这样,这样醉着死去吧,死而无憾!。
        似乎还是那么点时间里就有了那么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原来,夫妻间竟能产生出这么种迷醉,这么淋漓尽致地做女人真好。
         “幸亏叫孩子去了那院,有孩子在一条炕上你就不理我;中间屋又有声音了,幸亏她晚了,要不你又怕被听不理我。”他喘吁吁汗淋淋地在她耳边低语。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1-20 09: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68楼

顶帖支持!加油!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1-20 16: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69楼

加油!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20 22: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70楼

问候草根作家,问候读者朋友们。
谢谢您们给我勇气走下去。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20 22: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71楼

第 二  十  二 章     等待

        东面土墙扒了垒成了砖的,正房换了长沿板。房顶铺了新砖灌了灰缝,正房的两侧和后面都抹了灰面,前面粘了白瓷砖,打了宽灰台子晒粮食用。程子音已经独自刮了墙上的旧白灰待抹新的,扒了坯炕清了出去,买来了地瓷砖待粘,换上床是她结婚前的心愿。一连忙碌了十多天。
        程子音看着焕然一新的家说:“我又不想离开家了”
        程可音准备定亲了。
        程子音刚回到娘家,程子建憨笑说:“姐,累的我这胳膊还酸痛呢。”
         “为了姐,子建你总舍不得歇会。”
        “姐”程可音迫不及待地拉着程子音去自己屋里说:“从你家拿来看的这本书里有相片,你们一群人里的这个男孩是谁?”
         “在天津一起上班的同事”
         “姐,他是哪的?”她热切兴奋地涨红着脸说:“他是我梦里头的人”
         “可音,你看错了吧?你没发烧吧?”程子音不以为然地问。
         “没有,没有,虽然时代差距,是印在心上的。他的眼神不只是忧郁,还有过无奈和怜惜的。他给我的是兄妹情怀,我要得是男女欢爱。”
         “你竟然这么确定,令人难以置信。在天津时我说把你介绍给他,他说不要。”
         “为什么还是不要?”程可音迷离自语又凄伤泄愤:“为什么他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我!”
         “因为,他错爱了一个女人,跋涉了一段艰辛无奈的感情。”往事涌来,程子音犹在呓语。
         “姐,我与他没缘分”她大眼睛里闪着盈盈泪光哽咽说:“在梦里我和他各生在官宦之家,自幼婚约。很早就当他是夫君了,爱他的感觉那么真切。”程可音看着相片淌落着泪水说:“我坐着一顶漂亮小轿,带着许多兵士去围杀他爱的白衣女子。好多兵士死在她的剑下,她终寡不敌众鲜血洇红了白衣衫。我畅快之极,再定睛看时,我爱的这个人赶到了,跃前挡住刺向她的剑。我慌忙喝住重重士兵,看到他们没牵到一起的手,和没说完的:来生••••••”
        程子音视着她凄楚的清丽模样,分不清是为她心痛,还是为那没牵到一起的手心伤。“只是做的梦而已,别这么悲伤?”程子音轻声劝。
        “有时候我也迷惑,人真的有前生吗?我愿意相信我的痛心和痴恋。”程可音说:“我梦见我茶饭不思的想他;我一心追随他去。病恹恹地死了,就是不喝迷魂汤,怕记不住了他的样子。”
        “那”程子音心血来潮,闪着秀目半信半疑地问:“我像你梦里头的白衣人吗?”
        “不像,你太温善样了,没有那种孤傲逸美。”
        “在中秋节晚上,他唱过这么首歌:
                  好像是曾经的守候,           好像是曾经的温柔。
                  再相遇梦寐以求,               只想牵你的手 。
                  能不能放下忧愁?                能不能重再拥有?
                  驰骋在山川锦绣,                让爱没有尽头——。”程子音凭着清晰的记忆,仿着汪杰浑厚动听地声韵唱罢问:“可音,好听吗?”
        “他,对那个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吗?我该死心了。”程可音迷茫感伤着说:“以前无视追求我的男孩,是因为潜意识中盼望那痴情能感动上天;是因为怕阴差阳错。”她忍不住了委屈的泪水说:“留着清清纯纯的自己一直在等!。”
         “每个人都会做梦的,如果和现实连上就玄了。我以前曾茫然问月:一见如故的男女是不是前世的渊源?我摇头,是因为爱慕中有太多的幻觉;是对美好的感知和向往;是强烈的美化和吸引;是非理性的涅靡境界。”
        “既然是弄不清楚;既然是人生难如意,又何必在乎去从。我对这个男孩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又厌烦了别人不解的言论和异样的目光。那就定亲吧,同龄人已当爸妈了。他不嫌我手指残了一点也难得了,看他那么老实,应该和我的脾气融洽。”
        从程可音被梳羊毛的机器伤了手后,又工作了两年想回家了叫姐去说。不巧老板出差了,可音就带姐游北京的名胜古迹。
        程子音站在香山的翠湖畔旁,看面前的植株异草、礁石、清流、红亭;看远些的苍松翠柏。遥望对面峻峰凹凸的真山远景,山缝隙间长着怪异型的古松柏。几缕白云横浮在半山腰,山头起伏绵长的绿色与碧空相连。大自然是这么醉心的美,她的脑海里翻腾着古诗画的意境。真是风光旖旎如诗如画,令人心旷神怡。姐妹俩快乐地蹬峰捡奇石,兴趣盎然。
        等回了老板后,穿蓝西装白衬衫的程子音礼貌地说:“您好,我是可音的姐姐,她到了订婚的年龄想回家了”她转瞅了一眼可音的伤手指,又转回目光再看面相忠厚的男人嫣然一笑。
        “哦”相貌堂堂的中年男人心领神会地笑笑说:“可以”他从包里拿出一叠钱说:“这是五千元钱你们带着,是我的一点补偿和心意。”
        “谢谢您,我们不好意思了”程子音大方地接过说。
        “应该的,祝你们一路顺风”
        “谢谢” 人与人间即便不深接触,瞬间的一个印象便可深刻许久。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1-21 09: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72楼

