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长篇历史人物传记小说《史可法》(连载)——明末抗清英雄史可法的传奇人生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1-30 11: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34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41楼

原来,王绍徽将与他不合的人,管他是是东林党,还是非东林党,都列在了其中,共计一百零八人。在每个人名字前面,除了现时担任的官职,还分别给他们加上了宋代梁山泊好汉一百零八将的绰号。如叶向高为及时雨,缪昌期为智多星,文震孟为圣手书生,杨涟为大刀,惠世扬为霹雳火,郑鄤为白面郎君,顾大章为神机军师等等。还把这些人分为天罡地煞,其中有天罡星三十六人,地煞星七十二人,与水浒中一模一样。

听了王绍徽的解释,魏忠贤高兴地说:

“东林党人那么多,我总是记不住,这下好了。我从小就爱听说书的讲水浒,梁山泊那些强盗的诨名,记得滚瓜烂熟。什么及时雨,什么智多星……好!此番有了《点将录》,正好两两对证,容易记着。你们给我多缮写几份,人手一册随身带着。以后廷臣有章上奏,你们先对照《点将录》看看是什么人写的,假如与其中姓氏相符,就贴上一张小纸条做个记号,再送到我这儿来。”

魏忠贤将这个册子拿过来,又仔细翻看了一遍,果然与东林党稍有关系的人士俱录在上面,共一百零八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如前面的几个人分别为:

托塔李天王  南京户部尚书  李三才

一枝花          礼部尚书          孙慎行

及时雨         大学士              叶向高

鼓上蚤         内阁中书          汪文言

智多星         左谕德              缪昌期

九纹龙         大学士             韩爌

神机军师     礼部员外郎     顾大章

立地太岁     吏部尚书        周嘉谟

……

他又来回翻了几页,看到吏部尚书赵南星、吏科都给事中魏大中、左佥都御史左光斗等具在其中,才满意地说:

“对,对,这些都是东林党的人,很全面,他们确实事事处处都与本人对着来。其实,本人还可以在适当之时将此录呈给皇上御览,让皇上也知道这些人是如何营私结党,左右朝政的。”

众人连连称是:

“九千岁英明。”

兵科给事中霍维华进一步分析说:

“东林党人目前在朝中势力强盛,不但不将你老人家放在眼中,甚至想方设法加以陷害。若任其如此发展下去,恐怕以后难以收拾,光是防止他们晋升还不是关键……”

魏忠贤点点头,接着他的话说:

“你这句话说得有道理,我们要抢先对他们这股势力加以打击才是。今天召集诸位来,就是想听听大家有什么好主意。”

大家听后你一言我一语,但始终没有拿出什么有效的办法。这时霍维华才不紧不慢地说:

“打蛇要打七寸,对付东林党也是如此,我们要找准他们中的关键人物,然后从他身上加以突破,最终将他们一举全歼!”

“你这句话说得自然不错,可是谁又是其中的关键人物,又找什么借口才能将他们一棒子打死呢?”魏忠贤反问道。

旁边有人也说:

“是啊,现在叶向高、赵南星、杨涟、左光斗等人在诸臣的心目中都是性格耿直,直言不讳的忠臣,想搞倒一个都不是那么容易。”

“阮大铖回乡前就曾同微臣说过……”霍维华将放在茶几上的《点将录》拿过来走到魏忠贤身旁,翻到第一页,指着上面的“鼓上蚤,内阁中书,汪文言”一条对他说:

“只要把这个人抓起来好好审问,就可以抓到东林党人的七寸,不怕他们不全线崩溃!下官回去后,立即让人出面参他,然后九千岁就好进一步办理了。”

魏忠贤不解地问:

“汪文言这个人我知道。天启元年九月王安死后,顺天府丞邵辅忠和御史梁梦环就先后上疏弹劾过汪文言,说他在外廷倚仗刘一燝,在内宫靠王安撑腰,宫内外联络,都是他从中通信息。可是后来被逮下狱,审来审去也没有审出个名堂来,只好将他无罪释放。现在难不成这个人有什么把柄掌在阮大铖的手里?”

