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纪实文学】尘世情缘——倾诉悲欢人生,在真善美中给人启迪(尚未签约,期待慧眼)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28 20:5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101楼

回复100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谢谢您给予鼓励,加油。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28 21: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102楼

回复100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谢谢您,加油。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28 21: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103楼

第 三 十 章   做

        春天浇地买肥料,孩子上学,家里花销都需要钱。程子音催不动任易旺去挣心里郁闷。有一天她看到木窗上的日期问:“朗,你写这日期做什么?”
        “我怕忘了妈的生日”他笑说。
         温情就充溢了心扉,她搂着儿子说:“没辜负妈这么爱你,才十二岁就记挂着我的生日了。”
         “妈,你笑时真好看,别和爸赌气了行吗?”
         “朗,咱有那么多的欠账;咱养那么多的上辈,你爸爸却耗了十二年不挣钱。他还不如你舅十七岁时。”
        任朗明眸皓齿好奇地问:“妈,我舅十七岁怎么了?”
        “你舅见家里穷,就背着家里人去找工作,在市里化肥厂拉九百斤重的煤车。上坡时磕破了膝盖,你姥姥见他走路有点拐,问后让他继续去上学,你舅说坚持下去帮家里。   朗,学舅男子汉的毅力和责任感,苦与累是人成长的基础和磨练。”
        “嗯”
        程子音嘱咐说:“你别学舅不注重学习,没有文化长不了出息。”任朗点头。
        棉股散了,处理了砖每家分了块赔钱的地种。在浇麦田时有个老者对程子音说:“建厂不成用那钱挣高息呀!我借出去了三万,一年就能挣回五六千元。我没儿女依靠,就等钱生钱了。”
        “借的那钱早还亲戚了,你把钱借贷出去不怕人家不还吗?”程子音问。
        “他用了人们一百多万,是在文书上签了名按了手印的,到时候砸锅卖铁也得还上。
        ”锅铁才值几个钱?这么想着程子音没说出来,看那老者自信满满的。(几年后,他白发苍苍、呆呆滞滞、弯腰驼背、衣裤破烂、步履蹒跚时还念念不忘地喃喃自语:“我一辈子受苦受累省吃俭用的钱呀!就被那个丧尽天良的畜生卷走了。”)

        在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中,十几个棉厂还是开始建立起来。{几年后再看,一个个宽旷的大厂房院闲置着,当初昂贵购进的机器成了废品,有人说是各地的棉厂太多原因;有人说是已经饱和国家需求量小了才滞销;有人说是工厂多了工资涨了人们普遍性的不种棉花而打工了;有人说每个机遇转型里都有得失沉浮。}
        程子畅包了其中一个的工程,任易旺听了程子音的建议去当了一名小工。连着糟钱使他知道不能再耗下去了,从地里那场是非后,母亲常常被人们说别总是管的太多了,就不会再阻止他了。
        程子音让堂弟多关照着,说练出他来就帮姐大忙了。
        随着地里活地增多,任易旺竟不愿歇班。他仍不上高处的砖,程子畅就让他干低处的活;他供高处的泥时,累了烦了赌气拍断了铁锨木把。程子畅就找别的活给他,他阴沉的脸上就有了笑容。程子音听说后劝他说:“别由着性子摔东西使脸色,在外边不比在家里,做活就累就得坚持。都像你一样,子畅这队怎么带?”
        “别说了”任易旺故意沉着脸说:“你知足吧,一天给你挣二十元呢。”
        “知足”程子音笑说:“挣就知足,我自己管着八亩地也有劲头。”

