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乡土情爱小说】刘三的悲喜人生 连载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18 19: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67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61楼

【中篇乡土情爱小说】刘三的悲喜人生

“秋月和臭妮上她姥娘家去了,说是明天回来。春兰领臭蛋到队部找你去了,都去老半天啦。”福生媳妇刚迈出门槛,又回过头来对刘福生说。

刘福生转身坐在里边的一把圈椅上,把棉油灯往桌子里边挪了挪说:“我在大队开完会都半天夕了,就没去队部,直接去了牛棚。咱队的那头老黄牛病了,我帮他们给牛灌完药,在那闲扯了一会。”刘福生说完,摘下挂在墙上的旱烟袋点上了一锅旱烟。

“娘!娘!我爹回来了吗?队部里没有人,大门都锁上啦。”刘福生刚吸了一口旱烟,大门口传来了臭蛋的叫喊声。

听到臭蛋的叫喊声,站在厨屋门口的福生媳妇没好气地说:“早都回来半天了,你俩跑哪去啦,这么一会子才回来。”“臭蛋一点也不听话,光到处乱跑,我拽都拽不回来。”紧跟在臭蛋身后的春兰知道她娘嫌她俩回来的晚了,赶忙跟她娘解释。

“这熊孩子就欠揍。你快去洗洗手,到厨屋来帮我端汤。”福生媳妇边说边走进了厨屋。

刘福生家一共有三间正房和一间厨屋。三间正房是堂屋,坐北朝南,这三间房子只有一个房门,两个窗户,房门留在了中间。中间的这间屋子算是客屋,空间不是太大,也就有四米见方多一点。客屋靠北墙放着一张八仙桌子,桌子东西两侧各有一把老式圈椅,整面泥土墙上只贴有一张毛主席像和两张年画。东墙靠南侧有一个小门,门洞口挂有大半截半新不旧的印花粗布门帘,这个门洞是通往东里间屋的。西墙靠南侧也有一个门洞,门洞口也挂着大半截和东面一样的门帘,这个门洞是通往西里间屋的,这两间里屋就是两个卧室兼杂物间。刘福生两口子和臭蛋住东间,三个闺女住西间。厨屋是一间东厢房,四面墙上只有一个门,没有窗户。厨屋里靠门口有一个能装三担水的陶泥水缸,靠里边是一个大灶台,灶台上有一口八印的大铁锅。厨屋和正房都是茅檐土坯墙,厨屋比正房矮了半截子。他家的院子可不小,足有半亩多地,院子里空落落的,离厨屋不远有一垛麦秸和一垛秫秸。围墙是人头高的泥土墙,大门是刘福生自己用柳条和木棍编制的一扇简易门,没有大门楼。他家最值钱的家当就是堂屋里的那张八仙桌和那两把老式圈椅,这三件家具原是莲花村大户人家张耀祖家的,解放后分田地斗地主,这一张八仙桌和两把圈椅才被分到了刘福生家。在莲花大队,刘福生家也就算个中等户吧。

刘福生的大闺女刘春兰在堂屋门外的脸盆里洗了一把手,猛然发现屋里多了三个小孩和一个大人,她挺纳闷,赶忙跑到厨屋里问她娘:“娘,咱家屋里坐的那个妇女和那几个小孩挺面生的,我好像没见过。”

“别说你没见过,以前我也没见过。”春兰娘摸索着把锅台上的棉油灯点上,一边说一边掀开锅盖舀汤。

听了她娘的话,春兰更加纳闷了,她又凑到她娘耳边小声问:“娘,那她们是谁啊,哪来的?”

“说是咱队俊俊家的亲戚,看着怪可怜的。”春兰娘说着,把舀满菜汤的碗放在了锅台上。

春兰赶忙拿起一个空碗递给她娘又问:“那咋上咱家来啦,有福叔一家不都走好几年了。”

“她娘几个是从郓城大南边过来的,在路上走了好几天,说是家里遭了灾,实在活不下去了,才来投奔俊俊家的。这娘几个也是,来前也不先打听一下,走这么远的路,还扑了个空。”春兰娘说完,把舀满菜汤的碗递到春兰手里。春兰没再吱声,赶忙又端起锅台上的另一碗汤,小心翼翼地去了堂屋。