汪文言是南直隶徽州府歙县人,本是一位布衣。这徽州地区,虽然地瘠人贫,但出了不少巨商大贾,实力雄厚。而且这些徽州商人,十分崇尚人文,喜交接文人官宦,一旦发家致富,则必然要子弟读书做官,求取功名。这位汪文言大概就是有这样背景的一位人物。他在万历末年闯荡京师,捐纳了一个监生的身份。由于他聪明有术,为人侠义,所以结交了不少朝廷要员,较早的如宫中的实力人物王安、内阁首辅叶向高等人,后来又与韩爌、赵南星、杨涟、左光斗、魏大中等诸多朝臣关系都十分密切。特别是叶向高对他十分欣赏,破格提拔他做了内阁中书。这个位置,对于一个连举人都不是的捐纳监生来说,确实是不太容易的。

霍维华说:

“九千岁可不要小看了此人!这个人狱吏出身,聪明狡诈,饶具谋略,关系又广,是东林党背后的智谋人物,齐、浙、楚党被搞成今天这种状况,都与他有着很大的关系。将他抓出来,也就是抓住了他们的七寸。阮大铖已经说了,他会找人上疏参劾汪文言,到时候只要九千岁吩咐东厂配合取口供就是了。”

几句话直说得魏忠贤连连称是,他急切地说:

“好,好!你赶快写信要阮大铖找人去办。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他和左光斗、汪文言等都是同乡,照说应该是一丘之貉,怎么他会那么痛恨他们?

霍维华笑着回答:

“这一点微臣也觉得奇怪。不过千岁爷请相信,他的这一招倒是很阴毒的,不妨可以试一试。”



[ 本帖最后由 shixt47 于 2015-1-30 11:31 编辑 ]
  TOP
头像
红岩公子  新手上路   发表于:2015-01-30 21: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10    发短消息        

42楼

       继续关注!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1-31 18: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43楼

加油!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01 07: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44楼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01 11: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34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45楼

引用:
原帖由 草根作家 于 2015-1-31 18:24 发表
加油!
感谢鼓励!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01 11: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34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46楼

引用:
原帖由 断书安 于 2015-2-1 07:32 发表
  
感谢!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02 16: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34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47楼

帖子还是发不上啊!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02 16: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34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48楼

7

天启四年六月初一日[1]一清早,东方天空刚刚出现鱼肚白色的曙光,午门前已经站满了文武大臣。按惯例,今天皇上要在皇极门[2]举行早朝。

皇极门内,那雄壮威武的皇极殿[3]只是国家举行大典才用,平时皇帝和文武百官见面议事,处理朝政,称为常朝。从永乐皇帝朱棣迁都城北京以来,一般的朝政都在皇极门处理,后来的皇帝也有的改在武英殿和文华殿,略有不同。这些文武百官虽然都住在紫禁城周边不远的地方,但是为了要准时上早朝,基本上就要半夜起床,接着洗漱穿戴,再用点儿早茶点心,等到坐着轿子慌慌张张赶到午门,时间也就差不多了。五更鼓响,午门两侧的旁门缓缓打开,文武百官排好队,从东边的侧门依次进入,宗室王公则从西边的侧门进入,而中间的正门只有皇上进出紫禁城时才用。大臣们进入午门后,在东边的会极门和西边的归极门两边稍息,等候皇上来到。从万历皇帝以来,皇上对上朝不是那么守时,有一次没一次的。大臣们折腾半夜,说不定到时候皇上不来,让太监宣个旨,说声“今日免朝”,这半夜就白折腾了。夏天还不那么辛苦,冬天的清晨寒风刺骨,每一次上朝回来都冻得浑身发僵,半天缓不过气来。

杨涟挤在人群中,心中不免有些着急。他不时摸摸袖子里的奏疏,在和站在不远处的左光斗等人目光相遇时,还使了个不引人注意的眼色。

杨涟[4],万历三十五年进士,湖广应山县人。他历官常熟知县、户科给事中、兵科给事中、都给事中。天启三年,拜杨涟为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最近又升为副都御史。