        星期天,任朗也来给姥姥家套梨袋儿,在汪汪绿色里他肌肤白嫩光着膀子,戴着个枣红太阳帽,脖子上挂着装有梨袋和卡的布包。他挺直着身躯站在高梨凳上,仰着头抬着胳膊套着小梨。
        “姐,你家朗小大人似的真帅,我能生这么个儿子就知足了。”程可音停住动作看他说。
        程子音笑看着任朗边扣卡边回头说:“大姨,说我什么呢?这帽子我要了。”
        “霸气样儿,那是你小姨刚买的”
        他嘴周凹出可爱地笑说:“不管是谁的我要定了。”
        在不算宽敞的里屋吃过晚饭后,任朗想起来说:“小姨,这帽子归我了。”收拾碗筷的程淑音说:“冲你小子说话这么硬气就不给”
        任朗并不计较,从电视柜上拿起眼镜说:“这金边眼镜也归我了”他戴上对着大挂镜照后转身说:“我帅呆了吧?”
        惹得一家人大笑:“任朗,你干嘛帽遮朝后?像个痞子。”
        “嘿,你们不懂,我这是仿星。”
        “给我帽子,看你怎么帅呆了。”淑音没了笑沉着脸去摘,只差九岁逗惯了,迎到了他的拳头。
        “我也不给你眼镜,看你怎么仿星”程可音也凑热闹。
        “大姐,他的拳头好硬”淑音抱胸喊。
        “任朗”程子音喝住他说:“别跟小姨动手,君子不夺人所爱。”她忽然心眼灵动又说:“刚才你大姨也说不给你了,你还在我肚子里的时候,你大姨就等待着揍你了。”
        于是,他打地姿势冲向可音,却在她身躯前停顿片刻撤回打势说:“妈,是大姨总跟你顶架,想让我报仇吧?大姨那么疼我。”他笑嘻嘻凑近可音闪烁着明眸问:“大姨,这眼镜你舍得给我吧?”
        “哎呀,你小子挺有主意,舍得给你,你说你那傻爸和你这坏妈怎么生了你这个精灵。”
        “只有我爸和我妈才生成了我这个帅哥”他戴好了照着镜子自豪地说,引得一家人大笑。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1-29 09: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04楼

顶帖支持!加油!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1-29 16: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105楼

回复103楼 368qingying  的帖子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29 19: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106楼

谢谢两位元老,
谢谢读者朋友们。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1-29 19: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07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29 20: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108楼

