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独家首发历史小说】《西域纵横记》(长篇连载)---公元73--102年西域风云史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3 21: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21楼

注:【1汉代度量衡,一5撮﹦10毫升,一半﹦15毫升。

     【2后汉书·百官五》记载:佐史奉,月八斛;是所有官吏当中最低级别的俸禄。发放俸禄时,一半钱,一半粮。一斛等于10斗,此处“斗半斛”之意,就是半斗的俸禄收入。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3 22: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22楼

第一部 大漠飙风

马远回头笑了笑。当他拎着篓子回到自己所在营地时,班超一行人正好走到那里。他看见自己刚才煮的一锅羊肉已经被几个士兵捞出来狼吞虎咽地分食了。他急忙大声叫唤“羊肉尚未熟哩,小子便吃就唠!”

那几个士兵先是一愣,接着一起哈哈大笑了。“我等皆是狼,即使生而啖之又何妨?”

班超从他们背后走来。“尔等将肉吃完,将军来了难道只啃骨头啦?”

士兵们转身一看,吓了一跳,听他这样说,都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回答。

班超随后哈哈大笑,说:“饱食之士方得勇力。士卒不必忧虑,食尽复而宰杀。匈奴牧畜遍布四野,皆须仗众卒之力取之矣!”说完他立刻抓起一根羊肘啃了一口。

大家见状,马上欢呼了起来。

田虑问道:“班司马不苛尔等下士,下士亦肯搏命乎?”

“能为司马大人所用,乃我等造化哩!岂有不肯那?”

马远把手上的羊头递给卢鹏,把屠革的吩咐转达了一下。

“嗯,此羊头至少要煮一个时辰,秦骑督心急否?”班超回身问。

“权当餐下酒料啦!此时倒也不甚心急!”秦雄回答说。

班超卢鹏和张焕抬来的柳条筐里拿起一块膏饼,“不忍饥者,先就此饼果腹!”

他啃了一口,接过了周炎递来的缰绳,翻身上马,其他人也跟着上马。

营地四周遍布着一排排马桩和一圈圈围栏,马桩和围栏处都设有若干食槽和水槽,卸了马具的马儿被拴在那里尽情享受它们的草料。干燥的沙土地上完全被马蹄印和马粪覆盖,随着它们的踩踏和翻滚,掀起了一股股尘埃。一座马棚搭在墙垣边上,马夫们正给几匹马刷洗毛皮上的灰尘。

班超看见马彪在那里,缓缓走了过去。他跟另外几个马夫用绳套将一匹受伤的黑马绊倒,绑住四条腿,在它前腿上的伤口处敷上草药膏,用麻布裹住系上细绳,然后放开了它。班超下马询问道:“此番征战,战马死伤能否计数?”

马彪望望身旁一个矮个儿中年汉子,示意他回答班超的问话。那人微微一躬身,手里还拿着绳索:“回禀班司马,受刀箭创伤不可医治者计有十六匹,轻伤可医治者计有五十三匹,如今已医就五十匹。”

班超点点头。“汝唤作何名啊?”

“小人名唤娄驼”。

“哦,娄驼,我似曾闻听过此名。却不记起于何处闻得哩!”

“出征前在酒泉营寨,清点牲畜时,班司马,”马彪提醒道。

“嗯,确有此事,难怪面熟。”

“我等下吏常唤其名为‘娄驼子’,实乃方言耳;但凡相熟者,皆唤其绰号。”

“噢,他还有绰号?”

马彪点点头。“凡马厩一班人皆唤其绰号。”

班超略微一笑说:“那唤来耳闻一下啊,倒令我等也知晓一番!”

娄驼的脸涨得像紫色的茄子,赶忙解释说:“班大人,非小人抱怨俸禄。入伍之后曾有过失,每每领取俸禄时,只得半粮,而无半钱,故常自语‘斗半斛’,以致他人皆唤我‘斗半斛’,久而久之,反倒将小人真名忽略啦。”

班超听后哈哈大笑起来。“之前斗半斛!此番征战记功后,便可得八斛,那时,可否唤作‘斗八斛呀’?”

娄驼慌忙深鞠躬。“多谢班司马体恤小人!”

马彪在旁边对班超介绍说:“据传言,此人精于相马术。其相马本领皆在我等之上。”

“哦!果真如此?”

娄驼一脸窘迫。“小人不敢言过其实。只因自小生在马厩,大半生皆与牲畜为伍,故略知其禀性而已。至于前世所传相马经,小人也只闻听一二,因不识字,并未拜学。”

“军中马匹,各有差异,能相否?”

“大人在上,小人只敢言一二。”

班超指着不远处刚从地上打滚站起来的一匹马,问道:“此马背高几尺?”

娄驼抬头眈了一眼。“回大人,此駹(mang)背高六尺一寸,左剽,齿在七岁以内,可用马爵铁三寸半见方,前腿瘦长,右骨节曾有错位,虽已恢复,但日行里程只得六十里,日食茭草不过三束,故于军中用作短途传马。”

“哈哈哈,果有一番相马本领!不知娄驼子何许人?

“回大人,小人乃张掖li)县长秋里人氏。”

“哦,得县人,”他指着旁边的赵惠问:“那岂不是与尔同乡?”

“差不离。但我是得县延寿里人。”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4 22: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23楼

发到这里才看见上面章节有重复,仔细检查了,也不知怎么删除重复的内容!
福娃赢莹   批注:
  • 已删啦。
  • 2015-03-25 17:28:45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4 23: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24楼

第一部 大漠飙风

笔者注:有时,稿件上传,突然出来一个英文提醒:大意说是文章内有被屏蔽的词语,这样就无法上传成功。然后就自己检查,甚至多次检查无果,只得一小段一小段发布,最后才发现所谓关键词被屏蔽的理由。无奈,只得改!因此,造成了段落的不连续!敬请阅者谅解!