在明朝,都察院是专门负责监督朝廷各部以及维持官吏纲纪的部门,职责是纠劾百司,辩明冤枉,提督各道,及纠举一应不公不法等事,为天子耳目风纪之司,其地位与六部平行。都察院设左右都御史、左右副都御史、左右佥都御史及浙江、江西、福建、四川、陕西、云南、河南、广西、广东、山西、山东、湖广、贵州等十三道监察御史,共一百一十人。各都御史为台长,与六部尚书、大理寺卿、通政史司合称九卿。只要有大臣奸邪,小人构党,作威福乱政者;或百官猥、茸、贪、冒,坏官纪者;或学术不正,上书陈言变乱成宪,希进用者,都有权纠劾。遇到朝觐、大计之年,还要同吏部一起对官员进行考察。

从光宗驾崩到熹宗登基,前后不过六日。当时还是兵科给事中的杨涟为辅佐太子顺利登基呕心沥血,几乎是夜夜不寝。正是他与左光斗的促成,才有了大学士方从哲、刘一燝、韩爌及其他朝臣一齐到乾清宫“哭临”的举动,才有了将小皇子朱由校从李选侍的控制下抢夺出来的举动,才有了逼迫李选侍移宫的举动,才顺利地让朱由校登上皇帝的宝座。史书上称杨涟在六天内“须发尽白,帝亦数称忠臣”。

谁知道时间才不过四年,魏忠贤与客氏就在宫内
相互勾结,独揽大权,肆意为虐,做了很多坏事;而一些身居要职的官吏出于自身的利益,也纷纷投靠和效忠魏忠贤,相互间结成“阉党”,妄图打击和排斥东林党人。杨涟怀着满腔的忧愤,决心挺身而出,最近他写好了一封奏疏,列举了魏忠贤的二十四项大罪,准备一举除掉这个恶魔。

这个奏疏在半个多月前就已经动笔,先是和左光斗在一起商量了几个晚上,写好后又请缪昌期数次修改,昨晚誊缮方毕,准备赶在今日早朝时当面呈递给天启皇帝。如果能按预期的想法将这个奏本亲手递给皇上,效果堪比通了一个大马蜂窝,要在朝廷上掀起风波。可是万一今天没有机会,消息则极有可能泄漏出去,一旦被那个委鬼嗅到了什么气味,再通这个马蜂窝能否起到作用就很难说了。

眼睁睁天都大亮了,也不见有什么动静。难不成今天又要免早朝了?

果然,从皇极门后面过来一个太监,大声向众臣宣布:

“今天皇上有事,早朝免了,请大臣们退朝。”

杨涟本想亲手把奏疏递给皇上,甚至当着文武大臣们的面当场向皇上宣读,但是却不知魏忠贤早有所觉。他的心腹遍布都门,这些爪牙得知,杨涟在左光斗和缪昌期等人的参谋下,写了一份《劾忠贤二十四罪疏》,估计今天便要上奏。


[1]公历1624715

[2]皇极门,即今天的太和门,建成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当时称奉天门。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改称皇极门,清顺治二年(1645年)改名太和门,直至今日。

[3]初建时称为“奉天殿”,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改称皇极殿。清朝顺治二年(1645年)改名太和殿,直至今日。

[4]杨涟(生于公元1572年,卒于1625年),字文孺,号大洪,湖广(今湖北)应山人。





[ 本帖最后由 shixt47 于 2015-2-2 16:38 编辑 ]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02 16: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34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49楼

魏忠贤听说后一时有些发慌。

杨涟是当年扶持朱由校继位的有功之臣,虽然还谈不上顾命大臣,但在朝中的威信甚高,小皇帝也对他多少有些感激和畏惧之心。万一这本奏疏直接到了熹宗手里,不免会有些不必要的麻烦,甚至关系到自己的前途和生命。他和客氏商量了半天,便邀约小皇帝今天上午在宫中观看内兵操演,劝他早晨多休息一会,就不要来早朝了。