第 三 十 一 章   年轻时候

        程父压口酒说:“崇明明儿个从姥姥家回来还热闹,这小日子过得真乐和。”
        程可音问“爸,你们也姐几个呢,年轻时也这么闹吧?”
        “那时候家规严,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相说话不能大声。”
        “爸,你没有伯父规矩吧?”程淑音问。“我爷喜欢你还是伯父?”
        “你们爷是夸伯父性子稳,学会了做鞋的全套活。可更看中你们爸跑外的能力,外场,没有解决不了的事。不过,你们爷没打过伯父,狠打过我。”
        “为什么呀?”姐几个几乎异口同声地问。
        “文革那会,我正当村大队长,杨光辉当书记。他看我能力强受赏识怕顶了他,给我扣了反革命的帽子关押。我偷跑回家和你们爷说明了情况,你们爷带上烈属证,让我用自行车驮着他去北京告状。”
        姐几个惊异:“骑自行车去北京?”
        “是呀!两天就到了,找到了管事的人看了烈军属证。好好地接待了我们,培养我去红卫兵团去学习。记得是一九六六年八月十七日接到了通知,说毛主席明天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就要见到毛主席了,我兴奋地睡不着觉。八月十八日上午我们排着长长的队去到天安门广场,乌压压地那么多人。看到有人陪着毛主席出现在门楼上,毛主席喊:红卫兵同志们好!我们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声音大地震耳欲聋。毛主席的身后是蓝天白云,当时感觉毛主席向神一样令人崇敬。”
        “爸,你真幸运,见到了毛主席”程子音说:“我从小就崇拜毛主席”
        “是呀,我带着提拔信回来后当上了红卫兵连长,第一个就整理了杨光辉。给他戴了一米二高的大白纸帽子好一顿揍,打得他跪着向我求饶。我提着棍子和皮带一轮一指挥,威风。后来批斗了一个富文人,有人暴打他,有人踩残了他的手指,疼得他嗷嗷直叫,吓得他的孩子哇哇哭喊怕,怕。那天晚上回到家,你们爷给我用了家法边打我边骂我说:残忍的对待文人和善人是在造孽,不让我干了。我年轻气盛地说:不拥护文化大革命就是阶级敌人。你们爷又打我又吼:你要是不顾人情道义顺势往上爬,就跟你爹我划清界线;你要是当我是你爹你就给我消失,在外面老实做人别张扬施暴!。那个运动中亲父子成仇成敌的多了,我左思右想要孝顺就不当红卫兵连长了离开了家。现在想来你爷是对的,那个运动是错的。在文革中那一代的年轻人凭着一股子热血劲,残害的人太多了。那个文人的孩子摆脱不掉的阴影,长到二十岁还怕怕地挂在嘴边。我常常在睡梦里呈现那些凶暴的场面,我要你们记住:做人要善德、善心、善行、善言,不做亏心事就不会良心不安的自我折磨,就活的安然坦荡。”
        “嗯,嗯,爸,我们记住”姐几个点头,原来一向豁达乐观的父亲有这么个心结。
        “我上学时也当过红卫兵,女孩子也必须抛开礼贤学着骂人打人。”母亲也说起来过往:“我们批斗一个穷胖的黑五类,打他逼着他说出在哪杀过人放过火。后来又斗一个地主,他会看形势,没等挨打就带着我们去他家大院里。指出他和几个老婆,埋到各个屋里哪个地方的大洋钱罐。说的那么准。刨出大罐子来,一层层的打开都是白闪闪的银元。”
        “娘,那时候你才十几岁吧?后来怎么嫁了这么远?”淑音好奇地问。
        “那时候像花骨朵似的那么鲜嫩,我堂叔和你爸修公路认识的,看你爸人品好就做了媒人。你姥爷来打听时正闹两派,那人说你爸拿着秸秆在街上横着走,歪斜不讲理。你姥爷看好你爸就说:我家三辈子受气,正要找这么个人。”见孩子们都笑了又笑说:“注定了我这辈子跟着你们爸着急,刚结婚那几年闹派性。你们爸总带帮人上房投瓦,打来打去没个安定时候。那时候人们都傻,放着日子不过斗个什么劲?”
         “斗得是瘾,争得是气,有一次我一人打他们十八个,打得好几个头破血流”父亲忆起了争强斗狠的时光。
        “姥爷,你那时候是小玩闹呗”任朗惊讶的问引得一家人爆笑。
        程父笑着回答:“那会娶媳妇了,是大玩闹”等笑声平息后又说:“任朗,现在是和平年代不兴打架了啊,你要是在学校打架惹事,你妈会揍你。”
        “嗯”任朗应着笑看沉思地母亲。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1-29 22: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09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30 22: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110楼

回复109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谢谢您鼓励。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30 22: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111楼