堂屋里,棉油灯的火苗一上一下地跳动着,昏暗的灯光下,那年轻妇女抱着孩子拘束地坐在板凳的一头,另外两个小男孩紧紧地依偎着那年轻妇女,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刘春兰把手里端的那个大瓷碗放在她爹面前,把另一碗菜汤放在了桌子另一边,她扭头冲着那年轻妇女笑了笑,又折转身走了出去。抱孩子的年轻妇女慌忙站起来,冲着刘春兰的背影点了一下头。

紧接着,刘春兰接过她娘端着的两碗菜汤又走进了堂屋,春兰娘紧跟在春兰身后。刘春兰把两碗菜汤放在桌子上,不声不响地走进了西里间屋。春兰娘忙端起一碗菜汤递给柳翠花说:“你先喝口汤,我去里屋给你们拿煎饼。”

“大嫂,不用拿煎饼了,我包袱里还有两个饼子哩。”看着福生媳妇忙前忙后的,柳翠花心里挺过意不去的,她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

福生媳妇笑了笑说:“那饼子太凉了,等明天馏馏再吃。你抱着孩子不得劲,快坐到椅子上去。”福生媳妇说着就过来拉柳翠花。

“娘,我坐椅子上喝汤。”从外面回来后,臭蛋见屋里有生人,一直躲在门外没敢进屋。听他娘说要让抱孩子的妇女坐在椅子上喝汤,他突然跑进屋来,抢先坐在了椅子上。因为从臭蛋记事起,这把椅子就被他霸占了,只要他在家,谁都别想坐。

躲在里间屋的春兰听见她弟弟又争椅子坐,她赶忙从里间屋里走出来,来到她弟弟面前拉着他说:“臭蛋,听话,跟姐姐上厨屋喝汤去,锅里给你留着哩。”

“我不!我不去厨屋,厨屋里有老鼠。”臭蛋坐在西边的那把椅子上,两手牢牢地抓住椅子扶手,死活就是不动地方。

抱着孩子的柳翠花看春兰把坐在椅子上的男孩惹哭了,她忙让怀里的孩子站在地上,忙怯生生地说:“让他坐那吧,我娘几个在这就行。”

“你坐那喝吧,这熊孩子一点话也不听。”福生媳妇没好气地瞪了臭蛋一眼,端起桌子上的一碗菜汤放在杌子上,让那两个小男孩用这一个碗喝着菜汤,她忙转身走进了东里间屋。

很快,福生媳妇从里间屋摸黑端出一个用一块白布盖着的柳条筐放在八仙桌子上,回头一看,发现那两个小男孩已快把放在杌子上的那碗菜汤喝完了。她赶紧从柳条筐子里拿出两张煎饼递给刘福生一张,递给了柳翠花一张。又拿起两张煎饼分别卷上,把两张煎饼掰成四块,先递给围着杌子喝汤的那两个男孩一人一块,回头递给了臭蛋一块春兰一块。然后笑着说:“看样子,这俩孩子是真饿了。春兰你快把锅里剩下的菜汤都舀来。”

刚接过煎饼咬了一口的春兰又忙把手里的煎饼放在柳条筐子里,答应着去了厨屋。

“晌午俺娘几个就吃了俩饼子,这一整天都没喝上一口热汤水。”柳翠花说完,抬起头来怯生生地看了一眼一直盯着她看的刘福生。

刘福生知道柳翠花的心思,他端起桌子上的大瓷碗喝了一口菜汤,苦笑着说:“快吃吧,不用看我,我是看着你娘几个可怜,不是心疼你们吃。”

“大哥大嫂,真是麻烦你们了。”柳翠花说完,用拿着煎饼的手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自己吃一口煎饼,再将卷起的煎饼在汤碗里蘸一下,让站在她身边的那个小男孩吃。

一会功夫,春兰端着两多半碗菜汤走进堂屋,她把汤碗放在桌子上,伸手拿起自己刚才吃的那块煎饼,转身走进了西里间屋。

福生媳妇忙端起一多半碗菜汤放在杌子上,顺手把杌子上的那个空碗拿到桌子上,回头对着里间屋喊道:“春兰,你快出来趁热把这碗菜汤喝了吧。”