加油!顶帖!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雪宇飞鸿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1-21 21: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371    精华:0   注册时间:2009-11-2    发短消息        

73楼

《圣灵部落》——兽性、人性、神性的生死纠缠,天、地、人的万古绝唱。
QQ:923366872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503786-1-1.html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21 22: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74楼

加油,问候两位老师,谢谢了。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21 22: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75楼

第 二 十 三  章    暴怒

        又是一个深秋了。
        一天程子音回娘家,听说有一人家备了好砖后,在市里买了房就不盖房了而低价卖砖。“有钱就盖南房了,两间屋住人、放东西、做饭、放粮食,又挤又闷”她说。
        “姐,你真敢想”程子建睁着大眼睛说:“你要是盖,我帮你请人能省下工钱,建筑队放假了。”
         “盖吗?”任易旺兴奋的说:“先从咱爹那借几千,也可以借咱姨家的,卖了猪就下来钱了”
        “姐,我钱上支持你,思想上不支持”程可音表态说:“万一你再有被挤迫的时候,你搬不走房。你攒钱供朗上学吧别盖房了。”
        “我说也是,窄憋也凑合着”父亲也谈看法:“这几年你添这置那的,闹得欢了点”
        “还是想盖,总不能和孩子总睡一个床。”程子音想后说:“我盖南房。”
        就决定了,公公听说后兴冲冲地去买所需的材料了。
        程子音和父亲弟妹们开始扒门洞。
        对门肌肤黝黑的女人拿出皮尺,从她家门墙下抻过来量了又量,程子音看着感到伤自尊。想起她家是买的地儿后来的。盖门洞时,大门正对着自己家大门大出了一套。心里腻歪却不好意思说人家挡人家,不愿意和她家争吵打架。见她今儿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心里不满的程子音含笑说:“你放心,我家院子这么大,不在乎一点半点的地儿。”
        想心里有底,这街不算太宽。”
        “是呀,你家车进门又退了回来,看撞坏的我家木门那一大块,我们也没说什么。”
        那女人难堪而担心地问:“那你家门还在这吗?”农人皆知,大门吃小门,小门人家不顺。
        “要是重改回走南门,就往后退,大墙角正对着你家门。”
        “这”女人慌了神,墙角冲家门更不好。
        程子音笑说:“我们想呢,对着门户的不让你家别扭着,门往北赶与你家错开。”
        女人笑了说:“那样好,那样好。”
        两天后,扒了土墙,上了砖,拉够了土,砸了夯(地基)一切已经准备好。开始动工了,程子音告诉堂弟程子畅:“撂地盘时别往外赶”
        见垒了几层砖,对门女人又出来量,之后去了东邻家。程子音在院里看着她从院子南面的横街上走过,有种不祥的预感。任家上几辈子单传,孤门独户的难免被人欺。想昨天东邻进进出出说说笑笑的,没事吧?。
        一会后,街上聚了许多人,多是东邻的当家子。“别干了,扒,把这南面底座收回去。”
        公公赔笑说:“叔,这才几分呀,上墙又不这样。”
         “一分儿也不行,扒,早扒比晩扒省事,早晚得扒。”一个年轻人话语霸气。
         “做事看点面子”婆婆说:“如果我家土墙不动,他家的门洞能盖的应心吗。”
         “你要那弯出去的地干什么?”年轻人上前替老子说话。
         “祖上留的,不给人别人也没法吧?”
         “不是一回事,扒吧!”他们人多势众。
         “知道你们这么在意,就不这么撂了”程父赔笑让烟说:“抽支烟,抬抬手就过去了。”
         “没人抽,轮不到你说话。”
        程子音见父亲受了年轻人的戗目光变厉就下意识地说:“爸,你别跟着生气,咱不扒照样盖!”
         “你盖不成!”另一个年轻人气势汹汹。
        “给我开回南门,”已走出屋门瘦高体型的公爷喊着走过来说:“当初走南门为了门口宽敞,在墙外多留出了两公半。改了走西门后,我还在墙外贴过几年玉米秸呢,你们都记得!”
        那帮人面目相视,无言以对。
        追出来的胖婆奶拉着老伴说:“碍你什么事,走,回屋去。”
        见压得住场地走了,场面又沸腾起来:“提什么老黄历,扒掉!”
        真应了那句话:一家子不合外人欺。“扒!”程子音火冒三丈,她气婆奶没一家人的来头;她气自己宽厚待人,得到的是如此回报;她气人们为什么以强欺弱。他指向那帮人吼:“你们出来个管事的,东院的门洞底基伸到我墙头下,他扒不扒?!”
         “我主”东邻的哥哥站出来
        被中年长子拦住了说:“爹,你别主。”
        程子音依然横眉立目怒火中烧地说:“他家的底基我看出来了,不愿闹口角,我看连伯怎么管这事!”
        一时那帮人无声了,惊异一个温文不起眼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壮地气势。
       程子音阔步去找管事的,听父亲说:“咱先垒着那三面”回顾过程,任易旺从始至终没应对一句。他没血性,只是不知所措的恐慌。
        管事的人把事平息了,在晌午酒饭时对程父说:“老伙气,子音不再是几年前只会哭的孩子了。”
        “柔弱变得急躁了,易旺这孩子太老实,老弟,遇事能帮他们就费心帮帮吧。”
        “会的,想我们去挖河那会,还没他们岁数大呢。”
        “是呀,岁月催人老呀!。”
        程子音白天准备饭菜之余干壮工的活,晚上帮忙的人们走后,她刷洗净茶具,收拾好屋里来院里。她一连六个晚上,或扒西面的土坯墙;或清地脚;或准备好明日用的土和砖。实在累了困了时,她穿着旧棉大衣睡一会。屋里床上挤睡着父亲他们,盖上南房娘家人来了就不睡地铺了。昔日渺茫的希望将成现实,终于要宽敞了。她干劲十足地想着,抬胳膊抹汗水。冬天的夜风晃动长杆上的电灯,晃动着她的身影,漆黑的街上那么寂静。
        当土地上冻,这个大院已成砖堡,程子音看在眼里喜着心头。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1-22 09: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76楼