以上篇章,已经有部分与原文脱落,包括注解。特此说明。

     另外想补充说明的是,作品简介不够直接。特附新的简介如下:


  本书是以班超最初带领36名勇士在西域纵横三十一年的经历为基本构架,以诸家史书为参照蓝本,并参考了诸多西域考古资料、古今西域探险游记,以及西域地名、地理环境、建筑特点、动植物分布、语言、民俗、宗教等相关资料,尽可能用文字去最大程度复原一千九百年前西域丝绸之路的走势,西域古国的风貌,战争场面,人物写照,生活情景等等。所有篇章均以写实为主,辅以必要的且相互贯通的,尊重史实的故事情节,并竭力展现西部自然风景,千年之前的古城状况,充满异域他乡的人物风情、歌舞以及那个时代西域女郎的爱情悲欢。


    我在这里面用了“复原”“写实”“展现”这几个词汇,你如果坚持阅读下去,觉得我的文字描述对不起这三个词汇,大可以发起对我的声讨,前提是你得读到我发布出来的并且也是你看到的一切内容。如果,你觉得我描述的有不妥的方面,敬请提出意见!小说,历史小说,尽管描述的是古代,但我在这里标注的是两汉之间的后汉,而且年代就在公元73---102年之间。在饺子皮下,我可能搅拌了一些馅料,因为毕竟我写的是小说。但我坚持一个原则,哪怕是历史小说,我都谨慎而细微地去坚持写实。我写实的基础正来源于大量的史学资料。因此,我坚信一条:阅者的不屑一顾只是对我所讲的故事不感兴趣;他若有兴趣,自然会追踪我的文字!

  TOP
福娃赢莹  版主   发表于:2015-03-25 17: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54    精华:1   注册时间:2006-1-17    发短消息        

25楼

欢迎新作者来到新浪论坛,置顶关注!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25 17: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26楼

祝贺佳作置顶!加油!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3-25 20:0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27楼

不用自顶,好作,加分赞一个!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5 20: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28楼

回复25楼 福娃赢莹  的帖子

万分感谢!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5 20: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29楼

回复26楼 草根作家  的帖子

谢谢前辈支持!真心谢谢!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5 20: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30楼

回复27楼 断书安  的帖子

谢谢大师支持!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5 20:5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31楼

第一部 大漠飙风

一名斥候驰马前来禀报大军入城的消息。于是,班超跨上马向众军士挥了挥手,赶紧回去了。他们一行人在主营帐外的辕门口等待。与他参加迎宾礼的都是他所统领的部曲级别的将士。

窦固和耿忠率领大军在班超派去迎接的军官带领之下缓缓进入伊吾卢城。窦固听说班超不仅占领了这座城池,还把大军的驻地也已安排好了,心里十分高兴。他命士兵前往营地驻扎,自己和耿忠等一干部将直接去主营。

铁弗离石的营帐早已布置好,窦固等人到达后,下马径直步入帐中。营帐里面此刻已安置了两排木几,上面放置了酒肉。窦固在中间的主位上坐下来,其他人按职位高低分左右依次也都席地坐下来,职位更低的牙将就只能站在自己的统领身后。班超此时的军衔是假司马,所以坐在右边一排最后一个位置上。他上面的官职还有郡都尉,别部司马,从事,骑都尉等,正职的坐左边,副职的坐右边。

窦固先是与部下庆贺了一番,然后开始盘点这次战役的成果情况。功曹在旁边一一作下记录。

骑都尉耿忠首先奏报:“左路骑卒斩杀奴兵三百五十余人,获辎重四十辆,马一百三十余匹,本部伤亡一百四十五人。”

张掖郡都尉段魁奏报:“玄甲卒杀奴三百八十余,获奴军甲仗,军器六百余副,本部伤亡一百一十七人。”

骑督苏章奏报:“弓弩卒射杀奴兵计四百余众,俘获奴兵一百二十三人,本部伤亡六十四人。”

敦煌郡别部司马公孙竫奏报:“右路骑卒斩杀奴兵三百一十余人,获奴军军器一百余副,骡、马六十余匹,本部伤亡七十余人。”

班超是最后一个奏报的。他拱手说:“司马营从属武士步锋斩铁弗离石裨将四人,骑卒击杀奴兵计两百三十余人,俘虏匈奴男女七十九人,得牛,羊等牲畜一千余。本部伤亡四十三人。又,夜袭伊吾卢,得流亡义士李双等人内应,其功不小,请都尉大人嘉赏。”

“按律行赏,不必拘泥。凡有功之士,均造册列表。”

功曹接口道:“非官掾署,如何表功?卑职愿闻将军之意。”

“虽无掾署,或可假以吏士军爵论其功而赐赏。”

班超拱手弯腰说:“多谢将军!”

窦固沉吟了片刻,又说:“此番征戍,呼衍王败走车师,其余部虽遭遇我汉军截杀,然所获甚少。铁弗离石部众仅留车仗于道,人迹难觅。今西域尚未内属,常为北虏所挟;供其辎重,纳其物帛,乃至北虏恣意张狂,屡犯边戍。若通西域,扬我汉威,并施以恩泽,称意彼心,使其仰汉而背虏,则断北虏右臂也。复再击之,易矣!”

郭恂说:“西域诸国绝我中国久远矣!建武十四年,莎车王‘贤’,鄯善王‘安’遣使奉献,愿归汉属,请置都护,天子以内新定不许;后二十一年,莎车王‘贤’数攻西域,重求赋税。诸国忧惧,车师前王,焉耆,鄯善等十八国皆遣子入侍,复求都护,然帝仍以中国初定,未遑外事而不许。西域诸国诚迫于匈奴,无奈复附。今通使其国,恐未得其便。”

“未得其便,未试安知?”骑都尉耿忠抢了一句。“通使乃兵家之略,安能臆断?”