第 三 十 二 章   忍无可忍

        忙忙碌碌中又到了收获的季节。
        程子畅得在期限内得赶完这个工程,任易旺暂时不能歇班,程父帮女儿收着各种庄稼,等着再与易旺买棉花。
        “爸,您六十岁的人了,歇会晌再刨吧。”程子音在地头包着没吃完的饭菜,见父亲拿大钊准备去刨花生劝说。
        “不歇,赶着到傍黑刨完装好车等易旺回来拉回家,庄稼人收获庄稼是最高兴的事。”
        程子音抖落着根果里夹着的土,见身高体阔的父亲,一次次擦古铜色肌肤上的淋淋汗水。唉!父母为儿女从不计较什么,公婆从四十几岁就不再种地,要现成的钱粮还不知足。他们摆不正中间人地位置;他们没有睿智地头脑方法;他们不能适当地控制不良情绪。所以他们不能安老稳小;不能和谐家庭;使他们自己也不能平静安逸。
        收获那块四亩的地时,程子音叫来的帮忙人多。午饭时,婆奶几次把大铁门上的小门摔得震响。感觉得到的挑绊使程父喝闷酒,环视这帮快乐的孩子们,提醒自己忍耐。
        第二天,程子音包着成堆成片的玉米,今年种的玉米地多满当当的院里没地方放了,她直接放到小车上推倒台子上,想等易旺回来提到房上去。婆奶拿条木板横挡在台阶上,她觉得她占着中间屋,对着中间屋的台子是她的地儿。这些年她都不让晚辈用台子晒麦子,即便连阴雨天麦子有发霉的扔掉,也得捡干好的称给她八百斤。程子音不敢惹她只好把包好的放在包皮旁,心里的窝憋化成了眼里的泪。
        任易旺回来吃了晚饭后去找父亲说说奶奶,让先用点台子放玉米往房上提时方便。父亲说:不管那院的事儿,他就赌气回来愤愤的说:“给他高帽戴,他说不管这院的事!真想快点把院子利落了,明晚上我请工友们吃饭,多数的给咱盖过南房。我们后天就完工了,就能去买棉花了。音,明天你买肉菜傍晚早点准备,我累了就不包棒子了。”
        程子音包着,抬头望夜空没有月亮,星光闪烁,凉风袭袭,吹得那几颗栽有五年的小竹子沙沙作响。她烦闷地包了半夜,感受着凄凉。
        吃过早饭,程子音叫歇星期的任朗去地里砸玉米秸根上的土,拉回来的时候好装车。他坐在拖拉机座上说:“妈,我奶奶说你让我去干活就让我跟着她去,不让在这院了。”
        “她就挑唆你吧,他们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知道我有多累吗?”想起昨晚公公的话她愤怒难平:“我这是养了些什么?!。”
        门被撞开了“你刚才嚷什么?”大小两婆姑质问着放下自行车逼过来。
        程子音惊住了,明知道婆奶出去了才没顾忌地泄愤“大姑,你看这院里挤得,奶奶挡着不让放棒子。
        “不让你放也不让你说,你个••••••
        “你骂的自个着,你骂你•••”程子音见她姐俩骂着气势汹汹过来,不知所措中想去屋里躲。却被大的抓住胳膊,小的骂着拿木棍子狠打后背。”
        “别打了,别打了。”大门开着,有赶集的人看见喊着跑来拉架。拉程子音去了屋里,电话响后听程子音叫爸,拉架的人摆手低劝:“别说”
        “爸,您别来帮我了,您够累了歇歇吧”掉着泪她放下电话。
        “子音,能瞒着家里人就瞒吧,别让爹娘老是跟着生气,擦了泪赶集去。”
        “对了,易旺说晚上请工友吃饭得买肉和菜”她擦泪说。
        “子音,往宽处想,别像咱村‘疯子淼’似的气出毛病来••••••”好心人边走着劝着。
        在集市上,程子音看到一盆白菊花,一时悲从心起感到自己的命运如它,便买了下来。当提着端着的到家,见父亲在包玉米。“爸”
        “哎,我想还是帮你吧,后天我们去买棉花去你就更忙更累了。”他抬头说着见女儿噙着泪走过去,他不解地跟去屋里问:“子音,怎么了,怎么后胳膊上有血,背上衣服有血印子,有人打你了?”他痛心焦躁地喊:“说话呀!”
        程子音慌了神,想必血迹是棍上的枝叉茬口刺出的,说了让父亲怎么办?不说有儿女依仗着的婆奶更有恃无恐。
        “你这孩子,不跟爸说得受到那年那月?说!”父亲痛惜地急喊。
程子音泪如泉涌地说:“婆婆挑唆孩子的话引起了我的火气,我说了句养了些什么,被俩婆姑听见打了我。”
        “俩儿打你一个?我去叫易旺回来找他爹去说理!”   
        “爸,别去了没用”程子音想起公公昨晚的话劝说。见父亲不语暴恼地向外走去推车,她跟着拉住说:“爸别去了,没用。”
        “别管我”程父盛怒地说:“今个得说道说道。”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1-31 18: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12楼