支持大作!加油!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22 22: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77楼

回复76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谢谢支持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22 22: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78楼

第 二 十 四 章    风波骤起

         腊月初八是程可音结婚的日子。
         看着人们笑着来恭喜祝贺,程可音迷茫中感觉不到快乐,甚至不相信是自己在行大婚••••••
         年底卖了猪后,程子音带着钱去和婆婆清帐。
         婆婆拿出账本说:“先清了零头欠着整吧,你爹说装修了,怕二四的墙不坚实丢了摩托。”
         “赶得太紧了吧,别人更眼气了。”
         “不管别人眼气装修了吧,肖纵说过了年翻盖门洞和配房,说借给你们几千就借给他们几千。

         正月十三程可音来了,神情落寞地说:“姐,我真渴望回到不懂愁滋味地儿时。”
         程子音想起来小时候说:“儿时看什么都美好,盼着过年有好吃的,好穿的。”
         “起五更吃过饺子,天还黑蒙蒙的。大人们还没拜年去,小孩子们急不可待满街捡没燃放过的鞭炮,我们总帮哥捡许多。”
         “现在日子好过了,给男孩子买小红鞭放着玩了。”
         “姐,过年那天我哭了。”
         “为什么?”
         “我们刚结婚还不到一多月,我大嫂就要搬过去和我各两间的住。”
         “那你婆婆呢?”
         “换到老宅去住,我心灰意冷的失望极了。嫁的那个人都不陪来拜年的亲戚同桌吃饭,蹲在一边吃口剩的那么窝囊。”
        “嫁了就认头吧,人生有几个如意的?让你大嫂搬吧,别斗气。”
        “姐,他”程可音涨红了脸说:“他不行,他说他以前手——手——,他让我容他时间慢慢适应我。”
        程子音惊讶地看她难为情的样子,猜想她想表达的,无奈地说:“你姐夫得性功能障碍时没有信心情绪低落。头疼腰酸更使他沮丧又局促不安。我跟婆婆说了他的症状,希望她能指点去哪看医生,更希望她带儿子去看,免得我去面对尴尬。婆婆的第一反应却是骂了我句:不要脸说这事儿。我把她当家人,当依赖的心一下子凉了。可音,别再对别人说这事,你带他去正规医院看病吧。”
         “不想去,和他躺在一起没一点欲望,即便治好了又怎样?。”
         “慢慢培养感情吧,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祖祖辈辈都这么过来的。学着适应别人,别奢望改变别人。”
        “守着咱爸和娘的包容爱护长大,受不了别人的挑剔刻薄。”
        “没办法,只能适应着承受,逐渐地熬出自己的家庭地位”
        “唉!长大了活的真累”她落寞伤叹,娇嫩光鲜似乎要凋零,短暂的青春似乎要逝去。
••••••
        元宵节刚过,任易达就开始扒门洞了,程子音见婆婆和肖纵在下面拾砖,她就上去帮着挑顶子。
        十天后东院盖上了,北院开始装修。
        又十天后,任易达的门洞配房也装修完了。任易旺懒得收拾院子出去玩了,程子畅打电话来问姐夫去当小工吗?程子音应着去。
        男人要去挣钱了,程子音清晨五点就起来给他做可口的饭菜。嘱咐他说:“干什么要有干什么地架势,举手投足间透出男人的力量来。”
