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长篇历史人物传记小说《史可法》(连载)——明末抗清英雄史可法的传奇人生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01 17: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81楼

顶帖!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02 21:3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82楼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3-02 21: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83楼

谢谢二位鼓励!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3-02 21: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84楼

11

两天后,史可法再次来到北镇抚司诏狱门口。

他今天的打扮比前几天还要埋汰,头上戴的笠帽破旧不堪,上面到处是窟窿,头发从窟窿里露了出来;身上穿的粗布衣裤也是补丁摞补丁,而且还污秽不堪;加上脚上穿的一双露脚趾的破鞋,粗一看,典型是个进城卖菜欲归的乡民。

到了指定的时间,从门口出来一位身穿玄衣皂裤的狱卒,径直向他站的地方走过来。史可法明白,这就是叔叔本质为他买通的关节——诏狱中管杂役的一个牢头,他立刻迎上一步

那人走到面前,大大咧咧地问:

“你就是来打扫牢房的?”

“是!”

那人马上压低声音,问:

“你要看的人叫什么?”

史可法停顿了一下,轻声说:“左光斗。”

“他是你舅舅?”那人看着史可法的眼睛,告诫道:“这可是九千九百岁亲审的钦犯,弄穿了帮,不单你们一家要受牵连,连我们都要沾光的!记住,我叫刘忠,你的身份是我的侄儿,是我找来临时打扫牢房的一个杂役,你要装得像一些;进去后,呆的时间不能长,在规定时间内要把牢中的污物打扫干净;到了时候我叫你走,你就要马上离开,不许在里面哭哭啼啼。听到没有?”

“是!”

“那么跟我来吧!”

史可法面无表情地跟随着刘忠来到了诏狱的大门口。

从门口看进去,这个地方更像是个富裕人家的宅院。首先是墙又高又厚,尽是用宽厚的青砖砌成;高大宽敞的广亮大门,门前设垂花踏步,一对抱鼓石门墩分立两边;青石雕刻的门楼,飞檐重瓦;门槛由整段的实木做成,足足有一尺多高,小孩想跨过去会有一定困难;而厚重的黑漆大门上,每一扇上都有六六三十六颗铜钉闪闪发光。门外还有一对石狮子,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威风凛凛地俯视着门外的行人。

不过,这门外最神气的还是那一左一右守在两旁的锦衣卫校尉,他们身穿金色丝绸飞鱼服,手执丈二长矛,长得牛高马大,一脸凶神恶煞。史可法进门时,刚才还站得直挺挺的两个校尉突然横下长矛,大眼珠子向他一瞪,厉声问道:

“什么人,竟敢私闯大狱?”

史可法吓得差点被门槛绊倒。

幸好刘忠紧紧跟在身后,他连忙赶上一步,对他们陪着笑脸说:

“两位兄弟,这是小人的侄儿,狱中管清扫的差役家中有事未能来,临时找他来替替。”

两个校尉哼了一声,竖起长矛,让他们进去了。

进了大门,迎面立着一堵高高的墙,将门里和门外隔开,墙上用雕花的青砖拼成一幅图案,这就是照壁。绕过照壁,里面是一个开阔的大院,咋一看,就像一处官宦人家的住处,院子中间有假山、树木,三面的正房、厢房高大气派,而且还有回廊相连。绕过正房,后面却是一个接一个的高墙深院,将大院分成了几部分。院子间的道路又窄又长,就像是一条条狭长、幽深的胡同。“胡同”两边的墙头上还挂着刺藜,给人以阴森森的感觉。当他们走过时,不时有一阵阵凄惨的叫声从高墙那边传过来,史可法听得毛骨悚然。这是校尉们正在里面动刑拷打犯人。刚才走过假山处的那一点点轻松感,一下子被极度的恐惧感所代替,好像来到了一座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迎面一堵大墙挡在胡同的前面,远远的看,似乎是到了“车到山前疑无路”的境地了,没想到,走到大墙根前,才发现墙的左、右两面还各有一个院门。向左拐进去,就来到了一个更加阴森可怕的天地。