郭恂略微一怔,随口说:“今我汉军兵分四路击北虏,唯窦将军略有所获;其余三路人马出居延塞、高阙塞、平成塞,虽绝大漠几百余里,均已无功先我而返。北虏虽走,然其根基犹在;待我军班师,必将卷马重蹈故地;西域诸国,安敢绝虏而向汉耶?即使通使,诚恐徒劳耳!”

窦固看了郭恂一眼。“郭贤英言尽于此,虽不无道理,然通使西域,乃续前世之计也!前则因天下虚费,国信未宣,虽有中兴之名,实则无余力于边陲;今天下乂安,当今天子欲效武帝故事;不通西域,何以断北虏之右臂?不断其臂,何以剪除永世之患?耿伯初【3曾与我谏上共议之,陛下已从矣。”

说着让随从拿出一个盒子。“诏令在此,不必多议!”

郭恂摇了摇头,退到旁边去了。

窦固朝在座的看了一遍,问道:“通使西域,上意已决。何人敢当此任?”

在座的相互看看,没有人回答。毕竟,出使西域各个国家,不光是送些金银财宝就能赢得这些异族人的好感的。他们以前受到过汉帝国的庇护,但后来汉庭内乱,根本顾不上他们;而由于匈奴人强大,在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的措施下拉拢了他们。现在想要他们失去依附,归顺汉庭,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


注:【3耿伯初,指耿秉,字伯初。在出师前,曾与窦固向汉明帝纳谏出使西域之事。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5 21: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32楼

班超这时站起来说:“卑职愿往试之!”

窦固一听当即面露喜色。“此次击虏,仲升功绩卓著。若能建节衔命,志通西域,则功大不可没也!”

班超拱手说:“大丈夫为国躯身,当效傅介子,张褰立功异域耳!如今我已不惑之年,逢此机遇,安能退却?”

“然也!仲升其志可嘉。当赐酒饮之以表其诺。”窦固挥了一下手,侍从过去替班超斟上一觞酒端来给他。他接后一饮而尽。

窦固继续说:“此去西域,道远途险。仲升须带多少人马?”

班超回答说:“本部从属选精壮之士几十人即可”。

窦固哈哈一笑,说:“吾闻古之为将者,当有股肱羽翼七十二人,方以应天道。今下奉诏出使,虽非将帅举兵可比,然深入不毛之地,险象环生,也须备数如法,审知命理。”   

班超躬身一谢,说:“在下乃卒伍小吏,虽愿奉大汉之威通使,却不敢以古法效之。既蒙将军训示,在下当于本部从属中精简吏士即可。”

“汉绝西域已六十余年,今通使其国,非等闲视之。司马如何精选吏士?愿闻其详。”

班超思索了一下,顿了顿说:“此次出征,在下部众多为募士;其中又多励钝之士,幸用之士,更有才技兼人,轻足善走者数十人,皆能负重致远。若得精选,当以地理一人,主司道路地形;译者一人,主司西域言语;厨下三人,主司饮食炊具;方士一人,主司金疮医药;畜牧六人,主司车马驮载。此一十二人为使团材用之人也。其余吏士,或为羽翼八人,或为游击八人,或为武士八人,皆使团之护卫也。凡选之士,殊能异技,各司其职。当有三十六人足矣!”

“如此拣士,善哉!善哉!”窦固微笑着说。“然则司马堪此大任,还须得权谋之士一人,遇事好商计!”他面向郭恂说:“郭贤英为军中别驾从事,素有谋略,且通天文历法,亦随司马前往,如何?”

郭恂没想到窦固会派他去。惊讶之余,立刻说:“老夫年迈,恐难当此任!”

窦固郑重其事地说:“陛下已有诏令,使者只得于军中挑选;然此番出征之军,仅置足下为从事;除汝之外,别无他人,安能推诿?”

郭恂起身一拜,长叹一声。“既如此,老夫弃身绝域,领命就是。”

班超向着郭恂躬身一拜,什么话都没说,退到原来的位置上。

窦固环顾了一下左右,说:“今既得伊吾,当有军吏驻守。吾观此地,沃野四方,若令军民开田辟地,凿井修渠,构筑烽燧,则为北伐根基也。然此谋划,非一日之功可奏效矣!我大军将于旬日之后班师玉门之内,依我之见,张掖郡属国应留国都尉主蛮夷降者,安抚百姓;敦煌郡应置农都尉兴修水利,耕田陇亩,固守伊吾。各位以为如何?”

段魁、公孙竫连忙起身,拱手说:“将军长远之计,定当遵从!”

随后,班超又出来问:“西域广袤,诸国相距甚远,不知大人以为首当出使何国?”

“西域诸国距汉地最近者乃鄯善。不妨先使鄯善国。”

“何时出使?”

窦固略加思索,回答说:“出使西域,须携金帛;仲升可随我大军班师玉门之后,届时出使之礼俱发玉门,仲升取而前往,亦可不迟。”

班超拱手允诺了一句,径自回到席位上。

等军帐内的决议结束后,班超带领属下回到了自己的部曲驻扎地。庶厨张焕赶紧把煮好的羊肉装上食案端进营帐内,秦雄抓起羊头便啃了起来。

“来来,诸位先果腹,有话慢慢细说!”班超盘腿坐下挽了挽袖口,抓了一块肉,用小刀分割着肉块。一干人等也都坐了下来。

“司马当真要去那不毛之地?”秦雄问道。

“适才在大帐内,我已向窦将军允诺,岂是戏言?”

“然司马所言三十六人,非怀异技者不可招募,只恐肯应招者不足凑数那。”

班超吃下一块肉,问:“秦骑督愿应招否?”

“我乃行伍之人,只晓得引兵卒战于阵前;通使他国,非我强项呀!”

田虑笑了笑,说:“通使之路亦有险象,或遇北虏,或遭窛盗,甚至还有兵戎相见之时。谁说行伍之人焉能无用武之地?”

班超接口说:“田百谨所言不假。实则,应招与否,全在于尔等心意、志节。昔日,张骞使西域,所募随从皆无出使之先例,何以使得外国耶?”