加油!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31 22: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113楼

回复112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谢谢您关注,谢谢您给予勇气。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1-31 22: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114楼

第 三 十 三 章   大打出手

        程子音无奈松开了拉父亲车的手,感到风雨欲来风满楼,下意识地骑车跟着去。程子建被程子畅请来帮忙,他也劝父亲消消火气去说理。在街上就听到公爷在院里嚷:“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我打死你”
        先到家的任易旺挨打后哭喊着:“打吧,你打不死我也得让你们挤对死!”于是打声和着惨哭声和着骂的声音传来。
        进门看到,公爷拿着鸡蛋粗的棍子,边抡打着任易旺的后背边骂:“打死你,我看王八糕造的们怎么着。”
        程父被激怒了指着他回骂:“你个王八糕造的糟死吧,你就糟死吧!。”见老婆子拿着个砖骂着打来。他抬手一搪,砖斜着落在地上,有人们劝他去了屋里。
        听婆奶说手疼,隔窗见公婆和婆姑们进门大骂被人们劝住,他们拿些棍子出去干什么?。两个管事的人从东屋出来去西屋劝说了,程子音看挂钟十一点多了,她去集市上卖烧饼,想让兄弟们吃了去干活。一出大门被大婆姑骂着一巴掌打在她头上,顿时觉得金星乱冒,有街人拦着她继续再打。
        程父听到出来,夺下前面打来的棍子,后腿上挨了一下子。赶出来的程子建,拦住任家外甥打向父亲的棍子,腰上挨了一棍子,他恼羞成怒虎目圆瞪回手夺过棍子抡向那帮人。被跟出来的一个人手疾眼快地抱住了胳膊劝说:“就你这个壮劲真打坏了人你姐还过不过?消消气吧,走去屋里。”
        几个人同时赶去拦住了任家几个外甥,有人叫来了村干部,村干部见这架势叫来了派出所的人。
        程子音心里绞痛,措不及防都挨了打。跟父亲回家前她去南屋看趴着的任旺,撩起他的上衣看到一条条的红肿印子。她的泪低落着说:“你歇着别干活了,我家走了明天去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程子音说:“所长,我是长期受气、忍气,和孩子说时才发的气。您若是公正就去问,我婆奶是什么样的长辈。”
        “你别激动别哭,听我的话低头认错与她们和好。”威严的中年所长近乎和蔼的劝说。
        “不,她们在地里围着欺负我后,我发誓一辈子也不理她们的,你不理解自个省吃俭用供养着他们挑理找事儿的滋味,你不理解欺压被窝憋的苦楚;你不理解没有尊严没有个性地被她们践踏有多委屈;你不理解那么多人拿着粗棍子打向我爸爸和我弟弟的时候心有多痛恨。”程子音声泪俱下,就像洪水决堤泄积郁于千里。
        “你平静一点,可能你父亲伤了你婆奶的手指,他们说去鉴定呢。人要能屈能伸,我给你们打合了吧。”所长苦口婆心地劝。
        “我爸只是抬手一搪打向自个的砖怎么会伤了她的手指,他们虚张声势的什么招都有,我不与她们和,免得她们又欺负我。”程子音脑子里涌着昔日的是是非非。
        所长暗自感叹:人们怎么不好好的享受生活,非弄得一家人反目成仇积怨深厚?看样子说不开这个固执己见的悲愤少妇。于是他说:“我们会去你村里了解的,以后你们得避免冲突,打架多耽误过日子。”
        “所长,我得回去看被公爷暴打的男人,麻烦您告诉那边的人别再骂我了。”