从外观看来,面前这些牢房曾经都是一进进讲究的民居,但是原先的雕花窗格门被砖墙代替了,里面精致的板壁也已被拆光,偌大的正房被结实的圆木隔成一间间空间狭小的监室,给人以进入牛栏的感觉。

这就是死牢。

刘忠不知从哪里找出一副粪筐让史可法背在身上,又将一把粪铲递到他手中,神色凝重地再一次向他交待说:

“记住,我把你带到监室门口,是要你进去清除污物的。我把牢头带开,你有话快点讲,我一叫你就要出来,千万不要做出不理智的举动,坏了我们两个的性命。”

“是,请大叔放心。”

又走过几个门口,刘忠带着史可法在一个监室前面站定,向门口的狱卒打了个招呼,说:

“叶老弟,除污物的差役来了,就先从你这儿做起吧。”

这个狱卒边开牢门边埋怨道:“哎呀,刘大哥,今儿这除污物的怎么才来,里面臭死人,我在这里都简直呆不住了!”

“他妈的,那个差役家中有事,请假去了,我好不容易才把我侄子找来代替。你出来,我们一起抽袋烟,让他在里面慢慢做。”说着,他给史可法丢了个眼色,便和狱卒到一边院子里抽烟去了,史可法乖巧地背着筐子闪进了大牢。

史可法一进关押左光斗的监室,只觉得眼前一阵黑暗,里面什么也看不清。倒是一阵蒸人的热气加上一股刺鼻的臭味扑面而来,熏得他的头一阵发晕。再往前走了两步,脚下好像碰到一件东西,“哐”地响了一声,原来踢到了一个便桶。他感到有些奇怪,一两天没有打扫了,怎么便桶还是空的?

史可法原地站立了一会儿,眼前渐渐有了些亮光,牢房中的景象慢慢显现了出来。牢中也就五尺见方的地方,一块破席差不多占了三股之二的面积,再加上一个粪桶,小小的牢房就被占满了。席子的尽头,一个身穿黑色囚服的人倚墙而坐。实际上,他身上的囚服早已烂成了破布筋,满身皮开肉绽,尽皆裸露在外;他的一条腿已经断裂了,膝盖以下部分就靠一张皮连着,弯弯曲曲地卷曲在席子上;他的脸上满是新伤和旧痕,一片血肉模糊,面容早已无法辨别。尽管如此,史可法还是马上认出这就是他的恩师,受大太监魏忠贤陷害的佥都御史左光斗。

现在见到恩师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史可法不禁泪流满面,他抑制住满腔的悲愤,走上前去,跪倒在他的面前,双手扶住他的身体小声呜咽着:

“老师,老师,你醒醒!”

左光斗一动不动,好像根本没有感觉到有人在他身边。史可法只是从他胸部刚刚觉察得到的微微起伏,才能判断他尚存一丝气息。过了好一阵,他的眼睛终于动一下,似乎想睁开来看一看,但是上下眼皮被血痂粘连上了,无法分开。突然,他用尽全力举起双臂,两只手按住双眼,用指头强行将眼皮拨开,极力辨认着眼前跪在他面前哭泣的人是谁。尽管不太相信,但是出现在他面前的人确实是他的学生史可法,他苦笑了一下,轻声叫道:

“宪之[1],是你吗?”

“是我,老师!”