“娘,你喝吧,我吃这块煎饼就饱啦。”春兰探出头来跟她娘说了一句,撂下门帘又回到了里间屋里。

福生媳妇听春兰说不喝汤了,她忙端起那大半碗菜汤倒给了刘福生一半,倒给了柳翠花一半。

柳翠花抬起头来看了看刘福生两口子,感激地不知说什么才好。

看着柳翠花娘几个那可怜无助的样子,刘福生两口子心里也说不出是个啥滋味。

                                                 第一章结束——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常心斋梅斌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19 10:5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809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0-8-3    发短消息        

62楼

  TOP
头像
少辰1988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19 12: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26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    发短消息        

63楼

支持 赞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19 12:2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67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64楼

引用:
原帖由 常心斋梅斌 于 2015-3-19 10:59 发表     
问好梅老师!谢谢您支持!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19 12: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65楼

顶帖,加油。
  TOP
头像
shixt47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3-19 21:0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130    精华:0   注册时间:2004-5-25    发短消息        

66楼

拜读草根先生新作,期待中……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19 23: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67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67楼

【中篇乡土情爱小说】刘三的悲喜人生

                                                

一顿简单的晚饭在沉默中结束了,刘福生最后一个撂下他用了近十年的那个大瓷碗,回头摘下挂在他身边墙上的旱烟袋装满一锅旱烟,在棉油灯闪烁的火苗上点燃,闷闷地抽起烟来。

听她爸把撂下了瓷碗,刘春兰赶忙从里间屋里出来,把几个空碗摞在一块,端着去了厨房。

柳翠花本想着去帮春兰刷锅洗碗,可她不熟悉这里的环境,怀里的那个小男孩又离不开她,眼看着春兰去了厨屋,她站在那里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福生媳妇看出了柳翠花的心思,她赶忙伸手把柳翠花按在板凳上,笑着说:“快坐下吧,几个碗让大妮刷刷就行。”

柳翠花不好意思地坐在板凳上,让吭吭哧哧的小男孩枕着自己的胳膊躺在怀里,轻轻用手拍打着,她怕孩子的哭闹声惹福生两口子不高兴。刚才围着杌子喝汤的那两个男孩怯生生地来到柳翠花跟前,一边一个依偎在了他娘身边。

刘福生接连抽完两锅旱烟,他把烟锅子在鞋底子上磕了两下,抬头一看,见依偎在柳翠花身边的那两个男孩都无精打采的,柳翠花怀里的那个小男孩已经呼呼睡着了。

“臭蛋娘,你看……”刘福生转头看了他媳妇一眼,欲言又止。

福生媳妇以为刘福生要撵这娘几个走,她急忙对刘福生说:“还看啥,外头黑灯瞎火的,她娘几个也没地方去啊,今儿个先在咱这将就一晚吧,赶明再说。”福生媳妇说着,就站了起来。

“那我出去找地方睡吧,你娘三睡西屋,让人家领孩子睡咱屋吧。”刘福生说完,也站了起来。

柳翠花一听刘福生要出去找地方睡觉,她赶忙站起来说:“大哥,你不用出去找地方,我娘几个住你家厨屋就行。”

“不怕你笑话,我家也没有多余的铺盖。”福生媳妇不好意思地跟柳翠花解释。

柳翠花赶忙说:“大嫂,不用铺盖,地上铺点麦秸就行,我包袱里有一件棉袄,给孩子们搭上点,我穿得多。”

“厨屋那门板七漏风八漏气的,晚上别把孩子冻着。我去牛棚将就一晚,你们也早点歇着吧。”刘福生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去。

一直坐在椅子上没动地方的臭蛋听他爹说要去牛棚睡觉,他急忙从椅子上跳下来,一边往外追一边喊:“爹,等等我,我跟你去牛棚,我跟你去睡觉。”

“在家跟你娘睡吧,牛棚你牤子叔那就一床铺盖,咱爷俩都去了睡不下。”刘福生头也没回,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刘福生还没到大门口,臭蛋已追上来扯住他的衣裳撒起娇来:“不,我就跟爹去牛棚,我就跟爹睡。”

“臭蛋,听爹的话,快回去,牛棚有啥好的,到处都是牛屎味,还有大老鼠。”刘福生一边吓唬一边往回撵臭蛋。

臭蛋死死抓住他爹的衣裳继续撒娇:“不!我就不。我就偏跟爹去牛棚,我不怕大老鼠。”