        九月初九是任易旺的生日,他勉强吃了一碗手擀面又去了南屋。程子音想:他的背一定痛,自己又何尝不痛,只有默然承受。在默默然中她看到,一蹶不振的任易旺消极漠然;她听到任家人在西屋商讨算计着;她感觉不出这是自己的家。她给任朗换上毛衣毛裤,给了他几元零花钱,让他放学后去奶奶家住几天。
        程子音回了娘家,让父亲去鉴定腿伤。父亲说:“不去,这两年你们糟的钱还算少呀?我体格硬朗养养就好了。倒是这么一闹,耽误了你的日子。”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原以为只要肯吃苦日子会好过,却这么寸步维艰。”
        “你说我碰上了,要是装不知道你以后更难,”程父黯然神伤地说:“看来以咱家教育的方式教你尊让她们不对。她们缺了为长辈的宽厚仁慈,形成了人善人欺。”
        “爸,您教导的没错,我终会受益的,既然挤兑到了这步就担着。”
        “看得开就好,心宽就好。”
        程家人都很忙碌,老两口养了一群羊管地,小两口雇着人开床子,并加工铁活。一家人和睦共处了十多年,从没红过脸吵过架,令村人赞扬。
        程子音看人们过得有滋有味有奔头,而自己一次次受挫一次次爬起,终究逃不脱厄运的纠缠。人生如梦,自强自信地自己在梦醒后,看到的尽是失望悲憾!;人生又如戏,自己就是丑角!——一个自命不凡,不甘沉沦、不甘屈服的女人;一个豪气殆尽,忍辱负重,不过如此的女人!。听闻过太多存在于社会底层,处于深深矛盾中的家庭,困扰着许多家庭成员。有谁能够给以启迪点化,才能走出这心灵的阴霾?。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01 07: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115楼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2-01 11: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16楼

支持佳作!顶帖!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2-01 21: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21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117楼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2-01 21: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118楼

感谢三位元老来支持,谢谢您们了。

同时谢谢读者朋友们。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2-01 22: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4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119楼