原来,大学士沈纮与客、魏二人早有私人来往,而且关系甚密。一天,他派门客晏日华偷偷潜入大内找到魏忠贤,建议他建立一支特别卫队,专门在宫内操兵习武。这样做,一是让从小喜欢习武的皇上看热闹高兴,二是在宫内皇上身边掌握部分兵力,办起事来就会顺手得多。魏忠贤听到这个主意大喜,立即命令锦衣卫校官召募来了数千兵士,就在宫禁里面操演起来,最近宫中的兵力竟然增添到上万人。

果然,第一次在宫中正式演习,就得到了朱由校的极大欢心。

朱由校从小就不喜欢读书写字,但喜欢热闹,像游玩狩猎、骑马射箭、习兵操武等是他最爱的游戏。加上宫中生活本来就单调无趣,现在有这么一支卫队经常进行列队操演,有时还真刀真枪的对干,当然是趣味无穷。特别是当时已经出现了黑色火药,一些简单的火器如炮、铳等也作为先进兵器装备到这支军队,演习时发出巨大的爆炸声,使得整个内宫震天动地。有一次,未满月的皇子竟然因此被惊吓而死,朱由校都未曾在意。现在又要阅兵,当然合他的胃口,便连连答应,这天的早朝当然就不想再去了。




[ 本帖最后由 shixt47 于 2015-2-2 16:39 编辑 ]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02 16: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34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50楼

事到如此,杨涟也只好罢了。好在自己已经缮写好了一份副本,现在可以先将奏疏递交到会极门[5]

按明朝规定,这些奏与皇上知道的陈情建言,奏告词讼,都应该由通政使司转呈,也可由官员自会极门递进。在会极门递交的题本最终还要送到司礼监。司礼监之下有文书房,设掌房十员,掌管通政使司每日封进的本章,以及从会极门收来的京官及各藩所上的封本。不过,无论是通政使司,还是司礼监,都不能于事前拆开奏本看到所奏之事。凡有臣民告发官吏,要在御前当着皇帝的面开拆,故奸臣作了坏事是隐瞒不住的。但是,现在的司礼监就是由魏忠贤掌管,更加上皇上对他言听计从,这份奏疏能否在皇上面前开拆,那就很难说了。

果然,魏忠贤第一步将奏章挡在了宫门外,阻止了在小皇帝面前开拆,暂时稳住了阵脚;然后他又来到司礼监,在刚刚递进来的那些奏折中挑出杨涟的那一封,肆意拆开,抽出其中的帖子,要当值的小太监为他念了一遍。现在一切大权全在他的掌握之下,奏疏要在御前开拆的规矩,对他来说早已不是什么障碍了。

翻了一下,见里面数列的尽皆是魏忠贤的罪状,小太监额头上直冒汗,战战兢兢地望着魏忠贤,不敢做声。魏忠贤喝道:

“我叫你念,你就念,怕什么!”

小太监双手捧着杨涟的奏折,从头念道:

高皇帝定令,内官不许干预外事,只供掖廷洒扫,违者法无赦。圣明在御,乃有肆无忌惮,浊乱朝常,如东厂……” 小太监又念不下去了。

[5]明代称会极门,清代以后改称协和门。



[ 本帖最后由 shixt47 于 2015-2-2 16:41 编辑 ]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02 20: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34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51楼

以上三个帖子原来准备一次发的。但每次都遇到keyword hide的错误,以为文中有禁忌句子。将它分成三次发,也没有删什么词语,就成功了,不知是什么原因?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2-03 08: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52楼

顶帖!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03 20: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34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53楼

谢谢草根作家鼓励!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05 21: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34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54楼

“念啊,全部念一遍,一个字都不许拉下!”