“你这熊孩子,一点也不听话,都多大啦,还像个跟腚虫。”刘福生实在没办法,只好领着臭蛋一块去了牛棚。

三队的牛棚在村庄的北半部,离刘福生家不太远,大约有个三四百米。牛棚里大小共有十六头牲口,能拉犁上套的只有九头牛和一头黑骡子。有两头老病牛都一年多不能拉犁上套了,大多数社员的意见是把这两头老病牛买到屠宰场,省得白费饲料白搭工夫,多少还能换俩钱。可队里有两位德高望重的老社员坚决不同意,他俩一致认为:这两头牛为队里出了很多力,人做事不能太残忍了,更不能不要良心,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人都不会有好报应。要不是这两位老社员的横加阻拦,这两头老病牛早就化成粪便作肥料啦。还有一头四个多月的小黄牛和一头刚产下了两个牛犊的老母牛,这头老母牛一下子产了两个健壮的牛犊子,成了功臣,一时半会是不会让它耕地拉车的。那头四个多月的小黄牛,一时半会也上不了套。


                         待续——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20 13: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67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68楼

引用:
原帖由 少辰1988 于 2015-3-19 12:20 发表 支持 赞
问朋友好!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20 13: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67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69楼

引用:
原帖由 shixt47 于 2015-3-19 21:01 发表 拜读草根先生新作,期待中……
谢谢关注!问好!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康桥2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0 13: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775    精华:2   注册时间:2010-4-1    发短消息        

70楼

  TOP
逐梦的少年  初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0 14: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8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18    发短消息        

71楼

非常棒!
前辈加油!
  TOP
头像
浪漫xiaomage2012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0 16: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753    精华:0   注册时间:2011-8-27    发短消息        

72楼

祝贺朱老师大作登顶!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20 18: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67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73楼

回复70楼 康桥2  的帖子

感谢康桥老师评分鼓励!敬礼!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xiaolaoge123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0 19: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30    精华:0   注册时间:2012-6-12    发短消息        

74楼

回复67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20 20: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67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75楼

【中篇乡土情爱小声】刘三的悲喜人生

牛棚里共有三名饲养员,两个年纪大一点饲养员负责铡草喂牛,挑土垫圈。年轻的饲养员负责晚上打更和给出力多的牲口加喂夜料,白天就帮队里干一些杂七杂八的零活,有时也帮着使唤牲口,因他干的活多,队里一天给他多记三分工。这个年轻的饲养员小名叫牤子,大名叫刘顺生,今年三十一岁,是刘福生的堂弟。刘顺生十岁那年的春天,他父亲在湖里捕鱼时突然遭遇了大风,渔船被罕见的大风掀翻了,刘顺生的父亲和比刘顺生大三岁的哥哥都被淹死了,为此,顺生娘哭瞎了一只眼睛。从那以后,顺生和他的瞎眼娘相依为命,日子过得挺苦。顺生过了三十岁,还是光棍一条。

在黑咕隆咚的夜色中,刘福生拽着臭蛋摸黑来到了牛棚的大门前。刘福生上前推了推紧闭的大门,一边用力敲打门环,一边大声喊:“顺生,顺生……”

“来啦,来啦。谁啊?”过了好一阵子,院子里才传来了刘顺生的回话声。

站在大门外的刘福生听到了刘顺生的动静,赶忙说:“顺生,是我,快把门打开。”

“福生哥,这么晚了你咋又回来了啦?我都睡下了。”披着衣裳的刘顺生打开大门放刘福生爷俩进来,一边关大门一边问刘福生。

刘福生帮着刘顺生用一根大木杠顶好大门,拍了拍手说:“家里来人啦,没地方睡觉,我和臭蛋在你这将就一晚。”

关好大门,刘顺生和刘福生一边说话一边领着臭蛋往院子里走。

走在前边的刘顺生回过头来问刘福生:哪来的?亲戚啊。”

“从郓城那边过来的,说是张有福家的亲戚,一个年轻妇女,还带着三个孩子。”刘福生小声回答。

来到牛棚靠东边的一间小屋门前,刘顺生先进去把马灯点上,让他爷俩进来,停顿了一下说:“也没听说有福哥那边有亲戚啊,再说了,有福哥都走好几年了,他家亲戚咋会不知道呢?不会是冒充的吧。”

“那年轻妇女说是有福媳妇的表妹,看她人挺老实的,还带着三个孩子,倒不像你说的那样,不会是冒充的。”刘福生说完,拉着臭蛋一起坐在了顺生睡觉的地铺上,

可能是刚从外面进来的关系,马灯的光亮让人感到有点刺眼,刘顺生调整了一下马灯的亮度又问刘福生:“福生哥,那她们打算在这住几天啊?”