秦雄点点头。“司马言尽于此,我秦世豪愿率先应招。只是,方今我已年近三十,尚未婚娶;若随司马使往外国,见有中意女子,须为我搭媒啊!”

在座的都笑了起来。

田虑说道:“婚娶之事须得姻缘。若遇姻缘,不消说司马自会成全。我等亦会相助!”

班超点点头,环顾一下左右。“今日诸位尽可直抒胸臆。通使西域,我意虽决,然念及尔等各有志节,家中各有顾虑,故绝不差强人意。愿随我出使者,自愿应招。”

席位上高赞、姚光、邓良、王坚、王获、张益、黄松、杜坤等八人都站起来。大胡子高赞拍拍胸脯大声说:“司马一言既出,我等毫不退缩,生死唯司马是从!”

“好!高佐疆等人豪言壮语也!请落座,”班超在心中默数了一下人数。“尔等八人愿出使,加上我左右侍卫赵惠、周炎,武士步锋、骑督秦世豪及军侯田百谨五人,共计十三人。余数尚差矣!”

秦雄一听,起来说:“此事何难?我属下伍长马远、马彪、陆鸣、夏纡、李穆、辛彤、章丹、陈宪等人亦是仗义兄弟,我愿追随司马,众兄弟定会尾随!”

他们在席位上讨论的同时,庶厨张焕一直进进出出,为他们端送食物。此时听到秦雄这么说,突然插了一句:“诸位使西域,途中不可缺厨佐呀!”

大伙儿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田虑笑着说:“言之有理!亦不可缺掌管驼马之厩丞。”

“嗯,更不能缺医工长,”班超补充说。

“我部曲即有一名医工长,名唤徐琮,可招募。”

班超点头同意。见张焕正在收拾木案上的骨头,便问道:“汝愿应招?”

张焕连连点头。“小人愿往,只恐大人不募。”

“只募足下一人,又恐厨之不暇,奈何?”

“适才小人在帐外,别部庶厨屠革、卢鹏二人皆有意出使,唯恐大人不募,特请小人代为打探。此刻他二人尚侯于帐外哩。”

“此二人我见过。可以招募。”

“谢大人垂青!”张焕说完鞠了一躬,退出营帐传话去了。

田虑在一旁问:“庶厨人选已有。驼马厩丞如何选那?”

“我看那唤作‘斗半斛’的娄驼便可担当。”

“只一人,不可,至少须得六人。” 班超知道在整个出使团队中,掌管牲畜的人将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旅途上所有牲畜的给养都需要他们来料理。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5 21:3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33楼

席位下张益忽然站起来说:“在下可举荐其余五人。能掌马厩者除娄驼外,尚有麻武、裘羌;能掌驼厩者,不乏佼佼者如迷湟、牟福、侯旺等,此三人乃汉羌混血种,不仅专事牲口出色,尚有武力。在下定能招募前来。”

“如此甚好!若上述人等皆愿出使,距三十六人已过大半矣!”

“通使西域,司马还须得力者两名?”步锋突然开口道。

“何人?”

“西域诸国,言语非我中土类大致相通;往往一国有一国之方言。似我等这般言语不通者前往,如何沟通啊?另则,道途崎岖,无向导引路,如何以达?”

“嗯,尚需译者一名,向导一名。然我等皆出自汉地,何人通晓西域言语、熟知地理那?”

“司马忘却一人,李孟卿。他属下有两名胡人,皆通晓西域言语、地理。”

“然则,李孟卿等人不属我汉营编制,如何收纳?即使可以造册收编,然其人未必肯相随呀?”

“不如相邀来此,试探一番,也好略知究竟。”

“可以一试。但切勿游说于彼。”

步锋点点头退出帐外。同时,帐门外闪进来一人,显得拘束不安。

“来者何人?”班超问。

“在下乃郭恂大人帐下簿曹,名唤蔡忠,字伯始。受郭从事举荐,特前来应招出使。”

“汝既是簿曹,可善于刀笔?”

“小人曾任职刀笔吏三载。”

“如此便募招。但凡应招出使者,皆由汝造册。”

“在下尊令,”说完退在一边。

“如此一来,三十六人,只差四人矣!”田虑掐指算了算,说。

“噢?真差四人?”

“我已清算,只有四人空缺。”

“莫非此乃天意?李孟卿等人若愿应招,正当补缺四人啊。”

秦雄抄起一条羊腿,抹了一下嘴说:“待我啃食完毕,仍不见他来应招,司马便另寻别部人选。”

“依在下看,李孟卿定会前来应招”, 障塞尉姚光肯定地说。

“若不来,或来而不应招,输我三只羊?赌否?”

“呵呵呵,赌!司马可见证。若其人来,且应招,秦骑督输我何物?”

“汝要何物,我便输予何物。”

“当真?”

“自然当真!”

“那好,我要骑督银饰马鞍。肯割爱否?”

秦雄一听,觉得很不划算。“赌注非等价,不赌!”

“哈哈哈,秦骑督素来不二价,今日却嫌赌注不等价,为何啊?只因下注过早,赢人心切呀!惜哉惜哉!骑督银马鞍再次落空啦!”

正当大伙儿一阵大笑时,步锋领着李双等四人忽然出现在营帐内。一进门,李双便拱手说:“司马大人欲出使西域,垂蒙惠顾,在下当效犬马,竭智殚力,在所不辞!”

“我二人亦随主人之意。”赤昆弥、盖天奴抱拳弓腰。“虽身为胡人,却与北虏势不两立。大人使西域,我二人熟知西域言语、地形,愿效堂邑父,赴汤蹈火,虽死无憾!”

“我闻西域大小诸国众多,言语不尽相同,尔等均可熟译?”

赤昆弥介绍说:“南道诸国,除楼兰语有别,其余国家均操于阗语,在下熟知;北道诸国,乃操龟兹语及塞语,盖天奴熟知。”

班超听后顿了顿。“尔等三人皆已表态,最后那人……如何?”