“……如东厂太监魏忠贤者。敢列其罪状,为陛下言之。忠贤本市井无赖……”

“胡说!”魏忠贤不由自禁地一拍桌子,小太监吓得手一抖,奏折掉到地下了。

“算了,不要这样念了,你就把里面的意思给我详详细细讲一讲吧。不过可不许把里面内容省了,他说我有二十四条死罪,你都要给我说清楚。”

“是。嗯……,他说您老人家擅自拟旨、批红,坏了祖宗二百余年之政体,这是第一桩大罪……”

“嗯!”魏忠贤听了,心中打了个寒战。就凭这条,只要证据确凿,就可以定他死罪。

“刘一燝、周嘉谟都是顾命大臣,您老人家把他们都赶走了。说这是为了急于翦除异己,这是第二桩大罪;第三桩大罪是说:先帝宾天,实有隐恨,大臣孙慎行、邹元标因为要追论红丸案,您老人家就排挤他们,却提携保护李选侍的沈纮。说你这样做是‘亲乱贼而仇忠义’;第四桩大罪是:容不得盛时有正色立朝的直臣,大臣王纪、钟羽正当年于先帝立为太子的事有功,却被排挤走了;第五桩,任用辅臣的大权被您老人家一手握定,孙慎行、盛以弘按照资格应该入阁,却被您排斥了。岂真欲门生宰相乎?”

“什么‘门生宰相’?”魏忠贤不解地问。

小太监心中暗笑,连个“门生宰相”都不懂,这是外面早就传遍了的话题。不过他表面上还是战战兢兢地回答说:

“大概是说您老人家任用魏广微为首辅,而他又自称是你的门生吧?”

“‘门生宰相’,‘门生宰相’,哼,居然想得出来,可恨!好,接着念。”

“提升官员,不依据廷推的结果,却颠倒对官员考察的优劣顺序,掉弄机权,大罪六;圣上初政,就需要忠诚正直的大臣建言。但是文震孟、熊德阳、江秉谦、徐大相、毛士龙、侯震旸等大臣说话稍微耿直一点,马上将他们贬黜。京城中都说‘天子之怒易解,忠贤之怒难调’,大罪七。”

“这几条,无非是说本臣察人不慎,用人有不当之处,也值得罗里吧嗦的列为六、七条罪状?还有什么?”

“传闻宫中有一贵人,因对您老人家不敬重,就说她得了急病,将她置之死地。是陛下不能保其贵幸矣,大罪八;裕妃有孕,朝廷内外都为之庆幸,因她不听您的话,就假传圣旨勒令她自尽了。就是陛下也不能保其妃嫔安全矣,大罪九;皇后有喜,已经成男孩,忽然宣告流产了,听说是与您老人家及奉圣夫人的阴谋所致。说是陛下都不能保住自己儿子的安全,大罪十;先帝在青宫四十年,是王安一直在护持着他。您老人家为泄私忿,矫旨将他杀于南苑,大罪十一。”

这几条罪状,确实是讲到点子上了,就凭其中一条,就是十恶不赦的大罪。魏忠贤更加感到惊心。只听小太监还在念:

“今日奖赏,明日祠额,对皇上要挟无穷。近来又毁人居屋,起建牌坊,镂凤雕龙,干云插汉,为自己建陵寝,大罪十二;为侄儿、外甥加官进爵,滥袭恩荫,大罪十三。”

这些都确有其事,魏忠贤听了已无话可说。

“大罪十四是诬陷国戚,动摇中宫。若不是阁臣力持,言官纠正,就要对国丈大兴冤狱了;为了与良乡生员章士魁争煤窑,就说他开矿而将他处死,大罪十五;将王思敬等关进监狱,抢掠他的财产,视士命如草菅,大罪十六。”

“……”魏忠贤头上的汗开始冒出来了。

“给事中周士朴因为处分了织监,便停止其升迁,还命吏部不得再为他授予官职,大罪十七;北镇抚司刘侨不肯听从您老人家命令滥杀无辜,您老人家以为他不善锻炼,将他撤职。大明之律令可以不守,而忠贤之律令不敢不遵。大罪十八;给事中魏大中遵旨莅任,忽然又传旨追究他的责任。煌煌天语,朝夕纷更,大罪十九;东厂之设,原是用来缉奸,您老人家任职之后,每日以它作为报私仇、行陷害的工具。大罪二十。”