他确信不是幻觉,是他心爱的学生史可法冒着生死到监狱里来看望他来了。近一个多月来,他一直被禁闭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睁眼看去,满眼都是些魑魅魍魉,日日夜夜,都在受着酷刑的煎熬。今天突然见到史可法来到身边,心里不觉一阵温暖,一股热泪止不住涌到眼窝,使了好大的劲才没有流出来。


[1] 史可法,字宪之,号道邻。





[ 本帖最后由 shixt47 于 2015-3-2 21:57 编辑 ]
  TOP
头像
苏一萧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03 09: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3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4-4-29    发短消息        

85楼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03 17: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86楼

顶帖!加油!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3-04 16: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87楼

谢谢诸位支持!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04 17: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88楼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04 18: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89楼

顶帖!加油!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苏一萧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05 14: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39    精华:1   注册时间:2014-4-29    发短消息        

90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6372898#p=1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3-05 17: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91楼

谢谢诸位!祝诸位元宵节快乐!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05 18:4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92楼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06 17: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93楼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3-06 20: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60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94楼

就在史可法跟着刘忠走进诏狱大门不久,一顶四人大轿在八个骑马校卫的卫护下来到大狱门口。门卫禁军认得这是锦衣卫都指挥佥事兼北镇抚司统领许显纯的轿子,马上打开了两扇黑漆大门,然后毕恭毕敬站在一旁,恭候头领的到来。却不料轿子在他们身旁停了下来,一个身穿锦袍,头戴黑翅乌纱帽的男人打起轿帘伸出头来问道:

“刚才什么人进去了?”

“启禀大人,刚才进去的是狱中管杂役的校尉刘忠,另一个人好像是他的侄子。”

“此处是何等重要的地方!就是家人也不得进去乱闯。何况此刻里面关有重犯,怎能随意进出?”

“大人息怒,听刘忠讲,好像是狱中一名清除污物的差役家中有事,他才把侄子找来顶替的。”

许显纯再没有多讲,摆了摆手让轿子继续前进。按照他平时的习惯,他一定会叫人或亲自去查查这个刘忠的侄子。但是,他现在没有这个心思,他还有更急的事情要去做。

今天早晨,魏忠贤急招许显纯进宫,对他一直拿不到这六个“要犯”的口供很不满意,并且当着大小太监的面向他大大发了一通脾气,直骂得许显纯狗血淋头。当时,许显纯脸上流着汗,一个劲地点着头连声称是。

出够了气以后,魏忠贤才冷静了一些。他告诉许显纯,东林党人加上一些普通百姓都知道了这六个大臣被关在诏狱受审的情况,他们正在以各种方法准备营救。当时杨涟、左光斗在他们的家乡被捕时,当地的百姓就愤愤不平,囚车所过处,路边相送者不下千百人,或沿路哭号,或聚众闹事,或挡住囚车要求放人。现在又有细作报来,说在左光斗的家乡有人正在发起募捐,为左光斗筹钱缴纳“赃款”,而且一呼百应,已经募集了数千两银子。如果赃款”一旦缴足,则必须把左光斗放出去。但是左光斗现在已被打得不成人形,在如此激昂的民气之下,如果被人看见那种惨状,岂不要激出民变?

本来,惩办这六个人是经过皇上点了头的,就这样将他们处决,在皇上那儿交差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朝野的舆论太大了!而且孙承宗擅自拥兵来京,其目的也是为了清君侧。事情再也不能再拖延下去了,他必须快刀斩乱麻,及早逼出口供。就是问不出口供,也要赶快想法除掉这六个人,再也不能放虎归山。

对于魏忠贤的口谕,许显纯丝毫不敢怠慢,他从宫中出来,指挥着轿夫一路小跑,直接赶到这里。一路上,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一到诏狱,他马上召集手下来到议事堂,让他们一起想想办法,看怎么才能逼迫这些人开口。但是,这些人也不见得比他高明多少,说了半天,也拿不出一个好主意。许显纯气得火直冒,把手下这帮人也骂了个狗血淋头。

坐在他旁边的是他的一个亲信党羽,叫孙云鹤。在大家七嘴八舌之时,孙云鹤半天没有讲话,只是不声不响在一旁思考,这时间大家被许显纯骂得不做声了,才不急不慢地说出了两句话:

“我们来硬的不行,能不能来点儿软的?”

“来什么软的?硬的都不行,软的能管屁用!”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给他们一点希望,让他们知道,招了以后还有生还的可能。”

“你说的话他们能信?”