那人十分拘谨,小心翼翼站到前面,弯下腰,低着头。

“小人名唤季伯,一家老小皆视丘林公子为恩人。今公子意有所,小人绝不二意。只是,小人自幼只知牧羊,年长稍学些市贾货之道,实乃山野草民,又不曾识得几个字,唯有一身气力而已。即便此刻,入得军帐,也胆寒若惊。闻大人选使者,犹群羊中以毛色优劣物种羊,胡杨林内视树杆粗细拔栋梁。似小人这般人等,用之恐无益。故不敢作答。”

班超觉得季伯的表述质朴率真,心里十分感动。“若我决意用尔,可有长处道来?”

“小人能耐不多。用之处,除吃苦耐劳,唯有力气,堪比驼马,善于负重。”

“如此说来,岂不如牲畜一般?”秦雄不肖一顾地评论。“我大汉选拔汉使,岂可单凭气力?照如此,不妨多加几头驴!”

季伯撇过头看了看,回答说:“即使当作小人是驴,亦无悔。只是,驴不会讲汉话,小人比驴之能耐尚多一技。”

秦雄没想到眼前这人如此谦恭。他缓缓起身,“我看足下未必是汉人,倒与羌人貌似。而羌人形同野兽,气力之大,见怪不怪。试问,若遇能者,单凭气力可敌乎?”

“小人略通技击之道,或可应付一二。”

座上高赞成不住气,站起身来。“可否比试一番?”

“小人不敢惊扰大人!”季伯平静地回答。

“谅他也无此能耐,”秦雄接着说。

“有无能耐,比试一番见分晓,如何?”高赞挑衅地说。

一旁的李双忽然开口发话:“我之属下,手段如何,我自然清楚不过。二位军侯有所质疑,也在情理中。然则,今日我等应约而至,仅为一表心意。若非要论拳脚,只要班大人许可,我亦无甚异议,帐外决出高下即可。只是,我属下败阵,尚有余地可托。二位军侯乃军中翘楚人物,若是败阵,恐于情面难堪。”

步锋向班超使了个眼色,站出来说:“我有一法,可化解双方质疑,却又不伤及情面。如何?”

“芒辉道长可说来一听,”高赞说。

“帐外有石磨,非千钧之力不可推。适才季伯言及所长,只言明气力。众兄弟若要见证,季伯可试一番。只要推绕三周,便可为证。如何?”

秦雄、高赞二人当即点头同意。

班超看看季伯。“汝能为之否?若不能,推脱亦无妨。”

“小人愿一试。若成,愿多享酒肉,”说完便转身来到营帐外。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5 21: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34楼

大伙儿一起跟了出去。秦雄之前见过这滚石磨,知道它非比寻常百姓家的。那是一滚至少需要两匹骡子才能拉动的大号石磨,它的磨盘相当于普通的三倍有余。秦雄心想,那季伯身材也不算有多高大魁伟,怎么可能能拉动这样的石磨绕三圈呢?

季伯来到石磨前,绕着它仔细看了看。然后背负上绳索,直接开始拉动。刚开始似乎有些吃力,但石磨一旦滚动起来,就毫不费事了;三圈瞬间便绕完。接着,季伯似乎尚未过瘾,干脆去掉绳索,错出轴端,一手握住轴柱,一手把持石磨腰身,竟然缓缓举了起来,之后又缓缓放下。这令在场的人大感惊叹。

秦雄、高赞二人面对李双,当面赔礼。“适才并非刁难,实乃心有疑惑耳!今观孟卿属下竟有如此能耐,所言非虚,我等着实信服矣!”

“若真赌,秦骑督银马鞍可就易主啦!”姚光在旁边顺口说。

秦雄翻了翻眼珠子。

回到帐内后,班超发话说:“李孟卿率属下归汉,又愿奉使西域,可暂领侍卫官一职。属下赤昆弥可任符节译令史,盖天奴任符节译令史,兼做向导。季伯任侍从。尔等四人,可依汉律,赐以爵位,随后造册,依爵受俸。”

李双等四人拱手一拜。“多谢司马提拔!”

季伯当场跪下连叩三个响头,以示感谢。他为自己有朝一日能当上汉使而激动不已。

鄯善国公主的两名奴婢听说汉军要派出使团出使西域后,也都表示要跟着使团一起回到自己的故乡。班超答应了她们的请求。

五天后,大队人马便出发了。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5 21: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35楼

注:【4堂邑父,是张骞当初出使西域时的一名胡人向导。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5 22: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36楼

第一部 大漠飙风



  戈壁滩兄弟遇北虏  土台群汉使救公主

   公元734






沿着东天山的南麓一直往东,经过三天的行程,到达了骆驼泉。那里有几间破旧的房屋,一座石堆搭起的瞭望塔建在山崖上,崖壁下面便是露天的那汪泉眼。不远处还有一口井。旅途的商队在井旁边用石块筑起一条细长的马槽,周围长满了杂草。

这是一处可以得到水源补充的营地。窦固命大军在此扎营,休整了一晚。

过了骆驼泉不久,道路分作两股岔道;偏东南是一条大路,直通玉门,可达敦煌、酒泉,偏南是一条崎岖的小路,是通往玉门关的一条捷径。

汉武帝初置河西四郡当中,酒泉郡下治九个,其中便有玉门。而敦煌郡下治六城,除瓜州外,还有龙勒,龙勒城以西有玉门关。窦固年初率领大军出酒泉塞,实际上是出玉门后往西北方向抵达东天山的。因此在班师归途上,他仍然要按原路返回,目的是把出征的士兵带回他们原来的驻地。这些士兵分别来自酒泉、敦煌、张掖,还有一部分卢水羌胡的雇佣军来自安定。

窦固写了一封书简让公孙竫转交给敦煌郡太守,吩咐太守将使团人员的各种旅途物资筹备好发往玉门关。他让班超、郭询带着三十六人抄近路到玉门关等候。于是,使团成员便与大队人马便分道扬镳了。