        上午,任易达进屋问:“嫂子,我哥呢?”
        “子畅带他干建筑去了,有事吗?”
        “剩下了点白灰,我想抹了屋里子。”
        “那怎么着?要不我去干。”
        “我找别人吧”任易达走了。
        程子音做着缝纫加工活,外屋门被撞开,见婆婆气冲冲地进来。她心一沉下意识地叫:“娘”
        “你挤兑易旺去干建筑,他从小体格弱你欺负他”她沉着脸嚷,气呼呼地坐在床上。
        “娘”程子音劝说:“人是练出来的,不学着挣钱怎么还这两万元的欠账呀。再说,开春后地里也不少花钱。”
        “辉家欠四万的帐,那就得愁死呀!”她依然大着嗓门喊:“肖纵让我管我就得管,你这院是豁亮了急着去挣钱,她那院大房还没着落呢。”
        “娘,我受过她的气没跟你说过。”
        “你就得让着她,你是老大”她命令说:“旺回来让他去见我!”
        看婆婆怒冲冲走了,程子音感到心力交瘁,离开缝纫机扑倒床上忍不住了泪水。街人眼气作梗后,自己努力的宽容,见了她们微笑称谓着说话,违心地做到过往不究与人和睦。家人竟然也起妒忌心;怎么不想想自己多年的窄憋。易旺三十二岁了还没挣钱,这次婆婆又会阻止的。她揽得儿子懦弱无能,偏偏遇到了要强的自己。
        就在这天的晚上,改变程可音命运地口角发生了。吃过晚饭她刷洗时,大伯子哥进来大骂不止。她想到姐让遇事忍耐,那骂声却像鞭子一样抽来,不屈于人的个性使她怒问男人:“你哥在骂谁?”
         “就骂你呢”大伯子哥答言。
         “骂我就不行,爹娘听着呢,就该管你。”
         “哼,管我”他撇嘴。
         “我回家”见公婆不语她无奈地说:“惹不起躲得起”
         “你走,有种你就别回来。”
         “你哪有点当哥的样儿!”程可音穿外套推自行车。婆婆跟出来拦着说:“可音,这么黑着天别走了,你哥喝了酒。”
         “娘,那是借口,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回看一眼那老实的男人,原来人老实不是优点。在漆黑阴冷的夜晚,她泪眼迷蒙戚戚然地回了娘家。临进屋门时倔强地抹去了泪水,进屋后她坚定地说:“我离婚,不跟着他受一辈子气。”
        “刚结了婚两个月,离了会令人笑话的”母亲劝。
        “行了”她瞪起大眼烦躁地回敬:“已经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年代了”
        程父了解孩子的脾气说:“由着你,先上炕去暖暖。”
        程可音不想取悦礼教;不想憋死自己而离了婚。受着人们的嘲道,难言的压抑感充斥着她。生活幸福的人们体会不到不幸的苦,人们不可理喻;人们落井下石;人们在往人伤口上撒盐,人们善良而无知。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1-23 09: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79楼

欣赏大作!顶帖!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23 22: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80楼

回复79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草根作家您好:我很感动,如此小小的我也有此待遇。

感谢版主帮忙改名尘世情缘,置顶。

感谢您的关注支持。

感谢读者朋友们。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