第 三 十 四 章   得与失

        已是深秋荒凉,黄土地里孕育着麦种。
        晚饭后,一家人少了往日的欢声笑语。“子音,你爷说过:人不把挫折看成挫折就不觉得苦了。”程父劝慰说:“人该笑看人生,不管面临什么事,天不会塌下来,你还是你。”
        “爸,我会学着做到,别担心我。”
        “爸,我爷不是开鞋铺挺火的吗,怎么没过下家业,留点古董什么的多好。”想起记忆中爷爷那不俗的面貌,程子建问。
        “你们的爷十八岁在白洋淀边的段村学做鞋出了徒后,在回来的路上过一个树林时,见几个强盗抢劫三个人。你们爷练过武就拔刀相助,强盗见打不过跑了。其中年长者道谢,说话间知道了是同乡就结伴而行,一路上长者暗暗观察你们爷面目英俊虎背熊腰,思维敏锐心地善良言谈举止文雅大方,到家乡后他要求跟你们爷去家里小坐。你们老爷爷好客准备餐宴,酒逢知己千杯少,客人说有意把爱女嫁给令郎。你们老爷爷说看兄台你端正大气令爱一定错不了,我们如此投缘今天这就是定亲宴了,他们就定了结亲的日子。他原来是因为外出而乔装改扮的员外,他给你们奶奶的嫁妆多的震惊四方。结婚那天,你们爷爷才看到那个方圆几十里有名的‘小脚’美人。”
        “爷的运气真好,大姐,你记得奶奶吗?”程淑音好奇地问。
        “不记得,记得爷爷大脸庞白性子不怒自威,他们该是郎才女貌如意的良缘”
        程母说:“你们奶奶在你姐三岁时没的,你小姑长的像你奶奶那么好看可是因为她是老小,十来岁就没娘影响着了所以没你们奶奶大家闺秀的美韵。有一年大热了三天,你们爷奶一边一个给子音你扇扇子。”
        “我小时候是家里人的宝贝,爸,那以后呢?”
        “你爷成家后就去杜城开鞋铺了。从经营一个到几个的铺面,生意越做越好,积蓄了大量的财物。遇上了战乱,你们爷成了八路军和汉奸拉拢的对象。你们老爷爷听说儿子有心参军,让把财物拉回家以养一家老小。在回来的途中沙桥,赶上了打仗,你们爷吩咐赶车的人快去躲命。也是躲得远了点,枪炮声后回来见几辆马车被炸毁,有老百姓和兵还在抢着的财物。”
         “真倒霉,爸后来呢?”淑音问。
         “回家后,赔了人家车马钱,宴请了赶车的人们,你们爷不忍心扔下一家老小走了。送你大伯父参了军去抗美援朝,我大哥走时我十岁,他花五分钱给我买了个大菜瓜。”程父哽咽地流泪说着:“我大哥拍着我的肩说:三儿,好好孝顺咱爹娘。我大哥十九岁当兵,廿一岁就牺牲了。呜••••••”
        姐弟几个看平时刚毅乐观的父亲哭的这么伤心,涌上泪来感受着那失去手足的痛,感受得出战争的残酷。程子音拿毛巾擦拭父亲的泪劝说:“爸,不难受了,已过去几十年了”
        “有战争世道就不好,你们爷又带你们伯父去献县开鞋铺。又把生意做兴旺了,战争中把店铺给炸了。从我大哥牺牲后,你们奶奶哭坏了眼,你们爷常劝:人不跟命运计较,心宽就好。”
        “爸,比起爷的坎坷来,我这点不如意算什么?”程子音感触地说。
        “爸,要是不赶上打仗,咱家就富了”程淑音不无惋惜地说。
        程父笑了说:“那就会被划分成富农挨批斗,那个年代越穷越理直气壮。人别把得失看得太重,学着心平气和地接受应对命运里的一切。”
        “命运是不是自个造就的,子音要是不嫌白洋淀边的阿勇长得不好看,那个主多富有”母亲感叹说。
        “是呀姐,坐船多好玩,那是采什么?”程淑音冥想。
        “采菱角,淑音,你那年七岁,我和娘在机井边洗衣服你慌着去说:娘来了个警察找爸了,我给他拿了烟倒了水就来叫娘了。笨呀!你把税服当警服了,还去当着那么多人喳嚄。别人以为咱爸犯法了呢,却原来是爸的朋友拖朋友来给我提亲的。”
        “姐,才七岁”程淑音羞愧地比划说:“也就这么高”
        程子建见都笑淑音他笑说:“有一次淑音和圆圆偷吃了她家两条生鱼,当人家看到时,就剩下鱼头、鱼刺和鱼翅鱼尾了。”
        一阵大笑后程子音问:“怎么我不知道?”
        程子建笑着说:“你去北京上班了,那年她俩四岁。”
        “哈,淑音,你俩不愧是属狗的,那么小就偷嘴吃”程子音笑着嘲讽。
        哈哈众笑中,程淑音双手捂住红彤彤的姣好脸颊说:“看在一家人的份上,你们以后可别对我婆家人说这事儿。”
        笑时常充盈着这个家庭,任易旺那么喜欢来凑热闹,到了关键时候就不见了他的影子。春天竟把五万元钱归于他的名下,幸亏棉股散了,否则易摽不完的心。唉!每当家庭风波袭来之后,他没容量、没体贴、没抚慰。甚至还无意识地推波助澜雪上加霜,使人的心越来越淡薄;越来越冰冷;越来越封冻。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2-02 09: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120楼

顶帖!加油!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