这条路虽然是捷径,但几乎完全是在黑戈壁中穿行。不断起伏变化的地形,时而是狭窄的山谷,时而是开阔的碎石滩,还有疏松的沙土层上铺着黑色的砾石,偶然还会有一簇簇灌木丛顽强地生长着,在这荒芜干燥的大地上显示生命的存在。遇到高大的山丘,他们就不得不改道。因此,实际行走的里程要比直线距离绕出很多。

越往南走,背后的天山越远。当队伍完全被沙丘和山谷包围时,就完全看不见北面的天山了。但是,西南面仍然是空旷无垠的沙地,似乎永无边际。

所有成员都骑着自己的马,并将自己的饮水袋、少量的干粮和武器随身挎在马鞍两旁。其余携带的粮草、炊具和其它物资仅仅依靠十头毛驴来驮载。这使那些牲畜疲惫不堪。它们经常罢工,甚至连有些坐骑也跟着罢工。马夫弄清楚了原因。原来是它们的四蹄不断在沙石路上行走,有的蹄铁已经被磨掉了;单靠骨质的蹄子直接接触沙石,又负重行走,以至于肿胀了起来。但是,携带的物资当中,只有少量蹄铁。马夫替肿胀严重的牲畜换了新的。

使团成员中,原先李双的手下季伯对这条小路比较熟悉。他说自己曾经单独往来过多次。因此,哪里有野骆驼的踪迹,哪里有狼或羚羊,他都知道。在那些野生动物夜间出没的地方,他总是能找到水源的,尽管有时找到的水有些咸味。但有了水源的保障,不管人还是牲畜,基本的生命在这荒滩上便有了保证。

唯一人类经过这些区域留下的遗迹除了泥土路上的骆驼蹄印,熏黑的石块,就是土台或沙丘上堆砌指示标向的石塔。每发现一处这样的遗迹,大家心理上都少许好过一些。因为这使人会感觉到,这样原始荒寂的戈壁滩上,自己并非是第一个造访者。

六百多汉里【1】的路程,他们用了八天时间终于穿越了。渡过疏勒河,望见了长城。

来到玉门关时,有五匹马和四头毛驴已经奄奄一息。但路途暂时也告一段落了。

这玉门关始建于汉武帝元封年间(前110-105年),自贰师将军李广利伐大宛后,才在玉门关关外的戈壁滩上增修了近百公里的长城。而玉门关是这段长城中唯一的进出口关(它南面八十公里处的阳关是另一条汉长城线上的关隘),因此这座关隘不仅仅是在城墙上开了一道门,还在城墙内构筑了一座城池。由于地理位置的重要,汉庭在玉门关设置了都尉,下辖玉门侯官、大煎都侯官、司马、千人、昌安仓长等机构人员,在这些机构下又分别设有玉门关啬夫、各侯长、伍佰、各燧长、邮亭长伍长,另外还设有一座驿馆,名为玉门置,是专门用来迎送过往官吏及商客的。最基层的是边塞戌卒和曲士,他们的任务是守护长城线上的烽燧,观测敌情。

玉门都尉府设在城池的中央部位【2】。它的四面都有坞墙保护,并连接着坞堡和城墙。城墙外,疏勒河流域,有大片开垦的农田,并建有几座粮仓。作为边界上一个十分重要的交通咽喉,玉门关外长城一线一直到关口驻扎着至少上千名军士,加上从关内迁来从事畜牧、农耕、贸易的人员,总共不下于一万人。而进出关口的商贾也十分频繁,这里的商铺、店铺、客栈很多;西域的众多特产和中原的丝绸物品在这里进行着首轮交易。来来往往的商客络绎不绝,因此,街区内显得十分热闹。

使团除了等待朝廷发来的出使符节和礼品外,还得准备在旅途上的所有必需品。玉门都尉府更换了新的都尉大人,只是暂时还没来上任;但此人是谁,班超还不知道。府内临时掌事的是玉门侯官,他已接到了指令,很快开始筹备。

关口内一处木栅栏里围拢了大批的牲畜。娄驮在这里挑选了七十六峰骆驼、三十八匹马、十匹骡子、四十头毛驴。这些牲畜将负载四十个人的饮食器具和它们自身的草料。准备的食物有面粉、粟米、玉米、腌制好风干的牛羊肉、茶叶、骆驼油、马奶酒、果脯、盐、食用香料等等。另外最重要的还有一袋袋羊皮桶,用来装水。除此之外,还有十副炊具、十五顶牦牛毛编制的可以折叠的帐篷以及替所有牲畜准备的草料。他们把这支队伍称作移动的毡房,各种物品应有尽有。

三月下旬,一名邮驿骑着快马从东边的悬泉置于送来了符节。随后几辆马车运来了礼品。主要是丝绸、布帛和一部分黄金。一切准备妥当。特意选择了吉日,使团便出发了。

出了玉门关,一条古老的商道沿着疏勒河南岸一直往西延伸。他们来到一座高大的土墩下,那里堆垒了一个半圆形祭坛,上面安置着牛头骨和香烛。这是过去出关西去的旅人祭拜路神的地方,人们称这座土墩叫“祖别墩”。使团在此驻留了一会儿。作为向导兼译者身份的赤昆弥和盖天奴牵来一只羊,在祭坛下宰杀,用陶碗盛满羊血,端给班超。

他先对着祭坛祭拜三次,再将羊血洒在西去的路上,以示得到路神的护佑。

离开祖别墩后,道路便通向了空旷无垠的戈壁摊。长城始终伴随在他们左侧。每走过大约五里路,便有一座烽燧。这条长城在汉武帝时期开始建造,但到了新莽及以后,曾经荒废了几十年。如今,随着汉明帝重开西域门户,大批刑徒被发配到这里,再次开始修筑长城。这些工匠遵循着过去人的智慧,依旧重复着先人的劳动。