“是啊,这些话由我们说,他们是不会理睬的,……不过我们可以先对他们再一次动用大刑,让他们知道再这么下去只有死路一条。然后可以通过暗示的方法让他们明白,要是招了供,还可以有条生路。要是能让他们自己在一起商量商量则更好。”

“他们自己在一起商量,那还不在一起串供?”

这个孙云鹤略想了一会,向许显纯说出了一番见地,直听得大家连声叫好,就连许显纯也不断点头称是。

左光斗内心深处被史可法的师生情谊暖化了片刻之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史可法!史可法为什么要到这儿来?你难道不知道危险吗?不说狱卒、牢头一天数次来折磨,就是阴险毒辣的许显纯本人也常常摸到这里来,为他的主子魏忠贤效劳。如果被他们碰见,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他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突然严厉地对史可法低声责备道:

“可法,你要自爱。日后还指望你为国家之柱石,今天你却为了殉区区小节,而进到这个地方来触犯奸人之锋芒。我死了,你要再被陷进去,就是在我心上再戳一刀啊!”

史可法突然受到老师的呵斥,一时不明其原因,不觉泪如泉涌。不过他没有离开原来的位置,只是放开了恩师的手,慢慢将身上的腰带解下,轻轻束在老师腰间。

左光斗见史可法仍然没有离去的意思,勃然大怒,他一边摸索身边刑具,一边大声吼道:

“你再不走,我今天就把你砸死在这里!”

史可法没有想到老师会做出如此举动,吃了一惊,赶忙闪开到一边。他正要解释一些什么,只见狱卒叶文忠闯了进来,身后跟着身穿金黄色飞鱼服,佩带绣春刀的许显纯及其随从。叶文忠正好听到左光斗的最后一句话,大怒,当着许显纯的面狐假虎威地对左光斗喝道:

“老东西,你都快离死不远了,派人为你清除脏物,你还这么嚣张,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才怪!”

他边说着,就边上前在左光斗脸上劈头盖脸扇了几巴掌。左光斗坐在地上,闭着眼睛一言不发,就像死人一般。也许这段时间这样的事太多了,只当是家常便饭,也可能他早就被折磨得九死一生,对即将到来的痛楚已经失去了反映的能力。可是站在一旁的史可法却心如刀绞,恨不得扑上前去,为老师挡住这一顿拳脚之辱。

许显纯看在眼中,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他觉得这个青年的举止与他的装束很不一致。他的神情,他的动作,举手投足,都不像那种做杂役的人。

这时站在门口的刘忠急了,对着史可法喝道:

“你还不快走,没看见许大人有公事要办吗?等这儿事完了,再要你进来接着打扫!”

史可法只好低头背起框子,噙着泪慢慢离开了牢房。他走出去很远,还能听到牢房里不间断的殴打声,此时他的心已经碎了。

史可法离开牢房后,许显纯开始发话:

“他们这帮家伙,反正也活不了几天了。你们今天给我往死里打,就在这里把他们结果了。”

叶文忠像条恶狗,立即走到左光斗面前,“嘿嘿”奸笑了两声,没头没脑照着左光斗就是几鞭子。左光斗忍不住叫了一声,但马上就闭紧了嘴,任他再怎么抽,也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许显纯十分恼火,他命令叶文忠说:

“光这样打他是不会在乎的,上大刑伺候!”

一帮凶神恶刹的家伙走上前来,对已经是气息奄奄的左光斗再次动用了酷刑。

[ 本帖最后由 shixt47 于 2015-3-6 20:19 编辑 ]
  TOP
头像
孤独之客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07 11: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513    精华:3   注册时间:2012-11-9    发短消息        

95楼

回复82楼 孤独之客  的帖子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07 15: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96楼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07 17: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88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97楼

加油!顶帖!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dd201133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07 17: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8-29    发短消息        

98楼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08 11: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99楼

  TOP
头像
兰海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08 11: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404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2-28    发短消息        

100楼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