“前奸细韩宗功潜入长安,实际上是到您老人家府中去拜访去了,事情败露后才走,东厂访缉的结果怎样了?大罪二十一;祖制,不在宫内陈兵,原有深意。您老人家与沈纮创立内操,难道就知道无大盗、刺客为敌国窥伺者潜入其中?一旦变生肘腋,可为深虑,大罪二十二。”

果然扯到宫内练兵的事了,魏忠贤不得不佩服杨涟等人的耳目也不差。

“您老人家到涿州进香,警跸传呼,清尘垫道,弄得老百姓都以为皇帝大驾出幸。大罪二十三;今春您老人家在御前骑马,陛下射杀了您的马,饶您老人家不死;您还不自伏罪,进有傲色,退有怨言,朝夕堤防,介介不释。大罪二十四。”

魏忠贤听完小太监读完这二十四大罪状,不觉得后背发凉,心中发慌。假如这个奏章有人如此解释给皇上听,即便皇上平时对自己还不错,到时也只怕不由得不信,那就说不定小命不保了。他忿忿地问道:

“还有吗?”

“还有一段结尾。”

“念!”

“好的。凡此逆迹,昭然在人耳目。乃内廷畏祸而不敢言,外廷结舌而莫敢奏。间或奸状败露,则又有奉圣夫人为之弥缝。甚至无耻之徒,攀附枝叶,依托门墙,更相表里,迭为呼应。积威所劫,致掖廷之中,但知有忠贤,不知有陛下;都城之内,亦但知有忠贤,不知有陛下。即如前日,忠贤已往涿州,一切政务必星夜驰请,待其既旋,诏旨始下。天颜咫尺,忽慢至此,陛下之威灵尚尊于忠贤否邪?陛下春秋鼎盛,生杀予夺,岂不可以自主?何为受制幺纻小丑,令中外大小惴惴莫必其命?伏乞大奋雷霆,集文武勋戚,敕刑部严讯,以正国法,并出奉圣夫人于外,用消隐忧,臣死且不朽。”

经过小太监解释,魏忠贤知道这番话是说全国民众都只知道他魏忠贤的大名,而不知道还有个皇上,是说他爬到皇上头顶上去了,连皇上办件什么事,都要先向他请示。并要求皇上将他擒拿法办,以正国法。看来,与东林党人之间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关头,再不还击,自己便有覆灭的危险。

魏忠贤立即在后宫找到客氏,把杨涟奏折中的内容简要向她复叙了一遍。客氏听了后脸色发灰,双眼发红,口里絮絮叨叨地,也不知是在骂杨涟还是在骂谁。直到最后,魏忠贤又把他的下一步打算告诉她,客氏才连连点头,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好多。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07 16: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34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55楼

此时朱由校早已阅兵归来,和一帮太监、宫女回到乾清宫,然后他将他们打发走,一个人来到一个堆满木器的角落里做他的木匠活。

熹宗朱由校即位时才十六岁。在此之前的岁月中,父亲朱常洛没有受到太子应有的教育,朱由校所受的教育更逊一筹。他一向贪玩,对于政治也不感兴趣,最大的爱好就是做木匠泥水匠。他具有这方面的天赋。使用起刀锯斧凿来,得心应手,雕刻油漆等技术,更是样样精通。他能把各种各样的家具比如桌子、椅子、柜子、床,做得精美别致,再雕上花纹,刷上油漆,嵌上宝石,更是巧夺天工。当皇帝以后,嫌宫中的龙床粗大笨重,样式也是千篇一律,便自己更改、设计,造出一张更加精美实用的龙床来。此刻,他正在做一套灯饰屏风,一套由紫檀木打造出来的艺术精品。屏风共有十面,每一面都要雕刻上花草鱼虫,亭台楼榭,现在有几面已经初具模样,他正在其中的一幅上潜心雕刻。

魏忠贤进去时,他并没有放下手中的活,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他继续在一只鸟的头上添眼睛。直到那只栩栩如生的鸟眼睛雕刻成功,魏忠贤才发出了一连串啧啧的惊奇声:

“啧啧啧啧……,陛下的手艺真的绝了,真的是画龙点睛啊!”