长城的走向几乎是一条直线,到了有盐碱的沼泽地,就中断一截,但在沼泽塘的两头必然会筑起烽燧。所用的材料都是就地取材。疏勒河流域的红柳、芦苇和胡杨都被派上了用场。实际上,长城的构筑方法很简单,底层压一层胡杨作为基础,上面再填压沙砾土,然后洒水夯筑结实后上面压一层红柳,红柳上面又压沙砾土,再洒水夯筑结实后压一层芦苇,芦苇的上面又压沙砾土,层层夯筑,交替叠压,沙砾土与芦苇层只相隔二十公分左右。就用这种方式,而不用一砖一石的土墙,在当地盐分极高的碱水凝结下竟然坚硬无比。构筑完成的长城宽四米以上,高达八米,一直通向罗布泊东岸的沙漠边缘。





注:  【1】:1汉里相当于现今415.8米。

       【2】:汉代玉门关遗址即如今现存的小方盘城西边,而小方盘城当为玉门都尉府治所。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5 22: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37楼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6579626#p=1
此地即为小方盘城,据学者考证,此地为汉代玉门关都尉府治所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6579626#p=2
修筑于两千多年前的汉长城,笔者曾于2010年实地探访过。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6579626#p=3

汉长城的构筑正如笔者看到的这样,层层夯筑,交替叠压,沙砾土与芦苇层只相隔二十公分左右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slide.php?tid=6579626#p=4



出玉门关后,除了无尽的戈壁,还出现了雅丹地貌。如今是这样,两千年前基本还是这样。

以上图片均由笔者自己拍摄。

  TOP
一只火烈鸟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5-03-25 23: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38    精华:0   注册时间:2015-3-13    发短消息        

38楼

起初,由无数商队踏出的道路一直在疏勒河的南岸向西延伸,长城也一直伴随在道路的南边。过了都护井后,道路开始转向西北,逐渐看不见长城了。黄色的沙脊绵延起伏,一丛丛红柳聚集了风沙带来的泥土,形成一簇簇土包。

时常能见到野骆驼和黄羊出没。只要有这些动物存在的地方,一定会有泉水。不过,有时候,发现的泉眼已经干枯了。

道路就在这荒寂的灰色戈壁滩和沙漠中曲折向前。看似蛮荒的路途,却由于驼铃声的伴随而不显得孤寂。有经验的庶厨一看见枯死的红柳枝或灌木,便立刻前去捡拾。有时候他们甚至会因此偏离队伍一段距离,因为沿途一旦发现有别的团队作为营地遗留下来烧黑的石块和木炭痕迹,那这片地区一般就不会有柴了。每天他们都得生火,而所用的燃料虽然携带了一定数量,但仍然需要不断补充。

进入三陇沙,地貌便越来越奇特,开始出现形状各异的土台群。道路两边的植被逐渐稀少,碎石和沙子遍布四周。

马远,马彪兄弟两人花了三个时辰猎到五只野兔,两只黄羊,正兴高采烈地骑马追赶前面的队伍。他们计划今晚在土台群内扎营,打算美餐一顿。因为出关以来,大伙一直没有吃过一顿新鲜的野味,今天在沿途看见有野生动物的踪迹,他俩就自告奋勇撇开使团队伍去打猎了。

接近傍晚时分,他们来到了土台群。一陇陇千年风蚀后形成的黄土层呈长条状排列;在绚丽霞光的映衬下,褐红色的土台群远远看过去就好像茫茫沙海中大小不一的船只在游弋。所有的土台群都是东西走向。

顺着马蹄印和车辙进入土台后,走向开始混乱起来;沙漠上的印迹逐渐增多,而且没有明确的方向。正当他们狐疑不定时,一支队伍忽然从他们左边的土台后面出现,大约有二十多人,骑着马拦住了去路。

为首的是一个匈奴武士装扮的人,留着长发,额头上箍着金色的兽形圈,冷峻的双眼嵌在深陷的眼窝中,正死死地盯着他们。他身后有一个女人戴着红色帽,面孔上罩着黑纱,骑在一匹骆驼上,两边有人在看护。他旁边的一个匈奴人正朝他俩指指点点,也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话。过了片刻,这帮人就过来把他们团团围住。

那个匈奴武士摆了摆手,两边冲出四个凶悍的士兵,挥着弯刀杀过来。马远跟马彪使了一个眼色,马彪立即心领神会;他们分别对付两个匈奴人。三个回合不到,他们各自砍倒一名匈奴士兵。那个武士沉不住气了,立刻纵马而出,接近他们时,从马背上飞跃出来,用两脚左右猛踢了一下,就把兄弟二人踢翻落马。其他人正要挥刀砍去,却被武士喝住,他吩咐手下人把他们绑起来。

然后呵问:“汝等何人?荒茫大漠,来此仅为狩猎乎?”

马彪脱口而说:“我兄弟二人乃大汉使者,不曾惊扰于尔等,何故绑缚?”

匈奴武士走进他俩,围着他们打量了一番。“汝为汉使?何以为凭?”

马彪一怔,心想自己只是使团成员之一,哪里有身份文碟,只好说:“别出狩猎,大队人马先我等而去,如何持得节旄?”

“哦!如此道来,为汉使者不止汝二人,尚有多人?”见马彪不吭声,又问:“欲往何处去?”

“出使鄯善国,汝难道欲加阻拦不成?”话刚一说完,马远就在旁边踩了一下他的脚。

匈奴武士咦了一声,“前去何干?”