“她说她死了男人,大伙烧塌了房子,实在没活路了,才来投靠她表姐的。看她那劲头,来了就没想走,这事还真有点麻烦,咱总不能看着人家落难不管不问吧。”刘福生说完,轻轻叹了一口气。

刘顺生把调整好亮度的马灯挂在悬在房梁下的铁钩子上,半蹲下来一边帮臭蛋脱鞋一边说:“这两年咱这的日子虽然好一些,半月二十天的将就将就还行,可时间长了也不是个办法。你看最近来咱这要饭的是越来越多,要是再这样旱下去,等不到明年春天,咱们的口粮也是个问题。”

“要说吃饭吧眼前还不是大问题,只是这睡觉的地方还真难办,三天两天的还能将就,我不能总在牛棚睡吧。”刘福生用手挠了挠头皮,说出了自己家的难心事。

听到刘福生说的苦衷,心地善良的刘顺生沉默了,他能理解刘福生说的这个困难,谁家的住处都不是太宽绰,一下子多了好几口子人,这吃住还真就是个问题。这事要想不为难,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把这娘几个撵走,可他一想又觉得不妥,人家要是没有难处,不可能领着三个孩子跑这么远的路到这来,既然知道人家遇到了难处,咋能不伸把手呢?思考了半天,刘顺生看了看刘福生,小声说:“福生哥,要不这样,明天我回家跟我娘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先把我住的那间西里间屋拾掇拾掇,让她娘几个在那将就上几天。”

“要是能这样那是最好,不过这事得先问问俺婶子,她要是同意还行,她要不同意,也不好勉强。”刘福生了解顺生娘的脾气,这么多年她遭了不少罪,吃了不少苦,没过上几天舒心日子,她的脾气是越来越古怪,心眼也越来越小。

刘顺生知道刘福生说这话的意思,他又沉默了良久,苦笑着说:“我娘是苦怕了也穷怕了,可她的心软,每次听到有上门要饭的,我娘宁肯自己饿着,她也让我给要饭的盛上一碗稀饭再送上一些干粮,还让问上一句看人家能不能吃饱。”刘顺生一边说一边帮着臭蛋脱衣裳。

刘福生也边脱衣裳边说:“那你赶明回家就跟俺婶子说一声,看行不行。要是行的话,就先让她们在你家睡觉在我家吃饭,等过两天让你嫂子问问她,看看到底怎么办好。”

“要是实在不行,就让他们去鹤岗找有福哥呗,听说在那边煤矿当工人也不赖,净吃大米白面的,还发衣裳穿,钱也不少挣。”刘顺生说完,脱光衣裳钻进了被窝。

刘福生也钻进被窝,把脱下的上衣盖在了臭蛋身上,把裤子卷起来枕在头下说:“去不去鹤岗还得听听人家的意见,再说了,就是人家想去鹤岗,那盘缠可也不少啊。听她的口话,她身上也没几个钱。”

“她娘几个要是真打算去鹤岗,看看差多少盘缠咱慢慢想办法。头年春生哥借我的那十块钱还给我了,我娘不知道这十块钱。”

“这事慢慢再说,咱先睡觉吧。哎!对啦,顺生,明天咱们队去村南挖井抗旱,午饭在地里吃,各自带干粮,你和春兰留家熬一锅小米绿豆粥,吃饭前送过去,记着多添上两瓢水,别像以前紧紧巴巴的不够喝。”刘福生说完,欠起身来就要关灯。


                                     待续——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20 20: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67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76楼

引用:
原帖由 逐梦的少年 于 2015-3-20 14:00 发表
非常棒!
前辈加油!
你也加油!问好!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20 22: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67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77楼

引用:
原帖由 浪漫xiaomage2012 于 2015-3-20 16:42 发表
祝贺朱老师大作登顶!   
谢谢!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20 22: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67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78楼

引用:
原帖由 xiaolaoge123 于 2015-3-20 19:36 发表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368qingy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0 23: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23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12-29    发短消息        

79楼

支持,欣赏,顶帖,加油。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21 09: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867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80楼

引用:
原帖由 368qingying 于 2015-3-20 23:41 发表 支持,欣赏,顶帖,加油。
问好朋友!谢谢支持!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