“是吗?魏公公过奖了吧。”朱由校话虽这么说,但语气中颇有些得意的成分。莞尔,他又有些不高兴地问道:

“今天是你邀朕一同去阅兵,可是临了却把朕丢在一边,自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奴才该死……”

可是朱由校说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为了追究魏忠贤,所以也没有兴趣听他说下去。他打断他的话头,自己很兴奋地接着说:

“你知道吗,今天王进在朕面前试放火铳,离朕不过丈把远而已,谁知铳居然炸裂,他炸伤了一只手不说,余火乱爆,还险些儿伤及朕。”

魏忠贤听说大吃一惊。自己手里捧的这本杨涟的奏折里,就把在宫中操演内兵当作一大罪状,没想到今天就出了问题,如果这件事传到宫外,被那些反对他的大臣知道了,那可就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奴才该死!奴才本该陪陛下玩个尽兴,没想到这些笨蛋让陛下惊吓了……”

谁知皇上口气一转,又很得意地接着说:

“哼,你猜朕当时如何?朕在如此危急关头纹丝不乱,一直谈笑自若,根本不以为然。”

魏忠贤长喘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朱由校看着好笑,讥讽地说:

“看你这个熊样,朕都没啥,把你吓成这样。”

“魏公公这不是为皇上担心吗?宫内宫外,还能找得出像他这样对皇上忠诚的吗!”

朱由校听出了好像是客氏的声音。他停下了手中的活,扭头看过去,果然是客氏站在魏忠贤身后。

“啊,原来是客奶来了。哎,客奶一脸不高兴,好像有什么事……”

“陛下要替俺做主啊!”

“难道还有人敢欺负客奶不成?”

客氏把手中的疏折掷到皇上面前的案子上,带着哭腔说:

“还不是那些大臣看着俺不顺眼,总要想方设法将俺挤出后宫。想不到在宫中照顾皇儿半辈子,好不容易盼到皇儿当上了皇帝,俺却连个落脚的地方都保不住了。”

朱由校从书案上拿起奏折看了一眼,才知道是杨涟弹劾魏忠贤的折子。翻开看了两眼,无奈里面文绉绉的句子难以看懂,便递给魏忠贤说:

“给朕念念,里面都说了你些什么,值得你们这样大惊小怪的?”

其实魏忠贤也识不了几个字,也难把一份文绉绉的奏折看明白,因此平时都是由他事先把意思弄懂,再依照他自己大脑里的记忆,将里面的内容给皇上大致说了一遍。至于意思是不是确切,或者魏忠贤是不是假传圣旨,那都不在朱由校的考虑之列了。今天他已经根据小太监给他讲的,把其中内容烂熟于心,并早已权衡了一下,这里面的话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因此朱由校一吩咐,他马上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奴才该死,总是在陛下尽兴之时来打扰。这是都御史杨大人参劾奴才的一份奏折,里面历数奴才二十四大罪状。内容不外是奴才身为宦官,却在宫内管事太多,干预了朝政,坏了祖宗体制;又说奴才排挤他们东林一派,把陛下选定的官员说成是奴才的死党;还说奴才执掌锦衣、东厂,利用职权,公报私仇、倾陷忠良……可是,这一切都是奴才为陛下分忧才这么做的呀!奴才自圣上懂事起就一直跟随圣上,从来都是为圣上之所为,想圣上之所想,不敢有任何私心杂念。所做一切,也只是想让圣上清闲一些而已,别无他念。现在既然遭人猜忌,便恳请皇上准许奴才辞去锦衣卫和东厂中的职事,然后赐奴才出宫居住,颐养天年。”

说到这里,魏忠贤已经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弄得朱由校鼻子酸酸的,差点儿也流下泪来。他正要说话,客氏又接过话来,愤愤地发起了牢骚:

“皇儿今年都已经十八九岁了,从小以来谁对你好,谁对你差,想必你心中都有个数。十几年来,俺和魏公公从来不离你鞍前马后,把你从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儿带大,眼见得成了一国之君。那个时候,那些挑拨我们关系的人来关心过皇上一次吗?魏公公为了让你轻松一些,一些日常朝政就帮你处理了,他又是为什么?如今被人家骂得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还把我也搭进去了,真是没有意思。今天皇上要是就这么让魏公公出宫了,还真让人觉得我们做了对不起皇上、对不起国家的事,那么我也无脸在宫中呆下去了。皇上干脆让我和魏公公一起出宫吧!”