马远接口回答说:“我等使者仆役也,何以知晓大人之事?要杀要剐,下手便是,何须多问?”说着把头一扬。

匈奴武士哈哈笑了一声,说:“尔等猎得野畜,我却掠得生口”。说完一挥手,几名士兵过来把他们分别绑在马背上,与那几只野兽一样被驮着向前走。

从几个匈奴人的对话中,马远才知道,原来这帮匈奴人都是从伊吾卢逃离出来的。他们大约走了几里路,选择了一处土台边露营。

几个匈奴士兵把马背上的野兔和黄羊解下来,剥除毛皮,掏出内脏,分割成若干块,架在石头中间的篝火上烧烤。马远和马彪则被缚着坐在不远处的土墙边,一根粗麻绳一头在他们的手背后打了个结,一头拴在一匹骆驼的鞍背上,还不忘记挂几只铃铛。那个女人独自靠着卧在地上的骆驼旁坐着,不时打量一下他俩,却什么话也不说。

天色暗下来了。好在没有风沙,否则,露营在这里是十分糟糕的。周围的土台在火光的照亮下,衬托着一条条细长的皱隙,看上去更象是自然筑成的城墙。

匈奴人围成一团在吃烤肉。篝火架上的陶煮着奶茶,香气四溢。他们没有忘记递给那个在骆驼旁边快要睡着的女人一块黄羊肉,却不理睬这兄弟俩。马远闻着烤肉的香味,口水直往喉咙里咽。这匈奴人烤起肉来,还真有一套技术,不仅肉烤得发黄,恰倒好处,而且撒的作料也很香。马彪在旁边更是馋得心发慌,他大声叫嚷着要求分得烤肉。那群匈奴人听后哈哈大笑,甚至故意过来在他们面前啃肉,啃得满嘴流油,啧啧有声,还用脚在他们身上踹几下。

坐在骆驼旁的年轻女人望着他们挨打的样子,眼神中露出了几分同情。她在吃黄羊肉时终于掀开了面纱。在火光的映衬下,那是一副清秀的脸庞,弯弯的娥眉,深邃的眼睛,满含忧伤和俊美。

那群匈奴人吃饱喝足后,就各自裹件毛皮裘衣就地躺下了。那名武士话语很少,独自靠在土台边,双手握住刀柄低头睡觉。有两名士兵负责警戒。马匹拴在周围的石拄上。篝火还在燃烧,没有吃完的烤肉挂在支架上。

马远跟马彪小声低语,反复商量是否有办法逃离。他们背靠背,手臂被反绑着,努力挣脱了几次都没有效果,心里不得不佩服匈奴人用绳子打结的功夫。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篝火燃尽了,天空中出现一轮明月。兄弟二人渐渐睡着了。马远感觉浑身麻木,开始的酸疼现在都没有了,象是失去知觉一样,潜意识中自己的腿好象被移动,却怎么也动不了。他使足了全身的力气想站起来,却因为急切的喘气惊醒了自己。抬头一看,周围一片寂静,匈奴人都在睡觉,那两个值勤的士兵也在打瞌睡。

银色的月光洒落在地上,沙丘、土台,周围的一切都象是批上了一层霜。他正思索着使团的扎营地应该离这里不会太远,那为什么没有人来寻找他们呢?当他稍微清醒一点后,麻木的身躯和手臂似乎有了一点知觉,他不由自主地挣扎了一下手腕,却突然感觉到绳子松开了;他不相信是真的,还以为是刚才的梦,但把双手慢慢挪到眼前时,才知道这的确是真的事实,不禁心花怒放。他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四周,回头又看了一眼马彪——他的兄弟斜着身子还在睡,只是手臂仍被绑着。他感觉有点奇怪,难道是自己挣脱了束缚吗?仔细看看绳子,就发现是被人解开的。但是谁来帮他解绳子的呢?他回顾了一圈,在见到骆驼旁那个女人的面孔后,他知道结果了。因为她跟他点了点头之后马上低下头装着睡觉了。

马远感到一阵疑惑,但现在顾不得疑惑了。他轻轻推动马彪,用手捂住他的嘴巴,防止他叫出声来;推了几下,马彪终于惊醒了过来,在看到马远双手都已经能活动后,马彪知道机会来临了。马远小心翼翼地解开马彪手腕上的绳子,眼睛不断在看绳子的另一端,生怕那个铃铛会响。好在他手脚利索,一会儿就解开了。马彪活动了一下筋骨,四下看了看,见没什么动静,就悄悄潜到马匹中间去牵马。他们把自己的马牵出后,马彪不甘心就这么走了,又悄悄摸到篝火边,从支架上取下两块烤肉,然后才离去。

当他们牵着马先是步行了几十步,才准备骑上马背奔跑时,忽然从土台上跳下一个人影,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这把他们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来人正是那个匈奴武士。

“尔等以为能逃?”武士站立在他们面前,抱着两条手臂在胸前,眼睛露出挑衅的目光。

兄弟二人对看了一眼,立即从马鞍下抽出刀来,一左一右一个箭步蹿上去挥刀就砍。匈奴武士象只猿猴,身子活灵活现躲闪着,并不出手还击。这令兄弟二人十分恼怒,他们合力围攻,两把刀上下左右在他身边舞动,但还是砍不到他。几个回合后,匈奴武士哈哈笑了一下,稍展猿臂,脚下再用力一绊,他们便一个被绊倒,一个手上的刀被夺走了。

兄弟二人感觉有点狼狈。他们知道遇到了强劲的对手,看情形,想要逃跑都不可能了。那个武士扔过来一条绳子,示意他们自己互相绑缚。马远大怒,呵斥道:“大丈夫宁可有种,岂能自缚受辱?”

匈奴武士飞起一脚,将他踹出几丈远。马彪从地上爬起来,刚要挥刀劈过来,胸前也被踢了一脚,摔倒在地。匈奴武士冷冷地看着他们,说:“不肯自缚,有种决斗乎?”

这时在他背后出现一个声音:“足下若有种,与我来决斗!”

  TOP
头像
断书安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15-03-26 09: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1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3-3-15    发短消息        

39楼

好文,如临其境!
  TOP
头像
草根作家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5-03-26 09: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7969    精华:11   注册时间:2014-1-13    发短消息        

40楼

品读佳作!顶帖!
【乡土文学】《山水情深》   一部新农村建设的感人篇章   敬请关注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5754303-1-1.html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