朱由校本来就是个对国事麻木不仁的人物,魏忠贤帮他处理朝政,正好让他有时间做他爱做的事,又有什么不好?再说,客、魏二人在他心目中就是最亲近的人,离开他们,总是有些空落落的,就像孩子离开了父母。刚继位那年,不是就把他们两个赶出去过吗,弄得他在宫中睡不安寝,食不甘味。当然,杨涟等几位老臣对他也不错,当年赶走李选侍,协助他登基的一幕仍然历历在目。但是他们这帮人管的事也太多了一些,成天板着脸跟他说话不说,朕不管做点什么,总是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他们反对他喜欢做木工活,反对他在宫中骑马,反对他迷恋酒色,催促他做天下人的表率,要一举一动都合乎圣人之道,不能有七情六欲,不能任性妄为,就像老子管儿子一样被他们管得直手直脚。对此,他感到极不自在,感到烦不甚烦。好像这个国家是他们的,不是朕的。你们在外朝把你们自己的事做好就是,宫中的事管那么多做什么。想到这里,他有些愤愤然。

看到魏忠贤还跪在地上哭诉,便和颜悦色地劝慰道:

“厂臣平身。汝不必为此担心,朕与尔多年相知,怎会听那些外人的闲话。”

魏忠贤还是跪在地下不肯起来。朱由校向身边小太监命道:

“你且去把广微召来,让他为朕拟旨,好好训斥这些自以为是的老臣,叫他们以后不要再提这些没有根据的事了。”

“据奴才所知,杨涟这个老头子是很难缠的,一旦他和谁作了对,就会不依不饶。估计他还会向陛下弹劾微臣……”看到哭诉的效果很好,魏忠贤又得寸进尺。

“这个好办,从明天开始,三日辍朝。朕也该好好歇歇了。怎么样?朕可要忙朕的活了,既然朕已经发了话,你们就去办吧!”

“谢皇上!”二人一起跪安。

魏广微虽然身居辅臣职位,实际上早已沦为魏阉的走狗,一听说圣上要他拟旨斥责杨涟,立即照办,在诏中对杨涟的指责格外严厉。圣旨称,杨涟都御史劾魏忠贤一疏中所列二十四罪状或言有不实,或无中生有,当属诽谤,予以驳回。圣旨中还说,因皇上身体不适,即日起三日免朝,并严令禁止大臣们再提与弹劾魏忠贤有关的问题。

一时间,群臣大哗。

到了第四日,朱由校再也找不出免朝的借口了,才不得不在皇极门召集早朝。杨涟早早将奏疏的副本带在身上,欲当着皇上的面再劾魏忠贤。可是到皇极门一看,只见两旁太监夹侍,刀剑林立,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好不容易等到朱由校临朝,他也只在龙椅上坐了片刻,说了几句应景的废话,就要罢朝。

杨涟在班中大声奏道:

“老臣有本要奏!”

魏忠贤连忙站出来,厉声道:

“今日圣上有令,各朝班诸臣,不得擅出奏事。”

大臣们纷纷不解,当下就在下面议论:

“既然上朝,却为何又不许大臣们奏事,如此上朝有何意义?”

“……”

魏忠贤不管廷下议论纷纷,立即宣布散朝。大臣们再想诘问,朱由校已经在太监们的簇拥下进入皇极门往后宫去了。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2-08 11: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56楼

顶帖!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09 20: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34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57楼

鎰熻阿鑽夋牴浣滃鍏堢敓鏀寔锛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10 22: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58楼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2-11 09: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59楼

顶帖!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2-11 16: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34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60楼

谢谢二位鼓励!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